快捷导航
2 1653

蝴蝶

kepu007 于2015-4-15 18:04:5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2008112104434715_2.jpg



  “看,好漂亮的蝴蝶!”柳晴惊叹了一声,秀气的手隔着车窗指着不远处荒废的花坛。那是只炭黑色的蝴蝶,宽大的翅膀时不时地开合扇动着,一两条金色的纹线在翅膀和细长的身体下面画出不规则的图案,远远地看去像座精制的鎏金炭雕。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蝴蝶。”柳晴一边说,一边示意李强停车,“我想过去看看。”

  “过了前面的洗煤厂,到了矿上,你能看见更多。”李强不太情愿地停了车,但还是小心翼翼地跟在柳晴后面,轻声地介绍着。“平时它们都藏在石头里,但一下起黑雨,便会成群的飞出来,与炭黑共舞。要是再往北到了大同--据说那儿是他们的根据地,你便再也看不见别的蝴蝶了,到处都是这种黑漆漆的小东西,就连云冈石窟都已被它们挖得不成样子。”

  柳晴缓缓地蹲下身,当听到李强的介绍,疑惑地抬起头问:“挖?”

  李强挠了挠头,想了好半天,才有些尴尬地笑道:“上学时生物学得不太好,不知该怎样来形容。总之,他们就好像深入坑道里的矿工。当还是毛毛虫时便不断地在石头中挖洞,直到形成一条斜斜的通道,然后在里面吐丝成蛹,再破茧成蝶。除了往日在黑雨里飞翔,便是挤进那斜洞,一点一点地向下深挖,直到老死在里面。”

  “它们是靠石头活着的?”柳晴挑起眉,显然有些不敢相信。

  “可能是。”李强撇了撇嘴,“物竞天择么。这里到处都是炭黑,植物根本无法生长。”

  柳晴很随意地便将蝴蝶拈起,不免带着小孩子调皮的语气。“它好傻啊,这么容易就被逮到了。”

  李强笑着说:“这里好歹是市区,远比不上矿区的黑山黑水。在那里,除非他们落在你眼前,不然你很难发现它们,更别说抓住它了。这只可能是随黑雨飞舞时,被吹到这里来的。”

  “啊!”忽然柳晴惊叫起来,厌恶地甩掉指间的蝴蝶,浑身哆嗦。而蝴蝶被重重地摔在地上,蒲扇了几下翅膀,便不动了。

  李强一把搂过她,护在身体里问:“怎么了?”

  “它,它有张人脸,还对着我笑。”

  “别怕!那不过是它们独特的花纹,只是看起来像罢了。”李强望着远方,柔声道:“但也有人说那是它们特有的烙印,因为每一只蝴蝶身上的脸都不一样,或许那是它们前世的记忆,记载着他们的凄苦与悲哀。那些老死、病死、累死的窑工们--我的父辈们的灵魂都化作这一只只蝴蝶,去继续着他们生前的工作。依旧是被煤染得黑漆漆的身体,依旧是夜以继日地向下挖石,依旧是在狂风暴雨间挣扎。”

  柳晴这才缓缓地睁开眼,胆怯地瞄向蝴蝶。蝴蝶双翅打开地仰躺在地上,身体尾部要长于翅膀,配上金色的纹线,隐约像一片黑色的肺。

  李强走过去,在花坛里挖了个浅浅的坑。而后将蝴蝶轻轻捧起,掩埋其中。

  “对不起。”柳晴没想到李强对这黑色蝴蝶有着特殊的引申情感。

  李强笑了笑。“一只蝴蝶罢了。”而后仰起头,看了看天说:“我们得赶快了,黑雨就要来了。”

  车子行出不远,那原本灰蒙蒙地天就变得阴沉,雾灯也难以照清路面。黑色的炭灰粒像雨点般落了下来,被风一吹,打得车身哗哗作响。雨刷的频率已调到最大,但仍对打在挡风玻璃上的炭粒无可奈何。好在这种天气,路上是不会有车和行人的。

  李强扫了眼沉默的柳晴,安慰地握起她的一只手,以为仅仅是有些伤感。可柳晴却是沉在深深的恐惧之中。这铺天而来的炭灰粒,在她看来根本不是环境恶化后的结果,而是那亿万矿工们讨债的骨灰。

单选投票, 共有 2 人参与投票
50.00% (1)
50.00% (1)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梅森: 比起任何特殊的科学理论来,对人类的价值观影响更大的恐怕还是科学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蝴蝶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5-4-13 16:04:01


suquan77  发表于 2015-4-14 15: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流畅但没感受到什么科幻内核/精神的一篇。作为小说本身不错,只是放在这比赛里就要扣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prussianblue  发表于 2015-4-15 18: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像是个没写完的故事,作者的表达可能稍显隐晦了。总的来说,感觉还是差了点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