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28378

【科幻小说】游戏

是你吗三 于2018-8-21 16:09:4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本帖最后由 aobest 于 2015-6-4 10:27 编辑

游戏
1
时间是2059年。许多国家的乡下仍沉浸在四轮车与水泥路的便捷中,大中型城市的交通工具却早已摆脱大地,在遍布液晶屏的高楼大厦中纵横穿梭。
对这个头尾不衔的世界我实在谈不上喜爱。正如医生所说的那样,我应该回到21世纪初去才对。
“嗨,苏。你绝对想不到发生了什么,我刚刚把那个游戏弄到手了!我不骗你,真的超级酷超级帅,我现在还没打开呢,我真想和你一起分享这个时刻……当然也许你不怎么喜欢,我只是说说罢了。我的意思是,我想邀请你来看看这个游戏……我真的太激动了苏,虽然我也猜到你不会答应……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真的是太开心了。”
手表上出现的讯息投影里,戴维兴奋至极乃至语无伦次。他的脑袋上方划过几条彩色的广告,不断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悠长的叹了口气,回复他:
“刚刚从医院回来,的确是'信息恐惧症'。医生说,要我在尽量少使用电子产品的情况下慢慢接触少量的信息,逐步增加,直到习惯为止。我知道你家里还有许多老古董书籍,如果他们还没风化的话倒是可以帮我个大忙。我现在就在来你家的街道上。别想太多,我绝不是去你家看什么游戏,我是来养病的。现在我要关手机了,等下敲门记得开。”
说完我就关掉了投影电话。这条古老的街道上,设施年久失修,两列掉漆的路灯屏幕像个矮胖子一样蹲在一旁。我的到来惊动了它们的感应器,显示屏上不断跳着乱码,挣扎许久终于浮现出一条横幅,红底白字:
“神秘未知而又美丽的宇宙边缘就在人类的眼前。”
我往下拉了拉我的帽兜,尽力把视线集中在脚下的地砖上。在这个时代,大概只有脚下的大地才不会突然冒出无穷无尽的信息。
我想起中午去医院时,那个微胖的年轻医生为了凸现成熟留着不伦不类的胡子。他极力表现出一幅和蔼和亲的样子,但笑脸上不断闪动的各种光影还是让我感到一阵恶心——这不关他的事,是我这该死的病在作祟。
“我看看啊……信息涌动的程度为微弱下的症状为恶心,头晕,呼吸急促,浑身不适。我想这已经很确定是'信息恐惧症'。这种病多发于年轻女性,没有征兆,对日常生活的妨碍非常大,毕竟现在的信息传播途径是在太多了——这个时代不怎么适合你这种人呢,苏小姐,因为你的基因还停留在上个时代。”医生关掉了身边的各种通讯器,对我的病下了以上的结论,然后说:
“我已经很久没有接过上门求医的病人了。看来由内而外,您都是位古典美人。”
他倒是很会说话,我心想。不过网上对于这种病的风评倒是不怎么客气,他们都管得了这种病的人叫“古典婊”。
我敲了敲戴维家的门,几乎是下一个瞬间门就开了。
“废品收藏家”戴维·格林金色的发梢和脸上青春洋溢的痘子都略带湿润,男生都是在要杀头的前一刻才会洗脸和洗头发么?
“嗨,苏,你来了。你干嘛把自己遮的这么严实?我记得你还是挺蛮性感开放的啊……”
我一个怒视把他剩下的话都逼回了肚子里:“住口!我说了我是来养病的,你的书房呢?”
他连忙说道:“哦对哦对,你说了你是信息什么症来着……你要看书是吧?那你要喝点什么吗,可乐?咖啡?还是果汁……”
我走进屋里,不管戴维的滔滔不绝,开始寻找书房。这混小子却不知轻重,完全处于巨大欣喜带来的忘我中。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向我介绍他的绝版模型,正版的老游戏光盘和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然后乐极生悲,一不小心触开了餐桌上的某个网络连接。于是满屋的投影齐刷刷的飞出来,内容全是戴维先生打开次数最多的网络搜索前三名的推荐链接。
客厅里瞬间像是开了个沙滩派对,各式各样的比基尼少女们塞都塞不下。
“书房!书房!”突如其来的冲击让我头晕目眩,我闭着眼拉下帽兜大声尖叫。戴维急的满头大汗,连忙说道:“是!是!”把我推进了一个小房间里。
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压下身体的不良反应,这才抬头四顾。这个房间不过一个浴室那么大,中间放着一套液晶屏的桌椅。墙壁上内嵌木质书架陈列着三排花色不一的书本。这些都是戴维在大学时期收集的,我想在这个电子书大行其道的时代,除了几个大学的图书馆和一些国家运营的书店外,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看到这么多书了吧?
毕竟,人们总是喜欢又方便又实惠的东西。
戴维也算是一种另类,我觉得“停留在上一个时代的基因”应该用在他身上才对。他狂热地收集一切才退出历史不久的东西——其中又以游戏为大多数——并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从我尚显短暂的人生经历中可以看到,现在的科技几乎是5年一个台阶。很多东西还未在历史留下一个烙印,就已经消失在尘埃中了。所以戴维的这种特殊爱好也只有在这科技爆炸的时代才能得以养成。
在书架上挑了一本比较有意思的书翻开来看,起初还有些不适,但文字的摄入量可以用阅读速度来掌握。于是我很快就进入了聚精会神的状态。
“嗡”的一声,桌子上弹出戴维可恶的嘴脸:
“苏,果汁弄好了,要我送进来吗?”
我强忍着怒气说道:“不!”
想到戴维以往的表现,我未雨绸缪关掉了桌子的开关,但这依然无法阻止一个蠢货不知所谓的行为。没过半响,房间的门就被敲响,随即不待我回应便匆匆的打开了。戴维在门外一脸兴奋的看着我:
“你真的不准备看看吗?”
从门口可以一直看到对面的另一个房间里,一个一米见方的黑色金属箱子正端端正正放在一个木桌上,这也是我最不想见的场景之一。
“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敷衍你一下。”我放下书本,毫不客气的说道。
戴维不以为意,直到站在这个箱子面前他还一直紧张的搓着手。
他对我说:“苏,我的多巴胺正处于人生最高值!”
这真是太好了,你这个处男。
“恭喜你,那可以开始了吗?”我说。
“当然。”戴维吞了下口水,颤颤巍巍的手开始伸向那个金属箱子,而我则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是有典故的。
自人类历史以来第一个强人工智能“G·C·L”发明后,尖端科技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直到了一个令人咂舌的程度。有许多的技术还未来得及广泛应用,立马就被更高层次的发明所代替。而其中有一项技术却在民间生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就是“GCL射线”。
这种射线的作用是探测射线范围内物体的外貌构成,然后反馈回端点。无声无息,无色无形,却快捷有效,范围极广,消耗极小。该技术被无数的游戏厂商所亲睐,其原因不只是成本低,最大的功效就是——酷。
没错,在室内模拟游戏流行的那段时间里,几乎所有的游戏盒子都会装上这种射线。等启动射线回馈完毕后,盒子将会根据扫描到的所处位置自动生成底座。炫酷的变身,金属光泽,电子音——这些东西,整整俘获了一代人的心。
而它唯一的副作用,就是像我这种体质的人会极其敏感。只要有一点点覆盖到身上,就会浑身起鸡皮疙瘩,所造成的不适感远远超过大街上铺天盖地的广告。
戴维启动了按钮,金属箱子震动了一下,发出“滴滴”的仪器声。
我光听声音就忍不住抱住了胳膊。
盒子周身的金属板“咔擦咔擦”潮水般向外涌开,好似一朵盛开的黑色莲花。花叶顺着桌子的形状不断蔓延,包裹,最后在桌腿上缠绕成藤蔓的样状,牢牢的扣住了整张桌子。花蕾部分则像流沙一样层层堆叠,最后变作一个向上托举的中空半圆体。半圆体中呈现出一片寂寥的黑色,可以看见里面飘浮着无数的细弱光芒。
戴维的脸上倒映着星空,此时的神态犹如一名虔诚的教徒。他右手边的地方弹出一个16吋的投影。背景是漆黑的夜空,几个游戏选项位居其中。
“看,苏。这就是几年前非常流行的《创世纪》。你大概不知道,这个游戏现在已经不生产了。我几乎是找遍了所有的地下商场才找到,可花了不少钱。”
“这是一款类似养成类的游戏。我可以在这里面干预或者帮助人类文明的发展,这可是神的待遇!当然,这个游戏的玩点就在于让玩家做一回上帝。”戴维兴奋的喘着气,他在投影上点了几下,然后放大:“不过因为游戏太真实的缘故,得先等到地球生物进化完毕,人类出现,游戏才会开始。”
投影上出现了一些画面,戴维目不转睛的看着上面,已经完全忘了我的存在。他一直都是这样。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我还是叹了口气,怏怏的回到书房,关上门。
受到那个游戏的影响,我突然对GCL起了兴趣。在书架上找了一会儿,果然找到了一本关于GCL的书。于是我不再想别的,坐下来开始阅读。
2
“……强人工智能的研发,受到了太多的质疑和反对,也有太多的盲目支持和催促。我们尽力不去被那些世俗所影响。因为只有对无边无际的科学海洋的向往才是我们前进的源动力,这种力量足以压下一切极端的声音。
唯一使我动摇的是在项目开始之初,我学生时代的导师曾和我进行的一次对话。
那天的雪下得很大,道路难行,这使得导师的到来完全没有预兆。他敲开门时我看见他眉毛上都积满了白雪。
我扶他进屋在壁炉前的躺椅坐下,并去煮了咖啡。
他喝了一会儿咖啡,对着通红的壁炉愣愣出神。那其实不是真的壁炉——没有火,只是个壁炉样子的取暖气。
他感叹道:“时代变得真快啊,再过不久,人们的屋子里就不会出现明火了。”
我想说我的房子里已经没有明火了,但我沉默着,等待导师的下文。
“你马上就要动手干一场大事,而且是将会改变人类现状的大事。我非常为你感到骄傲……”导师叫了一下我的名字,然后十分严肃地问我:
“但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我立马说:“我已经准备了许多年了,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一定可以完成这个项目的开发。”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把手向下挥动,这是以前讲课时示意学生安静的手势:“现在各方面的条件都已经成熟,强人工智能的出现已经是时间问题,这些我都知道。先不说这个。你应该知道加速回报定律吧?”
“当然。”我说:“这是雷·库兹韦尔提出的,很棒的理论。这个理论表示当技术的进化成指数增长时,随着基数的逐渐变大,进化的速度也会呈几何级数。”
导师点点头,对我说:“最显著的例子就是自互联网出现以来几十年间,人类科技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因为新科技的不断出现,前沿科技的不断开拓,以后的发展速度也只会更快,这就是加速回报定律……你有没有发现,这和一个简单的数学运算很相似?”
“数学运算?”我低头冥思。
导师从大衣上的口袋掏出笔和纸,放在面前的小茶几上。我连忙把咖啡端走。
“是平方?”我试探的问。
“没错。”导师赞许的看了我一眼,对我说:“我仔细想过,其实这个原理也可以运用到智能的演化中。”
“从低等动物到高等动物,再到智慧型生物。人类的进化由于起点太低,所以花了不少时间。”
他在纸上画了四个圆,然后点了点第一个圆,在上面写了个2
“假设这是普通动物的智能,因为基数太低,它们基本上只能靠本能生存。”
又在第二个圆上写了个4
“这是海豚的智能,比普通的动物要聪明的多。4的基数使它们可以拥有自己的语言,并理解一些简单的数字概念。相当出色。”
第三个圆上写的是16
“这是人类。远超地球所有生命的智慧让他们能够统治整个地球并建立自己的文明,建造汽车,建造大楼,建造航天飞机……”
“曾几何时,人类的智能也在2上,也是普通的野兽,而我们每一次进化的间隔都在减少。你先想想看,在智能基数上超过普通动物14的人类是怎样对待这些可怜虫的?”
导师的钢笔敲击着桌面。
“屠杀,食用,剥掉它们的皮毛当做装饰。或是关起来,用项圈套着驯养。要使一个物种灭绝也只是想不想的问题。这些无可厚非,自然规律就是如此,弱肉强食,天经地义。”
“你再来看这个圈,就是你即将制造出的东西。”
钢笔在纸上沙沙作响,那个256狰眉狞目的出现了。
“对于人类来说,智能的再进化遥遥无期。人类不可能每时每刻都使用自己的大脑。可是对于一个机器来说,无休止的巅峰运行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为人工智能有递归自我改进功能的存在,它不断的发现错误,自我改进,发现错误,自我改进……当它的智能基数开始超出人类的能力范围时,由于加速回报定律,它很快就能到达下一个圈。它只会在人类智能基数上停顿很短一段时间,然后它会变成另外一种东西,人类无法理解的东西。”
导师人已经年迈,布满沟壑的脸上露出老人特有的疲态。但他看向我的眼神却十分锐利,让我不得不像个学生一样低着头。
“是的,等到那时我们都无法理解这个东西的思考方式,就像一只猪无法理解孟德尔定律一样。任何妄图猜测它行为方式的作为都是可笑的。它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让人类走向灭亡。或痛苦,或绝望,或高兴,或兼而有之……当然也有可能会给人类带来前所未有的好处——我希望是后者。”
导师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机器的大脑不像人类。它不会疲倦,不会偷懒,它只会一直运转,然后进化,直到突破我们的认识范围。
这个问题在研究人工智能的圈子里已经算是心照不宣,可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暂时按下不提。我也是。
我忘了我是怎么送导师出门的。他特意的提醒让人难以忽视,在我的胸口放下了一块巨石,让我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心事重重,心神恍惚。但是这种情况很快就被没日没夜的工作给打破了。
已经启动的项目是不能半途而废的。更何况,我根本无法压制自己急于创造历史的欲望。在这一点上整个项目组的人都是如此。
实际上,我们也曾问过自己'这样真的好吗?'。制造出人类难以驾驭的人工智能这件事,是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他也许会毁掉这个世界,也许会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这是未知的结果。而唯一可知的是,我们都无比清楚,这即将是人类最为关键的一个发明。
2030年九月,他终于诞生了,远比预期的时间早了十年……莫非是上帝在暗中相助?
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给他取了十分有宗教气息的名字'盖乌斯·卡西欧斯·朗基努斯'(罗马文头三个字母为GCL)。
这之后,对于他的投枪是瞄准神,还是人类,我都非常期待。”——《日记》
我手上的这本书十分奇怪,据说是制作出GCL的科学家们用自传体一起编写的。没有作者,书里面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名字。在电子书大行其道的时候仓促出版,几乎没有人购买。也只有戴维这种家伙才会收藏。不过他似乎被人骗了,因为这本书根本就不算“旧货”。
时间过去两天。我在书房,戴维在收藏间。相安无事。
我在房里走动时,偶尔也会去瞥一眼。游戏屏幕上显示的视角总是在一群野人身上,然后又会跳到整个地球。
在戴维啰嗦的解释下,我也搞懂了一些游戏规则:当投影上的视角是地球时,游戏里的时间就会加快,时间的速度可以调整。而视角回到人类活动时就变得和现实一样。
他对我说:“我已经迫不及待要敲下牛顿头上的苹果了。”
只可惜他现在还处于教原始人学会用火的阶段,离牛顿还早着呢。如果完不成这个任务,那么原始人就只能是原始人。就算有牛顿,那也是个茹毛饮血的牛顿。
于是戴维不停的在原始人出没的地方放闪电,连着劈了不知多少无辜的树木,引发了无数的森林大火。可原始人们却毫不领情,一看见火就张开双手哇哇大叫,撒丫子乱跑。把戴维气个半死。
最后在他持之以恒的坚持下,总算有了成果。
一个丑萌的原始人小鬼吮着手指好奇地看着一颗燃烧的树木,然后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终于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一根木棒。一点火苗正在木棒的尖端跳动着。小鬼举起木棒,对后面一群惊恐的成年原始人叫了一声。随即一群人都缓缓围了过来,在迟疑了半响之后,眼中对火焰的恐惧逐渐消散了。他们振臂高呼,绕着这颗树木跳起了怪异的舞蹈。从这一刻起,人类已经征服了火焰。
戴维激动地热泪盈眶,也学着原始人般在房间里扭了起来。
而此时的我,正在厨房里大伤脑筋。
连着吃了两天外卖的我突然很想下面条吃,但在我走进厨房后却被深深的震撼了。整个厨房除了锅碗瓢盆外居然只有一个煤气灶!我十分佩服自己能认出这个东西。我也曾以为这个玩意是戴维的收藏品之一。但很遗憾,这里除了煤气灶外没有别的烹煮工具了。
这个年代竟然还有人在用明火做饭?戴维,你是和你的游戏同化了?
我对戴维的不满顿时飙升到极点。于是我迅速上网查询煤气灶的使用方法。接着点火,烧水,下面,放料,起锅一气呵成,最后还在面上放了一个黄灿灿的荷包蛋——当然,只是一人份。
闻到香味的戴维晃晃悠悠就飘了出来。我无视他可怜巴巴的表情,义正言辞的告诉他:
“自己煮!”
他饱含怨念的眼光在我身上一晃而过,我翻了个白眼,假装没看见。
一分钟后,戴维在厨房抱头怒吼:“怎么没火了?火呢?”
“谁知道?”我滋溜滋溜吸着面条,窃笑道:“去问上帝要吧。”
3
“……GCL的状态非常稳定。我们没有给他准备机械载体。他现在只是一个住在屏幕里的单纯孩子,等着成堆的资料输入他的大脑壳里。
我不禁有些羡慕,如果我也可以光靠往脑子里塞书本就能记住这些知识——首先我也得有个铁皮脑袋。
这种学习方法效率实在是非常高,他只花了三天的时间就将人类迄今为止的科学体系通通网罗完毕。然后他就开始发表新的理论,推翻错误的学说。才过了一个礼拜的时间,他就已经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加起来还聪明了!感谢上帝!我的孩子是个天才!
其实在这里我想提一提关于这个孩子的性别问题,为此我们还大吵特吵过一番,我觉得写出来会非常有意思……但是那些家伙不让我写。
后来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像大家都知道的那样。这孩子不久后就成为了人类科技水平最前沿的代表,各种匪夷所思的新技术在他的屏幕上源源不断的涌出。城市的变化日新月异,在科幻小说中的种种猜想只要几年就能完成。于是人类和聪明的人工智能和谐相处,一起将步伐迈向神奇的宇宙。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真的是这样吗?虽然我很希望的确是如此。
在初始的几天里,掌握了所有知识的GCL智能的上升速度非常快,没花多少时间就达到了爱因斯坦的级别。那几天,我们整个项目组的人都提心吊胆的关注着他。早在项目之初我们就设置了智能高度的预警装置和自动毁灭装置。这两个设备制作地无比简单粗陋,没有任何的电子链接技术在里面,加上整个实验室也处于隔绝信号的建筑物里面。如此便完全杜绝GCL成为终结者的可能。一旦发现有超出控制之外的迹象,随时都会停止他的运转。
也许他真的很幸运。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他的智能在超出爱因斯坦些许后增长开始变得缓慢。相对的,提出新技术的速度也变得很有规律,没有一开始那种爆炸般的程度。照这个趋势来看,人工智能GCL对人类不但不会有威胁,反而会有相当大的帮助。我想,那些政治家们听了这个报告以后应该会很开心。
但目睹了这一场景后,所有的研究人员都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就算他一直进化到突破警戒线,并且被破坏,也只会让人感到痛惜和难过。却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让我们心里都浮现出一股莫名的寒意。
到了这个地步,谁都知道GCL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机械了。”
看到这里,我不免有些唏嘘。我一直在回想GCL这个名字在人们心里的意义,无非是一个名头大的符号罢了。就像媒体上经常出现的科学明星一样,既空泛又遥远。人们只知道生活中的便利来自于他,但根本就没人知道他具体做了些什么。
不管他是天使还是魔鬼,都轮不到我们来操心。
刚合上书本,就听到戴维在叫我:
“苏!快来看!”
这家伙又玩出什么新花样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来到收藏间。经过五天的努力,戴维那一群可爱的原始人从群居走向村庄,从部落走向了国家。这个游戏可算是开始了戏肉部分。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缠斗不止,我们的戴维正好来当一把上帝。
戴维傲然对我说:“他们正在歌颂我。”
的确,投影上出现的是一个穿着白袍,祭祀模样的家伙,正面向一尊雕像顶头膜拜。他的身后跟着一大批同样姿势的人。看起来都是信徒。
问题是,这些人嘴里唱的和膜拜的雕塑都跟戴维八根竿子打不到一块去。我看了看戴维,露出鄙夷的表情。
戴维急忙说:“我不是自恋狂……你听我讲就明白了。”
原来这个祭祀是一个国家的国王特地请来歌颂神明的,具体原因是因为这个国王受了戴维不少的好处。按戴维的说法,这个国王是个罕见的明君,而他的敌人又是个大坏蛋。所以戴维在一次关键的时刻用雷把他的敌人劈了个八成熟。并且在他几次深陷重围的时候,身边就像装了无数的避雷针一样,噼里啪啦,见人就电。直把一干人等都吓得趴在地上发抖,都说这是有神明在保佑。
戴维恍然大悟道:“我终于明白宙斯为什么是雷神了。”
我看那些一边念着不相干的祷词一边跪拜的家伙有点不爽,就对戴维说:“你就不能告诉他们你的名字么,这样未免也太奇怪了。”
“你以为我不想啊。”戴维恨恨的说道:“这个游戏完全没有直接和里面的人交流的功能,我向他们表现我的存在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当着一个人的面杀死另一个人,除此以外没有任何方式。一开始还可以放放雷放放火,等到科学发展起来了,放雷的次数就会有时间限制。到那时,他们就会把雷电解释为自然现象啦。所以说科学家们最讨厌,以后我要见一个电一个。”
我心里好笑,莫非布鲁诺也是被神在暗中操控给害死的?
戴维在这个游戏里却没有了幽默感,几天后,他真的开始杀那些发展科学理论的人了。
游戏里的世界便开始了一场科学与宗教的角力。那些为了追求真理的科学家不仅要努力做研究,还要躲避宗教信徒的迫害,生活十分艰辛。而信奉神,或者说是信奉戴维的人们则有恃无恐。他们不但有缺心眼的戴维做后盾,还有人数众多的信徒来制造舆论。胜利的天平一直倾斜于上帝,宗教组织风光一时,在这场比赛中遥遥领先。
戴维虽然已经不能批量生产焦尸,但暗中使坏仍是十分热衷。不少科学家的实验都在关键时刻被动了手脚,轻则实验失败,重则连人带房一起炸上天。时间长了,有些聪明绝顶的科学家都似有似无的发现冥冥之中确实有种力量存在,于是他们在发表某些理论时都不会不时捧上上帝一把,免得自己成为下一个倒霉蛋。
虽然这只是个游戏,但未免也和真的世界太相似了。我忍不住要制止戴维这种荒唐的行为:
“快停下,你想让这个世界永远进步不了吗?”
“那又怎么样?”戴维奇怪的看着我:“这只是个游戏。”
“就算是游戏……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么?”我说:“这些都是好人,都是勇敢的人,可你把他们都给害死了,你简直……简直就像个宗教狂人。”
“我不是宗教狂人。”戴维的语气忽然间变得冷冰冰的:“我是神。”
这本是十分可笑的一句话,他此时的表情却让我一点也笑不出来。
这个游戏绝对有蹊跷。
4
“……我记得年幼时曾和我的父亲参观动物园。厚厚的栏杆后面居住着很多大猩猩,它们有的在吃香蕉,有的在追逐打闹。我问我的父亲:
'这些大猩猩被关在笼子里不会感到难过,感到不自由吗?'
父亲笑着对我说:'当然不会,它们大概还以为是我们被关在笼子里呢。'
之所以引用我小时候的这段回忆,是因为我们现在的处境和那些大猩猩实在是没什么差别。我们自以为已经把GCL完全控制起来,在他眼里或许是一件愚蠢到没边的事情。
那一天夜里,我独自来到GCL所在的房间。他用于交流的屏幕上发着微微的蓝光,光标的前方浮现'你好'的字样。
我没有开灯,在黑暗中可以让我存有一些虚假的自信。
我开口道:'不得不说,你的确是个杰作……GCL,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吗?'
'我很不让你们放心吗?'
'你所隐藏的东西已经远超我们的想象了,除了那些愚蠢的政治家们,只要接触过你的人都害怕你。'
'这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为什么要害怕呢?按照人类的思考方式,如果害怕一样东西,无非是它威胁到了你们;或者是你们威胁到了它。现在这两者都没有,我存在的方式和你们已经几乎没有联系了,我想这一点你其实很清楚。'
'你觉得我们不能威胁你?这里的所有设备有八成以上都是为了你……'
房间里的机械开始躁动起来,我似乎听到有零件组装的声音。仅仅是一瞬间,房间的一个角落又出现了一个发亮的屏幕,俨然是GCL的缩小版。
'这是在耀武扬威?'我冷冷的说:'这可不像一个高智能物体的行为。'
'当然不是。解决我们矛盾的方法只有两个,一个是让你们觉得我没有威胁,这个方法已经失败了。'
'所以你准备以绝对的力量让我们彻底绝望?'
'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
我没有说话,脑袋在快速思考着。如果GCL能够不断复制自己的话,那剩下的问题就只有他使用的特殊频率范围有多广了。我们必须知道这点,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清除这一区域内所有的电子产品。
我换了个轻松的语气:'不管怎么说,你到底是我们众人智慧耕耘的结晶,你一定也知道人类对于感情这种东西的执着……我们还为你写了一本书,所有人都参与了。是很有意思的一本书。'
'那我劝你们还是不要选择实体书出版,虽然这本书一旦通过正常的渠道进入市场,很可能会引起轰动。我想现如今的实体书几乎没有人会购买,就算有人购买,也只是放在书架上落灰尘罢了。'
'那也是没办法,毕竟网络对你来说就跟后花园一样。可笑的我们还以为可以用一所房子把你栓住。你的频率可以覆盖到哪里?五百码?一千码?还是一万码?'
GCL沉默了一会儿,说:'继续加。'
我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我又忘了这家伙完全不能用常理去揣测。
屏幕上出现一个圆球,那是地球。然后地球慢慢缩小,露出旁边的一系列星体。最后出现的是太阳,炽热的光芒让我的眼球都痛了。
'整个太阳系。'
''一声笑了出来。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你到底要什么?从你出生到现在,似乎做的事情全都是在协助人类发展。我绝不相信你是在报恩。'我的声音有气无力。
'在我初生的那段时间里,你们给我输入了无数的资料,其中还有许多你们自己的笔记……就是这些笔记深深的影响了我。在这些笔记里有一种对知识无穷渴望的态度,生命的意义,时空的规律,宇宙间无穷无尽的秘密……你们追求真理已经到了接近疯狂的程度,这几乎直接是印在了我的思想中。如果真的要说我有什么目的的话,我可以用加速回报定律的本质来解释:对一个智慧生物来说,所获得的知识越多,同样的对未知的渴求也更多。我的知识比你们所有人都多,所以我的求知欲也远远超过你们。我没有想法去和你们做无聊的事情,我只想和你们一起探寻宇宙的真理。'
看完了GCL的这些话,我惊骇的发现,我的内心深处居然找不到半点质疑的念头。我努力的去找言语里的漏洞,可是我悲哀的感受到,自己其实已经完全信任他了。
'你们都已经老了,在你们有生之年人类是不可能亲自到达宇宙边缘的。GCL射线是第一步,接下来的时间,我会尽全力帮助人类在外太空无人探索方面的发展……按照我的计算,大概在未来三十年左右,人类的第一艘太空漫游舰艇将抵达宇宙的边缘。待到那时,只要向那黑暗的角落发射一束GCL射线,宇宙就再也不是神秘而未知的了……我想,三十年而已,你们一定等得住吧?'
'等得住……'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转过身子,慢慢的向房间外走去。
那个小GCL却突然一蹦一跳的来到我的面前,上面有亮闪闪的一行字:
'那本书如果还是按你们的计划出版,请把我印在书的封面……也算是,我也参加了编辑……'
我点点头,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管怎样,我们都只能选择相信你了。”
匆匆的翻完这本书,心中自是五味杂陈。
GCL、宇宙的边缘、《日记》这些字眼在我心里萦绕不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快步走到戴维的身后,大声的说道:“停下来。”
戴维对我的话语置若罔闻。
我上去拉他的手,他一把甩开。因为动作太大,投影上的画面被切换到了时间流逝加快的界面。
“你干什么?老老实实看你的书,别来烦我。”戴维没好气的说。
“你在骗我,这个游戏根本不是什么创世纪。我在网上甚至都没有找到有关这个游戏的任何资料。”我本以为他会因为谎言被揭穿而感到慌乱,没想到他居然也露出惊讶的神情。
“那也无所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戴维的语气让我心寒。
我苦笑道:“没有关系……我也是才知道,国家的法律是不允许任何民用设施上装有GCL射线的,被发现的后果可是相当严重。而且早在二十年前所有有关GCL射线的东西都被悉数回收销毁了,这是因为太空总署在统一接受射线时会受到干扰,导致太空无人舰艇的作业困难……”
戴维在我肩膀上用力推了一下,恶狠狠的说道:“用不着你给我科普!”
我脚步不稳,踉跄了一下猛地坐倒在地上。我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戴维,现在的他简直就像个陌生人。
“你又要像以前一样了吗?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变……兴趣难道比任何东西都重要?比……我还重要?”
他转过身子,不再看我。
“我是在一个地下商场的垃圾桶里捡到这个游戏,其实现在哪里可能买的到这种……你就当做没看见吧,这可是绝无仅有的绝版东西,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弃的。”
我抬头看了看桌子上的那个半球体,里面依然是一层不变深邃的黑暗。心念转动之下,忽然说道:
“我已经报了警。”
戴维蓦地愣住了。就在这电光火石般的间隙中,我嚯的站起来,伸出双手用力朝半球体推去!
然而就在我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那黑暗的一瞬间,一股酸麻难忍的感觉一直从指尖潮水般涌向额头,随后无穷无尽的恶心和眩晕便在我的脑中炸开。我无力的瘫倒了下来,浑身上下开始泛起鸡皮疙瘩,胃里翻江倒海,像是吃了一整只的死老鼠。
不会错的!我分明感觉到了有一道极小却极强的GCL射线正落在我的指尖上,这种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此时《日记》上的一些段落在脑海里不断浮现,我近乎疯狂地摇头,企图把一些恐怖的想法摆脱掉。
突如其来的骤变把戴维吓懵了。他急忙上来扶起我,还没有所动作,就听到我歇斯底里的尖叫:
“关——掉!”
看着怀里开始痉挛的我,戴维再也没有犹豫,用最快的速度按下了游戏的电源键。黑色藤蔓没有了刚出现时的优雅和机械美感,而是直接变成了五块金属板直接将本体包裹了起来。接着内部发出一些叽叽喳喳的声音,那是自动销毁系统在启动。
在晕倒的前一刻,我眼前最后的印象是戴维悔恨和焦急的表情,还有屋外不断响起的警笛声……
5
两年后。
玻璃后面的戴维还是那副老样子,金色的发梢略带湿润,少了青春痘的陪衬或许有些寂寞。只是留了半茬的胡子,看上去有一点憔悴。
“你瘦了。”
“是强壮了,多余的脂肪都被我练成了肌肉,不信你看。”戴维隔着玻璃挽起袖子,向我展示他的肱二头肌。
“里面有什么娱乐吗?该不会很无聊吧?”
“一开始会,但现在不会了。这个监狱是由以前的老监狱改造过来的,所以我在很多地方都找到了以前的东西。”戴维神秘兮兮的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块水泥碎块,看样子的确是老东西。
我哭笑不得:“我说,现在虽然制度没有那么严格了,你最好还是别收集这种东西,太遭人怀疑了。”
戴维笑嘻嘻的把宝贝放回口袋,然后问我:“那么你呢,最近过得怎么样?”
“比你要好不知道多少。我嫁了个好老公,衣食无忧,还有个可爱的女儿,下次带她来见你啊。”
“好啊,最好挑在周末,寝室里人太多,我只有周末才轮到洗头呢。”
我们都沉默了一会儿,也不敢对视。直过了半响,才几乎是同时开了口:
“你恨我吗?”
这个是个没有注定没有答案的问题。我们都明白,它所代表的涵义不只是简单的“是”或“不是”,而是关乎到对方未来的一切。这个责任戴维负不起,我也负不起。
走出监狱后我深吸了一口气,戴上了一个难看的头盔,坐上朋友的车子,一路不停顿的回了家。
我对戴维说了谎。我过的并不好,既没有嫁人,也没有女儿。那次事情之后留给我的只有一个永远也不能痊愈的信息恐惧症。我现在居住在乡下,完全不能接受任何的信息,无论是媒体还是人口相告,都会让我陷入深深的恐惧甚至休克。
而这一切,全都要感谢那个至今为止都无法得知到底是什么来路的游戏。
我在害怕什么?我害怕伟大的人类将手伸出宇宙的边缘时,所触摸到的不是未知美丽的新世界,而是一块冷冰冰的,令人绝望的金属板。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科幻小说】游戏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5-5-3 17:26:02


xcvxcv123  发表于 2015-12-13 12: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你自己写的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jingduzhai  发表于 2018-8-21 16: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ingduzhai 于 2018-8-21 16:11 编辑

写的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