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6 1790

波斯市场

不停 于2016-3-6 13:32:5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停 于 2016-1-21 14:43 编辑

波斯2_副本.jpg
       如果,我们今天可以知道明天的自己将会死去,那么我们将会用今天去做些什么呢?
  大概,世界上不同的人自然会有不同的答案。但是至于我,却只能在心中苦笑一声。
  因为我已经步入死者的世界。

  只剩骨骸的公鸡啼亮了死亡世界里太阳的光辉,它威风凛凛地抖擞着现在荡然无存的漂亮羽毛,然后从房顶上巡视着即将完全被光明所覆盖的世界。以前我以为人死后将什么都不剩,结果我错了。
  幸好我错了。
  这是死后世界一处杂货市场的清晨,店家们忙着打开自己的店门,把昨天入夜后收好的货物再次张罗出来,等待客人们前来挑选购买。
  我也并不例外。清晨时段是一天中最宝贵的时刻,我也抓紧将我的货物架从身后的小店中推到门外,然后将我所贩卖的货物陈列到架子上。一枚一枚形态各异的头颅在我用自己秘制的香料处理之后,都会带着神采奕奕的表情来迎接来自死后世界各地的宾客。
  没错,你没看错。我是一名头颅批发商。我摊位上的头颅会卖给那些希望给自己安个脑袋的无头之人,或者单纯想吃些零食的家伙,以及需要给家里弄个并不太贵的装饰品的人。
  摆好这些头颅之后,我就会离开自己的摊位,跳到小店的屋顶,坐在摊位后面的墙上,看着即将在太阳下变得金光闪闪的一切,此时我的心里就会变得异常兴奋,好像这个世界的秘密在我眼前被一点一点掀开。我便注视着这个初生的,新鲜的,充满着无法计量的未知事物的陌生世界,即使有人来采购头颅我也不会下去,反正我在头颅下面贴着价格标签,有人买的话自会拿走想要的头颅,然后把钱留在摊子上的银罐之中。因为我的这个习惯,有时候我的朋友会称我为“墙上的库里帕”。
  我所在的地方是死后世界最大的商品贸易市场——波斯市场,为了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小贩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而当小贩们在这里立稳脚跟后,就能够以批发商的身份同死后世界来来往往的客人打交道。客流带来变现能力,这一点不管对于生的世界还是这里,都不会有任何变化。
  客人们最爱这个市场,因为这里有着他们想掉脑袋也想不到的新奇事物。

  今天,我收到一封信,这是一位我店中的常客从红海之滨寄来的。

至墙上的库里帕:
  前略。
  我需要你从店里发来100颗新鲜的头颅。定金在信封内,注意查收。
  顺颂
商祺。
                       你真诚的朋友
                       无头的依文洁林

  无头的依文洁林是我在死后世界认识的第一个人。虽然没有头,但是她的身材却保持得很好。有时盯着她在夏天穿着白色连衣裙时的身姿,心里不免会在构想活着时她的面容。我想她一定非常漂亮,漂亮到狠心的男人会从她的身上夺走她的头颅。曾经我问她,为何不从店里挑个漂亮的头颅安在自己身上?她对我说,那样的话,照镜子的时候会认不出镜中的自己,心里会更难过的。我想,即使是我,一定也不想看到她的身上顶着从我这里卖出去的商品吧。
  我想看到曾经属于她的面容。
  她有时会从这个市场搜集各种新奇的玩意儿带回自己的家乡卖,所以也算是我店中的常客。看完信后,我从信封中翻出一枚金币。作为100个头颅的定金而言这未免也太高了。

  为了完成这笔交易我在脑子里构想着一切可行的运输方法。一百颗头颅,要从波斯湾运到红海之滨,不管是走陆路还是走海路都会是一段漫长的旅行,而我希望我的货物到达时依旧能保持最完美的品相。
  应该怎么办呢?
  晚上,在常去的酒吧中跟朋友谈起了这件事。
  “无头的依文洁林啊,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了。”我的朋友一边喝着Tiger啤酒,一边说道。
  “是啊,我也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我也喝着Tiger啤酒,无奈地叹气道。
  “打算怎么把货物运过去呢?”
  “说实话,心里没底。从今天收到信之后脑子里就在想这些事情。不管是走水路还是走陆路,货物都能运过去,但问题是我希望货物不要因为沙漠里毒辣的阳光而变得干枯萎缩,或者被船上的老鼠啃个精光。”
  “是啊,这两个选项都够受的。”朋友点点头。
  于是两人陷入沉思之中。
  “那,不妨去找伊卡洛斯。”突然,朋友抬起头来,如此对我说道。
  “呃……嗯,恐怕也只能如此了。谢谢。”不用说,朋友出的主意很不错,今晚的啤酒自然是我请了。

  伊卡洛斯最近成了死后世界里的名人。
  从前用蜡制作翅膀来追逐太阳的人,死后依旧做着同样的事情。他一次又一次堕入爱琴海中,但始终没有放弃。后来他听说了这里的死后市场卖着很多新奇的东西,于是跟着骆驼队来到这里。当他利用市场里能获得的各种原料调配出在烈日下不再会融化的蜡时,属于伊卡洛斯的时代终于到来了。他曾经做出过直抵太阳表面的壮举,为此他的双眼彻底瞎掉了,皮肤也变得乌黑。但他没有死去,因为他已经来到了死后世界。回到这里的市场后,他为所有想要飞行的人们制作蜡质的翅膀,可惜没人能用他的翅膀飞起来,除了伊卡洛斯本人外其他人都不成功。配方没有改变,飞行的策略也如实教了下去,但就是不成。
  在飞与不能飞之间横亘着充满着宿命意味的鸿沟,迄今为止只有伊卡洛斯才能越过这道沟堑,其他人都还没成功过。
  但飞行是已知速度最快的运输货物的办法,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赫尔墨斯是这方面的佼佼者,可他基本不会来到这里,所以无法指望他。伊卡洛斯自然成了我唯一的选择。

  翌日,我把这段时间赚的钱和依文洁林给我的金币放在一个袋子里,挂在身上。以前没有跟伊卡洛斯打过交道,所以不知道他会不会替我做这件事。总之,为了促成这笔交易的成功,花些钱恐怕是免不了的事情。
  “好的,这件事没问题。”在听我说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伊卡洛斯如此对我说道。因为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如此发展,我便惊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当然,事情虽然能做,不过恐怕是要有条件的。”伊卡洛斯用炭黑色的脑袋对我说道。
  “好的,愿闻其详。”我点头道。即使我知道他看不到我点头的动作,但还是这么做了。也许,逼着自己不去点头反而更难做到。
  “我希望你从市场上找100只会飞到红海之滨的信鸽。想要实现你的要求,非得有这些信鸽不可。当然,这件事所需要的蜡钱也要你出。”
  “好的,这没问题。”
  “另外,我需要你来和我一起做准备,只靠我和跟着我做事的学童两人,恐怕是很难迅速做好准备的。”
  “这也没什么问题。不过我想问一下,咱们需要做什么样的准备呢?”
  “没有很复杂的事情,主要是要给你的100颗头颅装上蜡质的翅膀。”
  “好的。没有问题。”
  第二天,我打理好店铺的货物之后便去到卖信鸽的店家那里,打算先把伊卡洛斯需要的信鸽准备好。


  我没想到自己会对那些鸽子着了迷。
  波斯市场中充斥着各种新奇怪异的东西。找到卖信鸽的店家稍稍花了些时间,找到之后我便久久待在店门前,看着笼中的信鸽在笼中踱步的样子,听着它们发出振聋发聩的咕咕声。成千上万只鸽子那圆圆的眼睛中映着我的身影,咕咕声便是它们的低语,这股不可阻挡的声浪打算向我传达什么重要的信息,让我明白什么必然的真理,于是声浪迅速占领我身处的这个世界,仿佛无处不在。可我却什么都不明白,眼前只有这些漂亮的鸽子们一起做出的低吟。
  这个世界究竟想要对我传达什么样的秘密呢?
  店家对这些秘密充耳不闻,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他深陷的眼窝中带着冷漠的眼神,微微发黑的肤色下罩着一股宿命式的沉默。沉默在我和他之间发酵,眼前的光景令我不知道如何挑选语句。于是我们久久对峙似地站在那里,被语调相同但数量庞大的咕咕声团团包围。
  “我想买100只能飞到红海之滨的信鸽。”在搜肠刮肚地寻找每一个可以说明自己意图的词语并以一种逻辑拼装好之后,我率先打破了这种令人不舒服的沉默。
  突然,他冷漠的脸上闪出一丝微笑。那微笑出现之快又消失之快到令我震惊的地步,以至于我认为自己的眼神出了问题。那嘴角突然上翘又迅速平复的微笑昭示着生意的成交。
  我用小推车推着五个挤满各种颜色的鸽子的笼子,向伊卡洛斯那里行进,路上还顺便按照他的要求买了为数不少的蜡和其他原料。

  伊卡洛斯听到鸽子的咕咕声之后便差遣自己的学童去迎接我。然后我留在伊卡洛斯的店中一起按照他的要求制备翅膀。
  他将蜡和其他原料按照一定比例盛在巨大而漆黑的铁锅中,然后持一把巨大的木勺在锅中搅拌。学童不停将木柴添进锅下的炉火里,炽热的火焰让我们三人汗流浃背。原本固体的蜡很快就融化沸腾,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蒸汽般的气氛,我感到自己的每一寸皮肤都被一层滑腻的蜡所包裹住。这是为我所希望达成的目的而必须付出的代价,所以我和他们一起默默忍受着来自烈火与蜡的拷问。
  当蜡沸腾了一个砂时计的时间,我和学童便在伊卡洛斯的指示下准备好两个个黑色的生铁模具。模具并不很大,却笨重异常。将融化的蜡灌入模具顶端的孔洞中,然后迅速塞入到水中,蜡便会立刻凝固在模具中。每个模具是由一对生铁块组成的,从水中取出后打开,乳白色的蜡质翅膀便诞生出来。我和学童各持一个笨重的模具,用这两个模具能够生产出一组对称的翅膀,模具打开后将蜡质翅膀摆在屋内干净的地毯上晾好,如此一上午的时间我们便完成了一百对翅膀的制作。
  接下来是我自己的工作了,我便回到店中。昨晚我冷冻好了很多大块的鹅卵石,将这些鹅卵石铺在一百个小木箱中,然后将我精挑细选的头颅用从东方运来的绸缎层层包好,轻轻装进木箱,然后再往里面继续塞着冰冻的鹅卵石。我不敢直接往里面塞冰块,因为冰块融化后可能会把这些头颅泡涨,冰冻的鹅卵石是我最好的选择。如果伊卡洛斯的翅膀飞得够快,我的头颅也能及早到达依文洁林的手中吧。当我封装好这一百个木箱后,我用推车分三次运到伊卡洛斯的店中。
  “把每对翅膀都安在每个箱子上吧。”伊卡洛斯对我和学童说道。
  我们三个人同时去做同样的事情,用三枚细细的铁钉将每个翅膀的根部钉在木箱子上。这个过程必须缓慢仔细,因为如果太过用力的话,就可能震坏蜡质的翅膀,而如果钉得不够深,那么翅膀可能会在飞行的过程中脱落。终于,我们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将所有的翅膀都钉好。
  最后一道工序,我们将信鸽腿上拴好的细铁链与木箱前部的铁钉连接好。
  “去吧!”伊卡洛斯对鸽子说道。
  信鸽用力扑扇着翅膀,而箱子上的翅膀也用同样的频率扑扇起来,然后两者以信鸽在前,木箱在后的顺序逐渐升入空中。直到此刻,我才稍微放下心来。
  我们三人挨个放飞带着木箱的信鸽,它们顺着日落的方向飞去,那个方向上有着它们必将到达的终点。当太阳彻底沉入地平线以下,最后一只起飞的信鸽也一同消失在我们所看不到的远方。

  “去喝一杯吧。”我提议道。
  给了伊卡洛斯一笔双方对于数目都很满意的钱,然后我们来到波斯市场边缘的酒吧里。
  这间宽大的酒吧聚集了很多市场里的店主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大家用不同的语言聊着天,或者用明显还不习惯的蹩脚外语在那里争吵着什么。还有些人像我们三人一样,静静从那里喝着自己喜欢的调酒,一言不发。
  今天我们三人都真的累坏了,所以谁也没力气挑起聊天的头。伊卡洛斯用海波杯中的金汤力冰着自己发黑的脑袋,学童自己用芹菜杆啜吸着血腥玛丽,而我一边盯着盐圈口的玛格丽特一边出神。
  那些鸽子和头颅会达到她的身边吧?我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我想起目送那些鸽子起飞的场景,一群鸽子领着带有翅膀的木箱去到我希望它们能够到达的地方。盒子里承载的不仅仅是头颅,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正是那种别的东西令我此刻惴惴不安。
  带有预言意味的空中运输集群,正在追着太阳疾飞。这让我想起了身旁的伊卡洛斯,他活着的时候就以这股非凡的勇气闻名于世。此刻炭黑色的伊卡洛斯不言不语,不过我知道他心里非常高兴。其他人不能像他一样飞在天上,但是盒子还是可以飞的,不是吗?
  啜了一口玛格丽特,辛辣的口味让我又想到依文洁林,忆起初识依文洁林的那段时光。
  那时的她在红海之滨看着一半泡在海中,一半搁浅在岸上的我。那时的我对自己的处境摸不到任何头绪,只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无头的依文洁林招呼我,我却并不感到害怕。那时她穿着一袭白色袍衣,手里打开皮质水壶为明显脱水的我灌入一些淡水。在她的家乡待了段时间,她又领着我穿过广阔的沙漠,去到波斯市场。我已经忘了当初留在波斯市场的缘由,但我觉得这是我唯一必须做的事情。
  那时她对我说过什么来着?我已经完全都不记得了,不论是只言片语也好,还是其他的什么。也许在离开我的时候,她曾经对我道过一声珍重,但果真是如此吗?时间从我的记忆中逐渐剥离掉一些东西。
  但我还记得一件恐怕自己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事情。
  我想,她对我而言,是一种特别的存在。
  不打算为这种存在赋以其他盲目的意义,但在根本上,她对我而言是极其特别的存在。
  仅此而已。
  我们三人静静坐在酒吧中,各怀心事。
  此时此刻的我只能等待,等待这笔交易最后完成的那一刻。
  除此以外我什么都做不到,也什么都不想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6 个关于波斯市场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1-7 14:48:52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1-12 23:45: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看上去是老手写的。
故事的细节描绘的很生动,就这一点而言,文笔堪称上乘。将一个波斯商人交易100个头颅的前前后后的细节展现淋漓。犹如图画。文笔:80分。
但是反观一看,看后我只是觉得文字精彩,但是这个故事到底要表达一种什么中心思想呢?不得而知。就主题立意方面不是太明确。感觉就像读了一个未完成的故事。立意:40分。
故事的情节方面,没有一个转折,感觉是很平。情节:50分。
综上各方面平均分为:56.7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爱劳力  发表于 2016-2-25 17:1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同意楼上的看法,这篇文章的文笔和技巧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但是读到后面会发现,这个故事并没有完成。也许作者是想通过一个开放式的结尾来吸引读者想象,但是很抱歉,我并没有看到足够的信息来完成暗示,也不知道后面会怎么发展。作为一个短篇来说,未完成的故事就已经是一个致命伤,建议在结尾加点笔墨,起码好好暗示一下,来个大反转。
综上,文笔:80分,立意:20分,情节:20分,故事完成度不及格
综合评分:4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obest  发表于 2016-2-29 22: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波斯市场:
50分
前三句话写的还像那么回事,后面基本上算不上故事,又是一篇写设定的文,甚至于这个设定里都没有多少故事性的东西在。看了两遍也没发现这个故事和开头的引题有什么联系,只是为了提升逼格吗?这个故事写得很无聊,抛开设定来看就是一个人订货,这边接订单然后生产、发货的过程,而且中间竟然没什么意外。设定本身也没什么吸引力,说白了就是运输的说我们有个新产品,就和现在的遥控小飞机一样能自己送货!我本以为最大的亮点在于主角和订货人之间的故事,结果什么都没有……的确,你写出了这种情绪和氛围,那种朦胧的摸不到的感觉,但是如果连故事本身也这样就不对了!好在作者文字确实不错,文章的气氛一直营造的很好,这种如白开水一样温吞吞的笔触的确是很多人的菜,希望作者下次能构造出一个好故事,而不是靠文字功夫穷对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oudouya  发表于 2016-3-5 13: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卖头颅这个设定简直酷的要命有木有!死后的世界也让人感觉很好,行文流畅,唯一有点可惜的是烂尾了……
结尾让人感觉并没有写完,对于那个卖100 个头颅的主顾透露出来一点信息但是透露得太少了。跟着头颅一起到红海之滨的东西似乎是个伏笔,正是这些给人没写完的感觉。
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兰德.亚瑟  发表于 2016-3-5 19: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烂尾是最不能原谅的!但不得不承认,这篇文笔很精彩,但也仅仅是文笔精彩而已。5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aggy004  发表于 2016-3-6 13:3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ggy004 于 2016-3-6 13:36 编辑

无头的依文洁琳如何对你说呢?作者故事背景很有意思,但是细节描写并不是那么在意,我觉得光是增添细节就可以让本文提高一个档次。比如无头的依文洁琳给你写信中诉说,不过她好像也看不见你写信说了什么。或者无头依文洁琳的话语代理人对你说。细节的增加不仅仅解释了故事,也同时增添了情趣,让人可以感受到一个真实的世界模样。同样,你故事里人们谈话似乎还活着一样,那就一点意思也没有了,让死后的世界与生前不同,也需要细节刻画,如何的不同,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就变得让人想看了。故事最后似乎虎头蛇尾了,这也是我不能给高分的原因之一,作为一个商人,这样的拖沓好像不太好吧。故事的火光就这么暗淡下去了,让人觉得可惜。给商家差评,在所难免。
综合评分:6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