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11 3278

围猎

不停 于2016-3-5 22:38:0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24723669_1309428078_535.jpg

  狼群在风雪中跋涉,鼻子贴住积雪的地面嗅探前行。即使寒气可以冻僵麻痹其他许多生灵,却困不住狼群,它们依然隔着5英寸厚的雪层嗅到了鹿群的气息。
  很庞大的鹿群,在20只以上。而狼的家族只剩下七个成员,老狼和幼崽都已经死去,如今剩下的都是同胞的血裔。
  狼群是不会退缩的,但它们已经长期没有进食,追逐已经远去的鹿群无疑需要更多体力,他们消耗不起。
  不远处,有人类的村落篝火。他们同样被困在风雪里,此时是和狼一样凶狠的生灵。
  是狩猎人还是狩猎鹿。
  头狼望着人的村落,绿茵茵的眼睛有些狰狞。
  -
  雪渐渐变小的时候,乌兰突然醒了。睡篷里有些冷,似乎有风吹进来。他看见弟弟索尔抱着膝盖蜷成一团,透过敞开的门帘,看着外面。
  “又做梦了?”乌兰把头探出睡篷,低沉的天空中飞舞着雪花,灰蒙蒙一片,叫人分辨不出时间,“又是月圆吗?”
  索尔点了点头。
  四个月前,索尔梦见了这场大雪,于是他们的父亲带领着氏族到了山脚下这个避风的洼地。
  “你梦见了什么?”乌兰记得从很小开始,弟弟就会在月圆的时候做梦,梦见的事情都将成为现实。
  索尔紧目光离散没有说话。
  “那……那就睡吧,”乌兰不知道父亲过去每次是怎么安慰惊醒的弟弟的。父亲死前一直和弟弟睡一个睡篷,现在弟弟由他照顾。
  索尔一点都反应都没有。
  乌兰双手拧着着自己的头发,弟弟的样子让他无奈,族中的事情更让他苦恼。大雪已经持续了三个月,族人一直没办法狩猎。尽管父亲在到这里以前储备过食物,但是也快要吃完了。
  族人们每天都很焦虑,大家都被困在这里。风雪遮蔽了天日,没有人知道已经过了多久。根据弟弟梦的周期,乌兰知道已经过了3个月了,却告诉族人,只过了一个多月而已。
  乌兰拿出了父亲生前留下的一个绳结,上面已经被打上了47个结。那一天父亲跟他和索尔说,之后的每一天,都要继续打一个结。索尔莫名缩在他身后,他狐疑地从父亲手中接过了绳结。当天晚上,索尔钻到他睡篷中摇醒了他,告诉他父亲走了。他冲进了父亲和弟弟的帐篷,父亲不在那里,他再也没见过父亲,也再没有动过那个绳结。
  乌兰终于安慰索尔躺下继续睡了,他自己却睡不着。弟弟的上一个梦说,追着狼脚印,就能够找到鹿群,他以为这个梦错了,这么大的雪不可能有脚印。然而在他告诉族人后不久,就有人发现狼脚印出现在了睡篷前,他们居然趁夜追了出去,大雪迅速隐匿了他们的踪迹。
  “雪小了些,我该带人出去找找看了,大家都在这里弟弟不会有事。”乌兰想。
  索尔突然坐了起来,“他们回来了。”

  “我们追到了鹿群!”失踪了多天的人们回来了,大家升起了篝火把他们围在中间,听着他们讲是如何连夜不停的奔跑,因为地上的狼脚印片刻就会消失;狼群似乎刻意等着他们,有时他们彻底跟丢了,狼嚎却在不远处响起;他们追到了一处避风小山谷,却也失去了狼群的踪迹,但不一会儿山谷另一端响起狼嚎,鹿群惊慌失措的迎面向他们冲来,他们按照乌索克说的逮住了头鹿,于是剩下的鹿群就跟着他们了。
  “索尔简直太神了!大伙知道吗,我们本来担心狼会来袭击我们,没想到按照索尔说的,宰掉一半的鹿留在原地之后,狼群真的就没有再出现。”
  乌兰在篝火前打磨着石刀,他在风雪中赤膊着上身,用力鼓起了肌肉,父亲去世,他现在是族长,他来分配猎物!他决定先宰掉头鹿,把它有着巨大犄角的头骨用长矛挑起,来庆祝氏族的新生!
  可当他准备走向头鹿时,却发现族人还沉浸在围猎丰收的喜悦中,他们聚成一团,热忱地注视着索尔,而不是在篝火边围成一圈。如果他此时冒然像头鹿出手,可能会导致它惊起逃走。最重要的是,大家并不关注自己。
  这是他第一次分配猎物,乌兰感到无助,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拿着石刀分配猎物的应该是弟弟,却看到弟弟依然只是抱膝蜷坐着。弟弟注定不能成为族长,纵使他有独一无二的天赋。
  雪已经很小了,乌兰抬头看着夜空,一年到了这个时候,夜就会特别长。云已经开始消散,他已经能够模糊的看见月亮,确实是月圆。乌兰突然觉得有一种冲动,他高昂起头,发出一声长嗥。
  整个鹿群都开始躁动不安,只有头鹿没有动。族人们都转向乌兰,茫然地看着他。
  乌兰看向头鹿,头鹿也仿佛一直都注视着他,白色的眼睛流露出威严。乌兰双手把石刀到胸前,几个族人迅速领会了他的意思,开始四散围成一圈,将他和头鹿留在中间。头鹿低下头打了一个响鼻,一头向一个落单的族人撞去。

  索尔在漫无边际的雪原上奔跑。头鹿的突然逃脱让族人乱成一团。他看见哥哥几乎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放好石刀之后就取过一种木矛追了出去。夜幕很黑,哥哥的身影迅速消失不见。
  就在族人们无措的看向他的时候,他却也抓起了一根长矛追了出去。
  父亲也是这样消失在夜幕中的,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度发生。雪已经快要停了,地上的脚印很清晰。
  在被困在洼地的第一个月圆,他梦见他听见一声狼嗥,然后再也找不到父亲。他哭着告诉父亲不要再在晚上偷偷出去,然而父亲没有听。实际上老族长很早就开始担忧狼群对氏族的威胁,饥饿的狼群一直也在营地周围,不时进入营地寻找食物。于是他偷偷把食物放在营地周围,希望这样狼群就不会进入营地,却终于在一天晚上再没有回来。
  索尔已经跑了很远,营地的火光完全消失不见,却依然没看见哥哥。地上人与鹿的脚印交织着,索尔觉得头鹿从进入营地开始就一直盯着哥哥,在它低头准备逃跑的时候,索尔感觉自己和它对视了一瞬,那琥珀色的眼珠让他莫名的惊恐,仿佛洞穿了他的心灵。
  索尔调整呼吸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奔跑上,但是不详的感觉却一次次扰乱他的心跳与步伐。
  刚刚的梦……
  “雪停的时候,月很圆。脚印断了,月光下只看得见狼影闪现。”

  雪停的时候,乌兰隐隐看见了头鹿巨大的犄角。
  “要追到了!”
  他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挺直腰将矛举到肩上。
  其他猎手还要一会儿才可能追过来,会看见他一个人狩猎最强壮的雄鹿,带着战利品凯旋!
  兴奋并没有打乱他的节奏,他依然双唇紧闭调整呼吸。
  其他猎手不可能一口气跑这么远,不光因为体能不够,也因为在他们大口喘息的时候寒风撕破了他们的喉咙。“奔跑的时候无论多么想要大口喘息,也要闭紧嘴巴,不能让冷气钻到你的胸脯里。”这是父亲时常告诫他兄弟俩的,“克制,专注,调整呼吸。”
  每次狩猎,他都一定会和弟弟在一起,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自己会这么果断的抛下弟弟一个人出来。
  他不想多想这些,他是最好的猎手,他才是族长。
  乌兰开始瞄准。他发现头鹿位置没有动过。
  “怎么回事……”乌兰放慢脚步,停了下了。
  头鹿倒下的身体旁,几双绿莹莹的眼睛浮现。

  索尔追到脚印中断的地方,雪地上凌乱一片,血迹已经凝固。
  索尔抬头看天空,云完全消散,月光撒在雪地上反光很明亮。
  他迟疑着向前走去,顺着血迹有拖拽的痕迹。
  远处,有两个挪动的东西。索尔俯下身,匍匐过去。
  他看见一只死去的狼,身上有半根折断的木矛。另一只也是狼,把死狼往回拖去。
  狼也发现了索尔。它挺起身,黑暗中一双绿莹莹的眼睛。
  尽管隔得很远,索尔依然觉得自己能感受到狼咄咄的目光。
  狼低头咬住尸体,转身消失在夜幕里。
  索尔有点恍惚……

  大雪停止之后,迎来了久违的天晴。暖阳迅速融化了积雪,索尔开始带领族人迁徙。
  这不是以往水草丰茂的地方,尽管族人们信赖他,但依然忍不住疑议。
  索尔仔细地寻找着狼群的踪迹。
  “哥哥是个好猎手,他一定能找到鹿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1 个关于围猎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2-17 13:21:31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2-23 12: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境的预言成真,讲述的是某地兄弟两人带着自己氏族之人狩猎鹿群遭遇狼群的故事。
狼和氏族族人都是猎手,互相捕猎。
从人物的名字乌兰,索尔,描写的狩猎部落氏族,还有冰天雪地的环境设置,总感觉作者喜欢写北欧背景的故事。无疑是奇幻小说背景中的另类,写这类文化的作者很少了。不过总体来讲,文笔是不错的,至少没有那么多故弄玄虚,人物过于分散之类的基本错误发生,文笔评分:60
剧情,虽然最后是个悲剧,弟弟索尔只是不愿意相信哥哥乌兰已经被狼群猎杀。他希望他的梦境是假的。但是这次狩猎也仿佛让我跟着两兄弟进入了冰天雪地中捕猎鹿群。剧情很自然,人物不做作,即便没有什么亮点,一切都很稍有刻意的平淡,平淡之下隐藏着血色。剧情评分,65.
立意:这篇小说的寓意可能是要说明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个道理?总之不太明显。立意评分60分。
综合评价:61.6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aggy004  发表于 2016-2-25 10:0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ggy004 于 2016-3-5 23:32 编辑

我很喜欢这篇故事,叙述生动,能感染人,关于人称变化,希望作者能控制角色转换当中的人称,其实我觉得前半段是哥哥的视角,后半段是弟弟的视角还算比较清晰。最好有个自然而明显的转换过渡。
作者以后加强文字功力,能让故事更出彩,现在看来整体骨架都非常不错,就是欠缺笔力。
综合评分:70
有人说变成了狼,不得不说你们真是太厉害了。如果作者功力够的话,我估计我也会看出来的。主要是他自己都没写清楚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怪物爸爸  发表于 2016-2-25 14: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乌兰变成了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爱劳力  发表于 2016-2-25 19: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表示既然是奇幻的藏龙,里面必然有奇幻的东西在,不会只是简单的预知梦。父亲还有乌兰都是消失了,并没有找到尸体,可以猜测是两者都变成了狼。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细节,值得一一探究。
文笔:85分,立意:70分,情节:70分。
综合评分:7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obest  发表于 2016-2-29 21: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围猎:
40分。
这篇大概是我给的最低分了,所以我多说一点,篇幅这么短,写成这样也是无语了。
这篇的阅读感很差,我认为主要问题在于作者没有很好地控制故事的走向,在很多地方人为设置了影响读者阅读的障碍。
这篇文章实际人物并不多,但描述的比较混乱,乌兰和索尔,哥哥和弟弟,在同一段落中的同一个人物身上反复替换,并没有对情节有任何的帮助,却造成了阅读视角的混乱,如果把两个名字都替换成哥哥和弟弟,整篇文章的流畅感就会有很大的改善。话说这个名字有意义吗?

同样,在这样一个篇幅下采用不同视角描述也不是明智的选择,无论是开始的狼群还是最后的弟弟,都会干扰到读者的关注点,而这两部分都可以通过哥哥的角度进行侧写。我强烈建议作者多读读冰与火之歌,尤其是艾丽娅的章节,看看是怎么写称谓,以及对于不同视角发生的事情是如何处理的。

然后,这篇的故事并不完整,至少我不这样认为,很多铺垫最后并没有结论,整个故事都给人一种语焉不详的感觉,比如那个做梦的能力是怎么个设定,刚开始那群狼如果仅仅是为了吃的,铺垫那么多干嘛?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是一个电影,刚开始出现一群看起来很酷的狼,还给足了镜头,下一幕再出现就已经在拖尸了……中间打了全程的酱油,而且头狼望着人类的村落就是“我只是看看”而已吗?这不叫留扣子,这是在干扰读者对于故事主线的关注度,做梦也是一样的道理,最后的结果就是看的云山雾罩,还等着作者圆前面的设定,竟然就这样结束了?!所以,我建议作者先不要考虑设定太多的隐藏要素,而是先试着写几个简单明白的小故事,其实对于某类写手来说,这种小故事的难度并不亚于一个包含了复杂设定的长篇。

而我之所以给了这样低的分数,是因为这样一篇文章对于一般的读者而不是评委来说,根本就看不进去,读者不会像淘金者那样去挖掘文章里的闪光点,阅读感在不影响阅读的时候确实优先级要低于故事性等等,但这篇的阅读感却不足以让读者去关注其他的东西了。也许你的故事会让很多人喜欢,但是这样的行文让你的作品不可能让大多数没有精力去仔细阅读你作品的读者(实际几乎所有的读者都是这样)投入足够的关注度。

后记,我看了前面的几个评论,惊讶的发现了的确乌兰还是索尔有变成狼的可能,抱歉我看了这么多次也没记住到底谁是哥哥的名字。如果真的是这样,作者这篇文章写得可以说相当失败,因为就连对这篇文章进行了精读的评委也没有发现。很多新人包括写了几年的老手都喜欢藏东西,但为了藏东西而藏,这真不是一个好习惯。最后,不要为有评委猜到哥哥变成狼而高兴,如果什么内容都靠读者去猜,去发挥想象力,那好作者和烂写手还有什么区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oudouya  发表于 2016-3-5 13: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是猎人,也是猎物。从狼族的计划(……)和人族跟着狼群的痕迹捕捉猎物来说,狼群还是挺聪明的嘛。不失为一个可爱的小故事,但是视角的转换真的应该注意一下,后面转换得太多,让人有点眼花缭乱。
人物方面,人物情感的转变得有点突然,建议再垫一下。
结尾写得太隐晦,连哥哥到底死了还是怎么样都不清楚,如果真的像前面所说的一样想让他变成狼,就该在前文揭露一点信息。
6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兰德.亚瑟  发表于 2016-3-5 16: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则关于在险恶环境挣扎求存的故事,不管是人,还是狼。作者文笔不错,这个肯定,不足之处在于人物视角频繁转换。记得有人(姑且算是我的导师)跟我说过,基本一个视角6-8000字左右比较好。当然,我本没资格这么说作者,因为我自己也常犯这样的错误。不过本着负责的态度,我还是说一下吧。另外,作者应该是受到《冰与火之歌》的启发吧,难道说乌兰和布兰一样,都是狼灵?
文笔:70分
情节:60分
立意:60分
综合:63.3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小瞳  发表于 2016-3-5 22: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瞳 于 2016-3-6 10:39 编辑
兰德.亚瑟 发表于 2016-3-5 16:22
这是一则关于在险恶环境挣扎求存的故事,不管是人,还是狼。作者文笔不错,这个肯定,不足之处在于人物视角 ...

其实本人倒不怎么读奇幻...也没有看过冰火,不过成文之初就有朋友提过有撞车~~其实这个系列设定的正篇都是民族和历史向的内容,几乎没有魔法,只是设定一个氏族和狼密切相关的时候,想到了神话本身的蒙昧特性,于是就有了这篇。我个人思路上其实和老塔的悲剧解读最贴近。但是毕竟文学独立,成文之后解读在于读者,何况我本身就是想给人以错觉呢~当然这一点作者的恶趣味导致我被骂过多次就是了2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小瞳  发表于 2016-3-5 22: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2-23 12:08
梦境的预言成真,讲述的是某地兄弟两人带着自己氏族之人狩猎鹿群遭遇狼群的故事。
狼和氏族族人都是猎手, ...

其实是写的非常自我的一篇文,第一个看的朋友评价就是这篇文我只是沉迷于自己的思路,而不是写给别人看的.....确实有些汗颜。分数倒不是很在意,之前的评价也一直两极分化。令我惊诧的是您对我的思路理解似乎很多。就像我刻意为之的平淡,鲜少有人发现我有意不想在文中掺杂情绪。至于是不是悲剧这个,由于我本身意在构建一个神话迷宫,所以我不会去解释兄长到底是死了还是成为了狼。这可能也是我立意不明的一个原因,其实只是我自己的一个知识实践而已。如果对神话、图腾的等文化现象有兴趣的朋友反而可能共鸣更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