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5 2758

到灯塔去

不停 于2016-2-22 20:32:4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2523802.jpg

  
  狭长的小艇在大海中颠簸起伏,萨莎的胃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揪着用力拧转,令她头晕目眩。大卫看了一眼伏在身后座位上的女人,露出同情的目光,“快要到了,再坚持一下。”
  萨莎抬起头望向远处隐藏在暮色之中的灯塔。青灰色的高塔耸立在一座小岛中央,孤独而坚定,仿佛无边海洋里唯一稳定的风暴中心。夜幕降临前的海面如同一块抖动着的灰色麻布,翻滚出越来越多的白色泡沫,小艇醉汉一般左右摇摆,看似毫无方向,却越来越接近目的地。
  黑暗中,那点微光渐渐清晰,年轻的管理员格雷正在盼望着他的女朋友第一次光临灯塔。
  然而,萨莎对那座冰冷的柱形建筑始终没有好感。这是她第一次到那里去,也或许将是她最后一次见格雷。
  “格雷,我们分手吧。” 萨莎不看格雷的眼睛,语气执拗而决绝,“我们不合适,你守着你的灯塔,我,去我要去的地方。”
  “我知道,你想去大城市,去过……精彩的生活。”格雷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去形容那个远离海岛,没有海浪、渔船、沙滩,还有灯塔的世界。
  灯塔上的孤独和寒冷萨莎不能体会,她和格雷谈恋爱并非像人们传说的那样因为浪漫和幻想。她承认原本格雷对于她来说确实像一个新世界,可如今,她发现他和他的爸爸、爷爷一模一样,只是喜欢那座百年来一成不变的孤塔,还有夜晚为航船发出的红色白色灯光。
  “嗯哼,精彩,没错。”萨莎不想否认。格雷每隔三天去岛上工作,剩下的时间便回家帮父母干活儿,再不然就是躲在房间里看书,“我觉得生活当中,应该有--Miracle(奇迹),你明白吗?”
  萨莎用手中的贝壳轻轻在沙滩上画出一道又一道弧线。如果砂砾能变换颜色,它们会是一条彩虹。在彩虹的另一端,有喧闹的城市、热情的人群、吵闹不停的车辆、还有冒着白烟的工厂和亮如白昼的夜晚,以及玛丽莲梦露般的神话。
  M-I-R-A-C-L-E。格雷默念了一遍这个词,很动听,听起来像是“礼物”或者“惊喜”,但又没有那么容易得到。他能给她奇迹吗?生活中到底有奇迹吗?格雷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和祖母,她们得到的最好的礼物也无非是一桶新鲜的海鱼,或者泛着七彩光泽却不怎么值钱的贝壳项链。
  萨莎二十二岁,有一头浅小麦色的金发,笑起来眼睛里像闪烁着无数颗星星般明亮,能融化周围的一切不快。她聪明、独立,一旦决定的事情便不会轻易改变。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请答应我最后一个请求,然后我们就分手。”
  浓黑的卷发、苍白的皮肤,还有被海风吹红的脸颊下清晰可见的雀斑。格雷像一位年轻的王子,依旧吸引着萨莎。砰砰、砰砰,萨莎听见自己的心脏跳动着:“说吧,我都答应你。”
  “五个月后的今天,也就是十一号,我会在灯塔值班。到时候你来找我,我会给你看一样东西。”格雷语气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还有,你可以去找大卫,他是最有经验的驾驶员,我会告诉他让他带你过来的。”
  现在是六月,五个月后的今天是十一月的十一日。萨莎点点头,他们恋爱两年多,她从没去过灯塔,如果这是他最后一个请求的话,那就答应他吧,何况这期间,她可以选择不见格雷。
  但是,他想要给我看什么呢?
  “去吧,格雷在等你呢,今天是他这班的最后一天,过了今晚就会有人来接替他。”大卫的声音在萨莎的耳边响起,一双有力的手臂扶起萨莎,把她从小艇上拎了起来,放在岸边。
  十一月的海水很凉,粗粝的石块上带着刺骨寒意的尖锐感很快便传递到了萨莎的脚趾上,她深一脚浅一脚踏着沙滩向不远处的灯塔走去。一个人影闪出灯塔下的小门,朝这边挥手。
  萨莎回头看大卫,他也正在朝对方挥手。
  “谢谢!”萨莎大声对大卫说。
  转过身,格雷已经跑到了她的面前,快得像一阵风。

  二
  “嗨……”萨莎假装若无其事,目光触碰到格雷的眼睛时,却瞬间被那里熊熊燃烧的火焰点燃了。
  他们算是分手了吗,这几个月,自己好像得到了想要的自由,可却又像少了什么似的,眼前总是浮现出格雷的样子。站在她面前的格雷还是那么英俊,就像个王子般让她心动。萨莎犹豫了,她轻叹一口气,嘲笑自己犹如中了魔法般,居然由珊瑚变成了海葵。而格雷就是那个魔法师。
  “所以,我们现在算是在做违法的事情吗?”萨莎和格雷并肩向前走着,他以前告诉过自己灯塔的管理规定有一百条之多,有些条款稀奇古怪,简直不可思议。
  “噢,算是吧。”格雷露出尴尬的笑容,“不准无关人员上岛是规定,但是……你现在还不是无关人员。”
  听到格雷话中有话,萨莎低头默不做声。两个人在黑暗中绕着小岛走了一圈。这个岛小得可怜,比一个足球场大不了太多,没有花草树木,也没有任何其他多余的建筑。沙滩和乱石是这里唯一的装饰。
  格雷是个潜水高手,喜欢钓鱼,酷爱看书,尤其是科幻小说。萨莎当初刚认识他的时候就是被他满脑子的奇思妙想给吸引了。可是后来她才发现,原来那些想象全都源于他多年的孤岛生活。
  格雷带着萨莎回到灯塔,两个人沿着狭窄的楼梯登上塔顶,在八十级台阶的尽头有一间小房子,在那里萨莎看到了格雷的“办公室”。
  一张桌子,一部电话机,一张单人床,一个小火炉,还有一个置物架,上面摆放着简单的几样蔬菜和食物。格雷让萨莎坐在床边,准备做饭。萨莎连忙从随身带着的背包里掏出了肉罐头和拌好的蔬菜沙拉盒子。
  “我想,或许你这里没什么吃的。”
  格雷接过食物,找出盘子,摆好。又用新鲜的贝壳和海带,做了一个海鲜汤。他点亮两支燃过一半的白色蜡烛,和萨莎面对面坐下,仿佛这里是情人节的烛光晚餐现场。
  “我在值班,不能喝酒。”
  “我知道,所以只带了饮料。”萨莎又从包里变出了两罐果汁,“干杯。”
  “干杯。”
  两个人默默吃着盘子里的食物,外面海浪反复拍打着岩石,发出令人捉摸不定的澎湃之声。
  也或许,日复一日守着一成不变事物的日子也并没有那么难熬,这五年格雷都是这么过来的,他不也自由自在、快快乐乐吗。真正可怕的,是人的欲望,是那种想要挣脱未知命运的企图。萨莎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开始担心过了这一晚自己又会投降,甘心情愿陪着这个大男孩听一辈子海浪声了。
  “格雷,你准备了什么……礼物?”
  格雷放下手中的勺子,走到窗前朝外张望片刻,又坐回桌前,仿佛在等待什么。
  “萨莎,我爱你,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寻找埋藏在这大海最深处的秘密。”
  “秘密?”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和爸爸一起来过这里,那时候是我爷爷在守护灯塔,爷爷去世之后,爸爸接替了他的工作。如今,我又接替了爸爸。虽然守护灯塔从来都不是一个家族的工作,但冥冥之中我们一家人都选择了它,我想也许有命运之神在安排着什么。”
  “读书的时候我看了很多书,书里讲太空宇宙,讲沙漠中的金字塔,讲尼斯湖的水怪,还有遥远的神秘国度,未解的自然之谜。我很喜欢那些故事,梦想着有一天能离开这个海边小城,去探索另一番天地。然而,最终我还是选择了看守灯塔。我反抗过,沉默过,眼看着青春像被日复一日的海浪拍打在岩石上的浪花,渐渐消逝。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你。”
  格雷拉过萨莎的手,轻轻握紧。
  “在这里,我除了工作就是看书,想象未来我们在一起的生活,给你写信,为你制作贝壳玩具。虽然我不知道未来我们的生活会怎样,但是我知道在海的那一边,有你在等着我,每一次想到这些我就觉得再多年的孤独和寂寞都是可以忍受的。”
  “这些我都知道,所以呢?”萨莎承认在自己的心里一直盼望着格雷有一天能像这样对自己告白,然后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啪的一声弹开盖子……
  “所以我想告诉你”格雷说着,转身在桌子中间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东西。萨莎的心忽地提到了嗓子眼儿,天哪,难道他真的要求婚了!
  “你看,就是它。”

  三
  格雷手中拿着的根本不是什么戒指盒子。那是一个老旧的笔记本,很厚,边缘部分因为长时间的摩擦露出了内部黄褐色的粗糙软皮,斑驳的皮面上不知有多少无形的指印,将黑色的皮质封面打磨得陈旧而沧桑。本子侧面的纸张已经全部泛黄不再平整,诉说着主人日复一日对它的钟爱。
  萨莎失望地接过本子。在扉页之下,泛黄的纸页上只有黑色墨水写着的一个词,萨莎认得那个花体文字--MIRACLE。
  奇迹。
  格雷重新在萨莎身边坐下,“这个笔记本是我从爷爷的东西里发现的,他告诉我这是他从他的爷爷那里得到的,在这里有一个神奇故事,假如有一天我也像他一样成为了灯塔管理员,他就讲给我听。”
  “后来呢?”萨莎漫不经心地问。
  “后来他忘记了。等我成为真正的灯塔管理员的时候,他已经因为中风变得谁都不认识了,我从他地下室落满灰尘的杂物箱里找到了它,这个黑色的笔记本。”
  很久很久之前,至少是一百年之前吧,有两个灯塔守护者,他们过着远离陆地,每天在寒冷漆黑的夜里看守灯塔的日子。有一天其中一个年纪很大的人对年轻的那个说,我有一个秘密,如果日子计算的没有错的话,就在今晚,我们可能会看到一辈子都看不到的景象。年轻人原本不相信他的话,但是夜幕降临后海上突然起了浓雾,老管理员按下开关,灯塔的号角吹响,每隔十五秒一次。到了午夜时分,随着持续不断的呜呜号角声,海面上竟升起了一座神奇的黑色小岛……
  格雷细致地向萨莎描绘着笔记本里的故事。萨莎早已心不在焉,她最后的希望破灭了,这样的鬼天气里,自己居然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听一个男人讲什么秘密故事,真是发了疯。
  “萨莎,你说,这里写的都是真的吗?”讲完后格雷问。
  “很有趣,但或许,只是一个故事而已吧。”萨莎发现眼前的格雷好像比印象中鼻子更尖了些,眼睛里也跳动着捉摸不定的光芒,活像童话故事里的古怪精灵。现在她更加确定,灯塔管理员是个会让人变得神经质的工作,“你不会真的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奇迹’存在吧?”
  “不,不相信。但是当我看过爷爷的笔记之后……”格雷翻到划着各种标记的一页,上面贴着一张被剪下的日历。11月11日的上面用红色的铅笔画着一颗五角星。
  “你看,就是今天。”
  “今天?!”萨莎脑海中一瞬间闪过各种念头,而所有的念头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说服自己相信此刻的格雷这么疯狂,只是想挽回和自己的感情。”
  她望向格雷,他天真地看着自己,像伸出手等待自己一同牵手去屋后小花园探险的孩子,他知道花园在那里,缺少的只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可她已经不再是相信花园就是美丽天堂的小女孩了。
  “格雷,早点休息好吗,别总胡思乱想。”无所事事的白天,百无聊赖的夜晚,灯塔守护者们就是靠着这些虚无缥缈的故事给自己以安慰和温暖么,难怪格雷从始至终像个孩子。萨莎叹了口气,看着窗外越来越浓的夜色,是该结束一切了。
  “相信我,很快你就会看见这辈子都看不到的景象!等我一下。”
  时间已经临近午夜,浓如牛奶的白雾开始覆盖天空、海岛和远处的一切。格雷起身给黄铜机械上好油,点亮了灯塔顶端的雾灯。红色、白色的光束被交替送出灯塔,穿透翻飞着的残如碎片的晶莹波浪亲吻着大海黑色的裙裾。每隔十五秒钟,雾角便会吹响,发出低沉而辽远的呼号。
  格雷给萨莎围上自己的厚围巾,拉起她的手穿过侧边的小门来到狭长的弧形平台。他掏出望远镜观察四周的海面,浓雾之中漆黑的海水正被巨大的风浪带起,宛如凶狠野兽般一次又一次扑面而来。
  裹挟着细小飞沫的海风一次又一次强力地穿过萨莎的身体,在她渐渐发白的嘴唇上留下咸涩的苦味。她拽紧格雷的一只胳膊:“格雷,我知道你爱我,但是,我们不必这样,如果你给自己一些时间,会好起来的。”
  “嘘,不要说话,你看。”
  萨莎沿着格雷手指的方向望去。
  起初她只看到黑色的夜幕之中隐约翻滚的银白色浪花,哗哗的水声渐渐靠近,转瞬之间,浓雾忽然消散了,一堵浓重的黑色巨墙从海平面陡然升起。伴着海水从高处坠落的撞击声,一只脖颈细长,脑袋极小,眼睛巨大的怪兽清晰地出现在岸边不远处。它的身体宛如一座缀满了贝壳、海螺和虾蟹的小小黑色珊瑚岛,那岛屿轻轻浮在海面之上,托起十几米长的细长脖颈,迅速地向灯塔靠近,并不时发出和号角相似的低声呜咽,仿佛在诉说着某种古老的语言。
  “天哪!”萨莎惊呼一声,双手交叠捂住自己的嘴巴,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或者已经被海神的咒语带到了另一个时空。

  四
  “萨莎,你看--MIRACLE(奇迹)!”格雷的脸上洋溢着无比兴奋的神情,他等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而他的身边,还有最爱的女孩,和他一起见证这个奇迹。
  海底和星空一样古老,那里沉睡着我们祖先的世界,被埋藏在冰冷的海水之下。传说有一条巨龙,每一百年苏醒一次,只有少数人能够看到它现身海面。假如那天恰逢海上有浓雾出现,灯塔的号角持续吹响,巨龙便会从深海潜上海面,循声而来。
  “格雷,快躲进灯塔,它会吃掉我们的!”萨莎想起日记中描述的恐怖画面。
  “不会的,它只是想找它的同伴。”格雷说。
  “可是这里没有它的同类,只有我们两个,两个傻瓜!”
  格雷兴奋地跟着萨莎跑进灯塔,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台照相机又奔出去咔嚓咔嚓地猛按快门。闪光灯像一道道银色的闪电不时发出刺眼的白光。黑暗之中,巨兽盘踞在小岛周围,左右摇摆着脖颈,一次又一次把铜铃大小的眼睛靠近灯塔的窗户。
  萨莎被吓得到处乱走,催促格雷想想办法,他们需要离开灯塔,因为怪兽随时会把他们一把抓住,扔进海里。又或者把灯塔毁掉,砸死他们。
  格雷告诉萨莎不必害怕,只要关掉灯光和号角,怪兽便会重新回到海里去。笔记本中是这样说的,他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当他关掉号角,怪兽细长如巨蛇的脖颈应声在空中停止摆动。它在寻找着那个声音,那如巨兽悲鸣般呜咽的号角。它等待了几百年的那个声音,又一次消失不见了。
  海面上恢复了平静,片刻之后,黑色的巨兽一跃而起,发狂一般冲出海面,扑向了灯塔。
  “快跑!”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喊道,拉起彼此的手狂奔而下,冲出塔门,跑向小岛的背面。在那里有一艘应急用的救生船。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解开绳子,把船推进海里,拼命划行。
  桔色的救生筏像是一片落叶,被轻轻举起。等格雷和萨莎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半空中的时候,一双巨大的深黄褐色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俩。怪兽用尾巴卷起救生筏,轻巧的举到面前,仿佛要质问他们,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恶作剧吵醒他的百年好梦。
  “伟大的朋友,海的神灵,奇迹,你可能不太明白,我只是想看看你,告诉我的女朋友,这是真的,你是真实的存在……”格雷抱紧发抖的萨莎,假装镇定,向怪兽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的想法。
  真实?天哪!过了今晚,我绝对不会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真实和虚幻的分别,这又不是在拍电影,说不定下一秒我们就会被塞进怪物的肚子里去……此刻的萨莎多么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在蓝色幕布前假装惊恐的演员。
  格雷的表演似乎有些过火了,但还是不起任何作用。怪兽举着救生筏,仍旧四处张望,但是它渐渐失望了,这里根本没有它期待中的另一条龙。好梦与现实之间总是一眨眼的距离,无知的人类再一次向它开了一个玩笑。
  呜--巨龙长啸一声,猛地用脖颈和脑袋拍打水面,它的尾巴灵巧有力,始终没有放下或捏碎救生筏。格雷和萨莎犹如挂在落叶上的两滴露珠,随时会滴落下来,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
  “萨莎,我们看到了奇迹!我爱你,不管你在哪里,请记得这一点。”格雷颤抖着对怀里的萨莎说,“如果我们要死了,至少死在一起,对不起……”
  听到格雷的告白,萨莎只能发出无声的哭泣,泪水大滴大滴从两颊滑落,与脸上身上的海水混作一片。其实她并非不爱格雷,只是现实有时候令人不得不做出选择。
  好了,现在他们别无选择,只有对方了。萨莎抱紧格雷,等待着怪兽的最后一击。
  不知过了多久,浓雾消散了,海面上也异常平静。救生筏缓缓下降,最后落入水中。格雷和萨莎睁开眼睛,怪兽不见了,他们正漂浮在大海的中央,远处似乎有明明暗暗的灯光在闪烁,传来飘渺的歌声。
  格雷本能地望向灯塔的方向。那里一片漆黑,一望无际的海面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粼粼波光。
  “萨莎,醒醒,快醒醒。我们好像回到了岸边。”
  “不,我们一定是被怪兽吃掉了。”
  “它不见了。”
  萨莎睁开眼睛,恍惚之间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然而,粘在救生筏边缘的青黑色鳞片熠熠发光,提醒着她刚刚发生过的一切。
  “亲爱的,我们不是在做梦吧?”萨莎轻轻捏了捏格雷的脸。
  “哈哈,做梦?这可真是个奇妙的好梦!”格雷抄起救生筏上的小桨用力的划向岸边。他默默地想,人们常常会说“我爱你,一百年不变,一万年不变”,可是一百年的感情如果是彼此分离的,那该是如何一种孤独呢?
  格雷转过身,凝视着萨莎。一颗无形的磁石将他们彼此拉近,直到嘴唇触碰到嘴唇。
  东方的天空泛起青白色的亮光。很快他们便会回到现实之中。

  五
  “后来怎样了?那条龙去哪儿了?”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缠着身边正在做手工的老太太问。
  “不知道,也许还在海底,也许永远地睡着了吧。”老太太专注着手里的小玩意,灵巧地将一片片七彩的鳞片镶嵌在用贝壳做成的小龙身上。
  “那男孩和女孩呢?”女孩眨着一双大眼睛又问。
  “男孩辞去了灯塔守卫的工作,回到岸上和女孩一起开了一家小店,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一直到老。”
  听到这个答案,女孩满意地笑笑,继续明知故问:“那家店是不是叫寻龙缘啊?专门负责给人牵红线?”
  “对呀!”老太太呵呵地笑着,满脸的皱纹里都溢出幸福两个字。
  “传说啊,他们受到了海神的祝福,凡是在他们的店里认识的男女都能恩爱一生,白头到老呢!”小女孩摇晃着脑袋绘声绘色地说。
  “哈哈,没错。”老太太停下手中的活计轻刮一下小女孩的鼻子,“你这个鬼灵精,讲了多少遍的故事还是要再讲。”
  “祖母,祖母,那你说这个故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小女孩追着老太太问。
  “你说呢?”
  老太太转过身,透过老花镜的镜片,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一张照片,绽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照片上一个男孩正独自站在青黑色的灯塔上翘首企盼,周围是翻滚着白色浪花的深不见底的湛蓝大海。然而,天空之上,艳阳高照,是一望无际的万里晴空。
  叮当--门口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小女孩和老太太不约而同地看向那里,稚气的声音和沧桑的声音齐声问候到:“欢迎光临寻龙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5 个关于到灯塔去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2-19 10:48:32


战略忽悠局  发表于 2016-2-22 11: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战略忽悠局 于 2016-2-22 12:57 编辑

我觉得生活当中,应该有--Miracle(奇迹)。耶!weep not poor children,for life is this way,murdering beauty and passions~~~~

可以看出作者是有经验的老司机,开过很多车。阿不,我是说,写过不少文。文章的行文风格不急不慢,娓娓道来,做足了前戏,这种风格难能可贵,不错不错。

然而此文的故事线收得太快,真正的精彩只持续了一个章节,要知道全文也才5个章,最后那一章还是用来收尾的。虎头壁虎尾,我是说的断尾壁虎。这样的剧情带给读者的是极为糟糕的阅读体验和巨大的心理落差。前面铺垫那么久,结果到后来就给大家看这个?这一点我绝对不能接受!可以看出作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写什么,对自己笔下的小说完全没有任何大局观,如果不是赶工之作,八成就是纯粹跟着感觉走的作品。要知道感觉是最不靠谱的玩意儿,刨开德国人当年凭感觉选出希特勒那件事不谈,女人们总是凭感觉认为自己的男朋友出轨了。要是大家都能不凭感觉过日子,这世界该多美好!

另外人物塑造得还不错。

我给50分。

本来应该60分的,多扣10分是出于对布雷德伯里的尊重。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suquan77  发表于 2016-2-19 11:28: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客观,纯个人。

这可以改名叫浪漫的作死之旅了。男主闲来没事想作死,非要拉上女主一起,后来遇到危险时竟然完全不尝试下“先吃我吧”之类的牺牲,而是趁乱告白!这种把妹能力也是无敌了。
然而这样了女主都没跟他掰,可见确实是真爱。
故事的话,就跟这种直男风格的感情处理一样,都太顺利了。如同妹子的无限倒贴一样,男女主角虽然遇上危机,但这危机不是被解决了,而是像识趣的第三者一样选择了自己抽身而去,简直像是作者用上帝之手推着他们一直线走向幸福一样。这样的幸福最多让人觉得虐狗,却很难有认同感。
文字蛮流畅的,但还是可以隐约看出分段写的痕迹。不过抽空写作这种事本就不易,只能适应并且改进了。
个人评分6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2-19 12: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部分存在时间差,中间闹分手部分,应该是之前发生的故事。时间上应该区分开。很容易误导读者。
书信、纸条,留言、摘录等,应该用字体区分出来。便于读者理解。
用词不够精确。
逻辑上不是很通顺。这种差点把人搞死的“奇迹”,能挽回爱情么?女主角本来是要分手的,还碰上这么档子事,照常理,两个人不可能复合。这问题实在太大。龙出现了,消失了,并没有深入到故事当中。也就是说,去掉“龙”,再稍加修改,也可以保持完整。
场景上的文字很精炼,表达很到位。
评分:6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无奖  发表于 2016-2-22 10: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不错,可惜我的评分里没有文笔这一项。
整个的节奏有些怪,刚开始推进比较慢,在女主角的心理上下了很多笔墨,细节倒是丰富详实,但有些没有主次。到了后半段画风突变,成了怪兽片,可是这部分突然开始又匆匆结束,提起来的心都不知道该放到哪了。
在人物方面,由于人物比较少,女主和男主的塑造还算可以,但是又部分台词有些太正了,就像从朝鲜电视台播音员嘴里说出来的一样,自带慷慨激扬的特效。

人物 50分 台词需要在琢磨一下,口语化一些
故事 30分 整体稍平淡,结尾太仓促
科幻核心 30分 怪物和守塔人之间的过往有很多可说的地方,本文选择了女友这个角度来看,却没有深究,有些遗憾。

总体评分  37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itong560  发表于 2016-2-22 20: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奇迹就是诓你过来连带你一起被龙吃掉,这都不分手,平安之后竟然没有甩渣男一个大嘴巴子,真爱。
海底的蛇颈龙,克苏鲁吗?克苏鲁是逐层推进,将线索隐晦地呈现出来,给人恐惧感。
这是动作直男爱情克苏鲁小说。
50分都是高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