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7 2830

嘿,冰淇淋!

不停 于2016-5-22 12:42:1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t01297a69f13c73d4e4.jpg
  我几乎无法描述当时我害怕到什么程度,如今我再回头想到那个时候的我,依然能感到年轻的脊背一阵阵发冷。亲爱的,我都懒得跟你说这事儿,可是我不说又不那么合情合理,是吧。好的好的,我这就告诉你,别急别急。
  那年我只有六岁,一个刚刚开始能记事的年龄。我想我现在所能说的是当时我确实是在镜子里看见它鬼鬼祟祟地冒出来,根本就没有经过我的同意。那漆黑如同墨汁一样的怪物,曾经占据我的记忆很长的一段时间。
  那天早上我如同往常一样揉着眼睛异常艰难地爬起床来,无比眷念着印有多啦A梦的被窝发出不舍我离去的哀嚎,听着母亲在厨房里叮叮当当地做着早饭。我万分不舍地穿好衣服,忍受着父亲正在厕所里散发出来的大便臭,从我的牙膏盒里取出扫清牙垢的牙膏和牙刷,挤上一大条塞进嘴里,开始每天都要做的梳洗工作。清凉的牙膏给我无比明确的一个激灵,薄荷的清香在我泛着隔夜臭气的口腔里义无反顾地炸开,我立刻就忘记了那床可恶的被子。一般来说每个早晨我都是这样度过的,可是那一天却有些不一样。我这如同套路般的流程在那一天进行到忘记被子的时候,我张大眼睛看着镜子里我从未看到过的玩意儿,放慢了刷牙的速度。
  我咬住嘴里的牙刷,腾出手来揉了揉我的眼睛,仔细看着镜子里出现的那只漆黑的玩意。我瞪着双眼,看着它慢慢从我的肩膀上生长出来,粘贴在我的肩膀后端。那玩意将身体球一般地一点点鼓胀出来。当我带着慌恐张大嘴巴的时候它从漆黑里眨巴了一下眯着的两只眼睛看着我,而后用一张同样从漆黑里钻出来的大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如果你在那个时候看见了我的话,我相信你看见的是一个即将失去了灵魂的六岁的孩子。他睁着双眼以为自己看见了什么东西,可是在他有限的知识里面他并无法解释这个凭空出现的玩意儿。我在惊恐的恍惚过后头发倒竖着开始尖叫,似乎期待着自己的嗓门能把那只打着哈欠的漆黑的玩意惊吓到无影无踪。可这一点作用都没有,它的副作用是父亲惊慌地半提着裤子打开卫生间隔门连声询问怎么了(我敢肯定他连马桶都没冲),母亲几乎快要跌倒一般地出现在我的身后。这之后的半分钟里什么都是在静止着,一直持续到那只漆黑的玩意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而我早已泄完了声音在那里呆若木鸡。
  好吧!你们喜闻乐见的自然是被干到情不能自已的熊孩子吧!责骂是免不了的,没有哪个做恶作剧的孩子会逃脱大人的惩罚,或者说他们以为的恶作剧。我对天发誓那只玩意牢牢地抓住我的肩膀看着我委屈而惊恐地暴露在手指粗细的藤条面前,没心没肺地看着我遭受体罚。我的父母因为我那惊恐万分而显得十分非人的尖叫几乎吓破了胆,而这情绪在之后就变成了我手臂以及大腿上高高隆起的肿块。
  这一天我带着惊恐和抽泣走在去幼儿园的路上。因为早上的事端,我们全都会要迟到。父亲骂骂咧咧地骑上他的自行车,头也不回地面对单位的方向用力蹬着。而母亲带着余怒将我每天都会用双肩去背的塑料书包用力拍在我的一个肩膀上。很不幸就是载着那只玩意的肩膀。它被包带压住了,它一定也感到非常疼痛。我看着它歪瓜裂枣地对着我凶狠地尖叫了一声,而后又是一声,兼带露出它满嘴尖利的牙齿。我睁圆眼睛看着它,而后又看了看怒气冲冲的母亲。我想从母亲的表情里探询到一点点迹象,表明她也听到了那两声几乎穿透脑壳的尖叫。可是显然我的希望落空了。我感觉我的心脏马上就要离开我的身体一般即将跳出来。我几乎也想强迫自己相信那玩意并不存在,就和刚才他们说的那样:
  “再哭,再哭揍不死你!小兔崽子…”
  于是我孤单而害怕地走在那个早晨里匆匆忙忙的人身边,我时而和那只玩意四目相对,时而盯住脚下希望什么都没发生。我发现我在和这个或许只存在于我的脑海里的玩意激烈地斗争的时候,我是多么伟大地展现了我的坚强。有那么一会我感到了自豪,可不多久我又再次沮丧和恐慌起来。这不他妈纯粹自己骗自己嘛。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有多么害怕,没人能告诉我那是什么。
  那天我带着无限的恐慌呆坐在幼儿园的长凳上,橡皮泥和年轻富有魅力的女教员也不能让我清醒过来。倒是那只玩意感受到了游戏的乐趣,它揪打着我的肩膀和后背,直到我尖叫着拿起桌子上的积木,将它们一个个歪七扭八地堆起来。我听见它在那座仿佛是个异端教堂的玩具构造物面前唧唧喳喳地又叫又笑。我还看见它不只从哪里又伸出了它的两只黑如煤炭的脚来,开心地手舞足蹈。之后我的尖叫又唤来了年轻而富有魅力的女教员,她抱起明显正在发着高烧的我,浑然不知一只怪物正压在她丰满的胸脯之上。六岁的我自然没有办法去理解它在想什么,我只知道突如其来的兴奋将他的外壳变成了漆黑的潮红色,双眼也眯成了两条月压线,而他刚刚用来扯着我的爪子就摁在饱满的衣服上。而我在过度的疲劳过后昏了过去。
  我发烧了,烧的很厉害。那天下午我在幼儿园的保健室里看起来一定很可怜。我们年轻的女教员焦急地用她特有的大眼睛看着我,似乎我的小灵魂随时都会从我的肩膀上溜走一样。我觉得当时我应该烧到了三十八度五,因为我的手脚一点没有力气。我躺在干燥洁白的床单上接受医务室的点滴,甚至连数绵羊的力气也没有。但是我却依然半张着烧得通红的眼睛看着那玩意,它现在正爬到我的胸口上悠然地坐着,时而耸耸鼻子(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长出了鼻子,就和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长出了嘴巴一样),时而继续与我四目相对--是,我总觉得它想和我说点啥,但是很不幸,我决绝地闭上了眼睛。
  我清晰地记得在我闭上眼睛和张开眼睛的动作做了有半个多小时,我的心脏跳动频率从来就没有低过。当我精疲力竭之后将手指伸向胸口,带着哭腔问我的女教员:“姐姐,姐姐,你有没有看见我胸口的那只猴子?”在我微弱的叫喊之后她蹙着眉毛想在我胸口找到我那件绣满了花朵的上衣上找到我所说的那只猴子(“黑色的,不大,黑乎乎的。”我跟她这么描述。),结果令她大失所望。她怜惜地看着我烧得通红的脸蛋说:“你别说话了,姐姐看见你胸口没有能看见你说的猴子呀。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乖孩子。”
  绝望终于完完全全地笼罩了我,六岁的正在发烧的我必须接受这样一个现实,没有人能意识到那个玩意伏在我的胸口又蹦又跳,没有一个人看到,如果我能算半个人的话,他们都叫我小鬼。我咧着嘴巴想要哭的更大声一些,但那个玩意用它眯起来的眼睛注视着我,而后肆无忌惮地从空中--我不知道是哪里,但是它突然就把那些东西拿了出来--拿来一只极小的茶壶,将它的大嘴巴对准壶口,开始吸溜着里面的茶水。
  而我,在阿姨对我的头发的轻抚和我自己的惊慌中,不知所措地睡着了。
  如同现在我在和你讲述这个事情一样,我睡的安静平稳。你一定不会喜欢我和你准确地描述我走进地狱的情景。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或许你可以去翻一翻我的日记,那里曾经纪录过,用我歪歪斜斜的铅笔字,而且还有不少生涩难懂的部分。那是因为很多字我只能写成拼音。不,何况你也看不到,因为那本小本子有个玫瑰色的小锁,也许是金黄色?谁知道。只是我在无限轻松中醒过来以后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我睁开眼睛,四周漆黑一片。我不敢乱动,直到我听见父亲熟悉的鼾声。我努力地思考着在我吊水完毕之后的事情。大约一刻钟以后我确认了我一定是在昏睡中被父母抱回了家,因为我依稀还记得我躺在父亲的怀里温暖熟悉的气味,虽然当时感觉还是很热。
  当这个事实被黑暗中逐渐显露在眼前的衣橱以及吊灯证明确凿后我放下了心。也许这张大床并没有像幼儿园医务室里的床垫那样合适,但是熟悉的呼吸和打鼾绝对能安稳一个六岁的孩子。我躺在床上约略地四处看着,父母在我身边沉睡。我带着一种侥幸希望自己别看见那玩意,那带着恐惧感的玩意。我感到我在扫视过一切黑暗中蓝绿色阴影的时候没有打搅到它。我很欣慰什么都没有发现。于是清醒的我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去考虑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黑精灵?黑色格格巫?黑色史莱姆?都不像。我不得不仔细考虑一下是否是昨天下午从家里的抽屉中偷来的买冰淇淋的人民币在向我报复,让我发烧也让我产生幻觉。当然那是现在的我在这么想,那时侯你只能指望一个六岁的孩子想什么?他在想他在做梦。我必须得说这个梦却还是给他带来了严重的影响,因为当我平静下来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听见了一声叹息。
  喂。
  我在黑暗里立刻闭紧了眼睛。做梦,我在做梦。我想。
  喂。
  我在做梦。
  你不在做梦。
  我在回想当时我是不是真要魂飞天外了,你知道我恨它,恐惧和仇恨都纠结到一起了,所以我的眉头锁的像条蜈蚣。
  你不在做梦。
  你是谁?我颤抖着声音问着,同时很奇怪为什么我没有张开嘴巴。
  我是死神。
  什么?
  我是死神。
  别这样,张开眼睛,看着我。我还能用什么描述我当时更加没法脱离的恐惧?我小心翼翼地张开眼睛,看见它歪瓜裂枣地笑着,从父亲的肩膀后面爬了出来。
  我是死神。它又重复了一遍,它没有说话,我在和你的脑子在交谈,小朋友。很快我也学会了。别害怕,动动你的念头,我们很容易交流,只不过我刚刚才找到你的频段。
  可六岁的我确实不知道死神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它这一次不再像早上一样放任我扯开嗓子尖声叫喊,它用一种奇妙的手势(别问我它怎么会有手,我不知道它们都是怎么长出来的)堵塞了我想要尖叫的喉咙,而后告诉我:别叫了,小伙计。我的备忘录丢了,就在你将死的高烧时间。没有备忘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真的。
  而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只是很害怕,仅此而已。
  你看起来不像好东西!我说,用意念,尽量装出一副白痴儿的样子。你看起来非常不像好东西,别人干嘛都看不见你!
  我,我想我肯定没办法和你解释,以你的智商你一定不能理解写在死神之书里关于我们与将死灵魂接触之准则的。但我能认真告诉你,反正就你一个人能看见我。这说明我是来带你去死的。
  我可怜地眨巴着我的眼睛,反正绝望已经把我抓牢了一整天了,我无所谓。六岁的孩子能像我这么思考已经是很不容易,你不能再奢求我紧绷的神经现在还能自如伸缩,于是我崩溃了。所以我的嘴角开始抽动,我当然理解什么叫做死亡!我和你们小时候一模一样,也残害过青蛙和菜青虫。--你知道,我正在换牙。所以我咧开满是缺牙的嘴--然后被它用一只黑乎乎的手封住了嘴巴,只留我的两只眼睛像车轮一样乱转起来。大约两分钟之后他把我闷晕了。
  当然事情的发展总是一波三折地在进行。虽然死神先生在那一晚差一点就对我下了狠辣的毒手,但之后的第二天中午我已经和它变得和谐如一对新人,这主要得意于大约五十根香草冰淇淋。从早上我醒来开始他就在我的耳边不停念叨着。大意不过是那本备忘录,那本写着将死之人名的备忘录。某年某月某日,某某某,感冒,误食当归,应与某时卒。上面一般都是这么写。然而他在来索我的命的时候丢了。请允许我搜索一下你的书包好不。他说。你知道在这种私人事务上我们很有礼貌。
  再加一根冰淇淋,香草味的。我这么回答他。
  他把头上的皱纹皱了皱,打了个响指。伴随着响指我也打了一个清凉透顶的嗝儿。
  这是第二天中午我吃掉的第三十只香草冰淇淋。
  香草冰淇淋的味道是我从小到大最无法忘记的,它混合着死神那奇妙的香水味,虽然那有可能更是地狱的气味。可在梦幻之中我无法确定那气味是否真的渗透进了我的骨头架子里面。我只知道在吃完了这么多冰淇淋以后的下午时光里我不得不连续蹲守在厕所里,面容苦闷,任由胯下一阵阵崩溃的炸响。我拉了一个下午。
  你还是不能告诉我么?他说,爬在我已经蹲到酸麻的腿上,不知从哪里又拿来一只新的香草冰淇淋。请你告诉我吧,我只是玩忽职守了一次,我不会让你受地狱之苦的。或许你可以直接免除素质考试进入天堂。告诉我我的备忘录,是不是就在你的书包里?
  我难过地摇了摇头,长时间蹲在那里你根本就想不起来天堂,我只在考虑明天我的肚子就能拉空,然后可以继续吃冰淇淋。至于它的备忘录?说实话,六岁的我发现只要我不置可否就可以继续消受拿不尽的甜点,谁他妈还在乎那玩意?你不知道香草味是多么好吃,简直棒呆了。虽然拉了我一个礼拜的肚子。
  我说,你能受得了这样的诱惑?反正我不能。
  所以我尖叫着不允许他搜查我的书包,用混杂着渴望和天真的眼睛看着他。其实我都已全然忘记了他看起来很黑,很怪异,很让人害怕。我们就这样维持了很久。
  备忘录?
  冰淇淋!
  备忘录?
  冰淇淋!
  但是他确实很黑,很怪异,很让人害怕。
  所以当我吃着冰淇淋发现他终于在某个下午忍不住开始翻弄起我的书包的时候我怒气冲冲,那是我根本就没有想起来他不是一条京吧。你在干嘛!我说。我居然要伸手去掐他的脖子。好吧,我根本不记得他还有没有脖子。
  我在找我的备忘录。他说,头也不回。他把我的书包整个底朝了天,用他尖利的爪子把我的书本和彩色水笔撕扯得到处都是。然后我抓住了他那我自认为是脖子的地方。可是他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了,他的脑袋就像突然爆发的喷泉一样,腾地变成一个巨大的气球,黝黑而泛着极不理智的凸凹不平的金属的光芒,一双眼睛如同即将爆炸的圆球一般鼓在他脑袋的上部,继而他大张着满含刀片一样锋利的牙齿对我怒吼着:你他妈给我安静!不然我立刻带你走!
  真不幸,我像一根木头一样,直直地倒向了实木地板上。
  我被吓死了。
  我实在是不想再想像当时心脏停摆是多么痛苦,你知道对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反正除了香草冰淇淋我也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事情能让我感觉不恐怖。死神可比我慌张的多。当时我的灵魂万分迷惑地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揪住我灵魂的头发往我躺在地上的身体里塞。不要啊不要啊。他说。不要啊,你赶紧回去。我会犯组织性错误的。不要啊,不要。我还不知道我该带走的是你不是你。
  于是我又多遭受了一道痛苦的难堪。你肯定不知道停摆的心脏要跳动起来有多难,比你把头脑塞在灌满水的洗菜盆里痛苦五十个数量级。我不得不挺过那阵子的疼痛,而后从地板上像弹簧一样跳起来,大口吸着气。
  他哭丧着脸,坐在一堆碎纸屑上,看起来真像条落水狗。
  你刚才说啥?我问他,喘气匀称了以后。
  我错了。
  啥?
  你没听见,我错了。
  我听见你说压根就不是要带我走。
  不是。
  就是。
  不是,是我不记得到底是带你还是带你的父亲。
  啥?
  或许是你母亲。
  啥?!
  也有可能谁都不是。我回不去了。
  我的备忘录。哇哇哇哇哇。
  后来我搂着这个泣不成声的家伙安慰了整整一下午,还拿了许多玩具让他陪我一起玩。前提是我还没能完全理解死亡的意义以及为了安慰我刚死过一回的生命而不断出现的香草冰淇淋。放在现在,我一定会用三百八十伏工业电压电不死他。但是我还年轻,不是么。那时我只有六岁,连男女都还不是那么能分得清楚。
  他哭了好多天,严格来说那类似于干嚎,没有眼泪的干嚎。但他也还没忘记继续在找着他的东西。每当看见红底蓝壳的笔记本他都会将它们翻开来仔细观摩一下。而后当他确认那玩意不是他的东西以后继续往下掉虚无的眼泪。他开始翻弄我家书架以及一切纸制品,当然他总是继续掉那些虚无的眼泪。
  我不知道他后来是怎么找到那张被撕扯下来的纸张的。那天已经是他哭泣的第十九天,我无限烦躁地在他的呜咽声里醒过来,把他继续架在肩膀上去刷牙。一边刷一边看他无精打采地揉着隔夜的眼屎。这时候我的父亲终于结束了他早上长达半个小时的蹲坑,心满意足地合上了那本足有些年头的杂志。我突然袭来的便意让我还没来得及叫父亲将恶臭的大便池冲洗干净便将他挤出了隔间的门外,解开裤头准备撒尿。这时一张被用过的厕纸吸引了他的注意。那玩意儿从我尿出的那根水柱上发疯一样地滑了下去,吧唧一声俯卧在那张厕纸上。我愣了二十秒,将尿液洒到他全身都是。
  备忘录!他说,抬起头来大叫着。我的备忘录!我找到……
  “喂,让让。”我的父亲可能是觉得没有冲走那些污秽之物实在有碍观瞻,他伸手拧了一下冲水阀门,而后出去了。我看着那一堆东西旋转着沉了下去,包括死神没说完的那句话。我大张着嘴巴,仿佛许多冰淇淋正在离我远去。而我的父亲早就趁我发呆的时候洗好了脸,推了我一下。
  “还不去吃早饭?!都几点了!”
  六岁的我一直到换牙完毕都还在恋恋不舍地想着那个给我冰淇淋吃的死神,我无法考证他的备忘录怎么就成了我家的厕纸。我一度以为是因为我父亲不浪费任何一张写过了字的废纸的原因,而且也只有这一个行得通的解释,即使我知道这个解释漏洞百出。
  我至少期待了有好几个月,我期待那个黑乎乎的东西突然从我家的厕所里蹦出来。直到吃冰淇淋的季节随着南飞的候鸟结束以后,我才再也不希望他出现在我家的厕所里。不过不管怎么说,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一直到现在。
  真的,朋友,我没有半句虚言。您知道您不能因为一个意外而把六十四年前的那个死神失踪案套在我的头上,虽然那天那个时刻他确实从几个世界里都消失了。其实我很想到冥河边立刻洗干净我的双足而不是让您将我这样押往法庭。我可以向您保证,在下一个极黑日里我帮您再搞二十条最好的卷烟!只要您装作这次有没有抓住我,好吗?不,我不是在贿赂,当然不是!更不是让您做错事!嘿,您知道嘛,我那个幼时的女教员才是当时死神要带走的姑娘,您瞧,她因为无法证明自己确实应该重新进入轮回,无处可去的她的灵魂的一部分正不尴不尬地经营着一间冰淇淋店。相信我,她可爱的冰淇淋…嘿嘿,对,冰淇淋,她那两份装的冰淇淋又大又白。我陪您去?没问题。我说哥们,--好的好的,我不再碰您疲惫的肩膀,看在孟婆的份上,您的肩膀真有力!--您知道其实我和死神没那么多矛盾,等您吃到那姑娘香草味的冰淇淋您就知道了,真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7 个关于嘿,冰淇淋!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3-17 18:26:39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3-25 15: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你不要这么写你爸好么?这样被看到,你爸得有多伤心啊。哈哈哈哈。
虽然作者标点符号打的错的多远有多远,但是整个故事倒是处处充满了贫嘴的味道,显然那不是1个6岁小男孩,而是64年之后死了的灵魂在描述6岁发生的一切。
那小死神无数次的卖萌让我觉得这小家伙被厕所马桶冲走是多么不幸的一件事情。
文笔方面:有文笔吗?好像是有的。但是——你的文笔在小死神卖萌面前就是被令人拉肚子的香草味冰淇淋。还有你的标点符号在哪里,体育老师教的语文吗?!评分50分。
剧情方面:刚开始想按按小叉关闭之,但是到后来,竟被吸引住了,我感觉我很怜悯那个萌萌的小死神。只不过结局我已经猜到了。如果结局不让我猜到,我能给100!但是就目前而言,结局被我猜到了!!!我只能给你80分。
立意:姑凉,吃老衲一贱。 我也开始无厘头了。。50分,就五十分吧,总之,没有看出。
综合评价:60分。
建议:作者应该尽量长句变短句,一直长句看起够啰嗦的我也受不鸟了。其次,注意标点注意规范标点啊!最后,祝你冥河的旅途愉快。我发誓会多烧几柱香给下面的人,让他们有钱买老姑凉的冰淇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追风的魔王  发表于 2016-3-29 10: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文笔上看,这文压缩到1万字以内也是有希望的,篇幅上很多地方有些繁琐。语言的表达少了一份精彩。在情景描写和细节描写上可以多一点,类似开头的第一段这样的描写可以省略掉,字数也就省出来了。不过冲厕所那一段的描写,不错。评分:60分。
剧情:从一开始到后面,死神的出现到后来,竟然完全和我想的一样,哈哈哈,有点期待的看完的,发现最后和自己想的一样,有点失望,剧情上能够有前后曲折,情感因素可以考虑到剧情中去。评分:60分。
综合评分:60分。
建议:①、精简文字内容;②、剧情思路可以先在纸上理顺,然后按照每个节点写内容。③、可以适当注重人物的情感和细节描写。④、文字表达场景难度比影响难,可以提高场景描写的篇幅和内容。谢谢,期待下一次的来稿,再次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6-5-9 15: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这个,很有意思的一篇小说,一些文字的处理比较大胆,故事本身也不依附主流,不过作者如果希望更进一步的话,我感觉还可以做的更极致一些,大胆飞翔吧少年。请原谅我打分可能不高。
评分6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obest  发表于 2016-5-19 16: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还是蛮流畅的,但是进入主题的节奏过于缓慢,行文上有些啰嗦了,标点的问题也很多,对待自己作品这么草率不是个好习惯,如果是投稿的话,单凭这条就会被毙掉。
故事怎么说呢,不是很吸引人,角色的语言都比较絮叨,总觉得是写给自己看的文章,最后那段特别突兀,这种反转的处理方式对于这个故事来说我个人觉得不是特别好。
有部动画叫 变身国王 那种旁白的形式比较适合你这个故事
55分(点标点的风格前后不一致 -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兰德.亚瑟  发表于 2016-5-19 21: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读一遍,我不禁问,这是奇幻吗?更恰当地说应该是青春小说吧?虽然作者想像力很丰富,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6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吴遥  发表于 2016-5-22 12: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啊,作者,这一期藏龙,我最喜欢你了,你的这种,满嘴带着翻译腔的跑火车,简直就是我的最爱(可能我最近掉进西方文学的坑还没爬出来)我特别喜欢这种絮絮叨叨,带有一点狡诈的老人的回忆。谁说没有奇幻,这里面可有魔鬼和地狱呢,为什么不上天堂呢(好人不应该都上天堂呢)那个小死神的一脸贱样啧啧啧。孟婆不在西方呢,你把东方的孟婆放到西方去,她会因为不喜欢那里的面包牛奶而不开心的。
作者,加油啊~~~~~
评分:9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aggy004  发表于 2016-5-22 12: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小孩和恶魔之间的故事。不过可惜最后小孩长大了,故事既没有表现出小男孩的天真可爱,也没有表现出人物内心的冲突和真实感受。语言和故事方面都需要加强。

个人感受
语言:55
故事:55
综合评分: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