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9 2012

请相信我

不停 于2016-4-20 21:00:4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01300000202579122309670352156.jpg

  <1>
  “所谓光学意义上的‘隐形技术’,并不是太过难以理解的概念.”
  “比方说”
  解说者一边述说着,一边在屏幕上播放着相关的虚拟演示视频。
  “在一块板子的两面,像屏幕那样铺满‘像素点’;其中一面的每个‘像素点’,和另一面对应位置的‘像素点’之间由光纤相连。”
  “这样的话,射到其中一面的光,就可以通过光纤绕过板子,从另一面射出,整块板子看起来就会是透明的。”
  这是在一家实验室里,某项研究的项目主任A正在和他的投资人讲解技术要点。
  投资人:“我能理解了!在我以前的印象中,‘隐形’的概念就像科幻一样不靠谱,但现在确实让我看到了较为清晰可行性”
  投资人:“但是,你说的那种利用光纤实现的隐形......那块板子,如果换一个角度观察的话,它就不透明了吧?”
  A:“真不愧是你,一下子就注意到重点了!”
  A顺势拍了下马屁,继续讲解道。
  A:“如果要实现全方位的隐形,有四个技术难题需要突破!”
  投资人明显是听入迷了,兴致盎然地等待着下一步讲解。
  A:“第一个是‘中央控制装置’,也就是光纤并不是直接相连,而是连结到一个统一的管理机构上;从一条接收到的光,它之后从具体哪一端再发射出来,是由这个管理机构来调度。”
  A:“第二个技术难题是‘感应器’,也就是需要感应光从哪个方向射入,以提供‘中央控制装置’进行调度的数据”
  A:“第三个则是‘发射器’,用来扭转光线射出的角度”
  A:“而最后第四个则是......上面所述的所有部分,要做得具有可动性,甚至需要做成像布一样的软性材料!毕竟只是给你一块硬邦邦的透明板子,其实和玻璃也没什么区别吧?”
  投资人听到这里,神情似乎有点沮丧。虽然作为一个外行人,但仅凭自己所知的一些常识来考虑,也能够知道实现这个技术的难度有多大。但投资人的这个反应,其实在A的预料之中。
  A:“但是!”
  A说出的这个“但是”,仿佛是给快要掉下悬崖的人伸出的援手,让投资人的眼睛忽然又亮了起来!
  A:“但是,有一种生物,它们通过自身进化,已经完美地的解决了这所有的、我们人类目前还解决不了的技术难题”
  投资人:“生物?”
  由于A的简明扼要的讲解,投资人本来已经由“科幻”转变成了“可行”的、对“隐形技术”的印象,似乎又向着“科幻”一端转移了回去。
  A:“这确实很难以置信”,A似乎能够读心一样看破了投资人的疑惑。
  A:“不如直接给你触摸一下实物吧?”,A直接打出了直球。
  实物?在投资人还因过于惊讶而迟疑的时候,A已经伸出了一只手,作出“请”的姿势,引导投资人移步到实验室的另一头去观看“实物”。
  那是一个全透明的玻璃箱子,箱子一侧开了两个开口,开口上固定住两只长手套。整个箱子加上手套是密封的状态,但把手伸进手套里却可以操作箱子里的东西。投资人被要求先摘掉手表和把衣袖卷起,只把裸手套进手套里,以免硬物刺破手套。
  投资人:“噢!天啊!!!!!!”
  从外面看,箱子里根本没有任何东西,但是投资人的手却摸到了什么!
  投资人:“这是......这是透明的?!!”
  A:“你摸到了什么?”,A面带微笑。
  投资人再仔细地摸着箱子里那个眼睛看不到手却摸得到的东西,用手感受它的形状。
  投资人:“是个...圆柱体?!”
  A:“对。”
  投资人:“你说这是生物?这是什么生物?怎么长得这么规则的形状?”
  A:“那根柱子只不过是一根打磨过的石头罢了,制造隐形效果的,是覆盖在石头上面的东西”
  A:“是一种黏菌!”
  听到“黏菌”,投资人一股恶心感涌上心头,摸着石头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但忽然又想起这是一个密封的箱子,所以又放下心来。
  A向投资人说起这些黏菌的发现经历:那是在亚马逊热带雨林里,这些黏菌经常把一些石头树干之类的东西隐形掉,一些高速飞行的鸟类以为飞行的路线没有障碍就直飞过去,结果被隐形物撞晕甚至撞死,这些黏菌再吸收掉这些鸟类作为生长的养分。
  虽然说只要把黏菌覆盖在物体的表面就能够实现隐形,但它本身具有“活性”,当它认为该物体没有继续附身的价值的时候,就会很快转移掉,让隐形失效;但同时又不能用覆膜等手段固定它,否则轻则破坏隐形的效果,重则杀死它们。  但A的研究团队把黏菌稍微改良品种后,发现可以把黏菌注射进动物体内,发现该动物能够某程度控制自身的隐形效果。虽然这动物很快就会被黏菌吸干而死去。但至少看到了某种可行性。
  需要继续研究的资金!
  A和投资人握手道别。他成功拉到了投资!

  <2>
  实验室美女副主任B,正要把实验动物的血液检测报告送去A的办公室,在走道上她遇到了同样要交付解剖报告的胖子研究员C,两人点头致意后,一同进入了同一个办公室。
  A看了两人的报告后。
  A:“进入下一个阶段吧!”
  A、B、C三人本是朋友,且B还是A的恋人,所以在只有三人的场合,他们的行事说话方式就会变得随便。此时C本像一堆肥肉倒在那里一样瘫坐在椅子上,听到这句话后却忽然坐直了,脸也严肃得紧缩了起来好像即时瘦了几斤。
  C:“不应该再研究一下吗?毕竟...”
  A:“我对我的理论有信心!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失败过?!”
  A忽然意识到自己无意中把自己的急躁在语气中表现了出来。
  A:“我知道,但我迫不及待了,我可不想要什么隐形白鼠”,干脆破罐子破摔,毕竟都是知根知底的朋友了,再隐藏就显得没意思。
  A把身子坐直!
  A:“我要的是...隐身人!”
  听了“隐身人”三个字,B直直地盯着A。
  B:“实验对象呢?”
  A听了这提问,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把身子靠向椅背,就这样头也不转地只用眼珠子扫视了B和C几下,随机转向天花板,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

  <3>
  B:“会紧张吗?”
  A:“哼!紧张得要死!”
  B:“脱下衣服给我吧!”
  A脱下衣服,随即在一张实验床上躺下。
  C:“你确定吗?”
  A:“别废话了!快动手吧!”
  C用束带把赤身裸体的A手脚固定在实验床上,然后往A的手臂上注射一针药剂。
  A脸色开始发红,并且开始冒出一丝丝的血管。B和C在一旁默默的观察者。
  B:“感觉怎么样?”
  A:“还...可以...”
  B和C见A有些吃紧,似乎开始有点紧张。
  A:“怎么...样?你们还...看得到我?”,A为了缓和B、C的紧张,故作轻松地调侃到。
  B:“是的,我看到一个裸体变态躺在我的面前!”
  A和B扑哧地笑了出来。
  正当此时,A的身体出现微妙的变化,它的手开始隐形了,而且隐形的区域渐渐扩大到全身。
  C:“噢!天哪!”,眼看研究就要出来了。
  不一会儿A全身已经看不见了,要不是手脚位置被撑成圆形的束带以及被压陷的床垫,根本不会想到这里正躺着一个大活人。
  B:“嘿!还OK吗?我看不到你了!”
  A:“嘿嘿!是吗?已经看不到了吗?”,A显得有些兴奋。
  “啊!!!!!!”,实验床激烈摇动,束带也在剧烈地扯动着,虽然看不见,但也清楚A在剧烈挣扎。B和C想做点什么,但不一会摇动就停止了。
  B:“嘿!你还好吗?”
  A:“我很好”
  A:“不良反应似乎过去了,放开我吧!”
  B和C有些迟疑。
  A:“这都是预料之中的吧?”
  B和C解开了A。虽然看不到,但A坐起来走了下了。B和C还在盯着空无一人的实验床
  A:“嘿!我在这里”
  声音是从大概3米开外不远处传过来。B和C望向声音的来源,但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

  <4>
  B:“来,你的衣服。还有这个不要忘了穿上!”
  A拿起那件东西看了一眼,是一件肉色的类似丝袜材质的东西,但比一般丝袜厚很多。拿起来一看,是一个人的形状,包括手套袜子,只在裆部开了洞方便上厕所,是一件近乎全包的紧身衣。另外还有一个只露出嘴巴鼻子眼睛的同色头套。
  A:“嘿!要穿这个吗?怪恶心的...”
  B:“要么穿!要么待在实验室里不要出去!”
  A:“真严格!”
  B:“被人看到就麻烦了”
  A:“我可是研究主任!”,虽然嘴上这么说,但A还是悻悻地穿起了衣服。先把那件恶心的紧身衣穿了,然后带上头套,再穿上自己之前的日常衣服和鞋子,还附带了一幅白色手套和口罩墨镜。B坏坏地笑了一下,转过身就离开。
  B开车把A送到了他的家,并把一份文件和一些器具交给A。
  B:“记得每天按照上面写的项目来自己做检查,一星期后我再来接你回实验室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
  A:“知道了,这可是我写的,我不看都背得出来!”。B笑了一下。
  B:“那我走了!”
  A:“嘿!今天下班后我们...”
  B:“不行!你现在只是只实验白老鼠!”
  A:“好吧,我希望可以当你的宠物”
  B:“那看你乖不乖咯~”
  A和B相识一笑、道别,B开车离去。
  A回到自己卧室,想脱下衣服,却听到隔壁妹纸回家开门的声音。于是停下动作,轻轻走到窗边,用手指拨弄开几片百叶窗露出一点缝隙偷看隔壁,看到妹纸一关上门就开始脱衣服。也许是因为A是个工作狂,回到家几乎都是大晚上,所以现在这个中午的时间隔壁妹纸大概会认为A的家里是没人的,居然缺乏提防心到脱衣服懒得拉上窗帘。
  A:“哦~~~”,A看的津津有味。
  一个星期的日常自我观察生活,已经过去了3天了。每天除了必须做的固定项目:抽血、分泌物采集、查看隐形程度、试着控制隐形能力......
  哦!A自己还加了一条:精神出轨。就是偷看隔壁妹纸。除此之外就是自由时间了,只要不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
  但到了第4天,出现一些状况:A忽然感到有些精神恍惚,他站在床边时跌坐在自己的床上。用手搓揉了下额头,无意间看到自己的手臂,白色手套下面居然是透明的,但是他身上还穿着那件肉身的紧身衣,这说明他可以让自己的身体之外的别的身体透明化。而且...
  当它把注意力集中在手臂上,心里想着的是“我要看到我的手臂”,那件恶心的肉色连体紧身衣居然慢慢地浮现出来。原来不仅仅是让外物隐形,而且还能够控制。自己这几天一直研究怎么控制自己的隐形能力,原来能控制的不是自己身体的隐形,而是让别的物体进行隐形。

  <5>
  第8天。
  B对着电话:“喂,还好吧?我现在开车去接你”
  B对着电话:“什么?为什么还不行?说好是一个星期的!”
  B对着电话:“先回来检查一下吧,别的以后再说......什么不方便?...喂......喂......”,电话那头挂机了。
  “......”
  B刚把电话放进口袋,一个黑人男人从自己的车子旁边走了过来。
  “你好,B女士,我叫D,我是警察”。说着D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D:“前天和昨天发生3起强奸谋杀案,其中的2起,被强奸的受害女性的丈夫和男朋友都被残忍的杀害了。我们怀疑这几起事件和A有关系,我们知道他在这所实验室当项目主任的职务,且他和同一所实验室任职的B女士你是恋人关系,所以我们可否想请你给警方提供一些信息?”
  B:“怀疑?有关系?”,身为科学家,B的直觉是敏锐的,她察觉D的话里有不协调之处。
  D:“没错,我们没有在现场采集到像指纹、精液样本这样的直接证据。但我们在现场,并且......在受害女性的体内......采集到一些未知的粘液。经过我们的司法鉴定这并不是人体的分泌物......”。
  B的直觉应验了。
  ......
  B对着电话:“喂!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不,我现在还不能和你见面...”
  B对着电话:“今天警察找过我,他说你和3起强奸谋杀事件有关系”
  电话:“不!不是我干的!这是栽赃陷害!我没有干什么强奸杀人!”,电话那头的A明显急躁了起来,还有很慌张。
  B对着电话:“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不会告诉别人,只是和我...”
  电话:“......好的”
  B和A约定了见面的地方,时间在晚上,是在一座桥底。

  <6>
  B依照约定来到了,但在那个桥底,她却看到了不想见到的画面。一个下身的被脱光的女人在地上打着滚挣扎着,好像被什么拉扯住按住一样。B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冲回停泊在附近的车里拿到一罐喷漆,再跑回现场,对着那个女人附近的空间狂喷。这喷漆是为了隐形研究项目而开发的,没有毒性、容易清洗,甚至过一段时间就会自然分解,是为了让隐形的实验动物现形而开发的喷漆。
  在喷漆的雾中,一个橙色的,人形的轮廓浮现了出来。B立即扔掉喷漆,冲上前去把这个橙色人从女子身上推开,并且把他摁在了地上。那是A!
  B:“你在干什么?你在干什么?”
  A:“是你!”,A好像恢复了平静。
  B:“你,刚才在强奸别人!”
  A:“什么?!”
  ......
  B对自己的男朋友非常失望,她想不到A居然会去干强奸这样的事。作为一个女性,像强奸这样的犯罪是难以容忍的,并且如果之前警官D说的几起案件也是A犯下的话,A甚至还杀了人!
  A:“不...不!不是我干的!我被控制了!我有时候会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是体内的黏菌控制了我!请相信我!!!”
  B:“黏菌控制了你?黏菌要你强奸女性干什么?要找这样的借口么?”
  A听了这话,就左顾右盼了起来,好像在拼命思考借口。其实A也是优秀的科学家,B话里的合理性他是立即就能够明白:对“人类女性”的性欲,应该是人类自身特有的本能才对,黏菌强奸控制自己女性有什么意义?如果说控制自己去找食物还差不多。
  A:“不!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我真的被控制了!请相信我!”。听起来只是所有借口被揭穿,只好歇斯底里地,坚持地重复着同样的话。
  B伤心欲绝,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A:“我们恋爱了这么久,你知道我的性欲望并不强,我们之间都很少干那事不是吗?我不可能犯强奸的”
  B:“你是说我没有魅力让你提不起兴趣吗?!”,这更刺激了B。
  其实B也是个大美女,A想要表达的意思确实是:我连和你这样的美女都很少做爱了,怎么会无聊到去强奸。但站在别人的角度,特别是B自身的角度看,确实容易产生误会。
  A:“实验室...实验室!我得回一趟实验室!”
  B哭得更起劲,A趁B不注意,一把推开了B,然后逃走了。留下B伤心地懒得从地上爬起。

  <7>
  市内已经连续发生了多起“粘液强奸杀人事件”了。为什么叫“粘液”?因为现场无一例外地留下大量的莫名其妙的粘液。但实际意义是什么?对媒体公开只说这是某种变态行为;而且如果女性带着男伴的话,一般都会直接把男伴杀死再把女性劫走。更诡异的是,受害女性都说自己不知道被什么样的人侵犯,有几个甚至都说犯人是隐身的,但这都被警方认为是受害人惊吓过度,虽然这根本不能解释为什么没有联系的不同受害人都说出相同的话。
  此时在实验室里,B和C,以及已经得知一切的D,是明白其中的所有真相的,只是不便对外公开。
  D:“如果他找你们,立即按这个按钮通知我。我们已经派人24小时在这所实验室和你们家附近待命”,说着,各自递给B和C一台小型的发信机,但B和C都有些迟疑,毕竟他们是多年的朋友和恋人,还不太能接受现实。
  D:“既然他有隐形能力的话,单靠我们的监视大概不能及时发现他,也许只能在他和你们主动接触时才能采取行动。”
  D:“下定决心吧!既然他已经犯下这种事情了,他已经不是你们以前认识的好友了!”
  B和C终于拿起了发信机。
  D补充说明:“上面还有定位功能,就算你们谁被掳走,我们也可以循着追踪信号找到你们”,虽然没有指明但这话明显是对B说的。
  ......
  C刚回到家,打开灯。就被一个巨大的人影抓住并捂住了嘴巴。那是A!
  A:“你不要出声!我真的被控制了!我需要帮助!求你!我得回一趟实验室把体内的黏菌清除掉!”
  C点了点头,A把捂住C嘴巴的手缓缓地拿开了。
  C:“现在不行,我刚回来,立刻就回去实验室,会被怀疑的”
  A警惕地盯着C。
  C:“我家周围已经被警察监视了,他们今天也到实验室找过我们...”
  A被稳住了。
  C:“你先坐下吧...我相信你...”
  C:“要喝水吗?”,A点了点头。C就离开去倒水,还按下了发信机的按钮。其实他借机离开,只不过是为了方便抓捕时不牵连自己。
  说起来C很疑惑A的样子,他裹着厚厚、不知道从捡来的还是抢来的好几层大衣,整个人大上了几圈,说不定比C自己的体积还要庞大,所以刚才看上去才像个巨人。
  ......
  这时候屋外起了一点动静,被机警的A立马察觉,他从椅子上整个人弹了起来想往窗口冲出去。但这时候警察已经冲了进来。
  “不要动!举起手来!”。
  几个警察破门而入!拿着MP5冲锋枪围着A,还有一个警察拿着手铐慢慢地靠近着A要实施抓捕。
  当靠近的那个警察快要接近A但还差一点点距离的时候,啪!一声,警察的脑袋整个爆开血浆飞喷而出,明明还没靠近他忽然就被爆头了!A立即上前抓住警察的尸体。
  “开枪!”外围的警察开始射击,但都被A拿着警察的尸体挡住了,然后不断后退,从窗户跳了出去。警察往窗外扔了几颗类似手雷的东西。在市区当然不可能使用爆炸性的手雷,那只是B和C为了抓捕A,为警察专门准备的“喷漆手雷”,它一爆炸,只会往四面八方喷洒橙色的喷漆。
  窗外是院子,由于刚才几颗“喷漆手雷”,整个院子已经几乎全变成了鲜艳的纯橙色。没有看见人的轮廓。警察认为没有人,也跟着冲了出去。但其中一个警察在落地时似乎踩到了什么金属质感的,长条状的东西。他低头往下看,却什么也看不到。不一会儿,它脚下的东西渐渐浮现出来了,是一根撬棍!这就是刚才爆警察头的那根东西!
  但这个警察立即意识到了更严重的事态:除了自己的身体之外,A可能还可以使拿到或者触摸的东西隐形,虽然可能离开身体不久就会失效,比如这根撬棍。拿到或者触摸?那身上的喷漆算不算?
  “小心!”,说时迟那时快,在屋外拐角处的一个警察已经被抓住并拖入了墙角。砰!砰!两声枪声,一具警察的尸体被从墙角丢了出来,同时他手上的冲锋枪也没有了。
  一下子就死掉两个警察,剩下的警察终于明白,他们面对的敌人是如何棘手。那支被A抢去的冲锋枪,说不定被隐形了。这下麻烦了...
  不能过多思考了,先撤退吧!往屋里丢了颗“喷漆手雷”。期望A沾上喷漆和让身上的喷漆隐形之间,会有一定的时间差。从爆炸一瞬间就观察屋内,确实没有人的轮廓在移动。只好认为屋内没有人,撤退回了屋内。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动静,是在屋外。一个警察立即又往外扔了一颗“喷漆手雷”,爆炸后橙色的迷雾还弥漫的时候,确实看见一个人的轮廓在移动了,所有警察立即开枪对着那个方位开枪射击。似乎把人击倒了,警察们于是上前查看。
  隐形尸体慢慢浮现,原来只是警察的尸体。A只是把尸体隐身并拿住,在手雷爆炸一瞬间把尸体推了出去。所有警察立即回头看,但已经太迟......
  ......
  警察全灭,四周立即安静了下来。C躲在厨房的角落,大气不敢出。
  这种未知的恐惧是最难忍受的,他是不是已经走了?还是已经近在身边?C这时候恨不得A给自己一个痛快。
  C忽然觉得有点硬硬的东西,捅了自己太阳穴一下,同样是科学家,C是足够聪明立即察觉到那是什么,是枪口!C吓得眼泪直流。这时C感觉到一只无形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似乎是要搜身。A搜出了一张实验室的通行卡,A自己的通行卡应该已经被停用,即使没有停用,通行会有记录,所以也是不能使用自己的。
  另外还搜出了那个小型的发信机,A一把扔在地上,砰!一枪把它打爆。并且把C吓得尿了裤子。
  但A没有杀C。
  ......
  A回到了实验室,利用C的通行卡悄悄地回到了实验室。这时已经是很晚的时间,实验室所有人都已经下班。
  A在倒敲着各种瓶瓶罐罐,最后混合出了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然后拿起针筒,一股脑地注射进了自己的身体。A想合成的是杀死体内黏菌的药物,他想要恢复成正常人。
  一切都结束了,之后不管是赎罪还是死去,什么都无所谓了。他瘫坐在实验桌边,等待药物起效,按理论药效会很快。但一会儿之后,却是一阵麻痹感袭遍全身!是配方弄错了吗?!!
  B:“终于抓到你了...”,正当A感到疑惑的时候,B不知何时已经站立在门边。
  B:“当我看了你这份报告之后,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B手里拿着的是A那一星期的“自我观察”报告。
  B:“上面写着,你的隐形能力每天都在减弱,所以你一定会再回到实验室来,再重新注射黏菌药剂,所以我已经事前在这实验室能用的针筒里都动了手脚...我放了能让人麻痹的药物”
  B:“你认为自己得到了超人的能力,就被欲望冲昏了头,一切都结束了!”,说着B从怀里拿出了一把手枪,指着实验桌脚附近。
  B果然是说中了?似乎因为A变得衰弱了,所以隐身渐渐失去了功效,一个穿着厚厚好几层大衣,全身肮脏的男人浮现在了实验桌边。
  A:“不...”我注射的是杀灭黏菌的药剂...我是被控制了...”
  B:“你还坚持不肯认罪吗!!!我从来都不知道你原来是这样的人!!!”
  A泪流满面,念及旧情的B似乎有些触动,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啊!!!!!!”
  忽然拼命抓住自己的胸口,并且开始在地上扭动!
  B:“你怎么啦!”,注射了麻痹药剂的A应该不能这样动作才对!A使出吃奶的力气,指着实验室的门边。
  A:“快从这里出去!!!”
  A:“按下...”,B顺着A指着的方向看去,那是门上一个防止生化灾害的按钮,一旦实验发生事故造成生化泄漏,按下那个按钮立即就会放下隔离门隔离整个区域。但被A的眼泪触及旧情的B似乎有些迟疑。A看似开始控制不了自己。
  A:“快!!!!!!”,刚说完,A胸口的衣服被什么东西撑破了开来,是一些触手!被吓坏的B立即冲了出去,并按下防止生化灾害的按钮。
  B从实验室外的窗户观察里面,只见A身上的触手越长越长!且在实验室里发狂,不断破坏试验设备。但过不了一会儿,A就像断线的木偶那样倒下不动了,身上的触手也同样。
  是杀灭黏菌的药剂!B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刚才A倒敲瓶瓶罐罐合成的确实是杀灭黏菌的药剂。
  B跌坐在地上,泪流不止。

  <8>
  B和C都穿着类似手术服那样的衣服,戴着口罩和手套,他们面前的是A的尸体。
  C:“A说自己被控制了,我想他是说真的,你看”
  C打开了A的脑壳,拉出来很多像树根一样的东西,作为同样的研究人员,B一眼就看得出来那是由黏菌生成的,当然现在已经失去了活性,因为被杀死了。
  C:“这东西的结构,和神经元是一样的”,B被C的话震惊了一下。所谓“控制”,B原本以为是类似某种感染然后发疯之类的症状,想不到是名副其实的对大脑的运作进行外部介入。不过想想也说得通:A的报告上说自己可以对黏菌的隐形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意念控制,可能原理就在这里。
  C:“其实我们的研究很成功,而问题出在别的地方”
  B:“这样的结果也算成功?”
  C:“是的,只是问题出在了这里”,C说着,指了下A身上的衣服。
  B:“衣服?”
  C:“是的!”
  聪明的B一下子就明白了:这种黏菌本来就具有让物体变隐形的“天性”,所以当A穿上衣服想掩盖自己身体的隐形,在A注意的时候还好,一旦A不注意,它就会把衣服也给隐形掉了。因此A只好再在外面穿多一层衣服,但很快黏菌就会繁殖出更多,又把加穿的衣服给隐形了,然后A又只能不断加穿衣服......这是个恶性循环的过程。
  C:“没错,黏菌过度繁殖了。A的报告上说的隐形能力下降,也许只是由于被黏菌消耗大量能量从而引起的营养不良的贫血虚弱而已;而穿这么多衣服不觉得热得难受,原因其实也可以这样解释”
  B:“原来...他并没有说谎...”,B有些后悔,眼睛又开始泛起泪光。他想起A不断对自己说的那句“请相信我”,就心痛不已。

  <9>
  故事说到这里,先跳出来回到读者们的现实世界,谈谈现实世界里黏菌的一些其妙特性。
  曾经有科学家做过这样的实验:在培养皿上放一个迷宫,迷宫的出口放置一些“食物”,然后在入口培养黏菌。等黏菌生长到找到了那些“食物”,它生长的“路径”恰好就是破解这个迷宫的最优解!
  我再强调一次!这是我们现实世界的真正的科学实验!
  好了,再回到我们的故事里面。
  故事里相同的情况其实复杂很多:在A不断加衣服导致身体里的黏菌过度增殖,这个增殖的过程也发生了“黏菌走迷宫”的情况,而且这个“迷宫”极度复杂!它是直接发展出了具有思考能力的神经网络!!!
  故事里还有一个谜题没有解开:为什么黏菌要控制A去强奸女性呢?那么接下来就揭开这个谜底。
  ......
  住在A隔壁的女性E是被A强奸的最初的受害者。
  今天她回到家,如往常一样,脱衣服,洗澡。但在浴室里注意到自己裸体的下体的时候,E被狠狠地惊吓了。
  “啊!!!!!!!!!!!!”
  E的整个下体仿佛被什么东西啃了一口!一大块居然不见了!吓得E花容失色!
  不过很快E意识到这既不痛也不痒,其他感觉也无不妥。于是下定决心伸手去摸了一下。
  这只是隐形了??????
  又过了一会儿,E觉得肚子有些发胀,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搅动!她开始感觉到胀痛,并且越来越痛,痛得在地上打滚,直到冷汗直冒脸色铁青,痛感却还在加剧!
  最后,E似乎是到了极限了,整个人都崩溃了。这时她的肚子忽然整个爆裂开,从里面出来了一个尺寸大概10厘米不到的,有着明显人的轮廓的“小人”。
  “小人”眼睛巨大,像个外星人,身上还冒着几根触手。它慢慢地从躺在地上的E的下体处走了出去,回头看了看痛疼似乎得到了解脱的E,那惊恐但又带着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眼神。
  无视!!!
  继续走出浴室,来到冰箱下面;
  打开冰箱,爬上去,踢落一罐啤酒;
  再跳下去,打开啤酒,喝掉一口。
  “小人”:“ni.............”,小人似乎想说什么,但刚“出生”似乎还不太能说话。
  “小人”:“nice!!!!!!!!!!!!!!!!!”,终于说出来了!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
  然后又忽然间,“小人”猛一回头!它似乎注意到了我们读者视角的“镜头”。
  想偷拍?!!!!
  咻地一下!“小人”消失不见......
  片尾曲奏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9 个关于请相信我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3-25 09:44:56


战略忽悠局  发表于 2016-4-4 22: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战略忽悠局 于 2016-4-5 16:26 编辑

这个配图居然是……一双塑料拖鞋?洗澡时穿的那种?不行,这个锅编辑背定了。

这篇文章的行文方式令人耳目一新,过目不忘,尤其是角色们的名字,更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

有人说这是剧本,这我是举双手赞成的,但是作者显然自己都没有怎么上心,虽说名字只是一个人代号,但不能用代号来当名字啊。让我们脑补一下这句话:“你好,B女士,我叫D,我是警察”

“你好,逼女士,我叫哗,我是警察。”


而且剧本哪儿有直叙人物心理活动的道理!A的心理想什么,逼女士对A的失望,以及警察们意识到A这个敌人很难对付,怎么能直接写出来呢!


另外那个跳出故事来到现实世界的那个实验,完全没看出举出这个例子想要说明啥。感觉就像是……“卧槽这个东西看起来好棒啊好棒啊我要把它写进去写进去虽然这个实验说明了啥我一点儿也不清楚不清楚。”

19分,多扣了50分是因为作者你把“子”写成了“纸”,这是对被偷窥的妹砸的极大的不尊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sagg2  发表于 2016-4-5 15:2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战略忽悠局 发表于 2016-4-4 22:10
这个配图居然是……一双塑料拖鞋?洗澡时穿的那种?不行,这个锅编辑背定了。

这篇文章的行文方式令人耳目 ...

你好,我是作者。对于你的问题我回答下:
1,我没说是剧本,所以请不要以“你认为这是剧本”或者“有人说这是剧本”,给我套顶“剧本”的帽子后就“当做是剧本”来看待。顺便问下你们对于是不是剧本的分辨标准是什么?对话多?还是把“说话者”放在“所说的话”前面这种写法?
2,那个实验是表达两点:1,黏菌可以发展出网络构造”;2,这种网络构造能够具有功能性设计性,而并非只像树根一样单纯地胡乱延伸。而人脑的神经网络,也是一种“具有功能性网络构造”,所以才有后面整个黏菌组成了“小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战略忽悠局  发表于 2016-4-5 16: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ssagg2 发表于 2016-4-5 15:25
你好,我是作者。对于你的问题我回答下:
1,我没说是剧本,所以请不要以“你认为这是剧本”或者“有人说 ...

感谢作者的回复。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只想说,如果这个是剧本,那么这样的阅读体验还是能够接受的。但这是小说,那么这糟糕的阅读体验让分数不得不被多扣10分。感谢作者能够开诚布公,让自己的分数更加接近自己的真实水准。您的诚实为自己赢得了9分的加分。所以最终我的分数将会是19分。

第二个问题:我不接受任何未出现在原文里的,关于原文设定方面的任何解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sagg2  发表于 2016-4-5 21: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战略忽悠局 发表于 2016-4-5 16:26
感谢作者的回复。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只想说,如果这个是剧本,那么这样的阅读体验还是能够接受的。但这 ...

1,无所谓,如果是一般读者来说,“阅读体验”就是“阅读体验”。就像你吃了一样食物,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作为中餐这样东西好吃,作为西餐这样东西又不好吃”的说法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2,这是现实世界里黏菌的生物特性,不是你接不接受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uquan77  发表于 2016-4-6 08: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quan77 于 2016-4-20 14:31 编辑
ssagg2 发表于 2016-4-5 21:00
1,无所谓,如果是一般读者来说,“阅读体验”就是“阅读体验”。就像你吃了一样食物,好吃就是好吃,不 ...

你们啊,不要想喜欢弄个大新闻,说这篇已经是剧本了,就把作者批判一番。
你们啊,naive!

文本实验这事挺好,虽然出来的结果不是我喜欢的款。ABCD的做法让角色几无代入感,感觉还有点不用心的样子。全文频繁地使用告知,从行动到心理变化都是如此,就算偶尔通过描写来展示心理活动,完了大多还是要补上一刀,写一句“A/B这是想XXX”,把人物想法彻底点破。
往美化了说可以叫做全客观视角的文学尝试
往实在了说就是没意思。
配合流水式的剧情,相得益彰。

另外乱入回一下这两句。
1,阅读体验和心理预期挂钩,出版要分类就是为了将适合的作品送到希望读到它的读者手上。从这点来说大家看龙门的预期是小说,结果看到的东西更接近剧本,多少有些心理落差。就像在西餐店约会,结果上了个铁板臭豆腐七成熟,芳香四溢,哪怕以小吃摊的标准来说可能挺好吃,但大多数人遇上都要崩溃吧。
2,不管读者接不接受,现实世界里黏菌都不会组成小人。描述的实验跟文本描述的现象之间区别还是不小,所以虽然不同意楼上“生硬插入”的说法,承认这段是有用的,但这里要让人看清楚,大概还差了一个脑补的距离。


个人评分4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itong560  发表于 2016-4-6 10: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tong560 于 2016-4-6 11:05 编辑

  虽然知道作者仓促写就,萝卜快了不洗泥,但是不能代表人物名字也懒得起,特别是“实验室美女副主任B”实在让人出戏。
       呈现出赶工的痕迹,难以区分是小说还是剧本,标点符号用的也没走心,叹号和省略号用太多(而且大部分是三个点)。排版好至少能表示诚意吧?好像买了房子去收房,但是推开门一看,管线开槽都裸露着,地上一片水泥沙子……

       很多地方可以改进,比如:
B:“感觉怎么样?”
A:“还...可以...”
没必要一再出现说话人和冒号,如果加点表情和动作描写,更能体现人物的内心活动。
比如,A躺在实验舱里,B的手指不停地绞着裙边,原本熨直的裙边被手指绞得起了三四道褶皱,过了一会儿才问:“感觉怎么样?”
A刚从五内俱焚的痛楚中回过神,连续深呼吸几次,答道:“还,还可以……”
B舒了口气,旋即又问道:“……”
这样写,是不是能表现出B明明关心的要死,但还是强作镇定地问话?

      我写的也不成熟,见笑了。

      距离截稿日还有一个月,多打磨一下,不至于这么粗糙。
      不过整体情节比较完整,“隐身黏菌产生独立意识”尚能自圆其说。
      最后的小人儿是不是有点画蛇添足了?
      如果最后是:
      黏菌通过操纵人体、不断传染其他人,病毒式传播,最终全城都是隐身人,虽然几千辆汽车在行驶,但看起来没人在开;办公室里的键盘在不停打字,诱骗更多人来这座城市;超市货架上的薯片被拿起来,扯开,悬空着,一片薯片飘出来,咯吱咯吱的咀嚼声大作,但是没有人站在货架边上;几百辆公交车上看似空无一人,但其实里面挤满了“隐身人”……“黏菌丧尸围城”不是更好吗?
      这座城市的最后一个人类(B)坐在实验室里,外面响起敲门声,可是监控里显示空无一人。


      开门还是不开门?B是不是因为最初的不相信导致最后这一步的?给读者留点念想。

      一点不成熟的意见,见笑了。
      总体打分4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eno222  发表于 2016-4-17 19: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eno222 于 2016-4-21 13:15 编辑

这样智商的A也能研制出来隐形黏菌也是醉了,把衣服隐形了就加上一件,再隐形了再加上一件,要扮演绿巨人吗?我只想知道 为什么不脱了换 为什么不脱了换 ………………
总体行文和皮相那篇不相上下,分数吧 5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无奖  发表于 2016-4-20 15: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尽管明知道给小说人物起名是一个非常煎熬的过程,但是我仍然对于这种直接用ABC代替人物的做法感到不理解,在以下的评文中不保证会不会带入主观想法。

科学家为了试验以身试药,超脱之后直面自己最底层的欲望,这种剧情在很多科幻电影里都有,比如科幻电影《透明人》里面的科学家隐身之后开始色心大发,其中不乏强奸和露点镜头,结果一部好端端的科幻片最后变成了暴力恐怖悬疑片。
和这篇文章一样。

小说确实带点好莱坞式的故事方式,剧情上也在将危机不断升级,这点编排的不错,但是可能是时间短的原因,写作上太草率了,人物连符号化都不算,本来就没有名字,连特点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说任何一句台词都可以。和人物原因,故事中也没有任何侧面描写的细节,作者让人物怎么样,人物就怎么样。A都强奸了全市人民了,作者才告诉读者,B是A的女朋友?
还有很多草率处理的地方,就不细说了。

科幻核心:50分  隐身黏菌控制主体犯罪繁殖,有了思考,这个点子其实完全能够在文中解释得很清楚,但是大概是由于作者在人物设置上没有制造出讨论设定的氛围,所以不得不在结尾硬生生的加了那么一段,败笔
剧情:30分 走的是好莱坞式的商业片剧情,但是太过潦草
人物:10分  人物在哪?

总分:30分

无法理解作者在最后添加的那一段,不但打破了第四面墙和读者对话,还自顾自地走出来坐在读者的座位上看,奇怪小人的出现将一个好莱坞风格的科幻惊悚片直接拉低到国产无脑儿童片的水平,实在是太多余,画蛇添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usky  发表于 2016-4-20 21: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非常的,节省时间。
当我的目光余光扫视到那显而易见的A和B时,我在脑海里就清楚明了的知晓了“这是对话”。
所以,我可以不再去确认每个话语是由谁提出的,或者那个谁还引用借鉴了其他的什么人的话语。
抛开这一点不谈,作者通过占比例较大的对话将整个故事展现了出来,整篇文章该有的东西都有,起承转合也十分到位。我喜,好评。
既然其他的评论者已经大致将这篇文值得一表的点都叙述了一遍,那么我就对于看完之后一直揪心的一点吐吐槽。
如果光看前面八段,我给的评价会是七十分乃至更高,起码你把事情表述清楚了不是么。
但是最后的第九段简直给整个本就油实的奶油蛋糕上又抹了一层更甜腻的糖霜……
大家都是对世界有基本认知的人类,剩下的不说也可以了。
以上,5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