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7 2544

之死矢靡它

不停 于2016-5-22 22:23:3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图片 (1).jpg
  一、
  银色流光伴随着巨大轰鸣在夜色中如同幻影般急速穿梭,巨大而沉重的机车掠起的狂风将伸出花坛的枝叶搅成一团,谈亮是世界上少有的能完全发挥出道奇·战斧怪物一般的速度而不被气流掀翻的人类,此刻他藏在头盔后的双眼正紧盯半空中时聚时散的黑影,其中蕴含的恨意足以灼伤所有妖魔。
  “说过了我是有合法入境证明的!你没有权利逮捕我!”眼见快要被追上,黑影发出尖利的声音,飞快地散开试图躲过那个机车疯子射出的银色子弹--
  谈亮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上身微微抬起,双手举枪熟练地点射,每颗子弹都让几只蝙蝠掉落在地化为血水。
  “啊!该死的!”再度受创的夏阳简直出离愤怒了。
  上帝作证,他可是在所有血族中堪称遵纪守法模范标兵的华裔!这次来到中国也不过是为了看看血统上的“家乡”!明明一路都很顺利,可这家伙却突然从酒吧的角落里冲出来,展示了“Y市特种督察大队特别侦查员”的身份,用检查证件的借口把他从美女身边骗走,却看都不看他出示的一系列证件,把他堵在无人处拔枪就射。幸亏夏阳的反应够快,直接化作蝙蝠才勉强逃脱他的毒手,但是没想到这人像疯了一样紧跟着他不放,一路上断断续续磨掉了他一半的血液蝙蝠!
  明白谈亮绝对不会放过他,夏阳干脆停在路边,聚起所有力量恢复人形准备鱼死网破。谈亮见此生生刹住了胯下的洪荒巨兽,漂亮的大弧度甩尾中轮胎和地面摩擦着发出凄厉的哀鸣。
  嘭嘭嘭嘭--
  倾巢而出的子弹在空中连成充满杀气的线,炽热的火舌吐出浓烈的白烟,夏阳那个等级的血族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躲过这样密集的子弹,但是作为猎杀者的谈亮却将眉头皱得越来越紧,随后竟然停止了射击。
  叮叮叮叮--
  弹壳清脆的落地声在战斧的喘息声中仍旧清晰可闻,谈亮将双枪收进腿上的快速枪套里,面无表情地掉头就走。
  烟雾散尽,一面巨大的黑色盾牌倏然消失,身为受害者的夏阳不可思议地指着那道嚣张的背影,由于失血过多而变得惨白的脸上冒出了愤怒的晕红,瞪大双眼结结巴巴地说:“你……他……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关键时刻护住他的女孩露出抱歉的表情:“请您和我回去做一下笔录,谈……他的事我们绝对会给出一个令您满意的交代。”
  虽然对这个处理方式感到十分不满,但自小接受的教育让他无法拒绝如此美丽的女孩的请求,只好愤愤地跟在她身后消失在夜色里。

  二、
  Y市是一座被拔苗助长的城市。明亮的高楼大厦脚下是破旧的道路,蛛网一样的小巷连接着光鲜的店面和污浊的水沟,即使在市中心也总有几家谜一样的店铺,打从挂上牌匾起,“停业装修”的牌子就从没撤下过,所有人都没见过它开张的样子,但它却总也不倒闭,终年维持着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Y市特种监察大队总部就坐落在这里。
  作为监察所有“特异种”(即异于人类的种族)的专门机构,特种监察大队在Y市范围内拥有绝对的力量和最高权限以确保普通人的安全和“不知情”。他们的最高长官队长红日经常夸耀自己具有和特种监察大队队徽一样的特质--双剑交叉形成的、散发着圣光的红色十字,象征着以武力进行的救赎和保护--其中蕴含的妥协从不在她的考虑范围。
  此刻这名红发的女性正在顶楼的会议室里大发雷霆。
  “谈亮!你在掏枪之前就不能过过脑子吗?啊?”红日拍着桌子对面前一直低着头的男子大吼:“你那可怜的自制力是不是随着子弹射光了?说话啊!你以为装死我就会放过你吗?这都是这个季度以来第几次了?嗯?你还记得吗?”
  见谈亮始终不出声,红日一跃跳过宽大的会议桌,双手抓住他的肩膀使劲摇晃:“啊啊啊!已经第四次了!你让我怎么向上头汇报?‘所有恶性事件都是我的队员做的’,嗯?你已经从副队长、组长、副组长到队员降了三级了!这次想怎么降下去?离队吗?”
  谈亮抬头,银色的发丝如水般滑下,清俊的面孔带着憔悴的灰白,长时间失眠后充满血丝的眼中满是纠结和痛苦,干裂的唇开开合合,最后吐出沙哑的声音:“红姐,开除我吧……我……废了。”
  早已干涸的双眼无法流下泪水,鲜红的血丝从眼角滑落,喉咙里逸出野兽濒死的哀鸣。他把脸埋入沾满火药刺激性味道的手掌,不愿让一直崇敬的队长见到自己最狼狈的模样。
  红日收回手颓然坐在桌上,一向挺拔的脊背不堪重负似的微微弯下,高傲的头颅低垂一瞬又反射性地昂起,眼中浅浅的水光升起又散开,脆弱的神情像山间朝雾倏然散去,最后拍了拍谈亮的肩膀,强撑着用欢快的声音安慰:“唉,幸好小玄反应快,总算没弄出过命案,还有转圜的余地--这次的小子看起来很天真,让小玄去跟他谈谈,尽量把事情按下来,你的处罚之后再说。”
  “队长,我真的不行了。”红日转身时谈亮抓住她的衣摆,手心的红色血泪将黑色制服外套下的白衬衣染上点点猩红,哽咽的声音带着撕心裂肺的疼痛:“我忘不了阿水……一闭眼就是她的模样……她总是笑着问我为什么不去找她……”
  “一天没有帮她报仇,我就一天无颜见她啊……”
  “我好想阿水……好想早点去见她……恨不得把所有吸血鬼都杀了,就可以去找她了……”
  “我控制不住自己……快要疯了啊,队长……”

  三、
  谈亮是个活泼开朗的人--至少在他推开那扇门之前是。
  他是Y市特种监察大队历史上最年轻的副队长,能力强悍,人缘极好,有一个正在谈婚论嫁的女友,阿水。阿水人如其名,温柔娴淑,虽然不清楚他的具体工作,但对他经常性的出差和受伤报以十分的理解,甚至可以和他那群性格古怪的队友成为好朋友,就连公认最难相处的花狐也总是会在出差后给她带一些小礼物,所有人都喜欢呆在她身边。
  阿水身上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气质,她像所有流浪旅人的家。
  三个月前,夏季的尾声里,谈亮终于准备好求婚戒指,满心欢喜地去到她的花店,想要给她惊喜的他轻手轻脚地推开那扇半掩的门。
  十分炎热的天气,仍在工作时间的花店居然关了门,他却被紧张冲昏头脑,没有意识到异常。直到满目的血色撞进眼里--
  从十六岁恋爱开始,形影不离陪伴他十二年的阿水躺在暗红黏腻的血泊里,总是令他神魂颠倒的美丽眼眸大睁着,瞳孔散开后失去了以往的光芒,蒙上了一层不详的阴翳,细嫩的脖子在一双修长的手中弯出令人心疼的弧度,颈动脉处被獠牙咬穿,黑发的男人正扑在上面饥渴地吸吮。
  阿水的血液从他嘴角流下,在地上积聚成河。
  阿水的身体被他抓着,随意得像是抓着一个普通的血袋。
  阿水的表情很痛苦,看得他心都碎了。
  那个恶魔抬起头,对着崩溃的谈亮轻描淡写地笑了一下,随即把阿水的身体扔掉,走到他面前打量了一会儿,随即将滚落在地的首饰盒捡起,对着里面璀璨的戒指点评了一番,塞回他手里。
  甚至在离开的时候还点头示意:“多谢你的……未婚妻,味道不错,可惜她再也不能跟你举行婚礼了。”
  在上班时间以外,谈亮不会骑过于显眼的战斧,为了求婚时显得正常一点也没有带枪。终于反应过来的谈亮一拳打过去,本就不擅长空手搏击的他在急怒之下挥出的拳头被对方轻易躲开,随后眼前一黑。
  没有和预想的一样同阿水死在一起,谈亮睁眼时已是暴雨之夜。那只吸血鬼恶劣地将他和阿水的尸体摆成交颈而眠的姿势,他浑身上下都被血液浸透了。
  由于大家都知道他请了一下午假去和阿水求婚,即使当天因为久旱忽逢暴雨,Y市许多特异种都开始暴动,队里的人个个忙得四脚朝天也都非常善意地没有计较他第二天上午旷工的事。直到下午仍旧没有见到他的身影,一向细心的龙玄才察觉不对。等红日领着一队人找到花店时,抱着阿水的尸体坐了一整天的谈亮已经满头白发。
  一夜白头。

  四、
  夏阳在做完笔录后就晕倒了,原因是失血过多。
  “谈大哥的未婚妻被血族杀害了,所以他现在精神非常不稳定,见到血族就会下意识地想要报仇。”龙玄在病房里对刚刚睡醒的夏阳解释道:“希望你能理解……谈大哥真的是个很好的人,他只是太伤心了。”
  夏阳本来想说“他好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所有尖刻的话都被小姑娘恳求的目光堵住,只好低着头吸吮血袋里的血液,含糊地应一声。
  “那个,你受的伤我们会补偿的,求求你不要再追究了好不好?”龙玄试探着问,见夏阳扬眉看过来,连忙抽抽鼻子,挤出闪闪的泪光:“而且看着谈大哥是我的任务,如果追究的话我也会很惨的……夏阳哥哥求你了……”
  “说起来,他会无差别地攻击所有血族吗?这么危险的人竟然只有一个小姑娘看着?想要绕开你实在是太容易了吧?”夏阳一口吸干了血液,将血袋扔进垃圾桶,表情变得十分严肃:“实话实说,视他对我族的危害大小,我可以选择不追究这件事。”
  龙玄见他不再保持着随和宽容的样子,顿时有点慌,一边翻找着什么一边把谈亮的事告诉了他。
  目睹爱人死亡的场景后,谈亮变得非常焦虑,没日没夜地扑在追查凶手的事上。红日敏锐地察觉到了谈亮的心理变化,找来了危机干预中心的专家对其进行心理辅导,可面对连一丝精力都不愿分出来的人,再好的专家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随着谈亮表面上逐渐恢复正常,每天轮流陪着他的队员们突然发现,副队长在面对黑眼黑发的亚裔血族时会变得格外具有攻击性,倒霉的血族和“凶手”越像,被打得就越惨。
  同时,谈亮产生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反应(PTSD),那些令他痛苦的场景不断地闪回,让他无法安睡,日复一日地变得虚弱而憔悴,只有追杀血族的时候才会暂时恢复以往的强大--这令他们不得不通知Y市辖区内所有血族都去染发并且带上美瞳,这才令腥风血雨消停了下来。
  “你来得太不巧,在没接到通知的情况下碰上谈大哥的概率是很小的。”龙玄同情地说,顺便满怀希冀地把刚刚翻出来的纸塞到夏阳鼻子底下:“你是外国的,说不定见过这个凶手,我们把事件通报上去了,但是国内没有他的资料,转交国际组织实在太麻烦,这么久都没有回音……”
  看着那张纸上熟悉的脸,夏阳的表情渐渐变了,若有所思地看向龙玄:“那个疯子的未婚妻是什么人?有什么仇家吗?”
  “阿水姐就是阿水姐啊,是个很好很好的普通人,没人会不喜欢她。”龙玄激动地问:“你认识这个人吗?他是谁?你知道在哪里能抓到他吗?”
  “他叫夏烈,是我的‘父亲’,四代血族中唯一的一个亚裔。”夏阳眉心出现了一道淡淡的痕迹,那是长期皱眉才会产生的折痕,令夏阳总是显得天真的面庞显出几分长久处于高位的威严:“他是血族中的异类,如果真的是他引起了那位谈先生的变化的话,我自然不会再追究下去,但是你们恐怕有麻烦了。”
  他看着龙玄,认真地说:“父亲大人他从来不喝活人的血,只喝刚刚死去的死者的。而且他从不杀人。”
  “那位阿水小姐,在父亲大人碰她之前,就已经去世了。”

  五、
  谈亮再一次面对夏阳,难得的十分镇定--红日始终握着他的手,暖暖的温度像某种无形的羁绊,始终提醒着他身为特种监察大队一员的职责。
  摘下头盔,他银白的发丝和憔悴的样子让夏阳大吃一惊,想着自家父亲大人一向让人头疼的性格给面前的人带来的痛苦,他的语气也不自觉地温和起来:“谈先生,就让昨晚的事过去吧,我不会再追究。作为交换,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您,请您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顿了顿,他才说道:“您的未婚妻阿水小姐,不是父亲大人杀死的。”
  谈亮一愣,理解了话中含义后激烈地挣扎起来,红日用尽全力才堪堪将他按下。
  “父亲大人从不喝活人的血,也从不杀人。如果您仍旧有所怀疑的话,可以用‘四代’、‘怪胎’之类的关键词查一下,他的这一怪癖闻名整个血族。”夏阳满怀歉意地看着谈亮:“所以,很遗憾,阿水小姐应该是在死后才被父亲大人……我对他鲁莽的行为深表歉意。为了补偿对您造成的伤害,在追查真凶的时候,我可以对您提供力所能及的任何帮助。”
  “阿水,不是他……害的?”夏阳的话抽走了谈亮对血族的仇恨,也抽走了所有支撑他的力量。他不再挣扎,任凭疲劳至极的身体仰在椅子上,闭起眼睛,似乎是在艰难地回忆着什么:“阿水……阿水身体上只有一个伤口,就在颈动脉,她也没有中毒的迹象。没有外伤,没有中毒……会是什么人夺走了我的阿水呢?”
  “您相信我?”谈亮完全没有怀疑的样子让夏阳有些惊讶。
  谈亮点头。
  失去了爱人固然让他痛苦,但让他痛苦的根源还有亲眼看到“凶手”大摇大摆地离开而无能为力的弱小感。谈亮宁愿当时被夏烈杀死--那样就可以毫无愧意地和阿水永远在一起了,可是夏烈没有杀死他,于是他不得不活着。
  但对夏烈来说,如果他是杀死阿水的凶手的话,当场杀死无法反抗的谈亮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他没有,所以谈亮必须相信夏阳。当所有其他可能都被排除在外,剩下的唯一一个无论如何都必须被认可,即使他并不准备原谅那个伤害了阿水身体的吸血鬼。
  血族有一套自己的联系方式,夏阳表示用秘法的话夏烈很快就会接到他的求助通讯--虽然按照他不靠谱的程度,最好不要盼着他会立刻做出回应。
  夏阳的预感没有成真,夏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很快接起了他的通讯,三维立体投影一样的东西出现在了会议室中央,谈亮把座椅扶手生生捏碎才按捺住上前揍扁他的冲动,而夏阳似乎和谈亮有一样的想法。
  “我亲爱的孩子,不要做出那副愚蠢的表情,你伟大的父亲早就知道你会被邀请来‘喝茶’,他现身于此是为了救你啊。”夏烈的投影轻轻摇晃着红酒杯,明明连一个眼角都没有分给夏阳,却说着慈爱的话。
  “如果不是父亲大人鲁莽地伤害到了谈先生和阿水小姐,我又怎么会遭受‘池鱼之殃’?您不在的这几百年里族中所有事务都压在我身上,你……”
  “嘘,我亲爱的孩子,很遗憾,在我长久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似乎跟那些老家伙学坏了呢,一位合格的绅士必须注意到同伴的感情--那位谈先生快要忍不住咬死你了。”夏烈笑着打断夏阳滔滔不绝的抱怨--这样的事他已经十分熟练,那双格外黑沉的眼睛泛着兴味的光芒转向谈亮:“谈先生--相信您已经从我那多嘴的孩子口中得知了我小小的、与众不同的爱好。为了洗清我的嫌疑,我不介意再向您描述一遍当时的场景,相信您已经迫不及待了吧?”
  “准备好接受更残酷的真相了吗? ”

  六、
  夏烈是四代血族中唯一一个亚裔,他是唐朝鼎盛时期的大商人,不仅富甲一方,更有着完整的、唐朝人的世界观。他可以接受整齐摆盘的生脍,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把同类放上餐桌。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而持续不断地杀害其他人,哪怕是“外族”,也是违背他的本性的,于是他不得不养成了奇特的“饮食癖好”。
  从未离开过祖国的他一直在神州大地上不断游荡,千年来每一个角落都可能埋着他的故人。那天也是,正巧晃到Y市的他打算买一束花去纪念葬在这里的老朋友,可是走到花店门口却感觉到里面正发生着某种激烈的变化。
  特异种的变化。
  汉朝王充《论衡·讲瑞》中提到:“山顶之溪,不通江湖,然而有鱼,水精自为之也。”唐朝王建有诗《水精》云:“映水色不别,向月光还度。倾在荷叶中,有时看是露。”
  水精,水的精华,可以让生命生发的宝物,这种天生的珍宝一旦具有意识,除了生养她的自然之外,没有任何存在能够识别她的异常,即使是见多识广的夏烈也只能在她恢复原形的时候认出她来。那时大地久旱,因渴望着丰沛的水汽而产生异变,恰好店里面有一只化形不久的水精,她的能力实在太过弱小,夏烈还没来得及出手相助,她就因为抵抗不过强大力量的撕扯而被大地吞噬掉,恢复成原型散在风里,成了当天的暴雨。
  那具肉身,是阿水怕谈亮因为找不到她而苦苦等下去,拼命留下的东西。
  说完之后,夏烈露出一个恶劣的笑。他此时说出真相,一方面是因为蠢儿子被搅在了里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想要看谈亮崩溃的表情--
  谈亮听完,低头沉思一会儿,缓缓抚上左手小指的戒指,那颗钻石光华璀璨,散发着他熟悉的味道:“谢谢您,夏烈先生。”
  “嗯?”夏烈扬眉,略有些惊讶的样子。
  “我本以为戒指上会有阿水的气息是巧合,没想到她是水精,精魄可以离体存在,想必当时您顺手就把她的魂魄封进了里面吧?”再次抬头,他脸上一直以来的阴沉疲惫消失无踪,银色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十分阳光,嘴角的笑容也格外动人:“我夜夜梦到她,其实并不单单是心理因素,还因为她就在我身边,自然会有影响……说真的,非常感谢。”
  说着,他轻巧地起身,微微鞠了一躬,将皱巴巴的制服外套脱下来甩在肩膀上,潇洒地出门。
  充满活力的样子和刚刚几近崩溃的家伙判若两人。
  夏阳见夏烈放下酒杯,十指交叉的动作就知道他很感兴趣,又十分想装格调不愿意开口,只好苦逼地问:“谈先生这是?”
  红日朗笑:“如果阿水是普通人,他自然无可奈何,可阿水既然是特异种,阿亮自然有办法让她复活!他可是特种监察大队的副队长!”

  七、
  以几乎每月一次的频率重伤血族,在血族的强烈抗议下只是让他被降职而没有将他开除的原因不仅仅是红日帮他抗住了压力,更因为谈亮自身的价值--比起强大的武力来,他好用的脑子更被上头看中,在生物学和特异种研究学的融合上,国内没有人比他走得更远,因此明明控制不住自己的是他,最后被迫染发带美瞳的却是血族。
  阿水的身体早就被谈亮用生物医用材料细细修补,虽然经过了一整天的常温放置,但水精化出的身体出乎预料地没有什么腐败的痕迹,在急速降温下,所有细胞的细胞液也进入了玻璃态而保存完好,谈亮将她推进扫描仓,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龙玄好奇地走近。
  “谈大哥,怎样才能救回阿水姐呢?”
  “我会对细胞进行预刺激,然后瞬时升温,用法阵尝试将她的精魄封回身体里,如果不行的话,就再去给她找一副肉体来……没有灵魂的身体,吸血鬼那里可有不少。”此时从谈亮身上完全看不出机车手的痕迹,反而像一个狂热的科学怪人,双眼紧紧盯着屏幕上复杂的曲线,没有看到龙玄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将一部分血液抹在了扫描仓上。
  红色的血液转瞬渗入扫描仓白色的舱壁,消失不见。
  恢复身体的过程出乎预料地顺利,谈亮很快开始在屏幕上绘制法阵。
  “剩下的就是绘制法阵,然后将阿水姐唤醒了吗?”龙玄凑到谈亮身边,盯着他的法阵问道。
  “是啊……”
  谈亮没说完,就感到后脑遭到了重击,失去了意识。

  八、
  黄昏开始的婚礼人潮汹涌,新娘子那方的人各个眉开眼笑地拎起各式各样的彩棒打在新郎身上,新郎身后的人不但不护着他,反而里通外敌,在红日的带领下纷纷砸谈亮泄愤--三个月以来,他给整个特种监察队带来了数不清的麻烦,这样既可以解恨又不会被报复的机会实在难得,所有人都不愿浪费。
  阿水没有兄弟,花狐特意赶回来背她,谈亮把她接过来的时候被花狐狠狠拐了一下,差点栽倒,引起了一阵哄笑。
  “阿亮,你没事吧?疼吗?”阿水在他怀里焦急地问,双手撑在他的胸口想要确认他无事,却感受到手下低沉欢快的震动。
  “阿水,有你在,我怎么会有事?”谈亮吻了吻她遮面的扇子,将她抱到轿中。
  催妆、下婿、障车、跨鞍、传席、戏妇、撒帐、却扇,一系列的仪式完成已是深夜,醉醺醺的谈亮刚想回到新房一亲芳泽,就发现妻子青色的礼服下钻出一个小脑袋来。
  “龙!玄!”自那天苏醒过来之后,谈亮就没再见过这个把他打晕的罪魁祸首,大步过去就要把她揪出来,龙玄躲在阿水衣摆下大声求饶。
  一番人仰马翻,最后龙玄还是躲在阿水怀里把事情原委哽咽着说了出来。
  原来前一阵的大旱是龙玄不小心弄出来的。
  她是一只幼小的玄武,血脉觉醒时吸干了Y市附近蕴含灵力的水汽,间接导致了阿水的“死去”,所以感到很愧疚。那天想要谈亮阿水的时候,最多只能把她变成人类,但如果有水神玄武的精血,她连修为都可以恢复,可龙玄不知道究竟要给多少才够,说不定要冒着生命危险--那样谈亮一定会反对的。所以龙玄只好把他打晕自己来。
  谈亮揉了揉脑后仍旧有些肿的地方,忍不住叹气:周围都是一群奇葩。那个叫夏烈的吸血鬼用“帮忙保存了阿水的精魄”做借口,要求他办一场唐朝婚礼也就算了,这个小家伙半夜三更出现在新房更是让人头疼。他想了想,在龙玄可怜巴巴的目光下还是大度地原谅了她,并且拎着她的领子温柔地将她塞给了正蹲在门口偷窥的红日。
  把无关人等清理干净,谈亮回身对上了阿水清澈温柔的目光,终于卸下了一身的疲惫,心里只有沉甸甸的暖意。
  “阿水,我好想你。”
  “我也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7 个关于之死矢靡它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4-15 10:49:29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4-23 12: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没有搞懂之死思密达~这个题目的含义,意思是死了都要爱吗?
但是这是一部杂糅了 侦探,吸血鬼,中国传统玄文化为一身的短篇小说。除了反转有些突兀外,其他各方面都很优秀。
开篇,以一场追击开始,引入一段谭亮未婚妻阿水被害案件。通过层层抽丝剥茧,发现了阿水真实身份。最后的反转很突兀,前面似乎并未交代有龙玄这个‘玄武类’奇异生物。如果在之前添加一些相关信息,这篇文章就堪称完美了。
文笔方面:80分。
剧情方面:65分。
立意方面:死了都要爱,追寻你到永远直到你重生?是这个意思吗?总之,这是一篇以爱为主题的奇幻小说。70分。
总和评分:71.6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6-5-9 15:2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的标题出自《诗经》,意为到死心不变,显然这是一篇跟爱情有关的小说,可以看出,作者是一个写作方面的老手,写作技巧的运用无可指摘,中西古今奇幻的融合也很有意思,可读性比较强,悬念也是一层层设置和拨开的,结局出人意料也在情理之中,没有什么更多的建议了。

评分:7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obest  发表于 2016-5-19 16: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非常好看,很流畅,而且让人能在昏昏欲睡的下班时刻读进去!
这篇文章比较大的问题也是在结构上,故事后半段过于草率了,或者说这个故事构造得并不好。打嘴炮说结局的大前提是高潮过了,而且还是个大高潮,所以可以让读者在舒缓的节奏中结束,比如柯南……这个故事……起伏太少了。
然后,人物呢,我个人是不太认同的,有强烈死志的人不是这样,而且感情转变得太不自然了。
总之前面很精彩,后面太粗糙了 感觉是不是赶出来的?
7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兰德.亚瑟  发表于 2016-5-19 22: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侦探版的奇幻,不禁让我想到了夜城系列。整篇故事读起来颇为流畅,但就像上面那位说得一样,文章的结构有问题。
7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追风的魔王  发表于 2016-5-21 22: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是好看,我个人很喜欢这种带着神秘色彩的侦探奇幻。但是,行文上有一些突兀,啰嗦的地方也有,这就不好了。开始的部分很紧凑,这种紧凑就是罪案小说的特色,但是后面的反转,就没有了,反而就扼杀了这种内心的焦急,神秘感。7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吴遥  发表于 2016-5-22 11: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讲道理,有着强烈赴死的心,是不会对这个世界唠叨这么多东西的,而且前面部分这么好看,后面是不是忒一般了啊owo。侦探小说应该就是三步一高潮,五步一反转(开个玩笑,哈哈哈)前面部分真的很优秀,但是最后的结尾有点让我大吃一斤。但是前面的优秀,也足够弥补后面的结尾反转。
评分:6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aggy004  发表于 2016-5-22 22: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文笔不错,成熟流畅,一看作者经常练笔,故事性略弱了点,逻辑性不够强。讲述的爱情故事还是挺动人的。

就个人而言:
语言:85
故事:80
综合评分:82.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