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11 3454

钢琴师

不停 于2016-5-20 09:11:3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2CP8578Y%US%ATC{KWPH4.png
   一、
  我的父亲米洛维奇·沃尔科夫是莫斯科地方消防员,母亲卓娅是大学钢琴教师。他们的相识源于音乐。虽然父亲隔三差五就会奔赴火场,累得一身臭汗,可在闲暇之余,他会独自坐在一旁,凝听着母亲的钢琴演奏。后来有了我,他凝听演奏的对象也变成了母亲指导下的我。
  我永远记得父亲的严厉,即便有时我对他的决定也同母亲一样持有不满的情绪,可他的决定对我而言就是个不容置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更改。也正因为这样,我变得看似勇敢和无惧。以至于那些混迹于小学学校周边的那些小流氓给我取了个‘烈火琴手安德烈’的外号,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我的勇敢来自于父亲的强迫。
  但我的父亲却是一个真正勇敢的人,在我心中,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英雄,特别是在他身着防火服冲入一个又一个火场的时候。
  可是,我的母亲却是柔弱的,有些地方我感觉我更多的遗传了我母亲的特质。她对于我父亲给我灌输的‘勇敢’颇有微词,甚至认为父亲的工作就是这种勇敢最为愚蠢的表达方式。她认为只有在平静的艺术熏陶下,我才会真正的成长。因此时她常当着父亲的面委婉讽刺父亲对我的严厉,同时也变着花样的质疑他继续这样的工作是置家庭于无物。可我却把这种互不协调的矛盾作为一场场滑稽感十足的喜剧。直到后来的后来,我才明白,那并不是母亲的批评,而是她的担忧。在母亲的心里面装着的,不仅仅只有我这个儿子。
  平日里,不论在什么场合,父亲一旦接到了消防局打来的电话,就会立马赶去,绝不做任何停留。
  可我对那天,却记忆是深刻的,我希望那天从我生命中被抹去,就像从未发生。那天是母亲和父亲的结婚纪念日。我们三人正围住圆桌对着插满蜡烛的蛋糕许着美好的愿望。可一个电话打来,蜡烛还燃着,父亲却离开了。
  “米洛维奇!”母亲竟突然咆哮起来,猛地从桌旁站起,我深知,欲言又止才是母亲真正的愤怒,那愤怒令她的脸胀得通红。
  我悄悄坐到了钢琴处,胡乱的翻开了曲谱,竟莫名其妙的弹起了《义勇军进行曲》,那慷慨激昂的中国国歌竟被我弹得软绵绵的。可我还是在演奏时用憋足的中文唱上了几句:“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勇敢和懦弱有的时候也能融合。也许我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家伙。
  二、
  《义勇军进行曲》我反反复复在母亲的指导下弹了一个晚上,可琴声还是像断了线的风筝。
  我陷入的梦境仿佛看到了冲锋中的千军万马,只不过冲锋之人手持的不是汉阳造,而是突突中的汤普森。
  可梦境就在门铃和敲门声下化作了碎片。
  我以为那是我的父亲,因为父亲平常就是这样干的,先是按门铃,然后对着房门狂敲一通,即便他是有钥匙,然而却总是喜欢这么干。于是我给他起了个名符其实的绰号,“报晓的雄鸡!来了!来了!真是早!早上一点也不好!”
  周围仍旧是一片漆黑,我摸索着摁开了门厅灯,睡眼朦胧的打开了门,揉了揉眼,耳边却传来的是陌生的声音,“小安德烈,你母亲在不在?”
  “你是--”我登时抬起头,眨了眨眼,望向了门外站着的人,那是一个面熟的消防员,他的神情有些闪烁,手中还捧着一顶消防头盔,我认得,那顶头盔属于我的父亲。
  母亲已经从卧室内走出,他的目光同样落在了消防员的头盔上,却登时捂住了嘴。
  “啊,沃尔科夫夫人。”消防员挺直了腰板,走入了房间内,将头盔捧到了母亲的面前,可母亲却突然向发了疯般,将递到面前的头盔推到地上。
  “不,你们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也许米洛维奇拿错了头盔。”我看着脸色骤变的母亲,咽下了口水,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立在母亲面前的消防员摇了摇头,弓下身子将头盔从地上拾起。轻轻将手搭在了母亲的肩膀。
  “他...受伤了?”母亲从来说话不打结的,她的语气有些奇怪。
  “局里。昨夜,莫斯科环城公路41公里处‘磨坊’发生火灾,米洛维奇也赶赴了火场...”那消防员似乎顾虑着我,每次只把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在我的印象里,消防员们说话的方式并不是这样的,“他是一个英雄,救出十多个身陷火海的工人...还有一个失去了双亲的可怜小女孩...”
  “愚蠢...愚蠢...”母亲好像在瑟瑟发抖,声音也是断断续续,她不时紧张的看着我,可就在我与她目光相撞的时候却又忽然转移了视线。
  深呼吸中的她似乎在作着相当艰难的决定。
  “要带上小安德烈吗?”消防员指了指呆立在一边的我。
  “不...”我的母亲轻声的回答着,可随即却在握紧拳头的瞬间,咬住了嘴唇,“带上他...”
  莫斯科消防局里,我不敢承认那具蜷曲的,被烧成了焦炭的遗体和我有什么关系。只是在一瞥后,我便立即被母亲蒙住了眼睛。
  直到父亲变成了一个小盒子。我捧着他,慢慢的将他埋入了土里,铲起一捧黄土,那刻有父亲名字的十字架就被插在了那里。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是死了。我也渐渐明白了生与死的含义。听着母亲对父亲时常的念叨,我总会走向那架钢琴,演奏一段激昂的乐曲,仿佛我的父亲并没有死,只是又赶赴火场去了。
  “英雄是不会死的。”
  三、
  日复一日,我在成长,重复着每天做的事。怀揣着一个钢琴师的梦,我在努力。我去参加了各种选秀节目,可大部分时候,我父亲的故事远比我弹奏的乐曲精彩许多。
  最终,我没有成为一名钢琴师,我还是那个外强中干的烈火琴手安德烈,只是成为了我就读母校的音乐教师。
  虽然事与愿违,但我心中的梦想却从未改变。虽然在追逐梦想的过程里遇到了重大挫折,可上天还是眷顾我的。至少我的人生里走入了那抹靓影,同校教授物理学漂亮老师娜塔亚走入了我生活。我的生活不再单调。
  “别气馁,安德烈。”我和娜塔亚手牵着手,迈步在雪花纷飞的莫斯科郊外。
  “娜塔亚,这句话你已经给我说过了许多次了。可我还是在这默默无闻的岗位上。”我有些尴尬的朝娜塔亚摊开了双手。
  “也许你正处在蝉蛹破茧时。”娜塔亚的两瓣红唇上下起伏。看得我心中砰砰直跳。
  “是的,我还知道,亚马孙平原的一只蝴蝶扇一扇翅膀都有可能引起美国的一场龙卷风。”我朝娜塔亚扎了眨眼,抿嘴一笑,“但我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只蝴蝶。”
  “蝴蝶效应!看来你高大学的物理还没有慷慨归还你的老师。”娜塔亚的掩嘴一笑,声音像是摇响的银铃,“别打退堂鼓。”
  “其实我是早还了,也许是你教授学生太过专注,并没有注意到悄悄旁听的我。”我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细数着每一缕金丝。我的心在砰砰直跳。
  “我以为你只是来和我讨论与课堂教学无关内容的。”娜塔亚的红唇贴近了我的耳,俏皮的说道。
  “你知道我注意一个人是从多方面的。”我不由的伸出了手去揽住了娜塔亚柔软的腰,直面这个可爱的女人。我敢说这是我第一次有如此大胆的勇气。
  “看来,我们是有共通之处的,安德烈,今天你为学生上钢琴课时,弹走了调,可在弹奏的曲目里发出了不和谐的共振。”两双眼睛直视着彼此,凝视着彼此内心的深处。
  “因为,那声走调是因为我感觉到了你的存在...你知道我演奏者凭借的不是理性,是感性。”我凑近了娜塔亚的脸,闻着她微张的唇齿幽香。我感觉自己的心在激烈的跳动,脸在发烫,“就像你和我。”
  四、
  最新一届的‘世界钢琴新星’选秀的消息,在莫斯科电视台的推波助澜下,在莫斯科城掀起了新一轮钢琴热。最近几日,从外地空降莫斯科的人明显变多了。毫无疑问,那些都是跃跃欲试的钢琴演奏者们,也正因为这样,他们的热情仿佛迅速融化了莫斯科凌冽的寒冬。以至于平静授业的我也感受到了学校之外的热潮。就连那些和我一样的钢琴教师们在课间的办公室交流的也不再是老三套--国际政治,国内收入,或者坊间见闻。现在他们更多谈论的是这次音乐盛典。啊,终于有了点相关音乐的事情。
  “伊凡,听说你去了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厅报名海选?”办公桌旁,一群同事围住与我交好的伊凡有说有笑,“情况怎么样?”
  “报名还没有截止,我相信我准备的拿手曲目会博得评委们的赞叹!”伊凡的声音听上去显然属于自信心爆表。
  “我们可期待到时候你能在电视里的杰出表现哩!”同事们啧啧赞叹着。
  毕竟,伊凡在2022年时的柴可夫斯基国际青少年比赛取得了冠军,在同事们看来他极有可能是世界钢琴新星。我真心希望他还能做到青少年时期那番完美的演奏。
  手机悄悄的震动起来,让我退出了针对这场音乐盛会的议论,退到了一边。
  拿起手机,划开屏幕。那是我的女友娜塔亚发来的信息,“亲爱的,你听说了吗?世界钢琴新星的选秀马上就要在莫斯科举办了,不知道你准备去试试吗?我勇敢的人。”
  “还没有,亲爱的。只不过那次盛典是绝不会少了我的。”我不假思索的摁下了回复的信息。虽然我摁下回复后的我就开始了无休止的思前想后:能够脱颖而出的几率是微乎其微,即便是钢琴教师,有着专业的演奏技巧,可在评委的眼里,参赛之人技巧在他们的面前就是班门弄斧,即便自觉完美的演奏也绝不可能是完美的,因为完美的人已经坐在了评委席上,那些身为联合国钢琴学会的委员们。
  我的内心同时也充满了基于从前数十次失败而浮现出的各种的遐想。直到上课铃声响起的那一刻。
  “钢琴课见,亲爱的。”在发送了这个消息后,我关闭了手机,就立即从办公桌上拿出了一沓教案,起身走出了还在哄闹的办公室。
  五、
  世界钢琴新星选秀海选当天,穿着娜塔亚为我穿上的燕尾服,我独自一人乘坐的士来到了位于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厅的海选现场。踏着天鹅绒的红地毯,我硬着头皮步入了音乐厅中。早已调试好的钢琴就搁在舞台中央,台下是交头接耳的评委,还有记者们闪光灯和摄像机,只是他们更多关注的并不是我这个参赛选手,而是懒洋洋的评委们所表现出的一举一动,哪怕评委们一个皱眉或者是放了个一个屁。
  幸亏我选择的是钢琴教师这一职业,相关钢琴这一专业演奏动作和演奏技巧每天都在接触,一曲早已烂熟于胸的《幻想即兴曲》终于让现场无精打采的评委们陷入了音乐的幻境中。
  正因为这样,我才在评委面前完整的演奏完了所挑选的钢琴曲目。直到曲终音落,我才慢慢的从钢琴前站起来,走到了台前。这时现场记者们的摄影机,照相机才向高射炮一样齐刷刷的对准了我。
  “演奏的不错,我记得你们学校还有一名钢琴教师伊凡也通过了海选,看来在未来的路上,安德烈先生也许还会面临强劲的对手。”聚光灯闪烁中,评委们纷纷举起了通过的牌子。
  “谢谢欣赏和评论。”我向一个个举牌的评委躬身行礼,可目光还是不自觉的扫向了神情各异的他们,最终停留在了最后一位尚未举牌的女评委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她,挑着眉毛下一双小眼睛盯看着我申请表,突然抬起了头来仿佛有话要说。
  “感觉这次参赛选手整体的素质不是太好。这是我要说的第一句话。对于安德烈先生你,我也有话得说,你的故事写得不错。申请里关于你父亲的故事很凄美。你是救火英雄的儿子。但你在演奏中却还缺乏一种被称之为‘灵魂’的东西,也许他还有一个称谓叫做‘感情’。你肯定在演奏里没想过你的父亲。”那女评委的话,让我心中已经凉了大半截,虽然我实在联想不出这《幻想即兴曲》和我的父亲有半点的关系,但是这个女评委无疑做到了。
  总结前几次选秀失败的教训,我以沉默相待,虽然我知道这个女评委说的话就像是在瞎扯淡,但我却深知如今的争论是毫无意义的。我不想在镜头前失败的毫无品味,我知道娜塔亚和母亲现在一定是在电视机前看着我,说不定还有天国的父亲,我可不想当众失态。
  “不过,好歹你让我进入了肖邦脑海里的幻想画面,虽然幻想的画面里只有一幅幅静态的图画。但我不得不承认,你是第二个让我感觉到了莫斯科的钢琴还是有希望的年轻钢琴演奏者。”女评委的评论果然足够尖酸,在和着全场掌声的情况下,她终于扭扭捏捏的举起了牌子,像是个还未出嫁青涩少女。
  这样的转折,多少让我有些猝不及防。我并未觉得有什么惊喜,相反,我认为这女人一定不仅仅是评委,还是个诗人。
  “是啊,希望我的父亲一直凝视着我,那该多好。”我心中只是这样念想着。
  六、
  我根本没有想到这次世界钢琴新星选秀会是这样的结果。
  经过轮番激烈的角逐,我竟从数万钢琴演奏者们中间脱颖而出。就连母亲和娜塔亚都认为我也许会止步于8强,而紧张不已。但我却显得并没有向他们那样紧张。该做的工作还是得做,只是在闲暇时就会和伊凡互相交流着弹奏钢琴的各种技法,在彼此的鼓励中我们努力前进,跻身前4名。
  直到我弹奏的一曲《梦中婚礼》让评委席上的世界顶尖钢琴师们全都陶醉,我又一次的成功晋级。其实那天的选秀里,我属于超常发挥,因为这首曲子让我想到了娜塔亚,让我想到了我脑海中设计的那场梦幻般的婚礼。没错,这也是一曲我心中的告白。
  也许娜塔亚听懂了我的琴声,就在那天晚上,我们在杯盏里买醉,最后初尝了禁果。
  可自那以后,除了娜塔亚和母亲一如既往的给予我支持外,一切都变了。一些方面倒是对我具有积极意义。我被学生当做了偶像,听我上钢琴课的学生也越来越多,就连走在学校走廊都会时不时有冒充成学生的狗仔找我索要签名。但是,除此之外,另一些方面却让我感到悲伤。我无意间听到了同事们在我身后的议论,那是妒忌多于赞美。在这些同事们的眼里,我似乎并不配拥有夺冠者的资格,只有伊凡才有。究其原因,也许就是因为青少年时期的伊凡曾经获得过大奖,而我连尾奖都无缘。
  是的,我最终的对手就是与我交好的伊凡。可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尴尬的关系,让伊凡对我的情感产生了极大的变化,他的脸上缺少了真诚,他的笑变得虚伪,在行为上也体现出了他刻意将我疏远意愿。
  “难道,这就是一山不容二虎的真实?”我没有想到曾经的朋友会转变的这么快,我的心中发出一声怒吼,“不就是因为一个世界级的比赛?”
  莫斯科的雪在春天开始融化,我的心却比凛冬更为寒冷。我心中突然有股说不出的怒火。像是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不仅努力需要克制,还得释放出我一贯的善意。
  “嘿!伊凡!你参加决赛的曲目准备的怎么样?”我尽量压制着内心的不满,我知道,我并不能强迫别人喜欢我,也许我现在做的只是一次并没有什么用的挽回。
  “啊,你的《梦中婚礼》演奏的如同天籁,我觉得我们还是没有必要讨论各自准备的事情了。关于这个话题,我并不想回答你。安德烈先生。学生的偶像。”伊凡根本没有打算侧脸看我一眼,声音冰冷的像块结了冰的石头。
  那些装作备课的同事们更是抬起了眼,轻蔑的朝我笑了笑,又低头开始寻找几乎同时因手滑而掉落在地的中性笔。
  我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除了尴尬只剩怒火。我只是愣在了原地,脑袋里一片空白,我感觉我似乎在同事们和伊凡的眼里是个小偷,虽然我不知道我到底窃取了伊凡的什么。我努力克制着内心汹涌,我感觉胸闷头昏。我还感觉自己的脸被伊凡甩了个清脆的耳光。可伊凡却是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瘪嘴回应着这些他已经不知道‘交好’了多少年的同事,然后在冷笑中径直走向了那张熟悉的办公桌。
  我知道,这是赤裸裸的挑衅,更是挑战,而我已经被他视为了对他构成威胁的人。一块挡在路上的石头。
  七、
  红莓花开的时候,莫斯科已经见不到雪。自上次的半决赛后,我终于熬过了3个月的时间。
  世界钢琴新星的选秀决赛即将开始的消息已经被新闻无数次放送到俄联邦的全国各地,以至于整个莫斯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办公室里,我习惯性的打开了电脑浏览器,我和伊凡角逐选秀冠军头衔的新闻就会立即映入眼帘,甚至关于我的新闻还被配置了醒目标题《安德烈的琴声和故事同样精彩!》。我匆匆关闭了浏览器,埋头备课,可周围同事为我营造出的尴尬的气氛让我很难继续下去。课堂上,我的学生也是莫名其妙的多上了不少,我知道那些多半是混入学校的狗仔,以至于我的娜塔亚也被这些恼人的家伙挤到了最后几排。可我又有什么办法?
  毕竟钢琴课是校园的公开课程,任何人都有权旁听。
  我感觉自己快要丧失勇气踏入这个选秀决赛,来换取生活骤变的结束。
  决赛前夕,虽然我心不在焉,可生活还是得一如既往。
  娜塔亚陪伴着我迈步在莫斯科郊外林荫道上。只是我的心情是闷闷不乐的。甚至自己在矛盾中都无法道出内心所想。
  “安德烈,总感觉你最近心烦意乱”一路的沉默,如小鸟依人般揽住我胳膊的娜塔亚倒是先开了口,“最近你在课堂上的演奏很是差劲,不仅弹错了许多音,而且暴露了我对你的猜想。”
  “猜想这个词是你们物理人经常用到的词汇吗?”我只是望着蜿蜒的林荫道,故作镇定的说。
  “那就是我的推断。你最近心浮气躁,好像有什么事情一直困扰着你。曾经的你经常会与我交流日常琐事,可自打你进入了决赛后就变得很少了。不要给我的问话找什么借口,我可是一个敏锐的女人。”娜塔亚敏锐的探知到了我心中不愿说出的部分。
  那银铃般的声音轻易挑开了我心中那具关住秘密的锁。
  “这...好吧。问题就出在那里。是伊凡。”
  “那个与你一直交好的钢琴教师,你的同事。”
  “是曾经。”我指出了娜塔亚言语中的谬误。
  “哦?我平时觉得你们关系一直不错啊,我并没有看出来你们关系有什么裂痕。虽然这次你们两人是竞争对手。啊,其实我一直为你们两个高兴,这是我们学校的荣誉。”娜塔亚瞧着我越发感觉紧绷的脸。
  “如果说是竞争对手,我倒是觉得他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对手。但现在,我感觉他把我视作了敌人。也许他感受到了来自于我的威胁。”
  “证明别人看重了你呀。你应该觉得高兴才是。”
  “恰恰相反。我其实宁愿回到从前的生活。我没有参加过这次选秀。我希望以前的追逐的梦不过是一种美好的幻象。”我抿了抿嘴,失落的垂头,我肯定在娜塔亚眼里就像斗败的公鸡,哦,是报晓的雄鸡育下的那只斗败公鸡,虽然我连斗还没有开始斗,“同事们对我冷眼相待,甚至伊凡和我正处在无尽的冷战,曾经说好的携手并进,可如今却只剩下对立,说不定他期望我消失。他们恨不得从精神上摧垮我,我就像他们眼中的奥多亚克。而伊凡才是罗穆路·奥古斯都路斯。”
  “这可不是我认识的你。你是在为自己内心的隐藏的那份懦弱寻找借口。安德烈,我是讨厌借口的。我说过也许你正处在蝉蛹破茧时。现在的你已经破茧,怎能不蹬掉残茧,展翅高飞,却选择原地停留?”看得出来,娜塔亚有些失望,甚至放开了揽住我胳膊的手。
  我一把拉住了娜塔亚,“这些其实都不是重点,我只想和你平静的生活下去。”
  “但是,我不会喜欢和一个丧失灵魂的空壳一起生活的。”娜塔亚甩开了我的手,眼神里全是对我油然而生的愤怒,“你还记得我在课堂上讲过的蝴蝶效应吧!非线性的条件最终会影响的,不只只有你。你对我说着这番丧气话,和你内心的纠结已经让我感到难堪,半途而废不是一个真男人应有的特质!瞧,你现在做的决定不就已经影响了我?我对你本不应产生的纠结和焦虑感到愤怒!”
  “我...”我欲言又止,仿佛看到了天空中正聚集着浓云,酝酿着一场闪电风暴。我不想将话题引向风暴即将来临的地方,我只想逃避这场风暴。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娜塔亚的举动。
  她从挎包里,拿出了一份泛黄的剪报,随即将它塞入了我的手心,“安德烈,我没有想到你现在竟会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你们差别就那么大!我一直认为你必定是勇敢的人,也许我是看错了。我认为你真该学学他!”
  我一头雾水,在惊讶之余迅速打开了那份泛黄的剪报,剪报上的日期令我感到了痛苦,剪报上的旧闻的内容更是让我手足无措,我猛然间抬起了头,看向了神情严肃的娜塔亚,我突然变得十分的恐慌,甚至全身开始瑟瑟发抖你来,“那场火灾有十三人死了。包括我的父亲。你是幸存者之一?”
  “是的,因为你的父亲,米洛维奇·沃尔科夫从‘磨坊’的火海中推出了那个小女孩。我本来应该和我父母一起死在那次‘磨坊’火灾。可是你的父亲用自己的勇敢拯救了我,改变了我的命运!他是死了!他是我的英雄!我原本以为英雄必定有英雄的后人,虽然我从未想过20年后我们会走到一起。可直到我们的交往变得频繁,我才发现你就是他的儿子!难道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称呼你为勇敢的人吗?”娜塔亚的泪水像泉水般从眼眶中涌出。
  我的心如刀绞。我不知道我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勇敢和懦弱在我的心底爆发了战争,双方在我的心间激烈交火。我保持着沉默,甚至闭上了眼睛,忍住男人最为宝贵的泪水,“是啊,别人称我为烈火琴手安德烈,怎么能像是一滩死水,任凭水面涨满浮萍!”
  “娜塔亚!”我猛然睁眼,一把将娜塔亚涌入怀里,她的泪水浸入了我的衣衫,我感觉胸中的战争被这泪水淹没,“会的,我会追逐我的梦想的,娜塔亚。我的父亲是个勇敢的人,而他的儿子也绝不会是孬种。”
  八、
  我与伊凡在决赛中相遇了,就在相遇的那刹那,他骄傲的眼神里流露出的是对我的藐视。决赛的赛场,也是我们进行海选的地方,这里既是选秀的起点,也是选秀的终点。
  台下,无数摄像机和照相机瞄准着台上的我俩,显然,我的同事伊凡很享受这种场面。他夸张的向台下的观众和评委们竖起了大拇指,仿佛我只是一个为了衬托他的存在而存在的配角。
  当伊凡的钢琴跃出了音符,整个柴可夫斯基音乐厅内竟变得鸦雀无声。和着周围射灯投下的光芒,舞台上的伊凡仿佛为听众和评委们营造出了一种音乐之中的美妙梦幻,那协和的旋律似乎慢慢的浸入了所有听众的灵魂,以至于我的眼前也仿佛看到了一个现实中所不存在的美妙幻境。突然,他的琴声变得汹涌澎湃,好像一场暴风即将来临。那些听众们纷纷掩住了嘴,瞪大了眼。然而,在不经意间,一声错音悄悄潜入了他编织的噩梦,噩梦刹那出现了一丝瑕疵,可却又迅速的消失不见。
  琴声落时,伊凡从钢琴旁站起,虽然有一个音符的失误,但是评委们却仍旧给予了他的演奏极高评价。
  “轮到你了。安德烈。”他从我的身边经过,为我投来一声冷笑:“呵呵。”
  “别忘了,伊凡。你有个错音。”我嘴上虽然是这么说,可深知那声错音却对他的演奏无足轻重,我承认除此瑕疵之外,他的演奏是堪称完美的。
  “如果你可以做到一个都不错的话。”伊凡转过了脸,笑盈盈的看向了我,笑容中充满了不屑,“希望你的运气能超过你目前的实力。然而我对此深表怀疑。”
  “谢谢你的好意提醒,不过我只想告诉你,我的演奏从来不靠运气。”我向伊凡耸了耸肩,快步走向了舞台。
  舞台中央钢琴前的我,目光搜寻着看台之下,在无数双眼睛的凝视里,我依旧迅速的找到了她和她,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然而我无法找到的,是那个他,我心目中永远的那个英雄。
  已经来不及在慢慢找寻永不可能的目光,舞台周围的灯光就已经开始变幻,一束白光照亮了我的所在,我的周围只有一片漆黑,整个殿堂骤然安静无比。我慢慢的就坐,手指移向了钢琴的琴键。
  我要用美妙的琴声向他们宣示,这里的舞台只能属于我!而不是属于你,伊凡!
  那是一曲《第六号钢琴协奏曲》,琴键在我指尖的触及下,高低起伏。我的内心跟随着演奏,如同浪潮般起伏。我闭上眼睛,感受着触感和音感融合的那一霎,一幅美妙的世界在我的眼前浮现。好像那梦幻成为了真实,我仿佛拥有另外一种记忆,也许那记忆属于谱写这首曲子的贝多芬。
  琴声一落,周围的灯光通明,我站起了身,面对的评委和听众。
  沉默片刻之后,舞台下骤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我已经不需要知道评委们针对我演奏的评论,我只知道伊凡注定是败了!
  我的母亲手捧着鲜花,奔向了我的面前,给予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然而更期待接下来那温柔的吻。
  “安德烈,今天的演奏真不错,有时候,卓娅的有些观点也许是对的。”
  那是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也许只是存在在我的梦中。我甚至感受到头顶粗糙的触感。
  我猛然抬起了头,一时间竟呆愣在了原地,“米洛维奇...我的父亲?”
  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的父亲明明是在那场磨坊火灾里死了。他不应该出现在我的生活中的。如今的所见难道是我的梦幻。
  “儿子,也许你对我今天能在柴可夫斯基音乐厅里完整听完你的演奏感到十分惊奇吗?”我的父亲有力的手拍着我的肩,“总之,今天的你干的不错,而我今天我也作出了退休的决定!我离开了消防局,永远的退休了!我还要告诉你,余下的时间里,让我来做一个真正的父亲。”
  “可...”我还是点了点头,我明明记得父亲是死了,却能又记起了父亲这些年来为家庭所做的点点滴滴,这突然袭来的双重记忆让我感到困惑,可我还是想到那个我爱的人,我看向了我的母亲,悄悄的向母亲询问道,“我的娜塔亚呢?”
  “娜塔亚?”母亲向我投来疑惑的目光,“你结交的新女友?”
  母亲疑惑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想要知道的一切。
  尾声、
  我的心情很差,草草结束了灯光交错的颁奖典礼。
  我辞别父母,迅速折回了我和娜塔亚曾经同居的公寓,从衣柜最下层翻出了那张娜塔亚给我的泛黄剪报。
  “2015年4月8日,莫斯科环城公路47英里处磨坊发生了火灾,经过莫斯科消防局紧急施救,仍然有13名俄罗斯公民因火灾遇难。”我读着一字未变的剪报,背脊顿生凉意。
  我想起了娜塔亚曾经对我说的话,“也许你正处在蝉蛹破茧时。”
  是的,茧子碎了,一只美丽的蝴蝶将翩翩起舞。再见,我的娜塔亚。也许在茫茫人海里,我能追寻到另外一个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1 个关于钢琴师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4-15 10:52:25


吴遥  发表于 2016-4-20 23: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荒唐一梦三十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6-5-9 15: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王 于 2016-5-22 12:15 编辑

第一遍读完的时候,我以为这是一篇科幻小说。但又一次读结尾的时候,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哪些是真实,那些是虚幻,我们在无数个世界中穿行,又背负着无数个自己的经历。一切都取决于自身的选择。因和果,有时候就是这样的矛盾。本文行文顺畅,结构完整,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考虑奇幻元素什么时候出现,但结尾还是让人满意的。从人物名字来看,这是一位熟悉的作者。感觉写作水平稳步提高。加油!
打分 7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三三最好了  发表于 2016-5-13 15: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这篇文章,我忖度了这篇文章很久,文章很棒,作者也很有想法,但是有些逻辑实在是不通。
1:作者在开头和文中,结尾,三次提起了父亲的死。但是在结尾却说父亲虽然自己看不到,但是能够体会到父亲的所作所为,这样很怪。
2:文中女友娜塔莎,文章中提到了蝴蝶效应,似乎想通过,蝴蝶效应来解释,娜塔莎的消失。以及父亲的重新出现。
3:不看结尾,这个故事能在这一期名列前茅了。
评分:6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5-14 17: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三最好了 发表于 2016-5-13 15:18
看完这篇文章,我忖度了这篇文章很久,文章很棒,作者也很有想法,但是有些逻辑实在是不通。
1:作者在开头 ...

请叫我‘烂尾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aggy004  发表于 2016-5-17 12:5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ggy004 于 2016-5-20 22:34 编辑

逻辑上是有些问题的,语言也不够精炼,故事无用的枝节过多,我提个建议,建议你把字数控制在5000字~7000字,并且把故事讲清楚不要留下任何让人无法理解的东西,好故事不是云山雾绕而是思路清晰。

就个人感受而言:
语言:66
故事:40
综合评分:53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追风的魔王  发表于 2016-5-17 15:2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剧情:有点难以捉摸,看完后心里毛毛的,在整个剧情上,作者有意在最后做出一个解读。但是忽略了阅读是一个过程,而不是只看结尾。在过程中,整个故事情节,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协调。结尾的感受就如释重负,过程很艰辛。75分。
描写:作者用了第一人称,行文上很顺畅。过于饱满,有些部分显得有点啰嗦,人物的内心世界描写的很细腻,独白显得很多,盖过了这种自我思维。75分
文章整体上给人剧情在后面的感觉,很烧脑。
总分:7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兰德.亚瑟  发表于 2016-5-17 16: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是迄今为止第一次震撼我的文章,整体感觉很棒,但最后结尾有点摸不着头脑:平行世界?还是安德烈一直在做一个梦?
文笔方面没什么可挑剔的:90
剧情:尽管通篇没有提到任何奇幻的因素,但是这人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故事,不是吗?90分
立意:这是一个讲述英雄的故事,还有成长。当然最触动给我的就是一个男人通过不懈的努力登上人生最辉煌的巅峰!100分
综合:93.3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obest  发表于 2016-5-20 09: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基本上完全不同意楼上诸位的意见。因为这篇是我听完的。
我也建议大家以后读小说的时候找个朗读软件来,这样就能知道自己I写的对话到底有多奇葩。
塔爷这个故事,通篇充满了语言的违和感,而且特别不像成年人说的话。
结尾个人觉得是个败笔,太突兀,前面完全没铺垫,看到最后觉得莫名其妙了的,这种阅读体验非常差劲。
魔王说的整个故事情节的不协调,我觉得是因为人物的违和感,这里面的人物基本上没有一个能够说服我,感觉甚至像小学生想象的成人世界,没有一个人物的动机和语言还有感情表达是站得稳的,所以他们彼此间发生的故事就格外的别扭。
此外 这篇的行文节奏也拖沓得很,事无巨细不是什么好习惯,主次得当,张弛有道才是一篇好小说,写第一人称的文章 切忌就是这篇这样的写法 就像一个人在你耳边唠叨个没完没了

50分 仅仅是讲明白了一个故事 但是讲得很糟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obest  发表于 2016-5-20 09: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想吐槽一句 父母吵架的时候 在一旁弹义勇军进行曲 这个男孩是有神经病吧 不过如果要写这种智障儿的 我推荐老塔看看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也是第一人称 写得非常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