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1329

第三区

不停 于2016-7-8 08:28:0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20090102004702 (1).jpg

  角色:
  幸:男,二十来岁。盖亚计划中第一个新人类,拥有看见人类情绪的能力。热爱机械,智商很高,但说话有些古怪。
  吉叔:战前遗留下来的人工智能,存有战前文明信息库。以熊猫玩偶形态陪在幸身边,发挥重要作用;朱厌:女,外表20岁左右,实际年龄相当小。百人委员会成员。第二个新人类,基因评价极高,傲慢自负,蔑视所谓的劣等人。
  李明越:女,高中生。基因评价等级低,渴望改变命运。
  吴莉君:女,高中生。基因评价等级低,姐姐在参与盖亚计划的实验中身亡。
  林萧:男,百人委员会成员,反对基因等级制度。

  故事梗概:
  第三区是一座海岛,由于物资和人口的矛盾,政府实施了以基因评定为核心、性格能力为补充的人口资质评价体系,以此为根据进行资源的分配。幸作为第三区的贫民,年少时通过盖亚计划,成为新人类。他厌恶第三区的基因评定制度,和同为盖严计划成品的朱厌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这次他回到第三区,正是为了改变现状……

      剧本
      1.外,街道,日
  一片黑暗中,喘气声逐渐沉重。
  后方传来男人的声音:别让他跑了!你从侧面小路抄过去。紧接着是零碎的脚步声。
  上下晃动的镜头中出现破败肮脏的小巷、90°的转角、坍塌的红砖矮墙,坐在街边长凳上、衣着寒酸、眼神迷茫的老人。
  幸(旁白):我曾以为我了解他人,胜过了解自己,直到今天。我能看见情绪,这是与生俱来的能力。
  镜头中的视野变得模糊。
  幸(旁白):但人的复杂性,远胜过我所看见的色彩。
  镜头猛然下坠,同时伴随人体跌倒时沉闷的撞击声。
  画面隐黑,背景音消失。
  幸(旁白):我花了很长时间来分辨,但远远不够。

  2.外景,商业街,日
  繁华的市区,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空,是密集繁复的彩色投影:
  一位男医生面容冷峻地展示图表和数据,引出一款改善胎儿基因的仪器,路上的年轻夫妇指着价格窃窃私语。
  另一边, 一块圆形投影上显示15:32:11。
  下方两行小字:2106年,遗传调整法实施第61年。
  喧闹声中,路人:“当初你说你是B种人我才同意和你交往的”、“下个月的评定……”
  幸在人流中行走,肩头趴着一只左顾右盼的熊猫玩偶。
  吉叔(熊猫玩偶):说到底,你还是没有勇气改变嘛。
  幸:我只是需要时间准备。
  幸戴上兜帽,大半张脸淹没在阴影中。他双手插兜,抬头看向天空。

  3.外,第三区,日
  碧蓝天空下,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浮着一座岛屿,由外向内渐趋繁华。
  岛屿中心高耸着呈螺旋阶梯状的双子大楼。

  4.内,起居室,日
  房间整洁明亮,阳光从落地窗倾泻而入。窗户为室内呈现出的,是纯粹而蔚蓝的天空。
  一群身着员工制服的佣人正手忙脚乱地清洁和布置房间。
  墙壁上挂着一副装裱精巧的复刻版《西斯廷圣母》,灿烂的阳光把圣母圣婴照得温暖明亮。
  房间一角站着女佣甲和乙,地板上,银灰色饼状的清洁机器人正沿着固定轨迹兢兢业业地工作。女佣甲半蹲着身子,反复擦拭一个落地红瓷花瓶,她身旁站着女佣乙。
  女佣甲:我要疯了,她为什么会回来?在这个时候!
  女佣乙:如果我能知道她在想什么,我就能得诺贝尔和平奖。
  他们背后,站在房间中央的雷总管正对着房间各处指指点点。
  雷总管:把那幅画换下来!领班别傻站着,戴上手套和口罩去衣物间把她新买的鞋子按颜色和款式分类整理好!17号和9号不要聊天,你们的口水只会污染空气!
  女佣甲看了雷总管一眼,又迅速收回视线。

  5.内景,起居室,日
  朱厌进入整理后焕然一新的房间。房间里只有朱厌和雷总管。
  雷总管:欢迎您回来。
  朱厌:总算收拾出勉强能住人的样子了……嗯?有股垃圾味儿。
  她在花瓶前停步,把墨镜往下拉,睁大眼睛看着红瓷花瓶上的一根短头发,低头冷笑。
  朱厌: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有劣等人的头发在我的房间里。

  6.内,垃圾处理站,日
  深灰色的传送带上有一只红瓷花瓶和一幅《西斯廷圣母》。
  一道蓝光从上至下扫过。
  花瓶和画向下抵达传送带终点处,跌进一个镶着平整透明薄膜的银色铁圈。薄膜温和地向下塌陷,直到完全纳入物体。
  薄膜收拢开口,缩成皱巴巴一团。瓷器破碎和画框挤压时发出刺耳的声音。
  灰暗肮脏的垃圾桶中,一个崭新塑料袋里盛着圣母破碎的温柔面孔。

  7.外,公园,日
  一个带队老师站在一株植物旁解说,他的身旁围着一圈穿统一制服的小学生,正聚精会神聆听。
  幸走了过去,站在一位学生身旁听了起来。
  老师:这就是穗花牡荆,它的图案你们一定不陌生……学生A:公民卡背面!
  老师:没错,它可以说是我们第三区的标志之一。事实上,你们的校服上也有。
  学生们纷纷低头看,有人嚷道:“可是这画得一点也不像!”“我觉得校服看起来有点丑。”
  老师尴尬一笑:别这么说,要知道不是每个学校都有资格在校服上使用这个图案,它象征着荣耀和传承。
  学生B:那我们是全区最好的小学吗?
  老师:当然。像我们一样只招收A类的,全区只有三所。你们是幸运的。
  学生们点点头,幸若有所思。
  老师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
  老师:好了孩子们,我们可不是来玩的。要身为A类的自觉,因为在未来,你们必将担当重任。人类曾经直面最深沉的黑暗,而当文明失落之后……幸转身离开,身旁的孩子好奇地回过头。
  幸身后,老师的声音越来越小。
  老师:我们的祖先在废墟中崛起,建立了四个复兴区,复兴区之外的地方,被称为荒地……阳光下,仰头看向老师的孩子们红润的脸蛋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幸(旁白):我不知道他们会如何长大,但我知道他们将得到什么。因为基因的差异,每个人从出生就注定了未来的方向,有限的资源被倾斜,以避免浪费。

  8.外,马路对面,日
  幸走到路边。
  在等待过马路时,幸眺望远处的双子大楼。
  幸(旁白):我父亲认为这是一种歧视,所以他站了出来。但他彻底失败了。
  阳光下玻璃幕墙反射耀眼的光芒。

  9.内景,商场甜品店,日
  幸在座位上喝饮料,桌上趴着熊猫玩偶。
  一个留着活泼短发的年轻女学生(李明越)好奇地从桌上拎起了熊猫玩偶,旁边站着一个看起来颇温婉的长卷发女生(吴莉君),正向幸露出带歉意的微笑。两人都穿着学校制服,上面标着名字的胸牌还未摘下。
  李明越:哇哦,这个好可爱,你在哪里买的?
  幸:抱歉,是别人送的,我也不清楚。
  李明越(捏玩偶脸):这样。好可惜。
  吉叔奋力挣扎,试图用四肢攻击李明越。
  吉叔:快把老子放开。
  李明越:好厉害,还会动!人工智能吗?性格设定也好有趣,应该很高级吧。
  吴莉君闻言神色一动,随即低头,露出羞怯的样子。
  李明越叹气,恋恋不舍地把玩偶放回桌上。
  李明越(指向柜台):我去买喝的,一起?
  吴莉君:你去吧。
  李明越独自一人去柜台点单。
  吴莉君:抱歉,明越她就是这样。
  幸:我能理解。毕竟人格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结构组织。
  吴莉君:你可真……有意思。哦,对了,我是这里的熟客,以前怎么没见过你?第一次来?
  幸点头。
  吴莉君:这家店的招牌甜点很好吃,你可以试试看。
  吴莉君看到投影屏上显示的新闻和侧边的购物页面。
  吴莉君:话说回来,你也要参加今年的资质评定吗?
  在幸的视角中,吴莉君的身侧蔓延开烟雾一般的暗绿色,混杂着可怖的灰黑,浓烈色彩使她姣好的面容都显得有些狰狞。
  幸迟疑一下,略僵硬地点了点头。
  吴莉君:好巧啊,我也是。(想到什么之后,神色黯然)但是……(勉强挤出笑容)你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应该很有把握吧。
  幸:还……好。
  吴莉君:虽说是二次评定,但很多事情,其实从出生就已经决定了。
  吴莉君弯下腰,伸手指着屏幕:像这样。
  吴莉君伸出的手微微擦过幸放在桌面上的手臂。
  幸像被蛇咬了一口般跳起来,一脸恐惧地向后退了几步。
  吴莉君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尴尬而不解地看着幸。
  李明越拿着两杯饮料回来。
  李明越:饮料我打包了。走吧。吴莉君。
  吴莉君:不在这里喝吗?
  李明越不由分说拽走吴莉君:你忘记一会儿还有模拟考了?再不去要迟到了。
  李明越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不好意思啊,我们先走一步了。
  吴莉君腾出一只手拨弄刘海,回头冲幸露出一个微笑。
  吴莉君:测试加油哦。

  10.外,商场外的街道,日
  吴莉君甩开李明越拽着她的手,停下脚步。
  吴莉君:干嘛把我拉走?
  吴莉君:那你告诉我,我们这种人,有什么办法改变处境?别忘了我们的初始基因评定是什么水平。
  李明越:借助外力得到的,永远不是自己的。
  吴莉君:那又怎样?总比没有好。自己努力有个屁用!你怎么不想想百人委员会是怎么选的?
  李明越:以后……以后会改变的。
  吴莉君:哦?靠你?还是你爷爷?
  李明越痛苦地避开她的视线。
  吴莉君:哦,对了。最好别忘了,你父母,到底是为什么抛弃你的。
  吴莉君转身离开,李明越低头啜泣。
  有路人投来好奇的目光,瞥了一眼便漠然离开。

  11.内,地下室,夜
  杂乱无章的地下室内,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机器及部件。
  穿着工装,戴着护目镜的幸席地而坐,正在焊接一个细小的零件,身旁凌乱地漂浮着几张投影出来的精密图纸。
  室内唯一的一套桌椅被吉叔霸占,它正在使用电脑进行复杂的指令计算,但短小的四肢让它在相对自己过于庞大的电脑前显得有些滑稽。
  笨拙地敲击键盘,他不满地看了一眼全神贯注的幸,随后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从旁边拿起一块饼干,朝幸砸了过去。
  幸伸手抓住饼干,吉叔见此露出了失望和不甘的表情。
  幸(因咀嚼口齿不清):谢啦吉叔,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椰蓉味儿的。
  吉叔用短小的前肢用力敲打着键盘。
  吉叔:吃吃吃就知道吃。
  幸:今天糖分消耗过多。重点是我又不像你有多种充电模式可选,还能瞬间换电池。
  吉叔:呸呸呸我他妈还能云备份呢,你干脆一有事就让我挡枪算了。
  幸:唔?这倒是个好主意,符合优化资源配置和利益最大化原则……如果重做一个信号接收载体……幸兴奋地用双手手掌在空中划开数个页面。
  顿时,幸的周遭被一大堆金属的三维投影和属性数值表,以及数学建模软件和计算页面占满。
  吉叔指着自己脸:你就不能做个帅气的HERO吗?这种蠢兮兮的造型除了吸引小姑娘还有什么用?
  吉叔伸出自己短粗的前肢:你看,这手都没办法好好打字!
  幸:根据恐怖谷理论,我认为你现在的造型更适宜融入人类社会,尤其你还通过了图灵测试。
  吉叔:机器人也需要人权!
  幸:但这缺乏先例,就算是疯狂迷恋机械的第二区也没有制定机器人权益法案。
  吉叔:但我能通过CAPTCHA!它们不行!
  幸:是的,我知道你有生物型处理器和系统,有上万亿组神经元。但我对你的尊重来自个人情感而非社会公理。
  吉叔:情感……唔,虽然不太懂,但我喜欢这个词。

  12.内,地下室,日
  幸在座位上惊醒,他起身,走到水龙头旁,把手放在水流下反复快速搓洗。
  他抬头看镜子中的自己,镜中的倒影逐渐模糊,浮现出他年少时的模样。

  13.内,研究所,日
  研究员:76号,吴莉男。
  一个和吴莉君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年轻女性走进实验室大门。
  年少的幸站在队伍末端,困惑而好奇地打量着周遭的一切。

  14.内,病房,日
  幸睁开眼。
  一个研究员走了进来。
  研究员:恭喜你成为第一位新人类。你是这次实验唯一的成功样本,在基因序列中提高了整整四个等级。
  幸:可是……
  研究员:我没算错。新人类的等级已经超出评价标准。

  15.内,研究所培养室,日
  年少的幸和一位研究员一同走在培养室里。
  房间两侧放满了培养皿,淡蓝色的培养液中浸泡着从胚胎、胎儿到婴儿各个阶段的实验样本。
  研究员:二阶实验重点在创造,第三位新人类将更加完善。
  研究员在房间尽头一个巨大的培养皿前停步。
  培养皿中是一团蠕动着的肉块,看不出四肢形状和面部轮廓,从肉块中延伸出细细的触须,一只眼球吊在一簇触须上,在培养液中飘荡。
  技术员曲起手指,轻叩培养皿外壳。
  技术员:二期的技术难度更大,失败率高到无法想象。
  触须托着眼球缓缓抬起,以与研究员叩击完全相同频率的轻轻摇晃。
  幸:失败品,都这样?
  技术员奇怪地看了幸一眼:不。
  幸舒了口气。
  技术员:她是目前唯一的成功样本。
  机械手臂从旁摘下一个培养皿。其中,一个成型的胎儿正在沉睡。
  技术员:这东西的评价不超过C+,完全的失败品。
  装着肉块的巨大培养皿的顶盖掀起。机械臂把胎儿连同培养液一起倒了进去。
  眼球向上,热烈地注视缓缓下落的胎儿,所有触须都兴奋摆动,温柔地接住胎儿,将它严密包裹。
  触须像花一样打开,内里空无一物,只有点滴血花飘零。
  肉团蠕动着膨胀了一圈。从一簇触须上长出第二颗眼球。
  触须摆动,肉团游到幸面前。眼球滴溜溜转动,仔细打量着幸。
  研究员:看来她很喜欢你。你身上流着母体的血。她长得真快,不是吗?
  研究员轻叩培养皿的玻璃壁:快快长大吧,朱厌。
  研究员含着笑看向幸:你的哥哥在外面等你呢。

  16.内,礼堂,日
  朱厌:我们之所以坚持等级制度,并不是因为某些人所污蔑的古板,恰恰相反,我们在继承的基础上,有了长足的发展。人为什么能超越其他物种,成为地球上的主宰呢?我认为,根本的原因在于持续不断的进化。
  朱厌身后的屏幕上显示出从猿到人的人类进化阶段图。
  朱厌:而现在,盖亚计划让我们看到希望,“新一代”的诞生,必将引领第三区,走向真正的辉煌。
  台下掌声雷动。
  主持者:如果没有人要补充发言,我们将公布关于如何推进代际更替的提案,并进行投票表决。
  林萧起身:我质询。
  有人发出不屑的嗤笑。
  林萧深吸一口气:如果制度在根本上是错误的,发展得越多,只能说明我们错得越离谱。整体实力上滞后于一区二区,就是不争的事实。
  朱厌:这种争辩毫无意义。历史不允许假设。
  林萧:那好,换个实际的问题。请问我们,在座的诸位,会被新一代取代吗?
  朱厌:当然。新旧更替是自然规律。
  林萧:这是否意味着,拥有目前体制内最高评级的我们,将失去目前的优势地位,或者说,失去部分既得利益?
  朱厌:是的。
  下面一片哗然。
  朱厌:但是!你们获得的将比失去的更多!别忘了你们现在拥有的权势、金钱、机遇和基因。只有你们,才可能运用新技术定制出真正完美的后代。财富会转移,权力会更替,但血脉永远忠诚。极差将持续扩大,属于底端的机会将越来越少,而诸位,你们永远是离天空最近的人。
  礼堂陷入寂静。有的人已经激动得满面红光。
  林萧颓然后退一步,坐回座位。
  她身旁有人说:这样似乎也很好。
  一个老者叹息:还是败了吗?
  朱厌志得意满地走下台,给会议主持者一个友善的笑容。
  主持者快步上台:那么接下来……
  句子戛然而止,主持者脸色一变。停顿片刻,用手稳了稳耳麦。
  主持者:刚刚传来消息,研究所遭到袭击……盖亚计划资料遭到破坏,嫌疑人仍未找到。

  17.外,街道,日
  天灰蒙蒙的。
  李明越走在路上,突然停下脚步。
  她伸手,在摊开的手掌中接住一滴豆大的雨水
  李明越:下雨了。
  雨骤然变大。
  街上的行人开始奔走。
  一把撑开的雨伞挡在李明越头上。
  李明越疑惑地侧过脸。
  吴莉君举着一把红伞,沉默地看着她。
  在灰暗的天空和街道上,撑开的红色雨伞像一轮鲜艳的太阳。
  接连不断的雨水顺着伞骨尖端落下。

  18.外,小巷,夜
  雨水在一滩积水中激起圈圈涟漪。
  小巷墙壁和地面被雨水打湿,呈现斑驳的青黑。
  混乱的废墟中,幸有一个面朝下倒在地上,身旁有一个破破烂烂的熊猫玩偶。
  他身下的血液混入地面浑浊的积水。
  另一侧,有人走了过来,皮鞋踏下时溅起水花。
  她停下脚步。
  天很阴沉。雨水打在黑色的伞面上发出响声。
  幸的指尖微微颤动了一下。
  她把雨伞放在地上,朝他走了过去。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第三区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6-6 08:57:48


铁与锈  发表于 2016-7-7 13: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了吗,前面一段动漫式情节看着晕。时间切换有点乱,主次也不清,没用的说一大堆。有些情节的又省了又省
去他的星辰大海!去他的征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uquan77  发表于 2016-7-8 08:2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节奏太快了,旁白也多,看着更像是预告片一类的东西。
后面的节奏就正常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