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6 1404

机大人的美吃推送

不停 于2016-7-6 20:21:5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_HET0C1_~_@OCJ9H9]`BVZ2.png
  “叮当,铿铿,吧唧,哔哩……”
  无数精巧的报时器,在全系每一个终端准时响起/亮起/充斥起来。
  不管是在火星南极800英尺之下,还是土卫六风暴漩涡中心,把全太阳系统一在一个时间体系中,这本来就算一种奇迹吧!(当然时差也不容小窥,毕竟光也跑得挺累的,不是吗?)无法准确计数的终端都同时响应,用物理的光/声/机械、化学的激素/酶/神经递质去召唤散落于太阳系的人们。
  也有少数不规矩的人逃避自己与生俱来的义务,使用虚假的手段关闭了终端。不过那些只是沧海一粟,无关痛痒。
  无论怎样,机大人每次的直播推送依然魅力四射,万众期待。
  尤其是今天,今天讲的是“吃”。
  开始,是一片漆黑,仿佛宇宙未诞生之前的模样。
  一瞬间,黑暗的迷雾朝四方散开。
  一点星光亮起,然后无数的星光亮起。
  一个身影从黑暗中慢慢浮出来。
  机大人罗伯特·张·莫夫一改往时前卫作风。今天的他是猫王造型,复古时尚。不过在这个时代,对大多数人而言,猫王只不过是个形容词了。
  “宇宙的公民们,大家早上/中午/下午/晚上/半夜/下半夜好。机大人这厢有礼了。”
  机大人的皮肤白得像牛奶,眼睛红得像炭火,头发黑得像最深的黑洞。他的笑容能够融化木卫二上的万古冰川,声音能让所有的人心里发颤。
  “您吃了吗?”他用标准的中古普通话问道。
  他哈哈笑着说:“抱歉。我使用了一门古老而神秘的语言,那是我的祖先使用的礼仪用语。意思是--你吃了吗?大多数人都会奇怪:吃?什么意思?如今越来越少的人用这个字,甚至有的人竟然不知道我们的嘴--”
  “咣”的一声,半空中掉下来一张嘴。
  这张嘴苍白而干燥,双唇上纹满了细小的蓝色花纹。
  它咧开一笑。如同打开了童话中海盗的宝箱,满嘴都是璀璨闪耀的光芒。那是无数的钒、钛、钴及各种原子晶体小颗粒的反射、折射光,就像无数的恒星在这张嘴中闪亮。
  “哇!”罗伯特夸张地微侧过头,眨着眼。
  所有的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他超长的眼睫毛,像小鸟柔软的翅膀,在轻轻地扇动。估计此刻有无数狂热粉丝正在惊声尖叫。
  “好前卫的一张嘴。恐怕他刚刚吞下了一个银河系。”他用手一推,大嘴飞上了天。
  “还是来看一看正常点的嘴,”他微微一笑,“我的嘴。”
  四周暗了下去,整个空间只剩下机大人的一张嘴。
  双唇柔荑鲜艳,仿佛最上等丝绸制作的玫瑰花瓣。它慢慢张开,牙齿洁白如玉,舌头柔软灵活。
  “我们的嘴是用来干什么的?”这张嘴问。
  “你们有无数答案。但是恐怕大多数的人都不会知道,它最最重要的作用,是吃--吃饭。人类的身体是一种有机体。新陈代谢要补充身体组成所需物质材料。身体运动或者不动--就算仅仅维持基本生命活动--都让我们消耗大量能量。而人类无法像植物一样将太阳能转为己用。光合作用是叶绿体的专利,而叶绿体曾经仅仅是植物的专利。为了生存,人类只能摄取--巧取强夺。”
  平台又回到了开始的场景。
  这一次机大人坐在一张长长的桌子前。洁白的桌布上,摆着花纹繁杂、精致奇巧的大花瓶。四周的烛台燃烧着烈焰。
  机大人罗伯特·张·莫夫微笑着。
  “从植物发芽开始。”
  四周清风吹拂。地面上发出细微的唰唰声。从黑暗中,一点点绿色探出头--草或是树--一点点向着天空的方向伸展。
  右边长出了一片麦浪,前面有五彩斑斓的香草。而他的身后,一棵像绿色盖伞一样的树越长越高。
  “长出叶片,接收太阳辐射--400到660nm波长。叶绿体全力开动,光反应和暗反应轮番登场。二氧化碳、水不停活化,分子重组为葡萄糖,葡萄糖合成淀粉,光能转为化学能。”
  身后的大树上,红红绿绿的果实冒出头来,挂得满满当当。他们越长越大,越长越沉,不停地向下坠,就像要挣脱枝条的束缚,跳到洁白的桌布上一样。
  “勤劳的植物把它们一生积累的财富,藏在根、茎、叶、花、果实、种子中。它们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能量保险箱。看这个--”
  罗伯特摘下那个最大、最沉、最鲜艳的果实。
  “对古人而言,它是智慧的象征--苹果。”
  “苹果就是这样一个储存能量的小箱子。这个苹果重156克,除去水,还含有0.31克蛋白质、0.32克脂肪、20.4克碳水化合物、2.55克膳食纤维、维生素A 12mg、胡萝卜素75mg、核黄素0.015mg、尼克酸0.31mg、维生素C 1.5mg、钙7mg、钾125mg、钠0.9mg、铁0.91mg、类黄酮30 mg……单子太长,总之就是几乎所有的营养素--糖类、油脂、蛋白质、水、矿物质、维生素、膳食纤维。”
  “它能为人类提供能量75.1大卡。可以维持一个什么也不干的普通体型成年男子1.28小时的生命能耗。”
  他拿起一把银刀,将苹果一分两半。洁白的果肉飞溅出乳白的汁液,黑色的种子也一起溅落下来。他抓起其中一半,轻轻地放在唇边吸了一下。
  “哐当。”天空砸下来几行大字,悬在机大人头顶上方--危险,若该画面让你感到不适,请立即呼叫医疗救援。
  机大人对这一切仿佛毫无知觉。他闭上眼,深深地吸吮着苹果的汁液,脸上露出庄重而又肃穆的神情。
  “人类--所有动物中最高端的摄取者,就这样偷走了植物一生的积蓄。”
  他的长睫毛抖动着,猛地睁大眼。
  “还要把它们斩头断臂。”
  此刻他身旁的麦浪随风翻动,由绿变黄。他把手向上挥动,有一道闪电划过,金黄的麦浪齐头折断。
  “骨肉分离。”
  麦粒从倒下的麦穗中跳出来,划成一道金黄色的彩虹,飞向罗伯特。在桌子的上方聚成一团麦云。
  “粉身碎骨。”
  麦粒下落入一只看起来黝黑冷酷的冰冷机器。一阵让人须发倒立的响声后,白色的粉末像泉水般喷涌出来。
  高悬在机大人头顶的字变得通红,不安分地跳动起来--若有不适,请立即呼唤医疗救援。
  “然后经历各种水刑、火刑、电刑--多么卑劣的人类啊--最终他们的残骸变成了这样--”
  一束星光笼罩在洁白的桌面上。一只巨大的银盘中,放着一个热气腾腾的金黄的圆圆的物体。
  “用这样的凶器--,”罗伯特指着盘子旁整齐码放着的银光闪闪的一整套刀叉剑说。
  “或者更加野蛮的,”他咽了口唾沫,举起白皙的双手,说:“直接用人类的手,撕开它们的身体。吃掉它们的糖类、油脂、蛋白质,吃掉植物传承的胚根、胚芽,吃掉植物一代一代向下传递的希望。”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机大人闭上眼,脸孔扭曲起来。他乳白的皮肤变得惨白,所有的血色在这一秒被抽空。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他猛地睁开眼,瞳孔中有火焰在燃烧。
  “你听说过宇宙中最恐怖的暗黑传说吗?是的,你一定听说过。”
  此刻悬在他头顶的字已经改变。猩红的大字,仿佛有血在渗出来--以下部分,请为未满公民法限的监护人立即开启过滤模式。若有任何不适,请立即呼叫医疗救援。
  “你一定也听说过吧,古代的人,他们会吃掉动物的躯体。”
  “没错,是躯体,是动物热烘烘充满生命的身体。那些纤细的、勇猛的、精致的、巨大的、活泼的、可爱的、散发辐射能量的、能唱出美丽乐音的、能跳出优美舞姿的、能够流泪的、有感情的、充满着爱的、甚至能够说话的动物们的躯体。”
  机大人面前的巨大桌子消失在虚空。此刻他悬在宇宙的中心,四周一点点明亮起来,无数的动物开始在他身边围绕盘旋。
  一群五彩的小鱼,从他肩上游过,被迎面而来的斑斓猛虎吓得四下逃散。
  一只开着屏的孔雀,以君王的姿态从前面踱过去。
  一群洁白的羊羔奔向天空。可是黑漆漆的天空摇动起来,尾巴一甩,从上而下,喷出水花。
  天幕上的星星开始摇动,飞舞着坠落,那是数不尽的昆虫。
  地面上繁花跳跃,原来是各类爬行纲目的小家伙。
  “各种各样的动物都能吃,人能各种各样的吃。”
  罗伯特举起手臂,一只胖硕圆滚的动物正依偎在他的臂弯里。它有着光滑纯白的、水溜溜的皮毛。他亲吻了它的额头。
  “我的Tom,一只猪--豕,彘、cochon……美丽而可爱,聪慧到狡黠的小宠物。每一个孩子最渴望的生日礼物、优雅小精灵、人类最好的朋友。我的祖先创造了“家”这个汉字,就是说每一间房子里都应该养一头宠物猪。”
  “养着它干什么呢?它是能量的收集者,它是糖类油脂蛋白质的最佳组合者,它是满足人类感官味蕾欲望的最美成就者。所以,很遗憾--他会被吃掉。”
  机大人哽咽着停止说话,轻轻地抚摸着小白猪的两颊。小白猪发出愉悦的“哼哼”声,用肉嘟嘟的鼻子拱着机大人精致的手指。
  “很遗憾,人类不能不这样,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纪大人抽出了右手,手上有一把明亮尖刀。刀刃散发的白光,如同超新星爆发的光芒越来越强。白光长大起来,整个直播平台空间被这团白光笼罩,每一个终端前的人都能够感受到彻骨的寒意。或是视网膜上的强力刺激,或者是大脑回路中腺体激发。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都充满了痛苦,全太阳系为这一幕悲伤。
  白光一点点褪去,机大人罗伯特·张·莫夫依然站在那里--宇宙的中心。
  长长的餐桌重新出现。正中放着红白色的一堆,码放得整整齐齐--如同遥远的古典童话中屠夫肉案上的祭品。
  机大人已不再是猫王打扮。此刻他身着白衣白裙,戴着高耸入天的白帽。活脱脱是周日帕森戏剧中来自地球的哪个可怜可恨之人,叫做厨师的那个家伙。
  他的脸色通红,爬满了木会山上的朝霞,眼珠紫得如同冥王星上的甲醛波浪。
  “很遗憾。在吃这件事上,古人从来不将就。”
  他的音调如同旧地球北极亿万年冻结的海水,冷酷而又清澈。
  罗伯特伸出手,从眼前的虚空中抓出一把斧头,放在了桌面上。然后是一把锯子、一只锤子、一把刀、又一把刀……无数稀奇古怪、来自人类最黑暗的历史上的恐怖刑具把桌子填得满满当当。
  “放心,我绝不会演示它们的用法。”
  他这样说着,用手轻轻一推,狰狞的武器蒸发干净。
  而猪的祭品也被分成了若干个不同的部分。
  “经过宗教仪式般虔诚的处理,凶手们将动物的躯体变成了块、片、丝、末、酱、粉……还有无数的创意可以让他们自由发挥。”
  “他们还要搭配各种各样的辅料--别的动物的躯体或者植物的一部分。比如这种叫做鲜红之泪滴的植物。它的果实含有一种变态的化学成分,刺激人的三叉神经,由大脑分析得出热觉与痛觉。有人对它爱得要死。不奇怪,野蛮人都这样。”
  “总之,吃曾经是人类生存的第一宗教信仰。有些人每天竟然要坚持这样的血腥仪式3次或者更多次。每一张餐桌就是这一宗教的祭坛,祭品会落列在祭坛上。就像这样--”
  罗伯特从眼前的虚空中抓出一只大瓷盘。里面暗红交错,覆盖着翠绿、粉白,映衬着焦黄。
  “回锅肉!”他字正腔圆地念出一句古代普通话。据说月球宫中古语言研究院已经聘请他为客座教授。
  他将沉重的盘子放在了桌上。手又一抓,另一个盘子现了出来。
  这次盘子中间规规矩矩立着一个圆圆胖胖的柱状物,一层黑、一层绿、一层黄、一层红,乳白的浆汁正从顶上一点点顺流而下。
  “汉堡包。”他用纯正的中古英语念到。
  接下来是一只又一只的盘子。形状从圆到方,涵盖了所有的几何构型。一种又一种颜色,从光谱的一边一直排到另一边。
  机大人手不停动,嘴不停说。
  “松鼠桂鱼,菲力牛排,手抓羊肉,罗宋汤,天妇罗,俄式炖肉,烤羊腿,宫保鸡丁……”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全太阳系的人们目瞪口呆,心潮汹涌。见证着传说中曾经出现在他们祖先桌上的残酷杀戮。
  他们的大脑中充满着厌恶感,大多数的人恶心不止。但是也会有一些人,他们的嘴巴里竟然会分泌出丝丝连连的唾液。仔细想来,这才是最让人恐惧的地方。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们紧张得惊慌失措,恐惧到浑身发抖。
  机大人罗伯特终于停止了服务生的工作。他面前的餐桌已经长到一望无际。
  无瑕如白莲花的桌面上,密密麻麻排列着五花八门传说中的恐怖美吃。
  “看哪!”罗伯特叹息着说:“多么完美的祭品。这就是有记载以来,全人类吃史上,最有名的‘满汉全席’(中古代普通话)--一张完美的杀戮列表,一场最有艺术感的猎杀游戏。人类是这场游戏的胜利者,所以该让我们来领取属于人类的奖章。”
  他从三方六棱五彩十色釉面描金大攒盘中,取出一个焦黄流线水滴状物体。举到自己的面前。
  “香卤烤鸭头。”
  纪大人叹着气,摇着头。
  “多么完美的一个鸭头!这是地球上已经绝灭的珍稀动物--鸭的头。在古人的记录中,他们说,香卤烤鸭头脂香浓厚,肥而不腻,香脆可口。”
  “这个鸭头含有碳水化合物7.87克,蛋白质30.25克,其中高密度蛋白质18.6克,脂肪18.7克,含有全部13种维生素,其中维生素e含量15毫克,磷钙元素最高,都超过了50毫克。”
  “香味来自于本身的糖类、脂肪、蛋白质、矿物质,更多来自于复杂到极致的配料表--根据现有文献我们只能猜测其中的一些--含有各种醇、醛、酮、缩醛、缩酮、羧酸、酯、内酯、有机硫化物和杂环类化合物,还有由多种烹饪方式带来的复杂化学反应产生的中间态分子。”
  “所以这么说来,这个鸭头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鸭的头。它来自动物的身体,但是在向嘴献祭的仪式中,已经得到了神灵的眷顾。就像被点石成金的手点到过一样。让我代表野蛮的人类去接受神灵的赏赐吧。”
  机大人说完了长长的一段话,一口气都没有换。
  他的脸色变得苍白有如月光,双颊红的像烧红的火炭。他把鸭子的头放在了嘴边,露出洁白如玉的牙齿,轻轻的咬在了鸭子的嘴唇上。
  网络平台空间瞬间暗下去,虚空在一毫秒钟的时间降临--全系终端直播以来,第一次出现临时中断。
  很久之后一些小道新闻站披露:这一毫秒钟--将时差排除在外--全系医疗救援服务率高达19.64527%,高出了历史同时段一百五十万七千八百六十二倍。
  最高全民代表会议风化监督站收到全系19457867件投诉。
  生命平等、绿色家园等2000多个社团,已经在全系天网月球宫外集会声讨。
  一个世纪以来,太阳系还从来没有这么团结过。
  平台的虚空大约持续了30秒。
  然后星光渐起,直播推送继续进行。机大人罗伯特·张·莫夫又回到了宇宙的中心。
  这一次,机大人换上了古典庄重的夜礼服。黑亮如漆的假领上别着一支水晶玫瑰,映衬着他红润的双颊,闪闪发光。
  他浑身上下笼罩着朦胧的光辉,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好像夜色降临在沉睡的宁静海面。
  他开口,声音沉稳而有力。
  “全系公民们,抱歉让大家在惊恐中度过了那么长的时间。有等待就会有回报,有惊恐才会有安宁。”
  “忘记过去就是背叛,否认历史更是无耻。我们不应该指责人类的祖先犯下了残忍的罪行。就如同不能指责天上的云彩会挡住你的阳光。因为那是自然的选择,也是宇宙的规律。”
  “唯一不同的是,人类可以摆脱自然,可以操纵宇宙,因为我们才是宇宙中智慧的精灵!如今人类已经不再这样残酷地对待其他生命万物,只是因为我们已经跳出了宇宙为我们设计的模式,我们不再需要夺取其他生命的精华,不再需要为自己的生存而剥夺其他生物生存的权利。”
  罗伯特微笑着平平地举起手。
  “人类是如何得到了解放的?”
  他把手一挥,整个人消失在了虚空里。
  直播平台空间又一次暗了下去,只有机大人那醇厚的嗓音在四周回绕。
  “在一片野蛮的荒原,一道光--不--几道光刺破了黑暗!”
  在虚空的一角,仿佛有一盏昏沉的油灯亮起。模模糊糊的影像浮现出来。
  一位身形高大满脸络腮大胡子的男人阴郁地站立在那里。
  “当今天的修史者,在距离地球成千上万公里的遥远太空,在残缺的资料、迷雾般的历史中去溯本清源。往往都会公认这一位出生在旧西纪元1820年的伟大哲学家,是真正意义上的划时代思想的开创者。弗里德里希·冯·恩格斯大人。在他伟大的《自然辨证法》一书中,他号召所有人去探寻“从无机界中制造出蛋白质来”的原理和方法。”
  在距离恩格斯不远的虚空中,另一幅二维画面在空间展开。
  一位身着古老黑色礼服的中年男子,被一众人簇拥着现出来。他白面无须,浓眉重目。正凝神观看面前墙上的一张海报。
  海报上用浪漫古典派的笔法,描绘着一只晶莹剔透的三角瓶。瓶子里安详地睡着一个婴儿。海报的上方用古典中文写着一行大字。
  “这一位是恩格斯的门徒。传说中他曾经搭载小船远渡重洋,面见恩格斯,得到后者的亲身传教。这当然只是个传说,从年代细节上考证几乎毫无可能。不过大家知道,在三世纪前那场惊天浩劫中,有关历史的一切记录都随着大数据的缺失湮灭。后来所有拼接起来的数据常常自相矛盾,那也是必然结果。”
  “无论怎样,这位伟大的思想家领导着一个强大的科技帝国。那张海报上的古中文就是他提出的无可置疑的行动纲领--‘制造一个蛋白质’。”
  “5年之后,他们成功了。”
  “牛胰岛素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832009/832009.htm>是生物体分泌的一种调节糖代谢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428008/428008.htm>的蛋白质激素,它的合成开创了人工合成蛋白质的新纪元,同时也标志着非生物与生物的严格界限被打破。将一个个分子像积木一样玩弄于鼓掌,让人类最大限度地拥有了造物的特权。也让人类有了摆脱百万年来被进化所固定下来的野蛮命运的希望。古西纪元20-21世纪,是一个神奇的时间段。在这人类历史长河中短短一瞬,现在已无法准确计数有多少崭新神奇的科技被创造出来。它们如同夜空中的烟火,此起彼伏。”
  “可是喜悦并没有能够持续很久。一块看不见的天花板一直挡在那里--基础原料无法合成。胰岛素也罢,核糖核酸也罢,都是在自然界提取获得的大分子的基础上,从分子角度进行拆分、组合、修饰。人类要成为真正的造物主,就必须更彻底地从原子角度重新构建有机物大分子。”
  “但是所有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原子之间相互作用力是如此地强大。在实验室中,原子和原子团之间的拆分,需要大量的能量。制造一个叶绿素所耗用的能量成本,可以种出几万棵树来。而一棵树制造叶绿素却那么地的容易--有一种生物化学反应在不声不响中,就能够完成原子之间的拆分组合。其他更基础的有机物如葡萄糖,氨基酸的合成也都是如此。”
  “这个永恒的瓶颈卡住了所有科学家的脖子。有人断言:上帝--古人口中的上帝--才拥有这样的特权,人类不可能褫夺上帝的权利。”
  “然后,在一片叹息声中,他来了。”
  在平台空间的正中,一个三维人影显露出来。
  隐隐绰绰可以看到,他有一头狮子一样向四周竖立的浓密黑发。面容与其说是严峻,不如说是冷酷。眼神就像冰做的刀。当他环顾四周,锋利的刀光剑影就从这双眼睛里四下飞散。
  他正站在一个高高的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讲着不清不楚的古代方言。在他身后有一张古老的视频终端,三维立体化的微观结构图正在不停地旋转。
  “莫古·王·扎克大人。”
  “每个人都知道他,因为每个人家里至少有一件东西上--可能有好几件东西上--印着他的签名、肖像、名言。”
  “据说有好几个协会已经鼓动古宗教皇给他封了圣。当然这不合法,不过这一切他还真的当之无愧。”
  “传说中他受了天启。就像古宗教中有苹果砸到了先知的头,有巨蛇在梦中钻入了圣人的脑袋。到底是什么启发了莫古·王·扎克大人,没有人知道。总之他找到了方法。”
  “按照初学生都知道的简化版。他从叶绿体分子的生物化组成规律里,找到了微观生物质能与宏观核能的转化桥梁,完成了最低限度生物质核能激发实验。基本可以等同于在生物体内找到了核能引擎。正如同古谚语所说:一朵花里有一千个世界。莫古大人说:一片叶子里有一万个核工厂。”
  “自从这位天才圣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人类终于从野蛮中解脱,可以完全不再依赖自然的造物。他们能够真正地“合成/聚合/修饰”出了葡萄糖、低聚糖、高聚塘、氨基酸、多肽、蛋白质……”
  “人类终于得到了解放。”
  “合成的食物可以控制营养素提供更均衡的营养。可以控制卡路里精确到0.01焦耳。可以根据不同人的要求,控制不同的生长需求,增加或减少任何一种成分。可以极大地减少病毒与细菌侵入人体的可能,极大地减少消化道疾病,与消化系统相关的其他疾病也大幅减少。引用一句那个时代的名言--‘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胃不好了’。”
  “生物质核能人工合成法,极大地提高能量的转化率。合成食物的成本比之过去,实在低到可以忽略不计。几百万年来,人类第一次从吃中解放出来,真正实现了天下大同的黄金时代。”
  “然而,就像任何一次黄金时代一样,这注定只是昙花一现的繁荣。”
  “随之而来的是全球政治、经济崩溃性如同海啸般的动荡。没有了吃的压力,也就没有了吃的动力。精力无法发泄的地球人类,开始了席卷全球的各种运动--宗教的、革命的、环保的、艺术的、独立的、不知道为什么的运动。不为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每个人都成了超级运动健将。”
  “就像古代谚语所说,不会作就不会死。愚蠢的古代人类作下了大死,直到惊天浩劫终于降临地球。”
  直播平台的光忽然明亮起来。一段段尘封的三维画面迅速地划过--人群集会、死亡混战、宗教弥撒、蘑菇云四下开花、火浪吞噬过大片的森林……光芒散开,空间一点点暗下去。一颗灰黄绿相间的星球,静静地悬在空中,散发出迷一样的光。
  “幸好早在那一天之前,人类已经开始走出地球。一直过了很多年,四散于全太阳系的人们在惊慌中重新安定下来。几个世纪过去了,他们重新聚集在了一起,开创了如今的辉煌纪元。”
  “人们渴望有一个统一的政府,有一个统一的法律,有一个统一的道德规范。这也正是我--罗伯特·张·莫夫最大的希望。为着这个伟大梦想,我们推送直播平台到全系每一个终端。我们一定会团结起来,因为古人云,团结就是力量。为了让人类不再软弱,不再一盘散沙。我们要拧成一股绳,握成一个拳头,重塑一个思想,贯彻一个意志,打击异端,维护人类文明,维护人类尊严。所以,让我们欢迎我最亲爱的朋友、全系联盟最受敬爱的首席执政--”
  急雨般的鼓点伴着呐喊声,充斥在直播空间的四面八方。
  一个男人从地球后面升了起来。他一挥手,地球飞了出去。正撞上迎面的火星,咔嘣一声脆响,两颗星球弹开,然后又分别撞上了木星、土星等十一大行星/矮行星。它们像弹珠一样围绕着男人,不停地碰撞运动。
  周身笼罩在金色光芒中的他缓缓开口:“全系最高贵的公民们,您最谦卑的执政,太阳正统的继承者--托马斯·王·扎克十三世,向大家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他夸张地屈腿弯腰,行了一个大礼。抬起头时,一张无比精致的面孔射出万道金光--当然也只有配置最新一代过滤器终端的公民才能看清他的脸。
  “我最喜爱的机大人,已经给我们回顾了人类罪恶滔天的吃史。”
  “宇宙中与人类同属于生命体的万物应该是和谐的。一只苹果和人类有共同的进化祖先,有相似的生命机制。和植物相比,可爱的猪宝宝简直就是人类的亲兄弟,基因相似度高达83%,蛋白质相似度高达90%。我们怎么能够相信,仅仅在数个世纪之前,人类竟然可以吃掉与自己同根同源的生命万物。真让所有人类感到羞愧。这是多么可耻,多么可悲!”
  “今天人类最终得到解放,真正让人成为“人”的不是古哲人的教条,也不是神棍的宗教,而是科学。就像万古流芳的莫古·王·扎克大人的名言:如果真的必须有一个上帝,那他一定是个科学家。”
  “我们衷心地感谢科学,让我们脱离了蒙昧,脱离了野蛮,让我们成为了‘人’!”
  “但是有一些看似像人的家伙,魔鬼住在他们心中。正是他们脑瓜里那些不纯净的思想,招来了地球上的惊天浩劫。如今,同样的威胁还潜伏在我们周围。可能此时就在你所居住的区域,有人正在非法伤害生命万物,比如一只可爱的小猪,一只美丽的西红柿。”
  “魔鬼从来不过周末。他会不停诱惑你去咬一口吧,就咬一口。”
  “罪恶可能在每一个人心中隐藏。”
  “我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执法联盟。我们需要有人用血与火,去监管守望人类和非人类的界限。就像古谚语所说--不能从精神上征服,就要从肉体上消灭。”
  “为了宇宙生命万物的和谐,为了每一个人将来。请抓紧你的投票器,为我投票吧!联邦宪法修正案137号,我们等着你!”
  首席执政把双手举过头顶,光芒从他的双手喷涌出来。他的右手猛地向下一甩,食指直指向前方。手指上灿烂的金光如同打破的钻石般闪耀,光晕在他的身边转动。
  他宛如一尊雕塑,一尊圣像。
  他大喊道:“来吧!联邦需要你的投票!”
  光慢慢的暗下去,又亮起来。
  机大人又回到了全宇宙中心。
  他的面前又出现了那张洁白宽大的餐桌,餐桌上空荡荡的,只在他的面前有一只巨大的白水缸。
  机大人微笑着拿起一把闪闪亮的汤匙,翻动里面粘乎乎的半流质。
  “这就是把人类从野蛮中解放出来的第一个科学奇迹!涵盖了人类所需的各种营养素。可惜,它营养健康,只是让人没胃口。”
  他笑了笑,说:“即使添加成各种口味还是很难吃。因为人类进化了百万年,我们的‘吃系统’不是为它准备的。”
  “你绝不会想到,早期人们是如何把它咽下去又吐出来,然后还得再咽下去。每一天都要花好几个小时来吞咽这个,每年每月无休无止,实在是让人想想就不寒而栗。”
  “直到安德森·王·扎克八世大人的时代。他推广人体注射系统,绕过了口舌咽喉胃肠,把精纯化的营养素直接注入人体的循环系统。这种技术也一直延续到今天。安德森大人也获得了全太阳系一致拥护,成为了全系联盟有史以来第一个真正的首席执政。”
  机大人罗伯特停了下来,面容忧郁声音低沉。
  “可人类身体的1/4被弃之不用,人还能称为人吗?”
  “人体注射系统替代消化系统真的是个好选择吗?”
  “人类已经快要忘记口舌咽喉胃肠这些器官的存在意义了。”
  “有人说,我知道,口舌还是很重要的--他们可以用来说话。其实说话只是进化在吃的前提上附送给人类的赠品。没有了咀嚼,口腔会萎缩,舌头会退化,咽喉部的肌肉瘦弱得好比风中之烛--即使你每天都用代用品锻炼也不行,毕竟只是代用品--人不像以前那样说话了,这正是100年来人类越来越沉默的原因。”
  “100年来,消化系统的疾病消失了,但是与消化系统共生的其他系统也开始异化,比如内分泌系统慢慢失调。这是目前医疗系统面临的最大挑战。”
  “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而真正的问题是:“吃”曾经是人类生存的必然选择,是支持人类生存趣味的重要一环。可现在呢,没有了吃,吃的趣味也没有了。”
  “理解了这些,我们才知道为什么魔鬼会找到那些意志薄弱的人。因为他们太缺乏趣味了。在这太阳系的某些角落,毫无疑问魔鬼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也许在火星的两极,也许在土卫六的热区,也许就在你的身边。有些人在秘密地集会,有些人离群索居。在独立空间的隐蔽舱房里,也许正在发生着骇人听闻的恐怖故事。”
  “人类是如此的软弱。在百万年生物进化出来的本性面前,有些家伙的意志不堪一击。若一个人甘愿堕落回野蛮的状态,那这样的人不配称为‘人’。”
  “可是,也许他是你的朋友、爱人,或者……”
  机大人停了下来。所有终端前的人,都能够接受到他炯炯有神的黑眼珠施加的压力。
  “或者,就是你!”
  “高贵的理智对你说要做个高尚的人,可卑劣的身体却渴望着百万年前刻在你DNA密码中的信息--很遗憾,科学之神还不能把它剔除--它对你温柔地念着:吃吧,吃吧,吃掉苹果,吃掉面包,吃掉糖类油脂蛋白质,吃掉生命万物。大脑会分泌出--而不是注射--多巴胺奖励你。就像这样--”
  “危险……”一行警告的红字又悬到他的头顶上,闪着红光。
  机大人举起手来。一只手拿的是香卤烤鸭头,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段黄褐色半透明的柱状物。
  “水晶猪蹄。香糯口感,极富韧性,回味悠长,一吃难忘。”
  吉大人舔着舌头,张大嘴,一口咬在最肥厚的一端,棕色的酱汁随着他的双颊流下来。
  他抬起头,慢慢地嚼着,脸上露出神秘而满足的神色。
  “成年人约有一万个味蕾,绝大多数分布在舌头背面,尤其是舌尖部分和舌侧面,口腔的腭、咽等部位也有少量的味蕾。当吃物经过它身边,它会将信息由味神经传送到大脑味觉中枢。在几毫秒的时间,上万朵味蕾之花瞬间开放,给大脑传递你的幸福、满足、快感和欲望。”
  他继续嚼着嚼着,然后咽下去。
  笑容慢慢爬上了他的嘴角,爬到他的眉梢,最后爬满了他的脸。
  他大笑起来。一举手,把头顶的红字击己飞到九霄云外。
  “你以为我真的吃掉了我的汤姆吗?我可爱的tom,我的心肝宝贝小猪?”
  他将手中的东西往两边一甩。伸手从空中抱出了那只圆滚滚、肉嘟嘟、粉白粉白的小胖猪,狠狠地亲了它一口。
  “它在这里。”他笑吟吟地说,“那我吃的是什么?”
  在他面前,雪白的桌面正在向远方铺开。一只只美丽的盘盏正在飞快的生长出来--回锅肉,汉堡包,西坡肘子……机大人放下手中的小猪,用手捧起一盘汉堡包。
  “古人使用面包、沙拉酱、生菜叶、牛肉片,加上二十几种调味料,用十几种加工手法制造了这样一个汉堡包。所有营养素,所有添加剂,所有醇醛酮酸酯中间态分子。所有它的一切信息也就是一段遗传密码。今天,配置了量子计算机模板,以生物质核能为驱动的纳米工艺系统已经把它的一切破译出来。然后,我们用完全合成的材料重新制作这一个汉堡包。”
  “而最最重要的是--它是纯净的、纯洁的、绝对不包含任何生命万物的污染。”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归功于莫古·王·扎克十三世大人。这个100年来,最接近于神的科学家!”
  在机大人上方,首席执政莫古·王·扎克十三世大人,正笼罩在光晕之中。他微笑着点头致意,把光芒洒落到直播平台的每一寸空间,也传播到全太阳系终端的每一个人身上。
  机大人笑着,继续大声道:“想要回锅肉吗?酸菜鱼?肯德肌?没问题。”
  “完全人工,完全添加剂,绝对不含任何天然成分!”
  “只需要呼叫你的能源供应商,价格低廉让你尖叫。现在就行动吧!”
  “第一批98种全型号新能源,已经发布到全系除谷神星带之外的所有区域。抓紧机会。送亲人送朋友,还有送自己。让你重新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一个真正的人,一个既脱离了野蛮又充满着趣味的人。”
  “而最关键的是--我们一定要紧紧追随在莫古·王·扎克十三世大人身后。永远做他最坚强的后盾!”
  机大人握紧的拳头在空中挥舞。
  他激动地喊道:“战胜野蛮,战胜邪恶,打击异端,维护人类文明尊严。我们一定要支持首席执政。投票吧,太阳系公民们!”
  直播空间的光线忽明忽暗,熟悉的音乐隐约响起,大大的红字开始在空间滚动。
  “投票!联邦宪法修正案137号,需要你的支持!
  坚决捍卫莫古·王·扎克十三世大人!
  人类的未来在你们手中!
  完整纯净的生活等待你,行动起来!
  回锅肉,烤香肠,满汉全席等着你!
  最接近神的人,莫古·王·扎克十三世大人!”
  机大人的声音四处回响,光芒继续闪动,然后慢慢一点点暗下去。
  推送结束了
  繁华过后,必有宁静。
  5分钟之后,机大人罗伯特·张·莫夫静静地呆在私人空间。他瘫坐在沙发上,也该是补充能源的时候了。
  “叮当。”激光信息门被撞开了。
  莫古·王·扎克十三世像风一样冲进来。
  他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一边笑一边嚷着:“过了过了!”
  机大人静静地看着他。
  没有了光芒的笼罩,首席执政的脸显得很圆--简直圆得不成样子,牙齿不够白,额头上布满皱纹。恐怕他的形象大臣已经老眼昏花,干不了多久了。
  “过了过了!”他还在叫。
  “过了吗?”机大人问。
  “整整超了万分之3.5,了不起的胜利!”首席执政叫起来,“正如我所料。”
  机大人也笑了笑,说:“正如大人所料。”
  手心猛烈地跳动起来,机大人看着现出来的汇报,念道:“新能源已经全部售空。预约新能源供应商已经排到了下一个太阳系年。”
  “哈哈哈,”首席执政笑起来,嚷道:“完美完美,拿来拿来。”
  供应大臣端着一个箱子跑进来,小心的拿出两只剔透的水晶杯。
  “感谢你,我的朋友,干!”首席执政笑着说。
  机大人晃动着酒杯,杯里面是暗红色的液体。
  “葡萄酒?”
  “真有见识。”
  “把新鲜葡萄果实榨成汁,加入基督的血,用发酵技术得到的饮料。共含有13种维生素……”
  “行了行了。我们明白,机大人知道全宇宙啊。别扯那些。干!”
  首席执政仰头把液体灌了进去。整个脸瞬间收缩,五官挤在一起,做出极度痛苦的表情,随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哈哈,爽!”
  机大人继续晃着他的杯子。
  “这真的是传说中从地球带来的……”
  “真的真的,干!”
  机大人轻轻把酒放在唇边,一点点吸了进去。20毫升的液体不过一口就吸光了。他缓缓的咽下去,咂咂嘴,像是在回味,又似乎在轻轻叹息。
  “哈哈哈,再见。”首席执政蹦着跑掉了。
  机大人罗伯特打开隐秘设置,切断外界联系。走进了他精心布置的小卧室。
  汤姆正站在桌上。
  “你好。”机大人一边抚摸着小猪的嘴一边说。
  “很好。”机大人捏着嗓子替他回答。
  对一只标本来说,沉默是它唯一的回应。
  他坐到护理机器椅子上面,撑开四肢,拉伸头颈。
  机械手臂从四面上下伸出来,还有数不清的接头插进他的身体。
  一对机械手臂打开了他的胸腔,取出食道和胃,它们会接受最轻最柔最细致地清理。
  另一对更灵巧的手臂,划开他的头颅。轻轻地慢慢地一点一点切断神经联系,机器大脑要保存在营养液中才能得到最好的休息,何况他也该吃饭了。
  “关于宇宙……我知道一点点……”
  他意识朦胧,瞳孔开始转换不同的颜色,眼中精湛的光芒慢慢地暗下去。
  “可……关于人……我还是……一点也不知道……一点……”
  他的嘴一张一合。
  终于,不动了。

单选投票, 共有 4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100.00% (4)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6 个关于机大人的美吃推送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6-24 09:24:04


P.M.小王子  发表于 2016-6-29 06: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厉、害!

能把“吃”这一看来理所当然的行为,写得这么十八禁,我非常敬佩作者你!大、拇、指!

作者用夸张的手法描写了一个具有广告性质的电视放送(请原谅我如此“中古”的词汇),借此映射了一个乍看之下荒诞不经的未来社会——道德标准之高已经将“吃”,这个人类动物性最为寻常的体现,列为了禁忌。之所以说这个社会映像的荒诞是在乍看之下,就是因为细思之后,发觉这种社会走向简直就是将“人性”发挥到极致的康庄大道啊!

前两天去看了一个人体展,消化系统展区有一个展柜里是独立拎出的人类消化系统标本——从舌到胃到肠,按照其在人体中大致的位置,一条龙盘踞在白墙上。想想,这简直是把人类的动物性剔出来展示啊(顺说,连着的下一个展区就是生殖系统)。然而,“人性”这个词有时候的意味是含糊的,应用时会投射到与“动物性”交融的灰色区域。这一区域中,无论多么精准的手术,都无法将其两者干净地分离——就像作者在文中提到的,消化系统的顶端“舌”,其进化的赠品“语言”是人性的一大标志。

我想,这也许是本文想要传达的一个立意吧^_^

此外令我叹服的是,作者仅用一个人物就支撑起了全文(首席执政请不要在意我的无视),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作者巧妙的描写——轻小说风格的文字画面感非常强,搭配本文荒诞化的主题,一部鲜活的里番就在阅读的时候呈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超满足^_^

请作者务必收下我这一票!
(不过,这篇的投票怎么“喜欢”排在第二位啊,跟其它的文章顺序不一样啊,差一点点错……不过看票数条显示的颜色也不太对,不会是系统bug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uquan77  发表于 2016-6-29 07: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不上有情节,要说的话,这篇更偏向于脑洞展示。
但没有情节,不代表不好。
同样的素材,给一些人写,可能就是搞个什么案件往上套。先来个神秘事件,再顺理成章地破案,最后由BOSS声嘶力竭地吼出这么一大段的嘴炮……情节是有了,但既然全文的价值都在这里,不如扔掉多余的东西,直接就全文展示嘴炮内容呢。
有点跑题了。
另外本文也展示了独角戏的一种写法,就是让角色动起来。不只是说话,要充满动作,七情上面地说话。这也是秀文笔,秀描写的一个好场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东易  发表于 2016-7-1 20: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两位同道。
两位的评论都很到位,基本上说出了我的一些想法。
这一篇我写了很久,也算是到目前为止个人比较满意的一篇了。
再次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东易  发表于 2016-7-1 20:26:07 | 显示全部楼层
P.M.小王子 发表于 2016-6-29 06:24
好、厉、害!

能把“吃”这一看来理所当然的行为,写得这么十八禁,我非常敬佩作者你!大、拇、指!

"(不过,这篇的投票怎么“喜欢”排在第二位啊,跟其它的文章顺序不一样啊,差一点点错……不过看票数条显示的颜色也不太对,不会是系统bug吧……?)"
应该没有问题吧,希望如此。
谢谢关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P.M.小王子  发表于 2016-7-4 16: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易 发表于 2016-7-1 20:26
"(不过,这篇的投票怎么“喜欢”排在第二位啊,跟其它的文章顺序不一样啊,差一点点错……不过看票数条 ...

啊!看到了作者在本届一大热门下面的评论,然后猜测:作者一定是个萌妹子吧!一定是的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东易  发表于 2016-7-6 20: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P.M.小王子 发表于 2016-7-4 16:30
啊!看到了作者在本届一大热门下面的评论,然后猜测:作者一定是个萌妹子吧!一定是的吧! ...

这个。。。我很开心地告诉你,你的猜测是完全。。。。。不正确的。。。。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