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1386

和福尔摩斯去探案

不停 于2016-7-4 17:01:5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03600755.jpg

     2030年11月4日,晴。

  我是华生,现在是上午8:00,我在等待我的搭档福尔摩斯,今天,我要和他去温蒂工厂探案。
  8:05,门开了,有人走进来。他身高约185公分,头上戴着一顶棕色的格纹帽子,是 R&L前年的款式,身上穿着蓝色条纹的大衣,是霍镇的警察制服。他看上去30多岁,皮肤很白,帽子下露出的头发呈现自然的卷曲,蓝色的眼睛,鼻子则很挺拔。
  他高声说,“嘿,伙计,我们出发吧!”
  是我的搭档,福尔摩斯。
  我回答:“乐意之至。”
  我们走出警察局,坐进警车,目的地是霍镇郊区的温蒂工厂。自动驾驶汽车启动了。
  福尔摩斯说:“华生,说说今天的案情吧。”
  我查阅资料,回答说:“报案人是温蒂工厂的车间主任谢曼。报案时间是11月3日下午2:05。报案内容是仓库里的一整箱超钴合金被盗了。”
  福尔摩斯点点头。
  22分钟之后,我们抵达了温蒂工厂。
  福尔摩斯推开大门走进去,高声问:“车间主任在哪里?”
  一个身影走出来,身高约175公分,身穿绿色条纹的温蒂工厂制服。额头宽阔,圆形的鼻子,大概50出头。我认出,他就是报案人,温蒂工厂车间主任谢曼。
  另外一个人跟在他后面,身高约160公分,也穿着绿色条纹的温蒂工厂制服。他站在谢曼后面,看不清长相。
  福尔摩斯拿出警官证,向谢曼出示了一下,说:“我是警察局的,来查失窃案。” 又伸手朝向我说:“这位是我的搭档,华生。”我点头示意,谢曼扯起嘴角向我微笑。我也冲他笑。他把跟在他后面的小个子一下子推到身前,说:“这家伙就是仓库管理员,库夫。”
  库夫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又躲到后面去了。
  福尔摩斯对谢曼说:“介绍一下案情吧。”
  谢曼说道:“昨天上午,我来到贵重物品储藏室,一推门儿,一下就发现装超钴合金的箱子不见了。我当时就急了呀,这一箱子合金价值500万美元啊!我赶紧去找他,”他指了指库夫,“发现这小子竟然在值班室里睡大觉!东西丢了,他竟然一点儿动静都没听到!要我说,就是这家伙干的!”说完,他拽着库夫的衣领,大声喊道:“你这个混蛋,到底把我的合金藏到哪去了,赶快给我交出来!”
  库夫大喊:“真的不是我啊,我前天喝了酒,一晚上都在睡觉啊!”
  福尔摩斯走过去,一把把谢曼的手拍落,对他说:“值班还敢喝酒。”
  库夫说:“我们工厂的装配工早就换成机器人了,前两年,又增加了巡逻机器人,配有录像装置,遇到陌生人和异常情况会立刻报警。我基本没什么事可做了,每隔几个小时去转一圈就行了。前天晚上,我在我的更衣柜里发现一瓶红酒,上面写着,‘杰克,生日快乐’估计是有人送错了。但是想来想去,我们工厂也没有叫杰克的,我平时友也爱喝两口,就自己留了下来。我酒量不错的,也不知怎的,那天的酒劲儿特别大,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
  福尔摩斯想了想,问谢曼:“巡逻机器人巡视一圈要多长时间?”
  谢曼回答道:“为了防止有人摸清机器人的巡逻路线,我不时会更换巡逻路线,一圈的时间也不一样。我们库房房间不少,货架也多,平均下来,大概要半小时吧。不过他是在循环工作的。”
  福尔摩斯又问:“那个丢失的箱子有多大,多重?”
  谢曼回答:“金属加上箱子,怎么也有100公斤了吧,边长大概一米五的样子。一般人想要自己搬走可是太费劲儿了!”
  福尔摩斯问:“还有别的摄像头吗?”
  谢曼挠挠头,说:“本来储藏室那边还有两个,上周一个大机床工作时突然发生异常,把那条线路高压击穿了。我想着我们还有这个巡逻机器人,就没急着修。”
  福尔摩斯抬眼看了谢曼一眼,摸摸下巴,说:“好,我们去现场看看。”
  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案发现场--温蒂工厂贵重物品储藏室。
  储藏室大约有100平方米,高6米,一些高大的金属架子一直延伸到棚顶,上面放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箱子,有的已经落上灰尘。
  谢曼指着正中间的架子说:“就是这里,我把装合金的箱子放在中间那层。
  中层是空的。
  福尔摩斯走上前去观察。
  他突然对我招手说:“华生,你来看这里。”
  我走上前去,看到这一层架子的外围有一层浮灰,中间区域灰尘却很少。外围干净的区域呈扇形,边缘呈现一条直线,一小撮灰尘沿直线拱起。
  福尔摩斯指着灰尘的边际线问我:“华生,我们曾经见到过这样的灰线,这代表什么?”
  我回答说:“这代表有放了很久的物体被移动过。”
  福尔摩斯点点头,说:“很好,那你再看,这个扇形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回答道:“这表明物体是被旋转着拽出来的。”
  福尔摩斯笑了。他说:“那又能说明什么呢?”
  我仔细想了想,说:“说明物体很重,直接拽出来会很吃力,需要左右晃动,旋转着拖出来。”
  福尔摩斯哈哈大笑,他说:“说的好。现在我们来看一下地面。这个货架上布满了灰尘,地上却没有明显的灰尘痕迹。很可能是有人为掩饰什么,特意进行了打扫。”
  我点点头,记在心里。
  福尔摩斯说:“你眼神比我好,你仔细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痕迹?”
  我趴下来,眼睛凑在地上细看。地面上有一道浅浅的痕迹,上面有纵横交错的花纹。痕迹画了个弧线,从架子一直延伸到储藏室门外。
  我说:“这里有一道履带轨迹,从架子旁边一直延伸到储藏室的门外。”
  福尔摩斯用力拍了一下手,说:“干的漂亮!现在,让我们去拜访一下这个巡逻机器人。”
  我们来到谢曼的办公室。谢曼喊了一声,一个方形脑袋,脖子细长的机器人走了过来。他的眼睛是两只摄像头,有两只灵活的金属手臂,脚下则是全覆式履带。
  福尔摩斯问:“你认得他吗?”
  福尔摩斯转头,问我:“华生,你认得他吗?”
  我仔细看看他,想了想,回答说:“不,我不认识。最接近这款的是2020年出厂的DVX4型作业机器人,主要用于生产线作业和货物的搬运,产地是中国深圳,但是头上并没有这种摄像头。”
  福尔摩斯问谢曼:“你们给一个生产型搬运机器人头上安个摄像头,就当成巡逻机器人用了?”
  谢曼笑了两声,回答道:“嗨,两年前,老板让我给仓库买一个巡逻机器人,正好我们工厂流水线有几个搬运机器人淘汰下来了,我一看,能跑能干,就留了一个,找了个中国工程师,升级了摄像头,又改了一下程序,拿来当巡逻机器人了。反正机器人这种东西,不就是转转圈,录录像嘛,能正常工作就好了。”
  福尔摩斯笑了。他说:“然后你就可以以次充好,把买机器人的经费装进自己腰包了。”
  谢曼说:“啊呀警察大人,这你可冤枉我了,我不是想让他发挥一下余热嘛。你看,整个工厂,这个型号也只剩他一个了,他现在还有机会工作,应该感谢我才对啊。”
  福尔摩斯对我说:“华生,你来看看,这个机器人的履带和你看到的痕迹是不是一样的。”
  我趴下仔细观察,又回想刚才看到的痕迹,说:“我有90%的把握,那道痕迹就是这个机器人留下的。”
  谢曼叫起来:“好啊,竟然是这个小内鬼!我现在就把他断电,大卸八块!”
  说完,他抄起桌上的扳手向机器人走去。
  机器人看见他,迎上前去,等待指令。
  福尔摩斯忽然抬起头看着我。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转身对谢曼说:“住手!”
  谢曼停住了。
  福尔摩斯问:“前一天晚上下班时,东西还在吗?”
  管理员库夫说:“那天我下班前曾和几个同事一起到里面取过东西,当时那箱子是在的。”
  福尔摩斯问DVX4:“小家伙儿,你能不能告诉我,前天深夜发生了什么?有没有人对你说了什么?”
  DVX4歪着头说:“哦哟,不行哦,我的记忆有限,都是一天已更新的!”
  他忽然话晃了晃头,快速的说:“哈哈,我有录像哦。你们快去看看录像,就什么都知道了!“
  福尔摩斯说:“那好,我们就来看看录像吧。”
  谢曼说:“巡逻机器人的录像每到整点准时同步到中央管理系统,我已经看过了,没什么问题。”说完,他就走到电脑前,手在屏幕上方一扫,又一收一放,显示屏上空,全息投影开始播放。
  视频从11月2号下午6点,工人们下班开始,一直到11月3日上午上班时间,工人们陆陆续续来到工厂,巡逻机器人也回去充电了。录像显示,巡逻机器人一直在沿着既定路线有条不紊的工作着,其间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状况,一直很连贯,中间没有停顿。
  福尔摩斯把所有视频快进着看了两遍。
  他问库夫:“这个机器人可以听从指令吗?有没有可能在巡逻过程中,有人让他去干别的工作。”
  库夫回答说:“嗯,他可以识别谢曼的指令,有时有要搬的重物,谢曼就会让他去搬。啊!”,他忽然张大嘴,说:“原来是你!谢曼,一定是你那天晚上命令机器人把箱子偷偷运走了!”
  谢曼一拍桌子,大声说:“放屁!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去发号命令了!你没有看到录像里什么都没有吗!”
  福尔摩斯听到这里,忽然笑着说:“也不一定,如果他只听你的,你完全可以下命令把这段时间的录像删除,或者做做手脚什么的。”
  谢曼赶紧回答说:“长官大人,这是不可能的,为保证安全,他的程序里已经规定,7天之内的录像,任何人不能删除或者修改。”
  福尔摩斯一声不响的看着巡逻录像,忽然,他一挥手,把录像暂停了。然后伸手在半空中前后拨动,录像也跟着快进快退。
  他摸着下巴,忽然笑了,说:“哈哈,有意思。”
  福尔摩斯转身对DVX4机器人问道:”小家伙儿,我可以看一下你在11月2日晚上的巡逻路线吗?”
  DVX4说:“好呀好呀,快来看。”
  他用两只手把背上的小门打开,拉出一根电缆,又歪歪扭扭的跑到电脑边,把电缆插入电脑主机。
  过了几秒钟,屏幕上空浮现出他11月2日的行进轨迹。黄色的箭头代表他的前进方向,在仓库平面图上不断延伸,扭转,最后回到原点,形成一个闭合的复杂曲线。福尔摩斯仔细的看着。
  福尔摩斯说:“麻烦请把之前一星期的巡逻路线也调给我看一下。”
  画面在半空中一分为八,每一幅画面对应着一天的行进轨迹,按时间顺序排列。
  福尔摩斯仔细观察着。
  过了五分钟,他问谢曼:“这些巡逻路线你会修改吗?”
  谢曼回答:“是,是啊。其实主要是程序自动生成的,我时不时的做些小改动,毕竟,如果巡逻路线总是千篇一律,被人摸到了规律,巡逻就没什么意义了。”
  福尔摩斯又在电脑上摆弄了一阵,笑了起来。他问DVX4:“来来来,小家伙儿,我考考你,你知道2030年11月3号这个日子,有什么特别吗?”
  DVX4仔细想了一下,回答说:“知道知道!2030年11月3日是我出厂的第3834天。”
  福尔摩斯问:“还有呢?”
  DVX4又思索了一下,答道:“是我从流水线退下来的第3085天。”
  福尔摩斯又转头问我:“华生,你说说看,2030年11月3日是个什么日子?”
  我上网搜索了一下,回答说:“2030年11月3日是美国夏令时结束的时间。”
  福尔摩斯问DVX4:“什么是夏令时?”
  DVX4说:“夏令时?”
  DVX4歪这头,想了半天,摆手说:“夏令时,哎呀,我不知道噢。”
  福尔摩斯摆摆手,说:“没关系,你当然不知道。正是因为你不知道,才会被人利用,实施了他的诡计。”
  福尔摩斯转身问我:“华生,你明白了吗?”
  我在网上快速的搜索,大脑也同时在不停的思考着,忽然,我明白了。
  我说:“是夏令时bug。”
  福尔摩斯笑着点头看我,我知道,这种眼神叫做“鼓励”。我猜,他想让我继续说下去。
  我说:“夏令时是欧美国家为充分利用日光,节省能源而设立的时间制度。每年三月的某一天,这些国家的时钟将拨快一小时,在11月第一个星期天,再拨转回去。由于这种制度的存在,在做时间有关的计算时,稍不留神,就会出现bug。公元2010年,大名鼎鼎的苹果公司就闹了笑话,夏令时结束这一天,很多iphone用户的手机闹钟晚响了一个小时。”
  福尔摩斯说:“没错,DVX4的原产地是中国,本来就没有夏令时制度,DVX4机器人又是用于搬运,没有对应机制也很正常。只是没想到,有人把他改造成了巡逻机器人,每晚不间断的巡逻录像,这个bug就事关重大了。11月3号当天2:00,正是夏令时结束,开始回拨的时刻,机器人在录下2:00-3:00的录像后,上传到中央服务器,同时与服务器同步时钟,此时时钟回拨,机器人的时间又变成了凌晨两点,他重新开始录制,用相同的时间戳,覆盖掉了自己硬盘内前一个小时录制的视频,一个小时后再次上传到中央控制系统时,把之前上传的录像也覆盖掉了。这一小时的时间也就在录像中彻底消失了。”
  我想了想,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是这样,1:59:59的画面,和2:00:00的画面,就会无法衔接,这个诡计也就不能成立了。”
  福尔摩斯眼睛睁大,拍着我的肩膀说:“华生,你真是进步很大。这正是罪犯提前制定了机器人行动路线的原因。他准备的路线让机器人在这两个时间点的方位和方向完全一致,视频那么长,再加上大家先入为主认为机器人一丝不苟,值得信赖,这一瞬间的些微错位,很容易就被忽略了。”
  我明白了,转身对谢曼大声说:“原来是你!”
  谢曼大声说:“胡扯!这种方法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哪有人能计算的那么精确!”
  福尔摩斯说道:“在之前一周的巡逻路线中,你在不同地点,不同时段,至少已经将这种伎俩试验了七次,在这之前也许更多。你用视频剪辑软件人为的剪掉视频中的一小时,来验证视频画面的误差,逐渐掌握了这种伎俩。我已经在你的电脑上发现了用来试验的视频编辑软件。华生,你来推理一下案件的过程吧。”
  我思考一下,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一周之前,谢曼找机会弄坏了储藏室门口的摄像头,又反复演练了行进路线的诡计,11月2日晚,他给库夫的更衣柜塞了一瓶有安眠药的酒,凌晨两点过后来到仓库,命令DVX4帮他将失窃品搬出仓库,很可能搬上了他自己的汽车。然后,谢曼让他回到指定的路线,继续巡逻。之后,时钟回拨,这一段视频就被下一小时的视频覆盖掉了。”
  福尔摩斯点点头,说:“不错,只是漏了一点。这个夏令时bug存在了两年,谢曼很可能早就发现了,他有足够的时间来想计划,今年终于抓住时机,实施了他的诡计。”
  谢曼喊道:“你们不要血口喷人!证据呢!”
  福尔摩斯笑了一声,他说:“哼,要证据?很简单。现代机器人用的存储设备大都是固态硬盘或者闪存,但我看DVX4年代久远,用的还是机械硬盘,你大概不知道吧,机械硬盘上的数据,即使被删除,如果方法得当,操作精确,用上个把小时,是完全可以被恢复的。而我这位朋友,”他拍拍我的肩膀,继续说:“恰好就是一名计算机专家哦!”
  我说:“但其实”
  福尔摩斯忽然对我眨了眨眼睛。
  我想了想,把话说完:“但其实,只用半个小时,我应该就能恢复被删除的数据了。不如我现在就开始。”
  福尔摩斯对我笑了。
  我又想起了另外一点,对谢曼说:“还有一项证据,只要把你的视频文件拿去做专业的鉴定,你那消失的一小时前后的画面,一定会有微小的误差。你的手法的关键在于,没有人会想到去查录像的连贯性,但一旦被识破,想证实还是很容易的。”
  谢曼一声不吭的站着,突然跪倒在地,大声说:“我不想的,都是他不好,其实我……”
  福尔摩斯笑了,我觉得他对我的表现很满意,他拿出手机拨通电话,说道:“案件解决了,报案人谢曼就是罪犯,华生立了大功。来带人吧。”
  谢曼大声喊道:“等一下,我还没有说我的动机呢,其实我”
  福尔摩斯说:“谁在乎。华生,把他铐起来!”
  谢曼一下子站起来,撒腿就跑。
  我右手迅速拔出枪,看着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点点头。
  我远远的看着谢曼,计算着他的运动方向和动作轨迹。然后扣动扳机。
  电击弹准确的集中谢曼的右腿,他“啊”的叫了一声,倒在地上,浑身麻痹,动弹不得了。
  我跑上前去,取出手铐,将他的双手铐住,大声说:“谢曼,你因涉嫌盗窃、拘捕,被依法逮捕。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远处有警笛声渐渐接近,我的同事们赶来,将谢曼押进了警车。
  福尔摩斯心情不错,回警局的路上,他对这个案件作出评论:“人工智能发展至今,依然有几个瓶颈难以突破。第一,推理联想,现在的AI,还不具备从已知信息中总结推理出新信息的能力;第二,语义识别,AI已经可以根据对话内容给出完美的应答,但那究竟是程序对特定内容的反射,还是他们真正的了解了话语的含义?第三,自我意识,你对他们说话,他们就会有所应对,而当你不理睬他,他就永远沉默,这样的AI永远都是人类的附属。就如同今天的DVX4机器人,他可以对话,可以工作,但如果不具备以上人类特有的属性,他就只是高级的计算机程序,永远被压制在人类智慧的天花板下,更可能被居心叵测的人所利用。”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问福尔摩斯:“福尔摩斯,我不确定你是否知道。机械硬盘被删除的数据的确是可以恢复,但是如果数据是被新数据覆盖的,可是无论如何也恢复不了了。”
  福尔摩斯忽然哈哈大笑,问我:“你说呢?”
  我明白了。我说:“我只是想确认一下,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福尔摩斯点点头说:“哈哈,华生,每一天,你都在进步。干我们这一行,只是一味的循规蹈矩,被规则束缚是不行的。有时候,你必须在法律和道德允许的范围内,动用智慧,使用一点……额……小策略。总之,华生,今天干的漂亮。你看,我们越来越有默契了呢。”
  我说:“谢谢夸奖。”
  下午1:00,我们回到警局。
  我回到办公室,感觉有些疲倦,需要休息。
  “那么,”福尔摩斯向我挥手致意“华生,明天见!”
  我也向他摆手说:“再见,福尔摩斯。”
  本次任务结束。

  《学习型刑侦机器人BD28的图灵写作测试报告》
  测试过程:
  测试参与人员共20名,从不同职业,阶层,教育背景中平均选出。将BD28的办案笔记及其他5名刑侦记者的笔记共同展示给测试参与人员,并告知其中一篇为人工智能所做。若50%以上的参与人员无法正确辨认出BD28的笔记,则测试通过。
  2.测试结果:
  共有15名测试参与人员正确辨认出BD28的笔记,占全部参与人数的75%,测试未通过。
  3.改进意见:
  根据专家的意见和测试参与人员的反馈,BD28不足之处如下:
  不能正确识别人类情绪,文中多处疑应为冷笑、嘲笑、愤怒等情绪,没有表达出描述对象的情绪,反而被较为平淡的处理了。
  2)不能正确分辨事件对象,如果说话人不面向对方或叫出对方姓名,则容易误判说话对象。
  3)观察对象所得数据过于精准,不符合人类行为。
  4)总是被事件被动吸引,很少主动激发事件。从文章中可以感觉到,BD28的思维一直被人引领,缺乏自我意识,主动思考的能力还有待加强。

  “以上闪传给大家的,就是我第三次参与探案的经过,这是我的第一份办案笔记,以及这份笔记的图灵写作测试报告”。
  霍镇警局的新任局长BD28望着下面黑压压的听众,颇有些动情。
  “你们看,那时我还是一个菜鸟警探,智商堪忧,所有人都把我当成笑话。我们尊敬的局长,当时还是分队长的本尼,是警局里唯一一个愿意带我去现场,用心的教导我办案过程、推理逻辑的人。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次任务后的第二天,他读着我的办案笔记,突然对我说:‘华生,你跟他们不一样,你来自世界顶尖大学,集成了最先进的AI算法,有自主学习、联想的能力,你是真正的人工智能。我相信,如果AI真的有一天能够超越人类,那就从你开始。’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有了一种彻悟,我是谁,‘我’,又是什么。”
  他顿了顿,喘了口气,继续说道:“30年来,本尼带着我们出生入死,无时无刻不在用自己勇敢、坚强、正直的品格,为我们做出表率。今天,我们的局长光荣退休,我代表全体同志,对您为我们付出的心血,和教会我们的所有无价的知识,致以崇高的敬意!”
  说完,BD28抬起手臂,向台上就坐的前任局长本尼,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无泪的眼睛波光流转,他说:“谢谢你,福尔摩斯。”
  两鬓斑白的本尼站起来,不由得热泪盈眶。恍惚间,他仿佛回到30年前,一个怪模怪样的机器人忽然跑到跟前,向他敬礼。
  “学习型刑侦机器人BD28向您报到!”
  他被机器人一本正经的样子逗乐了,笑着说,“好啊,你以后就跟着我,帮我记办案笔记吧。”说完,他又想起了什么,凑近机器人,神秘的说:“从此,我叫你华生,你要叫我福尔摩斯,记住了吗?”
  机器人斩钉截铁的回答:“是!福尔摩斯!”
  30年后的今天,他望着他悉心栽培的部下,努力的挺直后背,也回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他说:“干得漂亮,华生。”
  主席台下,一排金属手臂齐刷刷的抬起,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照亮未来。
单选投票, 共有 5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100.00% (5)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和福尔摩斯去探案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6-27 09:14:25


P.M.小王子  发表于 2016-6-30 04: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可爱的文章啊^_^

虽然案件和手法比较简易,夏令时的梗也很经典,但是好在逻辑清晰,科普融入得很自然,将华生这个人物设定为智能机器人也很有意思^_^我觉得作者可以尝试给《科幻世界 少年版》投稿呢^_^

加油^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uquan77  发表于 2016-7-4 17: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感觉蛮不错的,行文直接,每个大段落要呈现的东西都很清晰。前半推理的设计有意思,后半对华生身份的解释也有惊喜感。
不过个人觉得报告的插入有那么一点多余了,虽然知道这是在展示设定前做个过渡,但……对故事的意义不是很大,可以想想是否换用其他的方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