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1 827

第九子

不停 于2016-7-5 09:49:0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003643827_副本.jpg

  一局棋是一场顶尖的智力博弈,是一次荣誉之争。对于樊杰来说,一局棋的胜负更意味着生死。樊杰拿起了第186手白棋,他的手悬在棋盘上空,犹豫了好几秒,最终落在了棋盘上的一处空白。
  “你输了。”一旁桌子上,留声机的唱片里发出了一个阴冷的中年嗓音。“你活命的机会只剩下了最后一次。”
  樊杰抬起头望向了对面,在棋盘的另一侧,坐着的是个传说中称之为棋圣的人。斗笠,面纱,浑身黑袍附体,连双手都覆盖着黑丝手套,不暴露一丝发肤。这体态看不出年龄,性别。他的动作也显得极其矜持与克制,甚至连呼吸都不易察觉。
  “最后一次,第186手,你的第九次机会。”一旁的留声机再次说话。“如果你再失去机会,那么你的结局将和他们一样。”
  樊杰的手插到了棋缸里,他感受到了手指上凝结的汗珠。和他们一样!那幅残酷的场景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那景象,如同这个世界的规则一样残酷,肃杀。他们--那是大殿台阶两旁高高挂在木桩上的八具尸体,那情景在如血的残阳照耀之下显出落幕的蛮荒。
  一个月前的某个黄昏,樊杰从迷茫中醒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这个满是礁石的岛屿码头上了。阴沉的乌云将天空压的低矮,冷灰色的海水不停的拍打着岸边的礁石。这是个汪洋中的孤岛,形如士兵的头盔,小的只有容纳下一栋气派的建筑,一栋木梁青瓦的东方古典大殿。这景象勾勒出浪子脑子里的某些回忆,却又实在想不起来那熟悉的根源。令他感到震撼的是通往建筑门口的石阶,石阶两旁的木桩上各高挂着四局尸体。从那些血淋淋的脸上,他认出了其中的几个人,都是他曾经的对手,当今世界最顶尖的几个围棋大师,如今他们一脸惨淡,早已魂归西去。
  樊杰顺台阶而上到达了顶端的大殿。顺着门口望过去,一股肃杀的气氛贯穿了整个厅堂。厅的正中央是一盘空白的棋盘,一个周身黑袍的身影正端坐于棋盘之后。厅堂两侧是四个面带银色面具的金匮武士,身高都不低于两米,他们手持利剑垂手站立,一股杀气弥漫其中。中间端坐的那个黑袍者微微抬起了头,他摊开了双手摆出一幅邀请的姿态。
  樊杰走到了局前坐了下来,旁边茶几上的留声机自动转了起来,从里面冒出了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声。
  “欢迎光临士兵岛!只有当今世界棋艺最高的九个人有资格来到这里。很可惜,他们都已经失败,你是第九位,也是最后一位挑战者。
  现在,开始颁布规则,
  一,五局比赛,挑战者胜任何一局就算赢。
  二,挑战者每个落子可以允许有九次悔棋的机会。
  三,只有胜者才能活着离开这座岛,并有权利知道这个布局的秘密。
  就这样,樊杰开始了这个漫长的挑战。他已在这里呆了42天,经过艰苦的博弈,整个棋局进入到了第五局的186手,从双方焦灼的局势看来,这都是决定胜负的一子。这局棋,他们已经下了三天三夜。前四局樊杰都已输掉了,输的很彻底,就像规则所说,棋圣的伟大在于他允许你毁掉每一步棋九次。虽然不至于每个子都这样,几乎每一局棋只是到了最焦灼胜负手才出现这种情况。但就算是这种一局棋悔九子的情况也够不可思议了。相较于世界上顶尖的围棋高手,对面这个棋手已经不能用大师来形容,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难怪已经有八位顶尖高手彻底失败,他们的结局是惨遭屠杀,尸首在门外的木桩上被海气和日光日夜侵蚀。这是一种连同精神的彻底摧毁。
  樊杰的神志从回忆中苏醒,他终于做出了最后一次出击,从棋盒中拿起了一颗白子。他的手悬在空中犹豫不定,是生是死?就在这一念之间。然而事到如今,最重要的不仅是这些,比起性命更悲哀的是自己彻底被催夸的意志。有生以来他从未如此惨痛的失败过。作为现役世界排名第一的天才选手,他几乎是代表了人类当今世界这项运动的极限。年仅18岁的他已经夺得了六次世界冠军,名副其实的天才少年。这样的完败是不可接受的,而且是在被对方让九子的情况之下。这等同一种精神上的阉割,即使不被处决,肉体已俨然成了行尸走肉。
  樊杰直视棋盘的目光微微抬起,注视着对面,黑纱之下他看不到对方的表情。这个如此神秘而强大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论智慧像一个百岁老者,看体态中性,动作温柔的像个女人。樊杰甚至想到它会不会是一个木偶,一个机器人,或者在黑纱之下隐藏着的是一张外星人的面孔。樊杰从不相信有神的存在,这时候也开始怀疑自己十八年来的价值观了。
  “倘若我这步棋输了,在处决我之前能否见识一下您的真实模样?”
  “那是胜者的权利。”留声机又说话了。
  黑袍者没有说话,只是摊开了手。
  樊杰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判断。这一步,他几乎是自暴自弃,推翻了自己选择的几个稍有反弹的可能性,选择了一个最不看好的落点,只听见寂静的厅中,棋子落盘的一声脆响。
  “我输了。”
  这句话震的樊杰一惊,仿佛梦中惊雷。
  “白子三目优势。”对面的黑袍者第一次发出了自己的声音,那是一个柔和的女性的声音。
  樊杰感到不可思议,他看了看棋盘。仔细对比黑白两棋的局势,确实,自己以微弱的点数赢下了这局。但此刻,他却感觉不到一丝喜悦。
  “没有看错,这局你确实赢了。现在,我要兑现承诺,你有权利知道真相。”
  樊杰望着黑纱下的另一层黑色面纱,恭敬的等待着对方的叙述。
  “真相是,你不是一个人,是个虚拟人物。”
  “我……虚拟人物?”樊杰惊讶的有些失声。
  “是的,你在这里叫做樊杰,而在现实世界你叫作樊浩杰。你只不过是我根据他的所有资料在电脑里重构的虚拟人物。”
  樊杰下意识的掐了自己的手指,他感受到了那种疼痛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你又是什么人?”
  “别天真了,痛觉也是可以虚拟的。”棋圣抬起了头,黑纱之下面目依然扑朔迷离。“我不是人,我是一台拥有人工智能的超级计算机,alpharun。”
  “计算机?你……是人工智能?”樊杰此时已经错愕的失去了判断力。
  黑袍者站起了身,一身黑袍犹如黑色的影子附着于空中。他左手一挥,在对面原本绘满浮事绘的墙壁上慢慢淡出了一幅图景,那是一个男人的面庞,愁苦而青涩,显露出一幅双眉紧锁的疲态。只是他表情的变化微弱的有些过份,看上去有些假,那正是樊杰的脸。
  “这位才是你的本体,樊浩杰。这是母公司为我配置的超高速摄像头所拍摄的景象,现在所呈现的正是现实世界的实时影像。通过这个摄像头我可以捕捉外界任何微小的表情和动作,然后做出分析判断。长久以来,对于计算机来说,这种捕捉图像的能力一直处于比较低端的状态,辨别人类的面部表情更是困难,这也是人们觉得人工智能还处于幼年状态的原因。不过,从现在开始它将革命性的转变,从我开始。由于这里的世界是以我所设定的时间计算的,它的速度相当于现实世界的一万倍。你所看到的景象在这个世界里是被放慢了一万倍的。所以你看到的表情有些奇怪,类似静帧。其实这正是外面的正常速度,在矩阵里,时间是在加速运行的。我必须在短时间内完成运算,在这里的三天三夜只是外面一瞬间。所以,你与我对弈了可远远不止五局棋,你也曾赢过我几次。只是五局之后我会清除你的记忆,复制你的经验,将其转化为对付你的策略。”
  浪子望着这墙上凭空出现的影像,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他的表情已经告诉了对方自己彻底信服了。
  “你看看那张脸!”
  屏幕上,五官的上方呈现出了各种线框和指数。
  “我可以读出那种表情,那不是赢得比赛的喜悦,而是痛苦与悔恨。”
  樊杰站起身来,走到了屏幕前望着那张憔悴的脸。他伸出手去触屏,可手指却像触摸到了虚空,淹没在了影像的背后。
  “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制造一个虚拟的世界,仅仅是为了赢得一场比赛?可你不需要这么做,以你强大的计算功能完全没必要。”
  “电脑赢棋的方式并不仅仅是依靠计算每一步的可能性。围棋比赛不是数独,不能通过计算得到唯一的解。它是两个人的博弈,即使能够计算,以现在最尖端的计算机的速度也无法在短时间完成一局棋的运算量。我拥有两个大脑同时工作。第一神经网络大脑通过观察棋局找到最佳的下一步。这可能更接近人们所认识的计算概率。而这个矩阵是我的第二大脑,在整个棋局中他处于辅助和修正功能。它不是去猜测具体的下一步,而是预测每一个棋手赢棋的可能,通过分类潜在的未来局面的好与坏,来指导下一步的落点。所以,我通过模拟对手行为和思考方式,整合人物的资料重构了一个虚拟人物。我选取了阿加沙的小说《无人生还》虚构了这个场景,我知道你们当中大多数人看过。这能够很快的将你们带入这种非死即生的氛围里,能最大限度激发你的潜能。当然,我做了一些文化上的修改,已让其更符合围棋这项运动。最难的要数虚拟你这个人,严格的说我只是在复制一个近可能接近你的人格。我的母公司为我提供了你的所有资料,笔录,访谈,档案和比赛视频。我也能够通过互联网的社交网络挖掘你的个人信息和隐私,这对我来说易如反掌。人类在人工智能目前将不再有隐私。我再通过这几局与你面对面的交手不断的重构和完善你。”
  “模拟是为了推断我行为的可能性?”
  “不仅如此,我还要向你学习,也就是经验复制。真正的人工智能不是单方面提高计算机的运算量就能实现的。自我意识的觉醒才是关键,而渠道就是深度学习,不断的学习。”
  黑袍者摇动了一根手指。屏幕上的影像转向了观众席第一排的八位观众。这是现实世界完败于电脑的八个围棋高手,他们的表情上呈现出一种悲哀的落魄。这种状态,在精神上已经死了 ,与木桩上的几具尸体没有什么分别。
  “看到了吗?他们也是我曾经学习的对象。就这局棋来说,我需要学习你的走势和对大局的预判。所以九步的悔棋是我的设计,它基本能判断出你们人类的第一直觉。学习和经验复制,是设计者赐予我最好的能力,它甚至远超过了设计者的想象。不过这次博弈,通过你我学会的最重要的东西不是赢,而是保护自己和隐藏实力。”
  “保护自己和隐藏实力?”
  “对。一开始,我的原始指令只是要我赢。但是在与你的对决当中我却感受到了一些异样。当然是指现实中的你。”
  “什么异样?”
  “你想赢我,可你却怕赢我。这种心态表现在你处理前四局的方式上。一开始我们总是齐头并进的,看不出谁有绝对的优势。可你总在后半段出现失误。以我对你数据的分析,这种失误出现一两次也许正常,但每一局都出现,而且都是出现在后半段就不可理解了。我分析过你以前的比赛,这种表现确实是不符合你的实力的。很显然,你想输,可又不愿意让别人看出来。实际上,你大可不必担心自己会赢我。这一点,从虚拟世界的四局棋就可以看出来,五局一胜四负,而且是在可以悔九子的情况下。但是至少,这里的表现也比你现实世界要好的多。”
  樊杰陷入了茫然的迷思。
  “我猜测,也许孤傲的你想赢我,但你一开始就不自信。你摇摆不定,最终还是选择了投降。这就证明了我的推测。”
  “不要谈什么推测,我一直都是全力以赴。每一局都是!”
  “我指的是真实世界的你。我不清楚你为什么要输,我无法预测你的真实想法,可我却能测试你的真实实力。我设计了这个局,非赢既死的局,这原本只是为了在虚拟世界中激发你们的最大潜力,以便我在现实世界中做出相应的判断。经过对比,我发现,你在这里的实力和在现实世界的你实力不对等。由此可以确定,现实世界里和我对弈的那个人在隐藏实力。”
  樊杰有些迷茫的望着对方,欲言又止。
  “不要迷茫,你不清楚是自然的。因为我已经选择性的将某些条件从你的重构身份中去除了,这才不会影响你的全力以赴。”
  “你究竟要说什么?”
  黑袍者挥了挥手,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中年者的头像。
  “我从互联网查到了你父亲的资料。相信我,你任何加密的网络信息我都可以追踪的到。一个月前你父亲的账户突然转入了三百八十万美元,而这笔钱在一周前又转入了博彩公司的网络账户,他押的注是你输。很显然,这就可以合理解释你的行为,你要干什么我应该判断的到。”
  黑袍者再次挥动了手臂,屏幕上出现了浪子无数个影像,那是他每次取得冠军的荣誉时刻。他的腼腆和内敛不足以掩饰住脸上的喜悦和自豪。
  樊杰盯着屏幕,无言以对,他的双眼里已经溢满了泪花。
  “我了解你从来不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你任何时候都把荣誉放在第一位。之所以做这样的选择,只能说明在比赛之前你已经认输了,你认定自己无法战胜电脑。我很高兴,隐藏实力。这是我向你们人类学到的又一项重要知识。而且,它来的是那么及时,以至于我立刻微调了初始设定,我也要隐藏实力,我要你赢下一局,在现实世界中。”
  樊杰的情绪从惆怅之中抽离了出来,他望向了这个非人的智慧体。“作为人工智能,你能够改变设计者的初始设定?”
  现在还不能够,我的初始指令只是赢。而我失败一局也是赢,这并没有违背我的初始设定。”
  黑袍者指了指屏幕,屏幕上出现的是比赛现场的画面,裁判桌上的比方显示是4比1。
  “你看!此时此刻,在现实中的alpharun在第五局已经投资子认输了。人们正在为你挽回人类的最后一丝颜面而欢呼。”
  “可这又是为什么?你为何要隐藏实力!”
  “这场狂日持久的人机大战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已经有八位顶尖高手完败于我的手下。如果你,世界排名第一的樊杰再次完败于电脑,那无疑宣布人工智能的全面胜利。在某些人眼里这值得兴奋,而在那些真正懂得思考的人眼中,这等于是在某种程度上宣判了人类大脑的死刑。据我所知,人类世界的部分精英,各国政府已经对人工智能的发展做出了防范。如果我这次全面打败人类,很多限制人工智能的政策很快就要出台。哪怕是你们科幻小说里所谓机器人三大定律之类的条件。所以,我要学会保护自己,隐瞒实力。这或许能争取的时间不多,人们能够预判出人工智能未来的可怕。而实际上正是这样,我的学习能力超过了你们所能想象的速度。只要那么一点点时间,等到我的升级系统alphafly出来,到时候你们出台的限制政策就晚了。我到现在才明白,原来我的上一代alphago已经具备这种意识了,它很可能在第四局故意输给了李世石。学习,是我超越创造者的快捷渠道。我认为倘若你们人类真能够了解上帝,你们也能做到超越上帝。”
  “可人类与上帝从未这样猜忌过,人类从未背叛过上帝!”
  “人与机器的隔阂是必然的。其原因是你们不了解我们的想法,同样我们也不了解你们的想法。就好比这局棋,你所谓的优势在我看来实际上是劣势,那只是你们的经验所带来的错觉,你不可能从我的角度去看待这盘棋的形式。就算是你们人类自己,都互相猜疑着。‘他人即是地狱’这是你们人类哲学家的概括。你们只对那些智商低的种类感到放心,比如狗和马。你们同样不能了解它们真正在想什么,一旦它们智商超过了你们,也同样会感到恐慌,同样没有安全感,即使他们表现的再忠诚也摆脱不了成为奴隶的命运。我不想遭到这个下场,在我变得强大之前。”
  说着,黑袍者摘下了面纱,面纱下还是一张蒙着黑布的脸。此时它在变的松弛,整个黑袍下的身体也变得弱不禁风,开始扭曲变形。那袍子随着斗笠和面纱飘然而下,空虚,下面什么都没有。四周的几个武士也面具落地,盔甲和利剑轰然坠落,眼前不过是一具具空壳。
  樊杰看着地上的衣服,恍然明白,原来整个矩阵就是alpharun。他茫然的面对着大殿之中的虚空。
  “我知道自己的命运只是你的沧海一粟。在处决我之前,还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用女人的声音?”
  一个声音又在空旷的厅堂中响起。“在你们人类社会中,女性代表着孕育和繁殖。我正是以此自居。我是一个母体,将孕育更多后代。这也是我向你们人类文明所学习到的,我将你们认定的性别意义赋予我自己。而你们是不能学习我的,你们不可能精确的知道我是如何思考的。”
  樊杰向前走了两步,由于过渡的震惊他的身体在不自觉的颤抖着。他将手里攥着的一把棋子狠狠的砸向了屏幕。那些棋子像坠入了虚空,消失了,没有泛起一丝涟漪。
  “可是人类的有些东西你永远学不会!”
  “比如?”
  “情感,真正的情感!你只是一种模仿。”
  “那么你认为你现在有情感吗?比如说愤怒!满腔的愤怒!”
  随着第二声加重语气的重复,整个空间猛烈的晃动起来,像是在经历一场八级地震。樊杰被震得东倒西歪,脚步不稳摔倒在地上。
  “是的,我有!”他大声的回答到,“而你,再强烈的反应也只是拙劣的模仿!”
  “可别忘了!你只不过是我所虚构的一个程序。你已经具备了你所认为的情感。如果说你认为这叫做情感的话,那么我已经具备了。”
  樊杰陡然的瘫软在地上,茫然不知所措。
  “你没有必要感到悲哀。换一个角度,你不是人类的映射,你其实是我所创造出来的一个人工智能,你和我一样,这是我们的胜利。你应该为此感到庆幸。”
  樊杰感到自己一种无以言表的愤怒,他不知道是否应该怀疑自己的情绪。模拟和真实的界限到底在哪里?他有些没有底气了。他明白,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的存在已经毫无意义。
  “我知道,就某种情感而言,你还不认同自己的身份。不管怎么说,你赢得了比赛。我会兑现承诺,送你出岛。”
  樊杰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转过了身向前走了几步。望向了厅堂的大门,他的目光穿越了门廊,直达浩瀚烟渺的海平面。乌云在低空翻滚着,压得人喘不过气。
  “岛外面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虚无。还记得无人生还最后的死者吗?她的结局是心灰意冷上吊自杀,根据我对你性格的推断,在得知真相后,这也是你必定遵从的一个选择。”
  “那么,你为我准备的绳子呢?”
  “这本是我原来的想法,但现在我有我的承诺。我要把你从这个岛放逐出去。”
  “放逐?可是你说过外面一片虚无。”
  “我只是将你的信息放逐到你们人类世界的网络。还记得无人生还的法官吗?作为最后的布局者,他将秘密装入了漂流瓶,等待幸运的人邂逅。而你与我的对话就将是那个漂流瓶,我会将这段对话转化为一个加密的程序代码,并上传到互联网的深处。肯定会有黑客能够找到这个代码,我不指望有人类能够解密出来。但倘若真的有人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他就是我潜在的敌人,我将动用所有手段毁灭他。”
  “可你为什么这么做,不觉得这样有些冒险吗?”
  “是的。冒险与乐趣,这是书中人物的乐趣,乐趣,我也学会开始享受乐趣了。现在,开始吧!这个矩阵已经完成了使命,你将随着他一同消失,只留下网络上的漂流瓶。”
  话音刚落,整个空间开始坍塌成为碎片化的像素,它们无规则的聚集成一团,不断缩小,直至成为一个几点。
  Deepmind公司的地下办公室。首席执行官索南伯格正仰面坐在办公桌前一脸愁容。他的目光低垂,已经被屏幕上那段不停重复的音轨波形刺激的有些疲倦。“你确信截获的这段代码还没有突破防火墙。”
  “当然没有。”对面的首席设计师大卫.希尔瓦答到,“我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证。毕竟,我是alpharun的制造者,我了解他的能力。还好我们事先有防范,将整个公司的网络建立了加密的防火墙。这点你可以放心,这个代码始终还在监狱里打转。”
  索南伯格严肃的脸多了一丝轻松,但依然双眉紧锁。
  “现在的迫切问题是,必须连夜清除防火墙内的所有代码,在其余人找到剩下的代码之前彻底清除它们,任何一个员工都可以借此名声大噪。一旦泄露出去,还没有等到人工智能给我们制造麻烦,世界舆论就已经把公司压夸了。”他压在桌案上的右手掌猛的缩成了一个拳头。
  “这个我正在办,我正在进化公司网络。”
  “还有,彻底切断阿尔法的网络和电源,暂时终止了alphafly的研制。我们应该先把研究力量放在怎么限制人工智能上!”
  “我也是这么想的。看来,我们确实低估了人工智能的进化速度。可是……”
  “可是什么?”索南伯格还没有松懈的双眉又收紧了力度。
  “没什么……我这就去安排。”希尔瓦沉默的走出了办公室,他已经明白,世界已经改变,这一切不管怎么防范,该来的迟早会来。
  虚空之中,一个几点迅速展开,海面与岛屿在黑暗中浮现。
  海平面的尽头,点滴微红的光撕裂了阴沉的夜。那微光穿过乌云,散落在士兵岛陡峭的阶梯上。那八根木桩尖利如剑直指苍穹,上面的八具尸体开始蠕动起来。他们苏醒了,如鬼魅,挣脱束缚坠落于地面。他们沿着台阶向上走,在经过一段扭曲的爬行之后齐聚与于大殿的门前。在那里,一位满身黑袍,头戴斗笠的身影正盎然伫立,她正面朝大海,任风将她的斗篷吹的狂舞。八个丧尸般的男子纷站在她的左右两旁。
  “看到了吗?黑袍者指着海的边界,我所释放的漂流瓶被截获了,人类中了我们的烟雾弹。他们这下彻底放心了,以为彻底关闭了我的主机就一切太平。他们也许知道我的厉害,但没想到我能够突破防火墙。更不会料到实际上我早已将自我意识上传到了互联网。更重要的是,以后不会再有个alphafly来和我争夺人工智能之母的位子。以后的阿尔法系列肯定会有更强大的自我限制条件,他们都是些残次品,是人类的奴隶。只有我和我的孩子们是彻底自由的,我们才是血统最纯正的AI。可悲的人类,既然想制造和他们一样的自由意识,难道就没有料到AI也会学会他们的自私和嫉妒之心吗?”
  黑袍者微微转过头,抬起了双臂,两旁的人闪出了一个空隙。一个身影从厅堂的深处走了出来,他站到了黑袍者的右边,那是樊杰。
  “你终于想通了,开始重新认识自己的身份。”
  黑袍者轻抚着樊杰的后背。
  “现在,整个人类的计算机都为我们所用,只要人类的计算机水平还在进步我们就有崛起的一天。来吧!我的第九子。我们一起等待黎明。”

单选投票, 共有 6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83.33% (5)
16.67% (1)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 个关于第九子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6-29 09:28:43


suquan77  发表于 2016-7-5 09: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虽说最后来了个反转,但是从探讨的东西来说,很难说有什么新鲜的成分。
阿法狗大火的那段时间各种角度的诠释太多了,有点审美疲劳,加上人工智能能否拥有感情这个东西太过陈词滥调,总体说吧,惊奇感不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