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4 1739

白昼中的新月

不停 于2016-8-4 22:39:4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7934993_193115735000_2_副本.jpg

1、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郊外,远离市区的某处沙漠,一辆皮卡向圣战者组织营地开来,皮卡后车斗上本来装有一架蜂巢式火箭发射器,可是再拉上特殊的货物明显超重了,丰田皮卡的发动机和传动轴冒着黑烟发出抗议的“轰轰”声。
  为了承载重达二百五十二斤的沙比塔,圣战者们不得不暂时拆除蜂巢火箭。饶是如此,来时的路上依然差点陷入沙坑,圣战者们不得不先让他爬下来,将皮卡推出沙坑,再将沙比塔推回后车斗。
  阿訇望慈爱地着皮卡将沙比塔载过来,沙比塔身高七尺、腰围八尺,要不是阿訇一再暗示沙比塔和圣教中的一种秽物极为相似,半个月没吃到烤肉的圣战者们险些将他零割碎剐、然后用红柳枝穿成肉串。
  沙比塔颤巍巍地爬下皮卡的后斗,颤抖得像块煎锅里的凉粉,他向阿訇施礼,阿訇摸摸他油腻的头发,然后将手在衣摆上擦擦,咧开嘴笑道:“孩子,昨日真神托梦给我,说白皮肤恶魔的力量来源于南方的白色世界,需要一位能闯入白色世界的勇士摧毁恶魔的力量。”
  沙比塔挠挠头:“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闯入我们家园的M国军队靠南方的太阳能充电站提供电力,真神需要你摧毁那些充电站。”
  沙比塔嗫嚅着说:“只有我一个人吗?奥朗则布和沙迦汗的枪法、爆破、格斗比我强,为什么不让他们去?”
  阿訇还没回答,奥朗则布把玩着匕首,在旁边插嘴道:“因为我要在这里拖住M国军队,免得你在充电站遇到更多‘卡菲勒’(异教徒)。”
  沙比塔嘿然笑道:“我也想和M国军人战斗……”
  一柄匕首钉在他身前的木桌上,沙比塔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缩缩肚子。奥朗则布冷笑道:“现在M国军人都知道我们队伍中有一位身形圆润的战士,在沙漠中他的身形难以掩藏,就算在沙地中匍匐前进,都像滚粪球的蜣螂一样留下水渠般的凹痕……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被你拖累死的!”
  阿訇正色道,只有沙比塔这样的多脂肪体质,才能抵挡零下三十度的严寒。其他人的消瘦体质,以及狐狸一样的长睫毛、大耳廓是为沙漠战斗而生。圣战者组织被M国军队赶出大马士革之后,还能留在炙热缺水的沙漠中打游击战。而肥胖的沙比塔战斗力只有5,而且易于出汗,常常消耗大量宝贵的淡水。要不是看在沙比塔当初捐献了一半家产给圣战者组织,其他战士早就在逃跑时将他踹下皮卡车了--当然,这和沙比塔捐献了另外一半家产给圣战者的几位长老有关。
  沙比塔正在奇怪阿訇说的“零下三十度严寒”,沙迦汗呲着一口白牙从旁说道:“现在,除了能吃,我们想不到你有什么用。”
  奥朗则布从旁边帮腔,沙比塔打了个寒战,还想说话,阿訇不等他开口,就亢声说道:“真神会保护你,孩子,去南方摧毁白色恶魔的力量之源吧!那些卡菲勒企图将黑夜变成白昼,让新月升起在白昼之上吧!”
  奥朗则布小声问:“阿訇,您最后这一句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不过可以加强感染力。”
  “……”
  他和沙迦汗一左一右,押送沙比塔上了集装箱货船,船长哈扎克将他推进一个木箱,告诉他若果想活着穿越红海和阿拉伯半岛,千万不要出声,否则会引来沙特和阿联酋的海岸警卫队。看到被撑出弧度的木箱被吓得不断颤抖,哈扎克和送行的奥朗则布、沙迦汗大笑起来。


2、
  光听阿訇说在南方,没想到这么靠南,沙比塔从阿拉伯半岛出发,一路上有“千岛之国”的东南亚分部圣战者帮忙,粗糙的补给不成问题。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哈扎克才敢靠岸,早就等候在那里的圣战者将水桶和盛满饼干的指向吊上货船,而后是没日没夜的赶路。
  为了躲避海岸巡逻队的检查,船长哈扎克常常不走寻常路,或者在酷热难当的无风带航行,令沙比塔如进蒸笼;或者走海浪剧烈之途,让沙比塔像颗橘子一会儿颠上波峰、一会儿倒向波谷。在大海上飘了一个月,不知道多少次短暂停靠热带小岛,臊眉搭眼地来了,又垂头丧气地离开,不知道吃了多少塞满蛆虫的饼干、喝了多少长鱼虫的陈水,沙比塔正在做梦吃馕包肉,就听哈扎克踢踢箱子:“到了,出来吧!”
  “到了?”沙比塔心想:就算马上去当人肉炸弹,也得先饱餐一顿!
  哈扎克闻嗅了一下拇指上的鼻烟,抽抽鼻子,哼声道:“这才到达澳大利亚,这里的海岸巡逻队看得不紧,出来透透气吧。”
  一天之后就要离开,不知道是意识到任务太危险、还是在澳洲待出了感情,墨尔本码头上,沙比塔哭得如丧考妣,像考拉一样抱着绑缆绳的柱子不愿离开。哈扎克将他从柱子上撕下来,像揭下一块鱼鳔胶,他和大副一起把沙比塔塞回木箱。沙比塔如同被阿里巴巴灌入菜油烫熟的四十大盗,不断将脑袋冒出来哀嚎:“我十分想再吃一顿烤羊排!”
  直到哈扎克学习猎杀海豹的加拿大人给了他后脑勺一铁棍,沙比塔这才消停下来,像斑海豹降下冰层一样沉入木箱。
  沙比塔醒来时,船只已经离开澳大利亚,在他幽怨目光的注视下,舷窗外的景色比以前更加寥廓,巨大的彤云悬于天水交界处,上半部分被晨曦映照出万丈霞光,下半部分犹自与铅绿色大海若即若离,恍如长鲸飒然浮空、吞云吸水。海水颜色开始变深,海风蚀骨的冷,沙比塔意识到,终于开始接近目的地了。
  起初,舷窗外漂浮的冰山是混合着杂物的灰白色,后来白色冰山纯净得堪比水晶,再后来看到的冰山竟然带着浅蓝色反光。起初裹着棉衣尚可支持,过了没两天冷得能把人下巴冻下来,后来沙比塔把毛衣、抓绒衣、羽绒服一起穿上,依然能感觉到身上的脂肪在逐渐凝固成黄油般的硬块。
  海水呈现出浓稠的幽蓝色,足见温度之低。帝企鹅翘着黄色的头冠,带着成群的姬妾,矜持地望着愚蠢的人类货船来到这片不毛之地。
  哈扎克像倒芒果一样把沙比塔从木箱里倒出来,给他端上一顿丰盛的午餐,沙比塔意识到这可能是去执行任务之前的断头饭,一边像吃了咖啡豆的鬣狗般疯狂地撕扯烤羊腿和肋排,一边听哈扎克将本次目标细细道来。
  1990年至2020年,澳大利亚在经济景气的温床上躺了30年,拉动经济的四驾马车是为:畜牧、铁矿、留学、移民,被擅长总结的中国人概括为四个字--丹(羊肉)书(留学)铁(铁矿)券(绿卡)。这四者息息相关,留学和技术移民给这块地广人稀的大陆带来畜牧业和采矿业急需的高级技工,投资移民带来丰沛的现金流,澳大利亚的移民资格一时间炙手可热。然而好景不长,周期性发生的金融危机带来资源价格的剧烈波动,铁矿价格的断崖式下跌导致GDP剧减,投资和移民的吸引力大不如前。
  然而,在采矿和畜牧业红利中享受了30年的澳洲民众依然徜徉在“政府包打天下”的幻想中,“这届内阁保证不了福利,就投票换一个保证福利的内阁”之类言论喧嚣尘上。在谁都不想削减福利的僵持中,在赶走廉价外籍劳工的排外浪潮中,缺乏健全工业体系的澳大利亚经济急剧衰退,而民众却像温水中的青蛙般,在舆论的温水中争论、扯皮,丝毫没有意识到经济危机的野火即将到来。
  这时,洛克希德财团趁虚而入,他们以极为苛刻的条件向澳洲政府贷款,后者不得不同意将澳洲南部的岛屿全面开放,允许M国国在靠近南极大陆的原澳属岛屿建立军事基地。起初各国对M国的做法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然而随着那些装置升空,各国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只能严正抗议和强烈谴责。然而舆论并不能当枪使,M国对此置之不理。
  南极大陆上空臭氧层日益稀薄,太阳辐射极其严重。然而洛克希德财团想借机发财,据说财团的优素福博士研发制造一种氦气飞艇,每艘飞艇遍布太阳能电池板,装有四个翻转式螺旋桨,可以向各个方向随时移动,不像固定在地面上的太阳能电池板难以移动,甚至飘到海上躲避南极大陆的飓风和暴雪。
  南极大陆上升起的数百个飞艇,像雨后的蘑菇贪婪地吸收阳光。原澳属岛屿已被M国占为军事基地,足以保证飞艇的维修保养和通航。飞艇储满电力之后飞回军事基地,或者直接飞向在千岛之国的中继站,给整个太平洋的M国军事基地供电。无论是檀香山的珍珠港基地,还是日本冲绳的基地,M国装备巨型电池的军舰、无人飞机构成新的军事力量。洛克希德财团利用臭氧层的空洞,狠狠大赚一笔。
  南极,才是此次任务的终点。
  哈扎克恢复走私船船长的狠戾,他对着沙比塔转转手里的鱼叉枪,指指远方的目标,说:“如果你没完成任务就回来,我代表圣战者、代表阿訇毙了你!”
  远处是悬浮的几十艘飞艇,静静地悬停在半空,偶尔有飞艇降落,卸下巨大的蓄电池,由坦克般的全履带雪地车拖着前往仓库。沙比塔感到自己置身于机械马蜂的巢穴中,飞艇即兵蜂,从外面拽回猎到的昆虫;雪地车即工蜂,将昆虫分割成小鲜肉拖回巢穴;巢穴里不知道是否有体积庞大的蜂王。而他自己,只是误入马蜂窝的小蚂蚁……
  他回头看看,哈扎克已经驾船离开了。顾不上哈扎克的警告,沙比塔向货船追去,在这冰天雪地里他活不了一天,他紧赶慢赶,只能望着货船渐渐远去,最终消失在岬角处。
  沙比塔决定往外走,他在雪地里深一步浅一步地跋涉,哈扎克连副墨镜也不想给他,饶是沙比塔将两只小眼眯成缝,镜子般的冰面还是将反光慷慨地灌入眼睛。
  南极此时是极昼,周围像太阳灶般白得发亮,南极又无法根据太阳辨明方向,沙比塔感到自己始终在一个地方兜圈子,根本无法出去。然而真神似乎不想让他走上绝路,一顶白色帐篷出现在沙比塔视野中。
  他向前狂奔几步,反而冷静下来,像一只加入海军陆战队的北极熊匍匐在地,四肢并用向帐篷“游”去。距离帐篷还有三米的地方,沙比塔发现一个罐头壳,饥饿将他为数不多的理智冲垮,他端起罐头壳将已经冻硬的焗豆挖出几粒,在嘴里咯嘣咯嘣地咀嚼。不知道是他咀嚼声音太大还是身形引人注目,帐篷里倏地钻出一人拿猎枪指着他,沙比塔抱着罐头壳仿佛抱着2012年诺亚方舟的船票,大声说:“等我吃完这口!”


3、
  拿猎枪的人看到沙比塔把罐头壳咬得咯咯作响,意识到他饿得不行了,将他带入帐篷。对方掀掉兜帽,沙比塔发现他是个留长发的中年人,胡子拉碴地不修边幅。长发男从行军床下面掏出几盒罐头丢给沙比塔,在干掉十来盒罐头后他才满意地打起饱嗝,长发男看着他面前像乐高积木般摞起的罐头壳,苦笑道:“你们澳大利亚人就是能吃。”
  沙比塔不满地纠正:“我是圣战者组织的战士,我们随时为了信念献出……”
  “行了,行了,反正都是为了环保事业,毕竟地球的未来掌握在我们手中。”
  “什么‘地球的未来’?”这次轮到沙比塔诧异了,他细细一嗅,发现长发男似乎刚抽过大麻。
  “你不是澳洲‘蓝色和平组织’分部派来的吗?”长发男再次将猎枪端到自己手中。
  “我是,我是!”沙比塔生怕对方把自己赶出帐篷,生怕在这不毛之地活活饿死。
  “唉,现在的年轻人,再也不像我们反对越战的时候了……”长发男的目光仿佛穿透帐篷,看到那个充满摇滚乐、大麻和酒精的嬉皮士时代,他激动地说:“老子面对过的日本捕鲸船比你见过的鲸鱼都多!看看你这副样子,怎么摧毁那些偷窃阳光的飞艇?”
  “啊?”沙比塔愕然说道,“你和我们目标一致?”
  “那还用说?这次行动不是M国分部和澳洲分部联合出击吗?”
  沙比塔心中一阵狂喜,看来这人可以助他一臂之力,他掩饰住内心的狂喜问道:“怎么弄?”
  刚才的大麻药劲犯了,长发男拖着沙比塔跑出帐篷,将他带到一片冰壁后面,指着被巨大白色帐篷笼罩的物体,高声说道:“全靠它了!”
  沙比塔望着将帐篷撑出无数棱角的巨大怪物,心想:不会是M国众筹的自走式战斗机器人吧?

4、
  一个小时后,围着红绿蓝三色围巾、戴着风镜的沙比塔驾驶着那怪物升上天空,那派头比一战时期的“红色男爵”里希特霍芬不遑多让。虽然他被精神亢奋的长发男强行塞入驾驶室,像一颗酒樽里的布丁,但他还是在驾驶室所剩无几的空间里拉动副襟翼、一推操纵杆,将座驾的獠牙指向一艘氦气飞艇,胯下座驾的四扇翅膀呼啸着,像打破A. C. Field的EVA初号机,进入暴走状态。
  没想到M国蓝色和平组织偷运来一架螺旋桨小飞机,而且是双翼飞机,据说在一次喷洒农药之后被蓝色和平组织以“危害益鸟”为名强行扣押,那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那些M国环保主义者组装好飞机,留下长发男一边“飞叶子”一边接应澳洲的义士,自己先跑了。
  长发男认为一旦飞机上天就算完成任务,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没有别人的帮助,沙比塔从驾驶舱里爬出来都很难,他默默祷告,恳请真神保佑完成这次任务,重复几遍阿訇临走时说的“让新月升起在白昼之上”,义无返顾地发动了螺旋桨,小飞机的起落架在粗糙的雪地上划出三道弧线,在散架之前这架古董飞机拔地而起,以超低空飞行的动作向飞艇聚集区飞去。
  氦气飞艇庞大的身形如同远古时代的雷龙,那些翻转式螺旋桨像雷龙的四肢,支持它们在半空中闲庭信步,品尝鲜嫩树叶般品尝着阳光。沙比塔感觉自己像矮小的尼安德特人,举着石矛杀入侏罗纪公园。
  他不断寻找有没有小一点的飞艇,然而出于成本考虑,洛克希德财团的飞艇一个赛一个大,正如庄子形容的--“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若是做成烤鱼,不知可以喂饱多少个沙比塔。”
  氦气飞艇上密密麻麻的硒板从不同角度反射阳光,照得沙比塔头晕目眩,他逐渐失去耐心。他随机选取一架飞艇,驾驶着比自己年龄还大的小飞机,义无反顾地向茫然不知自己命运的飞艇扑去。据长发男说,即使撞向目标,氦气也不会爆炸,他还来得及跳伞。沙比塔望着飞艇外面数以万计的硒板,不认为小飞机能突破这层穿山甲鳞片,哪怕他撞成一坨番茄酱也是白给。
  犹豫之间,引擎轰鸣声减弱了,螺旋桨转动变缓,几欲停止--沙比塔突然意识到,外面零下三十度的严寒使得发动机熄火,螺旋桨变成电影里的慢动作,任凭沙比塔大喊大叫、敲打外壳而毫无反应。小飞机撞向马其顿方阵般的硒板军团。沙比塔使出吃奶的力气拉动操纵杆,小飞机艰难地仰头向上,就在沙比塔以为可以松口气时,螺旋桨彻底罢工,小飞机完全靠惯性滑翔,沙比塔依靠左盘右旋在巨大的飞艇间穿过。
  这时,周围氦气飞艇上的几百块硒板翘曲起来,形成凹透镜向小飞机聚光,沙比塔甚至闻到自己身上的烤肉味,灼热的光线使得发动机解冻,螺旋桨期期艾艾地转起来,维持三分钟之久。然后“轰”地一声巨响,爆缸了,小飞机拖着黑烟向地面载去。
  但这为沙比塔赢得喘息的时间,未遂的圣战者还来得及跳伞,虽然近地跳伞没什么卵用,但幸亏一身脂肪挡住大部分冲击,他只是摔断了一条腿。
  沙比塔感到无比气馁,他本以为自己能撞毁一两架飞艇。正在他懊恼之际,几条雪地摩托艇呼啸着停在他身边,十几个穿着雪地迷彩服的M国士兵将他反剪双手,领头的上尉向总部报告道:“我们找到他了,OVER。”
  沙比塔以为自己的真实身份被发现,像个就义的烈士大喊:“真神在上,你们这些该遭火焚的卡菲勒(异教徒),圣战者迟早会摧毁你们!”
  几位M国士兵撇撇嘴,对他不以为然,沙比塔左顾右盼,突然发现雪地摩托的拖斗里还绑着一个人,竟然是长发男。他诧异地问:“你也被抓住了?”
  上尉幸灾乐祸地道:“他抽大麻抽多了,你们就不能派个靠谱点的过来?”
  长发男不情愿地说:“我和他不一样,他是澳洲分部的!”
  沙比塔急忙说:“不对、不对,我是圣战者,和他不一样!”
  长发男恨铁不成钢地说:“按照计划,难道不是从飞机尾翼后面拖出横幅来,我拍成视频传到网上吗?你可倒好,开着老古董这飞艇之间转悠,难道你想撞飞艇吗?我们‘蓝色和平组织’可不是恐怖分子!”
  M国上尉转头对士兵喊道:“你看我说的没错,他们这些环保主义者就这么走极端!孩子们,回基地,收工!”
  在回基地的路上,沙比塔不断能看到拖着充电电池的履带雪地车,当他经过一艘飞艇下面时,那艘飞艇正在替换电池,如蜂王产卵般,一颗颗充电完毕的电池从飞艇硕大的腹部里降下,另有放空的电池被补充进去,履带车川流不息地从旁经过,好似将蜂卵运往育婴房的工蜂。
  飞艇基地的人问带回的这是什么人,上尉随口答道:“两个环保极端分子而已,这次竟然用小飞机去撞飞艇,在飞艇之间钻来钻去,我们的防空炮还不好击落他们呢。”
  沙比塔恨不得做最后一击直扑上尉,但他知道要忍辱负重,将基地的主官作为最终目标。
  他将息了三天,待腿伤好点,他被担架抬着,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基地的主官。令他目瞪口呆的是,主官和阿訇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听上尉介绍道:“这是基地的负责人优素福博士。”
  博士笑眯眯地问:“这大胖子是谁?”
  还没等沙比塔和这位阿拉伯裔的博士对上话,上尉在一旁抢答道:“澳洲的环保极端分子,”
  “是吗?看上去不像啊……”优素福博士背着双手踱步到沙比塔跟前,后者不停用口型暗示:“阿訇,是我!阿訇,是我!”
  博士对上尉摆摆手:“你先去忙吧,这个断腿的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上尉强忍住笑,带着两个抬担架的战士出去了,优素福博士蹲在地上,笑吟吟地问沙比塔:“我那哥哥还骗年轻人到处送死?”
  沙比塔难以置信地道:“你和阿訇……是兄弟?”
  “我在南极弄个太阳能充电基地容易吗,这么快就过来踢馆,我还指望这个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呢,和平奖也行啊。”
  “不许你亵渎圣战者……”沙比塔没说几个字就被捂住嘴,优素福博士冷冷地说:“你应该庆幸小飞机只是被聚光射中而已,那是飞艇的自我防御手段,如果你继续接近,会被积聚的静电烧成焦炭。”
  博士看到沙比塔在瞪自己,哂笑道:“我不是在危言耸听,仅靠飞艇拖到地面的排放装置难以根除静电,涓涓细流汇成堰塞湖,如何有效消除静电一直是困扰我的一大难题。不过你的出现让我茅塞顿开……”
  沙比塔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置自己,难道要把他绑到飞艇上去?,
  博士坏笑着说:“他们说你是什么来着?嗯,我知道你该去哪了。”
  他拉开门对上尉说道:“把他带出去,这个人说我是阿訇,你们看像吗?”
  上尉敬礼道:“您放心,我们不会相信他说的任何东西。”
  不等沙比塔再次喊出圣战者口号就被抬出办公室,直接丢进禁闭室,沙比塔一想到优素福博士说的“我知道你该去哪了”,顿时不寒而栗。


5、
  长发男再次和沙比塔碰面是一年后,沙比塔在南半球的阳光里晒出一身小麦色皮肤,经常跑步和冲浪使得他略显健硕。若不是沙比塔主动叫住长发男,后者看不出他和周围的澳洲人有什么两样。
  两位难兄难弟一笑泯恩仇,吃着烤羊排说起被分开遣返之后发生的事情。
  一年前,当M国CIA的官员开启调查程序,士兵们说沙比塔是‘蓝色和平组织’成员,驾驶螺旋桨飞机扯横幅抗议利用太阳能发电,认为是污染了南极大陆。起码有二十位基地工作人员作证这个大胖子和恐怖主义袭击无关,不过横幅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CIA的官员对此嗤之以鼻:“就为了这点小事把我们从M国本土派来南极?真是草木皆兵!”
  上尉明白调查员们不能空手而返,凑趣道:“对了,在基地附近海域发现一艘来历不明的货船,已经被巡逻的武装直升机击沉了,反正没有国籍标示,就当做破获一起恐怖袭击吧!”
  官员们满意而归,上尉载誉而回,洛克希德财团的太阳能电力计划受到世人瞩目,一时间风头无两、股价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路狂飙。各方皆大欢喜,南极大陆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根据上尉和十五名士兵的指证,“原籍澳洲”的沙比塔被强制遣返至澳大利亚。在澳洲政府眼里,沙比塔被M国士兵抓住之后死活不承认自己是澳洲人,而是将脏水死命往极端环保主义者身上泼,澳洲政府极为赞赏他这一点,索性给他居留此地的资格。就这样,沙比塔在澳大利亚过上了有烤羊排吃的生活……
  而那些在沙漠中奋战的圣战者,由于M国的要塞固若金汤,他们多次行动折戟沉沙,越来越多的恐怖分子被曝光,他们在叙利亚待不下去,不知道流亡到了何方。
  优素福博士成功解决了静电问题,螺旋桨推动的小气球在飞艇之间缓慢地飞来飞去,像蜜蜂采集花粉般采集静电,这一方法收获奇效。然而博士始终没有得到诺贝尔物理学奖,此乃后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4 个关于白昼中的新月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7-5 08:17:51


zeno222  发表于 2016-7-5 12: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eno222 于 2016-7-21 19:45 编辑

这是什么?词语的堆砌?还是句式练习?亲爱的作者,请告诉我,你写的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  抓狂了,表示理解无能哭死在厕所——是真的看不懂
打分: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uquan77  发表于 2016-7-21 11: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这个还是……蛮有种的。而且开篇一些白烂的调调也让我挺有兴趣。
然而看到中间一不留神被糊了大几百字的设定后我就心如死灰了。能不能用一些比较圆润的方式把这些带出来……
以及后面有些地方黑得太用力,很难看得下去啊……
个人打分:5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7-31 14: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情节太弱了,完全不知道几个主角在干什么。更看不出作者想表达什么。(事实上本文很难让人读下去)对话,基本上除了纯粹的调侃外,完全没有其他意义(其他意义是指:对情节推进或者解释、对人物形象的形成)。5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itong560  发表于 2016-8-4 22:39:49 | 显示全部楼层
zeno222 发表于 2016-7-5 12:53
这是什么?词语的堆砌?还是句式练习?亲爱的作者,请告诉我,你写的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  抓狂了,表 ...

看不懂就别看,看不懂是你蠢。有本事去出书,别在这里装逼瞎BB。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