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5 1830

信仰之触

不停 于2016-7-31 14:12:5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u=1481379382,767337854&fm=21&gp=0.jpg

序、  
   它的世界,深邃无边;它的周围,寂寥无声;它的身边,光影闪现;它的脚下,是星辰大海。
   它从未想过一艘人类的飞船会突然闯入它的视野。它也从未想到,它会对这艘飞船上的人类是这样留恋。


一、

  探索号飞船是地球派往系外行星‘恩卡拉’的第一艘载人科考船。
  也许是经过长时间的航行,探索号的表面已经是千疮百孔。从飞船表面的擦刮痕迹来看,这艘拖着离子光尾的飞船一定是在突破小行星带时,撞上了不少陨星屑,才成就了如今这幅模样。
  虽然,这仅仅只是一艘普普通通的飞船。可它的出现,已经足以在它的世界引起躁动。无数黑影聚集在它的身后。显然它的同类一方面对于这艘贸然闯入它们领域的奇怪飞行物产生了浓厚兴趣,另一方面又怀着对未知的恐惧。
  只有它,与众不同,在驻足不前的同类面前,它勇敢的向探索者号飘了过去。

二、

  探索者号控制舱内,灯光闪烁,忽明忽暗。这似乎是由于飞船在突破陨星带时,电力系统因为星屑撞击的原因,出现了一些小故障。然而对于这种情况,飞船上所有志愿者和志愿者后代倒是已经处变不惊。上至飞船主控舱,下至飞船载人客舱,几乎没有惊慌,倒是有大把的平静。
  同样,控制台前,领航员娜塔亚即便显得很是疲惫,可心理状态与其他船员如出一辙。紧蹙双眉的她依然时刻紧盯着飞船控制台前的全息屏幕,双手不停游走在台上的光影键盘上,为飞船录入着校正后的航向数据。
  那纤细的手指灵巧的敲动,仿佛像是美丽的精灵在光与影之上跳着奇幻的舞;那湛蓝的双眸,则像碧波荡漾的湖。
  “安德烈船长,经过我的分析。危险地带已经被我们抛到船后了。”过了好一会儿,娜塔亚紧蹙的双眉才渐渐舒展开来,脸上浮现出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胜利微笑。
  “收到,娜塔亚。和你的母亲一样,你的领航工作做的十分出色!”主控台前,安德烈也扫去了脸上的阴霾,长舒了一口,露出和煦的笑容,他弹出一个响指,肯定的点了点头。
  “彼此,彼此。不过这没什么值得高兴的。船长先生,恩卡拉星还离我们飞船远得很哩。不知道我们还得遇到多少刚才那类危险地带。”
  “这就不是我关心的问题了,娜塔亚女士。路虽然还长着,可我们还活着哩。”安德烈剑眉微挑,在熟练打开了自动航行系统后,就从主控台前站起,“其实我最想说的就是,我有点渴了,一起去喝杯咖啡么?”
  “这是船长的命令,我想我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娜塔亚应答声宛若银铃,她笑盈盈的起了身,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了安德烈,在一甩长发的那一刻,她伸出了粉嫩的玉臂,轻轻挽住了安德烈的胳膊,就像一只小鸟找到了一个可以偎依的大树。
  它小心翼翼的游荡在飞船主控舱外,好奇的注视着互相偎依的安德烈和娜塔亚,悄悄的看着飞船内发生的一切。

三、

  它一直好奇的追踪着离开飞船主控舱的娜塔亚和安德烈,一直跟着他们飘荡到了飞船的餐厅外。
  透过飞船舱室的窗户,它能看到这奇怪的小格子里的一切。
  这个小格子,不过是探索者号飞船的餐厅舱,里面挤满了用餐的技师和技师后代。
  他们的话题无非是百年来的老三件,技术传承,合适对象,飞船状况。
  对于这些老话题,娜塔亚和安德烈显得有些无奈,在进入餐厅舱后,他们俩则特意挑选了一处稍微僻静的位置相对而坐。相视里露出的是含情脉脉,仿佛周围的嘈杂与他俩根本就不相关联,他们的世界只有‘你’和‘我’。
  “别就这样看着。又不是没见过。”娜塔亚突然笑出了声来,脸上浮现出两抹红晕。
  “我就想这样安静的看着。看到永远。这怎么办?”安德烈朝娜塔亚挤了挤眼。
  “别肉麻啦!我们的生命不足旅途的三分之一!这是骗人的鬼话我看整艘船上也只有你才说的出口。”娜塔亚没好气的瞪着安德烈,“现在的你可不像一个船长,倒像是一个流氓。”
  “我听我父亲说,男人要坏,女人才爱。”安德烈的身子微微前倾。
  “看来你父亲和你完全符合我母亲曾经告诉我的话。”娜塔亚望向了船舱外的天宇,撇了撇嘴,“男人都是流氓!”
  “你注定爱上一个流氓。”安德烈情不自禁的嘟起了嘴,他撑住了餐台,慢慢的起身。
  “那可不一定。”一股寒意逼近了安德烈的唇,睁开眼睛的安德烈这才发现,他即将吻上的是一杯冰咖啡。
  “对不起,先生,这不是您要的饮品。这是这位女士点的。”递来咖啡的是一名服务机器人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不得不说,你在自我陶醉里吻错了对象。”起初还掩住嘴的娜塔亚竟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探索者号飞船仍旧静悄悄的航行在它们的领域。似乎并没有对靠近飞船的它显示出任何敌意。
  于是,它更大胆了一些。在忽略了同类向它发出的警告后,轻松的钻入了这餐厅舱的工作间。
  它确定,这艘奇怪的飞行物里,搭载着的物体与它们的互动模式似乎相当类似,可构成却与它们截然不同。这些物体毫无疑问的是一种它从未见过的生命体,因为它们吸收着不知名的‘有机物’和‘充满有机物的水’,相互个体间更是充满了各种互动。更为奇怪的是,它们还尝试着吸收‘无机物’,虽然并未成功。
  可就在这时,飞船内警报声却响了起来。
  不过,对于它而言,这些可见的‘低’频段声波,不过是空间中荡起的涟漪,然而它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生命体开始变得十分恐慌,还发出了稍高频率低频声波。

四、

  安德烈心情糟透了,而身体娇柔的娜塔亚显然也累得够呛。
  他们几乎是在警报声中同时冲回了主控舱,忙乱的坐回了各自岗位,追索着警报拉响的原因。
  “安德烈,航向数据完全正常。”娜塔亚终于能舒缓一口气,至少这警报的拉响和她校正的航道无关,这次意外事件在职责之外。
  “这是怎么回事?探索者号!”倒是安德烈气急败坏,上气不接下气的朝飞船自动驾驶系统怒吼了起来。
  “船长。我的确在飞船餐厅舱工作间发现重力异常和强大的光干扰。”舱壁上响起了木讷的回答。
  “重力异常?光干扰?”安德烈的怒火似被一股劈头洒下的冰水浇灭,“你说,就只探测到餐厅舱的工作间?我认为你该自检下各种感应和监视器!别开这些恶劣的玩笑。”
  “探索者号被联邦建成时,就为整船安装了完备的重力感应和光干扰监控设备,在航行的这一百年间也是得到了志愿者们妥善维护。我将餐厅舱工作间的监控画面呈现在您的面前。”
  全息的监控画面里,的确显出了令主控舱所有人都吃惊的全息影像。
  似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透明气态物质以弥散的形式突破了工作间的合金船舱壁,也就在那涌入的一刹那,工作间内摆放的各式物件似乎于无声间被极度扭曲,而更为可怕的是,工作间的舱壁似乎变成了吸铁,将那些瓶瓶罐罐,餐具餐盘全部稳稳的吸在了舱壁上。
  “噢,见鬼!那是什么?”安德烈惊呼起来,而领航席上的娜塔亚更是脸色铁青,她记得那里,那里距离她和安德烈在餐厅落座处仅仅只有十数米之遥。
  “对不起,我也无法理解根据我们已知的科学技术,描述这个现象。”
  “我只想知道那团‘东西’离开了吗?难道我们遭遇了微型黑洞?”对于这种无法解释的现象,娜塔亚只得抛出了一己之见,眼里是深深的恐惧。
  “领航员女士,它肯定不是黑洞,就算说成白洞,也过于牵强,它的行为和模式不符合物理学对黑洞白洞的定义。另外,它于2秒前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了主控舱的门口。”

五、


  主控舱的全息影像里,连续两次出现了它的身影。
  为了安全起见,它立即飘离了飞船。
  探索者号也紧跟着开始转向。可飞行物的这一举动,却令它感到大惑不解。探索者号飞向的,是它们的敌人--伊索克黑洞,而贪婪的伊索克黑洞专门吸收的就是这样的可见物。
  一想到伊索克黑洞,它就对飞行物的行为更加困惑,那贪婪的怪物不仅是阻挡着它们的开拓宇宙的罪魁,更是贪婪的索取着那片天宇的一切。
  它不再贸然进入飞行物内,只是一路跟随,暗中观察着飞行物内生命的一举一动。
  内中的船员神色看上去非常慌乱,就像它的那些同类看见这艘贸然进入它们领域的飞行物时龟缩在它的身后那样。
  “太诡异了,这片天区真是太诡异了!”安德烈自言自语着,似乎刚才的全息影像让他心有余悸。
  “难不成探索者号遇到了未知生命?”回想着全息影像的娜塔亚否定了她最初的观点,想起的却是浪漫的事。
  “刚才我们与外星人邂逅?得了吧!要知道,飞船之外是真空,无法满足最基本的碳基生命存活需要的任何资源!几乎没有生命能在外面的真空里生存!更何况,我不认为能有什么生命可以穿越钛合金舱壁,直接进入飞船,除非——”
  “除非什么?”
  “看来探索者号很快会给我们答案。”安德烈将这设置了条件的问题输入了探索者号分析系统,将分析系统得出的答案共享在了娜塔亚的全息屏幕前,“身体结构松散,组成物质比钛合金分子更小的液体机器人。”
  “啊,别开玩笑了,安德烈。咱们现在处境不明,飞船的命运就是我们的命运,我可不愿意让过世父母的信念毁在我的手上,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航向恩卡拉星,这是飞船的使命,也是联邦民众的期盼。”
  “其实我一直怀疑父母告诉我们的话到底对不对。即便我们这艘船上的所有人都是联邦的种子。没人知道恩卡拉星真正是什么样的,哪里有没有适合我们扎根的土壤。甚至我们这代人不知道我们父母故土到底是什么样,我的父母可笑的为了一个理论,为我选择了命运,若不是这样,谁又肯会在这宇宙中的一叶扁舟中度过一生?”
  “这是勇气,船长。人类在探索未知世界时,总是体现出无畏,人类明知探索广阔太空时若无法突破光的速度,这趟远航注定是有去无回。”舱壁上木讷的声音回答着疑问中的安德烈。
  “够了,探索者号。你的语气越来越像我的父亲。”安德烈双眼望着主控舱外黑洞洞的天宇,长叹着。
  “我说的,就是前任船长伊万诺夫先生要求我在您疑惑时向您转达的。”
  “是啊,安德烈,伊万诺夫先生说的没错,既然我们没有选择,只有勇敢的前行。没什么值得我们犹豫的,只要我们拥有信念,保持着人类在探索未知领域的勇气。”娜塔亚轻轻的点了点头,仿佛想起了什么。恐惧的阴霾似乎从眼神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情不自禁流露出的憧憬。
  “我现在的确很犹豫,特别是遇到这些诡异的宇宙现象后,啊,也但愿探索者号能航向那里。”

六、

  与探索者号一路同行的它终于弄明白了这外来飞行物为何要义无反顾的冲向伊索克黑洞,至少是读懂了他们的行为。
  他们无疑是在逃避它,即便它自己认为,这些生命不必如此。但是现在,这些生命的情况有些糟糕,他们似乎根本不知道他们航向的,是死亡。
  探索者主控舱内,刚刚才平静下来的主控舱内再次掀起了风浪,船员们登时开始的惊呼,就连探索者系统也发出了喧嚣的警报,“报告,探索者号监控到主控舱重力异常!出现强大光干扰!”
  就在警报声响起的那刻,安德烈和娜塔亚就感觉到了极大的推力,若不是早已用安全扣带将各自固定在操纵席位上,说不定这时会和那些台面摆件一样,直接撞向舱壁,落得个粉身碎骨的命运。就连控制舱内的景象都在他们的眼前极度扭曲。
  “我们一定撞上了什么!”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安德烈失声尖叫,侧头闭目。
  “这是——这是一团...”娜塔亚忍住了恐惧,目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团无形的气态物质自舱外透入了主控舱内,它不仅干扰着光线,同时发出了恐怖的斥力,似乎要将一切拆散。
  “前方危险。”它发出是一声低吟,虽然这样的接触于它而言也是相当的尴尬,它看到了这奇怪飞行物内的另类生命在它的面前处于极度恐慌。
  声波的涟漪从它的周围开始急速蔓延,让船舱中的所有人几乎在同时捂住了他们的耳朵。
  一朵朵更为低频的声波自船员们的嘴里发出,甚至他看到了舱内不少奇怪的发光体骤然爆裂。
  “危险,危险!发现不明重力源!”
  “加快速度,按预定航向逃离这片天区!”安德烈克服着斥力艰难的抱住了脑袋,于慌乱中向探索者号系统发出了命令。

七、

  它知道,它的警告对于这飞行器的乘员而言,不仅没有任何用处,它发出的声音还对这些生命是一种杀伤性武器。
  而这艘奇怪的飞行器却加快速度开始逃匿,而逃匿的方向,正是那漆黑的怪物布下的恐怖陷阱。
  它已经能看到贪婪的伊索克黑洞,伴随着飞行物的前行,他的力量也在一点一滴的流逝。
  它拍着‘手’,发出了耀眼的光和激烈闪烁的明亮射线,借此‘呼唤’着游荡在周围空间中的同类,然而敢于聚集到他身后,这黑洞不稳定轨道上的同类却不多。
  探索者号也对外部的变化有着明显的感知,他们不仅通过船载重力监控器测得了飞船外紊乱的重力环境,更用引力侦测器侦测到了一场即将发生的灾难。
  探索者号内的警报声持续的响起,再也没有停歇。
  “安德烈,我想我们遇到了大麻烦,由于航向并未校正,我们飞船飞抵了一个不知名黑洞的不稳定轨道,然而靠我们现在的船况,要逃出这个轨道几乎是不可能的!”娜塔亚沮丧的说,湛蓝双目里射出的是黯淡的光,光屏上显示着系统推演出的这巨型黑洞和它的史瓦西半径,探索者号不过是它不稳定轨道上的一颗沙砾,然而视线世界就在不远的前方,船身多处似乎已经经不住这种强大引力的折腾,产生了多处爆炸。
  “探索者号,告诉飞船上的所有船员,我安德烈无论如何都将会把我们的家带出这个不稳定轨道。”安德烈绝望看着全息光屏上的读数,随即看了娜塔亚一眼,目光似乎颇具深意,他从船长坐席上飞快的起了身,快步走向了娜塔亚。
  飞船上的广播播送着安德烈全船通告。整艘飞船上的船员们只是在安静的凝听,别人互相道别,倒是各自坚守着飞船内担任的职责。
  “娜塔亚,随我弃船,我们的飞船已经无望,再在这里操控飞船,我们是死路一条,我们得分离即将撞入黑洞的飞船离子推进器,载着我们返回地球,也许我们的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自己的故土。”安德烈低头向娜塔亚耳语,同时一把抓住了娜塔亚的手,企图与娜塔亚一同离开主控舱。
  “你是准备让我做个背叛者?”娜塔亚似乎无动于衷,他推开了安德烈的手。
  “情况你也很清楚!我就不解释了!我们只剩下十分钟的逃生时间!刚才出现在我们飞船内的神秘力量一定是魔鬼的使者,它们在引诱我们一步步走向深渊!放弃吧,和我一起离开!我们还有生的希望!”
  “懦夫!整船人性命都掌握在你的手中,你是探索者号的掌舵者——”
  “废话!”安德烈愤怒的抬起手了,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朝娜塔亚挥去,借着控制舱内的混乱,他悄悄地离开了控制舱。

八、

  它和它召集的同类组成一道无形的壁障,挡在了探索者号行进的轨道上,使出了浑身解数。
  然而,毕竟它们的力量在这宇宙怪兽的面前仍旧是那么微弱。它们集合的斥力,只能延缓探索者号坠入黑洞视线视界的时间,却根本不足以将这飞行物推出伊索克黑洞的不稳定轨道。
  安德烈打在娜塔亚脸上的那一巴掌虽然很重,却并未让娜塔亚失去意识,只见娜塔亚一擦嘴角渗出的鲜血,艰难的从领航台前撑起,冷眼望了望船长安德烈空空如也的主控席。
  她摇了摇头,脸上充满了无奈,随即打开了飞船控制台,镇定的说道:“探索者号系统,关闭分离舱!”
  “对不起,领航员,飞船管理权限已经被船长锁死。”机器总归是机器。
  它已经能够隐隐约约的预见,这飞行物和内中生命的最终命运。
  但是它和它召集的同伴并未放弃,因为它看到了飞行物的小格子内,仍旧还有人类尚在坚守,即便飞行物似乎已经不受控制,逐渐开始无序旋转,却似有另外一种力量在努力抑制这种疯狂。
  悄悄逃跑的安德烈由于船体剧烈晃动,一路连滚带爬的奔赴飞船分离舱。
  作为老船长之后,他清楚飞船分离舱不仅能够比那些普通逃生舱好用千倍万倍,更能启动飞船分离装置,让分离舱获得飞船的全部推进器用于非常时期的逃生所用。
  “既然你这个蠢女人想要自己充当英雄,那我只能现在对你说再见!”在分离舱中勉强系上扣带的安德烈,心中大定,他嘲笑着留在船上等死的人,“只有傻子才会为了一个从未涉足的故土奉献出一身!”
  目之所至,安德烈立即将手放在了血红色的分离按钮上,毫不犹豫的摁下了它:“立即启动分离进程!”
  “安德烈先生,你已经被攫夺船长权限。”
  “别给我开玩笑,这艘飞船就连我本人都不知道权限解锁密码!我再说一次,探索者,给我分离分离舱和所有推进器!”
  “对不起,您没有这个权限,娜塔亚船长已经拥有探索者号全部管理权限。”
  “什么!?”
  “联邦领航员具有应急接管密码,在船长举动威胁到整船安全时,领航员可以越过权限锁取代船长的位置。”安德烈不由的张大了嘴,浑身瘫软,有气无力的躺在了分离舱的控制席上,“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蠢女人,蠢女人害我呐!”
  旋转的探索者号飞船尾部重新喷出了离子光尾,在一个恰当的角度,探索者号突然稳住。
  就连它和它们都没有想到这笨重的飞行物竟会玩上这么一个高难度杂技。探索者号停止了旋转,仿佛在挣脱伊索克黑洞的束缚。
  它们组成的无形壁障再给探索者号施加了额外的斥力,此刻的探索者号就像弦上的箭!
  贪婪的怪物屈服在船尾,船体的爆炸在渐渐平息,整船上下响起船员们的欢呼!唯有安德烈感到绝望,他知道,等待他的是法律的严惩。

尾声、


  望着飞离的探索者号,它久久的驻足凝望,仍旧徘徊在那片天区。它不再尝试着接近这些美妙的生命。
  它的足下踏着星辰大海,回到了它和它的同类们身边,仍旧致力于增强宇宙斥力,解决伊索克黑洞那怪物的侵略。可是,它还是会时不时的望着那艘飞行物离开的方向。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阵强烈却有规律的伽马射线自那连它也从未到过的宇宙深处传来。
  “真空里的暗物质人,我们相隔也许已有10个光年,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到,我们只能通过你残留的踪迹,冒昧表达谢意。”它读懂了射线的含义,这射线并非自然产生。
  它朝着射线传来的方向拍着手,一道强烈的射线自虚无里产生,奔向远方,“我仍旧在原地徘徊,可意识却穿越了空间与你们相连。你好,顽强的生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5 个关于信仰之触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7-14 10:03:43


cloudinskyline  发表于 2016-7-14 12: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核心情节还是有的,其他方面就凌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itong560  发表于 2016-7-14 17: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看就是已经有成文了,说了一个懦弱无能打女人的船长和一个铁姑娘的故事,最后硬往“真空”上靠。老是安德烈安德烈,娜塔亚娜塔亚,男女主角总是这两个老毛子,不会换换名字吗?安德烈也从英雄变成猥琐的色鬼,不人格分裂吗?
而且10光年之外的讯息这么快就到了,哪来的,莫名其妙,不这样还没法往“真空”上靠。足下踏着星辰大海,这是凡人修仙传?
其他就懒得吐槽了,硬伤太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uquan77  发表于 2016-7-21 10:3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初时看构架上蛮有潜力的,不在同一个频道的物种如何互相了解,进而发生什么故事这样。可是后续发展把构架强行写小了。最后的危机也是人类自己的,属于男女主角之间的冲突,触手最终扮演了一个场外助攻的角色,并没有参与到冲突中来。这样一来,前面关于它的那些铺垫意义也不是很大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故事没讲好。看上去是没搭好结构,只是从头到尾写下来,到了后面没能回到前面理顺思路。于是前面还紧着,后面整个散开了。
相比之下诸如最后的信号为何能够沟通之类的BUG也不算啥了。
个人评分:5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eno222  发表于 2016-7-21 19: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看上去逼格很高的开头,一个看上去样子很像好小说的架构,一个看上很有诗意的一段文字,但主线呢?为了逼格为了架构为了文字丢了主线,就只顾着自己玩,毫不顾忌读者的感受,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当然就很难获得读者的认可了
打分:4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7-31 14: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中,应该尽量避免抒情的句子(除了要表达人物的情绪)。对话应该尽可能的靠近,日常对话,书面语官方语生硬且有距离感,是写作的大忌。在清晰、简洁地表达背景环境或者解释现象方面,作者还需要很多的锻炼。另外,长句多。总体上说,文字的把握和推敲上,还差好大一截。6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