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6 2368

第三封信

不停 于2016-9-23 21:28:4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27-074820_295.jpg

  我是在整理爷爷的遗物时发现那只箱子的。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空气炎热沉闷,窗外的蝉鸣单调聒噪。我的身体还带着刚参加完葬礼的疲惫,四肢沉重,精神恍惚。乌压压的黑礼服残影不时在我眼前晃动着,庄严哀伤的进行曲调子也总是在耳边挥之不去。
  爷爷是个工匠大师--与一般工匠不同的是,他是拉伽城中,或者说是整个乌默最好的工匠。他不仅技艺超群,巧夺天工,而且热爱创造一些新奇的玩意儿。有人说他的某个发明改变了大陆的历史--那很可能是真的,虽然他从未谈及过这方面的事。与他的精湛技艺并驾齐驱的是他的美德,他是我所见过的最乐天、积极,同时又真诚、正直而伟大的人。他也因此德高望重,几乎所有的名流,包括城主,都来参加了他的葬礼。但是我知道,即使没有这场体面风光的葬礼,没有名誉、财产或者其他一切,我也依然会深爱这个养育了我二十年的可爱老头。
  爷爷有一个三层独栋小院,此刻我就在这个建筑的顶层阁楼。爷爷通常把这里当作他的工作室,灵感来时他会成天泡在里面,不许其他人进去打扰。现在,我发现这个地方和我小时的想象相去甚远,一点儿也不神秘。它就像个疯子或者酒鬼的房间,一塌糊涂,毫无秩序。地上到处都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草稿纸,间或点缀着金属片、废木料、石膏块、模型、工具、小黑板和烟灰缸。墙面找不到一块干净的地方,完全被年代久远的设计图、零碎文字或者鬼画符所占据。房中央有个巨大的木制半成品,用支架固定着,看不出是做什么用的,形状有点像一只极胖的猫,但我知道不可能真的是。所有这些东西都积了一层薄薄的灰。
  而木箱就藏在阁楼的角落的废纸堆里,丝毫不显眼。当我辛苦地试图把那里所有凌乱的草稿规整好并装进一个袋子里时,它露出了一角。
  这是个非常朴素的长方形雪柟木箱,通体漆黑,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异。我手指拂过它的表面,惊异地发现那里平滑细腻,具有肌肤般的质感,丝毫感觉不到凹凸的木质纹理。爷爷一定花了大把的时间来打磨它--这真是罕见,他对待这类东西鲜少有什么耐心,我这么想着。它的盖子上工整地刻着一个女人的名字:哈丽奥特·弗洛伦斯。
  箱子并没有上锁,我打开它,就看到了薄薄的一沓信。纸张已经因为陈旧而脆弱发黄,字迹是纤细可爱的斜体。

  奥利弗先生:
  您最近好吗?但愿这封信没有打扰到您,我知道您总是非常忙。
  然而我曾经承蒙您慷慨地允诺,可以和您保持通讯联系,所以才冒昧地提笔写下它。自从您离开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在这段日子里,我一直在努力适应您赠送给我的珍贵财产。而就在刚才,我第一次成功了。事实上,直到现在,我握着笔杆的手指还在发抖,我的眼睛里还充斥着泪水,以至于无法看得非常清楚。如果您发现这封信笔迹歪斜错乱,请您相信,那并不是我故意要如此失礼,而是情之所至,不能自已。
  我对您的感激之情是远远无法用贫瘠的语言来表达的。您知道,我七岁时被毒蛇咬伤,截去了一双小腿和一只手臂,从那以后就不得不整日枯坐在椅子和床上,能做的事情变得非常有限。除了偶尔被父亲背着出去,我几乎没有再见过院门外的天空。我的性格也慢慢变得阴沉暴戾,连自己都越来越讨厌自己。直到您来我们村庄的前几天,我还曾经试图自杀。
  是您的到来拯救了我。我从未见过像您的发明一样精巧、美妙、神奇的玩意儿。您对我说,只要我保持希望,努力做一些增强肌肉力度的练习,您就能让我变得像正常人一样。毫无疑问,是这些话重新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我开始试着挥动我那丑陋可怖的残肢--最初的时候这项活动非常艰难,因为它太久没有运动,肌肉变得松弛发软。但是不久之后我就发现这真的有效,活力好像在一点一点回到我那被岁月遗弃已久的肉体当中。于是我试着把您的发明--您把它叫做拟肢,这有点奇怪,因为它们看上去只是一些细细的用晶石连缀的金属条--套在断肢末端。过了一会,我竟然感到那里开始发热!那种感觉瞬间唤醒了久违的记忆,而记忆中我还拥有健全的身体。我情不自禁地疯狂大叫,同时泣不成声。父亲和母亲也用力抱住我,我们一起哭了许久。
  再然后,我每天都起劲地做着肌肉练习,套上拟肢时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终于在今天,您说的那种现象出现了:拟肢完美地嵌套在我的大腿上,我的感知顺着它延伸下去,就像它是我身体理所当然的一部分。我用力支撑着它,试图站起来--这个以往总是失败的尝试,却在这时成功了。我甚至颤颤巍巍地走了两步--尽管随后就摔倒在地面上,但是我完全没有感觉到哪怕一丝疼痛。彻底的狂喜包围了我,以至于许久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蜷缩在地上,泪流满面。
  我在第一时间给您写信,想把这份喜悦传达给您,奥利弗先生。您知道,我信仰知识之主,他给这个大陆上的人们带来了文明的火光。我在无数个痛苦的夜里呼唤着他,希冀着他的神迹显现,能够拯救我于苦难之中。然而他并未回应我的呼唤。就在我接近绝望之时,您来到了我的世界之中--您!您的外貌优雅沉静,您的言谈举止散发着博学的光辉,您的新奇发明更是凝结了人类最高等级的智慧。如果知识之主有一位行走于人间的使者,他一定是您的模样!您的出现无疑是一个神迹,它证明我的神并未抛弃他卑微的信徒。这个事实同您的赠予一样,令我高兴到浑身发抖。希望您准许我在祈祷之中出现您的名字,我一定会怀着最虔诚的心情念诵它。
  尽管还有很多很多的感受想要向您倾诉,但我决定不再更多地浪费您的时间了。最后,感谢您以温柔的耐心来阅读这些神经质的呓语。祝您平安愉快!我的家人也向您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您真诚的
  哈丽奥特·弗洛伦斯
  xx年x月x日

  奥利弗先生:
  您好吗?
  我竟然收到了您的回信,这简直像做梦一般。说实话,拆开它,阅读它的过程给了我极大的快乐,基蒂(她是我的妹妹)说我直到现在都挂着一脸傻笑。您的每个词,甚至您的笔迹都带给了我非同寻常的精神慰藉。唉,您一定无法理解我的这些感受,因为您是那么聪慧而伟大,而我只是一个受您拯救的渺小的人。
  首先感谢您的问候。您说到我可以多描述一下我的生活状况,您很乐意当我的倾听者。那么请允许我怀着热忱的兴奋和感激向您报告我的近况。
  寄出上一封信之后的接近两个月里,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我按照您的吩咐定时更换拟肢的晶石,然后把换下来的一部分在阳光下曝晒。它没有出任何问题--事实上,它非常棒!我现在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自如地行走甚至奔跑,我甚至拥有了一部分触觉,能够随心所欲地像操控自己的身体一样控制它。这真是神奇极了!
  您知道,我小时候是一个非常淘气的孩子,所以才会发生那起事故--它漫长的折磨几乎摧毁了我的心智,扭曲了我的性情。然而现在,我发现那个孩子再度苏醒了,就在我的心灵深处。在我跨出院门的一刻,在我重新看到远处的山毛榉和薰衣草丛时,我清楚地听到了她发出的小小惊呼。她指挥我摘下苜蓿的嫩叶,嗅闻那清淡的芳香,再低头钻过篱笆,莽撞地一头撞在别人家的木料堆上。埃基在上!尽管我已经面目全非,她还是一样天真未泯。
  我的家人对我的复原--我是这么称呼这种转变的--欣喜欲狂。他们真的非常爱我。我的父亲甚至给我买了一匹和妹妹一样的小母马!我给她取名叫做艾米丽,它有温柔湿润的大眼睛和漂亮的栗色皮毛,喜欢吃拌了豆类的干草料和我的头发。我希望不久之后我就能灵活到能够好好骑着它--我一定可以。
  另外,村子里来了一个行脚商,他带来的消息是又要打仗了。我希望您所在的地方没有受到波及。老人们说以前也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局势,我们的村子太偏僻,不会引起军队的注意,需要小心的是流寇。父亲--您知道,他是医生兼村长--组织村人们加强了守卫,但是村子里的气氛还是一样宁静安详,大家并没有太过惊慌。事实上,我以前只沉浸在自怨自怜之中,从未注意过身边的人,错失了多少发现美德的机会!幸好您救了我。这个村里的每一个人都如此可爱可敬,我甚至喜欢霍宾大叔身上的烟味和迪科尔大婶油腻腻的围裙--他又大笑着拍我的头了,而她几乎是抽泣着从那上面的兜里掏出糖果递给我,就像我小时候她经常做的那样。大家好奇地围着我的拟肢左看右看,熟悉的笑脸和亲切的大嗓门几乎让我晕了头。在那一刻,我相信知识之主不会让战争落在这个村庄。它太温柔了,以至于不会有人忍心摧毁它。没人会的。
  抱歉,奥利弗先生,我似乎一时激动,说了很多题外话。但是我真的很难控制住满腔欢喜的心情。它跳跃着,似乎要飞过遥远的距离,把我的一切都完完整整地告诉给您。此刻您要是在我身边,那该多么好呀!
  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不切实际的妄想,然而仅仅这个念头已经让我感觉快活了。我要把您的来信放在口袋里随身携带,您不会介意的,对吗?
  我和我的家人向您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如果您还能拨冗回信,我将不胜感激。
  您真诚的
  哈丽奥特·弗洛伦斯
  xx年x月x日

  我带着微笑翻过了这一页。出乎我意料的是,下一张纸与之前的完全不同,不是整洁漂亮的莎草信纸,而像是匆匆忙忙从一个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皱缩蜷曲,边缘还有一些污痕。字迹歪斜凌乱,写得极浅,我得把脸贴近了纸面才能看清。开头是一些毫无逻辑的呓语,潦草到几乎辨认不出来,只能勉强看出几个重复的单词:“埃基”、“奥利弗先生”、“救我们,求求你”。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这张纸的中段,零碎的语句才勉强被逻辑联结起来。
  …………您一定要在我身边!只有您能给我勇气,奥利弗先生,求求您了!我现在正身处地狱之中,真正的地狱!然而我必须鼓起勇气,我必须……只有您的信还陪伴着我,它就在我衣服的内侧口袋里,我好像能感觉到它在发热!是您!是您,奥利弗先生!您确实就在这儿,在听着我,不是吗?没错,我能看见您的微笑!您说过您乐意当我的倾听者!那么,请您听着吧,然后用您的温柔和智慧帮助我,赐给我力量和勇气。请求您!
  事情发生在两天前。我真的不愿意回想那一切--太可怕了,那是魔鬼,我浑身都止不住地发抖!但是我要说……要把这一切完完整整讲给您听。两天前,当我骑着我的艾米丽玩耍的时候,她突然受惊了--我不知道那是因为什么,也许是草丛里突然蹿出来的兔子--总之,她毫无预兆地原地跳了一下,然后发疯一样从村里跑了出去。基蒂在身后喊我的名字,但她的声音很快就远远消失了。艾米丽跑得非常快,我不得不用力抱住她的脖子,把头埋在她颈边。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慢慢停下来,前腿脱力,跪坐在地上。我跌跌撞撞地下来,发现我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从未试着到过离村子这么远。事实上,这里是小山脚下的一片稀疏林地。我现在回忆起来,那应该是村子的东北方向--没错,是的,从村子里远眺的话,还能看见一部分山的轮廓。然而这样就给家人们寻找我带来了困难:地上很干,不可能留下马蹄印,而艾米丽在中途转向了,我猜他们现在肯定还在一股劲地向西搜索。
  当时艾米丽的状况很不好,她在抽搐,嘴里不断泛出白沫。我吓坏了,不知道怎么才能救她--我是个蠢蛋,真的--所以当我看见不远处的一点火光时,我欣喜若狂。那可能是个守林人,也许他会知道怎么救我的马!我朝着它跑过去,试图寻求一些帮助,并不知道我跑向的是无底深渊的入口。
  火光是从山洞里发出来的,那里躲着一个逃兵。或者说,一个流浪汉,一个懦夫,一个暴徒,一个该被诅咒一万次的魔鬼!
  他强奸了我。他把我用镣铐铐住,然后问我关于村子里的事。我真该死!那时我完全被恐惧压倒了,他把刀架在我脖子上,还割开了一些伤口!我把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了他。
  他杀了我的艾米丽,把她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烤了吃。他暂时没有杀我,然而也只不过是为了留着取乐,我猜。事实上,奥利弗先生,我从未像此刻一般清醒地意识到我是一个多么愚蠢、无用并且可恨的人。我之前的所谓生活就是躺在病床上自怨自怜,无所事事,以为这就是地狱了--却不知道真正的地狱要比这可怖一万倍。我敢保证,在这两天之内我所感受到的憎恨、恐惧和痛苦,远远超过了之前屡次想要自杀的时候。
  然而我还不能死!奥利弗先生,我惊恐地发现了这个人的罪恶企图,这个恶毒的懦夫!他带着一种毒药,据他说那是军队里的同伙给他的。那玩意儿只要一包,就可以污染一个水井,让所有喝下井水的人在三天之内毒发而死。而他已经从我这儿知道了村子里只有一口水井--我是个罪人!
  奥利弗先生,现在您知道了吗?您明白了吗?这个人非常危险。他从战场上转身逃走了,一路流浪到这里,饿得头昏眼花,一无所有。他是个彻底的恶棍,他也知道没有任何人会接受他,给他一碗饭吃或者安身的地方。所以,为了哪怕一点最微小的财产,他都可以毫不在乎地杀人。我一点都不怀疑他胆敢实现他恶毒的计划--不如说他一定会的。这样他就可以拥有整个村子的财富,而且只要不被看到,就没有人知道是他干的。
  奥利弗先生,在向您讲述这些的时候,我的牙齿不断因为恐惧而发抖。我的手上还带着镣铐,我只能勉强侧坐着,在纸上留下一些凌乱的笔迹。现在是深夜,那个魔鬼出去了,我才得以蜷缩在这里和您讲话。我不愿想象他去做什么--或者说,我根本就知道。埃基在上!
  奥利弗先生,我知道我必须做点什么。知识之主既然指派您来把我从无知的愚昧当中拉出来,那么他一定有着他的安排!您的礼物还在我身上--那个恶徒虽然用最猥亵的言辞讥讽嘲笑我的残缺,却并没有把它们拿走。此刻它们给了我安定的信心和一些力量。我肯定能够做些什么来赎回我的罪孽。
  奥利弗先生,写到这儿,我感觉些许理智回到了我的身上。再过一会儿,那个魔鬼应该就会回来。到时候他一定会来解开我的镣铐,试图用那双脏手来摸我。那就是我的机会,我仅有的一个机会!
  奥利弗先生,您或许不知道,虽然我的父亲是知识之主的虔信徒,但我的母亲信仰厄吉。她来自尼普周边的村镇。从小她就会向我讲述一些奇奇怪怪的巫术,我虽然并不怎么相信,但是它们的确能够发挥一些作用。唉,如果我多向她学一些该多么好!但是曾经的我那么阴暗消沉,根本无心于此。现在,我还能想起来的只有一种最简单的催眠咒。配合一定的手势和咒文,这种巫术能让人立刻陷入最沉稳的安眠之中--虽然巨大的声响或者触摸还是会令受术者清醒。
  比蛮力,我远远不是那家伙的对手,奥利弗先生。甚至即使催眠咒发生了作用,我也不一定能杀得了他。很可能在我的刀割断他的喉咙之前他就会醒来,然后用同一把刀把我杀掉。最保险的办法就是,让他睡着,然后回到村里,把这件事告诉大家。
  奥利弗先生,奥利弗先生!我必须摸索着把手伸进衣袋里侧,捏住您的信,反复摩挲,才能感到一些温柔的安慰。我用我所有的力气请求您,求求您把成功的希望带给我。您总是那么从容,那么镇静,您的双手灵活有力,您的头脑聪敏坚强。请您把您特质的万分之一暂时赋予我,让我完成这个计划吧!我的脑袋在发疯一般回忆着催眠咒的咒文和手势--它们从未如此清晰地浮现在记忆之中。真的非常简单,我一定可以完成它。然后那个恶棍就会陷入沉睡,我就可以回去村庄,在天亮之前,在第一个人去打水之前!我爱的人们不会死,一个都不会。
  还剩下一点时间,如果我没估计错,他就快回来了。我要向知识之主全身心地祈祷。奥利弗先生,请您和我一起祈祷吧,请您一直陪着我。请您握住我的双手,请您抱着我的躯体,请您亲吻我的脸颊。我的全身都冷得像冰一样,只有贴着您的信的一部分肌肤像火一样烫。奥利弗先生!感谢您的存在,感谢知识之主让您来到我的身边!您永远无法知道我是怎样地爱着您呀!可是您在朝我微笑了,不是么?请您宽恕我的痴愚,再一次拯救我吧!奥利弗先生,奥利弗先生!……
  接下来的部分被一块大大的暗色污渍盖住,看不清了。我有些急切地翻到下一张--也就是最后一张信纸。映入我眼帘的是整齐素净的白纸黑字。只有短短几段话,笔迹和之前完全不同。

  奥利弗先生:
  您好。
  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的女儿哈丽奥特已经在墓穴之下进入了最沉稳的安眠。
  六月十一日,在她失踪三天之后的清晨,村人迪科尔夫人打水时,在村子最东边的水井旁发现了她的尸体。当时她身体还没有完全变冷,她的位置离水井只有十步之遥。
  我仔细地检查了她的遗体。她曾经遭受了难以想象的侵犯和暴力对待--那个卑鄙的杂种。然而她不是因此而死。
  后来我们才知道,她在那个晚上,一个人徒步穿越了将近二十英里的荒原路途--一个没有了小腿和一只手臂的女孩儿。然后,她的拟肢似乎失去了效力。您曾经说过晶石要定期曝晒才能发挥作用,显然在她失踪的这段日子里没能做到这些。没有了拟肢的帮助,最后的四英里,她是爬着前进的。她的前胸和腹部被摩擦得惨不忍睹,几乎露出骨头。她在接近一英半里的地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蜿蜒的血痕。
  我们从她僵硬的手指缝里取出这封信,才知道这件事的原委。当然,我们随后找到了那个畜生,那时他还在呼呼大睡。我们审判他,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浇上油烧死了他。但是即便如此,我的哈丽奥特也已经再也不会回来。
  我们十分珍惜她最后的遗笔。尽管我们非常想永远珍藏它,但是这封信是写给您的--所以我们认为她或许更愿意把它交给您本人。
  最后,请接受我最真诚的谢意,奥利弗先生。您救了我女儿,而她又救了我们所有人。我们会一直为您祈祷,祝您平安幸福。如果您在百忙之中能够抽出一点余暇,为她默哀片刻,我想,大概在天国她也会欣喜若狂--毕竟她是那么地爱着您--我的女儿,我的小哈蒂。她还只有十九岁,但是在我心里,她比这世上任何人都要伟大。
  克里斯·弗洛伦斯
  xx年x月x日

  我沉默着放下了这些信,双手略微有些颤抖。在箱子底部,我找到了一张铅笔画像。那是张半身像,笔触丰满细腻,十分传神。画中的女孩儿脸颊有些消瘦,但是非常漂亮。她的额头饱满圆润,嘴角带笑,大眼睛里闪烁着天真温柔的神采。
  画像下方有两行细细的小字:
  这是我的姐姐哈蒂,她笑起来真的好美。
  谢谢您把笑容还给她,奥利弗先生。
  最后,我把这些信件一一整理好,再次放进那只雪柟木箱中。
  当我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我眼中的世界在变化。我的眼光逡巡,掠过那些草稿纸、金属片、废木料、石膏块、模型、工具、小黑板、烟灰缸和凌乱的墙面。我看到了爷爷,他的影子残留在这间小小的阁楼之中,头也不抬地忙碌着。但是葬礼带来的沉重悲凉已经一扫而光,我感到了一种温暖的挂念,仿佛热水一样从足底涌到喉头,再倒流回四肢百骸。
  蝉声阵阵,仿佛谁在唱着重复的歌谣。我的手指不自觉地在木箱表面摩挲,我看到了爷爷也在做同样的事。那个名字静静地刻在那里,在五十多年的时光之中依然清晰如故。
  哈丽奥特·弗洛伦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6 个关于第三封信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8-13 16:04:28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9-5 12:2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aoqiak415fire 于 2016-9-8 08:53 编辑

作者通过三封信,描绘了一个中世纪时代的无助女人悲惨遭遇,同时更展现了收信人爷爷奥利弗是个怎样的人。虽然,对于爷爷奥利弗,除了开头,几乎没有正面描写过,但是通过充满了温馨的信件,我们不难发掘真正主角爷爷奥利弗的方方面面。留下信笺,说明爷爷的仁慈和博爱。信中爷爷给予哈利奥特的帮助,又是充满了人性关怀。信中爷爷的巧手假肢,使得哈利奥特重新站起来,拥有崭新的人生。
这些均是这篇小说的优点。
虽然最后一封信,有些遗憾。结局也让我想起了第一期的《偃师》,作者感叹了生命渺小的同时,也赞扬了爷爷类型的人品质和普通人对生活,乃至生命的选择。
所以,这篇小说我个人认为是成功的。而且写作方式非常巧妙。同时写了两个人,不是么?博爱仁慈的爷爷,乐观开朗却能以全局为重又非常坚强的哈利奥特。
评分7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aggy004  发表于 2016-9-6 16: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小故事通过四封信的形式展现了一个关于生命的故事,尽管第一封第二封第三封信有点多余和累赘,但是最后一封也就是死去女孩的父亲的信还是比较好的。我想说的是,这个故事本来可以用一封信也就是最后那封信来解决的,然而作者却写了几千字的前三封,这就是故事设计的问题。让我们试想这样一个小故事,如同鲁班一样神奇的能工巧匠爷爷帮助了一个女孩,从而拯救了全村人(姑且这么认为),只用父亲来信就可以阐述了整个经过,剩下的文字就可以描绘更多深层次的和出乎意料催人泪下的情节了,然而作者并没有这样去做,只是让那个读者本来就可以猜测到的情节填满了故事,实在有些遗憾。
然后说说侧面描写的爷爷,我们几乎感受不到强烈的气质,虽然作者用旁白一样的赞美之词把爷爷说了一遍,但是无论是故事阐述者我,还是信件中的他们,对爷爷的描述作用如何空气,这个爷爷的躯壳是有的,然而缺失了灵魂,我确实体会不到这个人物伟大之处,但人家说伟大就伟大吧。
来说说逻辑性,一个女孩为什么不趁着坏人离开的时候逃跑,为什么要去写这信,我想默默祈祷才是当事人该有的表现,用笔写下来感觉有点傻,而且她还是跑了出来送信,姑且不问一个人能不能杀了全村人,女孩是怎么逃出来的感觉实在蹊跷。恶魔打算投毒全村的井水,一个村子就一口井也够寒酸的,如果有十口井,难道就没人能看见他,如果一个井出事了肯定会严加防范恶魔第二次投毒能不能成功还另说,再说太小看村民了。
最后也是本文最大的问题,结尾的升华作用几乎为零。因为我们首先没有感受到爷爷人格的伟大,其次对这件事真实性表示怀疑因为逻辑问题,最后由于对细节的各种把控不好,故事该有的描述也没有,升华的有些牵强。
希望下次努力。
综合评分:6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吴遥  发表于 2016-9-6 21:3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有塔叔说话那么好玩,也没有文丽姐看的那么透彻,只不过文章的这个少女对一个长者诉说她的爱慕之情,让我想到了歌德晚年时期和威利梅尔的爱情,或者其他,但是这份爱慕,我看到了起因,看到了历程,却没有看到结果,无疾而终么?心有不甘么,看不到啊。
爷爷在这个文章里,只是一个符号,从作者的口吻来描述他多么的伟大,睿智,是不能够让读者心里建立起形象的,读者看不到时光流逝的痕迹,自然也看不到感情的维持。而感情才是维系这个故事的基础,我无意去刻意地寻找文中的漏洞,故事的承转起合固然重要,但是,而从故事一开始就诞生的感情,就更应该被重视。
评分:6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6-9-19 22: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给这篇文章打一个高分,这是我读完之后的第一感觉。
文章讲的不是一个重获新生的小女孩对工匠大师的崇拜和迷恋,而是一个勇敢而羞涩的姑娘对另一个青年的爱慕,而只有当她面临死亡之前,才敢把这份爱诉说出来。
故事是虚构的,但这份感情是真实的。
或许从文学的角度上来看,这篇文章有套路的嫌疑,情节上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但,这些或许并不重要。
打分:文笔+剧情+立意=28+28+30=86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幸运黑兔  发表于 2016-9-20 09: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描写了一个凄凉但又富有正能量的故事,让人看后有些感动。但是呢,主角和主角的爷爷的存在感好弱,有些失望。88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兰德.亚瑟  发表于 2016-9-23 21: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性是黑暗的,同时,人性也是美好的。通过这三封信,人性的光辉一面跃然纸上,令人感动,嘘唏。
7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