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5 2221

袭击奥运

不停 于2016-10-9 13:59:5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218198140_JYPcna.jpg
  手腕上,智能通讯手环发出的电流,引起手臂轻微的刺痛,这感觉唤醒了梦境中的安吉拉。她昏沉沉地起身,关掉那作为闹铃的刺激,开始洗漱。
  清醒了一些,她回想起今天为何格外困乏的原因:昨天下午,她大块头的亲弟弟--绰号“巨蟒”的黑帮分子,带着几个手下,请她去鉴定他们刚刚窃来的几个密封罐子里,到底装着什么玩意儿。
  安吉拉出生在葛东国首都附近最大的贫民区,父母都是当地黑帮成员。她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大哥,当过雇佣兵,十多年前在异国被捕,生死不明。托她那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大哥的福,自幼聪明好学的她,由于非常受到喜爱,持续得到来自雇佣兵的资助,考上了北方某超级大国的国际知名大学,生化机械专业。
  然而,随着世界经济衰退,加上那个超级大国的移民政策改变,原本寄望于能在毕业后找份工作,让父母和弟弟能摆脱喋血街头的黑帮生活,谁成想连她自己,都被迫回到了小时候企望逃离的噩梦般的地方。
  其实,几乎在她去上大学的同时,她的大哥就被逮捕入狱了。整个异国求学生涯的开销,都是靠她自己的兼职支持的。等她灰头土脸地被迫打道回老家时,才知道父亲早已在火并中横死街头,母亲也已改嫁,只剩她弟弟还在黑帮混营生。
  她的专业在祖国几乎毫无用处,而且葛东的失业率也是高得离谱。好在她弟弟已是黑帮的骨干成员,黑帮的老板“美洲虎”与她的大哥还曾有些交情,这些背景使得她顺利地成为了黑帮的专职工程师。
  这个工程师,主要负责把从警察等各种渠道偷、抢、买来的武器枪支上面的生物识别限制芯片等机构,拆除或强行更改设置,从而让黑帮成员们能够使用。当然,还有毒品成分和纯度鉴定等工作。这些工作对她而言并不困难,但工作量通常都很大,加上心理上的不适感,经常令她感到疲惫不堪。想象一个学习汽车设计制造的高材生,被迫去街头摆摊修自行车,还是无证营业的那种感觉。
  尽管如此,她还是颇受赏识的。因为她技术精湛、背景可靠,还非常听话,这样的人在贫民区可是很难找。她由此得到了黑帮的特殊庇护,也得以有了生活保障。尽管只是行尸走肉般的麻木生活。
  就算早已习惯了接触枪支、毒品等犯罪的物品,昨天的那几个密封罐子,还是让安吉拉大惊失色。据她弟弟说,那是他们根据“线人”的情报,从一个疏于防范的军事仓库中偷来的。上面印有标示生化危险品的符号,更多的他们也看不懂,只好请安吉拉来看看,这东西到底有没有用。
  军事仓库里保存的东西,当然不会是无用的垃圾,关键在于谁、想要用来干什么。紧张地看完密封罐上的简要介绍,安吉拉无暇多想,马上告诉她弟弟,这东西绝对不是黑帮分子可以拥有的。随即,她让他们把罐子全部带到自己的简陋的生化工作间,再次确认所有类似的罐子已经全部在这儿了以后,她独自一人在工作间干到后半夜,终于把里面的东西全部销毁得干干净净了。吩咐弟弟将几个空罐子妥善处理之后,她才回到住所休息。
  即使现在想起那些东西,她心里仍然是一阵阵地发毛。按道理,丢了那种物件,军队应该不会不做追究,一旦被抓住,恐怕连被审判的机会都不一定有。不过,她也不是第一天混黑帮了,她知道,在这个贫民区里,没有人能违背老板的意志。况且,她对自己所做的处理很有信心,没留下丝毫痕迹。想必军队那边对自己仓库的疏于防范应该也非常介意,兹事重大,能隐瞒的话,也不会轻易大张旗鼓地追查。
  鉴于此,安吉拉知道,自己必须像没事一样,照常按计划活动,也就是作为志愿者,协助维护奥运会闭幕式场馆的进、出场秩序。
  为了举办这场奥运会,葛东国政府花大价钱,与各大黑帮老板达成了协议。只要他们确保不在奥运会期间发生大的有组织犯罪活动,让奥运会能顺利举行,让各国游客能舒适、安全地完成观光之旅,政府将从商业税收中抽取一部分,作为配合的奖励,发放给各位帮派首领。当然,一切都是在暗地里交易的。
  不管怎样,讨厌犯罪的安吉拉还是挺感谢这次奥运会的,至少,它让她有了一个多月的仿佛正常了的生活--可惜她弟弟“巨蟒”不这么觉得,他认为这段时间实在太无聊了,所以才会在昨天积极地要求去偷盗军事仓库。
  喧哗热闹的马路,令安吉拉恍然以为自己身在上大学的那个国家中,她几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祖国其实更加美丽。也许,没有平日里那些随时可能发生的犯罪行为的话。
  公交车门打开,安吉拉走了上去。后排站着的几个半大少年看到她,纷纷致意并下车离开。那些少年都是以偷窃为生的扒手,黑帮底层成员,他们都知道自己惹不起厌恶偷盗行为的安吉拉,所以没人会找不自在地在她面前出手行窃。安吉拉也因此得到了自己的绰号:修女。
  公交车上,大部分人都是同一个姿势:微闭双眼,两手紧抱着提包或捂着衣兜等装着钱财的地方,脸上不时浮现出各种各样的奇怪表情。安吉拉知道,他们都带着新式的虚拟现实游戏装备。可定制样式的帽子里,布满了脑电波捕捉传感器,眼睛里的隐形镜片可以显示高清影像,而挂在腰间或胸前的主机则以无线连接的方式,将这三个独立部件变成统一的整体。只需集中注意力,便可以完成所有游戏操作。这便是“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俩比肩而立,却不知各自沉浸在怎样的游戏世界里。”
  路上,公交车路过一群举牌抗议游行的人。安吉拉辨认出,他们所抗议的,是不久前因手下多名运动员被查出服用违禁药物,而受到连带处罚,被取消了职业资格的知名教练,认为对他的处罚过轻。该教练被曝,有体罚和虐待运动员的行为,很多运动员都是难以忍受他严苛的训练方式,被迫使用禁药来缓解身体和精神压力的。
  安吉拉清楚,在她的祖国这里,职业竞技运动员的生存压力,甚至不会比刀头舔血的暴力分子更小。要么拿到好的名次,成为明星,要么一文不明,苟且余生。使用禁药、陷害对手,包括非法改变自己遗传基因序列的事情,都时有发生。如同商业竞争和社会竞争一样,体育竞争也是越来越残酷、血腥。
  想到这儿,不自觉地握起了脖子上挂着的十字架的“修女”记起,她在大学时曾交往过一个来自遥远东方的古老国家的男友。那男孩告诉她,在他们国家最早的象形文字中,“竞争”的写法,就是两个头上插着稻草标记的奴隶,在进行角力表演。他说,实际上,“自由竞争”这个词组根本是自相矛盾的,因为竞争必定是为了某种外在的目标进行比赛,无论是那目标是财富奖励还是别人的赞许,最终都难免会令人迷失自我,只为了赢而不择手段。这与自由的含义显然是完全相悖的。所以,在他们国家古老的文化意识中,只有奴隶,才会为了向主人证明自己的价值,而互相竞争。拥有自由的人,是应当以参与到任何形式的竞争活动中为耻辱的。
  可是,工业化的生产方式打造出的资本市场环境中,怎么可能离开竞争的方式呢?就像奥运会一样,没有了运动员们的竞技比拼,游戏显然就无法进行下去了。为了游戏能够持续地进行下去,就算是要牺牲自由、牺牲人性,也总有人会去做的。特别是像贫民区里走出的那些运动员,他们的出身已经决定了在社会和市场上毫无胜算,如果再不能于赛场上取得成功,他们就只能像她一样,去玩黑帮的血拼游戏了。
  这就是穷人的命运,他们进入不了市场,因为衰退的市场消化不了那么多的低端劳动力;他们甚至都算不上是契约社会中的合法公民,毕竟他们所从事的很多都是不法行为。执法机构在拿他们庞大的数量无可奈何的同时,他们也就等于是被社会剔除出去了,即使违法也不会被抓的,不算人,只能说是动物罢了。
  对此有所察觉的,当然不止安吉拉一人。比如在葛东国首都中,就活跃着一支名为“理想超人”的极端组织,该组织的核心理念就是:假如世上没有穷人,那该多好!他们致力于通过法案,运用国家强制力量清理贫民区,将穷人赶到他们应该去的原始丛林中,只有那里是动物的乐园,也只有那里不用为自己的违法行为负责。将解放出的土地、救济等被非法占有和浪费的资源,重新用于刺激经济复苏,恢复市场繁荣。显然,该组织不会是贫民区里的人建立的。
  现实世界很残酷,但安吉拉并不感到绝望。她知道,与她同处黑帮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心地善良的,他们只是为生活所迫。假如给她和他们一个机会,穷人完全可以做个遵纪守法、辛勤劳动的合格公民。就像本次奥运会举办期间一样,贫民区里的一些类似她这样,多少受过些教育的人,都主动加入了志愿服务的队伍。这些人跟原本几乎完全没有打过交道的首都中心区的人们合作,让来自全世界的人们领略到了葛东国的热情和独特。尽管也许算不上完美,可奥运精神中,最可贵的并不是竞争的胜负和比赛的名次,而是对自我、对人类身体的矫健和美丽的展示。所以,安吉拉坚信,参与竞争的目的,未必一定是争夺某种外在的荣誉或财富,也可以是为了自由地向世界展现自己的独有风范。
  这种信念,支撑着她在黑帮中从事着阴暗的工作,使她不至于彻底厌弃这无情的世界。直到奥运会的举行,有组织犯罪的暂停,让她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一丝证明她所信的并非虚幻的希望。哪怕她很清楚,一切都是暂时性的,随着今天奥运闭幕式的结束,以前的状况很快就会回复,无可避免。
  即便如此,她也会尽力做好最后的事情,为了奥运,也为了不让人从她身上,看出任何有关昨晚事情的蛛丝马迹。
  按说有机器人引导,一般不会再需要人来维持排队的秩序。可是当人群规模过大,为防止出现意外时,机器人的应变能力不足,仍然要安排些志愿者疏导人流。安吉拉今天的位置,被排在了安检口附近。
  安检器能快速扫描出经过的物体是属于生物还是非生物,甚至连植入人体深部的游丝大小的物件,都能有效识别出来,并由电脑加以分析,确定是不是危险物品。这是很有必要的。比如有种武器,像头发丝粗细的一条机械蠕虫,能在遥控器的远程操纵下,从一个人的身上不知不觉地转移进入另个人的体内,直接破坏目标人物中枢神经系统的呼吸、心跳中枢,瞬间致人于死地,不留下半点抢救的机会。安检器连那种尖端暗杀武器都能对付,至于炸弹之类的东西,就更不可能漏过了。
  闭幕式准时开始。安吉拉由于前一晚的熬夜,头有些晕乎乎的,于是她打算到志愿者服务人员的更衣室中去休息一会儿。因为普通的休息室里现在肯定挤满了等闭幕式结束后继续工作的志愿者,只有更衣室会比较安静些。
  安吉拉在更衣室的一角,靠着墙很快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响起的爆炸声和随之而来的混乱与嘈杂,将其惊醒。
  安吉拉醒后,马上就被吓愣了。爆炸声接连传出,显然来自闭幕式会场内,惊慌的人们正向通往会场外的这边涌来。可是,怎么会有人能把炸弹带入会场内的?难道跟昨天弟弟偷来的那些东西有关?不可能啊,她完全是按照标准程序把所有的都安全销毁掉了,黑帮规矩很严,应该不会有胆敢私藏的啊。
  昨天“巨蟒”带人从那座军事仓库里窃得的,是名为“AD病毒”的试验型生化武器。该病毒不具备人际传染性能,毒株只能经由胃肠道进入人体。病毒的主要功能在于,利用被感染的人体细胞,合成某种特殊的不稳定蛋白。一旦积累了足够多的这种不稳定蛋白,整个人将会变成与其体重等当量的火药桶,其自身的神经电流,就足以引爆自己的身体。那是一种能把人体变成炸弹的恐怖生物武器。也只有这种武器,才能骗过安检器的扫描,因为它是全生物制品,安检器默认为安全的对象。
  安吉拉紧张地考虑着,难道有另一个黑帮也盗窃到了同样的东西?可怎么会那么巧?偏偏在第二天,偏偏炸在奥运会闭幕式场馆内?参加闭幕式的多是些来自各国的头面人物,黑帮分子应当是没兴趣参加,也没兴趣搞什么袭击的啊。难道是政府或军方所为?似乎也没道理。
  正在此时,更衣室里突然闯进两个戴着面具的人,其中一个手持一把三棱刺,另一个则在进屋后,随手把门给反锁了起来。
  不等思考中的安吉拉回过神,两个面具人中个子较高的那个,已经飞快地从背后把她控制住了。安吉拉本能地拼命挣扎,但对方要比她强壮很多,而且已经死死地在后面把她抱住,一只手还捂住了她的口鼻。别说挣脱或呼救,安吉拉连呼吸都感到很困难。
  不过,极度惊恐的她还是注意到,这两人并非绑架和谋杀的行家里手,他们的动作的确坚定、迅速,但急促的呼吸和颤抖的肢体,出卖了他们真实的不安情绪。个子稍矮的面具人手持凶器,在安吉拉面前站定,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壮胆般小声嘟囔了一句:“这是为了更好的葛东!”随即把三棱刺插进了安吉拉的腹部。
  剧烈的疼痛使得她全身瘫软。戴面具的两人扔下被刺伤的“修女”,迅速逃出更衣室,同时不忘锁门。倒在地上血流不止的安吉拉,现在已经明白了一切。“为了更好的葛东,理想超人在行动。”这是那个极端排斥穷人的组织的口号,他们现在是真的要行动了。
  也许是得到了政府和军方的支持,也许是那些人具有了手眼通天的实力,总之那个被盗的军事仓库、那些生化病毒,还有今天的袭击,全是谋划已久的圈套。有名的黑帮生化专家死在袭击奥运的案发现场,则是这圈套的最后一个重要环节。如此一来,所有线索都会表明是贫民区的不法分子制造了这起毫无人性的恐怖事件,那个组织所追求的彻底清剿贫民区的目的,就能很容易地达到了。
  外面混乱的人群疏散的声音震耳欲聋,安吉拉知道不可能有人注意到这个上了锁的更衣室,她已经不可能获救。强忍疼痛,她激活手腕上的智能通讯手环,用手环投射出的立体激光键盘,打下一行字:昨天的线人被他们收买了,军事仓库的事是个阴谋,他们要栽赃我们袭击了奥运闭幕式。他们是“理想超人”。
  刚把这行字发给她的黑帮老板“美洲虎”,她就因失血过多昏了过去。安吉拉不会想到,此时的“美洲虎”根本不会收到这条消息,她的老板早已秘密地连夜潜逃到了另外一个国家。根本没有什么“线人”,被收买的人恰恰是“美洲虎”。可能只有等到这个曾经的黑帮老板衰老得不能动弹,只能黯然回想自己一生经历的时候,他才会记起为自己对下属们的这次背叛忏悔。现在,踌躇满志的他心里,正打算着该怎样在自己抵达的这个小小岛国中,于来自全世界的新生富豪们中间站稳脚跟,尽快地洗白身份和财产来源,以期顺利地向更有保障的发达国家转移。
  买通“美洲虎”,用的并不是金钱,或者说不只是金钱,还有宝贵的转移财产及安全出境的机会。就算是恶贯满盈的黑帮老板,也不希望一辈子永远呆在贫民区中,即使是敌对势力抛出的香饵,即使要离弃多年培养出来的手下,也在所不惜。这是他难得的机会,他无法拒绝这份诱惑。
  不知过了多久,濒死的安吉拉再次醒了过来。弥留之际,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在发给老板的信息后面又加了一句话:我已被他们刺死在了场馆里,帮我照顾好我的妈妈。并且,把这条消息发到了自己的社交网络上。
  “修女”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再也不会醒来,也知道自己这个恐怖袭击的嫌疑犯所发的信息,不可能被官方机构采信。但她仍然相信,总会有人愿意顺着这条信息去调查、发现真相。况且,她发这条信息的真正用意,也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内容,希望贫民区的朋友和亲人们,能够帮忙照顾自己的家人、母亲。
  安吉拉想不到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她的雇佣兵大哥从异国的监狱里被释放,并回到了葛东。相比母亲的悲伤和“巨蟒”的哭泣,得知情况的“暴龙”感受到的,是从未有过的痛苦和愤怒。
  人体爆炸给遭到袭击的奥运会闭幕式画上了带血的休止符。接下来,以安吉拉的死为开场哨,一场更大规模的较量,才刚刚开始。在这场较量中,参赛双方的主力团队分别是:理想超人VS暴龙黑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5 个关于袭击奥运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8-15 15:26:08


zeno222  发表于 2016-9-1 16: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eno222 于 2016-9-17 20:13 编辑

这也叫科幻?
感觉就是一个暴恐犯罪的场景片段吧,没有梳理出主线故事情节,核心是什么也没看到,严格的说着似乎不是科幻,甚至不是我理解意义的小说,个人看法而已,评分后补……45分 写的还是蛮用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uquan77  发表于 2016-9-14 15: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平铺直叙的一个暴恐事件(而且还一副没讲完的样子)
细节设定其实有些科幻感在里面的,写成科幻冒险、科幻动作那类风格也未必不可,只是故事本身真是太单薄了,可以往这方面去加强
个人打分: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10-8 18: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桑评分:40分

不论是哪一种文学,理论上说都会预设想要表达的东西。什么都没有表达的小说基本是不存在的,曾经有个人想写一本什么都不说的小说,结果他失败了,这哥们儿叫福楼拜。而这篇小说却陷入了说太多而且没说清楚的桎梏里。

这篇小说且不说从头到尾都在开上帝视角,几乎没有任何情节是主角主动行为发起的,都是从头到尾地述说。这样的作品我读完之后,并没有发现预设的表达点,因为仿佛整篇小说都是急不可耐地表达着,一直处于跳戏的状态。

不论你认为一个片段或者事件是否是完整的小说,但节奏和表达要控制好,不求让人有所得,但求让人不厌烦。

第一步,慢慢来,比较快。

请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战略忽悠局  发表于 2016-10-8 21: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的行文叙述比较急躁。是的,很匆忙的样子。

看得出来,作者在其间加入了自己的世界观,以及一些深入的讨论的。不过看起来蛮生硬的。着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个社会现象,戴金表的爱提腕,嵌金牙的总在笑。这篇文章的很多说教没能跟故事和人物结合到一起,不过……谁在乎呢!这些东西, 有就行了!大家能看见,就行了,何必那么讲究!对吧!
6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10-9 13: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背景介绍太长。因为所以的连词用的太多,凸显出的问题是,表达方式的单一。可以看出,创作的基本功欠缺,需要更多的阅读和体会。
事情进展太慢,也许,作者本身就没想讲故事,整篇文章中,占据比重最大的就是作者的思考、分析。有点像议论文。本篇也有点不像科幻小说。
5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