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6 2375

无忧塔

不停 于2016-9-21 08:58:1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魔法神塔.jpg

  无忧塔,黑曜石所建,共有10层,台阶231级,藏书56000卷,主人不好客。
  他的法杖等身高,扭木顶端嵌有一颗宝钻,心跳般的闪辉。
  常有些自不量力的法师找上门来,想要取而代之,主人击败他们,好像一头捍卫领地的狮子。他是知识的守财奴,不仅亲自为每一本书制作封皮,还施了永续的洁净魔法来养护它们,以确保每一次翻开时,不会有灰扬起。
  主人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了整理书籍上,远远多过整理自己的容装,他偶尔站在镜子前,会觉得里面是个陌生人--头发凌乱、袍子松垮、脸色阴郁、嘴角永远下垂。
  他记得自己曾是个好小伙子,在愚蠢的世界中有过一段冒险,不管怎么样,那些日子都随着一口水烟,消散在空气里了。
  主人的房间在无忧塔顶层,凭窗望去,是满目的森林,春天绿茵茵,冬日白茫茫,交替着一年又一年。毫无疑问的,他在老去,也越来越懒于派出乌鸦了解外面的世界。上一次它们带回了打仗的消息,人类对阵精灵,又一个楞头国王被射成了刺猬,他的地盘很快分裂成儿子数量那么多个。
  事情的余波到了无忧塔这里,就是某个想要碰碰运气的税务官被火焰点着了屁股,他一边号称要报告国王,一面冒着烟跑远。
  主人抱臂站在窗边,还没有无聊到去问哪一个王。
  漫长人生中平凡的某一天,主人正在书房里阅读一本叫做《崔斯丹的造型魔法》的著作,黄昏的树影飘进窗来,恰恰遮住了纸页,他不得不虚起眼来观看,当鼻尖碰到几行小字时,他摇了摇头。
  感慨过岁月,主人敲敲手杖,魔法从宝钻涌出,点亮了灯台。他听见敲门声,铁环叩击着沧桑的梨花木,一下、两下,接着是长久的安静。主人刚回到书本,那声音又来了,他变得有些气恼,迈着咚咚的脚步前往门厅,只一挥手便扬起强风,将厚重的门板吹开。
  他很好的宣示了无忧塔的主权,稍微有点自知之明的挑战者就该知难而退了。
  可在那里的是两个孩子,很普通的村民打扮,男孩佩着木剑,女孩挎着竹篮,两人有着相似的金发碧眼,从女孩躲到男孩身后的举动来看,应该是对兄妹。
  “老头,这里归你管?”男孩胸脯一挺。
  “滚蛋,”主人心情不佳,“否则把你们变成炉子里的灰。”
  “我不和老头打架。”男孩说,“你有钱么?”
  “兰迪……你这样,别人会误会的。”女孩扯哥哥袖口,她鼓起勇气站到前面来,向着主人鞠了一躬,声音又小又轻,“先生,请问您买花吗?”
  主人不喜欢花,它们一丁点儿价值都没有,《魔药学》里用的全是果实和茎叶。
  女孩揭开篮子上的盖布,露出里面鲜亮的花朵:“山茶、杜鹃,苜蓿也有……”
  主人认为阴郁的脸色足够作为答案了。
  “全部都买的话,只要20铜分。”女孩埋着头说,“放在窗台上,会很漂亮的……”
  最近的村子也在十几里外,他们应该走了挺远的路,但主人不为所动--人类最大的愚蠢,就是相信努力一定会有回报。
  “我一片花瓣也不买。”他冰冷地逐客,“现在走吧。”
  “我说中了吧,安娜。”兰迪气鼓鼓的,“怪地方怪老头怪脾气,以后别来找晦气了。”
  “可是,我们答应过爸爸的,要养活自己,早点长大。”女孩坚持,“等他回来--”
  “他回不来了!”男孩没等她说完,“军队吃了败仗,好多人都没有消息,他一定也死在精灵手上了,可恶的长耳朵们!”
  “爸爸还活着!”安娜汪汪的眼里全是泪。
  “所以你永远也长不大!”兰迪咬牙,手紧按着那把木剑,“女人就老实呆在村子里吧,我会参军,给父亲报仇。”
  主人至少想到了七个法术来阻止争吵,包括把他们变成青蛙,可恃强凌弱的点子违背了他的孤高,所以他勉为其难的听到最后。主人基本持悲观态度,战争结束几个月了,累累枯骨之中应该就有某两个孩子的父亲。
  过了一会儿,男孩不吭声了,赌气的别过脸去。
  女孩抹着眼泪,又记起了生意,她几乎是在哀求主人了,“先生,买一朵花吧,就一朵,您买下了它,也许……爸爸就会回来了。”
  真是荒谬,何其糟糕的逻辑,这两件事绝没有一丝联系。主人这么想着,却抬起手来,修长的指间并没有硬币,霜雪在那里聚集,凝结成一朵晶莹的白莲。水分、空气,按照《崔斯丹的造型魔法》来混合,加上些许操作,简直轻而易举。
  “看清楚了,”他将白莲放在了女孩的篮子里,“想要花的时候,我可以自己制造,人只为难以获得之物付钱,这就是法则。”
  主人关上了门。
  那之后,他过了一个星期无人打扰的安静日子,把精力投入到造型魔法的研究中,他起初想挑战最著名的“凡多海姆纹理”--将无序性体现到极致的构造,但成品中最多的竟然是花朵,那些永凝之冰生长于窗台上,在日照下熠熠生辉。
  主人无奈的转变了兴趣,书库里有的是宝藏,《大陆简史》和《热土上的我们》都出自名家,后者更通俗易懂一些,事无巨细的描述了种族的迁延与兴衰,他不是很同意“人类起源于精灵”,这观点一旦成立,等于掴了统治者的脸,“神圣东征军”也要换个“逆子团”的说法。
  同样是平常的一天,无忧塔的门又被敲响了,还是那两个孩子。
  兰迪不知道从哪里弄了把草叉,比起木剑,这东西已经算得上凶器了,他看起来一百个不愿意,说为了保护妹妹才进的森林;安娜没有带花篮,是抱着自己编的扫帚来的,女孩的表情比上一次更自信了,她是真心要和魔法师做生意。
  “先生,买一把扫帚吧。”她说,“塔里的灰肯定很重,我刚才在墙上看见泥巴了。”
  “我不需要。”主人说。
  “倔老头。”兰迪鼻孔出气,“一毛不拔的家伙。”
  “买下扫帚的话,我可以每个月为您免费打扫一次。”安娜有了新点子。
  “喂,太亏了!”兰迪已经叫出声。
  “清洁法术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主人实话实说,“它们比人干得更好。”
  “万一……”女孩瞄着长杖,“万一有一天,您没有魔法了呢?”
  “魔法是我的呼吸。”主人抚摸着宝钻,“我们生死相伴。”
  “万一……”女孩对着指尖,“您想要说说话呢,天气、收成……随便聊点什么。”
  “凡人才害怕孤独,而睿智最厌倦蒙昧,我更愿意与书交流。”主人关门之前说。
  他认为她听懂了,可惜她没有,在未来的几个月里,兄妹俩成了无忧塔最频繁的访客,每一次都会带来不同的小商品,比如风干瓜瓤做的刷子、坚果核串成的装饰品、塞满了鸭绒还有点扎手的椅垫……
  以岁数而论,安娜已经足够心灵手巧了,但作为商人,实在过于矜持,他的兄弟兰迪是个截然相反的急性子,虽然跟着樵夫做了学徒,心却没有安定下来,嘴里总念叨着东征的事,这不能不说是其父其子的遗传。
  按照《告别庸俗之扰》上的办法,不理睬就是最佳的回应,主人试过了,只换来更执着的敲门声。当然,他通晓各种法术,就算不能直接对兄妹使用,也可以在门前创造一片迷宫,让树篱和荆棘将他们拒之在外……那一度是个很诱人的想法,但主人最终没有施行。
  他讨厌在任何意义上示弱,如果对方想来,那就正面迎击,直到他们自己放弃。
  主人毫不留情,主人一毛不拔,主人硬的就像一块石头,入冬以后,兄妹不再来了,主人变得很不习惯。他已经读完了长达27卷的《魔核要义》、考证了炼金的105种术式,敲门声却还是没有出现,一句“怎么又是你们?”久久憋在喉咙里,找不到宣泄的去处。
  “他们敢戏弄我,是不是?”主人问他的长杖。
  宝钻无声无息,它一直以来的任务,就是专心发光。
  隆冬来临,黑曜石塔披沐着霜雪,渐渐被染成白色,窗棂上挂满了垂帘样的冰锥,主人全身的关节又准时疼痛起来,魔法帮不上什么忙,他需要旺旺的火炉。今年木柴用得的特别快,主人又不忍心烧掉老旧的书架,其实他可以召唤使魔进森林里伐木,但那样未免太不优雅了。就因爱摆架子,所以魔法师们活该受冻,紧要牙关的主人开始考虑适当放宽一点气度。
  在万难的关头,安娜出现了,她是背着一捆干柴来的,在皑皑雪地中留下一串小脚印。
  这一回主人已经预备好掏钱了,但女孩说,她不是来卖东西的。
  “邻里相帮。”她向冻红的小手上呵了一口暖气。
  主人凝着眉,想说谁让你多管闲事?想说我们算哪门子邻居?想说回去回去!最后却说了“谢谢”,一个别扭的词被别扭地讲出了口,然后换来了微笑。
  “你哥哥没有来。”主人注意到兰迪不在,他一向扮演着忠实的护卫。
  “他参军了。”安娜不笑了,“他们给了他一套大两号的熟皮甲、一把生锈的长戟,然后带走了他。”
  “他们强迫他。”
  “不,兰迪是自愿的。”安娜眼里的担忧多过了憧憬,“他说要立下功勋,成为比父亲更出色的男人,还打算把我接进大城市里……”
  男孩在战争中寻找浪漫,活下来的成为男人,而这几率太低,主人读过《千年干戈》,书的作者早已将一切看透。
  “他……他会成功吗?”安娜怯怯地问道。
  “不会。”主人说。
  精灵不会离开圣木林太远,他们强大但缺乏侵略性,和被称作“天灾”的恶魔相比,实在是一种合适的宿敌。人类国度分崩离析的现在,每一个王子都热切的希望用一场“成功”的东征来证明自己的正统,他们不在乎失败多少次、不在乎死多少人,只需要一次名义上的胜仗--赌徒们的季节又到了。按照时间计算,军队应该已经越过了疆界,兰迪他们正在经受箭雨的洗礼。
  安娜掉下泪来,这是她第二次在无忧塔前哭了,收下了木柴的主人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
  他回到塔里,用长杖描画出法阵,主人精确计算了方位,所以当传送术的光芒消退,他出现在了树厅中央,正踩在银月标志上,离每一根立柱的距离都完美相等。
  离开家令主人感觉各种不自在,尤其是在一群满怀敌意的精灵中间。绷紧的战弓从四面八方环绕着他,为了自保起见,主人召唤了秘法游鱼,那些小东西紧紧围绕着施法者,组成一面流动的墙壁。
  翠妮蒂·金叶是稍后赶到的,她身着轻薄的林地战衣,发丝间精巧的编织着羽片,背后是一把格外英伟的银弓,这位女族长一出场就赢得了致敬,精灵们为她让出一道走廊。
  看着翠妮蒂款款而来,主人的记忆回到从前,她依然是许多年前的样子,年轻而美丽,精灵寿数无穷,实在令人嫉妒。
  翠妮蒂抱着臂看他,仿佛从银发和皱纹里找寻着什么,然后说:
  “依然是个白痴。”
  “我不这么认为。”主人怀疑,即便在曾经的队伍里,两人也没有相互喜欢过,翠妮蒂在乎的是丹东,而丹东又倾心法提嘉,这群操劳的人还要忙着对付恶魔,实在是个糟糕的故事。
  “你唯一的优点,就是比丹东活得久。”翠妮蒂酸酸地说。
  “还会更久。”主人直言不讳,因为战火的关系,精灵可能没有参加丹东的葬礼,不管怎么说,七十岁也是个够本的年纪了,他安度了后半段人生,和法提嘉制造了成群子孙。
  “没有人类可以在精灵面前妄称长寿。”翠妮蒂数落他,然后安排下去,“这位黑袍子法师需要一把凳子、一张桌子、和三两份能入口的菜。”
  两人就坐以后,翠妮蒂放下她的弓。
  “你也看见了,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她说:“你会很多法术,就不能易个容过来吗?”
  “那没有必要。”主人依然握着他的长杖:“精灵男性十分不迎合我的美学。”
  “幸好他们不在这里。”
  “是必然不在,我了解母系社会的各种规则。”
  “你准备著书了么?像切开小麻雀一样把我们里里外外剖析一遍?”翠妮蒂挑剔道。
  “不。”
  “那么,有何贵干?”精灵结束了寒暄。
  “战争非常愚蠢。”主人决定如此入题。
  “同感。”精灵说。
  “可以结束它吗?”主人建议。
  “我们没有吞并人类王国的打算。”翠妮蒂耸耸肩。
  “现在就结束。”主人说。
  精灵长久地盯着他,那声冷笑是从鼻孔里发出的,“时隔经年的造访就为了无理取闹?你的脑子真在无忧塔里落了灰吗?不,根本没变吧,你就是个多了几层皱纹的孩子……给我听清楚了,战争是人类挑起的,我们充其量属于陪玩!”
  “让一步。”主人低语。
  “让?”翠妮蒂昂声说,“让向何方?精灵的疆土只有圣木林而已,我们不想变成干涸水洼里的鱼。我真不明白,你干嘛跑来找我,怎么不把这份天下为公的理想,和人类的国王--们说说?”
  “我只认识你。”主人承认。
  “过去了,团结起来对抗恶魔的时代……”翠妮蒂说,“这可是不是‘丹东,把苹果递给我’之类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看来我要白跑一趟了。”主人起身。
  “你不关心战争的。”翠妮蒂纹丝不动,“发生了什么事?”
  “一捆木柴。”主人想了想,“不,两个孩子。”
  他告诉了精灵安娜和兰迪的事情,从相遇直到男孩参军。
  “从前也是,现在也是,你那古板的善良。”精灵无奈地摇了摇头,“为什么法师总喜欢最艰难的解法呢?从一场战争中保护一个人,难道不应该把他囚禁起来吗?你的无忧塔里房间很多。”
  “他还没有得到荣耀。”主人说。
  “并非人人都是丹东。”翠妮蒂这么回答,“无忧塔主人努力了,冷血的精灵拒绝了,一切听凭命运,请回吧。”
  她说的对,主人想,剩下的与我无关了。
  “我的长杖。”他记起了另一件事,“需要第二颗宝石了。”
  翠妮蒂望向宝钻,目光短暂的凝了一下,随后点点头,“我来准备。”

  主人回到了无忧塔里,这一趟不能算无功而返,长袍宽大的口袋里装着新的宝石,需要注满魔力才能使用,时间漫长,他不用过度祈求缘分,只要带在身边总能够遇到。
  他依旧在炉火边读书,有时就倚着长杖打个盹,安娜送来了许多木柴,却从没有和他要过钱,这让主人过了一个暖暖的冬天。他开始让乌鸦们搜寻战争的消息,起先是王子之间为了先来后到打了一仗,随后各怀鬼胎的人们结成联合军,熙熙攘攘的上路了,他们越过衡紫河,击退了几波精灵的斥候,这些胜绩被大肆宣扬,传得妇孺皆知。
  兰迪给安娜写过几封信,女孩骄傲地展示给主人看了,那歪歪扭扭的字迹读起来委实难受,叙述的也全是小男孩的一套“壮志豪情”。
  “我们要打到树厅去。”兰迪写道,“满载着珠宝,凯旋归来。”
  后面那句话应该仿自其他人,有很明显的描摹痕迹。
  “要是精灵们没有了树厅,会死去吗?”安娜问过主人。
  “不会。”他说。
  死去的只有骄傲,除了空气与食物,没有什么是必须的,恶魔肆虐的时代,大家也猪狗一般活了过来,吃饱穿暖以后,又捡回了体面。
  春天,香樟树温柔的绿荫下,安娜哭红了眼。
  东征军覆灭在离树厅很远的地方,一方捍卫家园,一方各自为阵,结果显而易见。他们把兰迪送了回来,男孩被抬进村时奄奄一息,他没有中箭,但背后有道可怕的烧伤,军队拒绝提供医治,在他们眼中,能够返乡已是莫大的仁慈,更别提抚恤了。安娜的母亲变卖了房屋,将儿子交给圣所,这位可怜的女人相信牧师们的圣力能带来一丝转机。
  “您能……救救他吗?”安娜跪在了无忧塔的台阶上,她抽泣着,“用魔法……用您的力量……”
  主人深深鄙夷着那份软弱,却还是出发了。当他现身在圣所的房间里,牧师们全远远躲开,这些人把力量归功于神明,如果他们稍稍读过《起源论》,就会知道圣力本身也是魔法的一种形式。
  主人不想和井底之蛙们辩论,他走向了男孩,兰迪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四周弥漫着止痛草药的味道,搅乱了另外一种熟悉的气息。
  “我就要死了?”男孩瞳中无光。
  他应该看不见主人,在那弥留的意识里,只是起了一阵风。主人半蹲下来,将手放在男孩发烫的额头上,而精神进入到更深的内在。他感受到了痛楚,一个年轻的生命无可逆转的腐朽着,灵魂很快就将飞离那具肉体。
  魔法的确可以做到很多事情,但也有相等的无奈,比如现在。
  “我无能无力。”主人说。
  “不想死……”兰迪干涸的嘴唇翕动着。
  “我知道。”主人从来没有学会过安慰,在曾经的队伍里,这类事情由丹东负责。
  “不要丢下兰迪!”安娜哭起来,祈求般地抓着他的长袖,“他是我唯一的哥哥!”
  主人轻轻地将袍子从她手中扯开,凝视了兄妹片刻,然后转身。命运就像坩埚一样,将无数成分蒸馏成名为“结局”的液滴,因与果已经融化,人们无法回头,要么学会接受,要么学会等待。
  主人回到了熟悉的生活,如果有人告诉他,和那对兄妹的纠葛到此为止了,他一定会慎重考虑一番,他知道故事还在延续,书页并没有翻到最后。
  并非个人感情上的原因,这是一个魔法师基于理性的判断,他的理性还告诉他--法杖的光越来越黯淡了,宝钻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燃尽,如果替代品再不就绪,无忧塔就会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麻烦。
  乌鸦们带来了兰迪康复的消息,男孩在一夜之间站了起来,他失去了一些记忆,人还有点倦仄,全然看不出新生的喜悦,但这已经足够被称为奇迹了。
  奇迹发生的第三天,安娜来到无忧塔。那天雷雨大作,闪电在灰沉沉的云里留下划痕,的女孩从头淋到了脚,湿漉漉的站在台阶前,主人第一次将她作为客人接进了前厅。
  安娜拒绝了飘来的毛巾,她定定地矗立着,就像木偶一样,眼睛比天空还要晦暗。
  主人离她三步远,不会再接近了。
  安娜张开嘴来,仿佛练声那样试了几个音阶,最后停留在格外尖细的一种--“抱歉,很久没有拿到过身体了,尤其是,这么小的。”
  “她卖掉了灵魂。”主人和恶魔打过多年交道,恐惧早已不包含在情绪之内。
  “是契约,我们各取所需。”女孩纠正,接着提裙一礼,雨水湿哒哒地滴落,“这么说话未免太不正式了,吾名艾尔辛斯。”
  所以安娜终究完成了第一笔生意,不是和主人,而是和恶魔,她借助恶魔的力量治愈了哥哥,与其说机缘巧合,倒不如说是落入网中。
  “我没有名字。”主人说,“你可以叫我无忧塔主人。”
  “在我族的语言中,‘主人’是莫大的敬称,所以我决定叫你法师。”
  “随意。”
  “法师,你和同党曾让我族蒙受巨大灾难。”女孩的眼瞳里,闪起了灼灼的红光。
  “你不是来讨要道歉的。”主人说。
  “我来寻找复兴。”
  “以那种身体,未免太困难了。”主人不为所动。
  “我要你的!”艾尔辛斯厉声说。
  主人已经明白,这是怎样的一张网了,圣战过后,剑归鞘、盾蒙尘、故人散,恶魔们虽失去了肉身,却仍能以灵态寄居在灵魂的缝隙里,诱导着人们的言行,许多人号称听见了“天声”,那不过是恶魔的呢喃。
  “你早就落子了,最初是谁?安娜还是兰迪?”主人没什么好害怕的,如果不依靠契约,它的力量也就只限于那小小的身体了。
  “噢,法师,你真的很聪明,更让我心醉了。”艾尔辛斯诡谲地笑着,“答案是--都有,我寄居在两个孩子身上,一点一点,仔细的‘雕琢’着他们。”
  越是纯洁的灵魂,越容易渗透,将安娜诱导来无忧塔,令她开始在意法师;将兰迪的复仇之心点燃,让他踏上战场,并最终身负重伤……在圣所的那一天主人已经发现了,兰迪的烧伤只是表象,真正威胁到生命的,是来自灵魂内部的朽坏,那无疑又是艾尔辛斯的手笔,因为恶魔之力的干扰,所以魔法和圣术都无法起效。之后欺骗安娜立下契约,更是剧本的内容之一。
  “以兰迪为契机,以安娜为跳板,你的目的原本就是我。”主人平静地说。
  “现在开诚布公也无妨了。”艾尔辛斯指指自己,“旧日的英雄啊,你已经老去,想不想用余下的生命,来挽救这个孩子?一换一,我很公平。”
  主人聆听着雷雨声,如果艾尔辛斯如愿以偿,将会有一场横扫大陆的风暴,无忧塔里的任何一个秘密都足以带来灾难。他握紧了长杖,觉得让丹东来应对这个局面才更加合适,魔法师可讲不出多么义正辞严的话来。
  “你的算盘落空了。”主人皱了眉,“我凭什么在乎两个陌生的孩子?”
  “噢,不要欺骗自己了,你在乎他们。”艾尔辛斯上前一步,“你的灵魂十分坚固,但并非密不透风,我同样‘在你之中’,我知道你去了树厅,天真的为那男孩索要一场胜利,我知道你收下木柴,由衷的向女孩致谢。”
  “那--又怎样?”主人感觉最脆弱的部位受到了直刺。
  “兰迪、安娜……”艾尔辛斯蛊惑道,“不要忍耐了,何苦呢?你--放不下他们。”
  恶魔们经常撒谎,但这一次说了实话,人心的指针并不是永远朝向理性的,主人最大的失误,是没有在第一次把孩子们变成青蛙。
  “你会守约?”
  “当然,兰迪已经得救了,安娜也会。”艾尔辛斯承诺道,“契约至高。”
  金色的符文浮现在两人之间,书写了灵魂交易的内容,艾尔辛斯的名下已经烙上了燃火的标志,而另一侧还空着。主人伸出手来,血滴从指尖流出,仿佛汇入了一只无形的高脚杯里,圆润的流转,接着飞扬起来,填进了契约。
  艾尔辛斯欢愉的笑声回荡在前厅里,安娜的身体向后倒去,灵态的恶魔化作紫色云雾,从她的七窍中涌出,扑向了主人。
  “你的灵魂属于我了!”艾尔辛斯宣示着胜利。
  “拿好。”主人冷冷地说。
  在侵入他的身体之前,凝聚的紫雾突然碎散成许多股轻烟,每一股都在无忧塔的空气里乱窜着,不断的被消耗、吸收。
  “什--么--?”艾尔辛斯呻吟。
  “我改造过自己的灵魂。”主人注视着它的挣扎,“身体里只残存着作为‘陷阱’的微小部分,剩下的分散在黑曜石块中,我即是这座塔,也是你的末路。”
  黑曜石有着驱邪的特性,它们好像磨盘一样,将恶魔一点点碾碎,艾尔辛斯的声音渐渐弱了。
  “你那古板的善良”--翠妮蒂评价过,在曾经的队伍中,主人做出过前所未有的牺牲,他的灵魂被用来囚禁恶魔,终日饱受煎熬与痛苦,从未有过安宁。圣战结束后,他们建立了无忧塔,主人将灵魂揉碎刻进了黑曜石,用这样的方式消化掉恶魔们,而那颗曾经火热的心也永远无法重聚了。他是高塔,也是囚徒,片刻的离开都会感到痛苦,在经年的风雪中,他变得和石块一样冷漠。
  “不……”艾尔辛斯最后的声音消逝在空气里。
  墙壁幽幽发光,将恶魔的遗产--那些魔力精微释放出来,大厅里仿佛盈盈雪落。主人拿出了第二块宝石,将它注满。艾尔辛斯来得正是时候,第一颗宝石已经不堪使用,距离上一个恶魔过去了十年,他都忘记了那份契约的模样。
  主人早已发觉了艾尔辛斯的计划,在这将计就计的局中赢到了最后,他最隐秘的思考都由无忧塔完成,为了不让恶魔起疑,仅以暗示的方式来提醒自己,直到刚才他才明白,当时为什么会前往树厅,从翠妮蒂那里拿取宝石。
  就目的来看,他和艾尔辛斯一样,都利用了那对无辜的兄妹。主人审视着血肉之躯里那一份微小的灵魂--整个事件中的香饵,许多感情并没有随着真相大白而冷却下来。
  是一种牵挂、一种愧疚、一种自责,一种久未有过的温暖……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仿佛丹东、翠妮蒂、法提嘉他们都在身边……曾经的他相信,打开心扉是一件幸福的事。
  主人抱起了安娜,她的呼吸很均匀,也许很快就能醒来。女孩勇敢的选择牺牲自己来救下兰迪,那是比战士还要英勇的壮举,胜过了千万次东征。而她的哥哥也会长大,明白真正的荣耀是陪伴家人。
  雷雨停了,主人决定不使用传送术,徒步走向村庄。下一次,如果安娜和兰迪又来拜访,只要卖的东西没那么糟糕,就适当的打开钱袋。
  无忧塔,黑曜石所建,共有10层,台阶231级,藏书56000卷,主人不算好客--
  偶尔会有例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6 个关于无忧塔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9-5 09:07:53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9-19 13: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不好客的法师,一对性格迥异的兄妹,人类与精灵的战争,恶魔的诡计构成了这篇小说的主要元素。
开篇一看,颇有装逼之嫌,但在细看下来,却又被文中法师和兄妹感动,这法师虽然表面冰冷,吝啬。可内心却怀有一片赤诚和悲悯。
看到法师受不了没有兄妹打扰那段时,我不禁笑了。笑得的是这冰冷的法师原来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剧情的反转出乎意料,原本以为法师会真正与恶魔交换灵魂,然而,作者却用文字描绘了一个迥然不同的结局,出乎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不错!
该篇小说,文笔上乘。细致却又不失节奏。无忧塔中一个法师不是无忧,主人不好客也绝不是不欢迎客人。虽然身处高塔,却时刻心系世界。这是一种自我牺牲,同时也是一种自我救赎。不错!
总体评分:8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吴遥  发表于 2016-9-19 16: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感觉像从旮旯缝里捡到五块钱的感觉真是太棒了)以表达我遇到这个故事的开心,这种故事看起来一点也不费劲,没有什么特别复杂的名词,像看电影样,开头和结尾的一字之差,咀嚼却是不同的味道。心境的变化。
很欢喜这个故事呢。
(这种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
评分:7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aggy004  发表于 2016-9-19 17: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一个读者,我喜欢这篇小故事,尽管这是短篇,但主人的塑造好帅啊。不足之处大概是文章前边一半都没有什么提神的兴趣,有趣的只有两个孩子吧。如果能从头至尾都吸引人那就太好了。纵观缺少一点乐趣。故事结尾写得不错,文笔不错。
综合评分:8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幸运黑兔  发表于 2016-9-20 12: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不引人,但是剧情描写都赞!我喜欢这个魔法师用智力诱捕强者的故事~对人性的善与恶都描绘的细致人!89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6-9-20 13: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额 那个谁谁是怎么说的来着“贪官要奸,清官更要奸,要不然怎么对付得了那些坏人?”主题大概就是这样吧,这篇文章可能是这一期中唯一不需要多说和过多解读的作品了。那么直接打分:
文笔+剧情+立意=29+27+25=81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兰德.亚瑟  发表于 2016-9-21 08: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真的不错,特别是结局,颇让人感到意外。不过我的关注点和各位有些不一样,就是那个小女孩,放到今天,她绝对可以算得上是顶级的营销大师!
8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