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8 3305

我的童年

不停 于2016-10-8 16:46:3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b355994egd73e3797c0f1&690.jpg

  王小波在《白银时代》中写道:“在中国,历史以三十年为极限,我们不可能知道三十年以前的事。”对于这句话,我深以为然,早已过了而立之年的我,回忆起童年的种种,却仿佛被一条时间之河隔在两边,河的那边迷雾重重,只有偶尔在梦中才能回到那里。
  那是一个和今天截然不同的时代。在那个年代里成长起来的孩子们,从来不对旁人说起,而在心里则称她为巨熊与狼人的时代,巧克力冰棍与玻璃弹球的时代。
  那是最后的好时代。

  海拉尔是我的家乡,有一条叫做伊敏河的河流穿过城市,流向北冰洋。我的家住在离河岸不远的地方,每当夜深人静,就能听到河水奔腾咆哮的声音。春天会从上游冲下许多巨大的原木,那是伐木人从黑暗的原始森林中砍下生长了几百年的红松和樟子松,它们在被砍倒的时候发出重重的叹息。伐木人都是来自最寒冷的西伯利亚的巨人,他们中最魁梧的几乎和那些松树一样高。他们挥舞着磨盘样大小的斧子,只几下就能砍倒一棵三百年的红松,然后赶着从家乡带来的六角驯鹿,将木头拖到河边,推入河中,原木就顺流而下,一直漂到北冰洋去。
  没有人敢在半路上拦截它们,因为传说有时巨人会藏在一棵最大的树干中,再用蜂蜡和树皮封好,然后在其中酣睡,直到到了北冰洋的入海口。早已等待在那里的北极熊们跳入冰冷的海水中抓住这些巨大的原木,把它们推上绵延几百里的浮冰。一些长着满口尖牙穿海豹皮甲的爱斯基摩人在那里永不休止地建造宇宙中最大的战舰,准备那场一千年后与来自南大西洋邪恶的红色巨鲸之间的战斗。
  原木漂流而过的时候,总是发出啾啾的鸟鸣声。家长们鼓励孩子们去看那些原木,因为据蒙古黄教的大喇嘛们说,那些巨大的松树上附着有古代勇士的灵魂,他们喜欢强壮勇敢的孩子,如果在岸上看到一个那样的孩子,灵魂就会离开他栖息的树,跳上河岸与那孩子融为一体。而孩子长大之后,就会成为远近最出名的勇士。
  我经常去河堤上去看,但从来没有见到过勇士的灵魂。却总能看到一些小动物,松鼠,山鸡是常见的,偶尔还能看到兔子和狐狸,甚至有一次我还清楚地看到一个矮小粗壮穿豹皮衣服的人,他似乎在唱着什么歌,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我顺流跟他走了很久,还冲他招手,他也看到了我,很高兴地从身上掏出一样东西扔给我,可惜他没有掌握好力度,那样东西在我面前一米处落入了水中。我不会游泳,于是在岸上做了个记号,想要等夏天水浅的时候去捞它。这件事情我记了好几个月,但夏天一来我却忘记了,等后来想起来去看的时候,却发现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每到春天,爸爸妈妈就把我送到城市另一侧的爷爷家。他们告诉我,要“开河”了。后来我知道,在某些地区也叫跑冰排。书上管这叫凌汛。其实这些称呼都指向同一件事。
  开河的危险之处在于醒来的河流会在某个时候抻一个懒腰,于是硕大的冰块常常会从天而降,压坏它降落时地面上那个点上一切。如果事后没有人把它们挪走的话,他们就会化成一滩水,看起来似乎很无辜的样子。事实上,我并不害怕那些冰块,但在爷爷家的每个夜晚我都难以入睡,因为担心家里的房子会被运气很好地抽中,那样当我回家的时候,就只能住在院子里了。那可不是个好主意,因为对于我来说,院子是个神秘恐怖的所在。
  园子是院子的一部分。在我家搬到那里不久,爸爸妈妈就开始鼓弄那片园子,他们弄来许多包小小的种子,然后翻动着日历,在某个时刻念念有词地将它们播进地里还撒上水。若干天后,一些绿色的植物懒洋洋地从地下破土而出。很长时间我都疑心那些种子类似于鱼的诱饵,那些植物从地底很深的地方嗅到他们的味道冲出来把它们吃掉。然后收不住势一头撞破了地面,便长了出来。
  爸爸妈妈对这些植物很好,经常给他们浇水施肥,又过了些日子,它们的形状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像最初一个个都差不多的模样,好像是他们明白了自己是谁。又后来,爸爸妈妈在园子里挖了一口一米深的小井,那里水总是满满的,爸爸说这是离大河近的缘故,我从不敢靠近,我怕水,更怕从井里被冲到大河去。
  到了夏天,一些植物开始成熟了,西红柿和黄瓜们很快就能吃了,还有豆角韭菜水萝卜大葱什么的,倭瓜和南瓜也在一天天变大。白菜大头菜样子更是颇为喜人。凡是当时市面上能见到的蔬菜都能在那座园子里找到,而且味道很鲜美,即使是长相难看的茄子也是如此。最让我感到佩服的是韭菜,它们长了割,割了又长,仿佛永远也不会死去。但我最喜欢的却是苞米和向日葵,到了秋天的时候,把苞米整个放在灶里烤熟,那股香气能让附近所有的小孩子都流着口水汇拢来。炒瓜子就更香了,当向日葵成熟的时候,我第一个冲过去砍下他们的头颅,仿佛一名战场上的勇士。但可能更像刽子手,因为那些向日葵都耷拉着脑袋,身体也干枯了。别看它们并不反抗,但有时候也会遇到危险,一些金黄金黄的蜜蜂会张牙舞爪地冲过来,好像他们是朋友,要保卫那些向日葵一样。
  除了那些任人宰割的茄科,葫芦科的植物外,院子里还生活着另外的生物。有一次,一只正被处以极刑的红色大公鸡挣脱了束缚,在空中飞行了几米,钻入一片小灌木中。过了一会,它容光焕发地度步出来,脖子上的伤口已经痊愈,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但蘑菇已经洗好,故而大公鸡很快又一次遭到宰杀。事后我常常想,换成我的话,还是宁愿不活过来好了。但又觉得,很可能公鸡的灵魂已经跑掉,我们吃掉的不过是一具无辜的尸体罢了。在灌木的背后,必然有另一个世界。是的,就在那里,灌木的背后,豆角架的深处,篱笆旁的洞穴,一双双漆黑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有时,他们低声私语,有时却寂静无声,很长时间没有孩子愿意来我家里玩,在4到12岁的弱小人类中流传着种种恶毒的流言。但没有人敢于谈论那些纯黑的眼睛。因为到了夜晚,它们就在孩子们的梦里出现。
  然而我还知道另一个秘密,每到下雨的时候,它们就会骑着翠绿色和暗绿色的蛤蟆从黑暗背后出来,尽管它们很轻盈,但蛤蟆力士们仍然不敢跳跃,只是在地面上飞快地爬过。在雷雨的天气中,一道闪电劈开发抖的空气,你透过被雨水模糊的窗子,隐约能看到一个个手持三叉戟或长鞭的小矮人在蛤蟆的背上挥舞着手臂。它们向屋子里进军,蛤蟆们使劲地向墙角的洞里钻去,另一些则潜入了水缸边的黑色泥土中。有一次,我在屋子里发现了一只硕大的挺着白肚皮的蛤蟆,它冲我吐着气,肚皮一鼓一鼓的。我害怕了,赶快打开门放它出去。它使劲蹦了几下,就消失在黑色的灌木后面。
  蛤蟆对于童年的孩子来说,是可爱的玩伴,每年都有那么几次,下大暴雨之后,无数的小小蛤蟆从地下钻出来,到处乱窜。孩子们将它们捉来,放在糖水黄桃或者苹果的罐头瓶子中看它们慢慢变大。在我院子的水缸里,经常有蛤蟆在里面激烈地游泳,但到第二天却发现它已经死掉。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一次我连续地观察了数个小时,才明白蛤蟆们从蝌蚪变化过来失去了尾巴也就失去了在水中活动的能力,它们最后的命运无非是溺毙罢了。从此我羡慕那些有尾巴的动物,就象蛤蟆们羡慕人类光华无毛的屁股一样,每每当我看到在泳池中畅游的人们,就会疑心他们的泳裤里藏着那样不可示人的物件。。
  其实,对于孩子们来说,庞大的世界里充满了神秘而有趣的东西。当我一个人在院子里投掷一根当作标枪的铁钎时,若干流着青黄各色鼻涕的小鬼们正跟在他们的大王后面,喧闹着在小巷里穿行。他们是小动物的噩梦,你时常能在他们经过的路线上发现没有大腿的蚂蚱,没有翅膀的蝴蝶和没有了尾巴的老鼠,不过幸好他们最大能够消灭的动物止步在猫的家族处。但是目睹过这些暴行的人,很难不相信若干年后,一个个BT杀人狂将现身于祖国大地的各个角落。不过,如果换一个角度,从昆虫的视角来看,屠杀和暴力是没有意义的,他们的繁殖能力更加令人发指。而更重要的是,这些小个子的家伙,都拥有同样冷酷的面孔,它们即使是被肢解和焚烧的时候,也是一样的表情。至于生命力,我还记得那只在木板上被我用大头针钉了一个礼拜做标本的蝗虫。而且说实话,它的相貌和蚂蚱实在是太象了。
  很长的时间里,我一直相信,自己的家是世界的中心。每当夜晚来临的夏夜,我会带着防蚊的蛤蟆去院子里看星星。看大熊,小熊,仙女和猎户,它们在纯黑的夜幕上就象一颗颗镶着钻石的图钉,对于幼小的孩子,每一颗都仿佛那么的致命。但我丝毫不害怕,因为哈利就在不远处静静地守护着我。。
  哈利是一只黑背狼狗的名字,当然,由于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在当时它也很有可能叫另外的名字。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它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而我也将在未来去那里,到那个时候,这件事就更不重要了。
  哈利是我的保护者,它是无畏的勇士,热血总是随时在它粗硬的皮毛下准备沸腾,它丝毫不畏惧那些在我看来强壮而诡计多端的大孩子们。每天下午放学后,爸爸妈妈在家做饭的工夫,我总是骑着它在河堤上奔跑,尽管当时我已经有几十斤的重量,但对于如同小牛般大小的哈利来说,我好象只是一片羽毛,或者它身上的一粒狗虱。它不知疲倦地奔跑着,河堤狭窄,过路的人车常常被挤到一边有时几乎落水。时间久了,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为了避免发生意外。大大小小的入口上被立上了告示牌:下午5-6点有熊出没……
  它是一只好狗,世界上最好的狗,它能听懂人的每句话,有时甚至只是一个眼神。它从来不欺凌弱小,虽然它是附近最强大的生物。后来,有那么一次,它在家里慢慢地喝过水后就消失了。爸爸妈妈说它被人捉走吃掉了。我不相信,因为我知道没有人能够捉住它。它一定也是去了那个世界。所以我没有哭,只是默默地找出我的军刀,60CM长的钢尺,铜制的发射弹丸的手枪放在床边,那是我在夜晚与来自黑暗世界的恐怖生物们战斗的武器。我已经忘记了那些战斗的过程,但我大约还记得结果。我活着,这很可能就代表了某个结果罢。
  我是个胆小的孩子,而我的好朋友们中却有很多冷血的杀手和杀脚。“周”们活埋猫,“老大”则直接踩死它们,虽然事后他解释并非故意的行为。而我最多只是对邪恶的苍蝇下手,我用苍蝇拍恰倒好处地击落它们,让它们无法逃脱而离死还远。我用那柄配发给我作为集邮用品的放大镜在晴朗的夏日正午一只只地烤熟它们。当白烟冒起,一股蛋白质焦糊的味道便弥漫在四周的空气里。所以很长时间以来,我都不吃烤羊肉串,因为我的嗅觉告诉我,那是同一种味道。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的过敏性鼻炎彻底让嗅觉消失了为止。
  那时候,大人们总是警告孩子不要乱跑。因为在城市的周围有着太多现在看不到的猛禽和恶兽。不过其实他们不用如此担心,因为那些家伙有着太多美好的食物,犯不着拿这些鼻涕孩子们打牙祭。
  大雁就是草原猎鹰和苍鹰的可口点心,这些会排成一字与人字的智慧禽类有时也能在天空中乱做一团。它们远远地非在人类的箭程之外,却对鹰隼的袭击无可奈何,最弱小老迈的落在队尾,在飞行的时候最为省力也充当献给捕杀者的祭祀。
  黑狼与灰狼最喜欢的食物是美味的短尾寒羊,这片土地上孕育的羊只吃起来没有膻腥的味道,狼群喜欢在夜晚行动,它们常常冲入一个羊圈,杀死所有这些懦弱的向人类卑躬屈膝的生物。凶悍的蒙古狗是它们的对头,两者在漆黑的草原中凭借祖先传下来的勇气与经验互相撕咬。而此时,城市里的孩子还在甜美或者不甜美的梦境中扭动着小小的身躯。

  有一阵,父母突然变得很忙,仿佛超人要去拯救世界,于是我被寄养在爷爷家。那是一个大院,院子里住着几家人。爷爷奶奶,我的两个伯伯,还有两家房客。其中一家姓徐,有三个女孩,都比我大。经常带我玩。他们家有一台巨大的双卡录音机,经常放出《外婆的澎湖湾》,《上海滩》这样的歌来。但我并不喜欢去,因为他们家有一面很恐怖的墙,墙上布满了各种虫子的尸体。整座墙是通红通红的颜色,那是一个小孩子心理能够承受最大程度恐惧的极限了。后来我和妈妈曾经和这家人在街上遇到,他们谈论着过去的种种,但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毫无疑问,那些必定是虚假的记忆。
  我的初恋女友曾经告诉我说,在一个人刚刚出生的时候,他的世界也才刚刚成形。在我呆在院子里兴高采烈地玩泥巴的时候,无数的巨人正在院子外辛苦地工作,为我建造整个世界。
  当我七岁的时候,整个城市已经建设完毕,于是我被批准离开大院。离开我的彩色粉笔,扑克士兵,松软的沙堆,玩具枪和看图识字。前去那个巨人们刚刚建造成功的世界。无数双的眼睛无时不刻地盯着我。他们的大脑在不停计算,弥补那些被我看穿的漏洞,用黑板擦擦去写在空中的一条条咒语。他们灌输给我新世界的规则,抹去我原本的记忆。我曾经对拼音异常恐惧,那是一种邪恶而顽固的病毒,它们刻入脑海,将生前的所以记忆片断格式化。那些非人类的语言,那些巫师们口口相传的魔咒,那些通往永生世界的口令,统统被抹去。于是我和若干个这样的孩子一起,将被培养成建造世界的巨人。直到死去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来自天国。
  奶奶家有只黑色的猫,是我童年的玩伴也是我邪恶的导师。它喜欢趴在窗台上睡觉。阳光照在它锃亮的毛上,摸上去非常暖和。它能消灭诡谲的老鼠。也能对我的手实施精确打击。它的速度奇快无比,窜上几米高的屋顶也就是刹那间的事情。我与它的搏斗总是以我的受伤哀嚎作为结束曲。后来它消失了,但我仍能记得清晨打开客厅房门,看到阳光穿透俄罗斯式的木窗,无数的灰尘在光线中跳舞。空气中弥漫着香皂和甜甜的鸡蛋汤的味道。我仍能记得那巨大而黑暗的地窖,无数神秘的宝贝就藏在那下面。黑色的铁圈被磨的异常光滑。我总是猜想,一到夜晚,许多肌肉发达,蓄着又红又长胡须的大汉们就会从里面钻出来,提着羊腿和酒桶,点起火把,在客厅里边吃边唱歌。还有黑色的巨狼蹲在墙角,一声不吭地啃噬着不知道属于谁的腿骨。

  随着院子里的事情我知道的越来越多,他们开始恐慌。终于有一天,他们告诉我,我该去上学了,我并不害怕,但有些惆怅。现在想想,或许当时已经意识到,那个熟悉的院子,已经不见了。
  在那个消失的院子里,生活着一个永远不会长大的孩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8 个关于我的童年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9-9 08:10:38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9-9 10: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aoqiak415fire 于 2016-9-9 10:10 编辑

当我们低头看婴幼儿的时候,在他们的眼里,我们也许就是行为怪异的巨人吧。
本篇小说站在一个小孩的角度,描绘一个基于现实却在他们眼里展开幻想的世界。小说里,提到了乌拉尔,提到了爱斯基摩,提到了北冰洋,甚至还提到了鲸鱼。这些事物在现实里存在,也许在我们看来平淡无奇,也对于’我‘这个小孩而言也无法理解,但是,小孩的天性就是爱幻想,它们将这些幻想成心中神乎其神的画面。甚至于一心一意生活在它们的幻想之中,或有莫须有的危险,或有不符合常识的幻想。在我们的看来,虽然非常怪异,但却在小孩们眼中,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以至于,学校就是一座巨人修建的城市。
通篇,没有一句对话。这是这篇小说的独特之处。也许对于其他小说,我会颇多微词。但是,这篇小说,这恰恰不是缺点,而是优点。是的,在小孩的世界里,与我们对话,只是一句句晦涩的咒语。他们就像魔法学院的初入门者,对于这些咒语一无所知。哈,小孩的脑袋就是一片空白的纸张。
总体评分:78。这篇小说质量上乘。看似写奇幻场景,其实写的是小孩眼中的现实。这点难能可贵,我猜这位作者一定是细心观察才有所得。但中途有些跑火车的BTXXXX之类的明显出戏,大人的口吻了。建议修改删除。就完美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吴遥  发表于 2016-9-12 08: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玩,好玩,好玩,文章顶顶重要的是有趣,看到会心处能让读者会心一笑,从而联想到自己曾经的快乐时光,都是从孩子长大的,文章的事情,或多或少都动手做过,这篇文章看的时候总让我想到萧红的呼兰河传里的《爷爷的院子》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地上长满了鲜红的玫瑰花,中间还参杂着零零散散的翠绿的韭菜。结尾会让我想到“院子里的花落了,我也不在是个小孩子”
PS:脑洞太大,见谅,我知道作者没有这些意思,但是读文章的时候,能够联想到曾经读过的文章,这种感觉其实真的很棒。
PPS:每次把文章都读成阅读理解,没救了啊(摇头)
PPPS:好想去东北玩泥巴啊!!!!!!!1
评分:8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线平新生  发表于 2016-9-16 10: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玩,不错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兰德.亚瑟  发表于 2016-9-17 11: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童话,真的,看着看着我也不禁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我们每个人都会长大,都会成熟,稳重,但相应地,也会失去了宝贵的童真。记得看过太多的奇幻小说,无论是国人写的,还是洋人写的,他们都过于偏写实与黑暗。不是说这么写不好,只是字里行间总感到一种压抑的感觉。而这篇,说实话,读起来确实让人如沐春风。8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eno222  发表于 2016-9-17 19: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体算是散文吧,但奇幻文学好像也没有规定是小说,有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感觉,感觉是有了但却没有没有核心的故事,对于没有故事的文字,无感啊 要命
6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幸运黑兔  发表于 2016-9-20 12:3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儿童视角的好文!73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6-9-20 13: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额,一部意识流的作品,向骑桶人致敬。

打分:7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aggy004  发表于 2016-10-8 16:4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出色的短文,但缺少一个故事,缺少一个奇幻有趣的故事。否则我会给95分。


综合评分:9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