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6 2099

负限奥运会

不停 于2016-10-9 14:16:23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5f4a3c7fx8a115dd1d9bf&690.jpg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一位真正的奥运冠军。为什么要来参加负限奥运会?”
  辛妮的中文意外的流畅,她歪着脖子,目光自下而上,蜿蜒扫过。眼神中有一丝疑惑,又有淡淡的挑衅。肤色是西亚共和国特有的那种菜青,象征饥饿的颜色。腰间却有一本烫金的《古兰经》,用手夹得很紧。
  “真正的奥运冠军······”我嗤笑两声,“没错,56年在马尼拉,我参加男子100米短跑决赛。出了田径场有个菲律宾小孩拦住我的路,说他可以打败我。看上去像本地富人家的孩子,脚上是最新款的AJ。”
  “你真被他打败了。”辛妮的语气不像疑问句。
  “不止。”我点上一支烟,看着天上的飞机云,它拖出的长尾巴,就像冗余的那部分人生。“是像条狗一样被打败了。”
  “从来没有一位对手能在跑道上甩开我那么远。在我用尽了全力的情况下,他轻描淡写地就击败了我,然后说‘你输了’。语气就像小学生说‘我们去吃甜甜圈吧’那么轻松随意。当然也说不定他本来就是小学生。”
  “一个经过基因强化的小孩儿而已。”辛妮撅嘴,带着她特有的倔强和不屑。
  “可是,这样的小孩已经到处都是了。”我盯着她,“总有一天所有人都能比奥运冠军快。辛妮,‘更高更快更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无比虚弱,就像垂垂老矣,行将就木。
  “所以才选择‘更低更慢更弱’?”辛妮问。
  “你真以为‘更低更慢更弱’很容易?”我说,“中国有句古话,‘反者道之动’。极致的慢和极致的快一样,都是很难做到的。那是另一种伟大的竞技。负限奥运会的意义,绝对不亚于传统奥运会。”
  “但负限奥运会比拼的不是体力,我不觉得一个传统奥运会冠军参加负限奥运有任何优势。”辛妮说话很直,但看上去并无恶意。
  “我不是因为有优势而参加的。”
  “那因为什么?”
  “为了复仇。”
  “向谁复仇?”
  “向那个小男孩,向他妈的所有人。”我掐灭烟头,指纹又一次被烧焦,这是我的习惯,掐烟头从来不用指甲。天边的云点染上一层殷红的光,像凤凰的羽毛。这让我想起拜伦写阿波罗的那首诗--“我步履所至,云霞如焚。”
  “原来你记仇。”辛妮有些错愕。
  “体育精神锱铢必较。”我说,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语气。
  “更何况我并不是你说的那种只会跑步的傻大个儿,进国家队之前,我在剑桥学过数学。要是在学术界评一个跑步冠军,除了阿兰·图灵我他妈谁也不怕。”
  辛妮没有理会我的玩笑,她的表情严肃起来,一字一顿地对我说:“叶先生,负限奥运会100米决赛,我会努力打败你。”
  “怎样都好。”我心不在焉地答道。想到我将要在比赛中使用的那个方法,我就有些黯然。辛妮绝对没可能打败我,用那个方法,没有人能打败我。只是那样的胜利,未免有些凄凉。

  两天后,负限奥运100米短跑决赛正式开始。比赛规则如下:
  1·负限奥运会100米短跑比赛的目的是挑战人类慢速的极限,赛出全人类跑得最慢的人。
  2·所有选手不同时比赛,单独完成比赛项目,评分标准是抵达终点的时间,最晚者胜。
  3·比赛过程中,选手在任何一秒都必须处于运动状态,不能静止。
  4·可以使用任何辅助科技装备。
  5·在不违反前四条规则的情况下,选手可以自行创新比赛方法,并保留对此方法的解释权。
  第一个上场的是日本选手井上越泽。他并没有穿着运动服装,而是一副浪人装扮,我心中隐隐有不妙的感觉。能进入决赛的人,都不简单。
  发令枪响,井上越泽采取了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姿势起跑--他是倒着跑的。不是说倒着跑有多么新颖,恰恰是因为倒着跑太普通了,在初赛,乃至海选阶段,就有很多人采用这种跑法,事实证明这对于降低跑步速度用处有限。井上越泽怎么会在决赛上使出这么没有想象力的跑法?
  “没劲。”辛妮站在我旁边,轻轻瞥了一眼赛场就把视线移开了。我却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儿,越看神色越凝重,事情没那么简单。
  “难波跑法。”我笃定地吐出这四个字。
  “什么?”辛妮问。
  “你仔细看他的姿势。”我说。
  辛妮仔细看了一眼:“这姿势很奇怪,同手同脚。”我接过话头:“没错,但同手同脚只是对难波跑法的粗浅理解,真正的难波跑法,包含一整套相当庞大严密的训练体系,有着极为复杂的呼吸技巧,早就失传了。”
  “为什么叫难波,有什么说法吗?”辛妮问。
  “难波是大阪的一个地方,江户时代难波的信使特别多,当时很多信使是没有马的,传递邮件和货物一般都是用双脚进行,速度决定了他们买卖的数量。于是他们发明了一种奔跑的方法,据说可以一天跑几百公里。后来人们就把这种可以极大提升奔跑速度的跑步方法称为难波跑法。”
  “可是我们比得是谁跑得慢啊。”辛妮说。
  我说:“没猜错的话,日本应该是完整复原出了古武术中的难波跑法,并在此基础上开发出了反难波跑法。不止是简单的倒着跑,每一个关节的扭动,每一次呼吸的节奏,都反过来了。这种反难波跑法,可以极大地降低奔跑速度。使用正常跑法的人,再怎么努力也做不到比反难波跑法更慢。”
  井上越泽的成绩最终证实了我的猜测,100米的距离,他跑了整整八天。计算机分析指出,这八天里他一直在纳米尺度上保持匀速运动,没有一个时刻是静止的,所以成绩完全有效。初赛最好的成绩是四天,井上越泽超越了这个成绩整整一倍。
  辛妮也没想到日本选手能有这么强,但她的表现还算淡定,难道她藏着一手?我不禁有些期待。
  八天后,第二个出场的是英国人艾伦·兰伯特,他出现的时候,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艾伦整个人包裹在一个雪茄形机械中,那个机械的外壳采用透明设计,可以看见里面成千上万个齿轮和轴承。还隐隐传出松油的味道。
  艾伦·兰伯特接受赛前采访时说:“英国文明是大机器的文明。机械赋予我们严谨,也赋予我们艾萨克·牛顿式的英雄气质。但第四次科技革命之后,这种气质已经在英国消亡殆尽了,我来到这里,就是提醒英国人找回那种气质。”
  接着他向记者详细介绍了他的辅助器械:“尽管科技日新月异,但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却是六千年前出现的,那就是--轮子。简简单单的一个圆,却推动了整个人类文明滚滚向前。两个轮子,加上传导装置,就能构成一种简单的传动式机械结构:自行车,可以把人类的移动速度提升好几倍而耗费的能量却远比奔跑来的少。我的参赛思路也由此衍生而出,能否发明一种机械装置,作为另一个向度上的自行车,通过机械传导,将人类的移动速度程度成倍降低?”
  “了不起的工程师思维。”我不由赞叹道。
  艾伦接着说:“要发明这种自行车看似简单,实则是非常复杂的一个问题。就像当初人类找了圆一样,我首先要在几何上找到一种图形,只有采用这种图形形状的轮子,才能将同样动能做的功降到最低。而要找到那种几何图形,其难度丝毫不亚于解决‘倍立方’这样的世界级数学难题。在这一步上我卡住了,一卡就是8年。直到有一天在无聊中翻看约翰·伯努利的书,从天而降的灵感才击中了我。1630年,伽利略提出了‘最速降曲线问题’:一个质点在重力的作用下,从一个给定点到不在它垂直下方的另一个点,如果不计摩擦力,问沿着什么曲线下滑的时间最短?1696年约翰·伯努利再次提出这个问题,莱布尼茨,洛必达还有牛顿都分别给出了正确的解答。这个问题的研究,直接推动了变分学的出现。而我要找那种几何图形,和最速降线问题之间存在一种隐秘的近似。运用了合适的数学工具--变分法之后,我很快就找到了那种图形。”
  原来他八年前就开始准备了,那时负限奥运会的概念才刚刚被提出来。我看了辛妮一眼,她低着头,用手揪着衣服不断打着结,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艾伦把脚抬了起来,把机械装置的轮子展示给我们看。那个轮子的形状无法用语言描述,因为感觉那种形状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就是从高维空间偷出来的一样。非要形容的话,它就像一个浸泡在水里的正十七形,有一种怪异的扭曲感,却惊人的优美。我可以断言,单凭这一项发现,艾伦足以跻身世界一流数学家行列。
  艾伦的最终成绩是一个月零五天,结束的时候北京都已经进入秋天了。薄薄的一层秋雨落下来,路边掉落了很多花。这时井上越泽已经离开,艾伦的成绩刚一超过八天他就收拾东西去了机场,一边走一边唱着一首我们听不懂的歌。
  下一个,轮到了辛妮。
  在比赛前一晚,我请辛妮吃饭。北京烤鸭,她一个人整整吃掉三只,连汤都喝得一滴不剩。她没有喝酒,却莫名醺醺然,一边吃一边抬头,以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我。我被看得很不自在,就说:“不够还可以加。”
  她一下就哭起来。瘦小的身躯不住颤抖,仿佛随时都会散架。实在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孱弱的小女孩居然是代表一个国家的运动员。我曾经问过辛妮为什么要参加负限奥运会,她不假思索地告诉我,为了祖国。
  “在传统奥运会上,西亚共和国没有任何机会可以证明自己。培养专业运动员所需要的资源,不是我们这样的国家能够承受的。”
  “可负限奥运会需要的资源你们同样没有,艾伦的比赛你也看到了。”为了不让她将来太过失望,我选择不给她希望。
  “叶先生,你知道军舰鸟吗?这种鸟可以在风里睡觉,所以即便有些鸟天生比军舰鸟飞得快,军舰鸟还是可以赶上去,因为它们从不停下来休息。”
  所以你的国家是要成为军舰鸟吧?我没有问出口。
  直到辛妮的比赛开始那一刻,我才明白,军舰鸟并不只是一种比喻。
  “只要能抵达终点,走哪条路并不重要。”这是辛妮面对记者的开场白,“西亚共和国是一个穷国,我们没有艾伦那样的天才科学家,也没有难波跑法那样的古老传承,但这不代表我们不想赢,西亚共和国有自己的智慧。我能走到今天,和四大强国并肩,就是这种智慧的明证。可惜,在决赛上,我们可能要使用一种最笨的方法了。”
  我看到辛妮在跑道上缓缓转身,背对终点。她要干嘛?模仿井上越泽?不,不可能。凝望着辛妮缓缓躬下的背脊,和缓缓拱起的足弓,脑海里浮现出她昨晚说的那些话,我瞬间明白了一切!
  “不要,辛妮!”我大声狂吼。辛妮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有一点哀伤,但更多的是一种坚硬的决绝。看到那个眼神,我知道一切都晚了。
  “我将从起点出发,环绕整个地球,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抵达终点。”辛妮对着话筒,平静地说出了她的参赛计划。
  “可是你这样是犯规的,因为中途你必定会停下来睡觉。这就违反了比赛规则中不能静止这一条。”记者当即指出问题。
  辛妮点点头,说:“我们国家最优秀的科学家已经解决这个问题了,他们从军舰鸟身上得到了启发。在太平洋东部的赫诺韦萨岛,他们为在这里喂养后代的15只成年雌性军舰鸟安装了头部加速度记录仪,GPS和脑电图(EEG)记录仪,并在接下里10天里,对它们的飞行活动及大脑状态展开了彻底调查。结果显示,军舰鸟可以边飞边睡觉,得益于一种名为“不对称慢波睡眠”(asymmetric SWS)的机制。也就是仅让一半大脑进入睡眠状态,同时让另一侧保持相对清醒。根据这个原理,他们在我的头部安装了不对称慢波睡眠模拟装置,我可以一边跑步,一边进入慢波睡眠。简单来说,我变成了一只军舰鸟。而我的同伴们,将陪伴我一生,为我提供食物和水,必要的时候还要为我架桥铺路。”
  这时我才注意到有几个西亚人慢慢围到了辛妮周围,就像虔诚的信徒拱卫着女神。他们大多肤色黝黑,手有意无意地掩住衣服上的补丁。看向人群的眼神躲躲闪闪,像一群刚走出大山的孩子,一边好奇地张望繁华世界,一边竭力掩饰自己的贫穷和惶恐。他们可能是西亚共和国最出色的一批人,这是西亚共和国能为辛妮提供的全部。
  此时观众席一片哗然,奥委会和裁判组也陷入了激烈的讨论。争论的焦点不在于辛妮的参赛方式是否符合规定--选手有权自己定义比赛方式。而在于让辛妮参赛是否符合人道主义精神。毕竟她才20岁,还有好长的一生需要度过。
  如果不参加负限奥运会,她可能会嫁给一个英俊的男人,给他生一个哭声嘹亮的儿子。看着他长大,看着他在苍青色的天空下纵马飞驰过大高加索山脉下的草原,半人高的草海荡起波浪,一直涌到天边。
  奥委会最终讨论的结果是尊重选手的意志,他们将派遣特别行动委员会,几十年后在终点等待辛妮。并告知她最后的成绩和名次。不过在正式起跑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还是郑重地最后一次询问辛妮的意见:“你确定要为这次比赛付出一生吗?”
  辛妮回答了,用的她本民族的语言,后来我才知道她说的是《古兰经》中的一句话:
  在真主那里必得到自己的路
  他们将来没有恐惧,也不忧愁
  辛妮起跑了,她的步伐并无考究,只是用很蹩脚的方式强行放慢着自己的速度。按照她现在的速度推算,她将在两天后跑出体育馆,一年后跑到位于北五环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再用几个月时间就能彻底跑出北京的行政范围。之后她将一路北上,在大约六年后跨越俄罗斯国境线,西伯利亚冰原严酷的地表环境将进一步减慢她的行进速度,不过这正合她意。也许再花个七八年她就能到达叶尼塞河,那时她已经三十几岁了。之后再用十年穿过北冰洋到达北极点。等她从北极点跑到南极,她的人生已经过去大半。这时即使是最慢速的跑动也会使她感觉异常劳累,但她不会停下来休息,因为她是军舰鸟,军舰鸟睡在风里。
  辛妮的赛程要持续几十年,当然不可能等到她结束再进行之后的比赛。辛妮出发的翌日,第四位选手就上场了。被媒体认为最有可能夺冠的美国人伊恩·琼斯。这个留着长头发,胡子邋遢的黑人,从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开始没说过一句话。不知道的中国人甚至一度以为伊恩是哑巴。
  有可靠情报称伊恩之前是个乞丐,他在纽约狮子大道的正中央打坐冥想了37年。当地流传过一个说法,说伊恩是有大智慧的贤者,他在为全人类思考,探索人类思维边疆的极限,所以理应受到全人类的供养。路过的司机偶尔会扔一些面包和水给他,他靠这个活下来。
  有一天,沉思中的伊恩突然睁开了双眼,在别人的搀扶下来到市政府。他的语言能力基本已经退化,用零星的几个单词和手势表达了他的诉求:他要求代表美国参加负限奥运会。而当时负限奥运会的概念还没提出来。纽约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以为他是在冥想中发了疯,将他赶走了。临走时他说了两个词:“三天后,狮子大道。”
  三天后,负限奥运会的概念正式提出,美国政府紧急成立专项小组遴选运动员。这时纽约市政府才想起了伊恩,认为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急忙派人把他请了回来。他们一面崇拜着伊恩,一面又很怕他。站在伊恩面前,人们总是有一种被凝视着的感觉,而他明明是闭着眼睛的。
  今天,伊恩再一次睁开了眼睛,他用手撑着地面,晃晃悠悠站了起来,由于常年盘坐,大腿的肌肉早已萎缩。工作人员递给他一根拐杖,他才艰难站稳。“这副样子倒是很适合参加负限奥运会。”我忍不住调侃一句。伊恩蓦地转过头来看我,那目光里仿佛真有火焰,我急忙避开他的视线,可是皮肤上却还是产生了一种灼烧感。妈的,我离他的距离至少有800米,那么远他怎么听见的?
  只见伊恩缓缓走上跑道,拿着话筒对着裁判席说了两个单词:“细胞,扫描。”裁判席表示没有理解伊恩的意思。美国代表团专门派人上前解释:伊恩选手要求启用细胞扫描仪。细胞扫描仪是出现争议判罚时的仲裁设备,可以对一个人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进行扫描,然后在计算机中建立数学模型,根据运算结果判断该选手是否处于静止状态。一般只有出现极端争议的情况下才会启用。
  伊恩的要求并没有违反规定,裁判组启用了细胞扫描仪。随后伊恩站到起跑线上,做出一个非常符合国际田联标准的起跑动作。真不知道以他的身体条件怎么办到的。发令枪响,伊恩的比赛正式开始。
  可是--他没动。准确来说是,一,动,不,动。
  裁判席响起了警告声,伊恩的行为属于严重犯规。如果在听到警告后还是保持静止的话,将会被判罚为作弊。所有的观众都傻眼了,最有希望夺冠的人怎么会出现这么低级的失误?
  等等!我的目光落到细胞扫描仪上,上面的曲线剧烈起伏着,这分明显示伊恩正处于运动状态。裁判席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暂停了警告。开始细致的研究细胞扫描仪,看样子他们认为细胞扫描仪出了问题。
  这时,美国代表团解释道:“细胞扫描仪并没有出问题,要理解现在的情况。需要大家先理解一个数学上的概念--“极限”。例如0.99999无限循环等于1(注意不是约等于),就是一个简单的极限问题。伊恩虽然没有发生位移,但是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处于运动状态,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对现在的伊恩进行求极限的运算,就可以得到一个运动的伊恩。他是那个处于无限循环状态的0.99999,毫无疑问,他等于1。”
  美国代表团的解释没有错。伊恩那37年的冥想,使他对身体的调用能力达到了极致,他可以操控每一个细胞,让它们处于运动状态,然后用意志强行控制身体不发生位移。按照规则,伊恩并非处于静止状态,同样按照规则,伊恩到达终点的时间最晚--他到达的时间是“正无穷大”。艾伦输了,井上越泽也输了,还有辛妮,也输了。
  但我也输了吗?我不这么想。
  美国队的比赛当天上午就结束了(伊恩只要保持极限状态一瞬间就可以了,因为那一瞬间里包含永恒。),下一个上场的就是我。但我没有急着准备,而是先联系了体育总局,请求他们帮我找到辛妮,告诉她不用再跑下去了,伊恩是无法超越的。其实我知道她不会听,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我自己好受一点。
  组委会很人道,害怕我再做出类似辛妮这样的悲壮之举,特意来问我要不要弃权,因为结局早已注定。我微笑着拒绝了,对来的人说:“你们害怕基因修饰会使体育精神完全丧失,所以开发出了别出心裁的负限奥运会,但现在看来这并没有用,奥委会早就把真正的体育精神搞丢了。”
  “叶先生,那您认为的体育精神是什么?”奥委会派来的特使有些不服气。
  “明天你就知道了。”我说。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说:“明天,全世界都会关注您的比赛。”向我鞠了一躬,转身告辞。
  第二天,全球各大媒体齐聚新鸟巢,新闻周刊的封面全是我的照片。一来因为我是代表主办国压轴出场,二是因为伊恩已经确立了绝对胜利,他们想看我能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巨大的圣火火炬熊熊燃烧,观众席上数万人呼喊我的名字,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还能重回奥运赛场。当初的队友一大半做了地方队教练,另外的进体校当了老师,如果没有负限奥运会,我的命运和他们是一样的。
  发令枪响,我开始冲刺,用尽一个中年男人的全部力气。
  观众应该会很惊讶吧,他们可能认为我已经放弃了比赛:这是负限奥运会,我却把它当成了一个传统奥运会来跑。没有关系,因为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他们就会发现:我消失了。在冲过终点的一瞬间,我消失了。
  中国代表团会替我详细解释这一切,因为我本人已经没有机会解释了:1947年,普林斯顿来了一个名叫哥德尔的年轻人,他致力于寻找爱因斯坦方程组的新解。为了解释爱因斯坦那莫须有的“宇宙常数”,哥德尔提出了一个旋转宇宙模型:这种宇宙不膨胀,所有的物质都绕着一个对称轴匀速转动。后来随着爱因斯坦摒弃了自己的“宇宙常数”,哥德尔的旋转宇宙也不攻自破。
  但中科院最新的研究显示,哥德尔旋转宇宙和大爆炸宇宙并非水火不容,当二者被更先进的数学工具统一起来的时候,人类才发现了真实宇宙的图景。
  哥德尔宇宙模型的真正意义,在于帮助我找到那条“路”。旋转宇宙中,转动对光锥产生影响。当我们离开中心,光锥就开始倾斜,这是因为转动的线速度增大了。在距转动轴一定距离的地方,光锥完全翻倒,然后倒扣了起来。于是光线就沿着开口朝下(过去)运动。当你沿着倒扣过来的光锥行进的路线运动,你就走进了你的“过去”。
  而那条路就直挺挺的摆在现实世界中,但从来没有人找到它,因为只有脑子里有完整宇宙模型的人,才能“看”到那条路。其实很容易理解,就像初中时做平面几何的数学题的辅助线,很多人怎么也“看不到”那条“辅助线”。但理解了哥德尔宇宙图景的人,早就知道了辅助线的位置,只需要把它画出来就行了。
  我的那条“辅助线”就是和100米跑道重合的,新鸟巢还在设计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或者说跑道就是为了那条“辅助线”而设计的。只要头脑中清晰浮现出倒扣光锥行进的路线,我就能跑进“过去”。
  我从今天出发,在过去抵达。
  所有的一切都被我抛在了明天,我会一天比一天年轻,我会跑进和辛妮吃饭的那个夜晚,跑进被菲律宾男孩打败的早晨。跑进第一次国家队队训时阴雨绵绵的下午。
  而对于“现实”中的人们来说,我抵达的时间将是无穷大加上任意数,不过无穷大加上任意数仍然等于无穷大,所以我会和伊恩并列负限奥运会100米短跑冠军。他赢了,但我也没有输。但我在参赛的那天其实就已经死了,因为我没有了“未来”,我的每一天,都是在遍历过去的人生。
  体育精神是什么?奥委会特使问的那个问题,现在我可以回答了。
  被菲律宾小男孩儿击败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从来就没有什么虽败犹荣,世界上只有一种体育精神,那就是发现了竞技的残忍却依然热爱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6 个关于负限奥运会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9-12 08:29:07


q512i  发表于 2016-9-12 16: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体育精神就是自虐。。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eno222  发表于 2016-9-14 14: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通篇看的酣畅淋漓,很爽的感觉,科幻应该有的都有了,有点本次最佳的感觉,还能超越吗?
这样质量完全不用参加练笔赛,想必是大神换马甲……
能把一件扯淡的事情写的看起来还煞有介事,这就是科幻作家的牛逼之处吧
评分 以这篇为基准吧  9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uquan77  发表于 2016-9-14 15: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龙门正常的水准来说,这篇不出意外已经赢了,也就是说上限基本可以确定,我可以放心打分评论以及……喷。
如群里很多人所说,这篇是显著高过龙门水准的。一个很亮眼的优点就是,比起其他一篇文展示一个点子,这篇是把几个点子串起来展示,这种不要钱大甩卖的豪气颇有三体的风范。而且不仅量上去了,这几个点子的质也相当不错,这样在阅读的第一感受就会感觉很爽,很充实。哪怕用的只是最平实的展示-解释的套路,但由于每个点都能给人意想不到的感觉,于是也不乏味。
我尤其喜欢它的写法。上来第一个大段落里疑似有致敬头文字D的台词?总之这一段很好地给全文定下了情感基调,哪怕接下去日本人和英国人上场时都只是在展示点子,作者也不忘让主角出来露个脸,延续这种基调。一直到最后一段,虽然我觉得最后两个方法都太扯了,尤其最后一个有点强行科幻的感觉,但里面的情绪足够打动人,甚至如果解释的段落再浓缩一点,再快点把后面回溯人生的点亮出来,可能情绪会更好延续。
由此我也有点个人的意见,关于美国佬的。辛妮作为开篇出现的另一人,按理说应该是本文第二重要的角色,而在两个互相比较跑得慢的人之后,她展示出来的反常规的方法正好提供“主角要如何获胜”的悬念,如果在那之后直接就是主角的话,可能衔接上会比较顺一些。而且辛妮的做法是一种牺牲,牺牲剩余的人生,而主角的做法则是更高级的牺牲,结构上正好将之再往上推高一个台阶。然而本文的做法是在两人中间插入了美国佬。在我看来美国佬对主题没有什么贡献,而本文各自为战的模式也使得打败辛妮的他没有资格作为BOSS让主角产生同仇敌忾的理由,放在这里反而生硬。
但我也能理解,毕竟这个点子也很有意思,让人爱不释手。而一旦用了这个点子就肯定赢过辛妮,所以只能放在她后面出场。这种时候就看作者取舍吧,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会删掉。
综合评分90,好久没给过这么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10-8 18: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桑评分:70分

不要扯上宗教。这篇小说毫无疑问做到了自洽和惊奇,已经合格,而且点子这么多,当然毫无疑问的加分。但我实在很想说,这篇小说给了我一种非常匆忙的感觉,急急忙忙地抛点子,匆匆忙忙地拔高,其实可以做得更好,不知作者是否就想随便写写惊艳碾压一下就好了。

以及最后美国人细胞的点子有点跑偏,且不说伊恩“每个细胞都在运动”的点子,组委会完全可以定义他“质心“的运动;并且从微观尺度上看,分子无规则热运动已经满足要求了,最后这个点子跟前面的点子在细节语境上还是有区别,已经不是一个科技树的竞争了。当然这算是我的苛求了。

然后做一个讨论:科幻小说以点子show的形式存在,除了惊奇还有其他价值吗?(不是说惊奇不是价值,而是还能有其他价值吗?当然这跟我个人已经不满足于惊奇有关系。)

最后,关于这篇小说我在看完后第一时间产生了这样的疑问:搞个奥运会,哥儿几个至于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战略忽悠局  发表于 2016-10-9 12: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细胞运动的美国选手有点像个电灯泡……另外……竟然都找到时间旅行的方式了,竟然还用它来参加这么一个运动会……
有没有一种抢银行其实是为了抢那几把霰弹枪的既视感呀……
刨开文章中的点子不谈,整篇文章的感情处理都还是相当到位的,人物也随之丰满了起来,所以,整个小说已经有了层次感。或者这么说吧,纵观下来,已经是这一期龙门里面层次最高的一篇了,因为小说不仅有好好打磨点子,也有认真构建一个故事,更有耐人寻味的人物,最重要的是,还有自然流露的人物感情。
9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10-9 14: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一个练笔来说,这篇已经足够拿到第一了。也超过了一些日常稿件的水准。分数85.
比谁最慢!仔细想想,这还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除了第一个,另外三个人的表现都令人震撼。相对于最后的对决来说,最让人动容是那个女孩儿“辛妮”。想到她要环绕地球一周,跑过白天黑夜,青山大海,四季变迁。瞬间就有了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对于小说来说,能传递给人情感上的东西,就已经胜了一大半。一篇科幻小说,有震撼,有情感,就已经非常非常难得了。更何况,这是一篇命题限时作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