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6 2267

禁忌的圣火

不停 于2016-10-9 13:51:5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t0154be466e7b3822d1.jpg



  珊德拉在马拉松项目的前一天见到了哥哥约翰,他们就像一般男女那样找了家酒吧碰面。
  被领养以后,她的姓氏换成了考文垂,而约翰一直在福利院呆到成年,把莫林斯这一烙印保留到最后。两人多年未曾相聚,可只消一眼,珊德拉就从约翰的瞳孔里看见了父母,一左一右,高悬梁上。
  她听说了他的经历,以优异的成绩从医科大学毕业,攻读博士后服务于防护等级最高的P4级实验室,对于常人来说,那里几乎是秘境了。
  约翰得到了他想要的身份,把一颗异样的心藏在了深深壁垒里。
  珊德拉始终记得哥哥是如何解体天牛的,触须和腿平行排列着,躯干切成三截,剥离的翅膀则放在另一边……那些东西零件一样陈列在艳丽的阳光下,而约翰露出痴痴的笑容。
  珊德拉知道,更奇怪的是看着他做这一切的自己,没有跑开、没有尖叫、没有嬷嬷告状,而是静静地等到作品完成。也许从目睹父母自杀的那天起,两人都被诅咒了,比起哥哥,珊德拉更懂得收敛,所以才找到了新的家庭,可惜“考文垂”并没有带来多少好运。
  “病还好吗?”约翰问,他要了龙舌兰酒。
  “勉勉强强。”珊德拉这么答道,自己的那杯柠檬水久未动过。
  她曾是最优秀的马拉松运动员,有望在比赛中斩获金牌,实际上,她确实会出现在明日的赛道上,穿着她最爱的跑鞋--只是手里拿着发令枪。国家给了她一个名誉裁判的身份,用以纪念她的贡献。她会矗立在起跑线上,目送着选手门离去,在一声枪响里告别自己的时代。
  重症肌无力袭击了她,夺走了她的一切,她不得不面对漫长的治疗,胸腺切除也难以能终止症状,现在珊德拉与药为伴,连上楼也会喘息,更别提奔跑了。
  “以后怎么办?”约翰说。
  “奥运会之后场馆还会开放,他们给我弄了个讲解员的工作。”珊德拉看着他,在哥哥脸上寻找同情比在沙漠里寻找水源更难,“如果身体允许的话。”
  “货真价实的勉勉强强。”约翰甚至有些戏谑。
  “我们的血缘已经稀释到和这杯水一样了么?”珊德拉不快。
  “是和酒一样,需要深深品味。”约翰晃了晃龙舌兰,酒杯悬在他修长的指间,“什么疾病是最可怕的?”
  “癌症?”珊德拉脱口而出,肌无力终究没有要了她的命。
  “你想表达‘恶性肿瘤’,癌症是它们中的一类,特指上皮来源的那些。”约翰纠正。
  “一般人眼中,两者并没有差别。”珊德拉说,她的确需要一个话题来抑制转身离去的冲动,“请不要和没有医学背景的人咬文嚼字。”
  “癌症,好吧。”约翰耸肩接受了,“它们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可怕。”
  “它们不可治愈。”
  “部分能够治愈,比如鼻咽癌,大部分可以控制,比如发病率最高的肺癌和乳腺癌。手术、放疗、化疗、甚至姑息疗法,人类有许多方式对付不听管教的细胞,增殖周期药物已经上架了。”约翰随性地说着,“以单一病种计算,癌症的发病率不超过千分之五,这也是死亡率的上限。”
  “够低的。”珊德拉讽刺道,她猜不透约翰的想法。
  “遇到它们之前,我们通常充分体验了人生,我们的基因已经流传。”约翰饮了口龙舌兰,喉结在深颈窝里跳动,“即便在消灭个体的意义上,它们也是失败的。”
  “它们没有指望过‘功成名就’。”珊德拉把目光投向了吧台对面的酒保,摇酒器在那双手上曼舞,银灿灿的闪着光。
  “我在否定你最初的观点。”约翰说。
  “所以并非癌症?”珊德拉若有若无的回应,“那答案是什么?”
  “传染病。”
  “就算我也知道,这是个很大的种类。”珊德拉说。
  “的确,寄生虫、真菌、细菌、病毒、朊病毒……从大到小,种类繁多,适者生存。”约翰点头,舔干了濡湿的嘴唇,“真正意义上两种生物的对抗,我们和它们,交替着猎手和猎物的地位,这难道不是更有活力的关系吗?”
  “猜谜还在继续的话,我选择寄生虫,它们个头更大。”珊德拉揉着眼眉,肌肉又开始酸胀起来,最初的发作就在那里。
  “就像重装上阵的欧陆骑士,用盔甲和盾牌来抵挡攻击,可惜中世纪已经过了。”约翰打了个比方,“个头更大,意味着暴露的更多,靶点也更丰富,无论对于免疫系统还是药物都是个好消息,寄生虫感染将逐渐成为历史名词。”
  “好吧,我选择了一个没落阶级。”珊德拉有点儿沮丧,这反应话题开始吸引她,从小开始,约翰就有办法让她追随自己的思路,那也是某种“传染”吧,“重来一次,朊病毒怎样?”
  “它们的确非常微小,甚至不需要传统意义的DNA或RNA来繁衍,也十分致命,能逃过免疫监视,拥有号称100%的致死率。”约翰顿了顿,“但遗传信息的携带量太少,可塑性欠佳,这反应在固定的侵染系统和单一的传染途径,它们注定不会成功。”
  “你在中庸之选里挑了哪个?”珊德拉干脆问。
  “病毒。”约翰说,“它们丰富、灵活,更大原因是一切就地取材,用宿主自身的成分组装自己,从而避免了‘细胞结构’这种有缺陷的设计,杜绝了抗生素的袭击。”
  “说道病毒,不得不提起艾滋。”珊德拉想了想,“它可以拿下你心中的桂冠吗?”
  “HIV,家喻户晓。”约翰表示,“是一种很特别的病毒,在其他病毒想尽办法和免疫系统玩捉迷藏时,采取了单刀直入的方式--终结掉它,T4细胞的减少崩溃了免疫机能,HIV本身不是杀手、而是开路者,真正致命的是后续感染,曲霉菌、结核、伤寒……诸如此类。”
  “那我们有定论了?”珊德拉用了问句,她预感到话题不会就此而止,
  “HIV还不够完美,远远不够,我建议从几个方面评价病原体的能力。”约翰竖起手指,一根一根的按下它们,“致命性、发病周期、抵抗治疗、隐匿性、传播方式。”
  “让我们应应景,做一个类似艺术体操的评价吧。”约翰接着说,“如果把其他感染算作HIV的后果,它能够在致命性上拿到高分--9.0,不会更多了,这一点上埃博拉和朊病毒其实做得更好;发病周期方面,HIV的潜伏期长达6到8年,显然太低效了,完全输给了立竿见影的流感,后者仅有区区数天。事实上,我认为合适的潜伏期应该在半个月左右,留下充裕的时间散播,又扼杀了治疗机会,天花就落在这一区间;至于抵抗治疗,HIV当之无愧的拿到满分,大部分病毒有着自限性,只要渡过了危险期就可以期待痊愈,HIV却不死不休;我们来到了隐匿性,任何新出现的病毒在这个方面都具有优势,但随着基因技术的精进,早晚将被揭露。”
  他停下了。
  电视里播放着篮球项目决赛的实况,美国没有派出梦之队,这给了东道主希望,双方势均力敌,对抗渐入佳境,赛场里鼎沸的气氛隔着屏幕传到了酒吧,每一次入篮都有人举杯庆贺。她和约翰看完了第三节最后的较量,比分紧咬在61:63。
  红与蓝的球衣、挥洒的汗水……珊德拉在球员们的身上找到了曾经的自己,她被刺痛了,逃回了约翰的话题里。
  “你漏掉了一点。”她提醒。
  约翰冲着屏幕举起杯来,凝望着酒水中扭曲的人影,他转过面时,脸上是一种近乎破灭的神情,“个体的消亡毫无意义,没有了你我的明日,人群依旧喧嚣。正因为有了传播性,病毒才足以成为一种针对种群的杀器。”
  “你究竟在想什么?”珊德拉问。
  “知道吗?那些致命的病毒,往往在传播方式上存在缺陷。”约翰一笑,“为什么HIV会体液传播?为什么埃博拉选择了接触感染?为何登革热要依靠蚊虫?为什么不是空气,无处不在的空气?”
  “而那些气媒性的病毒,要么烈性太低,要么感染率太少,要么太容易失活和降解。”约翰面露痴狂,以极快的语速说道:“它们总是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表现得‘不完美’!在一个方面具有优势,就会在其他方面捉襟见肘,天花有着绝妙的发病周期,却早早的被疫苗逐出场外;各种流感眼花缭乱,却受制于自限性,只能扬起小波小浪;黑死病、霍乱、疟疾,这些只是细菌,注定没有出路。”
  “人类诞生的数百万年间,足够的进化空间里,没有孕育出完美的病原体。”约翰点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脸凑近珊德拉,“想象一下,一种像流感那样通过空气传播、有着疱疹的感染活性、具备比埃博拉更强的致命性、周期类似天花、好像HIV一样顽固、直至发病前都难以检测的‘超级病毒’,足以在每个方面拿到满分的冠军!”
  “不可能出现的吧……”哥哥的那份狂热烧到了她的面颊,珊德拉不禁后退,酒吧因为奥运而沸腾,没有人关注吧台一角。“这大概是上帝的意志。”
  “哈,廉价的解释,洪水和诺亚方舟,天父的威严与慈悲?”约翰饮尽了龙舌兰,将酒杯重重放下,“不是那么回事,我来告诉你吧--没有一种病原体是为了彻底消灭人类而存在的,作为自然演化中的一份子,它们的首要任务乃是繁衍,试图和人类种群寻求共存。这样的生存战略之下,不可能诞生真正的冷血杀手。狮和羊就是典型的例子,假如前者有了翻车鱼一般的生育率,结果必然是两个灭绝。”
  “我们应该庆幸。”珊德拉垂头。
  “那并非你真正的想法。”约翰突然捧住了她的脸,强迫她面对自己,“我太了解你了,考文垂并不能改变什么,连接我们的是血脉与基因,还有那幽暗的童年,莫林斯的诅咒没有结束,不要妄想得到常人的安宁。”
  “不!”珊德拉想要挣脱他,却被那目光牢牢摄住,她看见了父母的死,看见了他们充血的、鼓胀的眼珠,看见了地板上的屎尿……她看见哥哥用石块将解体的天牛砸碎,冲她抬起溅了汁水的脸,她的心突突直跳,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兴奋。
  “我拿到了你的医疗记录。”约翰轻轻地说:“艾司唑仑--安眠药,一天两片。你真有按时服用吗?还是打算收集起来,为自己找一个永眠?”
  珊德拉一言不发,当美国队决定胜负的三分入篮,她从沉默中笑出了第一声,那感情如此辛辣,差点儿呛住了她。蔷薇花落,露出荆棘与白骨,亡念一直深种在灵魂。
  “对。”她笑着。
  “在扣响发令枪之后的夜晚?”
  “对。”珊德拉坦然道,“还有什么临别的话想说?”
  “不要浪费死亡,让我们将这世界毁灭。”约翰说。
  “开玩笑吗,你以为你是九头蛇还是共济会?”珊德拉推开了他的手。
  “我们之前的对话,是为了让你明白,我完成了怎样的事业。”约翰一动不动。
  珊德拉愣住了。
  “我制作了‘超级病毒’。”约翰缓缓宣布,“自然界无法诞生的奇迹,可以由人工实现,我称它为‘圣火’,一种真正意义上‘焚化’全人类小东西。空气传播,抵抗寒热,接触瞬间就可感染,攻击包括免疫在内的多个系统,最终导致循环衰竭,潜伏期为半月,潜伏期也有传染性,发病2天即可致命,不存在常规检出手段。你或许知道,抗生素拿病毒无可奈何,它们的天敌只有抗复制类药物,而‘圣火’可以模拟人体自身的转录过程,从而回避了所有攻击。细胞学层面上的所有论证已经完成,它整装待发了。”
  珊德拉明白约翰所言非虚,她毫不怀疑哥哥选择医科就是为了今天,他一直在追寻着破灭,那只可怜天牛换成了全人类。
  “你要我充当试验品?”
  “不,我要你成为潘多拉。”约翰的手伸进了风衣,取出一个金属匣子,那东西在吧台的灯光下一闪。
  珊德拉的指尖触去,心情竟平静到没有一丝忐忑,随着咔哒一声,匣子弹开了--
  一枚发令枪子弹。
  她不会认错,组委会将发令枪交给了她,她细细检查过每一个部件,包括子弹。这颗和她保管的那枚一模一样。
  “马拉松是整个奥运会最盛大的项目。”约翰说,“171名选手,来自65个国家,未来的10天,他们之中大多数人将会返乡--传递‘圣火’。”
  “它在里面。”珊德拉拿起子弹。
  “没错,死神随着枪声来。”约翰嘴角略扬,“开枪时朝前些,让他们在烟雾里启程,你要做的就是这些。”
  “……”
  “负罪感?”约翰盯着她,“你可以向我告解。”
  “不,我在想,如此简单。”珊德拉说。
  她不是愤世嫉俗的那种人,更懒于计较命运的不公,这是一个相当平静的决定,世界碰巧成为了那只天牛,出现在莫林斯的院子里,仅此而已。


  第二天,珊德拉完成了她的使命,和所有马拉松选手一样,接下来就是等待生命的倒计时了。
  第三天,她好好睡了一觉。第四天,她回了莫林斯老宅,在门边摆下花环。第五天,她去约翰的试验室报道,秘密接受取血和活检,未来一周也是如此。第十三天,约翰告诉她,圣火已经在她的淋巴组织内旺盛繁殖,并兴奋的向她展示了电镜图片,这是她第一次目睹那些细小而邪恶的生命,她在日历上做了标记,用以纪念和凶手的邂逅。奥运会在第十四天闭幕,她接受讲解员的培训,她知道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都散发着圣火,比起潘多拉,她的身份更像一个艾滋病妓女。
  第十六天,理论上的发作期,珊德拉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她的心跳、血压一如往常,甚至好胃口的吃掉了两份牛排。第十七天,她依然健康的活着。第十八天,她开始关注新闻,寻找最早一批感染者的消息,预期的运动员死亡事件并未发生,马拉松金牌得主在他的私人海滩上晒出了泳装照。这段日子约翰来电不断,珊德拉还从来没有得到过如此频繁的关照,哥哥按照列表询问症状,而她的答案永远是“没有”。
  第四十七天,奥运村开放观光,她接待了第一批游客,预定的寿数早已过去,预定的灾难没有来临。她做了一个梦,那只天牛复活了,拍打翅膀飞上树梢,再也无处可寻。
  约翰是在深夜敲门的,他面色颓然,一言不发地拽住她,把她带去了实验室。又过了十天,所有检查都完成了,再次见面时,哥哥仰靠在转椅上,愣愣的盯着天花板。
  “你的圣火甚至没有杀掉肌无力患者。”珊德拉说。
  “它们被消灭了。”约翰的脸在椅背之上,这里只能看见尖瘦的下巴和蠕动的喉结,“我检查了自己的身体,结果也是如此。”
  “是什么让你庞大的灭世计划落得谋杀未遂?”珊德拉顿感轻松,她不害怕死亡,但讨厌死缓的折磨。
  “这……很难解释,让我找一种你也能理解的说法。”约翰沉默了片刻,“简直可以称作奇迹之上的奇迹了。”
  “洗耳恭听。”
  “圣火应该是一种完美的病原体,我在设计它时,以人类免疫系统为假想敌,加入了种种对抗手段,即削减固有免疫和适应性免疫的成分,就像HIV那样,率先瓦解它们,事实上,圣火做得很成功。”
  “然后呢?”
  约翰不甘的苦笑:“人体产生了全新的免疫物质,不同于传统组成中的任何一个--T、B、巨噬、树突细胞、补体、干扰素……不,不是那些,是前所未有的概念,就像哥伦布的新大陆一样。如果命名的话,我会把它们叫做‘万噬体’。”
  “听起来很强悍。”珊德拉坐在了办公桌上。
  “万噬体在突然之间出现了。”约翰说:“人体一下子进入了‘战争状态’,所有组织都加紧生产并释放着它们,我的观察还不全面,但就表现上来说,‘万噬体’似乎可以不通过传统的免疫识别就找到体内的‘异常’成分,并且干净彻底的将之清除。”
  “万灵药?”在珊德拉的理解中,万噬体简直就像混乱都市里火眼金睛的特警。
  “古往今来、甚至未来的所有感染,万噬体都能够对抗。”约翰承认,“它的组成复杂到无法分析,简直不像是自然产生的。”
  “圣火也不是。”珊德拉说,“所以万噬体出现了。”
  “再说下去,你又会归功于上帝了。”约翰深深叹息,“我还没有投子认负呢,只是输了一小局而已。”
  他不再说话了,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珊德拉看向窗外,都市繁华依旧,灯火与群星交映,编织着绚丽的光彩。在这熙熙攘攘的时代里,有对逆流而行的兄妹试图追寻破灭,用一把圣火来燃尽文明。讽刺的是,他们没有成为潘多拉,却误打误撞的充当了普罗米修斯,开辟了济世之道。
  为什么呢?在人们被感冒所扰时,万噬体没有出现;在人们被天花所袭时,万噬体悄然无声;在人们被艾滋所害时,万噬体作壁上观……它们似乎铁了心,对个体的生死不闻不问,却又在圣火的关头,慷慨解围。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意志感受到了圣火那昭然若揭的恶意,为了保护整个种群而对其下达了制裁。不管科学会给出什么答案,但至少在这个晚上,珊德拉相信--上帝始终看护着他的羊羔。
  攒下的安眠药已经倒进了水池,讲解员的工作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也许在下一次莫林斯式的破灭来临之前,她还可以继续考文垂式的人生。
  至于约翰,谁又知道呢,他能够忘记那只天牛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6 个关于禁忌的圣火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9-19 08:32:35


suquan77  发表于 2016-9-19 09:4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有人想借奥运会散布病毒
下:失败了

字里行间写得有些深意的样子,笔力老实说也不错,但为什么连讲个故事都懒……看开头的节奏感觉整个故事不该是这样,写的是“上”,但一开始应该是“1”吧。整个下篇给我的感觉就是“啊啊啊不想写了随便收个尾算了”。
超级病毒和万噬体的设定做得超随便,当然病毒类的文重点一般都不是病毒写得多有新意,而是其带来的影响和变革,在这方面本文一副完全不想碰的样子。

个人评分40,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eno222  发表于 2016-10-8 10: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出现了神,科幻里面不是不能出现神,只是拿捏的要准,这出现的这神的手段也太直接了,有点脱离科学思维的唯心神论的神。行文上面还算通顺,但是故事好无可圈点之处,故事也太没有悬念了吧,看的快睡着了,究竟在写什么,评分吗,鼓励一下 60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无奖  发表于 2016-10-8 14: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笔力不错
上部通篇对话,两个人一屁股坐下连位置都不换,大段大段的对话没有任何起伏,读到三分之一就失去继续读的耐心了。另外,哪个福利院能支持孤儿上顶级大学,还能读博?
下篇就更随便了。
奥运会传播病毒的梗远了不说,近了就有王牌贱谍在用,一下子把前半段的逼格拉低了。更加无厘头的是,逼格满满的主角的病毒,竟然没用,然后就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10-8 18: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桑评分:45分

读后感:

既然这是一篇具有黄金时代味道的科幻小说,我还是从代入感、逻辑无bug、技术细节说起。

这篇小说从一开篇就开启了上帝视角开始讲诉,什么关系,什么当年,但是,短短几百字的平铺直叙式的开头,基本上就毁掉了人物代入和情节代入。因为我们都是不会关心陌生人的,为什么郭德纲讲段子主角都是于谦全家,因为有代入感。

这篇小说我不得不承认逻辑倒是没bug,因为逻辑线索实在太平淡了,我实在无法抓出来做有效地文本分析。但这牵扯出另一个问题,行为动机完全不足以支撑起灭世的行为。或许站在作者的角度,世界上就有这样的人,问题是缺乏现实意义的虚构且不说难以引起共鸣,就连理解都有难度,只剩一脸的懵逼。

最后就是技术细节,即便我只是一名文科生,其中的科技名词和设定自洽基础上的幻想,都实在太没新意。这要牵扯剧情上的一个判断——不是任何逆转都有效。

说白了,传统的科幻小说不能给人惊奇,基本就可以判定失败了。因为牺牲了人物、剧情、审美,最后没有设定这个闪光点,确实就没有长处可以打动人了。

以及,不是放缓节奏就是大师风范,目前读来略刻意。

最后,祝未来创作顺利,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战略忽悠局  发表于 2016-10-8 21: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整个故事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某人做了一个一个听起来就好厉害的病毒。
第二部分:某人发现了一个听起来就好厉害的免疫物质。
主题:大家都应该信耶稣。
但是,这居然还真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呢……虽然有些无聊,而且剧情的内在逻辑相当的空洞……但是,贵在完整。
6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10-9 13: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紧凑,科学点还行。人物设定不利于内容表达。总有点莫名其妙的,兄妹的对话,主人公的动机。事件的解决方式:最后还出现了神。
6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