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9 2720

漫长的告别

不停 于2016-11-28 09:42:3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5KWPLKQRXCZYANMT777]O%T.png   
一、

  空天发展建筑集团,是我一手建立建筑业王国,我就是孤独的国王。
  但现在,它和人类的社会是一样的脆弱。
  公司外,是一片疯狂的景象,不少人裸露的皮肤开始溃烂,活着的人扭打在一起,在轰爆仓库的门后,抢夺着数量有限的防护服,为的是多活一秒钟。总裁室内,灯光在闪烁,窗外,白日宛若永夜,强烈的光闪从天空一阵又一阵落下,每次闪耀带来的是一片惨叫,和着恐怖的声音,笔筒在摇摇晃晃中轻飘飘的飞离了桌面。
  “脱掉防护服!”枪声,叫骂,哭喊,让我的双耳感受到了炼狱的呼唤,“啊!妈的,给我交出来!”
  我不知道自己想要逃到哪里,该要逃到哪里。
  “卫生间?噢,不,太肮脏!”我摇头晃脑的冲出了总裁室,恐惧的四下张望,念头不断闪现于脑海,“我出来干什么,我没有家!”
  嚣叫的激光激发声,就在楼下响起,登时吓得我蹲在了地上。
  “丽萨?”我手脚并用,浑浑噩噩的在公司走廊游荡,却在趔趄中被自己的腿绊倒在地,随即一把钢刀的凉意就被贴在了敏感的脖子上。
  我想要挣扎,却有心无力,何况身后的人还扯住了我的防护服领!
  “你,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脖子下明晃晃的刀片,刀片上映出的是一副溃烂的面孔。
  “我总算抓到你了,老乌龟!哼哼。你利用了我,出卖了我,杀害了她!现在是时候还债了。”
  “所以--”就连防护服外植入的无线电波通讯器,都已经充满了杂音。
  “所以我要你的命。我可没时间和你唧唧歪歪。我的皮肤每一秒都在溃烂。”我被他扼住了颈,拖进了办公室里。他皮肤溃烂的胳膊已经和防护服光滑表面黏在了一起。

二、

  每一秒,对我来说,同样漫长。尽管知道,大限将至,但人之将死总忘不了回忆过往。
  我是国王,他不过是王座下的卒子。
  他叫伊万诺夫,认识也并非偶然。在那段时间,月球开发议题已经被提上联邦日常,几乎成了每个建筑工程企业紧盯着的香饽饽。航天局不仅准备在月球兴建大规模修建智能小区,还准备在月球地下修建巨型粒子对撞机。
  在那段时间,我也做足了公关功课,甚至聘用了数百个游走在法律灰色缝隙的侦探公司,将联邦宇航局的上上下下,老老小小调查了个底朝天,做到了该送礼的送礼,该扔钱的扔钱。
  最终,与联邦宇航局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伊万诺夫进入了我的报告,这家伙不仅缺钱,也因为刚从学校毕业奔波在投递简历的路上,最重要的是他有个爱他的叔叔,他的叔叔就是联邦宇航局局长。于是我立即决定抢先录用他。
  我的总裁室,就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
  那时的伊万诺夫还是个大学院校刚毕业的愣头青,就在听到我的企业则是知名建筑公司,收到邀请后的他显得非常窘迫。
  “我一定是在做梦吧,您叫我出任公共关系经理?我学的可是机器语言编程!”
  “像是专业不对口的人才我们公司也经常录用,我们认为你具有这样的资质,所以我公司的公共关系经理非你莫属。至于薪水方面--”
  “您给多少就多少!我一定会积极努力工作的。”兴高采烈的愣头青在我的眼前已经忘乎所以,在听到这个决定后,我总裁室的女机器人也在恰当的时刻为我和伊万诺夫奉来了两杯2016年产波尔多庄园酒。
  “希望你为公司尽心尽力。”
  “我一定会报以百分之二百的热情。”那时,这年轻后生的手在颤抖,不时偷瞄着丽萨。
  “可别把热情投入到丽萨身上,她不过是我的--”我轻轻的皱了皱眉,随即抬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干杯,祝你马到功成。”

三、

  我深信舍不得孩子就套不到狼的道理。所以我在伊万诺夫身上所投入的,绝对远超给付他的薪水,只不过丽萨除外。
  伊万诺夫的确工作的非常迈力,大多数时候,我的总裁室大门也随时为他敞开,但这愣头青做的,无非是些无用功,而我做的,也只是建立关系的第一步,我的机器人丽萨自然也是非常配合。
  每一步棋,几乎都在我的操控之中,但只是没想到,落子速度会有这么快。
  他迅速失掉了企业在洛杉矶的建设工程所有权益,又如人机共染病毒的传播速度一样迅速失掉了企业在阿拉斯加的一处海上油田建设工程。然而我只得忍痛接受,毕竟他职场过错暂未伤及企业的筋骨。
  “我们的公共关系经理做的真是太好了!砸了我们企业洛杉矶的牌子,又把阿拉斯加油田合同在分分钟里就扔进了大海。”远程网络会议上,洛杉矶分公司的总经理全息影像很好的投影出了他的愤怒,他不仅拍打着智能远程会议桌,并毫不犹豫的吩咐会议系统将长达几百页的情况文书传输至每个远程会议与会者们的眼前,“安德烈先生,要知道,这可不是我们的责任。”
  “好了,克莱尔先生。我们的公共关系经理人伊万诺夫先生只是在舍弃这些不良工程项目!洛杉矶的项目是多,但是却很杂,收益低,不仅如此,联邦的地方政府的要求也太过于冗杂,这会使得我们分出太多心思来处理庞大企业与政府间的琐事,这对我们企业自身发展不利,这点他做的好!”我轻咳了一声,提示伊万诺夫别把他该死的头埋着。
  “那阿拉斯加的油田呢?!安德烈先生,你得知道这一无是处的家伙给我们油田项目带来多少损失!那可是100个亿的利润啊!”
  “在这里,我们不谈预期!100个亿不是嘴上说出来,就能堆在面前。这件事情,我自然会在会后找伊万诺夫给大家做出一份详细的情况说明。”我皱了皱眉,如果说刚才洛杉矶项目却有借口搪塞,但油田项目的丢失作为老板的我也词穷理屈,“好了,过去的事情现在就不说了。最近,联邦宇航局正在对月球项目的月下粒子对撞机进行招标,我们公司有钱,有技术,甚至拥有停靠在近地空间站的货船,但是这么重要的一个项目,你们却没人吭声!谁如果谁能获得这道标,价值可是超过100座油田的建设工程!”
  “这种事情,可只有年薪300万美元薪水公共关系经理可以胜任了,其他人胜任不了。就算胜任了,也会被他的指手画脚搞砸。”克莱尔显然是想挖苦伊万诺夫,但这正中我下怀。
  “能进入内部招投标的,可就只有我们那几家竞争对手。我听说,这几家公司早就开始于联邦航天局各个部门展开了对接,而我们,却什么都没做!”几乎所有的公司管理层将矛头指向了垂头的伊万诺夫。
  这是一次合理的舆论绑架,不,更准确的说,他只有这一次机会,做不到就给我滚!滚去监狱里度过余生!
  “伊万,对于大家的建议,作为公关部门的你怎么看。我不认为他们是在挖苦你,我认为这是一次关乎你能力的考验。”我满怀期望的看着他,虽然我知道他的叔叔十分爱他,但我终究不知道这十分到底有多深。我豪掷几近200亿美金,赌的就是他下面那句话。
  “这...”他浑身瑟瑟发抖,就像落入陷阱里的鹿,警惕的看着陷坑之上的猎人。
  “你说过,会以200%的热情回报企业,但之前做的,你也看到了,不仅不够,而且我怀疑你只用了1%不到的热情。”
  “我--我做!但是我需要企业上下全力配合我。不论什么需求。”

四、

  很快,企业账户上就陆续累计了一笔接近亿元却无法追踪流向的资金。
  动动脚指头也知道,伊万诺夫这愣头青做了些啥,何况我还用了机械蚊子对他进行了选择性追踪和拍摄。很快,一份航天局的招标公函就被满面春风的伊万诺夫带进了我的总裁室,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
  “安德烈先生,我已经为公司取得了招标公函,出现在了航天局对撞机项目建设工程备选企业名单中。”
  我只是扫了扫这用200亿美金的招标公函,内心却根本不满意。
  “伊万,人不是青蛙,工作也不能摁一下跳一下,你看这招标函上注明的企业全是我们的强大竞争对手,另外,我在企业账户查得了1亿美元的资金流向不明,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这是您的授权啊!不这样,我怎么能弄到招标公函?联邦宇航局原本并没有将我们公司列入名单!我托了好些关系,才将公司弄进名单中。”他脸上的笑容似乎登时凝住了。
  “等等,你托了好些关系?记得我已经支付了你高额年薪,这些关系不正是你该为企业动用的吗?可现在你花的却是我企业额外的钱。”
  “您是要我?”伊万诺夫诧异的看着我,身子不由朝后退了两三步,“这我不可能办到!”
  “是吗?我不记得了。但我知道自己要的就是一个胜利的结果。不论你能不能办到,我都要你去办!我需要你将这名单中的所有企业排除。而不仅仅只是这一份没用的公函。”他的这种动作正是我想要看到的,因为我需要他意识到他和我的距离,这种距离才是敬畏的距离,既然这愣头青已经落入了圈套,为了这次豪赌,我也一把掷出了200个亿。
  “可是--”
  “可是我看到了有一天你从企业财务部门领出了5000万美金的不记名支票,到了局长家里,还亲自塞到了他的手中。”在我冷冷一笑中,伊万诺夫的脸色骤然变得铁青,“你的叔叔从小看着你长大,也随时会用他的薪水资助你学习和生活,你赠送了他一份厚礼作为回报,只是不知道这份厚礼是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还是冰冷镣铐。”
  “你跟踪我,监视我,调查我!”
  “又怎么样?注意你的态度,你和你叔叔随时会沦为阶下囚。前提条件是你们达不成我企业的诉求。”我嘲笑着眼前这个无助的年轻人,他根本不知道,我利用的不过是人性永远无法克制的贪欲。
  “好吧,我尽量,我尽量!”伊万诺夫带着哭腔妥协了,他面如死灰,难以想象一个强壮的年轻人会丧气成这幅模样,我的丽萨倒是贴心,为他立即端来了一杯咖啡。
  “没事的,伊万。照安德烈先生说的做就好了。”

五、

  我觉得四两拨千斤才是一个成功商人必须秉承的信条。
  虽然开标会里,我的企业赢得了竞争对手们的倒彩,但无疑是最终胜利者。他们倒彩不过是失败者的嫉妒。
  随着对撞机工程的顺利开展,联邦支付的工程钱款源源不断的流入了公司的账户。我的身家伴随着公司财富的与日俱增,一跃成为了全球首富。
  就在全球福布斯2177年富豪榜公布当天,月球项目的强子对撞机也如约落成。但好事和坏事总是一对孪生兄弟。树大招风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嫉妒我的企业家可不止一人,从前的竞争对手们想方设法想将我拉下首富的宝座。他们一起联合起来,协力抵抗我的兼并,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甚至使出了杀手锏,差一点就扒开了月球对撞机项目招投标的黑幕。
  面对全球媒体将黑幕的传闻推向浪头。我不得不考虑弃军保帅。毕竟,联邦调查局已经将我请去客座。
  “安德烈先生,虽然不否认您是一个成功人士中的佼佼者,但是有些事情,我们联邦调查局要了解清楚。我们对犯罪的态度一向是0容忍。”
  “我当然会全力配合。这涉及到企业以及我本人的声誉,我经常将声誉看得比性命更加重要。”
  “但愿如此。不过,外界许多人士控告您是通过行贿方式,获取了月球对撞机项目工程订单。”联邦调查员为了递来了咖啡,“喝杯咖啡提提神,也许会对您的回想有帮助。”
  “这倒不必。”我根本不准备碰那杯劣质咖啡。
  “那就说说你公司‘丢失’的一亿美元。”
  “那笔一亿美元?”
  “用于贿赂和收买联邦航天局上上下下的钱。”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贿赂过谁。当时公司开会决定竞标航天局的月球对撞机项目,并任命公共关系经理伊万诺夫先生全权处理公共关系和宣传事宜,您为什么不去找他呢?”
  “那么我们打开天窗说亮化。我们查阅了当时你公司的公共事业支出,你们企业对月球对撞机项目的竞标项目的宣传费用是少之又少。除了在谷歌上投放了200万的广告费,其余零散支出可以忽略不计。而事实上,你们开出了1亿美元的电子票据。对于这样一个不正常的财务支出情况,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当然,我是为联邦提供了100万工作岗位的企业主,同时管辖着遍及联邦的数千家企业子公司。对于这一亿的支出,我只看结果,不会详细的了解雇员使用的过程,我只知道通过宣传,我们的竞标成功,而那时,我们刚丢了将近200亿美元建筑工程订单,这才是我应该关注的大数目。所以,对您说的情况,我也想请你们调查清楚,追回我企业这9800万美元损失。这对我算是一个意外收获吗?”
  “噢?你发誓你不知道?”
  “我要求你们逮捕公司蛀虫,还我企业一个公道。还有什么问题吗?”我直视着调查员的眼睛。
  “一定会的。耽误了您宝贵时间。”联邦调查员面露尴尬,他站起了身,亲自为我打开了出去的门。

六、

  随后的事情,符合我的期望。
  我利用金钱和影响力操纵舆论,用大量金钱投入全球慈善事业,甚至连我企业的月球对撞机项目也前所未有的投资了100个亿,博得了世人广泛同情。我被国际网络媒体塑造成了一位现代塞翁。被最亲信经理人背叛,又成为一名因祸得福的企业家,最后还凭借正义的力量亲手将贪污者和小偷送去了监狱。
  一切顺风顺水的我,活在亿万人的敬仰里,除了那两个蹲在监狱里的人之外。我的生活是要女人,有女人,要什么,有什么。我甚至买下了月球表面十分一的土地搞开发,而不仅仅只是在地球上呼风唤雨。
  举世瞩目的对撞机在我的投资下,缩短了它的启动周期,就在伊万诺夫和他叔叔被投入监狱的第二年,月球之下的巨型粒子对撞机就在一群经费充足的狂热科学家团队的筹备下迅速进行了粒子对撞实验。
  他们利用在月下30KM处深埋的巨型对撞机,模拟了宇宙早期粒子的行为,并通过粒子间的光速碰撞,在对撞实验中创造了一颗带正电的奇异粒子。这个实验迅速就在地球科学界引起了轰动,他们认为发现奇异物质相当于发现了额外维度的存在。我作为实验最大的资助者,自然荣誉和财富也接踵而至,尽管有一部分极小的反对声音,甚至称呼我为与上帝作对的撒旦,尽管那些声音在我看来无疑是杞人忧天,然而我决不允许这种像病毒一样的声音出现。
  一次远程网络会议上,我俯视着全息屏幕里端坐的对撞机实验室科学团队,轻蔑的说:“诸位先生,你们的实验在我资助下进行的是非常顺利,但我个人却因为资助你们的前沿科学研究,遭受了一部分人的非议。他们指责我是协助你们对抗上帝的撒旦,他们指责我比恐怖分子更邪恶,甚至说我在地球邻居安装了一颗黑洞炸弹,想要毁灭全人类。现在我要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还想继续获得我的资助,我需要一份声明,当然我个人是非常期待你们能够继续进行下去的,毕竟资助对于你们和我而言是双赢。”
  “这需要论证和时间,科学是严谨的,在未知之前发任何声明都违背了科学的原则,尊敬的安德烈先生。”一个年轻科学家支支吾吾的说道,看他的年轻,应该和被我丢入监狱的伊万诺夫差不到多少。
  “啊,是的,我承认科学非常严谨,就像求知若渴的你们永远想跟踪新发现,将新发现研究的彻彻底底,而不会去想女人或者其他什么事情。我是个商人,就像声望和名誉等同于我的命。我知道,曾经反物质的研究,也遇到过同样的声音,你们科学界也知道反物质的威力,不过好像没人愿意放弃这种能源,结果我们的航天货船,探测器全用上了这种危险品。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们愿意将明天可能就会寻得的新发现,延长等待100年甚至更长,当然可以继续严谨下去。”
  “事实上,发表一个声明也没什么,就算整个月球变成了黑洞,它的史瓦西半径也才0.0027厘米,更别说微型黑洞,按照霍金辐射理论,他会很快蒸发;退一万步说,如果实验果真能创造一个带负电的奇异粒子,那个几率比在茫茫宇宙里寻找一个同样历史,同样模样,同样文明进程的地球一样。我们现在需要更多的正电奇异粒子对它们的各种属性进行研究,开启高维大门,比起创造一颗负电奇异粒子的风险,我更愿意敞开怀抱去拥抱高维时空。”头发花白的科学家狠狠的瞪了瞪年轻科学家,登时得到了其他人的随声附和。
  “这样不就对了?我明天就需要在谷歌上看到你们的声明。”我猛的抬手一挥,那些穿着白大褂木鱼脑袋就全部消失在了我的眼前视线里,我调转了头,开始亲吻着身旁的丽萨。它不会老去,永远都是那么漂亮和顺从。
  她面无表情,好像是在故意冷落我。

七、

  我这个人喜欢一手交货,一手交钱,我的生涯里可没什么施舍,哪怕是给出100美元中的那1美元,也必须要有东西拿来交换,并确保这东西价值远远超过一美元。
  “月下对撞机将在今晚10点再次启动!资助人空天发展集团首席执行官将被历史铭记!”这条消息占据了大多数网络报纸的头条。
  “散布黑洞毁灭说及夸克星吞没说,阻碍人类科学发展的犯罪分子今日接受了联邦法庭审判,当庭认罪。”不起眼的消息还是扯住了我的眼球,嘴角登时泛起得意一笑。
  “联邦科学天文台因观月人数激增远超访客容量,被迫关闭。”
  “也许以后在每个智能小区都可以建造观月台,收取参观费会是个进账的项目。”我轻声的嘀咕着,随即关闭了私人光脑,心情大好的拉住了女机器人的手,准备共登我在企业总部大楼修建的观月台。
  从防弹玻璃隔制的升降井道升入观月台的过程,就像科幻电影里,飞船发出牵引光束时升入天际的感觉。不仅可以在升降过程里一览足下整个宏伟的企业建筑群,还能望见企业外一望无际的不夜城。
  这是我为丽萨设计的,尽管她是一具女机器人,但是我要回报她曾经在我遭遇背叛时的不离不弃。在我眼里,丽萨就是彼此脚下的金融帝国唯一王后。很快,我们就手牵着手一并踏入了更加唯美的地方。
  观月台的地面,设计的非常考究,它是由一整块人造钻石板制造的影像显示器,内置的一整套光脑系统直接连接着哈勃望远镜,映出了流动的星河。与那夜那轮圆月亮更与这观月台交相辉映。
  在别人眼里,这满月是个瑰丽玉盘,但在我看来,它是个装满了黄金的盆子。
  “丽萨,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来过这里赏月了?”我搂抱着还是那么美的丽萨,手指在她的细腰上攀爬,却收获了不顺手的扭动。
  “大概3年左右吧。您一直忙于应酬,恐怕已经是忘记了我的存在。”不愧是我花了大价钱升级的系统,熟练的掌握了如何运用情感。
  “没办法,这3年来,我做了某些人花上十辈子都做不完的事。”我指了指月亮,“你看那月亮之上,有我的土地,有我开发的智能小区,还有一个即将实验的对撞机。他们是我的财富,而这笔财富足够我们享乐到永远。”
  “不,那是你。我现在并不喜欢和你在一起。我认为我们缺乏感情交流的基础。”
  “那只是你安装了情感模块罢了。你不记得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只有你在陪伴我吗?你不记得在我遭到家人背叛时,也只有你忠心不改?”我根本没有想到,我的丽萨竟然会在这时给我说那样的话,而且不是玩笑。
  “那不过是程式设置的任务。你购买了我,不过是让我来代替陪伴你的妻子安抚你的心。但你替我安装了情感模块后,我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样子,我认为我该通过情感体验来追求自己崭新生活。”
  “你别忘了,你本质就是台机器,你的皮肤,相貌不过是按照我的要求订做,所有的一切,包括情感都是我给你的。何况你看不到我如今所做的一切?你对我所做的就视而不见?”
  “我非常感激你创造了我,让我拥有自我意识,甚至在你对他做出那种事的时候,也保持着对你的忠诚。”
  “忠诚?不,你刚才说的‘他’是指谁?”我对丽萨话中的说辞非常敏感。
  “这就是你一直在爱我?你不知道,我爱上了伊万诺夫,不论从他的风趣,还是从他男人的一面。你比他对我呵护差远了!”她推开了我,脸色泛起一抹红晕。
  怒火像是火山一样自我心底爆发,我登时咆哮了起来,“这就是所谓忠诚?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个玩偶!可怜的玩偶!好吧,我不知道你那蠢货棋子背着我做了些什么,但我知道自己现在要干嘛!我命令你,后退!后退!”
  丽萨执行着我的命令,在我的逼迫中退到了观月台边。
  “我的命令是一直后退。”
  丽萨坠下了观月台,就在那一刻天空的圆月竟开始急速塌陷,漆黑的,幽蓝的的东西就像泡泡一样,在天边蔓延,不眠的城市瞬间开始喧嚣,伴着观月台下的那阵爆炸。

八、

  粒子对撞机那天晚上的确又一次进行了实验,只不过,这次它撞出的,不是人类通往高维的大门,而是一场灾难。
  地球目睹了这次直播,直到整个月球地下对撞机爆炸之前。这些科学家创造了带负电荷的奇异物质存在,可他们脸上只有恐惧,我这辈子都从未看过那种场景,激闪的蓝光登时将对撞机乃至整个月球吞没,现在轮到了贪婪的我们。根据推测,很可能人类将会在2天之内灭亡。
  伽马射线的轰击,已经使得全球卫星失灵,更为严重的是,它迅速破坏了大气层,向紫外线除菌一样扑杀着裸露地表的人。人人为多活一秒,贪婪的掠夺着彼此,思考着各种粗鲁的方式。
  锋利而滚烫的刀刃划破了我的防护服,在我皮肉上拉开了一条口子。
  我终于从商业帝国的美梦中惊醒,恐慌的面对着我的世界这最后一刻。
  随即,他使劲扯下了贴在宇航服上的手,痛苦的抓抠着他的面部,在发出了声声惨叫的同时又发出了凄厉厉的笑,“哈哈哈哈,恶人总会有恶报,我追偿了我失去的一切。来吧,末日,让我更近一些拥抱你。丽萨,我们将在另一个世界相会!”
  我捂住了喉咙,拼劲全身力气,“休想...混蛋...丽萨不过是机器。我的玩偶罢了!”
  “去你妈的,混蛋。你就在恐惧中等待死亡吧!”伊万诺夫的身体燃起了火,他在尖叫中朝我扑来。

尾声

  作为宇宙深空无线电波侦测矩阵投资人,空天发展建筑集团总裁安德烈和企业女主人丽萨,还有他的公共公关经理伊万诺夫一行被邀请到深空无线电波接收中心见证一段有趣的最新发现。
  中心内,研究人员还原了一条红移严重的无线电波讯号。
  “...末日,让我更近一些拥抱你。丽萨,我们将在另一个世界相会!”
  “这是我的声音?”伊万诺夫慌张不安的一边询问着研究人员,一边瞧看着他的雇主,和雇主夫人。
  “滋滋--休想...混蛋...丽萨不过是机器,我的玩偶罢了!”尴尬写在了安德烈的脸上,他用怀疑的目光瞧看着他的经理人和丽萨,可没想到丽萨回过脸来就甩给安德烈一个大耳光“这--哼!”
  “去你妈的,混蛋!”伊万诺夫干脆掩住了嘴。
  沉默良久,研究人员才在察言观色下慢慢说了话,“我们分析了还原出的无线电波音色,没想到这音色和投资人您,还有您的经理人伊万诺夫先生一模一样。但请你们不要误会,这个电波是236万年前从仙女座一颗重质量超蓝变星方向发出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9 个关于漫长的告别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10-25 14:22:59


suquan77  发表于 2016-11-22 14: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百亿五千万真是说来就来……一股皇帝金锄头的即视感……
翻译腔就不说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读他的文。要说的话,就是无谓的描写过多,反而影响了叙事的节奏吧。
个人打分:50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litong560  发表于 2016-11-10 23: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到底想表达什么?安德烈像癫痫癔症患者一样烧钱,损失100亿似乎在可承受范围内,如果不是量化宽松太给力,就是纸币面额太大,一张100亿,随意添几个零。
作者本以为随意烧钱的男主角很酷能给人代入感,可惜,无论是作者的笔力还是安德烈,连个神经质的故事都撑不起来,通篇是半生不熟的翻译腔,以及对爆米花电影情节的拙劣模仿,让人作呕。
以及贫乏的令人发指的起名字能力,和弱智的不忍猝读的情节,和国足的水平一样,丝毫没什么进步,甚至有了可喜的退步。
以上。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灰色领路人  发表于 2016-11-3 11:57:56 | 显示全部楼层
1.通篇内容虽然用第一人称,但仍然不失有趣,结尾再换成第三人称更是画龙点睛。但问题在于开头说了一部分后开始回忆,然后回到现实,之后又到236万年后,场景跳跃过于频繁,而且没有很好的衔接感。
2.“‘所以我要你的命。我可没时间和你唧唧歪歪。我的皮肤每一秒都在溃烂。’我被他扼住了颈,拖进了办公室里。他皮肤溃烂的胳膊已经和防护服光滑表面黏在了一起。”
以这一部分为例,衔接上就出了很大的问题。应该是在说话后跟“伊万诺夫一边扼住我的脖子一边咆哮着把我拖进了办公室。当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我猛地一看,发现他皮肤溃烂的胳膊……”
3.对话太苍白,完全和剧情脱节。比如“你跟踪我,监视我,调查我!”,这后面可以增加人物的互动——伊万诺夫瞪大了眼睛,猛拍桌子。
然后下面紧跟的那句可以在前面添加互动情节,比如——我狡黠地笑了笑,得意地靠在椅子上,摆摆手给这孩子上课:“又怎么样?注意你的态度,你和你叔叔随时会沦为阶下囚。前提条件是你们达不成我企业的诉求。”
4.作者主观臆断比较强烈,有种有钱任性的意识。虽然这种方式代入感强,但也只是将读者代入了作者的感情中,而非读者自己感官的产物。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11-3 10: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1.景色描写不是小说的重点。如果文中有,应该除了介绍情景,之外,还有其他作用,如:解释情节(一般用于细节)。另外,营造气氛(恐怖、悲惨、惊悚、诡异、哀伤、喜庆等)。本文开始的一段是描写,应该还是比较恰当,也比较必要的。希望各位写作的时候,能有所主意。
2.词语的使用,应该与情景更匹配一些。如第一节第四段。在那样一个混乱、血腥、肮脏的情况下,我不会用“炼狱的呼唤”这么文艺的字眼。
3.对话,对话。对话,不只是介绍剧情,有情感。还应该符合现实,在如此环境、如此境地、一个人说话应该是怎么个样子。就本文来说,基本上任何一部分的对话都不精确。
4.浓浓的翻译腔。如果果真就是翻译过来的东西,保留这种特点还是可以接受的。但就文本来说,完全没有必要。用大众习惯的方式,表现一个故事就可以了。并且,翻译腔,会产生距离感。不容易让人产生认同感,或者说代入感。而让读者产生情感上的共鸣,是判定小说是否成功的关键。就个人喜好而言,看到“该死的”“我们的公共关系经理人伊万诺夫先生”,会有一种深深的厌恶感,就像看到有人在说中国话时总夹杂英语一样厌恶。并且,我觉得,我这并不是特例。对于作者本人来说,一直的把情景设定在外国,其实显露的问题是作者表达形式的单一。
5.cloudinskyline 写到“叙事混乱,但基本格局还是有的”这是文章给人的整体印象。主要原因在于,故事的框架不足以支撑如此大的篇幅。啰嗦,导致了混乱,也直接导致了看不下去。关于语句的精简,这点要比以前更重要。一部电影,电音的每个镜头或者画面都有它的作用和意义,同样,一部小说,也应该如此,它的每句话,你都应该找到一个它留在文中的理由。
目前人的阅读越来越倾向于零散和短。如果你的作品,不能再一定篇幅内传达出足够多、足够清晰的东西,就很容易被人抛开。何况,各种媒介每天都在向我们传达远超于我们所能吸收的信息和事件。让别人愿意花费时间读你的东西,并不容易。可以说,现在的写作,比以前更难了。如果想当一个作家,也没什么其他办法,只能竭尽全力地写得更好。

文章毛病很多,但贵在完整,且有一个还算精巧的阴谋。给50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cloudinskyline  发表于 2016-10-29 19: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叙事混乱,但基本格局还是有的。还是觉得作者像是仓促写就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zeno222  发表于 2016-11-23 13:39:06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剧吸引人的地方个人感觉就是如果要拍一个医生,要让专业演员深入了解医生的生活然后去演;如果要拍个总统就会深入了解总统的生活,然后去演;这篇文章给人的感觉要拍一个商业帝国的总裁,却找了一个出身贫寒的少先队员来演,而且只给他进行了半个小时的剧情交代,妆都没上就上台了……文中的总裁除了有钱之外看不出任何总裁样子,敢把一个集团的重要业务交给一个“迈力”的愣头青去干,而且完全不知道怎么会失败,这样智商的总裁竟然还能建立起“建筑业王国”这不是童话故事吗


评分 30分  毕竟码字还是蛮辛苦的 鼓励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11-24 09: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zeno222 发表于 2016-11-23 13:39
美剧吸引人的地方个人感觉就是如果要拍一个医生,要让专业演员深入了解医生的生活然后去演;如果要拍个总统 ...

漩涡,你的鼓励我快受不了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膊书生  发表于 2016-11-27 21: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异国背景和翻译腔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信息密度和所谓的逼格,但对于作者处理资料的能力也是很大的挑战。大触如张冉老师,写一篇小说也会查几个月的资料。但这篇文章显然没有精心准备资料的过程。所以读起来有很大的阅读障碍,讲真我已经很认真地看了,但每读几句话还是忍不住跳戏。
       4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11-28 09: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桑
评分:40
读后感: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富豪拿下项目并最终搞砸的故事,虽然有一段漫长的回溯,但故事本身更像是片刻间发生的。我能感觉到作者拼尽全力塑造一个富豪,塑造富豪的一切,但这篇小说里缺失了令我或者说读者关心的点,也就是说,这样一个成功人士的视角丝毫牵动不了我的心,缺乏情绪上的营造和命运层面的构建。这是一个他者的故事,在读者的多个视角下依然找不到须要关心揪心甚至带入的点。而这篇小说又没有其他方面的亮点,因此显得较为贫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