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3 2036

漫长的告别

不停 于2016-11-28 20:45:0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54954jvvpxqvw9vwpf9xv.jpg
1


  原历2437年9月18日 09:10
  长亭,古道,西风,落日斜阳。
  秋风落叶之间,一个年轻仕女,身披轻纱罩衣,着淡粉襦装,右衽束腰,宫绦压裙,束发盘头,鬓角斜插一只玉簪,精致的瓜子脸,细柳细眉下,有一双清澈的眼眸,静静的遥望古道那一端,任由微风拂过面颊,脸上带着淡淡的期待,差不多该来了吧?
  时间只过去了几分钟,等待的人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
  “哒哒...”蹄声突兀响起,又骤然停止,一人一骑仿佛瞬间就从远处来到身旁,骑士翻身下马,正是仕女等候的人,朗眉星目,虎背熊腰,身形挺拔,一身明光重铠,举止间却不见丝毫生涩,显是个身手不凡的军将,只是仕女却皱起眉头,军将小声的说了什么,又引得仕女俏眉一挑,表情甚是不满,军将有点无奈的又说了几句。
  “凌郎,所言何意?”仕女瞬间变换了表情,柔声发问。
  “素素,你怎会在此?”军将怜惜的握住素素的芊芊玉手,好似前一刻陪着小心说话的不是他一样。
  “凌郎即将远赴边关,素素不能相伴远行,故在此相送一程。”
  “素素,旭能得你垂青,实乃三生有幸,只恨不能长相厮守!”素素听了军将的情话,非但不显高兴,反而抽回柔荑。
  “凌郎不可,好男儿当志在四方,凌郎乃将门后人,自幼苦读兵书,又练得一身好武艺,今边关有事,外族蠢动,正是建功立业之时,怎可缠绵儿女私情?若如此,岂非素素拖累了凌朗!”
  “不!不!素素莫恼,是旭失言,此次奔赴边关,不敢说建不世之功,却要斩将夺旗,好叫撮尔蛮夷知晓,犯我天朝威仪者,虽远必诛!”
  “好!凌郎不愧将门之后!”仕女听了军将所言,立刻击节叫好,稍停又言道:“此去边关路途遥远,且关外苦寒,素素特意缝制了一件战氅,以代己身照顾凌郎。”仕女从随身包裹中取出一件皮毛缝制的大红战氅。
  “素素有心了!”
  “凌郎,且让素素替你披上战氅。”
  “如此!有劳素素。”
  军将半转身子,好方便仕女动作,但是下一秒,军将身子一僵,化作光点凭空消失。


2


  原历2437年9月18日09:10
  海岚星系 小行星带。
  一艘隶属于海岚星系辑私舰队的利刃级拦截舰跃迁到小行星带。
  “001,A0035呼叫,A0035呼叫”
  “001收到,A0035请讲。A0035请讲。”
  “001,A0035已经到达空间异常坐标,暂时没有发现可疑船只,我们将进行小范围精确扫描,预计时间四分钟。”
  “001收到,A0035请注意,卫星图像分析完毕,没有发现异常目标,但是远程感应数据显示,四分钟前异常坐标处有微弱能源辐射指数,怀疑是小型走私飞船。A0035请随时保持通话状态,发现异常立刻回报,A0035是否明白?”
  “A0035明白,我们将保持通话状态,发现异常立刻回报。A0035通话完毕。”
  “001通话完毕。”


3


  原历2437年9月18日 09:14
  辽大星系 黑01-甲星门 A2等候区。
  幽暗的涂装,冰冷坚固的外壳,庞大的钢铁之躯,这是人类文明的结晶,也是星际战争的主角--宇宙战舰。
  一支混合编队正在星门军用舰等候区,等待几分钟后将要到达的友舰编队,“昆仑号”战场补给舰也在其中,她正在执行正式入列前的最后一次远航海试,除了必要的测试船员以及设备调试技术人员之外,还搭载了一批海军学院的军官学员和实习水兵,本次航行目的地是帝国边疆西伯利亚行省海岚星系的威远要塞。同时也是这批学员要报道的实习基地,所以海军学院就委托“昆仑号”运送这些年轻的学员。
  “昆仑号”第二舰桥内,理应空无一人的时间,却来了十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年轻人,其中一个显得额外心急,三步并作五步,直接冲向舰长操作席,熟练地链接设备,将椅背后仰,戴上半封闭式的全息头盔,健壮但不算魁梧的身躯毫不犹豫的躺了上去,启动头盔的深层脑波接入模式,顺便开启防打扰静音功能。其他年轻人也不和他争,这本就是大家商量好的,一人选了一个操作台,各自链接上私人的通讯设备争分夺秒的开启通讯。
  这些年轻人是“昆仑号”搭载的都是舰桥指挥系学员。按照帝国海军的传统,所有军校学员,在毕业前都要到基层部队实习半年,在这半年内他们将会经历很多,新兵蛋子一起,接受一个月最严格的基础训练,最偏远部队,体验二个月艰苦生活,这三个月内将会禁止和任何部队以外的人员联系,连家人也不行。最后三个月,才会去部队的对应岗位进行专业实习。
  跳过眼前的星门之后,“昆仑号”只要经过几分钟的跃迁就能到达威远要塞,学员们马上就会被接往训练基地,现在是实习前最后一个和家人、朋友告别的机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十几分钟前民用星联网突然变得卡顿,甚至完全无法登入,这让年轻的学员们相当焦急不满,尤其是凌旭,他早就和女友约好要在这个时候通讯,于是就和几个死党一起鼓动其他学员,把主义打到第二舰桥的量子通讯设备。
  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为了最大程度保障战舰的信息传递,帝国的战舰上备有多套量子数据端口,除了可以和友舰联络外,还可以和远在后方的上级单位通讯中心直接联络。本地的民用网不行,那就通过后方上级单位的军网服务器转接当地的民网好了。民网端口不能主动访问军网,可军网服务器却可以随时征用民网端口,还可以接收指定端口的数据,前提是使用的设备有内部授权代码。
  第二舰桥的量子通讯设备是有这种权限的,于是凌旭和小伙伴们堂而皇之的潜入了备用舰桥。


4


  原历2437年9月18日 09:15
  西伯利亚行省海岚星系 “海-01”星门
  海参崴星系是边疆行省最大的枢纽星系,“海-01”星门,是星系内唯一的宇级星门,也是西伯利亚行省和帝国其他地区联通的,仅有的三个一级枢纽星门之一,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周围部署了无数岗哨炮台星门堡垒,巡弋着的数十艘大小战舰,戒备森严,繁忙有序。
  这里每天通过数万艘飞船,却依然保持井然有序,一部分是因为星门强大驻军的威慑力,最主要的原因是--再桀骜不驯的冒险者也不愿意无缘无故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舰船借助星门在极短时间内跨越以光年计量的距离,其本质就是空间跳跃。每一座星门都会建在相对容易破开空间的位置。星门能辅助舰船用更少的能源更快的启动空间跳跃,同时可以快速平息跳跃后遗留的空间波动。
  可即便有星门辅助,舰船起跳和落地都需要几秒钟时间,在这几秒内会造成小范围的空间扰动,这种扰动的强度不大,影响范围也有限。如果舰船的落地点上刚好有另一艘船,就会发生一场星际交通意外,其惨烈程度远超地面车辆事故。如果落地点空间扰动范围内刚好有一艘处在起跳阶段的舰船,并且已经处在无法终止起跳的阶段,运气好一点,被干扰的飞船会随机跳跃到距离未知的某个地方,运气最差的舰船,连尝试星际漂流的机会都没有,当场就被混乱的空间扰动撕裂了。
  所以,除了太空恐怖分子和存心抢劫的宇宙海盗外,所有船长都会老老实实的按照星门调度的指令行事。


5


  原历2437年9月18日09:15
  辽大星系,“辽大-01”星门,A2等候区。
  “昆仑号”战场补给舰舰桥
  即将退役的老舰长,正通过舷窗观察着远处巨大的“辽大-01”星门,那是人类星际时代的交通枢纽,直径近百公里,能让星际飞船跳跃到数十甚至上百光年外的另一个星系。
  老舰长从军三十五年,打过星际海盗,探索过空间遗迹,参加过边境小冲突,虽然没有经历过惨烈的大会战,但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花白的鬓角和额上的抬头纹就是时间流逝的痕迹,曾经标准健壮的体型不知何时开始发福走形。这次航行是老舰长最后一次航行,等待他的将是悠闲的退休生活。和其他上了年纪的老人一样,老舰长总会对自己军中后辈照顾有加,只要不是严重的原则问题,都会睁一眼闭一眼。
  “舰长!”打破舰桥平静的是舰内通讯官扎伊郎。
  “嗯?”老舰长转向通讯官。
  “第二舰桥,发现有多名实习生登入内部通讯端口,并向民网发送数据。”
  “哦。那是我临时安排的设备检测,刚才没有上传到航测临时任务列表么,你核对一下。”代理舰长好像突然想起来一样。
  “列表里没...咦!现在有了。”通讯官有点无奈的回应,系统显示的上传时间是一秒之前,舰桥上其他值班军官都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这一定又是老舰长给在那些军校实习生的小动作打掩护。
  “有了吧?是我忘了确认上传,哎,人老了新设备不会用,所以只能退下来做个代理舰长了,还是年轻好啊!......”老舰长一本正经的叹息着,假装看不到下属们掩藏不住的笑意。


6


  原历2437年9月18日09:15
  海岚星系 某处
  隶属于星系辑私舰队,呼号为A0035的利刃级拦截舰,正在以最大跃迁速度追踪发现的走私飞船。
  之前,舰载扫描仪用了一分钟确认了远程监测发现的空间波动精确地点,又花了约一分钟多钟检测到小型跃迁推进器喷射的遗留痕迹,据此演算出目标飞船的跃迁轨道,向指挥中心回报之后,就独自展开追踪。
  同样是小型舰,作为军用特种舰的利刃级拦截舰,跃迁速度远超同体型的其他舰种,她的拿手战术是:计算出目标的跃迁轨道之后,凭借自己的跃迁速度,提前赶到对方跃迁终点,上演一出“守株待兔”。
  利刃级的第一次追踪跃迁很快结束,终点是一片废弃的太空工厂,走私飞船不见踪影,追缉者明白,他们遇到了一个狡猾的目标,他正在试图通过多次短距离跃迁,使追踪者把时间浪费在扫描痕迹以及轨道推测运算上,以此给自己创造逃脱或者转移货物的机会。
  扫描仪再次工作,追击继续展开。
  利刃级军用拦截舰的扫描感应系统经过了特别加强,舰载主机配置最擅长推演跃迁轨道的软件,舰员也都是经验丰富的信号分析专家,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一艘走私船能够逃脱他们的追辑。
  但是这一次,利刃级似乎遇到了对手,系统推测出目标的跃迁速度在7到14之间,而利刃级的最大跃迁速度是15。
  “要不要呼叫支援?”舰长好像是自言自语,舰桥上的成员都是性命相托的战友,听到这句一个个发表意见。
  “没必要吧!不过一艘是跑的快一点的走私船而已!”
  “舰长!我们自己能对付的,这么点小事,呼叫支援不是引人嘲笑么!”
  “现在的估算速度范围太大,如果是最低数值的话就要和‘要离号’那样,闹笑话了。”
  “有道理!继续追辑,收集更多目标数据,对目标速度进行精确估算,有了结果再决定。”
  “是!舰长!”


7


  原历2437年9月18日09:18
  帝都星 拉雅山区 海拔-500米处 星联网总机房
  作为一名量子服务器工程师,没有接受过任何正式的军事训练,但我依然有一个技术上校的军衔,因为,总机房虽然由工信部负责建设维护,原则上却只有隶属的军方人员才能进入,因为帝国境内星联网的每一个根服务器都属于战略要点,被修建在大大小小的军事禁区内,由军部统一监管,并安排精英部队驻守。
  帝都星的总机房就是帝国境内的主根服务器所在地,作为帝国民用星联网的中枢,主机房被建设在军事禁区的地下,地表是一个规模巨大的要塞群,在太空的同步轨道上则有一个随时处于戒备状态的堡垒时刻关注。
  星联网是人类拓展宇宙的助推器之一,其架构脱胎于地球时代的互联网。人们在各个星球主根服务器之上,又架设了数个等级的应用了量子纠缠技术的DNS服务器。早在地球时代20世纪,人们就发现:处于量子纠缠状态的两个粒子,无论分离多远,都存在一种神秘的关联,如果对其中一个粒子施加影响,另一个粒子也同步表现出相同的状态变化,通过对不同影响方式及其对应变化进行归类,并赋予代码,就可以实现信息的编译。因为纠缠状态的粒子可以无视距离的同步变化状态,他们传递的信息,可以做到无视星球间的距离,实现即时的信息传递。
  主根服务器由36组大型量子数据交换器架构而成,每一组交换设备都比历史上有名的“银河”系列超级计算机更大,加上匹配的其他设备,工作人员设施,这个地下总机房的面积超过了一个三万人口的小镇。
  这个周末不用值班,所以在休息室内思考要不要带儿子去报一个暑期兴趣班。
  红色警告灯突然开始闪烁,同时一个合成女声响起“A36号交换器数据传输中断,对应的S36甲至辛接收端口组失效,状态SSSAA01,C36甲至辛输出端口组失效,状态SSSAA01,请所有值班工程师和辅助人员前往A036区。”
  听到广播,我惊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A36号交换器?全部8组数据接收端口和8组数据输出端口,突然都出问题了?SSS级,最严重的故障状态!代表部件组完全丧失功能。AA是指整组粒子约束单元,01是指组件中的纠缠态粒子。
  人工制备的纠缠状态粒子,其所有的加工,运用过程,都处在重重隔离保护之下,以目前的技术工艺,粒子约束单元中的纠缠态粒子有60到100年的稳定期,因为技术不断进步,以及数据交换需求量的不断提高,主根服务器上的组件总是不断分批更新,根本没有使用超过20年的粒子约束单元。从我调到这个机房工作至今的八年之中,约束单元的失灵几乎每天都有,毕竟每一台交换器都有上千万个约束单元,如此大的基数,每天有几十上百个失灵也不奇怪。但约束装置完好,里面的粒子却出问题,这种情况一个月也难得出现几次。可现在呢?上千万组约束单元中的纠缠态粒子全部出了问题?这意味着什么?
  在我跳上通勤平衡车,设定以最快速度赶往A36区域时,一个总控室的内线通讯切入我的通讯器。
  “秦工,A36维护小组已经第二次人工确认故障状态,需要应急委员会5名以上成员判断故障修复所需时间,以便决定是否启用备用机组。”
  “我会在65秒后到达现场,需要90秒确认设备状态,最快三分钟给出判断。”扫了一眼代步器的显示屏上的倒计时,我做出应答。
  “好的,明白。”
  财大气粗的帝国工信部和军部联和工商部,在帝国境内一共有架设了四套完整的星联网根服务器,两套民用,两套军用,其中各有一套备用。从星球级更服务器直到帝国主根服务器,每一个层级的服务器都是如此。
  跨星域的量子根服务器和星球内互联网的根服务器有本质上的不同,因此它们的备用机制完全不同。互联网根服务器某台数据交换机出问题,换上一台交换机接入更服务器就可以。而跨星域量子服务器,除了必须更换损坏的这组交换器之外,可能还要换掉上一级和下一级的交换端口。量子服务器之所以能跨星域传递,是因为被加工成纠缠状态的粒子分别位于不同的量子服务器内,每一个量子数据端口,只能接收到特定但数量不定的量子数据端口输出的信息,反过来输出信息也是一样。
  以不太恰当的比喻来说,量子纠缠状态的制备,就是让一定数量的粒子在一瞬间义结金兰,成为心心相印的兄弟,这一伙儿兄弟可以分居各地,但彼此之间无论多远都可以用心灵感应来传递消息。他们会和其他同样有心灵感应的粒子成为邻居和同事,一起工作生活。虽然邻居同事都会心灵感应,但和邻居同事之间却无法使用心灵感应。
  如果A36号交换器的SSSAA01状态属实,那很可能就意味着上千万伙,数十乃至数百上千亿义结金兰的粒子兄弟在一瞬间散伙了,他们之间的心灵感应的能力也不复存在,他们所有兄弟所在的设备也同时报废。
  根服务器采用的纠缠态粒子当然不会有那么多兄弟,但一台交换器内就有上千万组约束单元。实际上,现在的问题根本不在于要不要启动备用系统,甚至不在于有多少经济损失,作为量子服务器的资深工程师,我很清楚,在理论上只有一种情况会导致目前这种16组端口同时出现SSSAA01状态。
  越是确认这一点,心头的烦躁就越是挥之不去,要出大事了!


8


  原历2437年9月18日09:21
  “昆仑号”战场补给舰
  老舰长依然在注视远处的星门,眉头微微有点皱起,无数次战场上磨练出的生死直觉,越来越强烈的提醒老舰长,视线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被忽视了,可是远处的星门区看不出任何异常,所有的舰船都按照星门管制的指令,按照指定的航道,指定的航速,指定的时间,进入指定的跳跃位置,几十或上百艘舰船在相近的时间陆续起跳。空间跳跃的波动平息之后,星门另一端跳跃而来的飞船就会如约的破空而出!?
  “上一批飞船抵达已近多久了?”老舰长终于察觉了不安的来源,星门原本如原子钟般精确有序的飞船来往出问题了。
  “联络星门管制中心,问他们出了什么问题!”
  “是!正在联络中!”通讯士官还是马上执行老舰长的命令。
  “星门管制中心回复,上一个窗口时间无任何飞船落地,但并没有收到暂停通告,管制中心的民用线路故障,军用线路无应答,专线的通讯器失灵,中心无法呼叫到“海-01”星门。已经派出了紧急联络艇,将按照条例暂停星门通航。”
  “对面发生了什么?星门管制中心也是军部单位,他们既有民用通讯线路,也有军用量子通讯设备,对应星门之间还有独立的量子通讯专线,现在居然联系不上?”老舰长觉得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明显,不!没有那么简单!
  “发布旗舰令,所有舰船轮班人员马上回到自己的岗位待命,各舰提高能源炉功率到百分之五十,护盾回充预启动,立即执行。”


9


  原历2437年9月18日09:21
  海岚星系
  三分钟以前,舰载主机计算出目标的精确跃迁速度是13,呼叫“001”却没有回应,事情开始变得脱离控制。一分钟前,当拦截舰再次结束跃迁后,扫描器发现目标的新航向是“海-01”星门,紧接着星门方向传来的巨大而猛烈的空间波动,随后则是一连串相对轻微但密集的异常空间扰动。
  “这不可能!”
  常规感应器显示出的空间扰动波纹混乱而繁杂,那种环境下,没有任何舰船可以进行跳跃,可那里是星门!最不应该出现混乱空间波动的地方!按照和星门距离看,波动产生在约2分钟前,那时候“荆轲号”正处在跃迁通道中,舰载的即时空间监测设备错过了折叠空间中同步传递的空间波动,现在接收到的是在常规空间中延时传递的空间震荡余波。
  星门周围,巨大猛烈的空间波动,相对轻微而密集的异常空间扰动,这艘拦截舰的成员都清楚星门附近发生了什么。
  “海-01”星门在二分钟前被空间炸弹袭击了!袭击者就是他们在追踪目标,那根本不是什么走私者,是一艘真正的特种军舰,一艘专门执行突袭任务的隐轰!不断的短途跳跃,不是为了甩开他们的追辑,也不是为了转移货物,只是为了精确地控制发起袭击的时间。
  为了提高效率和安全系数,避免来往飞船互相干扰,每一个星门的运作都是刻板而规律的,每一批通过舰船的跳跃时间都经过了仔细计算。袭击者在一批舰船的落地窗口时间之前,引爆了空间炸弹,爆炸造成了短时间的剧烈空间震荡,很多跳跃而来的舰船会直接被空间波动撕裂,并产生新的空间扰动,进一步减缓空间震荡的平复速度,阻止星门这边的飞船起跳,尽量减缓突袭信息的传递速度。
  大家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为星战历史上有无数次相同战术的运用,战术教程上的经典战列也不胜枚举:首先利用各种手段阻断战场上所有敌方通讯,让防御方的舰队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陷入各自为战的状态。接着在星门投放空间炸弹,阻断星门另一端派出增援的可能性。同时散布跃迁扰断力场发生器,阻止星门区的舰船跃迁逃离,确保可以到手的战利品不会溜走,也使得防御方因为无法及时了解星门战场具体情况,而不能作出快速有效的应对。在星门陷入混乱,以及不断产生的空间波动掩盖下,袭击者乘机展开空间诱导发射器,经过持续60秒的诱导,让上百光年外待命的旗舰锁定信号,投送大批舰队进入战场,夺取星门,占领星系。
  “现在怎么办?”敌人的目的已经达成,继续追辑已经失去意义。
  “还是联络不到友军,不清楚战场情况!接收不到命令!”通讯员已经尝试了所有的联络线路,无一回应。
  “该死!如果一开始就呼叫支援,一定可以拦截到的,现在全完了!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不!我们必须弥补自己犯下的过失!我们冲门!”舰长大喊!
  拦截舰,被列为特种舰船,不是因为她优秀的追踪能力,很多扫描船、探索舰,也具有同样优秀的追踪能力。拦截舰的特殊在于,她可以赶到目标跃迁航线上发射“泡泡”,以此阻断跃迁中的舰船,并阻止目标再次起跳。
  “泡泡”实际上就是舰载系统生成的零时性跃迁扰断力场,性质和封锁星门使用的跃迁扰断力场发生器形成的力场一样,不过前者是短暂而不固定的,后者是长效而固定的。
  拦截舰经常要在自己发射的“泡泡”内和大型敌舰纠缠,所以拦截舰被赋予了无视“泡泡”的能力,她们可以百分百的突破“泡泡”靠近星门,而且起跳准备时间比普通舰船快上几倍。但是星门口,还会有堵门的敌舰,等待跳跃的舰船必须保持静止状态,也就是做一个静止靶。拦截舰只是护卫舰等级,她们和大型舰纠缠,靠的是速度和灵活机动能力,让大型舰的武器系统无法无法轻易命中,一旦失去速度,就会显得弱不禁风。拦截舰的每一次冲门,都可能是一次一去不回的死亡冲锋!
  “星门混乱空间扰动停止,探测到旗舰投送波动!”
  “‘荆轲号’朝向‘海-01’星门!全员准备冲门。”
  “已设定跃迁到星门起跳区0米。”
  “达到跃迁起始速度,启动跃迁引擎。”
  “护盾完成激活程序,脱离跃迁前5秒启动。”
  “开启影像摄录,数据收集全开!”
  “进入战场!全员应对冲击!”
  “撞击到残骸,护盾值下降。”
  “发现大量敌舰,他们有无畏舰。”
  “发现我方舰船。”
  “发现‘要离号’,她快要爆炸了!”
  “我们被敌人锁定了!”
  “获得星门辅助起跳!起跳时间缩短至12秒!”
  “导弹来袭!”
  “后勤船锁定我们了,是‘奶牛号’。”
  “‘要离号’冲门失败!被击毁了。”
  “‘奶牛号’开始给我们传盾。”
  “被导弹击中了!护盾跌过警戒线!”
  “大量采矿无人机环绕我们!”
  “防空炮台在帮我们拦截导弹!”
  “要被无人机群攻击了!”
  “‘奶牛号’被敌人无畏舰击毁,传盾终止。”
  “5秒后起跳。”
  “无人机群被友军无人机缠住了!”
  “右舷装甲被光束击穿。”
  “有‘曲舰级’帮我们修盾,是‘空间厅’的佣兵,护盾值回升!”
  “被无畏舰锁定!”
  “两艘工业舰挡在无畏舰直射弹道上!”
  “他们会被击穿的!”
  舰桥被命中了。
  起跳!


10


  原历2437年9月18日09:22
  有舰船过门了!
  “放大画面。”
  “已放大至主屏幕。”图像操作员迅速回应。
  “发现一艘护卫舰,是‘利刃级’拦截舰,严重损毁,舰内能量波动正在衰弱,光讯号识别为西伯利亚行省地方舰队,海岚星系辑私舰队所属的“荆轲号”,救援小队正在靠近。”情报分析员大声报告的同时,相关信息已自动显示在立体影像上,目标护卫舰被单独放大。护盾已完全消失,舰体前后的装甲都破烂不堪,右半个船体几乎完全破损,各种杂物从正从暴露的缺口中飘散出来,尾部的主喷射口已不知所踪。
  战舰的指挥系统具有强大情报收集和分析能力,舰桥人员完全可以不发一言的完成所有指令作业,以及信息传递,但是出于传统,每一个指令都会被官兵大声喊出来,向舰长反馈。
  “舰长,收到荆轲号发出的非特定军用广播信息,已解读。”
  “马上播放。”
  “我们遭到东夷偷袭,通讯被隔绝,他们正在攻占星门...”一个年轻的男声在舰桥响起,后半段广播的背景一片混杂,但还是说明了大概情况。
  一股慌乱的情绪迅速在舰桥内蔓延,军官和操作员们都忍不住小声交流猜测。
  “海-01”星门,作为一级枢纽星门,驻有强大的防御部队,不说各种炮台和战舰,仅仅那两座星门堡垒,就可以独自对抗数艘无畏舰。“海岚”星系内还有一整个地方舰队驻守,他们的执勤部队只要几分钟就可以支援星门。到底有多少敌人,竟然可以在那么短时间内获得压制性优势!
  说是边疆行省,可距离最近的边境星系也有数百光年距离,已经远远超过了旗舰投送的最大距离!敌人是怎么办到的?
  老舰长眼底流露出一瞬间的震惊,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11


  原历2437年9月18日09:23
  帝都星某处 星联网总机房 A36交换器区域
  “现在我总结一下,A36交换器损坏状态,在场的全体委员会成员都已确认,推断出的唯一可能性,是对应远端交换器的全部量子数据接受及发送端口的纠缠态粒子被暴力破坏,导致A36交换器中的同态粒子丧失纠缠态。暴力破坏的方式,推断为带有剧烈电磁波动,力场变化,……简单一点,推断为各种原因的剧烈爆炸!当量类比2万吨TNT,有不同意见么?”
  “勉强可以。”
  “破坏方式的总结,太不严谨。”
  ……
  我根本没心思和这些委员较真,在过去的几分钟里,总控室不断将一条条与外界交流的信息反馈过来。
  A36交换器对应的36号行省根服务器机房彻底失联,机房内线,备用内线,军方保密线路,国安特别线路,负责人私人线路,所有通讯方式全部失效。
  军用36号行省的星联网根服务器机房失联,网络断线。
  民网36号行省备用根服务器机房失联。
  军网36号行省备用根服务器机房失联。
  我知道,这一次,狼真的来了。


12


  原历2437年9月18日09:26
  凄厉的警报声不断响彻全舰,舰内各处红光闪烁,语音战备广播一直在循环播放。
  “全舰进入一级状态!全舰进入一级状态!所有舰员立刻就战斗位置!所有舰员立刻就战斗位置!这不是演习!重复!这不是演习!”
  第二舰桥的指挥系学员们,与外界的通讯早已切断,之前老舰长让他们选择是否离舰,因为他们是学员,而且不属于“昆仑号”编制,作为乘客,可以不参加昆仑号的作战行动。而且这次行动很危险,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但是所有人都拒绝离舰,他们都认同凌旭经常挂在口上那句:“海军没有不战而逃的习惯”!于是他们在第二舰桥保持待命,研究一下战情通报和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实际上不管学员们怎么决定,都会被留下来,因为“昆仑号”还没有被接收,现在船上舰员大部分是海军部装备验收司所属的试航员,一部分是船厂的设备调试人员,还有部队派来的少量先期接收人员,最后就是海军学院的学员们,所有这些人加起来,还不到规定编制的三分之二。之所以问一下,是老舰长想看看他有没有看错这些后辈。让
  虽然“荆轲号”损毁严重,舰桥几乎消失,全舰无人身还。但她早就把自己一路的战斗映像自动记录,连同感应器收集到的各种战场信号,在散布全舰各处的数百台设备上做了备份,并且解除所有设备密码。资料显示,敌人还没能完全控制星门,“海-01”星门控制室还在帝国手中,星门防御设施被摧毁不少,但是两个星门堡垒战力还在,正在与敌方十多艘无畏舰交火,星系内的驻防舰队,正在自发集结支援星门,被困在星门的佣兵团和各种私人舰船也在拼死抵抗,敌人要完全控制星门还需要一点时间。但是敌人的诱导力场还在无畏舰掩护下运作,意味着他们后续还有更多支援出现,很可能会有人类目前最强大的战舰--泰坦级战舰投放战场。
  海岚星系到辽大星系的距离是215光年,被称为旗舰鸿沟,帝国旗舰投送的最大距离是180光年,泰坦级战舰太过庞大无法通过星门,无畏舰只能通过一级星门。所以帝国方面无法将无畏级以上战舰快速补充到战场上,无畏舰太大了,机动能力极差,通常只有预先集结,然后配合旗舰投送才能快速到达战场,现在敌人早有预谋,接下来一段时间内,战场上敌人的无畏舰将拥有巨大的数量优势,而且他们还有泰坦。
  所以现在的战术很简单,也很残酷,帝国只能用常规战舰数量抵消敌人的无畏舰优势,然后用无畏舰对抗敌人的泰坦,这意味着将会有巨大的人员伤亡。
  从发现荆轲号过门的残骸那一刻开始,信息以最快速度传递到附近星系驻防舰队,以及所有应当知道的部门,帝国战争机器在一瞬间就被激活到最活跃状态。星门所有防卫力量调整为对门状态,紧急疏散所有非战斗船只,同时征调附近所有佣兵,私人公司的武装飞船,加强星门防卫火力。
  辽大星系的驻防舰队主力集结到星门区,加强星门布防,一支机动战列舰分队早在三分钟前就过门支援侦查。第三波次支援的混编加强联队正在跳跃中,他们将掩护一个中队刚刚集结到位的电子船破坏敌人的跃迁扰断力场,给战场上的民船争取一个逃命的机会,同时路过的四艘满载部队的“玉亭级”登入舰,也混在编队中,准备登入星门设施,阻止敌人登入部队夺取星门控制权。
  “辽东星系”抽调的二个混编联队将在一分钟后从另一个星系进入辽大星系,他们已经被临时指挥部编入第六突击波。
  距星门300公里处,一个诱导力场已经亮起,它会给行省第一旗舰编队提供空间坐标。编队配属的四个战列舰联队将被一次性投送过来,无畏舰编队的反应速度要慢得多,只能赶上下一波次的旗舰投送。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帝国战舰集结到“辽大-01”星门前,可是战场局势依然不容乐观。
  两个星门堡垒摧毁了敌人十艘无畏舰后,一个已经丧失作战能力,另一个也残破不堪,岗哨炮台和武装卫星也损失大半。
  敌人的泰坦还没有进入战场,但是去掉被击毁的十艘,他们依然有30多艘属于旗舰级的无畏舰,并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就像星球航海时代,只有战列舰才能对抗战列舰一样,星际战场上只有旗舰才能对抗旗舰,可是我们的旗舰需要时间集结。
  “昆仑号”战场补给舰,属于后勤支援舰,除了一些防空机炮,少量防空导弹和几门清除陨石用的射弹炮之外,就只剩下一些无人机防身。她没有多少战斗力,但却是一艘比战列舰大十几倍,厚盾重甲的旗舰--后勤旗舰。“昆仑号”是专为执行战场补给任务而设计的后勤旗舰。她放弃了旗舰级的攻击能力,腾出的能源供给分别转移到护盾和推进系统,省下吨位部分用来加厚装甲和强化结构,节省下的空间用来运载补给物资。她的速度和机动能力几乎达到战列舰水准,同时能硬顶着三条无畏舰的三分钟集火。
  作战计划中,“昆仑号”将带着自己的护航巡洋编队和其他征调集结起来的十几艘工业旗舰几十艘高速防空舰一起过门,凭借自身的厚盾重甲顶着敌人无畏舰的火力,强行推进冲击敌人的堵门舰队,同时采用直接投弃大量震爆弹的方式,一路为之后的第五波次战列舰编队以及第六或第七波次的无畏舰编队清理星门区域的残骸。
  征调的工业旗舰全部设定成自动航行,由机器人控制投放震爆弹,厚盾重甲的“昆仑号”不但不需要打头阵,还必须稍稍落后于相对脆皮的其他业旗舰后面,坚持到第五波次的战列编队过门,那时候敌人火力将不再关注没有攻击能力的后勤旗舰编队,“昆仑号”就要以最快速度脱离星门,编队内剩余工业旗舰将用无人机协助“昆仑号”摆脱可能存在的拦截舰,战列舰编队也将在必要时提供火力支援。
  “昆仑号”的真正任务是带着自己的小队运送一批粒子约束单元,突入西伯利亚行省内部运送到需要这些元件的地方。
  专家的判断已经传到前线,这批约束单元来自“昆仑号”之前同一编队内的方舟级运输舰,原本是用来替换行省各星系根服务器上正在使用的粒子约束器的。附近星系调集的约束单元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送到,但是“海-01”星门快要撑不住了,旗舰突击不能在等了。
  “昆仑号”进入星门起跳位置,老舰长命令打开舰队广播,向自己的直属编队讲话。
  “各位,我们将要执行的任务,是一个九死一生的任务,甚至没有明确目的地,因为没人能告诉我们,哪里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完成这个任务。但是,我知道这是粉碎敌人阴谋的关键,我知道敌人必定会失败,从他们妄图与我们为敌那一刻起,就注定要失败,我要你们用行动告诉敌人,‘犯我天威者,虽远必诛!’”


13


  原历2437年9月18日09:30
  帝国境内所有的显示屏和语音广播都开始播放同一个消息。
  “原历2437年9月18日09:18,帝国西伯利亚行省多个星系遭到东夷人舰队的卑鄙偷袭,已有数万帝国平民死于毫无廉耻的偷袭……,帝国正式向东夷王国宣战!”
  刚刚退出虚拟社区,一边给自己泡养胃茶,一边在心里编排着下次要如何惩治凌旭,才能让他意识到惹素素小姐生气,是多么严重的一个错误!
  从凌旭要去西伯利亚行省实习开始,她就研究过从帝都到边疆的路线,约好了在进入西伯利亚行省的之前的最后一个星门,在虚拟空间里进行一次长亭送别,为此了搭建一个原汁原味的古代场景,两个人不知道查了多少资料,从服饰到建筑,从植物到气候,她甚至还专门去请教了学校的老教授,整整一个月没逛过街!
  可刚才凌旭来迟了不说,还在她兴致越来越高的时候,突然下线了!气的她胃都疼了!
  可是,这突如其来的广播,让甄素素的脸一下子刷的一下变白,手里的养胃茶也打翻在地,人差点瘫坐到地上。
  难怪上线迟到,难怪突入下线,西伯利亚行省,不就是凌旭的目的地吗?那么突然的下线,他的船一定是被偷袭了!该死的战争,为什么不让她和凌旭准备好才开始呢!
  她和凌旭都是铁杆的皇汉份子,信奉的是“犯我天威者,虽远必诛”,认为好男儿就应该以冠军侯为榜样,封狼居胥,名垂青史,若能杀得异族哀叹“使我嫁妇无颜色”,才不愧为皇汉子孙。
  两人还琢磨了一首诗:金戈铁马为红颜,壮志餐虏博功名。冠军威名应犹在,岂容宵小犯娇娥。也不管能不能押韵,反正自己觉得不错。凌旭天天就想着如何在沙场上建功立业,然后甄素素要不要学红拂女来一出夜奔,也好流传给后人瞻仰。
  现在,千呼万唤的战争终于来了,却把甄素素吓得六神无主。凌旭现在怎么样了?通告说东夷人偷袭了西伯利亚,应该只是在边境吧?凌旭那时候不是还在东北地界么?离边境那么远,东夷人应该打不到的吧?
  甄素素现在心乱如麻,脑子里的念头一个接一个冒出来,时不时还会跳出几副画面,一会儿是凌旭的战舰被无畏舰一炮洞穿,一会儿又是凌旭无力的漂在战舰残骸中,头上还戴着虚拟头盔。
  “素素啊!你在家吧?看到通告了没?妈和你说,你可别,哎?这孩子人呢?”秦素素的妈是天生是个急性子,还没进门就大呼小叫,一路直奔女儿卧室,她一听到通告,就知道女儿要着急。
  小姑娘家家,虽然整天嚷着什么建功立业,开疆拓土,可那也就是说说而已,真轮到自己头上,就凭她看到个流浪儿就要抹眼泪的性子,指不定哭成什么样呢!
  从女儿房里出来,就看到斜对面厨房地板上的杯子,一转眼,自己女儿正站那里发愣呢。


14


  原历2439年2月13日13:30
  一转眼,战争进入了第三年。今天我又休息了,素素一如既往的来我家打探消息。
  想起战争刚开始的那会儿,战争爆发的第二天,我半夜回家,发现老婆在等我回家,因为她接到自己姐姐也就是甄素素的妈妈电话,探听一下甄素素男朋友所在部队的情况,有没有参战?现在在哪里?说是女儿急得不行,饭也不吃了,好像丢了魂儿一样,联系军校,又说保密,四处打听,还被情报局怀疑,非要请去喝茶,幸好有以前两个小孩的各种照片为证,男朋友的家人也做保,才算平安回家。实在没有办法,想起妹夫怎么着也是军部的人,挂着上校的军衔,多少能知道点内情,就打电话过来。
  可我一个整天在机房的假军官真工程师,又没有什么实战部队的关系,怎么可能知道前线一艘战船的情况?而且已经有消息说东夷这次能把战场信息压制的如此彻底,是因为潜伏在帝国内的情报人员盗取大量仓库中的约束装置作为干扰装置的研究样本。几个机房被袭击,也肯定是遭到了渗透,这种草木皆兵的时候谁也不敢多打听。
  后来甄素素的妈妈急了就和我们商量,编个假消息先过了这关再说。
  于是我就把自己道听途说的情况,加上合理想象,凑合凑合编了一些内部情报,大意是凌旭安然无恙,凌旭还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么着编了半个多月,她妈妈说效果不错。
  哪知道没几天小姑娘就来家里堵我,说是要谢谢我,结果见面第一句“姨夫,故事编的不错啊!”顿时就让我哑口无言。
  不过小姑娘确实是来谢我的,她说一开始确实懵了,怎么也绕不出来。听了我编的姑事,才缓过神,觉得事情也没那么糟,后来就慢慢回复到以前的心态,觉得自己完全是女版的叶公。
  接着故事听多了,就觉得里面的那个凌旭,怎么不像自己认识的那个,于是我就被一个小姑娘的心机玩弄的不要不要的。
  打那以后每次我休息回家,都能遇到小姑娘,随着战争继续,很多原来保密的信息开始流传出来,而我毕竟是内部人员,知道的情况更多更真实,慢慢的“昆仑号”在开战当天的一些情况也就推测出来了,但是“昆仑号”深入西伯利亚行省,最初的几个月里消息几乎断绝,即便有也是属于高度机密,连军部都不确定战舰是不是还在作战,只是隔一段时间才知道“昆仑号”到过什么地方。至于具体的人员情况,最多只能告诉他父母:没有在阵亡名单里。
  战争很快进入了消耗阶段,处于战争之中的西伯利亚行省,始终无法恢复自己的通信网络,仅有的一些通讯途径,也被完全掌握在军部监管之下,小姑娘每天都会登入虚拟社区,看看男朋友有没有给自己留言,但每次都会失望,我告诉她,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15


  原历2439年2月14日09:10
  长亭,古道,西风,落日斜阳。
  秋风落叶之中,素素依然披着轻纱罩衣,穿着淡粉襦装,右衽束腰,宫绦压裙,束发盘头,鬓角斜插一只玉簪,精致的瓜子脸,细柳细眉下,那双眼眸清澈如故,依然只是静静的遥望古道那一端,任由微风拂过面颊,明明是在等人,却看不出什么期待的神态,当等待成为一种习惯,那种焦虑的心态也就不复存在。
  “哒哒...”远处传来的蹄声,起初只是隐隐约约,慢慢的就变的清晰可闻,人影也越来越清楚,一人一骑仿佛跨越了亘古的时间,在良人几乎要放弃希望的时候姗姗来迟。骑士越来越近,朗眉星目,虎背熊腰,身形挺拔,一身明光重铠,神色间掩饰不住的喜悦。仕女打扮的素素,却已经泪流满面。
  骑士在素素身前下马,毫不犹豫的抱住素素,一点也不担心唐突了佳人,两人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依偎着,骑士用手拭去素素脸上的泪痕,说了句什么。
  “凌郎身处战场,当时刻在意小心,也莫要学关云长大意失荆州。”仕女柔声说到。
  “素素无需担忧,凌某已身经百战,自会知道进退。”军将握住素素的芊芊玉手,胸有成竹的说到。
  “凌郎此番再赴戎机,素素不能相伴远行,只能在此相送一程,还望凌郎事事谨慎,处处小心,莫要贪功冒进,切记家中还有父母倚门盼儿归!素素也会时时牵挂凌郎。”
  “素素放心,凌旭时刻不忘父母养育之恩!不忘素素牵挂之情!定不会有负所望。”
  “此去边关路途遥远,且关外苦寒,素素为凌郎缝制了一件战氅,以代己身照顾凌郎。”仕女边说边从随身包裹中取出一件皮毛缝制的大红战氅。
  “有劳素素!”
  “凌郎,且让素素替你披上战氅。”
  “好!”
  军将侧过身,让素素为自己披上战氅。
  两人还待细叙一番衷肠,远处却传来号角阵阵,显是大军正在点兵聚将。
  “素素,大帅聚将,凌旭不敢多留,今日且先别过,他日再聚。”
  “凌郎珍重!”
  一场约定的告别完美落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3 个关于漫长的告别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11-22 09:03:42


不停  发表于 2016-11-22 10:43:15 | 显示全部楼层
1.分得过细。大部分的小节都不形成故事,甚至情节都够不上。难以形成一个整体的印象。读者无法对故事或者人物形成具体轮廓。自然感觉混乱。如3和5的连贯性,被4打破。且4本身意义极小,不构成情节,只是背景介绍,且并无意义。
2.地点人物众多,且频繁转换,非常麻烦。另,故事只有场景,没有人。这里说的没有人,不是名字,是一个有目的、有性格,有情感(即爱恨情仇)的人。文章用分结的形式展开,使文章更加混乱。

3.第7节。文字的一半是在介绍背景。这种情况在文中十分普遍,如第4节,通篇都是背景。背景如非必要,可以不写。若一定需要,须十分简洁。(一定需要的意思是,这个场景是为剧情和故事服务的。如果不写读者会不理解甚至走进误区)。
4.战斗的场景。如何打斗,不是小说要展示的东西,战斗是为了情节和人物服务的。战斗的过程不是小说的任务,是影视的任务。所有的文学作品,如果会改编成影视,都会大幅度增加打斗的场景。应该说,阅读和视觉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接受信息的方式。(关于这点,可参照金庸书籍,尽管是武侠,但对打斗的描写依然不是重点,本文打斗比例太高,让人烦累。)
5.没有主次,摸不着重点。不知道文章主要想写的人是谁。抓不着主线。
40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6-11-28 09: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桑
评分:40
读后感:
这篇小说虽然具有一定长度,但我读完认为这个长度并非是小说应有的形态。每篇小说根据设定内涵、人物、作者野心以及控制能力,是有最合适的长度的。但这篇小说,作者显然没有控制住,叙事上非常的紧密,人物都是道具,都是被作者摆弄,而没有完全动起来。缺少鲜活人物的支撑,这样的一个故事给人一种无法下手,没有带入入口的感觉,读起来非常疲累。而这篇小说大篇幅是放在太空背景下,但情节推进大多靠交代,其中价值了太多的设定和背景逻辑,甚至于人物动机。所以,这篇小说的整体阅读体验确实较为缺乏。希望控制野心,控制节奏,给人物以空间,给内涵以适当体量。一步步来,比较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赤膊书生  发表于 2016-11-28 20: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看着好累。
古风和科幻的结合,写好了很高级,写不好就很违和。另外有个建议:参加比赛的文章如果不是必须的话尽量短一点。
4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