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4 2461

狩猎

不停 于2016-12-22 18:28:5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53-209093_副本.jpg

引子

  清晨,少年阿卡站在三百丈高的永生之树“帕帕”的顶端,遥望远方。阿卡是部落里年轻一代中出色的弓箭手,目光锐利如箭。但无论他望向哪个方向,在视界的尽头,原本连绵不绝的丛林都会突然遭遇一片浓厚而从不消散的黑雾,视线无法穿透。倘若他能借用此刻正在天际翱翔的花鹰的双眼俯瞰,便会看到这片丛林仿佛一口倒扣着的巨大绿锅。锅的四周是深黑色的雾海。
  “哼,你果然在这儿。”
  阿卡回过身看向声音的传来的地方。一个顶着乱糟糟绿色头发的小脑袋正从繁盛的枝叶中探出来。属于少女的白皙面孔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嘟着的小嘴郑重地表明了生气的态度,但又很像是正期待着少年扑过来印上深深的一吻。
  “明天是成人祭,阿绿,你不去帮阿妈们准备食物,跑来这里干什么?”少年皱了皱眉,斥责起绿头发的少女来。
  “呸,好心没好报。”被叫做阿绿的少女气鼓鼓地向阿卡扔了一个布包,边把头缩进永生之树的枝叶间,不见了。
  阿卡打开布包,里面是一本纸页黑黄的古书,阿卡翻开书,突然愣住了,他从来不认得字,但书中的图画却让他的视线无法移开。
  过了半晌,阿卡才回过神来。“阿绿,出来。”他叫道。
  绿头发的少女从一根树枝后慢慢挪出来,双手背在身后,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像是等待大人夸奖喂糖的孩子。
  “这书是从哪里来的?”阿卡急切地问道,仿佛没有注意到少女期待奖励的表情。
  “这是我趁着送饭,偷偷从祭司爷爷那里拿来的,祭司爷爷越来越糊涂了,有时候我拿着空碗给他,骗他说他已经吃过饭了,他也信,还用手抿抿嘴……”阿绿说着也撅起了小嘴。
  “他有没有跟你说过这书上说的是什么?”阿卡打断了阿绿的话。
  “没说过。”
  看着阿卡眼里划过的失望表情,阿绿哈哈大笑起来“不过我知道啊,上面的每一个字我都认得。”
  “对对,我忘记了。快给我讲讲。”阿卡拍拍头,在部落里,男孩子只有通过十五岁成人祭之后的考验之后,才会被教授识字,倒是女孩子从小就学习这项技能。这很合理,男孩子十五岁之前学习的都是格斗和狩猎的知识,过不了成人祭这个坎,识再多的字也没有用。倒是妇女很适合学习识字,并把这项技能一代代传下去,她们的活动范围只在永生之树的周围,而且不像男人总要与各种危险搏斗,她们通常能活很久,把文字交给她们保存再合适不过了。
  阿绿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根据书中的介绍,它是一本从很多很多年前传下来的,那个时候永生之树还只有一百丈高,书里面记述的都是我们这个世界上存在的野兽和植物,书一共有十三章,其中第一章记录的是我们能看见地方的生物,至于后面的十二章……”阿绿说到这里顿了顿,用手指向远方的黑雾,“上面说的东西,都是存在于那里面的。”
  阿卡凝视着阿绿手指的方向,浓重的黑雾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的眼睛,正在同样注视着他。

一 成人祭

  成人祭是花鹰部落中的男孩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没有之一。这是一道生与死的界沟,作为一个孩子死去,或者作为一个男人活着,唯二的两个选择清晰明了。
  每个十五岁的男孩,在成人祭这一天之后,都会背上自己所有的狩猎装备,或独自,或结队,走向那片被黑雾笼罩的丛林,直到从黑雾中捕获回一只猎物,才算是完成成人的礼祭,从而被部落认可。但,黑雾中的世界或许比想象中更加可怖,能够从雾中归来的男孩不足三成,那些男孩,不管之前性情如何,归来后全部变得少言寡欢,脸色阴沉的如同被雾气浸染,很多年也不见回转,但部落的祭司说,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阿卡一个人走在林间,他的前方是这一批少年中身体最强健的阿虎,阿虎的力量甚至超越大部分的成人,在很多少女的眼中,阿虎是肯定会归来的。出发前,表达爱慕之意的花环挂满阿虎的脖颈,让他看上去仿佛一只移动的花篮。
  阿卡跟阿虎不同,他的身材颀长,柔韧灵活,走的是敏捷路线。由于一把弓使用得出神入化,平日的狩猎中打到的小猎物比阿虎还多。其实喜欢阿卡的姑娘也不少,但大都被阿绿吓走,阿绿是少女中的刺头,惹上她注定是要倒霉的。阿绿看上的人没人会去争,反正好少年多得是,部落里每年出生的孩子中,男女婴的比例是三比一,这个比例会一直保持到成人祭之前。多少年来,数不清的翩翩少年葬身在黑雾中,少女们总会伤心一阵儿,然后便彻底忘记,毕竟能够归来的少年更加优秀,而生活还要继续。
  
  阿卡面前是一条刚刚开辟出来的路,浓密的灌木被砍刀斩出新鲜的茬口,那是阿虎留下的痕迹,阿卡清楚地知道阿虎就在自己前方五十米处的地方,但两个人并非结伴,阿卡只是享用阿虎的劳动成果,外加逃避探路的风险,结伴的话还要承担责任,坐享其成则心安理得。
  路边偶尔会看到小兽出没,阿卡的箭头没有指向过它们,背囊里的食物足够吃,没有必要捕猎,况且阿卡不愿改变与阿虎之间精心保持的距离。突然,一阵丛林中难得一遇的风吹过,阿卡敏锐地嗅到了野兽的气息,而那浓重的令人作呕的气味代表那是一只巨兽。这片丛林树木密集,藤蔓纵横,许多地方终年不见阳光,地面被厚厚的腐败枝叶覆盖,不适合体型庞大的动物生存。据阿卡所知丛林里身长超过五丈的野兽只有三种:火焰巨蟒,吞地兽和山甲虫。
  火焰巨蟒是这片丛林里最凶残的野兽,身形可以长达十丈开外,但速度却出奇地快,捕食猎物的时候,它可以瞬间加速蹿向百米开外,速度之快以至于行经的路线上所有事物会在瞬间被高温炙烤得焦黑,仿佛被火焰灼烧过一般,火焰巨蟒因此得名。但阿卡并不担心,因为猎人们身上都涂抹了一种叫做魔芋的植物的汁液,这种汁液会让巨蟒产生不可抑制的呕吐。所以火焰巨蟒很少招惹人类。况且,为了保持移动的速度,火焰巨蟒极其注重对自身的清洁,这种腐败的气味不可能来自它。而同样的结论也适用于吞地兽。
  吞地兽跟火焰巨蟒在捕食策略上是两个极端,它们成年之后便会选择一个地方呆在那里不再移动,直到死去。幼年的吞地兽看起来很像是野猪一样的生物,它们在生命的初期就开始疯狂的捕食,直到把自己撑的几乎动弹不得,于是找一块地方挖一个大坑把自己埋进去,把闭合的嘴巴对着天空。日久天长,嘴巴上落满了树叶泥土,甚至有些植物开始在上面生长。这些东西被粘在吞地兽的表皮上,看起来像是跟它融为了一体。而当有懵懂的动物从上面经过的时候,吞地兽便会毫不留情地张开巨口将其吞下。由于常年保持静止状态,成年吞地兽的四肢和其他器官都严重萎缩,到最后变成了看起来只有一张巨口和肚子的古怪生物,因为它的外型,人们也常叫它口袋兽。而吞地兽为了吸引猎物,身上会释放出一种淡淡的香甜气息,因此腐败的气味也不会来自它。
  那么剩下的只有山甲虫了,阿卡从没见过山甲虫,部落里的成年人也对这种生物语焉不详,因为遭遇它的人很少有生还的机会。但阿绿带来的那本书上对山甲虫进行了详细的描写。书中写道:山甲虫,又名巨魔甲虫,是目前已知甲虫类目中体型最大的一种,成年后体长可达三十丈,体重超过一万吨,全身呈黑红色,终年生活在地下,依靠食用植物的根茎为生,山甲虫终生与一种叫做迅猛甲虫的小甲虫为伴,这种小甲虫只有常人拳头大小,但行动出奇地迅速,山甲虫在地下的移动几乎要全部归功于迅猛甲虫,它们在山甲虫的行进前方挖掘,然后将土块搬运到山甲虫身后的空腔中,一个小时内甚至可以挖出上千米的通道。山甲虫往往与数万只迅猛甲虫共生,曾有人认为山甲虫可以帮助迅猛甲虫抵御天敌的攻击,但实际上迅猛甲虫才是更凶残强大的物种,它们跟山甲虫生活在一起,或许只是把它当作一种运载工具,迅猛甲虫把卵和食物都储存在山甲虫厚厚甲壳里,然后带着它四处狩猎。迅猛甲虫跟山甲虫完全不同,它们只食用动物,尤其喜好饮用鲜血。它们所过之处,往往没有能活下来的动物。
  阿卡停下脚步,目光紧盯着风吹来的方向,同时聆听一切风吹草动。突然,前方灌木的枝叶开始剧烈晃动,一个庞大的身影向阿卡冲来。
  
二 阿虎

  奔跑过来的正是阿虎,在他的身后,一条粗重的黑线正在紧追不舍,发出克朗克朗的声响,那是成群结队的迅猛甲虫。
  阿卡没有犹豫,他转身奔跑了几步之后攀上了一棵树,这就是灵活带来的好处,在地面上跟甲虫竞速,人类没有更多的优势,树与树之间的不连续路径可以让他轻松地甩掉这些家伙。
  阿卡在树上跳跃了几次,便在甲虫的探测范围内失去了踪影,而阿虎仍在前方拼命地奔跑。如果遇到的是其他猛兽,哪怕是火焰巨蟒,阿虎也敢跟其对战几个回合。但面对这些甲虫,力量毫无用处,群虫一拥而上的结果只能是让瞬间猎物变成尸骸,没有悬念。
  阿卡握着手中的弓箭,犹豫着是否要出手相助,由于部落里男女比例的严重不均,所有的男孩从生下来开始就被灌输相互之间的竞争意识,失去一个同伴往往也意味着失去一个对手,阿虎和阿卡都是这一代年轻人中的佼佼者,不排除会在日后竞争部落酋长的位置,虽然部落里严禁同族之间的争斗和杀戮,但也并没有要求同伴舍身相救的说法,在这个时候选择袖手旁观,对阿卡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更不会产生什么罪恶感。
  那支箭最终还是离弦而去。然后是第二支,第三支。迅猛甲虫追击的路线突然一转,放弃了阿虎,反而被箭牵引着奔去另一个方向。
  眼看着阿虎逃出安全距离,阿卡才放下手中的弓,身后的箭囊空了三分之一,阿卡有些惋惜这些收不回的箭,毕竟黑雾中还有更加可怕的生物存在。
  阿卡追上了阿虎,此时那个家伙正坐在一棵倒下大树的树干上喘着粗气。
  “阿卡,是你救了我。我听见你的箭声了。”阿虎说。
  “呸,你才贱声。”阿卡做出毫不在意的表情。
  阿虎挠挠头,“说来也怪,那些甲虫拼了命的追我,明明我看见旁边有一只鹿经过,鹿肉肯定比我好吃吧。”
  “是你衣服上百里香的味道,姑娘们喜欢这花,虫子也喜欢。”阿卡说。
  “那你是怎么把他们引走的?”阿虎问。
  “我的箭头涂了百里香的制成的浓汁,比你的味道浓烈得多,而且你奔跑的时候出汗会遮盖百里香的味道。跑得时间长了,虫子对你就没那么感兴趣了。”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阿虎羡慕而疑惑地问。
  “嘿嘿。我聪明呗。”阿卡故作深沉地笑笑,手却下意识地按在腰囊上,那里面有那本阿绿带给他的书。阿卡不识字,但阿绿在关键地方都画上了只有两个人才懂的图案。
  坐了一会两个人继续上路了,在丛林里白天辨别方向非常容易,无论什么天气,只要看屹立千丈的永生之树就知道自己的方位了。一路无话,到了傍晚,俩人在一棵大树下升起了篝火,食物是烤野兔和祭司爷爷施过咒术的烧饼,烧饼掰开被放在火上微微一烤,很快每一块都会恢复成一个整个烧饼的样子,但每天只能用三次,三次之后咒术就会失效。俩人吃饱喝足,给火堆填满足够的柴火,便躺下头枕着大树裸露出来的树根,做这个时刻人们通常会做的事情--畅想人生。
  “阿卡,你说黑雾里到底有什么?”阿虎问,通常两个人在一起,总有一个扮演不断提问者的角色。
  “每个回来的人的说法都不一样,有人说里面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个声音在身边不停低语。人必须塞上耳朵,不然就会被发疯。有人说里面有一只巨龙,雾气都是巨龙喷出的,龙有几千里长,一只龙虱都要比山甲虫大上几百倍。还有人说雾气里是另一个国度,里面全是年轻漂亮的姑娘,姑娘们永不衰老,而男人留在里面用不了几年就会腐朽枯败地死去。”
  “糊涂了,会不会声音就是巨龙发出来的,姑娘是龙虱变成的,这样就能说得通了吧。”阿虎天真的问。
  “大概吧。”阿卡在心里叹了口气。
  “要是黑雾里真的有那么多漂亮姑娘就好了。”阿虎突然又说道。
  “你真的愿意享受几年快乐时光就死掉么,你又不缺姑娘,部落里还有那么多女孩等着你回去呢。”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阿虎涨红了脸“我是说,那些姑娘呆在黑雾里一定很可怜,我们可以把他们救回部落,这样每个小伙子就都有姑娘了,再也不用跑到黑雾里送死了,那多好。”
  阿卡一怔,突然感觉对阿虎的看法发生了一点转变,没准这个单纯的家伙可能比自己更适合当部落的酋长吧。
  “睡吧,睡吧,明天就能进去了,到时候什么都知道了。”说完,他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

三 入雾

  第二天傍晚的时候,阿卡和阿虎终于来到了黑雾的边缘。
  从近处看起来的黑雾显得更加诡异,仔细聆听雾中传来的风声,似乎夹带着女子的歌吟,转瞬却又像是怪兽的嘶嚎。这时,两只巨大的花鹰从天而降,落在两人面前。阿卡和阿虎便掏出肉干给花鹰吃。
  这两只花鹰正两人的伴生兽,在花鹰部落,所有人的伴生兽都是花鹰,部落也因此得名。
  每当部落里的女子产下外壳尚不坚硬的胎卵,她的丈夫便会攀上永生之树的,将胎卵放置在一个花鹰的巢穴中,一个月后,胎卵会和花鹰的卵同时完成孵化,两个小生命同时见到这个世界的阳光,一个人一只花鹰,彼此伴生,直到生命的终结。
  这大概是送别吧,花鹰与人之间有着奇妙的心灵感应,祭司甚至可以通过花鹰的眼去看这个世界。而普通人和自己的花鹰往往也会产生通感,倘若一方受到巨大挫折甚至死去,另一个也会遭受强烈的打击。花鹰或许不会跟随自己的伴生人一起进入黑雾,但它们将在丛林的边缘守护,等待着伙伴的归来。
  距离日落还有一点时间,但两人不打算就此进入黑雾,在黑雾中露宿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好主意。于是两人开始收集柴火,准备露营。这时,黑雾中突然传来女子的呼喊,清晰而凄厉。
  阿卡和阿虎对视,两人的眼神中都充满了犹疑。
  “黑雾中怎么会有女人,很可能是一个陷阱。”阿卡说。
  “可是,万一真的是有人在求救呢?”阿虎说。
  “那里面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一不小心就会丧命。”阿卡说。
  “可是,万一真的是有人在求救呢?”阿虎说。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想不想当酋长了?”阿卡说。
  “可是,万一真的是有人在求救呢?”啊胡说。
  “我算服了你了,”阿卡摇摇头,“那让我们听听他们的意见吧。”阿卡指着两只花鹰道。
  两只花鹰毫不犹豫,各伸出一只五彩斑斓的翅膀,翅尖指着仍在不断传来呼救声的黑雾。
  
  阿卡和阿虎点起火把,行进在黑雾中。奇怪的是,随着两人前行,周围的雾气竟然慢慢淡化散去,周围的事物竟然清晰可见,跟黑雾外的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
  声音传来的地方并不远,两人很快找到所在,那是一口洞穴,黑漆漆的深不见底,女人的声音就从下面传来。
  “谁在下面?”阿卡向洞穴中喊话。
  洞中呼喊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死一样的寂静。
  “好像没事了,我们走吧。”阿卡建议到。
  话音未落,那边阿虎已经捂着脑袋滑了下去。
  阿卡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整整身上的装备,也跟着滑下去。
  洞穴潮湿阴冷,滑的过程中不时撞到不知名的东西。
  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阿卡终于到了洞底,一旁,阿虎已经用打火石打着火,燃起了一支火把。火光中,一个长相奇怪的生物正瞪着大眼睛和阿虎面面相觑。
  那是一只纯白色的,如同水放多了的面团般的东西,没有四肢,只有一个不很明显的凸起看起来像是头,它整个摊在地上,两只几乎有人头大小的眼睛显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
  “你是人么?”阿虎好奇地问。
  “你觉着呢?”怪物用人类女性的嗓音反问道。
  “看着不像。”阿虎老老实实地回答。
  “废话,我哪有你们人类长得那么丑。”怪物脾气不是很好。
  “可是,你会说人话啊。”
  “哼,明明是你们学我说话。”
  “可是我是跟我妈妈学的说话,你是我妈妈么?”
  “好了好了。”阿卡打断他们的争吵,把阿虎拉到一遍商量道:“要不咱们就把这怪物弄回去算了,成人祭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这样好么,毕竟它会人说话啊。”
  “也是,不过如果打死了的话,应该就没人知道它会说话了吧。”
  “好像有些道理。”
  “喂,你们两个。我在这边听着呢。你们打算怎么杀我啊?”怪物在一旁发表意见。
  “那还不简单。”话音未落,阿卡的箭已离弦,怪物来不及躲闪,被箭穿身而过。
  一秒钟后,怪物摇摇头说:“没死!”
  “我来试试。”阿虎抽出斧子向怪物砍去,斧子轻松没入怪物体内,又从另一侧破出,如同划过空气,毫无滞塞.怪物分毫无损。
  “攻击无效耶。”怪物嘲讽道。
  “我还就不信了。”阿虎跟阿卡异口同声道,然后分别拿出了绳索和毒药。
  
  一个小时后,气喘吁吁的阿卡跟阿虎累瘫在地上。怪物在一旁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算了,我们还是走吧。”过了一会儿,阿虎提议道。
  “对,回头再来杀你。”阿卡对怪物说。
  “你们得带我走,我被困在这里几百年,终于等到了你们两个傻瓜,哪能轻易放过你们。”说着,怪物慢慢爬上了阿虎的肩膀。
  
四 公主与怪兽

  阿卡和阿虎轮流背着怪物在黑雾中前进,怪物一边指点方向一边自顾自地胡说八道起来。
  “你们看到那棵树了么?对,就是那棵最高的。五百年前它还是一颗种子的时候我就见过它,那时候它刚刚被一只三目猴拉出来,是我好心给它培了一铲土,它才能长这么大。”
  “你们看到那只松鼠了么?跟五百年前它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长得一模一样,那时候它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在追一只母松鼠,多亏了我送它一只松果,最后才求爱成功。不然现在哪里有它。”
  “你们知道我是谁么?我是国王的女儿,五百年前我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但是一个邪恶的巫师把我变成了现在这个不生不死的鬼样子,据说只有遇到一个爱我的人来吻我,才能恢复原样,你们俩谁来试试?”
  “我在地下呆了五百年,我发誓只要有人来救我,我就满足他八百八十八个愿望,决不食言。可惜你俩杀了我九百次,每杀我一次,愿望就减少一次。现在,你们俩还欠我两个愿望。”
  阿卡和阿虎沉默不语,谁也不愿意接这个话唠的茬。
  一路上各种动物从四处赶来,瞪着或大或小的眼睛,注视着他们。阿卡几次张弓搭箭对准它们的头,可动物们并不害怕,反而咧着嘴,似乎在说?:“来啊,来射我啊。”
  阿卡其实没有兴趣对它们动手,这些动物跟黑雾外的看上去没什么区别,杀了抓回去什么也证明不了。
  怪物公主却很兴奋,从身体里挤出一条像是手臂的东西,向着周围的动物们频频摆动,仿佛自己真是一位巡游中的公主。
  走了不知道多久,阿卡突然感觉身体冰冷,四下望去,动物们都不见了。只有阿虎背上的话唠还在不停说着。
  “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对劲?”阿卡问道。
  “笨蛋啊,那么大的一个怪物你看不到么?”怪物公主狠狠地敲了一下阿卡的头,然而并不疼。
  说来也怪,被敲过头之后,阿卡真的看见那个怪物了。
  
  怪物像一座山一样矗立在那里,高不见顶,全身上下都是晶莹的白色,它并不发声,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释放着寒气。
  “你是谁?”阿卡问。
  没有应答。
  “你从哪里来?”阿虎给了怪物一斧子后问道。
  没有应答。
  阿卡和阿虎各自倒退了一步,分别拿出了绳索和毒药。
  一个小时后,阿卡跟阿虎累瘫在地上。怪物仍旧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怪物公主趴在地上,咯吱咯吱地啃着从怪物身上被阿卡和阿虎砍下来的碎片。
  “你们没见过冰山么?”末了,吃得心满意足的怪物公主抬起头问道。
  “冰山?没听说过。”阿卡和阿虎摇摇头,分别去怪物的身上刮了些碎片放在嘴里。
  “好烫。”阿卡惊讶地说。
  “是啊,真烫。”阿虎赞同道,接着又刮了一块下来放在嘴里。
  两人一怪各自吃了半肚子的冰块,冻得哆哆嗦嗦继续上路了。
  “当我还是个小公主的时候,有一次到森林里去,遇上了三只熊……”
  “我们这是去哪里?”阿卡终于忍不住打断唠叨的怪物公主。
  “你们送我回家,然后我再想想怎么处置你们。”
  “等一下,我有点不明白。”
  “哪里不明白?”
  “你说你在那个洞里呆了整整五百年?”
  “没错。”
  “但是你现在还记得回家的路?”
  “一点不假。”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回去。就算走得慢点,一两百年也应该走到了吧。”
  “不,你不明白。这个森林里,很可怕的,我一个小姑娘怎么敢一个人走呢。”
  “有多可怕?”
  “非常可怕!”
  “比如呢?”
  “有怪兽。”
  “什么样的怪兽。”
  “就像,就像……”
  “就像什么?”
  “就像那边那个。”怪物公主指着前方说道。
  
  真的是一只怪兽。
  当它从黑暗中走到近前的时候,阿卡一眼认出了它。它跟阿卡腰囊中那本书上某一页里画的一模一样。
  书上还用阿卡看不懂的文字这样写道:默兽,类犬,身长丈余,无声,捕猎遇袭乃射毒液,色黑浓臭,少时毙命,无药可解。
  阿卡张开了弓,阿虎握住了斧头,怪物公主却拦住了他们。
  “这是默兽,受到攻击会喷出毒液。沾上一点就会死。你的弓和大块头的斧头没有它快。”怪物公主说。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等死?”阿卡问。
  “它没有动。它在等待。”怪物公主指着默兽说到。
  果然,那只怪兽静静地立在几丈外。
  “它在等什么?”
  “在等我们做出决定,”怪物公主说,“默兽不吃腐食,而且他有个很奇怪的习惯--每餐只吃一样食物。也就是说,我们之中留下一个喂它,另外两个就安全了。”
  “那就把你留下好了,反正你又不会死。”阿卡说。
  “不,你们杀不死我,但是它能。我说过,被它的毒液沾到,必死无疑。”
  “那真遗憾。我们可以投票选一个留下,但还是免了这个麻烦吧。再见!”阿卡说完,拉着阿虎扭头就走。
  “你们到底懂不懂什么是道义?”
  “道义?那又是什么?”阿卡跟阿虎又一次面面相觑,这是今天听到的第二个新鲜词。
  “就是说,我们是同伴,应该共同进退。无论面前是火腿香肠,还是刀山火海,我们会始终在一起战斗。”
  “额,没听说过。再见!”俩人摇摇头,转身继续走。
  走出两步,阿卡突然又转过身,走回怪物公主的身边。
  “你想明白什么是道义了,终于决定回来跟我一起面对了,对么?”怪物公主感动地说道。
  “嘴,你的嘴在哪里呢?”阿卡不耐烦地问,然后找准一个地方,使劲亲下去。
  “这下你没遗憾了吧。”阿卡抿抿嘴看着毫无变化的怪物公主,摇摇头再次跑掉。
  身后,传来野兽扑击的带起的风声,利爪撕裂皮肉的嘶嘶声和血浆喷涌的噗噗声,还有,还有一个女人咯咯的笑声。
  不敢回头,阿卡和阿虎想那必定是怪物公主临死前嘲讽的哀嚎,但笑声始终不停,他俩终于忍不住转身去看,在一堆鲜血和碎肉之上,站立着一个全身发出耀眼白光的身影,圣洁的光让周围的一切都黯淡卑微。
  “啊,她真的是一个公主。”阿虎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随后,那白光爆烈起来,充斥了整个世界,阿卡和阿虎陷入了昏迷。

五 世界

  阿卡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他挣扎着坐起身打量四下。借着地上燃烧着的火把,他看见一个纯白色的,没有四肢,身体如同放水放多了般稀软的面团般的生物正在角落里啃着什么。
  阿卡咳嗽一声,那怪物转过“头”来,满嘴的鲜血,阿卡这才看清它啃噬的东西,那是一截小腿,属于人类的小腿。
  “阿虎!”阿卡叫道。
  没有回应。
  “你的朋友在这里呢。”怪物把啃得只剩骨头的腿扔过来,砸在阿卡面前的地上,击起一点灰尘。
  “刚才……”阿卡觉得思绪混乱。
  “幻觉,那都是幻觉。”怪物说,“你们两个傻瓜自始至终就在这个洞里没有出去过。你俩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摔晕了。我不太喜欢吃人肉,味道很怪,但送上门的晚餐没有道理不要。”
  “这么说,你真的把阿虎吃了?”
  “当然。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把你留到下一顿,至少你肯吻我。”怪物桀桀地笑起来。
  “你有没有觉得他的肉味道有些奇怪?”阿卡没有理会怪物的话,接着问道。
  “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似乎有一种很讨厌的香味。不过无所谓啦,对于上天赐予的食物,要心存感激。”
  “确实如此。”阿卡点点头。
  “什么声音?”怪物突然警觉。
  那是一种奇怪的,克朗克朗的声音,像是牙齿在咀嚼石块。与此同时,周围的一切都颤抖起来,仿佛一个发了高烧的病人。
  “再见!”阿卡对怪物说到。与此同时,洞壁碎裂,无数拳头大小的甲虫仿佛黑色水柱般被射出,下一秒便覆满了怪物的躯体。阿卡捡起面前的那根腿骨,头也不回地向洞外爬去。
  
  阿卡爬上地面,夜色清冷。他拍拍腰囊中的书,那本怪物图鉴,多亏了它自己才能活下来。书中写道:“苏兽,纯白无手足,居深穴,常吐人言,亦可仿鸟兽语,诱猎物入穴杀之。其皮肉受损瞬间可愈,不惧毒。然,若遇迅猛甲虫,亦被屠之。”
  当阿虎跳入洞穴的时候,阿卡把整瓶的百里香汁洒在了他的身上,而自己则涂上了永生之树的叶汁,甲虫们从不敢招惹永生之树,它的汁液对于甲虫是致命的。
  阿卡在夜风中吹了一会儿,看看手中阿虎的骨头,想了想扔在一边。 “道义”--他突然想起幻境中听到的那个词,感觉有些迷惑。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呢,不得而知。
  阿卡找到一棵树,藏在树洞中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继续前行,说来也怪,黑雾随着阿卡的行进越来越淡,最后竟然消失不见。临近中午的时候,阿卡终于看到一只从未见过的动物,那个家伙似熊非熊,身上是黑白两色的条纹,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动物肥硕笨拙,此刻正在啃食一棵灌木。
  阿卡毫不犹豫地搭箭射去,与此同时另一支箭从另一个方向飞来,两支箭几乎同时射中目标。动物惨叫一声,没有过多挣扎便吐着舌头死掉了。
  阿卡惊讶地向另一支箭的来向望去,一个紫衣少女也正向他这边张望。
  
  阿卡拖着猎物跟少女阿紫回到了她的部落,他惊讶地发现少女的部落中也屹立着一棵参天大树,看起来仿佛是永生之树的孪生姐妹。更加令阿卡惊讶的是,部落里女多男少,差不多也是三比一的比例,跟自己的部落刚好相反。
  阿紫介绍说自己的部落叫做神龙,所有的人都是神龙的后代。
  “那你们有自己的伴生兽么?”阿卡问。
  “当然啦,我们的伴生兽就神龙。”阿紫答。
  阿卡被吓了一跳,嘴张得大大的。少女看到阿卡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拿起脖子上挂着的木哨吹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一只胖胖的动物甩着尾巴爬了过来。
  “这就是神龙?”
  “是啊,第一次见吧,不过不要害怕,它很乖的,不怎么咬人。”阿紫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呃,其实这种东西,我们那里也有,不过不叫神龙,而叫做四脚蛇。”
  浑身被鳞片覆满的四足动物很不满地朝阿卡伸了伸舌头,转身走开了。
  
  阿卡跟着阿紫爬上了神龙部落巨树的顶端,阿紫说树的名字叫做通天树。站在三百丈高的树端四望,跟在永生之树上看到的景象别无二致,黑雾笼罩森林的四际。
  “你会留下么?”阿紫问,眼中充满了期盼。
  “不,我要去探查黑雾的秘密,我要找到真正的神龙和永生的国度,我不想永远呆在一个地方过着日复一日永远不变的日子。”阿卡挺起胸膛,向着天空大声说道。
  
  几天后,少年阿卡一个人又一次走进了黑雾。

尾声

  很多天后的一个清晨,阿绿爬上在一千丈高的永生之树“帕帕”的顶端,遥望远方。视界的尽头,永不消散的黑雾中,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在同样注视着她。过了很久,少女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笑了。
  一只花鹰划过天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4 个关于狩猎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11-28 09:33:21


cloudinskyline  发表于 2016-12-2 19: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基本完整,只是叙事的节奏和文字表达如白开水般淡而无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12-12 13: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
 阿卡回过身看向声音的传来的地方。一个顶着乱糟糟绿色头发的小脑袋正从繁盛的枝叶中探出来。属于少女的白皙面孔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嘟着的小嘴郑重地表明了生气的态度,但又很像是正期待着少年扑过来印上深深的一吻。
表达太过繁琐,平淡不活波。正确应为:阿卡猛然转身,朝声源处望去。那枝桠中窜出的,竟是名绿发少女。她对阿卡的反应有些生气,白皙的面孔泛起两朵桃花。然而,她什么都没有说,就直接闭上了眼,嘟起了嘴。粉色的唇在安静地翕动着,仿佛召唤着阿卡的靠近,给她深吻。
被叫做阿绿的少女气鼓鼓地向阿卡扔了一个布包,边把头缩进永生之树的枝叶间,不见了。
同样毛病。修改为:阿绿白了他一眼,顺手丢出布包,砸向阿卡。伴着轻哼,她把头缩回了永生树的枝桠间,眨眼不见了。
注意:
焰巨蟒是这片丛林里最凶残的野兽,身形可以长达十丈开外,
作者请注意校正,这是明显的病句。应修改为:火焰巨蟒是这丛林里最为凶残的野兽,身形可长达十余丈。
注意:
成人祭段落里,火焰巨蜥,吞地兽,山甲虫,这三段必须要描写,可以直接省略,与主题无关。
注意: 
“黑雾中怎么会有女人,很可能是一个陷阱。”阿卡说。
  “可是,万一真的是有人在求救呢?”阿虎说。
  “那里面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一不小心就会丧命。”阿卡说。
  “可是,万一真的是有人在求救呢?”阿虎说。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想不想当酋长了?”阿卡说。
  “可是,万一真的是有人在求救呢?”啊胡说。
这里除了第一个“阿卡说”之外,其余都可以省略。

读了这个故事,感觉好污啊!那个苏兽,是传说中的“史莱姆”吧。。对于主角,我印象不深刻,就像个大咧咧的愣头青。对于阿绿我倒是印象深刻,特别是微微隆起的小腹。
这篇小说贵在尚算完整。另外,给我印象深刻的公主与怪兽那段冷笑话。除此之外,有什么呢?哦,对了,有种平行世界的既视感。然而,也就仅仅这样了。
作者可能因为发文仓促,很多地方标点错误,病句。还有很多地方使用了长句,没有删改根本用不上的段落。
根据藏龙组委会评分规则:
1、语句。病句比较多,标点错误时常出没。文字没有什么美感,干巴巴的真如同白开水一样。9分。
2、语境。两个傻大个斗嘴显然缺乏营养,虽然起到了推动剧情的作用,但希望能用更好的方式表达人物性格,并合理的融入小说环境。这方面不太好。8分。
3、故事完整性。这篇故事是完整的。同样也是线性结构。讲述了阿卡和阿虎的需要完成成人祭展开的一场冒险,最后阿虎被苏兽吃了,阿卡杀死苏兽,遇见阿紫,然后阿卡回归,通过推断他搞大了阿绿的肚子。。。10分。
4、剧情:剧情的进展拖沓。成人祭那段删掉对于野兽介绍,可以直接归入下一段。另外,剧情是通过对话推动,方式过于单一了。8分。
5、立意:本次小说的命题为信仰,需要围绕信仰来展开,也许作者是想要表达一种勇于探索的信仰,但最后那段我没明白什么意思。。。好歹总算告诉了读者信仰,尽管同样没有提及这个故事发生在德根海德大陆。因为剧情,文字,对话等方面不能给我带来感触。所以7分。
总分:42分。
总评:作者非常能侃。但对于描写的驾驭能力显得差了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hlher  发表于 2016-12-20 12: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不知怎么的让我想起了的《大角快跑》,虽然是比较沉重的话题,故事风格却是“绿色”的——轻快、诙谐、连阴谋也不那么冰冷,从一开始我就觉得阿卡总要坑阿虎一把,这种智缺的孩子到哪里都是悲剧啊。很奇妙的设定,雾中孤岛般的一个个部落,各自不同的伴生兽,诡异的黑雾之境,作者十分擅长盘弄小情节,它们各自都很精彩。可惜作为整个故事来看,这篇小说有着头尾失衡的问题,前面的叙述应该来说是相当“缓”的,小情侣打情骂俏,偷偷摸摸坑队友……但是到了怪物发难、阿虎归西以后,节奏就和秋名山飙车一般加速起来,奔向一个为了展现设定的结尾,让读者觉得眩晕。
文章的语言是轻小说风格的,关于奇异生物的介绍格外亮眼,我甚至觉得它们比小说本身更精华,展现了作者杰出的脑洞。轻小说风格,意味着很容易一读而过,作者也跟着犯马虎眼,小说的文字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试举一例
而吞地兽为了吸引猎物,身上会释放出一种淡淡的香甜气息,因此腐败的气味也不会来自它。
多读几遍就会发现,最后的半句很别扭,试改成“……足以掩盖腐败的气味。”会好不少。

1、语句。轻小说风格,文字还需锻炼。10分。
2、语境。对话方面适当注意收敛,把空间留给主要剧情。10分。
3、故事完整性:完整。15分。
4、剧情:正像之前说的,后半段进展太快了,这是不是字数限制的锅?6分。
5、立意:一个很有趣的设定,让人眼前一亮 14分

总分:10+10+15+6+14=5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6-12-22 18: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狩猎
这是一篇挺奇怪的小说,奇怪在哪里呢。我仔细想了半天,结论是主角的三观不正。心机的主人公活了下来,无私的同伴阿虎死去了。不过这里面可能有点隐喻的意思,一个人从少年变成成年人的过程中,有些善良的东西死去了。看不到尽头的黑雾与丛林表明了这是一个遵从丛林法则的地方。其实这样的主题也不是不可以写,但如何写是门学问,通篇来看,并没有太令人深思的地方,剧情方面也比较平淡,缺少波折。但文中有些设定还有点意思,希望作者在故事的讲述上再下些功夫。

1语句:比较流畅,但也有一些语病,比如“阿绿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根据书中的介绍,它是一本从很多很多年前传下来的,那个时候永生之树还只有一百丈高”。
评分:13
2语境:从文字描写与设定来看,有一些少年动画化的场景和语言,但也存在一些现代样式的插科打诨,掺杂在一起的话,可能有些出戏。比如““阿卡,是你救了我。我听见你的箭声了。”阿虎说。“呸,你才贱声。”阿卡做出毫不在意的表情。”
这两句于通篇行文中,有些不妥。
评分:12
3故事:小说基本上语言描述设定的部分比较多,故事方面其实比较简单:少年阿卡为完成成人祭考验进入丛林,先是救了同伴阿虎,继而又在雾中出卖了他以杀死怪兽,然后发现另一个部落,最后为了探明黑雾的真相又一次踏入雾中。故事脉络比较清晰,但描写事件的部分偏弱。
评分:12
4剧情:整体来说相对平淡,虽然在高潮杀死怪物的部分有两次反转,但力度有欠缺。很难使得读者产生共鸣。
评分:13
5立意:感觉作者希望表达的东西比较多,有各种隐喻在里面,但重点不是很清晰,中心含糊。望控制描写着墨的力度深浅,达到主次分明。

总分: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