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4 2750

埋骨之地

不停 于2016-12-23 14:08:13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20120220181535_ZhwTA.thumb.700_0.jpg
  
  放眼望去尽是衰败和枯萎的噩运荒野中,一支同样颓败的队伍在缓慢地前行。队伍中满是衣着褴褛行将就木的老人,唯一的例外是一个十四五岁枯瘦的男孩。
  男孩手中握着半只地鼠,另一半被他刚才吃掉了。男孩很擅长捕捉这种长相猥琐的生物,但这一次他遭遇了反抗,地鼠在被捉住的瞬间回头咬了男孩的手,不过这一口并没有对男孩造成太大的伤害,男孩手上陈年积下的泥垢如同一件盔甲,卸掉了大部分伤害,只有一点点血流出,而且很快就止住了。
  男孩把手中的地鼠递到一个老人面前,老人瞥了一眼,摇摇头。他是这支队伍中的又一个另类,纯白的长发在脑后打了一个髻,分毫不乱,玄黑色的布袍外披着银色的轻甲,甲片是锻制精细的苜蓿叶形状,看上去常被擦拭,在噩运荒野的昏暗日光下发出幽幽的光。
  
  男孩是老人从一个被野蛮人焚毁的村庄中救下的,老人从废墟中搜到一个背囊和半支铁剑,他把这两样东西塞到满脸鲜血的男孩手中,拍拍他的头。男孩从此便跟着这支队伍一起走了。
  男孩曾经问过老人去向何方。埋骨之地,老人如是回答。男孩心中充满疑惑,在他的家乡,当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最后送走他的是哭泣树的树枝燃起的火焰。为什么要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埋葬自己,男孩又一次询问,没有回答。
  男孩记不清跟着队伍走了多远,遇到多少的艰险。有时,队伍会遇到绕不开的高山。于是老人们彼此用绳索相连向上攀爬,过程比想象中轻松得多,老人们的身体轻如羽毛,然而刚劲有力,链接在一起便不会被山顶的狂风吹走。
  有时,队伍也会遇到宽广无边的大河。老人们会脱光全身,将所携之物绑在头上,然后在大拇指皱皱巴巴的皮上咬出一个洞来向里面吹气,很快大家都鼓了起来,如同夏日水塘边得意洋洋的蛤蟆,这时再用细绳把大拇指绑好,跳入河中向对岸游去。
  男孩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队伍的负担,他虽然爬山速度并不快,但用不着隔一会就停下来抽一袋烟草,再喘上半天。他虽然不能把自己吹成青蛙,但却是个游泳高手,衔着一根草就能泅渡长河。
  日子一天天过去,男孩也一天天长大,在这支老人组成的队伍里,男孩学到的东西可以让一个自负的博物学者自愧不如,也能让一个吟游诗人如醉如痴。然而银甲老人从来没有教过男孩任何东西,也从来不吃男孩捕来的猎物。他只喝清晨收集来的露水,只吃苜蓿花的花蜜,夜晚到来的时候,当所有人都进入梦境,唯有他对着朦胧的圆月用指尖在冰冷的长剑上弹奏,夜枭无声地在他头顶盘旋,黑暗中却常传来怅然若失的喟叹。
  
  男孩拿着手中的地鼠,突然发现腰间挎着的铁剑变得活泼起来,铁剑啪啪地敲击着男孩大腿的外侧,仿佛在为什么人鼓掌。接下来,男孩发现自己的牙齿也跟着节奏跳起舞来,地鼠的残屑纷纷从牙缝中掉落,胸口像是被鼓槌敲击般难受,忍不住把刚刚吃进去的半只地鼠连同胃液胆汁一并吐了出来。
  老人们也察觉了这种异动,他们停下了脚步聚拢在一起,一些老人俯下身让另一些登上自己的肩膀,自己则构成底座,不停地有老人向上攀爬,很快搭建成一座十人高的人塔。塔顶的老人观察了半刻钟后发来消息说,距离这里几百箭的地方有一大片黑影在向这边迅速移动,可能是野牛,野马,野骆驼或者野驴,可惜兽群裹挟着冲天的烟尘,而他老眼昏花没有办法看得再真切一些。
  并不需要人指挥,也没有商量和争论,老人们用可以找到的一切工具开始掘地挖坑,地面传来的震动越来越剧烈,三分之一袋烟的功夫过后,当兽群到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抱着头躲在刚刚挖出的坑里一动不动。
  男孩不敢抬头,不断有沙土落在头上,周围偶尔有一声惨叫,那必定是野兽失蹄子踩在人身上导致的。老人们都很坚忍,那一下相比踩得很重。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男孩看来似乎有半辈子那么长,庞大的兽群终于过去了,偶尔有一两只掉队的经过。人们从土坑中爬出,个个灰头土脸,就连一向整洁的银甲老人身上也沾满了尘埃。
  依旧没有多语,老人们开始清理现场。有四名老人在野兽的蹄下丧命,另有二十余头野兽折断了腿骨,躺在地上呻吟挣扎。老人们点起篝火,嘴里念叨几句之后,便把用刀将死去同伴头颅割下,系在绳上,而剩余的躯体就随随便便扔在火里。老人们的尸身干枯很轻易地燃着了,少许便有黑烟腾起,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烤肉和草药的香气。
  男孩对处置老人的尸体不太感兴趣,一路上不断有老人死去也会加入新的老人,尸身或焚烧或扔入水中或者就随随便便扔在路旁任凭野兽食用,只是头颅被割下带走。活着的老人们分担了携带人头的责任,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两三个风干掉的骷髅。
  男孩走到无法继续奔跑的野兽前仔细打量,这些家伙外形很像马,但披了厚厚的长毛,跑起来想必威风凛凛,它们的头上则长着一只形似太阳花般的东西。老人们告诉男孩这种他没见过的野兽叫做葵,他们都是从泥土里长出来的,他们的身体其实就是头上那朵花的根茎,每当秋天万物凋敝的时候,也是他们成熟的时候。这时,他们便会在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从泥土中爬出,然后集群狂奔,一直到力竭而死,死去的身体化为养料,支持着那朵花挨过冬天的酷寒,第二年继续生长。
  老人们为了让男孩对这种生物有更深刻的体会,带着他杀死然后肢解了葵的身体。果然男孩发现了它们与地鼠的不同,这些家伙没有内脏,腹腔里满是白色的膏状物。而且他们的肉尝起来细嫩爽口,还带着水果的香气。于是这一餐男孩吃得肚子圆滚滚,并且发誓再也不啃骚哄哄的地鼠肉了。
  入夜,吃撑的无法入睡的男孩看到银甲老人反复擦着长剑,尽管上面已经光可鉴人,却仍不停止。而向来一尘不染的银甲上则则沾满灰尘。
  
  隔日清晨,队伍继续前行,老人们告诉男孩务必要多携带一些食物,因为接下来的路上更加贫瘠荒芜。于是出发的时候,男孩用绳索将所有没有被吃掉的葵的尸体都绑好背在背上,远远望去,像是一只超大号的蜗牛。
  越向前走天色越昏暗,明明太阳就在头顶,发出的光芒却如同烛火般黯淡。动物也变得越来越少,尽管大家都吃得很少,但男孩身上背的食物仍日渐萎缩。终于有一天,男孩突然开始怀念味道骚红红但是很容易抓的地鼠了。
  我们还要走到什么时候?男孩忍不住问银甲老人。嘘!老人伸出 一只手指示意男孩安静。男孩这才发觉四周寂静无声,所有的人都停下不动,如同雕塑人偶。
  地面又在微微地震动,莫非又是兽群,男孩开心地想。但老人们这次却没有结塔,他们悄无声息地靠拢,把行囊扔在地上,各自拿出身上的武器,这一刻,男孩仿佛看见了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拿出你的刀!不要离开我的身边,银甲老人对男孩说,他的眼神依旧毫无波澜,但手中的长剑却映出血一样的颜色。
  
  战斗很快降临了,狂奔而来的上千只各种大型食草动物的背上,端坐着的是身穿黑色皮甲,头戴牛角铁盔,浑身肌肉虬结,脸上涂成黑炭,凶神恶煞般的战士。他们手持狼牙棒,斩马刀和开山斧,人还没有到近前,扑鼻而来的血腥味道已经胜过百万只死去多时的地鼠。男孩认得他们,当年屠戮了整个村庄的野蛮人。
  一定不是来问好的。男孩这么想着的时候,十几颗人头已经落地。老人们如同枯木般的身体在野蛮人带来的狂风中打着旋,但这是死亡之旋,每一次刃光闪过,便有一个野蛮人的尸身坠落尘埃。银甲老人则如同在风中起舞一般挥动着长剑,那剑挥得极慢,看起来即使最迟钝的大耳兔也不会被击中,但那些野蛮人却仿佛蜜蜂看见了花朵般,自己将脖子向剑刃上奉送。转瞬之间,男孩的身边的尸体便已经聚成了堆。
  第一轮的攻击就这样过去了,野蛮人留下了几十具尸体而老人们中有一个崴了脚踝。但第二轮很快又到来了,同样又是几十具尸体,然后是第三轮,第四轮,第五轮,野蛮人仿佛不知道疲倦般地冲过来再冲过来。男孩觉得他们这样很傻,但老人们并不这么觉得。他们之中虽然还没有人倒下,但身体却不可避免地想要喘息,想要来一袋烟。
  果然,第六轮攻击来临的时候,十几个老人倒下了,他们的尸体跟野蛮人的尸体混杂在一起,然后再接下来的一次次冲击中,被四脚兽们踩成了看起来不怎么好吃的肉酱。
  然后是更多的老人死去,剩下的也伤痕累累,只有银甲老人和男孩毫发无伤,他们的身上虽然也浸满了鲜血,但无一例外都是属于野蛮人的。银甲老人没有大声喘息也没有要抽烟的意思,但男孩似乎也能听到老人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又一次的冲击过后,只有三五个老人和男孩还站在战场上。但接下来野蛮人并没有再次攻击,其中一个身上披着惨白色骨甲,比其他人更加魁梧的野蛮人驱动着胯下的六角牦牛走过来。走到近前,他用手中的骨矛指着银甲老人的脸,又指指男孩,做出一个割喉的手势。
  银甲老人手中的长剑在空气中慢慢滑动,剑尖指着野蛮人,野蛮人的骨矛在空气中慢慢滑动,矛尖指着银甲老人。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两个人动作愈来愈缓慢,却仿佛都注入了全身力气。到了最后几乎静止。
  老人忽然长叹一声,手中剑落下,插入了被鲜血浸透的土里。野蛮人的骨矛仍旧缓慢地递送来,一点点插入了老人的胸膛。漂亮的银甲如同一张纸般脆弱不堪。男孩全身的血液发冷,他想冲上去做点什么,却无法移动半步。
  骨矛穿透老人的胸膛,从后背透出,老人突然仰天长啸,声音从粗犷逐渐尖厉,野蛮人想要收回长矛,却被老人死死握住矛柄。同时,在刺耳的尖叫声中,沉寂的荒野中黑色的土壤裂开,数不清的白色骨爪伸出地面,随后骨爪从地里抓出更多的枯骨,骷髅们被拼装起来,站在浸满鲜血的大地上,没有眼珠的空洞眼眶死死盯着野蛮人们。
  没有更多的犹豫,野蛮人的大队迅速向着远方奔逃,只剩下那个持骨矛的垂首站在原地,浑身咯吱作响的骷髅们从四下涌来,把他和地上躺着的所有尸体都撕成骨架。
  银甲老人斩断骨矛,剩下的半截仍旧插在胸膛。他挥挥手,骷髅们排成把他和男孩和其余活着的老人抬起,排成整齐密集的方阵向着北方前进。
  
  日落的时候,骷髅大军停在了一座白色的建筑前。男孩跳下骷髅的肩背,走上前去仔细端量。那建筑高大粗糙而坚固,所用的材质正是人的头盖骨。骷髅大军们放下老人,然后动作整齐划一地扣下自己的头盖骨放在地上,继而排起队走向远方的原野。
  过了一会儿从白色建筑里走出一个身材矫健的黑衣少女,少女不理众人,只是默默地捡拾地上的头盖骨一个个往墙上嵌去。
  银甲老人微微笑了,男孩这是第一次见他笑。随后老人突然挥动长剑猛地斩下自己的头颅,递到男孩的手中。
  去南方。这是老人最后的话。
  男孩小心地把老人的头系在腰上,挺起胸膛。此时一轮圆月升上天空,荒野上撒满了银色的月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4 个关于埋骨之地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11-28 09:35:07


cloudinskyline  发表于 2016-12-2 19: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有点意思。只是令我想不到的是,居然接下来全篇都是这样的叙述风格,作者不考虑阅读感受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12-12 13: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aoqiak415fire 于 2016-12-12 13:03 编辑

注意:
放眼望去尽是衰败和枯萎的噩运荒野中,一支同样颓败的队伍在缓慢地前行。队伍中满是衣着褴褛行将就木的老人,唯一的例外是一个十四五岁枯瘦的男孩。
作者注意校正标点。尽量少用长句。诸如这句:放眼望去,厄运荒野尽是衰败和枯萎的景象。一支同样颓败的队伍缓慢前行着。队伍中,满是衣着褴褛的老人,他们行将就木,唯一例外,就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他看起来非常枯瘦,灰尘铺满了他的脸,就连手里的污垢也接起了壳...
注意:
为什么要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埋葬自己,男孩又一次询问,没有回答。
该句缺少宾语且标点混乱。为什么要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埋葬自己?男孩又一次询问他,他没有回答。
注意:
有时,队伍会遇到绕不开的高山。于是老人们彼此用绳索相连向上攀爬,过程比想象中轻松得多,老人们的身体轻如羽毛,然而刚劲有力,链接在一起便不会被山顶的狂风吹走。
这里前后矛盾。前面说了这个队伍内绝大多数都是行将就木的老人,为什么现在这些老人却又身轻如燕了,还刚劲有力?这个地方如果有特殊意义,请给予解释。
注意:
老人们都很坚忍,那一下相比踩得很重。
病句,应修改为:老人们都很坚韧,哪里顾得哪一下踩得比之前更重。
注意:
老人们为了让男孩对这种生物有更深刻的体会,带着他杀死然后肢解了葵的身体。果然男孩发现了它们与地鼠的不同,这些家伙没有内脏,腹腔里满是白色的膏状物。而且他们的肉尝起来细嫩爽口,还带着水果的香气。于是这一餐男孩吃得肚子圆滚滚,并且发誓再也不啃骚哄哄的地鼠肉了。
这是一段毫无意义的描写。如果要写,一句话就可以点到。男孩品尝着细嫩的葵肉,心中暗自发誓绝不再啃地鼠肉。
注意:
一定不是来问好的。男孩这么想着的时候,十几颗人头已经落地。
缺少主语。十几颗人头是谁的?老人还是野蛮人的?
注意:
第一轮的攻击就这样过去了,野蛮人留下了几十具尸体而老人们中有一个崴了脚踝。
无意义描写。
注意:
然后是更多的老人死去,剩下的也伤痕累累,只有银甲老人和男孩毫发无伤,他们的身上虽然也浸满了鲜血,但无一例外都是属于野蛮人的。银甲老人没有大声喘息也没有要抽烟的意思,但男孩似乎也能听到老人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这里战况激烈,明显描写出现了失真的问题。刀剑相交声中哪里能听到老人心脏的剧烈跳动?就是似乎也绝不可能。
看了这篇小说,不得不说作者对于小说写作,问题还很大。
1、小说里应该是长短句混用。而作者一路长句到底。这让小说丢失了绝大部分美感,并且让读者感觉读起来非常疲劳。
2、小说里的描写,作者想方设法想要营造画面感,事无巨细的将呕吐,吃肉,第一波,第六波野蛮人攻击,NPC的反应全部写了个遍。但是我不得不说:“描写在小说中是必要的,但绝不能在无关紧要的地方,添加大段大段的无意义描写,这不仅会破坏阅读体验,还会扼杀读者的想象!强迫接受作者想到景色!
3、作者应该多读,多看。多使用不同的标点符号。纵观全局,连对话都没有“”,这是非常让人难以接受的。

根据藏龙组委会评分规则:
1、语句:小说中,长句太多,直接导致和《骗子的买卖》一样的观后效果,作者也没有在自己写好后,认真校正这篇小说。导致病句不是一处两处,我在评论中就不一一列出了。5分。
2、语境:小说气氛烘托得很压抑,这是这部故事的基调所在。也是通篇描写的功劳。但极度缺乏美感。5分。
3、故事完整性:好在事件是完整的。但并非一个故事。同样,男主小男孩也是一个旁观者的存在。见证老人走向死亡,走向埋骨之地。为了什么?缺乏动机。5分。
4、剧情:线性剧情。通过小男孩作为旁观者角度,描述这队老人追寻埋骨之地所经历的事情。最后的转折少女出现的这出戏很为何,也没有留够足够的伏笔,感觉画面断链。无意义。5分。
5、立意:通过这篇小说也没有看出来作者要表达什么意图,不知道为什么老头要要求男孩带他的脑袋去南方?有何深刻意味?5分。
总分:25分。
总评:这篇小说作者写作功底还需加强,描写这方面作者是注意了,可是其他方面非常欠缺。如果作者想要在小说之路上走更深一层,推荐作者多读其他人的作品。学习其他人的写作手法。有可能作者想要的目的是创新,想要带给读者更多的画面感。但是作者还需要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将所想的东西表达出来。总之,作者缺乏一定的写作经验,还需要多读,多看,多练,多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hlher  发表于 2016-12-19 18:4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hlher 于 2016-12-19 18:44 编辑

一篇略厚重的文,渗透着如同废土一般的末世意味,作者相当注意氛围的烘托描写,但在笔力方面仍有欠缺,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在无意义的细节上过度挥霍文字,比如最开场男孩吃地鼠的那段,也可以这样写——“男孩握着吃掉了一半的地鼠,那东西反抗时咬了他的手,只在厚厚的泥垢上留下牙印。”,意思明晰清楚就可以了,文字是珍贵的,应该留给更需要它们的地方。与之相对的,与野蛮人的对抗,作者又写的十分笼统,与其“第一”到“第N轮”冲击的写下去,不如更专注于战场上的几个画面。在处理战斗场景时,作者首先是一个摄影家,如果做不到,那么至少成为一个画家,而不应该是高高举起计分板的裁判。
1、语句:作者有强烈的描写欲望,知道从多个方面来烘托意境,这远远强过张口无言,而文字方面的功夫,则需要更多磨砺。8分。
2、语境:并不算成熟的文字,奇妙的烘托出良好的末世氛围,我相信作者是有天赋的,期待更多作品。 10分
3、故事完整性:故事完整,线条简单。12分
4、剧情:剧情还是有新意的,狐死首丘、鸟死归林,或者说象群一样的终末之旅,可惜合理性方面没有太多解说。8分。
5、立意:在整篇的压抑之后,男孩成为了最后的希望,黑暗中小小的火苗。10分。
总分:8+10+12+8+10=48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6-12-23 14: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埋骨之地

这是一篇风格比较阴郁的小说,但其实说是小说可能有些勉强,因为本文对故事的讲述并不成功,读者可能很难了解到主人公一路上的经历是为了什么,又产生什么样的结果,老人们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的目的又何在,文章末尾的那些隐喻又是什么意思。简单地说就是表述主题含混,这不像是一篇完整的小说,倒很像一个设定或者番外之类的文章。有些描写,场景和设定还是比较有意思,但整体来看,给人的主要感觉就是莫名其妙。望继续努力。

1语句:基本通畅,有些词句用法不很常见,可能是作者自己的风格吧。标点,分段有待加强。
评分:12分
2语境:有些表达还是不错的,可能是为了塑造气氛的缘故,但尺度可能还需要拿捏,有时候过于用力则会显得浮夸。
评分:14分
3故事:叙事比较平淡,缺乏明显高潮,最后的结尾也让人感觉充满疑问。完整度有欠缺。
评分:7分
4剧情:主要的矛盾冲突就是一路遇到的各种危险,没有更精妙的设计,从开头引出的各种疑问到了篇末也没有答案。
评分:8分
5立意:主题不明确,问题可能就集中到末尾处,跟很多投稿一样,开篇和中段感觉可以,但是没有足够好的结尾,让此前的努力都付之东流。
评分:8分

总分:4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