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4 2684

幸运之神

不停 于2017-1-3 12:06:1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B894B20683F19038FC235AB02355562D.jpg
 
  马修现在的心情有点急躁,他的兽战兵好不容易踩到异界点,结果却幻化成了乞丐。马修选择异界棋是因为他已经接受自己棋力不如塞纳的事实,异界棋的随机性让他还有靠运气取胜的机会。不过,今天运势似乎不站在马修这里,魔神变恶魔、飞龙变翼龙,现在连兽战兵变成乞丐这种低概率事件都发生了。马修的视线在棋盘上游移,试图寻找一丝生机,但这只让他更加清醒的认识到距离死局只有几步之遥。塞纳移动自己骑士封住了支援点后,马修举起修道士却不知何处落子,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而塞纳既不催也不争,依旧是一副淡然的神情坐在对面。
  “你……你……你好,请……请……请问有……有人……在吗?”
  这个略带口吃的声音拯救了马修,他激动的站起身,膝盖刚刚好碰到棋盘,登时棋子落了一地,所有的布局化作了一片混乱。
  “哎呀,真糟糕,不,塞纳你不用动,等我回来我收拾。”马修说完,就转身去招呼难得的访客,“你好,这位客人,欢迎来到天神诺亚的神室,你是否打算追随我主的荣光?”
  站在门口的客人是个矮胖的男人,从对方手中镶嵌着红宝石的法杖和身上的暗沉法袍很容易推断出对方的职业。胖法师小小的眼睛转来转去,说话的时候五官都挤到了一起,每一个字都在喉头转悠好久才能发出声来。
  “我……我……我想……”
  “我跟你讲,现在信奉诺亚神,可以享受二折的祭品优惠,还会特别获送我们特制的诺亚信徒大礼包。”马修像变戏法一样从角落里掏出一个布袋,布袋口用金丝带系了个粗糙的蝴蝶结。但胖法师只是挣扎着试图说完自己的话。
  “想……想……想……知道……”
  “你想知道里面都有什么吗?”马修的嘴像机关枪一样,手则三下五除二解开了袋子,“你看,我们有诺亚信徒胸章,戴上它让你的信仰不但只刻在心里,还有这本笔记本让你随时随地记录自己的虔诚,哦,你看你激动的,作为法师你一定不能错过这个,绣有诺亚的手袋,这下你就不必为了繁复的施法材料如何携带而发愁了……”
  “魔……魔法……法师之神……神……神在哪……哪……哪里?”
  胖法师顶住马修的压力终于成功完成一句话,而马修则停下了还在试图从礼包中掏出礼物的手。
  “什么啊……又是来问路的。”
  当马修重新坐回塞纳面前,脸上写满了失望,而塞纳则没有听从他的叮嘱,已经将棋盘重新摆好。
  “看来诺亚零信徒的记录又得保持到年末了。”
  马修提起一枚步兵做了常规起手,因为他和塞纳之间悬殊的战绩,他的先手已经成了默认的规矩。
  “我有什么办法?铁匠之神可以让制造的武器更加优质,裁缝之神可以让人手灵巧起来,更不用说法师之神直接增幅魔法这种,就我这个神从降临之日就做各种尝试都没有推断出他到底有什么用,到现在连个正式的神名都没有,鬼才会信他。”
  “再怎么说你也是教士,说这种话不合适。”
  起手几步交错后,塞纳的步兵堵在了山河口,这一步让马修皱起了眉头。
  “孩子不能选择父母,教士不能选择主神,要是有异界棋之神,我倒是想弃暗投明呢。”
  “我倒是有个主意呢,说不定能让你多几个信徒。”
  塞纳三两步的绞杀就用几个步兵围住了马修的骑士,而马修则坚定不移得向各个异界点挣扎着前行。
  “说说看,反正情况不可能比现在更糟了。”
  “你可以宣传诺亚是幸运之神,信奉它可以获得好运,减轻厄运。”
  马修皱起了眉头,既在考虑塞纳的话,也为又折了一个主教而烦恼。
  “能行吗?运气这玩意谁说的清楚。”
  “正是说不清楚才能行。”塞纳将魔法师安置到了边境线处,与以往的杀气腾腾相比算是下了一手闲棋。“你还记得几年前异界棋最火的那时候,流传着各式各样提高异界点进化率的手段,什么在按在异界点前心里默念自己想要变化的兵种名称,按在异界点前用手指摩挲棋头5下,按在异界点3秒钟什么的,虽然一看就是无稽之谈,但这些方法一直到异界棋不再流行了都有人深信不已。”
  “是的,是的。我当时就相信那个蹭棋子的方法。”马修笑着想起了过去的事情,然后终于让一个骑士冲进了异界点,但只变化成了一头狮子。“虽然有时好,有时坏但我一直相信这种方法能带来好运。但是……塞纳,这毕竟只是游戏,神可不一样。”
  “说的你下棋的时候就真把它当作游戏似的。”塞纳以一枚精灵射手作为诱饵,将马修两个魔法师钓入埋伏圈,让马修右侧的局面全面崩溃,马修痛心疾首,决定继续坚持异界点翻盘的战术,“我可没忘记当年你为了这游戏跟多少人吵翻了。”
  “那时候年轻,人都是会变得。”马修让所有的棋子向异界点开始进行死亡征途,“就像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会教人这种骗人的把戏。”
  “我估计会信这种鬼扯的不是好奇的就是游手好闲的小鬼。反正神主随便换,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你这个神不顶用去转投其它,但总还会有什么都不懂的家伙来信奉。而且,没什么不好的,人就是一种别人说他运气好他就会觉得运气好的生物,提高一下别人的自信心也是福泽啊。”塞纳将主教插进了马修城堡大门前,“马修,快死局了。”
  马修一愣,扫视一圈棋局后发现果然路数都被封锁殆尽,之前以为闲招的魔法师此刻已经成为了难以回避的包抄力量。算了,马修有点认命了,他无奈的将兽战兵落入异界点,但在落子之前,他想了想然后用手指在棋头上摩擦了5下,然后棋子落下。幻化之光结束后,难得一见的主神出现了,主神的出现立刻扭转了局势,己方阵地上所有敌对势力全部被清除,由于塞纳的巨大的优势,这次的逆转则更加彻底。好运终于眷顾了马修,他也送了一口气,今天终于不会被剃个光头了。塞纳对这样不讲理的逆转既不惊异也不恼怒,只是站起身穿上了外衣,他也终于等到马修赢的这一局。
  “赢得漂亮,马修,不过我得走了,大沼城的主祭去世了,我得去处理一下新主祭的交替。”
  “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这是个好的开端。”塞纳微微一笑,“说不定是诺亚真的是幸运之神,你终于得到了它的庇护。”
  “开什么玩笑,不过是你一通胡说八道。”马修将塞纳送至门口,用拳头在对方胸口锤了两下,“回来请你喝酒。”
  塞纳当时只是笑笑,认为很快就能回来和老朋友共饮一杯,但大沼城的工作像泥潭一样缠住了他。无论是被涂改的一塌糊涂的账本,还是各怀心事的红衣教士,这绝对算得上塞纳近七年来最为麻烦的出差经历。当亚宾主祭坐在真红之馆为塞纳送行之时,塞纳已经在这座偏远的城邦待了三个月的时光。
  “这段时间真是多多感谢塞纳特员的帮助。”亚宾主祭端起高脚杯,晶莹的红酒在烛光下熠熠生辉,“早就听闻万灵殿有一位青年俊才,今日得见名不虚传,让我们一起敬塞纳特员一杯。”
  “正常工作,份内之事。一个城邦不能一日缺失信仰,这次交替仪式能顺利完成,一是感谢众神庇护,二是感谢万灵殿的支持。”
  “说的对,说的对,我失言了。”亚宾主祭又一次举起酒杯,“让我们一起敬万灵殿一杯。”
  所有的人举起酒杯,塞纳也微笑着举杯,但内心却只有疲惫。他厌恶这样的场合,却又缺乏拒绝的理由。亚宾主教已经拿起了刀叉,并笑着向塞纳介绍面前的主食
  “塞纳特员,请尝尝我们这里特产的烤鸡,这不提前十天多预定可是排不上号的。不过,我和这里的老板是多年的朋友,所以虽然你走的急,但老板还是帮我买加了塞。”
  塞纳面对亚宾主祭那浓烈到快化了的笑容,只得笑着应声,然后切下一片送进嘴里。这鸡肉烤的油滑肥腻,虽然风味不错,但却算不上顶级。
  “怎么样?塞纳特员。”
  “嗯,很好吃,多谢款待。”
  “哈哈,大沼城穷乡僻壤,没有多少好东西,但这烤鸡却是少有的能和万灵殿一争高下的特品。”亚宾主祭开怀大笑,“能让那么多人排队去等的食物怎么会让人失望呢?”
  塞纳脑海中浮现出在万灵殿一些对外开放区域,总会有些冷门区域莫名奇妙的排起长长的参观队伍,塞纳偶尔会上前问那些人是否了解这个景点。有些人只会笑着回答,不知道呢,但这么多人排队去看的总归会是好东西的。塞纳又放了一片鸡肉入口,仔细的咀嚼了一下,经亚宾主祭介绍过后果然好吃了一点,但依然达不到顶级的水平。
  “对了,塞纳特员。”亚宾主祭突然凑到塞纳身边,轻轻耳语道,“大沼城的居民虽然不算富裕,但都是虔诚的信徒,他们热切期盼着万灵殿最新的神灵可以尽快在祭坛设置神室。”
  “信徒的愿望我们当然会积极回应。”塞纳公式化的回答,他几乎每到一个城邦,当地的主祭都会提出这样的请求。在这三个月里,他大部分时间都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避免卷入当地的纠纷中,极少听闻万灵殿的事情,但凭记忆他大概也推断出了对方的愿望,“不过,四个月前才降临的丰收之神因为过于收到欢迎,各个地区的分神室都在紧锣密鼓的筹建着,这个只能按照时间表开展。”
  “不不不,塞纳特员,虽然丰收之神也非常的渴望,但最近有一个明星神灵收到了大家的热烈吹捧,有很多大沼城居民已经等不及了,很多人拖家带口的奔往万灵殿,非常影响城市的安定,我们的城主对此非常烦恼啊。”亚宾主祭一边说一边从袖口里滑出一个包裹向塞纳怀中送去。
  塞纳手按在包裹上,用力推了回去:“明星神灵?我来的时候还没有听说阿。”
  “是幸运之神,灵的很,现在整个大陆都在渴求它的庇护。”亚宾双手都使上了,试图将包裹推进塞纳怀里。
  “幸运之神?”塞纳也使上了双手,整个餐桌都因为他们的推拉而颤动着,“它的教士叫什么?”
  “好像……好像是叫马文还是马修什么的。”亚宾主祭一边推一边凑到塞纳耳边,“塞纳特员,不要这么客气,大家都是如此。”
  塞纳取过亚宾主祭手上的包裹,然后狠狠的放到了餐桌上。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在众人的目视下,塞纳离席而去。
  
  当塞纳回到万灵殿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马修,但他很快就发现了这并不容易,在万灵广场马修本来门可罗雀的神室前突然排起了惊人的队伍。塞纳在试图挤进神室时被当作插队者遭到怒目而视,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示了自己内部人员的身份,恐怕就要被暴揍一顿了。
  “塞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马修看到塞纳后露出了开心的表情,但还没等塞纳开口将塞纳按在了里侧的座位上,“不好意思,现在太忙了,你先坐下等等我。”
  马修说完就转身去为等待的不耐烦的信徒继续作洗礼,马修一只手按在诺亚的神像上,一只手按在信徒的头上,嘴里念念有词。教士是神与人之间的桥梁,众人信仰于神,神也必将施恩于众人。塞纳不自禁的想起神学课上的开篇语,他看着马修为一个又一个信徒做洗礼,一种荒诞的感觉油然而生,开始怀疑之前在棋桌上和马修对话的真实性
  “骗子!卑鄙无耻的骗子!”一个狂躁的声音在神室门前响起,所有人的视线都循着声音转移过去,马修和塞纳也走出了神室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挥舞着一面写有‘幸运之神完全就是个谎言’的牌子,朝着人群大声叫嚷着,“幸运之神根本是不存在的!各位!各位请听我说!我是罗根城的一个帽子商人,我一个月前听闻这里的幸运之神灵验,作为商人谁不期盼一些好运呢?我不但信奉了幸运之神,而且还立刻奉上祭品升级为了2级信徒,但在回到罗根城后没感到任何不同之处,不过,生意不见起色也并不重要,毕竟做生意久了,好好坏坏也见得多了,但关键是就在六天前,我的帽子店因为意外失火而变成了一片废墟!那是我一辈子的心血阿!各位,各位,作为幸运之神我不但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遭受了厄运!这个神根本带不来幸运!这个教士也只是个骗子!”
  男人用手指着马修,情形激动,塞纳虽然内心不安但并没有做什么,他知道自己贸然行动只会让事情变得不可控制。但让塞纳奇怪的是,马修也没有任何行动的打算,只是站在原地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位兄弟说的就不对了。”正在排队中一个人突然出声说道,“意外失火的时候有没有伤到人?”
  “这……这倒是没有……因为失火是在晚上阿,晚上自然没有人。”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失火本来有可能发生在白天呢?”
  “这谁知道阿!你们这是强词夺理!”
  队伍中另一个人插嘴道:“我在半个月前路过罗根城前的山路时遇到一场暴雨,我当时慌慌张张找了个避难的洞穴,但我前脚刚走进去,身后就发生了泥石流,那恐怖的场景至今想来都后怕,你想想,我只要稍微走慢一点,发现那个洞穴稍微晚一点,就有可能命丧在当场。这不是走运是什么。”
  “可是……可是……”中年男人还想争辩什么,但却一时组织不起有效的话语。
  “最关键的是真的会有什么效果都没有的神吗?迄今为止每一个神都有它的能力,听说这个神经历了很多的测试,如果不是幸运这样难以实测的能力不是早就该发现了吗!”
  这句话立刻引发了人群的阵阵认同,而知道是谁又在人群中喊了一句。
  “而且!这么多人都感受到了幸运之神的效果,难道这么多人都会撒谎吗?这么多人都是傻瓜吗?”
  人群像是被点燃了一样群情激动起来,‘是阿,我们都是傻瓜吗’,‘这么多人都说有效,就你说没效’,‘我可是有切身走运经历才来奉献祭品提高信徒等级的’这些话包围了中年男人,他脸上已没有了最初来时的不满和激动只剩下了慌张。
  马修终于走上前一步,伸出手制止了大家,然后字正腔圆得说道:“各位忠实的幸运之神信徒啊!这位不过是一时之间的迷茫,我非常理解他的不解,毕竟运气并不是即时就能看到的回报。但我看这位信徒已经有知返之意,我主一向宽宏,必重将他映入怀抱!”
  马修的话得到了人群热烈的反馈,人们鼓掌欢呼高声赞颂,马修则微笑着点头示意然后伸手拉起已经坐到地上的中年男人。塞纳望着这一切,感觉像是坐在大剧院在看一场话剧,所有的一切都虚假的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塞纳就带着这股隔离感坐在神室里看着马修为一名又一名的信徒进行洗礼,待那长长的队伍终于消化完的时候,天色已沉,万灵广场的其他神室都已灭灯许久。
  “真对不住,让你等了这么久。”马修活动着有些僵硬的手腕,嗓音略带沙哑,“但实在没有办法,你也看到了信徒们热情似火,我作为神的仆从容不得怠慢。哎呀,照着这个势头,幸运之神在各地祭坛的神室建设计划不得不加快进程了,哎呀,真是伤脑筋啊……”
  马修虽然嘴上说着好像牢骚一样的话,脸上却荣光满面,塞纳坐在原地沉声问道:“马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啊,说来真得好好谢谢你呢。你走后我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对一些在广场上乱晃的人说我的神可以提高运势、消灾去难,而且完全免费,说来一开始好多人都不信我,就一些没什么目标又好奇的家伙抱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的态度接受了诺亚。我想着虽然钱是一毛也赚不到,还得继续领低保,但名单上不再是鸭蛋了总算是面子上好看一些。但过了半个月之后,个别信徒竟然开始拉着他们的亲戚朋友来接受洗礼。他们一个劲的说真灵、真灵,后来传的越来越凶,来我这里的信徒也越来越多,就算我开始收取祭品都挡不住他们的热情,而信徒越多,大家就越说诺亚灵验,好多其他神的信徒也开始转投诺亚了,而现在……呵呵,你下午也看到了。”
  “下午那些替你说话的真不是你安排的托?”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马修坐到了塞纳对面,“虽然在广场上或者排队者中安排些托也不算什么新闻了。但我从来没有干过,这倒不是因为我高尚,你也知道我以前也找过托,但没啥用光花钱。但信徒实在增长但太快,我根本没有时间和余力去做这些事情,你看这神室需要的助手的招聘广告我才刚刚贴出去。”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塞纳望着门外一片死寂的广场,眉毛都皱到了一起。
  “什么怎么办?”马修嘿嘿笑着推了一把塞纳的肩膀
  “我的成功有你一半的功劳。”
  “马修,你不明白吗?”塞纳摊开了双手,愁眉不展的望着马修,“我一开始以为只是小打小闹的事情,但没想到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万一哪天大家真的发现诺亚其实根本不能提高运势,你岂不是成了万灵殿有史以来最大的骗子。”
  “你在说什么啊。”马修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冷冰冰的,“人们怎么会发现与事实不符的事情呢?”
  “等等,马修。”塞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站起身来双手抓住对方的肩膀,“你不会真的认为诺亚就是幸运之神吧,你不会忘记万灵殿那么多测试都无法判断诺亚的能力吧。”
  马修一把推开了塞纳:“那又怎么样,运气是测不出来的。”
  “可是,可是……”塞纳直视着马修愤怒的眼睛,试图唤起对方的记忆,“你不会忘记了诺亚能带来运气这件事不过是咱俩游戏中开玩笑的话吧。”
  “咱们说的只是玩笑,但事实已经验证了诺亚确实能带来运气。”马修的语气坚决,“你也看到了,那么多人都在信奉诺亚后感觉到自己运气提升了,难道那么多人都在撒谎吗?难道那么多人都是傻瓜吗?”
  “可是,可是……”塞纳也焦躁了起来,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焦躁过了,“说不定……说不定,只是你的运气好……”
  话一说出口塞纳就后悔了,他绝望得望着马修,两人之间的沉默在延续许久后,马修终于转身背对着塞纳说道,“天色不早了,塞纳,你也早点回家吧。我明天也会很忙,得早点起床。”
  当塞纳听到背后神室的门阖上发出的响声后,明白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他站在空荡荡的万灵广场,清冷的夜风吹过,让人感到分外孤独,塞纳脑海中一直回荡着马修说的两句话。“难道那么多人都在撒谎吗?难道那么多人都是傻瓜吗?难道那么多人都在撒谎吗?难道那么多人都是傻瓜吗……”
  塞纳抬起头望着满天璀璨的星空,也不禁喃喃自问:“难道,诺亚真的能带来幸运?”但无论是夜风还是星空都沉默着,不给他任何回应。
  
  阿尔法飘荡在座基室,每经过一个基座它如雾一般的身体都会弹出一股淡蓝色的媒触,媒触会插入“执业者”的身体内,然后将“执业者”从另一个位面获取的“能量”吸收进体内。阿尔法不喜欢这份工作,体内充盈着丰沛的“能量”却只能运回主基,然后再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份微薄“能量”。阿尔法渴望成为一名“执业者”,但却在主基的神力测试中被认定为“无能者”。
  主基的测试是绝对的,所以阿尔法只能作为“搬运者”存在着,不能去直接享受另一个位面的能量反馈,不能将自己的能量穿越位面去改变另一个世界。
  阿尔法在一个基座前停了下来,媒触并没有像过往一样机械得伸出,每一个搬运者都对这个基座上的“执业者”抱有复杂的感情。这个叫诺亚的家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闯入空闲基座的搬运者,它强行将自己与基座融合与另一个位面的建立起联系,这件事在主基引起了很大的骚动,但主基在权衡利弊后最终还是否决了将基座拆除的决定。搬运者中常常掀起为什么没有否定诺亚“执业者”的资格,阿尔法默默支持着一种说法,就是主基不愿意承担强行召回给另一个位面带来的混乱。阿尔法和其他搬运者一样非常羡慕诺亚,它们都无数次梦想过融入基座,但却少有实际行动的勇气,但阿尔法们也一样浓烈的痛恨着诺亚,因为它的行动,主基修改了基座融合的触点,断绝了其他搬运者效仿的所有可能性。
  不过,令阿尔法们欣慰的是,诺亚在基座中的生活并不愉悦,因为它是主基测试过的“无能者”,所以一直无法从另一个位面获取能量。“执业者”并不能像“搬运者”一样获取主基分发的能量,阿尔法们看着在基座中日渐枯萎的诺亚,时不时也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做这样的傻事。
  但诺亚今天看上去气色不错,阿尔法探出了媒触,探入诺亚的体内,一瞬间阿尔法就抖动起来,充沛的难以想象的能量源源不断的输导过来,能量流之大让自己媒触通道被撑开而痛苦不已,汹涌,汹涌,汹涌,阿尔法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爆炸了,最终它迫不得已强行自断媒触,媒触在空气中飘荡、抽搐,仍存在媒触中的能量四散开来,虽然可能事后会追加处罚,但如果不这么做,此刻的阿尔法已经爆裂开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阿尔法的身体不稳定的膨胀收缩着, 为什么诺亚会吸收到这么多能量?“无能者”无论获取多少能量都无法转换为任何异能,而另一个位面自愿提供能量就是因为能够得到异能反馈,这在这个位面简直是妇孺皆知的常识。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阿尔法既因为刚才的九死一生而后怕,也因为对诺亚的强烈嫉妒而激动,为什么和我一样的“无能者”可以获得这么惊人的能量。
  蓝色的能量四处飞散,座基室一片死寂,没有任何事物会给阿尔法一个答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4 个关于幸运之神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11-30 09:49:22


cloudinskyline  发表于 2016-12-2 21: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有莫名奇妙之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12-7 12: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aoqiak415fire 于 2016-12-9 14:04 编辑

开头与口吃魔法师的对话那一大段,基本与主线无关。用一句话就可以写完:马修打开了神室的门,遇到了一个口吃魔法师,一打听才知道又是问路的。
另外,最后几段,写另一个位面阿尔法诸神的那段与主线无关,感觉像化蛇添足。。。多加了几根媒触,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写到:塞纳抬起头望着满天璀璨的星空,也不禁喃喃自问:“难道,诺亚真的能带来幸运?”但无论是夜风还是星空都沉默着,不给他任何回应。这里时就嘎然而止。首先,这篇小说写了一个信仰的起源的故事。文字方面较为诙谐。除开前面异界棋的对弈细节,让人感觉没有太多意义外,故事题材的选取是很好的。但美中不足的是,开头马修和口吃魔法师对话那大段和结尾那一大段和作者想要表述的故事主线几无关联,这就非常尴尬了。
根据藏龙组委会评分规则:
1、语句:语句虽然通顺,但设定词过多,自创的称谓,造成了不小阅读障碍,导致一些剧情难以被接受———诸如:塞纳“特员“,读后想了一下叫”神使“或者”神的代理人“更好。另外,突然冒出的阿尔法之神,触媒,基座这些设定词汇的出现,反倒破坏了阅读感受。估计这也是楼上感觉莫名其妙的原因。8分。2、语境:对话诙谐。马修和塞纳两位活宝刻画的很是饱满。角色个性突出。15分。
3、故事完整性:本文故事完整,而且还有画蛇添足之嫌。本是一个创造信仰的故事,结果硬是将读者拉到了另一个位面。10分。
4、剧情:逻辑方面设定无误,线性小说结构。从塞纳一句无心玩笑,到马修理解了玩笑,捧起了一个无所作为的神,到最后塞纳对人们的信仰感到困惑,这的确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剧情尽管简单,但不失反转,我认为这不是幸运之神的崛起,这是作者对信仰的深思。15分。
5、立意:站在世俗的角度暗讽信仰的荒唐。然而作者画蛇添足了一大段。不好。10分。
总分:58分。
如果修改了以上问题,这篇小说是值得一读的。但异界,位面,阿尔法,基座,特员这样的词汇让人生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hlher  发表于 2016-12-18 21: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的文字相当成熟,尤其在棋局的描写中,有很强烈的画面感,让人不禁好奇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游戏?但瑕疵还是有的,许多地方更加磨砺为好。
“可是……可是……”中年男人还想争辩什么,但却一时组织不起有效的话语。
像这一句,可以简单的改为“男人支吾道”或“男人语塞”,因为“可是……可是……”的说法已经表现出了当时的情形,后面无需赘述了。
小说内容方面就差强人意了,与作者精致的描写相比,这是个有点苍白的故事,一个莫须有的“幸运之神”,一个神棍的逆转,差不多就是全部,最后的阿尔法诸神,实在是有点故弄玄虚之嫌,在短短的段落里,填鸭式教育了读者一系列陌生的名词,这样无疑会引起反感。
1、语句:文笔较为成熟,对话之间的衔接、动作,是最大亮点。 15分
2、语境:角色个性分明,神棍巧舌玲珑。12分。
3、故事完整性:故事尚完整,抛除掉各种细节描述,实际干货不多。10分。
4、剧情:意想之中的走向,不能振奋读者。8分。
5、立意:一般般。10分。
总分:15+12+10+8+10=5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7-1-3 12: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发现这篇的分还没给,我以为我贴上了,汗。。。。

幸运之神
这是一篇很有意思的小说,前面的部分一次顺畅读完,后一部分读了两遍,也基本上了解了作者希望表达的意思。
虽然我们这是一次奇幻征文,文章也充满了奇幻元素,但毫不夸张地说,这篇小说去投科幻征文也毫无问题,甚至可能更合适。不过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科幻与奇幻之间本身虽然有差异,但并没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至少这一篇就做得很好。
评价这篇文章有一个核心的词——“证伪”,是否可以证伪是区分科学与非科学的关键。
关于证伪:卡尔·波普尔在其著作《猜想与反驳》提出科学和非科学划分的证伪原则。科学和非科学的划分在波普尔这里得到了明确界定而且是一反常识的。非科学的本质不在于他的正确与否,而是在于它的不可证伪性。于是数学和逻辑学便被划分为非科学的。同样,心理分析学说,占星说,骨相学,马克思之后的"马克思主义"也都是非科学的。它们都不可被证伪。数学和逻辑学之所以被划分到了非科学的原因在于他们并不需要经验去检验它们,他们被休谟称为必然真理。而科学和非科学一样,都既包含着真理,又包含着谬误。

在这个故事里,毫无疑问,神学是不可证伪的非科学,只要它愿意,无论提出何种质疑,信徒们都能为其自圆其说。比如文中反驳店铺着火的那一顿说辞,而文章在后面部分又对其进行了“科学”的解释,虚无缥缈的神居然可以产生出真实的能量,在客观的世界中,主观却可以拥有强大的力量,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这是对神学从另外一个角度做出的思考,也可能正是基于这种思考,许多著名的西方科学家都相信宗教,也是科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这种说法的体现。
总之,对于奇幻世界进行科学解释在以往的作品中也有展现,但这一篇无疑是做得很出色的。

1语句:语句流畅自然,语法标准,偶有错字,标点与段落划分可以再斟酌一些。
评分:15
2语境:人物对话动作场景等描写符合设定,描写生动有趣,对于细节方面的掌控也比较到位。
评分:14
3故事:故事完整,逻辑性很强,篇幅不长但表达的东西很多。
评分:15
剧情:有矛盾冲突,有情节的起伏,文章可以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到塞纳抬起头望着满天璀璨的星空,也不禁喃喃自问:“难道,诺亚真的能带来幸运?”但无论是夜风还是星空都沉默着,不给他任何回应。结束,可以独立成篇,但加上后面的一部分也很有意思,带来另外一种思考,是很巧妙的写法。
评分:15
5立意:有些事情,我们相信,它就能成真。谁又敢说,相信不是一种力量呢?
评分:15

总分:7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