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5 3175

战争

不停 于2016-12-22 19:28:4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0875648_105917630153_2_副本.jpg

  
(一)

  
  雪下得很大。狂风呼啸之间白色的雪花漫天飞舞,给人以极度的压抑之感。这样的雪在别的地方或许是不可想象的,但这里是北地,是黎明之墙北方的苦寒之地,寸草不生的冰雪王国,不下雪的日子,屈指可数。
  透过这令人睁不开眼的雪花,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挣扎着前行的男子。他身着灰色的斗篷,腰上似乎挂着长剑,又似乎是别的什么东西。他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雪地上,偶尔会因为积雪过厚把脚陷进去。他的面容不甚清晰,但从他的动作中可以看出他浑身上下充满了疲惫。
  不能停,不能停。只要能到达白崖镇,就有一线生机!他的嘴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句话,似乎是在给自己加油打气。
  只要能到达,白崖镇!他咬了咬牙,把陷进去的一整条腿拔了出来。
  我绝不能死在这里,绝不能!他咆哮了一句,又后悔地指责自己浪费了体力。为了防止此类情况再次出现,他干脆把嘴闭得死死的,只是机械地进行着前进的动作。
  看上去他下一刻就会倒在地上,被冰雪覆盖,成为又一个消失在北地的旅者。但又似乎,他还能走很久。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相信任何一个看到男子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
  雪越发大了,将男子留下来的脚印,尽数覆盖。


(二)

  
  兰斯有些好奇地看着自己的长枪,对于他这样的农家子弟来说,很少有机会能看到真正的武器。他轻轻地碰了一下自己的枪尖,在感受到锋利之后迅速将手收回,低声赞叹了一声。
  “怎么,菜鸟,没见过枪?”一只粗糙的手径直抓住了兰斯的肩膀,与此同时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
  兰斯被吓了一跳,“泽维尔大,大哥。”
  兰斯口中的泽维尔一把将他转了过来,居高临下地说“还叫什么泽维尔大哥,就叫大哥就可以了!”
  兰斯吃力地抬起头看泽维尔的脸,语气中带着一丝讨好地道“是的,大哥。”
  “这才像话。”泽维尔一脸满意地松开了兰斯,示意他坐下。待兰斯坐在床上之后,他自己也拉来了一把椅子。
  “来聊聊。”
  “好。”兰斯想了想,发现这是一个和老兵拉近关系的好机会。于是他干脆利落地就答应了下来。
  “感觉怎么样?”泽维尔一脸笑意地道。
  “啊,啊?”兰斯一脸困惑地看着泽维尔,并没有搞清楚这位“大哥”的意思。
  看到兰斯这副模样,泽维尔摇了摇头“我是说握起枪的感觉。”
  “还,还不错。”兰斯下意识地回答道,随即又尴尬地笑了笑“我是第一次见枪。”
  “没谁会笑你,小子。”泽维尔脸上重新挂上了笑“至少你没被自己的枪吓到。知道吗,那枪上的红色可不是装饰品,多少人的血才把它染成这个样子。”
  “不是新枪啊。”兰斯先是被泽维尔的话语吓了一跳,又怅然若失地端详起了长枪,发现其虽然被保养得很好,但如泽维尔所说,枪尖上还是有大大小小的痕迹。
  看来是无知者无畏啊,泽维尔感慨道,紧接着嗤笑了一声“当然不是了,小子。你以为咱们的军费有多少。”
  “年年不是收了那么多的税吗?”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那些王公贵族们的生活是多么的奢侈。”
  兰斯默然了。虽然他见识少,但这无碍于他对贵族们的极度羡慕和愤恨。
  “好了小子,别想了。虽然军费不多,还是能发得起薪水的,至于更多的?那可不是我们该担心的,自然有上面人周旋。”
  “可是这样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我们毕竟还是军团的一份子啊!”
  “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个小兵!你的忧虑根本传不到大人物的耳朵里,只能让你自己活得越来越不好!士兵的本分就是打仗,就是服从命令!只要能做到这两点,你就是非常合格的一名士兵!”
  兰斯又一次默然了。他很清楚泽维尔说的是对的。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他早就体验到了这个世界是怎样的残酷。
  “你参军的目的是什么?”
  兰斯刚要说些什么,却被泽维尔打断了。
  “别告诉我是为国为民,我可不想听空话。来聊聊真实的想法吧。”
  兰斯不好意思的笑了“家里要揭不开锅了。我又添了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如果我在家的话,虽然是一条劳动力,但我家的地不够养活这么多人的。我如果参军,家里不但少了一张嘴,还能拿回钱去补贴家用。”
  “真是孝顺啊。”泽维尔感慨了一句,但随即正色道“那你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没为自己考虑过?不想娶一个漂亮的老婆?”
  “想倒是想,但是就凭我这身份怎么可能…..”他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见了。
  “原来是想建立战功博取声名。”泽维尔耸了耸肩,“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小子,在这次的战争里最好还是不要想太多比较好。”
  “以前贵族跟贵族之间的战争虽然也残酷,但只要能拉下脸来投降,留一条命不难。但这次么,我们面对的可是龙啊。”说着,他的眼神中闪过畏惧。
  兰斯在听到这个名字的一刹那身子颤抖了好几下。
  “德,德根海德自古以来的统治者。”他惊慌着吐出了这样的字眼。
  “德根海德的神。”泽维尔一字一句地道。
  “怎么会这样,我不知道,我父亲只跟我说….”兰斯差点就在精神恍惚之中倒在了地上。
  看来你父亲只是贪图你的抚恤金。泽维尔在心中想着,并没有说出来。他清楚这将会是压垮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不希望一手将兰斯送入死亡的深渊,尽管他现在已经相当于是这么做了。
  “别担心,小子,我会护你周全,保证你能完完整整地领到薪水,而不是抚恤金。”他想了想,说出了这句话。
  “真的吗,真的?”兰斯抓住了泽维尔的手,神情中充满惊慌。
  泽维尔眼神中闪过一丝愧意,“当然是真的!我可是大力者泽维尔!我要保你还不是轻轻松松的!”
  “谢,谢你。”兰斯松开他,直接躺倒在了床上。
  “行了,你好好休息,明天咱们就要出发了。”泽维尔转身离开。他自己其实很清楚,他根本就保护不了兰斯。在这场战争中就算是领兵的将军都不敢说一定能活着回来,他又何德何能可以把一个人从死亡手里抢出来呢?
  但他还是那么说了,他不希望这个年轻人此时此刻就丧失了希望。但这会不会使其陷入更深的绝望之中呢?他不知道,也不敢去想。他大踏步地离开了,怕自己的愧疚会让他忍不住说出事实。
  
(三)

  
  “有战报传来吗?”希尔科一把拽过身旁的士兵,狠狠地道。他无比希望能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只因他现在的处境太过糟糕。
  “还没有,大人。”士兵战战兢兢地道。
  “该死”希尔科松开了士兵,丝毫没有将军风度的破口大骂起来。
  “哈泽尔边虽然没传来什么新的消息,但薛尔奇那边来了话。”
  “那个逃犯有消息了?”希尔科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眼下他最需要的虽然不是这个,但并不意味着那个逃犯就没有意义。那毕竟是一个曾经的大人物,如果能缉拿归来,会使他的压力减少不少。
  “是的。薛尔奇大人在霜土发现了他的踪迹,能够确定其是朝白崖镇的方向去了,目前薛尔奇大人正在追击之中,尚未成功将其抓捕。”士兵并没有说出那人的名字,而是用“他”来代替。看得出来,那人虽然已经沦为逃犯,但还是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希尔科的眉头锁的更紧了,虽然已经发现了踪迹,但他还是不放心,更何况薛尔奇那家伙…….
  算了,想来就算是意见相悖,在大事上那家伙会明白怎么做的。希尔科说道:“给他发一道军令,限他十日之内务必将卢比奥抓回来。”
  “是。”士兵恭敬地道,然后便要出门执行命令。
  “还有,通知各部士兵进入一级警备状态。最近巨龙那边虽然没什么动静,但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
  “是。”
  “下去吧。”
  士兵行了一个军礼,随即出了门口。
  希尔科揉了揉脑袋。对于跟龙的战争,不只是士兵,连他这个指挥官也不看好。那可是已经在德根海德生存了四个纪元的强大存在!人类只不过是第四纪元才得以站在历史舞台上的新兴角色,又怎么能和其相提并论?
  更何况他明白联军现在并不是铁板一块。其中虽然有一部分是真心想和巨龙作战,真正想为人类做出贡献的人,但更多的还只是因为利益而聚在一起的自私之徒罢了。虽然现在他们因为相同的目标站在统一战线,但却难保不会在受到溃败之后四散奔逃。
  巨龙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人类的命运该由人类自己掌握?希尔科冷哼了一声,就算巨龙已经腐朽,难道还能比人类更腐朽?人类在短短两个纪元中,就做到了龙族几千几万年都没做到的事!
  终于明白卢比奥为什么会这么做了。他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那套蓝色战甲。
  “我应该全心全意打这一仗吗,老伙计。”


(四)

  
  艰难地将剑从冬狼的身体中拔了出来,卢比奥抓住机会大口大口地呼吸起空气来。他的运气可以说好,也可以说不好。
  好的地方在于,食物在他最缺乏的时候自己送上门来了,而不好的地方在于,他本来就不多的体力被消耗的一干二净,身体上也增添了许多道伤口,本来就破烂的灰色斗篷只剩下几缕布条。
  更糟糕的是,卢比奥不确定这血腥味会不会引来狼群。连一只冬狼他都险些应付不过来,一群岂不是会要了他的老命?
  他抬手将破碎的斗篷彻底撕烂,然后裹在了伤口上。他并没有学过包扎,但他相信这还能起到一些作用。尽管这过程让他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疼痛。
  他警惕地望了望四周,在确保没有生物的踪迹之后升起了火堆。这项技能他只用了五天就从一窍不通到熟练运用了。
  看着在火光中被烤的冬狼,卢比奥的眼睛中释放出了光芒,喉咙中不断发出了“嗬嗬”的声音。
  
(五)

  
  “看来我们的公爵大人遇到了不小的麻烦。”薛尔奇用手指在雪中挖着,不多时便挖出了冻结的血块。看到这个,他严肃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笑意。
  他的同伴萨克见状也开始在他附近挖掘,但他很明显没有薛尔奇的本事,一无所获。
  “嘿!”萨克有些气馁,扫兴地站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猎人吗?还追踪?”小个子拉里讽刺道。
  “嘿,别说的好像你比我强似的。”萨克有些不满地瞪了拉里一眼。但令他更加不满的是,拉里一点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了。
  “你确实不擅长追踪。这种事情应该让专业的人来。”五人中唯一的女人迪莉娅说道。说着,她将目光投向了一边的老猎人。
  “有人曾在这里生过火。”老猎人思考了片刻,变给出了答案“时间不超过两天,人数不超过三人。”
  “何以见得?”薛尔奇饶有兴趣地问道。
  “昨天这一带下过雪,很多痕迹都被掩盖了,所以不太好判断,也不太方便给您讲解。但请您相信一个从事了一辈子猎人工作的老猎人的直觉。”他并没有任何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他曾是这一代很有名的猎人,曾经猎到过一头雪熊。虽然随着年龄的增大,他的体力逐渐衰退,就连勇气也不同以往,但王牌猎人的傲气还存在于他的身上。
  薛尔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这里离白崖镇还有多远?”
  “九….八里!”老猎户抬头看了看还算晴朗的天空,报出了数字。
  “八里吗?”薛尔奇再一次眯起了双眼“希望那位能干的公爵大人还能再加一把油啊。”
  “怎么,你不希望追到他?那我们干脆放弃了不就完了吗?”萨克有些不解的说道。虽然这是希尔科传下来的命令,但对于一根筋的萨克来说,薛尔奇才是他的领导者。对于他不认可的人的命令,他自然不会太过重视。
  “联军中有人不希望这位大人死。”双眼蒙着白布的雷克斯十分冷漠地说着。他的装束是五人中最奇怪的。眼上蒙着白布先不提,但看他那单薄的衣着,可不像是适合在北地穿的。
  “那我们放弃?”萨克有些摸不清头脑“我们都追出几十里啦!”
  “追当然是要追的,毕竟,我们的任务是这个。而且,我立下的骑士宣言也不准许我做出违背命令的事情。但就我个人而言,还是希望这位大人可以活下去的。”
  “怎么?”
  “联军中有人把事情看得太乐观了。虽然我们目前势如破竹,但我们真正的对手还从未与我们正面交锋。罗德岛上那群巫师到现在对这件事情还持有暧昧的态度,这一点也不得不考虑。那位公爵大人虽然目前来看跟我们不站在一条船上,但他本身的存在,对于东部王国就具有很重要的意义。他活着,东部王国就能持续为联军供给。”
  “那还是不追?”
  “但如果他死了,东部王国就会完全落入联军的掌控。他那个可爱的女儿可抵挡不了有心人的明枪暗箭。而那位陛下更是被他架空得只能偏安一隅。”
  “呃”几次都没能洞悉薛尔奇的意图,这令萨克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这一次他干脆闭口不言。
  “走吧。”雷克斯率先登上了马匹,对薛尔奇招手道。他虽然眼不能视物,但光从他的动作上来看,会觉得他甚至比常人更机敏。
  “总之一切就看天意如何啦。”薛尔奇翻身上马,“我们全速追至白崖镇,如果追到了,那就把他带回去,如果追不上,就放他一马。”
  “他现在连个可以用的交通工具都没有。如果他真能用两条腿跑赢我们的骏马,那我会对他抱有最崇高的敬意的。”
  “是!”四人向他微微颔首,随后都纵马狂奔。


(六)

  
  “紧张啦,小子。”泽维尔大笑着拍了拍兰斯的肩膀。
  咽了一口吐沫,兰斯干脆就点了点头。他也不怕泽维尔笑话他,他就是新兵,难道还指望他一脸淡定地擦拭长枪?
  “我们这次就是去侦察,怕毛?”泽维尔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以示自己的强壮“还有我护着你呢。”
  “嗯。”兰斯紧张地端起了长枪。


(七)

  
  卢比奥牙关紧锁,挣扎着向前爬动着。他的模样十分凄惨,简直让人难以相信。他的脸上靠近鼻子的位置有一个伤痕,随着卢比奥脸部肌肉的运动而泊泊地流出鲜血。左手被拖动爬行着,双腿更是被磨得血肉模糊。
  但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那天在遇到冬狼之后他还以为已经时来运转,却不料只是不幸的开端。他接连遇到了雪熊和冬蛇。
  难道北地的动物都不冬眠?在乍一遇到它们的时候卢比奥还有心情吃惊。
  在经历了一番血战之后,他逃脱了,还将冬蛇变成了食物,代价则是几乎废了一条左手。而雪熊更是差点就杀了他,最后还是他舍弃尊严装死才逃过一劫。
  在这场逃亡的最开始,卢比奥还会咒骂希尔科,会诅咒联军不得好死,会盼望着他们全陨落在巨龙的伟力之下。但现在他的心中再无杂念,只有逃生的决心。
  或者说,他现在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逃生。他一点点地挪动着身体,将双膝磨得更加惨不忍睹,甚至只是为了前进些许。
  逃生,逃生,逃生,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已冻僵了的冬蛇,狠狠地咬了一口,逃生!
  在他所经之处,一条血痕清晰可见。


(八)

  
  “伤亡情况怎么样?”希尔科急匆匆地穿上那件蓝色战甲,连佩剑都交由侍从来拿。他一边走,一边询问着身旁的传令兵。
  “死亡二百人,伤者五百余人。”
  希尔科被这个数字惊到了。
  “不是一次试探性地进攻吗?”他几乎是将这几个字吼出来的。
  “是兰顿将军的命令。”传令兵低下了头,不敢触他的长官的霉头。
  “兰顿那家伙呢?”
  “已经牺牲了。”
  “混蛋!拖后腿也不是这么拖的!他们这是想带着联军一起玩完吗!?”希尔科惊怒交加地说着。
  “也不能全怪兰顿将军。他贸然进攻固然有罪,但造成伤亡的更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情报工作的不到位。龙族派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杂牌军,而是一只由龙人,双足飞龙,地行龙……..等组成的军队!几乎把亚种龙全部派出来了!”
  “该死,这群蜥蜴是抽风了吗?”希尔科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努力地平复了自己之后开口问道“士气怎么样了?”
  “全完了,大人。”传令兵苦笑一声,报出了在希尔科听来如同噩梦一样的词语。
  “快,快召集所有的士兵!我要讲话!”希尔科为了吼出这句话差点跳了起来。
  “是。”
  一股发自内心的疲惫在希尔科的脑海中出现了,但他别无选择。


(九)

  
  “兰顿将军和二百名士兵的牺牲是令我们无比痛心的,但这将会是有价值的…….”
  木然地看着希尔科的嘴一张一合,兰斯完全不想听他在说什么。这个年轻人同我们第一次见到他时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更加沧桑成熟是一方面,更为显著的是,他的右手不见了。
  “都是,骗我的。”他轻声说着,语气中不带分毫的感情。


(十)



  前进,前进,前进。
  卢比奥整个人几乎变成了一条。他只是不停蠕动地前行着,甚至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的风采。再没有人会把他和那个叱咤风云的大贵族扯上关系。
  看到这样的卢比奥,萨克吃惊地嘴巴里可以塞进一整个鸡蛋。
  “我们怎么办。”迪莉娅有些不忍地收回了视线。
  薛尔奇默然不语。
  “你得想清楚,希尔科还有他身后的大人物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但我更知道我的良知在什么地方。”薛尔奇冷冷地说出了这句话。
  “真要顺应良知的话,当初为什么要接下这个任务?”雷克斯丝毫都没有退让。
  薛尔奇找不到可以反驳他的话语。
  “你现在就算放了他,你以为他能活着到达白崖镇?”
  “就算他死在路上,那也是他自己的努力失败了。但如果我们将他在这里解决,那就成了我们的问题。”
  “假仁假义。”
  “就算真是假仁假义又如何?那也是仁义!我在宣誓成为一名骑士的时候也曾发下怜悯的誓言!”薛尔奇整个人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剑,锋锐,冰冷。
  雷克斯就那样注视着他。
  二人之间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拉里,萨克和迪莉娅试图帮助两人缓和,但实力不够的他们只能干瞪眼。
  一时间,只剩下卢比奥挣扎前行的声音。
  良久,雷克斯收回了目光“你是队长,责任由你承担。”说完,他不顾在场四人的感受,骑上马便朝反方向绝尘而去。
  薛尔奇叹了一口气,将视线重新放在了卢比奥身上。“加油啊,公爵阁下。”
  
(十一)

  
  号角呜呜地吹着,兰斯用仅剩的左手举起了长枪。
  “杀。”他轻声说着,随后冲向了汹涌而来的地行龙。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5 个关于战争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12-5 10:45:59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12-6 14: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aoqiak415fire 于 2016-12-7 11:49 编辑

  雪下得很大。狂风呼啸之间白色的雪花漫天飞舞,给人以极度的压抑之感。这样的雪在别的地方或许是不可想象的,但这里是北地,是黎明之墙北方的苦寒之地,寸草不生的冰雪王国,不下雪的日子,屈指可数。
    开篇一句话,给人一种冰与火之歌的既视感。不错。这是在写北境长城么?
    1、只要能到达,白崖镇!他咬了咬牙,把陷进去的一整条腿拔了出来。
    2、巨龙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人类的命运该由人类自己掌握?希尔科冷哼了一声,就算巨龙已经腐朽,难道还能比人类更腐朽?人类在短短两个纪元中,就做到了龙族几千几万年都没做到的事!
    缺少标点符号:“只要能到达,白崖镇!”请作者注意仔细校对小说。
    “啊,啊?”兰斯一脸困惑地看着泽维尔,并没有搞清楚这位“大哥”的意思。
     这里,可以删掉红色标记处,前面已经说了困惑,后面不需要再额外解释什么叫困惑。请作者注意简练。
    兰斯先是被泽维尔的话语吓了一跳,又怅然若失地端详起了长枪,
    注意简练:兰斯立即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又怅然若失的端详起了长枪。
    他并没有任何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该处常拗口,不宜使用这样的句式,应注意修改:他肆无忌惮的说出了真实想法。
    “我们这次就是去侦察,怕毛?”
     该处歧义,或者用词不当。“我们这就是去侦察,怕吗?”还是“我们这就世去侦察,怕个鸟!” 另外,这段缺少关联和连接,场景转换强制进入。
     他们全陨落在巨龙的伟力之下。
     这里用词没有力度,应该是:他们全死在巨龙伟力下。
     他一点点地挪动着身体,将双膝磨得更加惨不忍睹,甚至只是为了前进些许。
     这里表达语病。 正确应为:他一点点地挪动着身体,将双膝磨得更加惨不忍睹,甚至只是为了前进些许,也要拼劲吃奶的力气。

     逃生,逃生,逃生,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已冻僵了的冬蛇,狠狠地咬了一口,逃生!
   “逃生,逃生,逃生!”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已冻僵的冬蛇段,一心只想着:“逃生!”
     卢比奥整个人几乎变成了一条。
    语病,同样的问题,变成了什么?蠕虫?请作者注意检查。
小说开场,深深吸引了我。这篇小说讲述了人类联军讨伐巨龙但估计全体玩完的故事。正如前面所说,开头非常吸引人,但是越写到后面,就越发简单,而且随之而来的,就是作者抛出了更多的人物。从开头逃生的公爵殿下卢比奥,到低阶兵士兰斯和老兵泽维尔,战争指挥官希尔科,再到追踪队长薛尔奇和他的追踪小队,这些线索人物的小场景加对话。构成了整部故事。   虽然标题名为:《战争》,但是内容中除了最后一段:号角呜呜地吹着,兰斯用仅剩的左手举起了长枪。“杀。”他轻声说着,随后冲向了汹涌而来的地行龙。描写战争之外,着重写了几个人,不论从战争的结局,战争的过程,作者试图用侧面将之刻画出来。想法非常不错。但是毛病还是缺乏自然的过渡,场景跳跃过渡频繁。
   梳理人物关系:
   卢比奥:逃跑的公爵,一心只想求生。认为人类必败的人。
   希尔科:战争指挥官,一边想要将龙族屠尽,一边想要活捉逃跑的公爵请赏。(虽然作者并未交代清楚,高明之处就是可以让读者想象)。
   兰斯:联军小角色,虽然作者试图刚开始将之刻画成一个农夫,或者说是一个懦弱的低阶征召兵,但显然这里并没有刻画好,倒是最后的他用仅存的手举起枪,做最后抗争的那段让这个小角色升华。故而推断。
   老兵泽维尔:一个引导征召兵兰斯老兵,后来情况作者没有交代,但可以想见他是阵亡了。因为他说过要保护兰斯,不让兰斯家人拿到他的抚恤金。
   追踪队长薛尔奇:一个典型的守序善良的骑士。
   这些人物贯穿起来,写了一个悲伤的故事。联军向巨龙发起进攻,公爵卢比奥认为人类必败,逃离战斗。战场指挥官希尔科战败,导致人类联军全军覆没的故事。但,好像,缺少什么。信仰是什么呢?
根据藏龙组委会评分标准:
1、语句:亮点在开头一段描写上,非常不错,简练,通顺。除了极个别标点符号没有校正到外。18分。2、语境:对话方面,稍显冗长,作者试图以对话刻画人物性格,除了线索人物兰斯刻画较为失败,其余尚可。15分。
3、故事完整性:由于缺乏过渡,和后期可能比较赶。作者试图用几个片段刻画一场战争,但关键之处的衔接没有做好,以至于故事彻底碎片化,不完整。5分。
4、剧情:剧情方面显得非常平淡。最终用每个人的实际行动,或者作者描述,写了这场战争中他们的命运。除开对兰斯的惊叹之外,其余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靠猜。剧情不是完整的。5分。
5、立意:读完以后,除了对兰斯变得非常勇敢感觉有些意外之外,我一直试图想要揣摩这个小说到底要给我们说明一个什么想法。是在信仰命运?总之,立意是含糊不清的。5分。
总分:18+15+5+5+5=48分。
总评:小说作者文笔非常漂亮。但是由于文章做成感觉非常仓促,很多地方并没有写到。以至于小说过于碎片化。以至于无法表达一个明确的主题。如果经过添加剧情,想必这篇小说是非常棒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辛酸离歌  发表于 2016-12-17 12: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12-6 14:36
  雪下得很大。狂风呼啸之间白色的雪花漫天飞舞,给人以极度的压抑之感。这样的雪在别的地方或许是不可想 ...

首先感谢您如此认真地看完了我的小说,给出了中肯的意见。
如您所说,我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写的比较仓促,以至于许多毛病没有发现,感谢您能将其指出。
碎片化的问题是我一开始没想到的,可能还是我写作的经验太欠缺,我会在以后的创作中注意这个问题。至于结局,我的本意是开放式结局,给足读者自由想象的空间,让读者可以自己想象角色的命运和下场。可能是我想当然了。
而信仰的问题,我想我的小说里还是有的。泽维尔曾经说过龙是德根海德的主人这种话,这就说明了人类曾经将龙作为自己的信仰。然而他们现在和龙开战了,说明他们抛弃了这一信仰。从“人类的命运该由人类自己掌握”这一口号中可以看出,联军中真正为了人类考虑的那一小部分人是把人类本身作为人类的信仰。在他们看来,哪怕是强大的龙也没资格做人类的信仰。而纯粹为了利益的那一部分人则是彻底抛弃了信仰,成为了无信者。或者说,他们把利益当成自己的信仰。以兰斯为代表的平民阶级甚至不知道战争的目的和意义,这又说明了那一小部分人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平民的开化程度,还没达到可以将本身作为信仰的程度,他们仍需要有人来统治,来带领,哪怕推翻了龙,人类的生活也不会过的更好。
以上是我对自己的小说的看法,可能我的水平还没到把它表达出来的地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12-19 09: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辛酸离歌 发表于 2016-12-17 12:47
首先感谢您如此认真地看完了我的小说,给出了中肯的意见。
如您所说,我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写的比较仓促, ...

可能是因为情节设置过于跳跃,导致你并没有把这个问题抛给读者去想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hlher  发表于 2016-12-19 19: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雪下得很大。狂风呼啸之间白色的雪花漫天飞舞,给人以极度的压抑之感。
作者应该注意,尽量不要在环境描写时给读者灌输主观印象,比如这里,“压抑”的感觉完全可以通过描写渗透进字里行间,你有足够的笔力给读者自由,而不是带着他们学步。

“别担心,小子,我会护你周全,保证你能完完整整地领到薪水,而不是抚恤金。”
赞一个,说实话,我非常喜欢这样充满灵犀的句子,把长官的性格展露无疑。
但是这段兰斯和泽维尔的对话里有一个重大的问题,那就是POV不统一,同一个章节中,你对两个角色的心里进行了描写,让读者无从明白,你的视角究竟在何处?《冰与火》之歌虽然采用了多视角,但绝对是“一章一个POV角色,展现POV角色眼中的世界”,这样才能给读者最强烈的代入感和真实感。
一提到第四纪元,我就想起了《指环王》,一看见罗德岛,我心中就浮现出了蒂德莉特的笑颜,想必作者也有涉猎,这种熟悉感令人会心一笑,不愧是同道中人啊。
逃跑的公爵、追迹的猎者、鲁莽的将军、战火中的小人物……似乎要编织成一个庞大的故事,饶有性质的看下去,然而……这就完结了。作者你是不是赶稿期啊!结尾也太对付了。
1、语句:文笔着实不错,作者要对自己的文字有自信,尽量少灌输主管见解。 14分
2、语境:偶尔有灵犀的句子,但对话方面整体一般。10分。
3、故事完整性:在我看来,这个故事是戛然而止的,存在赶稿嫌疑。8分。
4、剧情:剧情编织细密,但是最后并没有收拢。8分。
5、立意:与巨龙和亚种之间的战争,解放与自由,作者还需要更多篇幅来表现。10分。
总分:14+10+8+8+10=51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6-12-22 19: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战争
故事的开篇还是不错,设置了一个悬念,在雪野上一名不知身份的行者艰难前行,他是谁?去向哪里?肩负何事?这些都是读者希望在后面看到的。接下来的一段,通过新老两个士兵的对话,大致介绍了一部分故事背景——人与龙之间的战争,根据一般的小说写作方法,差不多可以确定这是宏大战争场景下对局部细节的描写,比较典型的以小见大。紧接着又从将军的角度开始表现另一条线——逃跑者的故事,嗯,这种多线的叙事方式也符合描写战争这种大场景的故事。随后的情节主要说了逃跑者的艰辛,追踪者的矛盾,以及统帅的无助,然而战争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这就使得之前的铺垫变得失去了意义。读者们在这种没有主角的故事里,不知道各种人物存在的意义,也很难体会作者像表达的思想。总体的感觉是头重脚轻,没有转折也没有高潮,可能是仓促的缘故吧,如果时间足够的话,作者能把后面更改补充的话,也可以成为一篇不错的小说。

1语句:通顺,表意基本明确,有少许歧义和语病,前面的评论里说到了,不再累述。总体来说,没有太大问题。
评分:14
2语境:从描写的角度来说,有些时候视角的切换比较突兀,比如在描述之中,突然插入评论的话语,会让读者无所适从。如:“ 木然地看着希尔科的嘴一张一合,兰斯完全不想听他在说什么。这个年轻人同我们第一次见到他时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更加沧桑成熟是一方面,更为显著的是,他的右手不见了。”
有时候作者可能对读者的理解能力信心不足,希望让读者更轻松些。心情可以理解。此外,有些细节描写存在过度的状况,抓住关键点,简略的的描写往往更加有力。
评分:12
3故事:故事描写的就是与龙族战争前形形色色人的心态和表现。但是这样的话,其实很难称为一个完整的故事,一般故事的发展都由起承转合组成(不是绝对),但这一篇前面的铺垫很多,各条线也展开,却到了后半段却没有结果,这是很让人遗憾的地方。
评分:8
4剧情:如前文所说,只展现了人龙战争大背景下的矛盾,却没有必要的转折,高潮,掌控能力有待提高。通常来说,文章的开篇要介绍矛盾的产生,文中的时候矛盾或激化或转变,到结局的时候矛盾或爆发或被解决,才是比较完整的小说,而我们通常说的一波三折,如果让剧情更加曲折一些,对于结尾高潮部分的助力将会更多。
评分:9
5立意:看了一下作者的陈述,他想要表达的主题思想还是有一定深度,但可能是对作品的控制力稍显不足导致无法表现出来。望继续努力。
评分:8

总分:5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