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4 2217

追杀局中局

不停 于2016-12-23 15:09:3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41828324725323e13853f3f39b35e6ff_副本.jpg

1 剑
  云层逐渐松懈,雨点越来越无力,泼洒着最后的怆凉。但它们还会来的,我知道。
  这片大地上的景色非风即雨,非冷即热,非峥嵘即苍茫,非生即死。
  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我久浸血海的心出现一丝波动。
  “自己脱光。”我命令这倾世的美人。
  “呸。”浓痰吐在我脸上。
  我顿时怒不可遏,癫狂地蹂躏。在到达快感的巅峰时,刺眼的锋芒一闪,我使尽全力往后跳。
  看着她手中的剪刀,我的剑雷霆大发,凭空显现。
  “你不害怕吗?”我盯她的眼睛问。那里的眼神果决、刚毅,完全没有邂逅死亡的畏惧。
  “有胆就让我活。”
  云破碎,散去,露出月。
  我是杀手死剑。
  我来寻找我的女人。


2 刀


  月,如同一抹猩红的嘴唇,映在手中的刀上,刀映进我的眼。眼中的人影曾问我:“世上什么最快?”
  我说:“鹰的翅,豹的腿,塞外的快马,水中的鲨。”
  “屁!是钱的出手,是酒的流淌,还有,女人善变的脸。”
  他又问:“怎样抵御它们?”
  我答不上来。他用剑尖挑开我的扣子,指着我的前胸说:“让里面的东西硬起来。”
  没有口诀,没有步伐,连握刀的姿势都没有,只有一次又一次的毒打。如果我不想死,只能反抗,用他扔给我的刀。
  快,再快!快过天际的风,快过云上的流彩,快过迅猛急下的涛,快过脱膛的子弹。直到,出手一片虚无。
  我是虚无刀,为了生,与死为伍。我是杀手。
  九百九十九步,一千步。我的刀,进入攻击范围。下一刻,这方圆将一片虚无。
  我要杀死他。


3 拳


  本就阴暗的大地,晚间愈显森沉,似乎沾染了夜幕的抑郁。
  我紧紧手上的布条,裹好拳头,避免它们的光芒刺破遮掩我的黑。我是爆拳。
  那天,一名杀手戏虐地问我:“你有什么说的吗?”。
  “赶快砍了我。”看看胸襟沾满鲜血的她,我答。
  对方摇摇头说:“雇主要弄残你。”
  死亡,是多么舒适的归宿。可他偏要留给我一副残缺的人形,还有仇恨。
  滔天的恨意烧得我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疯狂挥动破烂的双手。
  在乞讨的路上挥,在彻骨的雪中挥,在梦魇里挥;冲着树挥,冲着飞鸟挥,冲着目力所及的一切,挥。
  我变成了杀手,专杀杀手的杀手,拳头能令鬼神色变,空间溃散。
  我追踪杀手而至。


4 剑


  刚被雨水淋过,恐怖的岩浆冒着温柔的白汽。
  火岩堡的地盘终年干涩,无数石砾散落在龟裂的大地上。我第一次杀人之所。
  那个恶心的长老居高临下地命令我们几个孩童:“自己脱光。”
  同伴眼里是酸楚的求饶,和凄凉的无助。大概我也是那个样子。
  当啷,剑扔在地上。“互相杀。”他说。
  恐慌、瑟缩、啜泣。
  噗,他手一挥,一个孩子血溅当场。
  “互相杀。”
  惊惧、颤抖、哭嚎。
  噗,又一个。“互相杀。”
  在抖栗中我拾起剑。
  “好。快杀!”
  短小的剑在手中重愈千斤。
  “杀!杀!”他兴奋地靠过来。
  噗,鲜血自上而下淋湿我的头脸。
  看着他脖子上的窟窿,我只会嘶哑地喊:“啊、啊。”
  像老鼠一样提心吊胆,像蟑螂一样苟且偷生,我不断摩挲着手中的短剑,不断地刺。刺成一道光,刺成眨眼之间的闪烁,刺成若有若无的轻烟,刺成不受空间限制的幽灵。
  再次回到这里,或许,我可以给他们留个全尸。
  我搭住剑柄,一闪越过岩浆。


5 刀


  立刀胸前,旋步横抡,那根看不见的弦被我一下斩断,霎那间四周一黯。这是比夜还要暗的幽邃,是乌沉的死寂。
  可惜,他侥幸躲过。
  我快步追到熔岩河的岸边,见他消失在对面的黑夜里。
  很久之前,他带来一名和我一样大的孩子,冷冰冰地说:“杀了他。”
  我只有惶恐的无措。
  “杀了他。”
  握刀的手不住颤抖。
  “快,杀了他。”
  那孩子的脸色苍白。
  “不杀他我就杀你。”
  我的刀还在犹豫,那孩子却突然跑向我,手中精光乍现,一支短矛斜刺过来。
  电光火石,而又漫长芜久。我从惊魂未定中感觉到自己的喘息时,见我的刀已劈入对方的身体。他的短矛离我咫尺之遥。
  原来那句“杀了他”并不只是对我说的。
  他教会我蝎的阴毒,豺的狠辣,狐狸的虚伪和狡诈。还有,忘恩负义。
  挥刀,一段岩浆悄无声息的消失,我追过去。


6 拳


  心头陡然出现的悸动,令我戛然止步。有东西贴着面颊一擦而过,我差点死了。
  短暂的心惊过后,是极度的亢奋。刚才的感觉我刻骨铭心。
  那个该剐的杀手用刀一挥,东西就会残缺不全,如同死神无情的大口。
  “雇主要弄残你。”面罩下的语气玩味。
  那感觉仿若体临深渊,又像梦中断缆。当我觉着腕前发凉之时,才惊见双手已变成森森白骨。后面,我只记得,用浑身的气力惨叫,就像第一个被我杀死的杀手。
  “我要弄残你。”我说。然后把他身上的肉一条一条撕了下来。
  在此刻之前,我多久没高兴过了?面前的岩浆缓慢蠕动,用沉默回应着我的疑问。那天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并没找到她的尸首。
  解下右手的布条,岩浆的红光掩盖了手骨的白芒。插入,一甩,岩浆退去,堆积在上游畏缩不前。
  我一步步走过去。


7 剑


  岩石砌成的巨大轮廓用夜幕伪装狰狞。
  “死剑,再往前一步让你……”堡头上的声音用凶狠掩饰怯弱。理都不理,我剑已遥遥洞穿那人喉咙。
  嗡!铺天盖地的箭羽遮掩了月亮,空气发出战栗的尖鸣。矢的瀑雨足以扎碎最坚硬的石头,却越不过我身前的短剑。
  我的剑,穿梭于空间的罅隙之中,在身前织出一张不可逾越的网。
  “把她交出来。”我说。他们的箭已然告罄。
  “你说什么,我们并没……”又有人在上面发话,剑将后半截话钉在他肚子里。
  静寂。
  劲风呼啸而至,在我脸前变成两半。火药的味道,是一颗子弹。
  静寂。
  我不耐烦地向大门走去。


8 刀


  无数的箭矢倒插于地,尾部的翎羽在月下微微颤抖,如同一个个墓标。
  对付空间之技这连搔痒都不如。
  那女人曾对我的本事提出疑问。于是我举刀将漫天的细雨挡在头顶上。
  割裂空间的大网将火岩堡撕得七零八散。
  大门敞着,几点光亮远远缀在黑暗尽头。
  我问门下奄奄一息的守卫:“那个人呢?”
  “救……救命。”
  刀一挥,半撇身子消匿无踪,剩下的半张脸在月下凝固了惊愕。
  对死亡没有做好准备的人,会更快去死。
  那女人也知道,在她用肉体预支我报酬的时候说过。
  我看到了。昏暗的大厅里,他显得晦涩不清。我把刀刃遥遥对准他的背影。直接去和死亡作伴吧。


9 拳


  大门上的死神图腾在月下惨笑,这培养杀手的门派也怕被杀么?
  门旁一个守卫只剩半边身躯,记忆深处的残片与这十分吻合。我不禁兴奋得要出声了。
  我清楚地记得她的一颦一笑。
  “整天都死人,不觉得讨厌吗?”她问我的时候俏皮、慧黠。
  “你死,我亡。自古就是这儿的道理。”我嗅着她长发间的馨香说。
  拳头轻轻一挥,残缺的尸体变成一抔细末,模糊了堡垒尽头苟喘的光源。那里有一个朦胧的身影。
  弓步,抬臂,我的拳头会将前面人的双腿化作齑粉。
  我再一次离她如此之近。


10 剑


  早应死的人,该庆幸能活到现在。
  本应他儿子杀他的,谁让我以为我女人在这儿呢。
  “把她交出来。”我说。
  他呲牙咧嘴地扑上来,短剑自他的胸腔透出,刺断肋骨。他圆睁双眼,不甘地挺立。
  那么,我女人呢?
  那时候,狼藉的现场,只有用鲜血仓促写就的娟细字体:杀手之处。
  荒寂的大地上淌满月亮孱弱的光,竟有些微红。是土砾当中旧血的颜色,是腥郁的唇彩,也是粗砺的锈迹。
  在这大地上,问题还得用杀的办法解决。
  我向前迈步,剑随着步伐在脚底忽隐忽现,我走下高高的墙堡。
  我要杀到有人把她交出来为止。


11 刀


  前方的景象,一瞬间消失,又在一瞬间复显。
  我用刀划出的寂灭,吞噬了那人的半条臂膀。
  可惜,还不是他。另一个已经死透的人,剑穿胸而过。
  “用死亡结束死亡。”女人最后一次出现时,我听见她小声说。
  那不还是死亡么。
  面前的死人长得有点像我,我心中起了一丝暖意。这可笑的感觉让我恼火。
  死,在这里就像家常便饭,随时随地都可能舀上一羮。这人瞪大了双眼,难倒没见过么。
  月亮从房顶上的窟窿里窥视,满地的鲜血倒映上去,仿佛布满红丝的瞳。
  这个夜晚,适合杀人。杀手的乐园,适合杀人。这片大地,适合杀人。
  刀一挥,虚无为我开出一条道路。
  我要继续追。


12 拳


  空间骤然收缩又膨胀。地面因这猛烈的冲击塌陷。那人跌倒。我收拳走过去。是我旧业的主顾,堡主的尸体,还丢了半条臂膀。
  死亡信仰催生出的巨大怪物,就这样黯淡收场。倒省了我以后对上的尴尬。
  她曾问:“为什么杀手源源不绝?”
  我沉醉在她的发丝里说:“你忘了我是贩小孩的。”
  回应我的是玩味的笑。
  风从墙上裂开的口子灌入,把月光也携进来。月光蘸上结痂的血,触感就像她看似温煦,实则凉腻的酮体。
  出拳,整面墙壁化为飘飘洒洒的痒鼻粉絮。大地漠而厚。
  这片大地上,死亡是顺从的奴仆,也是喜怒无常的主。它是倚仗,也是敌人。
  重又将布条裹在手上,钻心的疼痛提醒着我刻骨的仇。
  我不会停。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4 个关于追杀局中局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12-9 17:26:44


lhlher  发表于 2016-12-18 22: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hlher 于 2016-12-19 18:16 编辑

说实话,我不是很习惯这种古龙风格的文字,故事认真读过,但剧情并不明白,似乎是一名杀手找回爱侣的故事,其中夹杂着他的成长经历。
刀一挥,半撇身子消匿无踪,剩下的半张脸在月下凝固了惊愕
这个消匿似乎不妥,凝固了惊愕是十分周杰伦的描写,应该写成“惊愕凝固在剩下的半张脸上”
1、语句:格调很高的文字,不太好评价,这样断句即可以说是节奏感,也可以说在偷懒。 12分。
2、语境:意境到位,能够想象到描述的画面。12分。
3、故事完整性: 算是完整吧。12分
4、剧情:真的不太明白。8分。
5、立意:(既然是命题作文,龙在哪里?)看了二楼的话,是我对这一期的命题理解有误,故而修正。10分。
总分:12+12+8+10=42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6-12-19 09: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里带着情感,简练,却又不失画面感。如今已经很难得看到这样的文字。值得玩味。
拳头轻轻一挥,残缺的尸体变成一抔细末,模糊了堡垒尽头苟喘的光源。非常有感觉。可见,拳的威力如何,而不是干巴巴的一拳劲力将某某击为齑粉。
但,就故事而言,作者过于倾重文字,对故事交代很模糊。
对于一楼看法,我略不相同。故事写了三个我。刀剑拳。刀是杀人的刀,剑是维护道义的剑,而拳是粉碎爱情道路阻碍的拳。
另外,这期题目是信仰。写不写龙这是次要的。要包含信仰,这篇古龙式小说里明显有了这种信仰,为爱,为杀。相爱相杀。
根据藏龙组委会评分标准。
语言:语言华美,然缺乏前后铺垫,这点有些缺憾,过于意识流。13分。
意境:描写应景,展现了杀手的矛盾。有种朦胧的画面感。13分。
故事完整性:通过三个截然不同的我,展现了我寻爱,杀人,被刺杀的故事,身在局中不由己的困惑。但中间缺少铺成,即便是古龙,他也会在小说里留足了情景交代,矛盾和冲突交代,然后开始意识流。请参见百度词条:“西门吹雪”。故,缺少铺成的小说,其故事完整性也大打折扣。8分。
剧情:角度新颖,以三个截然意识不同的我展现了一个杀手深陷局中局的故事。但因为完整性折扣,故剧情方面非常模糊。8分。
立意:杀手的信仰,并非只有死亡,也有爱情,但是因身在局中,困惑无助。求却不得。总而言,这不是告诉一个道理,而是作者对情感的思考。10分。
总分:51分。
总评:这篇小说气质特别,视觉新颖,但就故事本身情节而言,缺少铺成导致匮乏。如果喜欢意识流的作品,这篇可以一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咸菜  发表于 2016-12-19 11: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咋说呢,是不太好懂。不知我把谜底说出来读者会不会感觉好些。这是三个人,一个跟着一个。而且三个人有表面上的联系。深层次的联系是一个女人,这女人在耍他们。这女人要结束这片大地,让大地获得新生。
看来不太成功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6-12-23 15: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追杀局中局

额,说实话,这篇文章我看了两遍然而并没有看懂,只好看看评论。然后捋顺一下,不知道是否正确:1拿剑的人糟蹋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藏着剪刀的女人2拿剑的人似乎是个虐待狂也可能是个老师,他教拿刀的人武功,拿刀的人却想杀了他。3一个被虐待致残的乞丐想要用拳头报复杀手。4用剑的人也是从小被虐待的,他准备找虐他的人报仇。5拿刀的人偷袭拿剑的人,没成功。6还是没看懂,谁把用拳头的人弄成骨爪手,谁在惨叫,杀手为什么被撕碎,第一个死去的杀手是谁,那个她又是谁。7用剑的人来寻找女人,他的剑可以飞来飞去,这让我想起了蜀山。8原来用刀的是受女人之托来杀用剑的9原来用拳头的人找的那个她也是那个她。10用剑的杀了不少人还是没找到她11用刀的人也没追到用剑的12残疾的乞丐也没完成任务。
我估计文章可能是这个意思,一个用剑的人有一天XX了一个姑娘,然后找不到了,就到处杀人去找。而这个姑娘用自己身体雇佣了一个用刀的人,让他去杀了用剑的给自己报仇。此外还有一个用拳的人不知道为啥跟姑娘也有仇,他也来找姑娘。这个故事不太好猜,由于意识流的缘故,也有一种可能其实用刀的用剑的和用拳的其实是一个人,用剑的人某日糟蹋了自己心中的女神,很后悔,于是分裂出一个用刀的人来杀自己为女神报仇,然而用刀的人格其实并没有杀用剑的人格,而是用刀把他的手上的肉削掉了,变成了用骨拳的人,然后人格不断切换,一会儿是用刀的,一会儿是用剑的,一会儿是用拳的,他们三个怎么也碰不到一起去,总之就是一个从小受到虐待导致心里出现问题的孩子,长大了之后精神分裂的故事。
当然,意识流的文章通常可能性很多,看读者的理解吧。
反正,这篇文章让我很受伤,本来不多的脑细胞又死了不少。
不过,这也就是这种风格双刃剑的体现吧,写好了就成了大师,反之则比正常的还逊色。但有这种尝试还是不错的,望继续努力。

1语句:关于用词遣句,文中有很多奇怪的用法,让我不敢苟同,这可能也是作者的风格所在,不过无论什么时候,还是应该照顾读者的阅读感受为先。就好像古龙,虽然有很多诗一样的语言,但不妨碍表达的顺畅,自然。
评分8
2语境:如果是为了表达主人公的神经质,词句的用法和描写倒是很贴切,与意识流的主题很符合。
评分:15
3故事:梳理出一部分故事情节,但真正的故事是什么,对于我还是一个谜团。
评分:8
4剧情:矛盾冲突倒是非常多,但是由于叙事的杂乱,人们很难将3个主人公分清——除了他们手中的武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都是女人惹的祸。然而最后三个人还是没能碰面,也就意味着缺乏高潮部分。
评分:8
立意:请原谅我并不是很清楚中心思想是什么。
评分:6

总分: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