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6 2040

海尔玛的星际健身房

不停 于2017-2-13 09:53:3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u=3840187205,1373387473&fm=214&gp=0.jpg

  生活在公元21世纪前半叶的人们肯定想不到,远在数亿光年外,一个古老的神级文明的寿终正寝,会急速地改变他们子孙后代的视野和生活方式。摆脱了神级文明制约的元老种族,制订了《星盟条约》,该条约废除了之前长达上百亿年间,将宇宙中低等文明严格隔离、严禁干涉的“黑森林规则”,明确提出要促进宇宙中各智慧物种间的交流和沟通,帮助低等文明的发展进步。
  《星盟条约》分为“必要条约”和“引导条约”两部分。前一部分是每个加盟文明都务必签署、并承诺无条件遵守的规则,否则将被踢出星际联盟,重新回到禁止与其他星球文明接触的“黑森林规则”中去;后一部分则相当于某种倡议,愿意全部接受的,将获得名誉上的“开放性文明”称号,否则会被按愿意接受“引导条约”中所列条款的比例,被标注为“保守X度”文明。与保守文明发生交流时,需要注意尊重其特殊要求,不然就会受到星盟的惩罚,若是因此引发了星际战争,星盟则会禁止卷入冲突的各文明间的交通,在他们之间设立局域性的“黑森林地带”。
  地球人文明在加入星际联盟后的两百年时间里,已经申请到了太阳系内数千个时空之门的设立,这些时空之门可以瞬间直达数百万个银河系内外各大文明星球。面对突然展现于眼前的庞大的星际舞台,说实话,一度显得臃肿的人类数量,很是有点不够用。
  苗大壮就出生在这样的背景中,他是通过对自然人捐献的生殖细胞进行不记名基因筛选和优化配置后,以人工培育方式降生的自然人。这种动用技术手段在短期内大量繁育自然人的办法,就是为了在保证人类基因的可持续发展、不因生育活动而造成劳动力短缺、迅速解决星际交流和本星系生产人手不足问题这三者间实现兼顾,而采取的办法。他自出生后,就自由自在地跟同龄人在一起,接受统一的抚养和教育,尽管从来没有过自然的家庭生活,但写在他基因里的哺乳动物的原始习性,并没有任何改动。
  所以,苗大壮及其将近二百年间采用同样手段培养出的人们,与更早时的祖先们相比,几乎没有任何显著的不同。除了他们的见闻和面对的世界之外。
  这不,此时的苗大壮正心烦意乱、百无聊赖地在仙女座星云海尔玛星系海尔玛星轨道上的星际联盟外交空间站那巨大的舱体中,一间普通的地球人专用房间内,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斗争着自己是不是需要再去一趟附近的那座星际健身房。顺便说下,这整座如同海尔玛的月亮般大小的空间站中,只有两间地球人专用房,当然是应地球方面要求设置的,因为整个海尔玛星系中,常驻的地球方联络人只有两个--苗大壮及其哥们儿兼上司杰迪。
  与刚刚就任星际联络官仅两年的苗大壮相比,有着近二十年驻海尔玛联络经验的杰迪可算是个老司机了。到任第一天,他就给苗大壮定了三条规矩:一、虽然我老得可以当你叔了,但你必须把我当哥们儿看待,因为从今以后咱们就是家人了,而我讨厌带孩子;二、职责上我是你上司,有什么不懂的你尽管问,我分配的任务你也必须完成,可除了工作之外,我就是你大哥,咱们是完全平等的,生活在来自宇宙各处的怪物们中间,我不想再让身边唯一的同类拿我当外人;第三条嘛,你自己多斟酌,如果你不想被掰弯,如果你还打算在工作合约期满以后,回到地球上娶妻生子,如果你能忍受得了十年的孤独和寂寞,劝你最好少去那个星际健身房,当然了,如果你真的爱上了海尔玛星和这里的土著民们,那你应该多去健身房转转,多尝试尝试,不过千万不要动感情。
  末了,话唠的杰迪还给了苗大壮一句郑重其事的忠告:在地球上当个异性恋很正常,但要在外星球搞异星恋,风险极高!
  苗大壮开始并没把那些话当回事,他也是查阅了海尔玛星的相关资料的。他知道,海尔玛星的重力环境和化学组成都与地球相似,海尔玛人与地球人在生物力学结构上出现了趋同进化,也就是说他们在外形上跟地球人差不多,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胳膊、两条腿。相似的生物力学结构在数以百万计的智慧种族中不算罕见,但能达到眼睛、鼻子等细节上,都跟地球人那么相仿的,除了海尔玛星人之外,真的找不出第二个了。
  实事求是地说,就算在地球人眼里,大部分海尔玛星人长得也都比地球人美丽、性感。甚至不需要特别地形容,地球文明在前星际时期的幻想影视作品中,有种当时被叫做“精灵族”的似人种族,跟海尔玛星人几乎是一模一样。也是尖尖的耳朵、浅色的瞳孔、细嫩洁白的皮肤、婀娜的身材,还有各种色彩的头发。
  然而,海尔玛星人绝对不是地球先人们想象中的精灵族,不仅因为他们没有远超人类的寿命,他们的寿命倒是只比地球人略微短一点。也不是因为他们跟人类之间存在完全的生殖隔离,其实他们的遗传密码跟人类完全不同,比地球人与地球老鼠的基因差距要大上几个数量级。真正要了亲命的不同点在于,海尔玛星人的性别设置跟地球人和精灵族的有根本性区别。
  最早没有留意到这点的苗大壮,入乡随俗地到星际健身房里,试图与海尔玛星人进行一些社交。没错,海尔玛星人的社交场所就是健身房。这里没有酒吧,别说酒吧,连同烟草、咖啡和茶,都是该星球的严禁输入产品,一丝香烟和酒精的味道,都足以让嗅探器(类似地球生物的犁鼻器,人类的此部件严重退化)发达的海尔玛星人失控发疯,咖啡因和茶中的酚类物质对他们是剧毒。
  其实把健身房当作主要的社交场合算是相对正常的了,当然更加正常的是餐馆,可海尔玛星人非常忌讳在大庭广众中吃喝。其它星球常见的社交场合还有墓地、育婴室、厕所、浴室、卧房、战场……对,通过战场进行社交的真社会性文明还不少,那些更像虫族的智慧种族习惯用谋杀和屠杀特定数量的特殊成员的方式,来进行社交。当然,人类等非真社会性文明在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会用星际联盟发放的特殊翻译器,那种翻译器能投射出众多虚拟影像来让对方杀个痛快,并根据需要用自带的微型武器系统消灭对方的一些个体作为表达。
  初次来到健身房的苗大壮见识到了许多奇形怪状的外星人,当然也见到了不少早就等着他这新来的地球人的海尔玛星人。苗大壮那时完全不知道,这些美艳的海尔玛“女郎”实际是专门来撩他的,他也不能从周围来健身活动的形形色色的外星人神态上,读出他们的讶异--这里平时可没这么多海尔玛人造访。
  懵懂的状态没维持很久,正当苗大壮惬意地享受沐浴于众多绝色“美女”的围观中时,一道惊天大霹雳差点没把他吓尿了。那些身材苗条、前凸后翘、丰乳肥臀的“美眉”们,终于忍不住开始说话了。
  海尔玛的语言当然跟地球人不同,但这不是问题,星际联盟的沟通装备可是连虫族那样血腥的语言都能翻译得了的,何况是同为声音载体的海尔玛星语言。真正吓到苗大壮的不是语言本身,而是音调。想象一下,作为青年才俊,一群火辣性感的妹子把你包围,突然间,她们叽叽喳喳的挑逗声全部变成了男音,还是特嗲的娘娘腔的那种。是不是有种美梦变噩梦的感觉?
  苗大壮也一样。他面红耳赤地拨开无数双试图拉住他的纤纤玉手,气喘吁吁地跑到居住区杰迪房间的门口,满心想着向他核实一下,这儿的妹子们是不是都是说话这个腔调。打开门的杰迪身着睡袍,看到他的模样,一脸的不耐烦。未等苗大壮缓过气来,抢先开口问道:“你是不是上健身房了?”
  苗大壮点点头。
  “你知道自己是在哪个星球工作吧?也查阅过海尔玛星人的相关资料?”
  苗大壮又点点头。
  “那么告诉你,我最讨厌看资料不认真的家伙。去把海尔玛星人的生理资料和社会状况介绍全部仔细读一遍!这是命令。”
  正在这时,从旁边浴室里走出一个海尔玛人,显然是刚洗完澡。只见“他”赤裸着上半身,腰部围着条浴巾,湿哒哒的短发还冒着热气。杰迪显得有些意外和尴尬,不过很快就换成了“既然被你发现,也无所谓了”的样子。倒是那个海尔玛人兴趣很高:“哦,这就是你那个新来的小弟?呵呵,很俊嘛。你好,我是你嫂子,临时的。你要愿意,来一起玩啊,我很喜欢‘三人行’的。”
  没错,虽然半裸的身体看起来是男性,但那声音明明是女声。苗大壮一时愣神儿,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邀请了这回事。直到他收回惊讶的目光,注意到杰迪正捂着自己的脸哭笑不得,才回想起“三人行”的含义,登时不知如何应答,只得飞速转身,落荒而逃。
  通过重新阅读资料,苗大壮发现自己漏掉了很重要的一些内容:海尔玛星人在交合时,是由女性用管状的外生殖器,从男性的杯状外生殖器中吸取精液,在吸取前,同样需要通过摩擦等动作,刺激两性做好准备、进入状态。交合完成,女性经过将近一个海尔玛星年的怀孕,成熟的胎儿会分泌特殊激素,母体中的相应受体在与激素分子结合后,启动一系列生理进程,最终孕妇将通过极限扩张的肚脐部位,诞出包裹着胎衣的婴儿。
  新生的海尔玛婴儿在脐带断开后,能自行排泄出大量气体,胀破薄薄的胎衣。同时,那些气体还能刺激守在附近的海尔玛男性(正常情况下只能是婴儿的父亲)的嗅探器,令其开始分泌初乳,并进入哺育状态。
  海尔玛星人实行一夫一妻制度,刑律上没有强奸罪名。普遍视同性恋为非法。星盟引导条约标记为“保守5度”文明,允许与异星人交往和发生关系,但禁止与之结婚,更不允许未经申报擅自离开海尔玛星系。若有异星人私自带海尔玛人离开,无论当事的海尔玛星人是否自愿,均视为拐带。倘若拐带者所属星系拒绝协助追捕罪犯和寻回被拐人员,则将视为极度不友好行为,海尔玛星当局会依实际情况,保留对其宣战的权利。
  难怪杰迪告诫苗大壮,搞异星恋的风险很大,整不好可是要引发星际战争的。而且,这海尔玛星人虽然天生丽质,却根本是阴阳颠倒嘛。曾经爱好地球古典文学的苗大壮,只觉得自己好像到了《镜花缘》中的“女儿国”,男人、女人,傻傻分不清楚。
  从那次以后的两年间,苗大壮再没敢去那个星际健身房,平时只能宅在自己的房间里,利用有限的空间活动活动。这种日子时间长了,无趣的感觉就会与日俱增。有些东西,拥有的时候感觉不到,失去了才能感到它的重要。好比得了心脏病的人,会比健康人更懂得正常心跳的可贵;患有哮喘的病人,则能更加真切地体验到自由呼吸的重要。此时的苗大壮,无比地渴望能随意地走走,找不同的人聊聊天,交个朋友什么的。
  作为上司,杰迪对苗大壮的关怀是很够意思的,然而他们两人性格差异太大,很难成为能交心的朋友。跟同为驻外星联络人的同行们交朋友就更不可能了,且不说类似虫族那种不杀生就不开心的,也不提各文明种族间的外形差距--其实这很重要,想象你要跟一只超大的蜘蛛或是鼻涕虫交朋友的情景。单说各文明社会的文化和制度背景不同,就使他们根本说不到一块话,何况大多数文明都有各种复杂的禁忌,以及需要严格保密的信息,好奇心太过旺盛,分分钟可能被怀疑图谋不轨,引发星际外交纠纷。可要没有旺盛的好奇心,不去详尽了解对方的喜好和恐惧,又会完全听不懂对方到底在说神马鬼。
  想要跟地球好友进行实时通讯,苗大壮至少还得再熬上三年。海尔玛星系远在银河之外,距离地球上百万光年,星盟的高级装备不是无条件发放的,只有具备相应职位和资历,才能申请到私人需要的超时空加密通信设备。杰迪房间里倒是有,苗大壮也可以用,但每次都得经杰迪发放管理员授权,相当不方便。
  回地球度假更是妄想。像苗大壮这种非家庭抚养出的自然人,在法律上虽然拥有同等的人权,可实际上他们就是一支由社会税收培养的廉价雇佣军和低成本劳动力群体。十年的驻外星联络人劳务合同,并非完全自愿签署,那更像是某种“分配工作”。视其脑力、体力、学历等综合素质评价,抚养机构会在他们完成学业后,给出几种工作选择。他们当然可以拒绝,只是那样的话,他们将在以后的半生中背负一笔巨额债务,来偿还他们自己的社会抚养费。
  所以,除了在学校里得到富家子弟的青睐,或者自恃有特殊才能的个别人之外,像苗大壮这种不过长得稍微帅一点,其他方面都像被卒拱了的人,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接受工作分配,按班就序地完成工作合同比较好。当然,合同规定,由于距离遥远,十年工作期满之前,擅自回返地球的话,费用自理。
  是的,没说不让回,也不是不准假,只是不给报销路费。听起来不算苛刻,有时空之门嘛,嗖地一下就回去了。忘了说,时空之门通常只能运货,而且得是大宗货物,还得精确控制运送质量,以及提前预约。星际客运靠的是超空间传送,不是重要人物或公务出差根本用不起,按苗大壮的工资水平,往返地球一回,他5年的薪酬恐怕就打水漂了。他没有长辈老人可啃,将来还得指望那些收入安家、交首付房款呢。毕竟,只要还是人,就总得有个窝的嘛。地球房价太高,月球、火星的也买不起,起码得在木卫或土卫上有个自己的地方啊,不然后代还得走自己的老路,由社会统一抚养了。
  顺带解释下,时空之门是靠扭曲时空形成虫洞的方式进行货运的,超空间传送则是打开高维空间,在时间之外把人运达目的地。前者在穿越虫洞时,需要将物质结构拆解并在另一侧重组,完全不像后者那样平稳、舒适。不过,要是只图便宜,“扒货车”这种事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前提是得把人变成货物,并提前申报。
  有件事连杰迪都不知道,苗大壮来的时候,为了提前取得较高的信用额度,他是自愿被当成货物,靠时空之门送过来的。所谓“当成货物”,就是像货品一样,把系统运动复杂度降到最低。简单点说,就是电脑要关机,汽车要熄火,动物要杀掉,人要冷冻。不是像慢速长途旅行那样,在0摄氏度上下冷冻,那样不行,血液还有流动,在穿过虫洞的时候,运动的矢量信息容易丢失,会造成血流逆行的。必须尽量保证只有无方向性的运动还在系统内存在,像分子布朗运动那样的没事,虫洞两边会严格保证三大守恒定律,量子定位重组技术却无法严格保证惯性定律。
  让活人停止一切最细微的新陈代谢,苗大壮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亲身体验了被深度冷冻(50毫秒内全身降温至5K)又解冻(伴随持续数周的不适反应)的恐怖。据说这技术是风险可控的,但任何经历过的人,无论外星人还是地球人,都不想再要第二次了。
  综上所述,苗大壮真的是基本没有任何办法摆脱让他厌烦的宅居状态。当看书、看正常电影、玩正常游戏、看黄书、看色情电影、玩“打飞机”游戏,都难以再让他恢复精神状态的时候,他唯一可消遣的地方,似乎只剩下那处星际健身房了。
  他躺在床上,捏着额头,脑袋里乱七八糟。最多的是他在地球上生活的记忆,还有美梦变噩梦那天,出现在他周围的美人们的身影。突然,他“腾”地坐了起来,强行打断了自己的思路。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开始幻想,如果跟杰迪和“临时嫂子”玩儿三人行的话,他应该排在前面、后面、还是中间?
  他被自己偶然失控的思路吓到了,狠命地摇摇头,下决心,无论如何,自己绝不插后门,也绝不要被人插。于是,他开门出去,直奔星际健身房,祈祷自己还能找到一个能聊天,也不用插后门或被插的角色。
  为了照顾来自不同重力环境的文明种族成员,星盟外交空间站的公共区域,只有很微弱的基本重力,适应高重力环境的联络人得自己穿戴相应的个体重力增强设备。而空间站的化学环境一般都是与所在星系主要文明星球的化学环境保持相同,就海尔玛这里来说,地球人倒是完全能够适应得了。很多适应不了的其他星球联络人,在各自专用房间之外的公共空间,就只能依靠纳米膜来保持与外界化学环境的隔绝状态了。
  星际健身房当然属于公共场所,但来这里通常是不需要穿戴重力增强设备的,一来离居住区不远,小心飘过微重力走廊就行,二来,健身嘛,穿着复杂的装备,活动起来也不大方便。其实,健身房里分布有许多可调节大小的区位,每个区位都能自动适应健身者的体型,自动调节重力。区位内的微型组装机器人,可以根据指令组成各个星球的常用健身器材,使用后还会自动拆解、还原。
  这里的空间很大,几乎一眼望不到边,在这里能见到各个星球常驻海尔玛的联络人。他们有来自气体星球,习惯在低重力的高空飘浮,躯体庞大、虚虚囊囊的鲸畿人;也有来自巨大岩石行星,适应超高重力环境,身型娇小却轻盈坚硬、力大无穷的蚁炔人。毕竟都是自然演化出的智慧生物,都遵循着类似的生存竞争压力,虽然最终都走出了各自的智慧文明之路,但长期缺乏运动的话,所面临的健康问题也都差不多。
  苗大壮刚刚选定一个健身位,在等待组装机器人建造器材的时候,看到一个真社会性生物母体路过。那母体应该是火戈星人,他们的母体与众多的无脑子体共同组成真社会单元,无数的真社会单元组成了他们的星球文明。不过在这里,他们的母体应该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不允许拥有过多的子体,对他们而言,肯定也是很憋屈的事情。此时此刻,那母体的心理状态估计不会比苗大壮好多少。
  尽管暂时没看到有海尔玛美人,能见到这么多平日里只是匆匆擦肩而过的异类同行,都悠哉游哉地飘来飘去,或是在固定位置上配合着奇怪的器械做着奇怪的动作,沉闷的心情也能轻松不少。忽然间,一个似人生物路过,苗大壮以为看到了海尔玛星人,不过那只是个墨绿色皮肤的刚多星人。刚多星的重力环境也跟地球差不多,可那边的智慧生物普遍长得肥头大耳,单看脑袋,更像猪头。
  寂寞久了,看到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这话没错。高清虚拟实景影片仿真度极高,用来排解寂寞夜晚按说是很不错了,如果换成游戏程序,还能进行互动,然而假的真不了,心理上多少是知道的。
  苗大壮对自己居然没忍住多看了刚多星人两眼感到沮丧,据他所知刚多星人的性别设置与地球人是雷同的,路过的刚多星人应该是个女性没错。相貌、肤色、身材也都不重要,异星恋在星际联络人里也不会遭到非议。可是啊,刚多星人是不能接触的--字面意思的不能接触,因为刚多星的化学环境与地球相差很大,这导致同为碳基生物的刚多星人和地球人,相互对对方而言就是个活的毒药罐子。地球人身体必需的磷元素,到刚多星人那里就得变成砷才行,两方的蛋白质等基础生理构造也因此有了天壤之别。没错,地球人是嗜磷生物,刚多星人是嗜砷生物,双方呼出的气体都足够把对方毒死了。要不是有透明的纳米膜包裹,包括刚多星人在内,这里因化学成分、温度、湿度,甚至光度等因素,基本没有几个联络人能活蹦乱跳地待上一分钟。
  漫不经心地做着器械运动的苗大壮没留神,一个窈窕淑女般的海尔玛星纯爷们儿,像天使似的翩翩飞过微重力空间,随着健身区位重力隔离带检验通过,确认该生物体可以适应健身位临时主人运动所需重力环境,这位外形是美女的帅哥,调皮地跳坐到苗大壮的运动器械上。紧身衣下的裙底风光,晃得苗大壮简直睁不开眼,嗯,只是简直。
  “嗨,地球哥,这么长时间,怎么就没见你再来过这儿了呢?让我等得好辛苦哦。”还是同样的娘娘腔,兴许是早有心理准备,苗大壮此次没觉得多么恐怖,反倒挺顺耳的。
  正在进行卧推训练的苗大壮此时已经知道,空间站的星际健身房平日里基本是见不到海尔玛星人的,那天之所以有那么多,完全是冲他来的。海尔玛星普遍不待见同性恋,甚至比异星恋还要严重,致使海尔玛星的很多男同们压力山大,能找个极度相似的地球人伴侣是他们最大的梦想。当然也不绝对,好像同性恋中分为好多类型,喜欢地球男的,只是其中一类,像杰迪身边频繁更换的“临时嫂子”也是喜欢地球男性的一类女同,属于比较罕见的。
  能有条件上空间站的海尔玛星人本来就不多,两年前那些基本是整个海尔玛星球上,所有的想要搞个地球男的海尔玛同志了。偏偏地球派驻过来的星际联络人很少,杰迪又是个众所周知只接受女同志的,不难理解,当时刚刚就任的苗大壮,凝聚着多少海尔玛美人的希望啊。
  可惜,苗大壮的表现令他们很是伤心。不过也有例外,听杰迪说,有个海尔玛少年就经常锲而不舍地游逛在星际健身房里,痴心地等待着苗大壮的出现。乍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苗大壮直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暗自决心再也不去健身房了。可这会儿,他竟有些感动地想:没正形的杰迪大哥说的,该不会就是他吧?
  这个想法让他再也无法把眼神从面前的人儿身上移开,那个海尔玛星人只是淡淡地笑着,一言不发。苗大壮拼命想回忆起两年前那天是不是在人群中看过这张迷人的脸,无奈那天人太多,加上他惊吓过度,几乎失忆了。
  什么都想不起来的尴尬,令苗大壮一时走神,不小心手滑,卧推的杠铃差点砸在头上。多亏海尔玛美少年反应迅速,及时抓住了正在下落的铁块,不愧是真爷们儿,关键时刻,靠谱!
  把杠铃放好,美人蹲下身,轻声对着苗大壮的耳朵悄声说道:“这里是公共地界儿,不方便,要不,咱们去你的房间聊聊?”对刚救了自己的恩人的提议,似乎不好拒绝。
  离开星际健身房回到专用房间,苗大壮惊觉自己长时间缺乏锻炼,稍微活动了下竟出了很多汗。便请客人自便,他先去洗个澡再说。未成想,他刚进浴室脱了衣服,外面的海尔玛星客人就敲起了浴室的门,要求同洗:“虽说星籍不同,但同为男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开门啊。”
  苗大壮只觉得口干舌燥,开门的手伸出去又缩回来,反复数次。最后,实在受不了额头上越来越多的汗水,索性横下心,终于把门打开了。等在门口的海尔玛星大帅哥有点着急,早把紧身衣裙解下,两人愉快地互相清洁了身体。
  (此处省去1000字……)
  在美女外表的海尔玛男士缄默而殷勤的擦洗与挑逗中,苗大壮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洗完的澡。他只见到出了浴室的客人光着身子往床上一躺,极具魅惑性地朝他勾了勾手。他忍了忍,可是没忍住。
  (由于他没忍住,我们只能再略去10000字。)
  对了,有一点可以说下,事关严肃的科学事实。尽管海尔玛星男性的外生殖器是杯状,而且可以收缩,但毕竟是雄性,其杯状外生殖器不仅不能盛水,还会往外冒。因此缘故,这次运动的出液量有点大,比正常情况下要多好多,嗯,大约是两倍的样子。不过没关系,因为星际空间站里的床铺都是很高级的,床单和床垫都是防污、防水、防尘、防毒、防火、防寒、抑菌、杀虫的纳米材料制作的,别说出点白浊,就是撒上泡尿,都不用更换洗晒的。
  完事后,躺在苗大壮怀里的海尔玛少年,许是觉得木已成舟,话开始多了起来。他有意地说到海尔玛星的性别歧视上:“你们都不知道,我们海尔玛男人是做为奴隶出生的,天性决定了我们在成熟后,完全难以抗拒女人们身上分泌的荷尔蒙味道。有些男人为了摆脱这种先天性冲动,只能冒险去做嗅探器摘除手术,非疾病原因做这种手术是违法的。即使这样也不行,由于强奸合法,而在强奸时海尔玛女性能够经口部腺体向男性体内注入特殊激素,被注入的男人会像被打了思想钢印一样,不能遗忘该女性的音容声貌,直到与下一位女性交合为止。”
  “虽说一夫一妻,可海尔玛女性的孕期只有不到一年,男性对新生儿的哺育期却需要长达三到五年,导致男性婚后社会就业率急剧下降,大多被迫待在家中操持家务。更不可理喻的是,像地球方面都准许实行的体外怀孕和集中哺养,在海尔玛星却永远得不到批准推行。我们这里的女性就是要死死地把男人捆在自己的权力座椅之下!”
  说实话,这位美人儿说到激动处,那尖细的声音蛮像古典影视作品中的太监,这让苗大壮不自主地有点恶心。可提上裤子就嫌弃人家未免太不厚道,苗大壮试着全力盯住怀里那对硕大雪白的乳房,果然好多了。
  说到性别和家庭,苗大壮深知,像自己这样由公共机构抚养长大的孩子,跟出生于传统婚姻家庭的后代,是有巨大区别的,好比无人上心的公共资产和有人负责的私人财产的区别。被集中哺养长大的孩子就是批量生产的低价商品,这滋味不好受啊。
  至于性别歧视嘛,在与地球旧日好友通信的时候,好几位女同学都向苗大壮打听,海尔玛女性会不会有麻烦的月经和更年期等问题呢。她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下辈子能睁着眼投胎,转世到海尔玛星,当一回潇洒风流的“大鸟娘娘”。
  看苗大壮沉默不语,大胸美男有点着急,他抬起头,瞪着可怜巴巴的大眼睛,望着地球人的脸说:“答应我,如果有一天我实在无法忍受了,请带我离开这个毫无公平可讲的星球,好吗?”
  他的这个请求,让苗大壮想起了自己的前任。听杰迪说,那家伙就是因为对一个海尔玛星人动了真情,向第三方开放文明发出了逃亡请求,结果被地球和海尔玛双方通缉,现在还漂流在群星间无处归宿呢。杰迪倒是还私下里跟他保持着秘密联系,毕竟多年老友搭档,况且地球方面的通缉令只是为了遵守与海尔玛的交往协议,追捕并不积极。据杰迪透露,那人牺牲星藉保护的海尔玛人,最近跟他闹掰了,转投到了肥虫子似的奥克星人那里,因为奥克星人身上的气味,比地球人更有故乡的味道。
  正窘迫于不知该如何回答的苗大壮,突然听到杰迪的呼叫:“嘿,哥们儿,赶紧的,地球那边有批货刚发到,咱们得过去核实信息。有活儿了啊,我等着你呢,快点儿。”
  急忙穿好衣服,戴上工作需要的随身装备,一边应付着喋喋不休的炮友,一边慌慌张张地出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杰迪,三个人都愣了一下。反应最快的是海尔玛星人,他红着脸嫣然一笑,蹦蹦跳跳地从微重力走廊离开了。
  开启了个体重力增强的两个地球人略显尴尬地并排行走。终于,杰迪忍不住了,坏笑着对苗大壮说:“唔,哥们儿,恭喜出柜啊。”
  苗大壮听到那词儿,浑身一激灵,随即反问道:“也不知道,咱哥俩谁更像是出柜了啊?”
  杰迪一愣,颇为刮目相看地扭头打量苗大壮,然后又恢复成流氓般的坏笑。
  “你说呢,老司机同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6 个关于海尔玛的星际健身房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6-12-15 13:47:25


litong560  发表于 2016-12-21 22: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tong560 于 2017-1-29 19:36 编辑

首先,文中有大段大段的设定,即是肥狐狸说过的“拍桌子”,动辄甩过来对于“星盟”、“苗大壮生平”的描述,与小说情节和人物塑造没有关系,即使删除并不影响全文。前面的“黑森林规则”,后面一些搭《三体》顺风车的东西,算是生搬硬套,连致敬都算不上。
其次,对于海尔玛星人的设定,更像异装癖患者,通篇散发出病态或者说变态的气息,或者说,带着荷尔蒙过剩的气味。即使故事背景换成玄幻的Going Down黑精灵女国,也能讲述这么变态的故事。
第三,类似于(此处省去1000字……)之类的写法,是贾平凹先生玩过,并且被赵本山玩坏的。这不是写作技巧,用在小说里,只会让人觉得没诚意。科幻小说毕竟得有内核,此篇没有。
最后,口语化的表述是一种写法,穿插网络词汇用不能说不行,但是太过随意,只会让人觉得絮叨、冲淡主题(如果还有主题的话)。
综上所述,鉴于作者有勇气写这么长,算是加分项吧。
最后得分:40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cloudinskyline  发表于 2016-12-20 13:3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随意没有下限的幻想等于空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战略忽悠局  发表于 2017-1-20 10: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收看《苗大壮漫游23世纪》设定集!
既然接受了这样的设定……50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7-2-5 09: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66分。
长句太长,读起来很累人。理解起来也费劲。
文字通俗、随和。逻辑十分清楚。
故事性太差,精彩在细节描写。需要强大的想象力和过硬的文笔。
描写的主题有争议,至少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uquan77  发表于 2017-2-6 15: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得超累……别动不动就拿设定甩人一脸行不,代入感真的超差的。
讲真如果设定本身非常漂亮,就算看设定也能让人很愉悦,但只能说这篇的这些设定不是我的菜,所以就只剩下痛苦……

个人打分:4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7-2-13 09: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猫猫:
“生活在公元21世纪前半叶的人们肯定想不到,远在数亿光年外,一个古老的神级文明的寿终正寝,会急速地改变他们子孙后代的视野和生活方式。摆脱了神级文明制约的元老种族,制订了《星盟条约》,该条约废除了之前长达上百亿年间,将宇宙中低等文明严格隔离、严禁干涉的“黑森林规则”,明确提出要促进宇宙中各智慧物种间的交流和沟通,帮助低等文明的发展进步 ”


这是我最讨厌的一种小说开头,把一个生硬的概念或者背景直接扔读者脸上,我原本以为这就已经差不多了,结果发现,接下来三段全是这种生硬的描述,如果不是评委,我大概在看到前一百个字就算则直接弃掉这篇小说了。全文叙述十分平淡,内容冗长,没有冲突,大概是为了遮掩故事的简陋,而全文布满了毫无意义的设定。
然后最让人厌恶的地方“(此处省去1000字……)
  在美女外表的海尔玛男士缄默而殷勤的擦洗与挑逗中,苗大壮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洗完的澡。他只见到出了浴室的客人光着身子往床上一躺,极具魅惑性地朝他勾了勾手。他忍了忍,可是没忍住。
  (由于他没忍住,我们只能再略去10000字。)”
我搞不懂这种内容存在的意义,我上一次见到这种还是在《天方夜谭》删减版里,这不是什么写作技巧,如果你不能用一两句话简单描述出你要写的内容,或者不能含蓄地写出你要写的H部分内容,就别写,我们也完全不会去脑补。
分数:0分
关于分数:希望喜欢此处省略的写手们引以为戒,黄赌毒黑碰不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