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7 2641

达尔文的铁笼

不停 于2017-2-13 09:51:5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3-15041GQ325_副本.jpg


  李戡在数钱的时候,小心翼翼的,避免自己脑袋上的血滴在钞票上。他在第九回合倒在了拳台上,完美的契合了之前签下的秘密约定。要是没有那份契约,倒在台上的就是那个对手了,他会在第二回合,最晚第四回合,干掉那个白皙皮肤俊俏脸蛋的白痴,要是不用带拳套的话,三秒钟就能完事。
  他记得约定的费用标准,按时倒地,五千,装得像,八千,要是出了血,一万。他连着数了三遍才数对了,他的手有些笨拙,有些潮湿,大概是在拳套里面捂得太久的缘故。数过之后,用塑料袋分开包好,放进衣服夹层里。钞票都是半旧的,这年头,废除纸钞的呼声很大,但许多上不得台面的交易还是必须要钞票才行的。把这个弄完,他简单把自己清理了一下,然后换上衣服。他把防风外套套在最外面,戴好口罩,离开拳击场那个狭小的休息间。拳赛结束后的交易就是在这里完成的。
  拳击场已经变得空荡荡的,胜利者早就被簇拥着去高层区享乐去了,观众也已经散去,只剩下几个孩子在那里排放椅子,清理垃圾。他们的颈圈在昏暗的厅堂里闪着微光,只要这几个可怜的人稍有懈怠,颈圈就会对他们施以电击。这东西是违法的,可是这年头,有多少法律不是一纸空文呢?
  他走近户外的雾霾当中,心里希望不要有人认出他来。拳击观众里有很多懂的人,可能早就看出他是在配合对方。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雾霾区是灰蒙蒙的,也是五颜六色的。发着黄光的长线标出人行道和马路的边界,路边的全系广告直接在尘雾中投影,行人的外套上也有五颜六色的荧光带,以免相互看不清,撞在一起。
  他从一个广告穿过另一个广告,辨认全息广告的方法很简单,只要清晰的就不可能是真实的。一个肌肉男躺在沙发上大吃薯片,旁边是“纳米注射健身,自动增强肌肉,告别劳苦锻炼”的字幕;另一边是一个穿着高档西装的秃头老板用肥大的手指指着行人:“我不要懒员工!”在他心里,广告的光亮也是一种掩护。他来到十字路口边,等待红绿灯。给行人过马路的时间不多,四十米宽的马路,十秒钟,一切以车辆最优先。
  “你并没有发挥出你的全部水平,不客气的说,三分之一也没有。”他听到身边有人在说,“你是陆战队里最好的突击队员,要不是普及了纳米虫群和仿生士兵,你也会成为最好的教官,为什么做这种事?难道你不去保安公司吗?”
  李戡知道,这句话明显是针对他的,来者不善。但他不能跑,也不能挥拳,这里到处都是监控,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车。
  “没钱啊。”他夸张的叫道,“当保安那点工资,还不饿死。”
  “你在作假。”对方肯定的说,“我可以告诉他们,要知道,现在机械人取代了力工和士兵之后,像你这样的人不难找,他们可以把你剁了,拍成视频发网上,震慑那些打算像你一样做的人。”
  “我快一年没上战场了,我倒是很想练练手。”李戡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放马过来。”
  “唉……小李,你还是这个脾气。”一个身材矮小的人走到他跟前,摘下面罩,撕开喉头的仿生器,“我就直说吧,有个任务,危险,你接不接?”
  李戡想起他上次跟这个人说话的时候的情景,那是在一千公里以外的另一个城市,那里除了沙子和死尸之外什么也没有。那人是他的上层联络员,人们都要叫他王长官。王长官告诉他,搭载纳米集群的仿生士兵取代了他在“队伍”里的职位,他作为人类士兵,被淘汰辞退了。
  “我可能没有时间。”李戡说。
  “那好,我就叫人做一次正直诚实的好市民,打几个电话,告发你的行为,让你在这个来钱快的行当里过不下去,然后愤怒的黑帮就会闯进你的陋室跟你试试身手,不过他们会先把机械昆虫放进来打前站,你也没机会。但如果你做了,无论有没有成功,你会得到一个体制内的工作,在城市的上层空间有一个房子,工资在居民平均线以上。”
  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
  “我会考虑考虑。”李戡说。
  “这么直说吧,一份可复制的生化武器被盗走了,用于升级一些打黑拳的拳击手的体格,让他们在最残暴、获利最大的黑拳比赛中次次残杀对手。提升一点体能的药物其实很常见,但关键是他们现在用的这种药物,几乎一定会在人体内形成病毒,如果这种东西真的变成冰毒并且扩散的话,想想看,满大街的普通人变成强健的嗜血怪物……”
  李戡答应了,他先拿到一张请柬,去那个地下拳击场看看,那几个被注射了“药物”的拳手是个什么样子。他叫到一辆出租车,输入了请柬上的地址。这年头,统一管控的智能行车系统早就把司机给淘汰了。输入地址之后,智能驾驶系统发出安全提示,那是犯罪高发区域,要到那个地方去,需要多交百分之二十的费用,作为保险费。因为那里的淳朴的居民可能会对着车子投掷燃烧物之类的玩意。
  车窗外灰蒙蒙的,不知是日是夜,也看不清景物,只看见车灯和标示作用的荧光。这年头,大城市里充满了污染,但人们离不开大城市,因为只有大城市里才有工作和机会。普通人可以到空气清新、天空湛蓝的破败乡村去生活,但那样的结局是,过野人一样的生活。
  出租车在过去的市中心停下。他下了车,地址在废弃的购物中心里。那些玻璃橱窗、高档门店已经因为无人养护而颓败破碎,大门已经换成了铁的,门边站着穿着战术背心上画着肋骨,面罩上画着丧尸脸的护卫。他们仔细验过他的请柬,收了他的手机,放行。
  “我看你第一次来,老实点,别拍摄东西,否则拿你喂狗。”警卫在放行之前警告他。
  里面的空气被净化过,所以他可以放心拿下口罩。格斗台设置在购物中心的中空广场,围着一群人,有的衣冠楚楚,有的衣着时尚,看上去都是些同这个地点格格不入的有钱人。外层有挂外衣的架子,还有放着饮料和薯片的桌子。
  格斗台被铁笼包围,在铁笼里,站着一个拳手。铁笼周围有一圈沟渠,血和别的脏东西直接排到沟里。
  他看到一个怪诞的人形,少说也有两米高,浑身纹满了眼睛,“眼睛”下面是层层叠叠的伤疤和瘤状的结块,他个子少说也有两米高,四肢修长,老树皮似的肌肉,看不出一点脂肪的痕迹。他正在铁笼的角落里,身子蹭着一根根铁条,发出怪异的“沙沙”声。
  相比伟岸怪异的身躯,它的脑袋不大,头发蓬乱,把脸都遮住了。可李戡能注意到它的嘴巴出奇的小,下巴就像月亮的弯钩向前刺出来。
  “如果它是我对手,我该怎么干掉它?”李戡想。
  一阵欢呼,笼子打开,两个二十多岁的壮汉被“终结者”形状的警卫机械人推了进去,两人一个拿着斧子,一个拿着刀,他们眼珠红红的,头发蓬张,一看就是打了兴奋剂。
  一个穿着皮夹克,留着五彩爆炸头的侏儒爬到铁笼顶端,大叫:“百眼巨人大战狂砍二人组!”
  李戡又想,普通人类可带武器,有点看头。
  侏儒还没说完,三个人就相互厮杀起来,铁笼随着人体的撞击振动的摇摇晃晃,那侏儒面露惊恐之色,紧抓着栅栏保持平衡。
  砍刀和斧子落在那“百眼巨人”身上,只见它那许多“眼”活了过来,伸出一排排尖牙,将那斧刃、刀刃咬在嘴里,顿时跟揉皱卫生纸似的,刀刃扭曲了,碎裂了,那“百眼巨人”的小嘴兴奋的咧成了V字形,发出一阵非人的欢呼。
  李戡一惊,它身上那么多“眼睛”,居然是长有獠牙的嘴巴!如果它曾经是真人的话……怪不得长官会拉下脸皮找他帮忙。
  “百眼巨人”反击了,那两个被打了兴奋剂的普通人也不怂,挥着拳头扑了上去,观众们兴奋的窃窃私语:“看他们怎么被啃!”
  笼子不大,那两人分散的不是很开,结果那“百眼巨人”一手抓住一个,然后像拥抱一样搂着,这时,獠牙全面伸展,就像螺旋链锯似的,在那两个人身上切割起来,血肉横飞,两个人惨叫起来,肌肉虬曲着挣脱它的手臂,可办不到,“百眼巨人”牢牢的抓着他们,乌黑的鲜血,鲜红的肉块,白色的骨头渣,他们惨叫着,声音嘶哑了。
  李戡被令人窒息的欢呼声包围。
  “看到新兴物种打倒旧东西,感觉真是太棒了!”他听到身边一个女生的叫喊。
  另一个抱着不同的观点:“男人青壮年,不努力工作淘汰下来就是这个下场!被喂食!”
  “百眼巨人”的一身牙齿终于停下了,在它身侧,两个活人已经沦为了两小堆残肢,而它本身皮肤肿胀,浑身通红,一股酒足饭饱的模样。它用脚把残骸划到笼子周围的沟渠里,两台机械人抓住它,把它带离了铁笼,带到了隔出去的厅里,玻璃墙上贴着厚厚一层粘纸,看不出里面的状况。
  下一个出来的是一个更怪的东西,一个个子矮小,手脚粗短,身躯肥大的人物,它看上去就像一只活着的大蜥蜴,也许比蜥蜴还要严重,它的身体被大大小小有棱有角的鳞甲所覆盖,就像古代将军穿的山纹甲,甲片的边缘有倒刺翘起,上下压覆,层层叠叠,没有缝隙。一个普通人,就算挂一下都会破皮。
  它进了笼子,它的对手是一个拿着武士刀的人。那人似乎训练过,但也是一副打过兴奋剂的表情。
  李戡想,也许不打兴奋剂就不敢上场。人都是有理性的,而且看那两个倒霉蛋的方式,绝不是训练过的人,更有可能是普通人,在这个劳动力被人工智能大规模替代,社会性大失业的背景下,这样的事应该不鲜见。
  “铁鳞恶兽对疯狂武士!”侏儒宣布。
  “铁鳞懒虫!”一个观众对侏儒起哄,响起一片笑声和支持声。
  那个铁鳞恶兽确实当的起“懒虫”这个雅号,侏儒抓好身子,它就蹲下来,就像法院门口的麒麟石像似的,动也不动。那个“武士”看到对方毫无反应,挥刀斩去,那武士刀的刀刃在它脖子处的鳞片上停住了,无声无息。
  “懒虫”蹲在那里,双目微闭,一动不动,好像在休息似的。
  “武士”骂了一句,向后退了退,又是一刀,没反应,然后是第三刀、第四刀……武士疯狂砍杀,挥汗如雨,可那懒虫还是纹丝不动。那武士气急了,转身对着栅栏砍了一刀,好像要在别的东西上发泄无力感似的。那一刀下去,火花四溅,“懒虫”暴起,两个粗短的手臂抓住他的双肩,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武士”的双臂无力垂下,长刀落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胸骨左右断裂,的肋骨从胸膛里刺出来,一排排,象怪异的锉子,那人被捏扁了,从侧面捏扁了,他的胸膛比脖子还要细窄了。
  李戡感到恶心,又对这“恶兽”的体力甚为惊叹。“铁鳞恶兽”在欢呼声中把那人拧碎,打结,就好像那是一团包着东西的布料。
  “你看到寓意了吗?只有攻击铁笼才会被处决!铁笼意味着规则和秩序!多么深刻的寓意!”一个教授模样的观众对着李戡大叫。
  下一个出场的是一个白皙的胖子,那人与其说是肥胖,不如说是松软和松弛。他的皮肤松垮垮的垂在胳臂、大腿上,好像空空的囊袋。但就皮肤的质感而言,显得极为柔软和潮湿,好像两栖动物的粘性皮肤。他的对手,被三台机械人用带杆颈圈拉着,是一头一人半高的棕熊。
  这年头,熊啊狼啊的并不奇怪。乡村、城镇,甚至中小城市萎缩之后,人类的活动范围变得狭小,大自然开始朝人类的遗迹扩散,野生动物重新繁殖起来,数量庞大,其中就包括各种猛兽。有时候,它们会跑到城市的里找吃的,成为对一些边缘人、流浪航人类的生存的威胁。
  “这次更有意思了。”李戡有些兴趣。
  那头熊打没打药,李戡不知道,在它被押进笼子的时候,一直挣扎着要把那几个机械人扔出去,那几台机械人也是工程级别的重型设备,把它拖进笼子的时候,人们有些担心,或许这头熊会把铁笼打烂。
  铁笼门子关上的时候,它也开始对着铁笼发动攻击,不知为什么,它总是在距离它的“对手”较远的那一侧,也许动物对危险格外敏感吧。那几个机械人用长柄电棒不停的捅它,驱赶它面对那个皮肤松弛的家伙,但那头熊不为所动,仿佛为了躲避那种危险,就甘愿忍受电击似的。
  “混沌幽灵大战食人巨熊!”侏儒大叫,他再次紧抓着栅栏,因为那头大熊总想着逃跑,又是用牙咬,又是用爪子掰,又是身子撞。那个松弛的“人”对着这头动物摇头叹气,然后发起了“进攻”,轻飘飘的扑在了大熊的后背上。
  “挺亲热。”李戡想。
  这是,惊悚的场面出现了,那个“人”皱巴巴的皮肤突然间展开,紧绷,就像一块巨大的毯子,把那头熊的大部分身躯包在了里面,紧紧地贴在那头熊的皮肤上,越贴越紧,熊在挣扎,试着用牙和爪子反击它身上的东西,但拿“人”紧紧得贴着它身上的肌肉,好像束缚衣,让那头熊动弹不得。
  那头熊开始弯腰,萎缩,而覆盖着它的“皮肤”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圆润,越来越紧绷,就像一只巨手,把那头熊狠狠的攥在掌心。在它的覆盖下,那头熊的肢体萎缩弯曲到了一个正常动物无法达到的水平,最后,骨头碎裂的声音接连响起,熊蜷缩在笼子的角落,仅仅跟一只中型犬差不多大。那个“混沌幽灵”心满意足的站起来,这时,它已经膨胀成一个胖子,它大概是以某种皮肤溶解的方式从熊身上吸干了养分,从笼子里出去的时候,它已经非常肥大,要不是机械人拉着,否则它就挤不出去了。
  侏儒宣布今晚的“比赛”到此结束,五分钟内清场完毕。话音未落,那些机械人开始赶人离开。
  “为什么不让‘先进人种’相互打一场?”有人不满的问道。这时,一个机械人冲到那人跟前,一巴掌把他扇倒在地。李戡看了,扶起那人,跟着人流出了购物中心,进入到雾霾中,这才来得及拉紧外套,戴上风帽、护目镜、和口罩。
  天已经彻底黑了,加上雾霾,更让人无法看路。有的人坐进自己的私家车,扬长而去。剩下的人拿出手机叫车,他们很焦急,因为晚上是野外的兽类活动的时间,一些边缘而古老的城区,夜晚的大街上时常有狼或熊出来,有的会翻垃圾箱,有的会扑杀鲜活的人类。有的动物吃上鲜肉之后,就再也忘不了那种味儿了。
  “早知道在外面存一把铳子。”有人叫嚷着,“它们也不出个机器人给我们当保镖。”
  仿佛应和似的,大概两个街区之外,响起了一阵狼嚎声。听得出有一个不小的狼群在这附近活动。人们吓得一哆嗦,有的人腿软了。这时,一对车灯的灯光停在了路边。
  “小李啊,上来!”
  是王长官的声音。
  李戡便朝那辆车的车灯走去,“能捎上我吗?”他听见有不少人叫道,王长官大吼:“滚!”
  车里很黑暗,座位很硬,空气净化器嗡嗡作响,让人头痛。一股子怪味,不知是陈旧受潮的靠垫,还是上一个人的气味。
  “怎么样?”王长官问道。
  “很残忍,没有悬念。”李戡说,“与其赌博,更像表演。”
  王长官点了点头,“有很多有钱人就是不服输,认为人类能至少赢一局,不带用枪的。”
  两人笑了起来。
  “这是违法的事情,为什么不警察直接冲进去取缔?”李戡问。
  “这是个好办法,不过办这个比赛的人背景很深厚,如果我们做了,我们的后台会承受严重的打击报复。所以吧,要替天行道,只能偷偷摸摸的。直说吧,你会作为对手上场,干掉几个变种怪物。我们知道它们处理尸体的地方,我们把尸体拖回去,研究药物的最新变异情况。”
  “我会送死的。”李戡说。
  “你不会,首先,你经受过训练,而它们只是注射了药物的普通人,其次,我们会给你一点优势。”
  “什么优势?”
  “我带你去看。”
  周围视野变得清楚了,他们驶入了地下停车场。李戡认得这里,过去他有一个阶段的训练就是在这里度过。下车上楼,配置他都不怎么熟悉了,那些改装单兵装备的工作间已经变成了改造机械人骨骼、武器配件的场地。为他准备的工作室到了,从外面看那是个不起眼的房间,但内里很大。在昏暗的房间里,已经有人在等他了。
  “单兵纳米虫群载体,因为成本高昂而被取代,不过原型机我们还保留着。它们给你用。”
  一边说着,一个工作人员开始给他剃头,不仅仅是头,还有别处毛发浓密的地方。纳米虫群的载体以毛发为载体存在的。战斗的时候,它不会让头发变成攻击性触手,而是流动到皮肤上,要么形成有防护性的透明铠甲,要么形成外骨骼为你增加体力,要么直接化身纳米蜂群发动攻击,要么自然制造一团怪异的诱饵烟雾掩护他逃跑。
  “我怎么混到人类拳手里去?”
  “回家躺着,我们会运作一番,那帮人自然会撬开你的家门,把你从里面拖出去。你不会等很久的。”
  “你知道我住哪里?”
  “我们了解你的一切信息。”
  折腾了一夜,这不仅仅是“假发”,还有别的各种工作,制造假的伤疤,各种溶液的擦拭,还吃了些药丸。吃了这玩意之后,任务结束前不准吃饭;在身上擦了那种东西后,任务结束前不准洗澡。
  李戡回到自己的陋室,那房间在蜂巢公寓的内部,除了隔出一个厕所加浴室之外,就是一个卧室加客厅加厨房,没有窗户,但好歹有四十平方那么大。他在床边坐下来,打算跟王长官说的那样,躺着,等人来抓。
  但他没有。他藏好了打假拳挣来的钱,仍然心神不定,坐在床边,回忆着他看到的场面,那一个个怪异的敌人,他该怎么克制。他不知道那些取代了步兵的纳米虫群能帮上多大的忙,在那个建筑里的时候,王长官没让他进行实际检验,因为这个建筑里也有某些人的内线,搞出动静来,会被发现的。
  他只能假设自己在毫无帮助的情况下对付那些怪物。
  他们来了。
  “打假拳的骗子!”伴随着吼声,直接砸开门,三个穿着突击背心的人冲进房间,把李戡摁住,铐上铐子,带了出去。他被扔进等待道路边的面包车里。
  李戡一路上叹着气,王长官的人竟然是以“举报”的方式把他弄到了搏斗的队伍里。
  在浓密的雾霾当中,他看不清车是从哪个方向开来的,也看不清这辆车去了哪里。他有点后悔自己答应的有点草率,汽车停了,是一个仓库似的屋子,不大。他被一台机械臂强拉着下了车,机械臂被天花板上的滑轨驱动着,把他扔进了关人用的小笼子。
  笼子有一排,五个,在笼子后面,有一个被苍蝇笼罩的垃圾堆,发出熏天恶臭,仔细一看,全是骨头。在笼子的另一侧,则是一个全服武装,端着自动武器的看守,不知是不是仿生人。
  “嘻嘻,那堆垃圾就是你们的未来。”那个全副武装的家伙对着他们说道,“到了晚上,狼群就回来吃你们--的尸体,你们这点肉啊,是越来越不够了。”
  他在笼子里捱了很久,大概是十几个小时吧,五台机械人从仓库深处走出来,打开笼子,带他们离开,一台机械人押着一个人类,他们离开仓库,穿过黑暗的走廊,到达另一个房间,锁上门。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就一张桌子,上面放满了各种刀、斧子之类的武器,李戡想了想,抄起一根铁链,缠在手臂上,作为自己的武器。
  有人拿起一把斧子,转身向看押它的机械人劈过去,那台模仿“终结者”的骷髅没有躲闪,而是一把攥住那人的手腕,未几,那人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唉……每次都有不老实的。”
  李戡听到叹息声,不知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他们在原地等着,不一会儿,毫无征兆的,一个人被机械人押解出去,开门的一刹那,他听见门外传来的欢呼声,在门外,一个人拿着注射器,贴在了那个牺牲品的脖子上。
  杀戮开始了。
  李戡意识到,送人上擂台的通知是直接给机械人传递讯号的,所以,他们作为牺牲品,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自己的“死期”。在这种不确定性的感觉里,恐惧更增加了几份。
  门再次打开,欢呼声再次传进来,这次,机械人一次带走了三个,其中一个人吓得瑟瑟发抖,经过的地方留下一摊水迹。
  视线透过愈加缩小的门缝,几台工程机械人拉着几头不停挣扎的郊狼从这里经过。
  李戡感到紧张,他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他,而且,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赢。
  门关上了。
  他和最后一个人面面相觑。
  “没事的,你会死的很快,比子弹打中肚子还要快。”他试着安慰对方,但效果不那么好,门又打开了,比想象的快很多。
  李戡看着对方被他的机械人拉走,不,是拖走了。
  门再一次关闭,现在只剩下他一个。
  似乎无尽漫长的时间之后,机械人抓住他的肩膀,门开了。他没有反抗,因为他担心反抗会弄伤自己,影响了战斗,那一针兴奋剂是免不了了。他挨了一阵,只觉浑身燥热,脑子里全是攻击的欲望,但他过去接受过训练,极力把这种情绪压下去。
  机械人撕掉他的衣服,露出身上的肌肉,另一个人看到他的样子,就在他身上摸了些油,显得“勇士”点,那种油有一种怪异的香味,他想,或许这东西能刺激怪物的食欲。
  一台机械人推着巨大的平板推车从他身边经过,推车很大,人的尸骸,狼的尸骸和皮毛,混在一起,形成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堆。
  继续向前走去,他们穿过一个破败的小超市,进入到一个较为广大的空间,是的,就是那个购物中心,只不过看过去的方向和角度是不一样的。铁笼就在眼前,他被机械人牵引着,离得铁笼越来越近。
  看客的喧闹声令人烦躁,笼子顶上的侏儒像只上蹿下跳的猴子,十分可恨,“铁鳞猛兽大战铁臂勇士!”侏儒大叫,李戡意识到,这些诨号都是临时胡编乱造的。
  李戡走进笼子。
  “铁鳞懒虫!”看客在下面叫嚷着。
  “哐啷”一声,笼子在他身后关门上锁,那“铁鳞懒虫”还是像上次那样待在角落里,目似暝,意暇甚。李戡看着对方身上的层层叠叠、棱角分明的鳞片,长在大致如人的躯体上,感到一阵恶心。
  他没有直接攻击“懒虫”,浪费体力,而是不停的敲打铁笼的栅栏,制造声响。一下,两下,三下,每一下敲击,都更加用力一些。当敲打到第五下的时候,火花四溅,那“懒虫”好像被红布晃过眼的公牛,暴起,向他扑来,李戡展开链子,闪身躲避,那懒虫不单扑了空,而且脖子也被套了一圈铁链。
  铁链打了一个活节,李戡不松手,把铁链拉得紧紧的,意图勒死这怪物,它扭过身子,却发觉那个弱小的人类紧贴着自己的后背,而它自己的手臂太短,抓不到。
  两“人”相互角力起来,李戡想把他的敌人摁倒在地,将他勒死,而“铁鳞懒虫”则想着一下扛起那个不识好歹的人类,把他挤在栅栏上摩擦撕裂。双方原地站立,僵持,一前一后,“铁鳞懒虫”无法呼吸,而李戡的前胸被它的鳞片刮擦的鲜血淋漓。终于,李戡的铁链深深的陷入到对方的鳞片之间,它窒息,瘫倒在地,李戡的关节发白,喘着粗气,但还是全力把已经变形的铁链拉扯的更紧,他心里有一种奇异的自豪,他是全靠自己的能力和机智完成的,没有靠那些取代人类的高科技。
  “铁鳞懒虫”慢慢不动了,似乎气绝,但李戡仍在用力,他担心这东西万一喘过气来,会翻过身来报复,这时,他不得不松手了,因为头顶上的侏儒叫道:“百眼巨人驾到!支援他的朋友!”
  笼门吱啦打开的声音。
  几十张嘴,几百颗牙相互摩擦的声音。
  李戡抬起头,一把举起那坨厚厚的“铁鳞”,当做攻城锤那样,使出全身力气,朝那“白眼巨人”撞了过去,那个浑身獠牙的家伙毫不畏惧的张开双臂迎接,好像等着食物往嘴里送似的,但它显然低估了我的力量,它的后背撞上了栅栏,胸前则被“铁鳞懒虫”的尸体顶着。
  身上几百个獠牙齐齐开动,像锯片似的,在鳞片上刮擦起来,碎屑乱飞,形成一团薄薄的烟雾。
  “别担心宝贝儿,吃完这个马上轮到你了。”它那张说话的嘴露出怪异的笑容,“托你的福,我还第一次吃到同类呢。”
  李戡一言不发,他跟“百眼巨人”就隔着一个死尸,他抓住尸体上的铁链,又打了个结,把“百眼巨人”连着尸体给捆在了栅栏上,想着以栅栏为轴,勒死“百眼巨人”,可他的努力立刻就失败了,铁链被吸盘咔咔魔断。
  “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咬烂栅栏逃出去!”李戡低声愤怒的问道。
  它报以怪异的微笑。
  “揍它!”台下响起一阵喊叫声,仿佛人类的重占优势让这群达尔文主义者回想起了自己的“物种”,李戡在声浪中分辨出了王长官的声音,实际上,王长官的喊声由于军人训练的关系,声量特别大。
  对李戡来说,这更像是提醒,他身上一直有纳米粒子的加持!他一只胳膊肘继续顶着“懒虫”的尸体,继续跟它角力,另一只手握紧了拳头,朝它的脸颊打了过去。
  他的拳头没感觉,反倒看到对方脸上的下巴骨断掉了,獠牙飞了出去,破损的嘴巴加上看到怪异事实而睁大了的眼睛,显出了一种别样的滑稽。
  第二拳,第三拳,第四拳……他享受着不公平的优势所带来的快感,以至于停不下来,他打到最后,对方的颅骨已经被它打成了碎块,他的拳头落在了栅栏上,打出一个怪异的长方形的凹陷。
  没有了磨牙声,所有的獠牙都停止了,垂下来,“百眼巨人”也被干掉了。它吸收的养分从打烂的脑袋的喉头里涌出,就像污浊的喷泉。
  他杀死了第二个,
  “混沌幽灵……”侏儒还没有喊完,就不知什么原因噤声了,一台“终结者”走上前来,打开笼子,把尸体仍在平板推车上,另一台“终结者”则抓住李戡的肩膀,把他拉出了笼子。
  一个酒瓶击中了他的脑袋。
  “大胆的人类!竟敢杀死高等生物!”李戡听见叫一个人叫骂起来,他环顾四周,不是站着的观众,不,观众不止这么几个,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这个购物中心有很多层,一层以上都不开灯,笼罩在黑暗中。在这黑暗中,没法说有没有人、有多少人。
  这场比赛,有更多眼睛在看。
  他被机械人押送这,从来时的路走回去,一直走到笼子那里。兴奋剂的作用正在消退,他感到寒冷,又感到饥饿,毕竟为了保证王长官给他的东西发挥作用,他这一天多的时间,也是粒米未进。
  端着武器的看守仍然站在这里,这次用枪指着获胜者:“经过这个垃圾堆,向前走就是一条隧道。你从这里出去,回家,永远不要再让我们看到。”
  这个“垃圾堆”就是他之前看到的尸骨堆,他还记得那个警卫说过,狼群会过来,啃吃这些变异人的残羹剩饭。
  他会遭遇狼群,他意识到,这种“释放”,其实是把他喂狼。
  “有别的路吗?”李戡问道。
  看守摇了摇头,同时响亮的拉开了保险。
  李戡只得走下去,被枪直接打死还是跟狼群搏斗一番,似乎后者的生路大一些。他经过已经空荡荡的笼子和尸骨堆。那个尸骨堆很大,散发着腐肉的气味,他依稀记得,狼也是食腐的。他继续向前,心里有点期望雾霾了,因为进入雾霾就意味着出去,这样逃生的余地也就大了。
  除了饿,他还感到冷,他身上还是铁笼搏击时候的样子,没有衣服。他就那么向前走着,通道里没有照明,他渐渐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靠着摸索墙壁保持方向,直到眼前出现许多成对的光点。
  那是眼睛,狼群来了。
  他握紧了了拳头,倚在了墙上,期望墙壁能够提供后背的掩护,他听见许多狼爪踏在地面上的声音,涎水滴在地上的声音,还有从许多张嘴里喷吐出的湿漉漉的恶臭。通道里很黑,没有照明,所以他的自卫只能是在眼盲的情况下,这对他太不利了。
  他紧贴着墙,期望它们去吃那些准备好的、毫不费力的东西,而不是转过来对付他这么一个身手矫健的活人。
  它们朝他扑去,李戡手无寸铁,只得挥拳相向,心里期望他身上那些纳米虫群能继续发挥一点作用,他感到自己的拳头击中了什么,他感觉到皮毛和皮毛下面的肌肉、骨骼,他听到动物的哀嚎。
  仅仅是一只而已。
  另一只狼咬上他的膝盖,他感觉到了狼的牙齿,但没有感到受伤的疼痛,大概是纳米集群保护了他,他弯腰砸向它的脊背,第三头狼又从侧面扑上来,咬上他的脖子,还用自己的重量拉他倒地。
  更多的狼咬上他,但他已经感觉不出来了,虽然纳米虫群保护着他,但他处处受制,变成了消耗战,心中升起一股“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悲哀心态。那些声音、气味、压力无时无刻不在侵扰着他的神经,撕磨着他的感官,当他就要崩溃的时候,他感到更糟糕的状况发生了。
  不是在他自己身上。
  灼热,火光,一时间把狭窄的通道烧的亮如白昼,他看到漫天都是闪耀的“萤火虫”,狼群哀嚎、惨叫,放开这个浑身烈焰的家伙,四散奔逃,那些“萤火虫”依依不舍的追逐他们,烧掉它们的皮毛,钻进他们的皮肤,从里到外烧个焦烂,最后,这里到处都是燃烧的狼尸,这些尸体照亮了李戡出去的路。
  李戡并不是毫发无损,一些燃烧的纳米粒子离他太近,造成了轻度烧伤。但他看到一些东西,足以让他忽略身上的伤痛。他穿过通道,走进户外的雾霾当中。
  “今天你打的不错,我都觉得你的‘装备’有点多余了。”
  王长官的车在路边等着他,看来那人已经知道了这个拳手的位置,李戡走近了,只见车上遍布撞痕、血迹,不知经历了什么。但李戡知道,有些事情确实不该问。
  他默默上了车,关上车门,座位又湿又脏,还有股铁锈味。
  “尸体搞到了?”
  “没有,我这是处理另一件事。”王长官说着,把一个纸包扔到他手里,很沉,李戡拿起来,有两块砖头那么厚。
  “这是什么?”
  “你的报酬,你干掉了变种人,我们赢了一大笔钱,这是分给你的。”
  “什么?”李戡有些不解。
  “变种怪物总是赢,人类胜利的赔率已经很高了,所以--”
  “你们武装了我,根本没有什么任务,是不是?”
  “我得确保你参与这件事。”
  “那这种纳米虫群装备呢?”李戡望着自己伤痕累累的双手。
  “放在档案室里吃灰的东西而已。没人注意的。”
  “那我的福利呢?”
  “天上没有掉馅饼的时候。”王长官说,“你算走了运的,还有利用的价值,不像另一些人,社会的失败者和寄生虫……你在作弊,你之前也作弊,现在也是,没有什么区别。你在骗别人,我们在骗你,无所谓上下。”
  车停下来了。
  “病毒扩散了。”李戡说。
  “你说什么?”
  “扩散了,在狼身上。狼吃那些怪物杀人后的尸体,也许有些变异人物在尸体上留下了什么,细菌,孢子,或是一点点组织……总之,狼吃了它们,狼变异了,我看到它们身上有的长出了鳞甲,有的脑袋异常发达,有的长了长角,那东西变成了病毒,它已经扩散了,不在人身上,而是在动物身上。”
  他又想了想,补充道:“它们在过道里。”
  他期待着王长官的回答,他得到了回答:“这不关我事,我们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社会边缘的一点波澜影响不到我的生活。至于你,可以搬家搬远点,反正你也有钱了,对不对?”
  车停了,是他的公寓楼。
  “下车,回家休息,忘掉这件事。”王长官说,“这是命令。”
  李戡回到他的陋室里,他这才重视自己的伤势。他打开纸包,数数里面到底有多少钱。他数钱的时候,非常小心的,不让身上的血沾染到钱上。
  至少他没在场上倒下。
  或许某些剧变要来,他需要做好准备,这些钱可以帮他。他要准备武器,准备补给,应对这一切变化。那些新的怪物即将来临,这个城市,这个城市将会变成一个巨大的铁笼,在这个铁笼里,原生的人类和新生的变异怪物将会爆发殊死搏斗,而看客们仍然置身事外,做游戏似的看着这一切。这一切就像达尔文说的,适者生存,不适者亡。
  他不会再倒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7 个关于达尔文的铁笼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1-20 09:28:11


litong560  发表于 2017-1-21 19: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tong560 于 2017-1-29 19:36 编辑

真正的佳作是不显山露水不着痕迹,不像这篇堆叠辞藻还很刻意。
达尔文铁笼
1、整个小说是词汇的堆砌,絮叨,紊乱,各个关卡和怪物格外俗套,像把网络小说章节放进豆浆机里绞碎,再一股脑倒出来,没什么情节,作者可能自嗨的不得了,像在网吧包夜一般。
2、通篇读下来满满的网页游戏的廉价感,而且从头到尾保持这种CHEAP的感觉,也不容易。作者为了强行扭转廉价感,不惜让路人甲乙丙丁诸如博士之类出来大喊“铁笼象征秩序”等等口号,自以为是金句,其实没什么卵用。
3、最后的反转也很俗套,退伍老兵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看一半就能猜出来,作者想写爆米花电影风格的故事,可惜山寨出“道士出山”之流的故事。


打分:6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痛  发表于 2017-1-25 07: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litong560 发表于 2017-1-21 19:58
真正的佳作是不显山露水不着痕迹,不像这篇堆叠辞藻还很刻意。
达尔文铁笼
1、整个小说是词汇的堆砌,絮叨 ...

我是这个小说的作者。很感激您看了我的小说,十分感激您评论了我的小说,也万分抱歉我的小说污染了您的高贵的眼睛。
以下是我的检讨
在科幻小说方面,我完全是个新手,我也从未看过网络小说,参加这个比赛,完全是我在隔壁写奇幻小说擂台赛的时候看到的,于是在最后的期限是赶制了一篇。对搏击竞技没有了解,这是我的错,我道歉。
我想象力差,从小因为家里管极度严格,我从未看过任何网络小说,科幻小说也没看过几部。所以这方面学习的很是不够,所以表现的俗套,我道歉。
但您并没有完全理解我写的东西。
我并没有自以为是。
这一场场搏击是搏击吗?不,我写的很清楚,这是给一群悲哀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的表演,满足一些人的血腥欲望。这些比赛看似是竞争,其实是一场场残酷的碾压,双方是极度不平等的。胜者一开始就拥有一些,败者从来就一无所有,注定黑暗凄惨的结局。当今的社会不也是这样吗?
那个教授的叫声,其他人的叫声,并不是我想强行表达“哲理”,而是为了讽刺现代一些砖家之类的人,对任何悲惨的事物大放厥词,让人愤怒。这一点让您产生了误解,我更加抱歉。我只想说明,在这个世界上,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都已经堕落。直到敌人来临,也懒得有任何维护举动,最后,只有另一个“失败者”承担起了责任。他能不能承担的起,我认为是不能的。
最后,万般叩首,恳请饶恕,浪费了您宝贵的时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litong560  发表于 2017-1-25 15:2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头痛 发表于 2017-1-25 07:58
我是这个小说的作者。很感激您看了我的小说,十分感激您评论了我的小说,也万分抱歉我的小说污染了您的高 ...

言重了,水可载舟,亦可赛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战略忽悠局  发表于 2017-1-28 21: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什么亮点,也没什么大的缺憾的一篇文,要说中规中矩,大概就是用来形容这种情况的吧。
大概的剧情是长官大人拉上主角一块儿打了打假拳顺便搞得恶性传染病扩散的故事。所以说这个主角简直是太可恶了。
4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7-2-3 17:43:29 | 显示全部楼层
65分
逻辑清晰,文笔算老练,词语运用很灵活,就是很形象。
故事简单,篇幅却不短,打斗的场景非常多。虽然这不是小说的重点,但好在细节处理和逻辑性都很强。但故事有一点没有处理好——“病毒扩散”。
“病毒扩散”是文章的核心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个人认为:要不,“病毒扩散”就是一个纯粹的谎言,就压根不存在这个问题。要不就继续写下去,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就文章来看,前一种更合适)
文章简单轻松,故事通俗并不新奇,还好加入了一点阴谋和思考,否则要沦为快餐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uquan77  发表于 2017-2-6 16:3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uquan77 于 2017-2-6 16:41 编辑

动机反转本应是后半的一个亮点,但处理得有些太冷静了。还有前半几次出现叙事途中插入设定介绍,这也是挺影响阅读感的。
病毒扩散这点我不是很同意楼上观点,它不足以作为核心问题,只是一个展示恶毒的讽刺符号,名义上解决为了解决病毒事件而采取的行动,最后被披露只是为了私欲,并且导致病毒真正走向爆发。从这个角度看我觉得写到现在这一步就挺好。
虽说段落中没有展示出特别大的亮点不过文本底下的寓意不错,展示了作者的思考。个人来说这期里最喜欢这篇。

个人打分:8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7-2-13 09: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猫猫:
开篇有点网络小说兵王在人间系列既视感,逻辑清晰,语言挺流畅的,但套路也是普遍存在的,阅读感
猫猫:
还可以,属于笔法不算特别突出,但也挑不出来什么毛病的那种文章,但文章重心有些没有搞懂,大半时间都在迷茫于作者到底是要表达一种什么中心思想,结尾的反转有些突兀,我又看了两次才弄清楚全部内容,总体来说中规中矩,谈不上有亮点,也不足够有趣,里面的怪物也没有引起读者注意。
分数:65
关于分数:可以及格,但也说不出什么地方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