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6 3529

诺言之节

不停 于2017-5-2 17:47:31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timg (2).jpg


  我不会是来到了假的“德根海德大陆”吧?虽然从接到订单那一刻起,就有点奇怪了。
  传说中,这里不是有古老的城堡、神秘的魔龙,外界的人一旦进入就很难再出去了吗?而我之所以甘愿冒这个险,是为了得到诱人的报酬。
  最后确认一次地理坐标,完全一致,我没来错地方。眼前这扇大门上,写着不明含义的“光纤”两个字。
  刚要敲门,电话响了,是我的女友雨花打来的。
  “你已经到了?我觉得不太对劲……”
  “确实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可能是因为太久没人来过了吧,这里现在早就变样了,咱们还都不知道呢。”
  来之前我查过资料,只有在每年的“诺言之节”,这片大陆才会出现一个与外界连通的出入口,平时都是关闭的。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这里显然已经进入了信息化时代,甚至会有人为了装配电脑组件,专门从外面请我进来。
  “哦,那就好。”雨花停顿了一下,又说,“我很担心你。”
  虽然她在极力表现出关心我的样子,但说话的语气还是很机械。是的,我明明知道,她真正关心的其实并不是我本人。
  “总之,环境一点也不危险。再说,这里的居民既然重视诺言,还为它设立了节日,当然更不会是坏人了。我只要帮这个客户改装完组件,按时回去,这次‘冒险’经历就会让我成为公司里的名人,工资翻倍猛涨,给你买钻戒当然也不是问题了。”
  这才是她最想听到的承诺。对此,我并不介意,反正我也一样,只是为了“娶进家门一位白富美”的虚荣,才会与她交往。她和我,谁也不比谁付出的感情更多,这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倒也互相平衡。
  “不,还是不对。客户是点名叫你去的,而不是公司派你去的,是吗?你们公司有那么多电脑高手,他怎么就偏偏选了你呢?”
  “你……你怀疑我的能力?”
  “我是怀疑他的目的。咱们既然对于德根海德大陆上的一切都一无所知,按理说,他们对于咱们也应该并不了解才对,可是……”
  雨花还没说完,我面前的这扇门已经不等我敲,自己先打开了,我赶紧挂断了电话。
  主人像机器人一样冰冷地打招呼:“进来吧,我是光纤,正等你呢。”
  原来“光纤”就是这个客户的名字?好吧,德根海德大陆上的居民,本来就不该被看作普通的人类。
  果然,这位“光纤”的形态,是一条精致小巧的--机器龙。
  我并不指望光纤能有多么热情。他倒是更像个有模有样的人类工作狂,对我交代了几句之后,就坐回到电脑前,不再回头看我。那宽大的座椅靠背,几乎将他的整个身体都遮挡得严严实实,也将我的视线隔绝在外。
  他的职业大概是美术设计,此时电脑上正在同时运行着一大堆程序,我认识的只有一款图像处理软件,他反复不断地进行着“羽化、反选、羽化、反选”的操作,精益求精,仿佛陶醉其中。
  我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只有几个小时。我必须赶在“诺言之节”这一天之内完成任务,好在那个出入口关闭之前,从这个地方出去。
  然而,这套硬件,我却从没见过。
  “别着急,放松点,”光纤仿佛在宽慰我,也只有他的说话声音,能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他仍然在那里,“我会通过软件引导你的。在我们这儿,别说是硬件和软件,就连我们自身,都能与电子器械随时互通。”
  怪不得他叫“光纤”。或许这个世界的居民,现在都是以这种状态存在的?
  “对不起,我本来不该这么问,可是外面的人都说,德根海德是个可怕的地方。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
  还好,光纤似乎并不介意我的问题:“我认为,可怕的并不是它本身,而是人们无法兑现的诺言,或者是,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诺言。”
  这不就是我当下的处境吗!此时父母还正在急盼着我“说话算话”,早日将雨花带回家,而雨花提出的条件却是,只有先拿到钻戒,才会答应陪我去见父母。现在,我要想买到钻戒,就需要获得更高的收入,而这一切的首要前提,又是必须被我的客户光纤所认可。
  我对于身边每一个人许下的每一个诺言,都要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能否兑现,每一个环节都并不是自己单独就能决定的。
  假如我真的没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真的回不去了,不知雨花是会为我心疼,还是为拿不到钻戒心疼,也不知家里的父母是会为我伤心难过,还是因为失去了向邻里乡亲炫耀的机会而感到遗憾。
  莫非光纤也有相似的经历?如果我能和他互换一下位置,让他来到我的世界,面对这些迫于压力、身不由己的诺言,他会如何去兑现呢?而我自己,如果真的不得不在这片“德根海德大陆”上过一年,又会怎样呢?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处在他这种沉静而踏实的环境中,应该还不至于太惨吧?
  算了算了,我根本就是在异想天开。
  不料光纤如此敏锐,瞬间就洞察了我的思想,难道是因为他的思维方式原本就无限接近于人类?
  “你还不知道这里的‘一年’是多久吧?其实它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而是取决于人们的思想周期。人们在对于某种生活感到厌倦时,就会萌生出‘逃离’的思想,渴望另一种生活。每当发生一次这样的转变,我们的‘一年’也就到了。”
  是我精神过于紧张、加上埋头工作,产生了错觉吗?在光纤说出每一句话的时候,我都隐隐感觉,他的声音好像和我更加相似一些。
  “那么,‘诺言之节’的周期也是这样的?这个节日对于你们很重要?可我怎么没发现周围有一点点狂欢的气氛呢?”
  相比这些问题本身,我更想再仔细听听光纤的声音。然而,他却不再回答我。
  “光纤,第一个硬件我处理完了,如果你觉得有什么问题,请马上告诉我,行吗?”我小心翼翼地打破又一阵的沉默,“因为我得抓紧时间,最好不要等到最后再返工。”
  可他,不会是机器大脑突然出故障了吧?偏偏答非所问地谈起了别的话题。
  “你就这么想回去?有谁知道,‘德根海德’究竟是不是一个平行宇宙呢?当你产生了‘逃避诺言的压力’这种念头,或者是希望‘由别人来代替自己承受诺言的压力’时,这个平行宇宙也就出现了,并在‘诺言之节’到来时,与外面的世界发生交集。你说是不是这样?”
  看不出来,光纤竟然还是个“哲学家”,每当我完成一个硬件的任务,问他是否满意,他都愈发滔滔不绝。如果我有充足的时间,可能真的会很喜欢听他这番精彩的演讲。
  “所谓德根海德大陆,或许是由人们许下的诺言构成的世界,所以,客观上呈现在每个人眼里的样子都不同,主观上却又都相同,都是自己迫于压力、身不由己的空头诺言。你想不想加入到我们的‘诺言之节’中来?我告诉你它真正的庆祝方式。”
  “光纤,”我不得不鼓起勇气打断他,“既然我做的工作你没有疑问,那我可以收工回去了吗?你知道,我在赶时间。”
  我越是焦急地看表,他反而越是不紧不慢,甚至好像还有点洋洋得意。只是不知为何,他始终背对着我,不肯从那把宽大的座椅上起来。
  “不,我还没开始说工作的问题呢。其实我不满意,你最好全都给我重做一遍、十遍、一百遍。”
  “你这是故意找茬刁难!”我没有生气,我根本没有时间生气,只剩几分钟了,我必须赶快离开,此时再想继续讨好光纤几乎是不可能的,“再见,你这个怪人,怪龙!”
  我表面上语气坚决,心里却在剧烈动摇:就这样回去,如果谎称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会被拆穿吗?会受罚吗?会被光纤报复吗?也许,还真的不如干脆留在这里,活得更加轻松。
  “不,我不是在刁难你,而是在--拖延时间。否则,我又怎么能出去帮你兑现那么多的诺言呢?请允许我继续说完刚才那句话:‘诺言之节’的庆祝方式就是,我们这里的人,出去代替你们,兑现诺言。而你,不是很愿意留在这个世界吗?我满足你。从现在开始,你不必再赶时间了,它充足得很。你难道不该好好感谢我?”
  当光纤终于走出座椅,回头再次面对我时,他的脸、和他的身体形态,竟然已经变成了与我完全相同的模样。可以说,他现在成了一名合格的、标准的、如假包换的“人类”。
  我这才意识到,之前觉得他的声音越来越像我,确实并非错觉。他之所以背对着我、藏在宽大的座椅里面这么久,是害怕被我看到他的相貌、身材发生巨变的过程。
  原来他让我做的事、与我谈的话,都是为了提取我的各方面信息--外貌、声音,甚至记忆、思想,“复制粘贴”到他自己身上,从而乔装成我的样子。我刚刚处理的这些陌生的硬件,想必,连通的正是他本人,而他电脑屏幕上的那些奇怪的程序,无疑就是转换器了。
  那我呢?我变成了机器龙?还是仍然是我自己?顾不上了!
  从这个世界连通到外面的出入口越来越小、即将消失,光纤自然是早有准备、胸有成竹,他在最后一刻钻了出去。而我近乎麻木的追赶已是徒劳,我一头撞在自动关闭的屋门上。
  这扇大门,在我来的时候,看到它的外侧写着“光纤”两个汉字,而现在,内侧浮现出的是拼音字母--“Guang Xian”。
  我的名字叫“广先”,在数字化的世界里,拼写方法与“光纤”完全相同。
  光纤对我讲的“哲学”,如同回音,在脑海里久久撞击。
  --可怕的并不是德根海德这个地方本身,而是人们无法兑现的诺言,或者是,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诺言。
  --德根海德究竟是不是一个平行宇宙呢?当你产生了“逃避诺言的压力”这种念头,或者是希望“由别人来代替自己承受诺言的压力”时,这个平行宇宙也就出现了。
  --所谓德根海德大陆,或许是由人们许下的诺言构成的世界,所以,客观上呈现在每个人眼里的样子都不同,主观上却又都相同,都是自己迫于压力、身不由己的空头诺言。
  “诺言之节”这一天,真的过去了。它的庆祝方式,按照光纤的说法,就是他们这里的人,出去代替我们,兑现诺言。
  所以现在,他与我互换的不仅仅是位置,还有身份。他将要代替我去兑现诺言了。
  之前我曾一闪而过的假想,此刻成了真的:光纤将会扮演我的角色,去我的公司,风光满面地领取翻倍的报酬,然后买来钻戒给雨花戴上,再和她一起回家见父母,事业爱情双丰收。
  其实,“由别人来代替自己承受诺言的压力”,这又何尝不是我平时动不动就会异想天开一两次的场景?可是,在“别人代替自己享受了兑现诺言的成果”时,我却又偏偏不甘心,就这么被光纤给耍弄了。
  哎,差点忘了,雨花不是早就察觉到这件事情的异常了吗?
  我打电话给她,但这次却被她直接挂断。再试着发消息给我认识的每一个人,结果,苦等,杳无回应。
  猜也能猜到,光纤肯定已经在第一时间以“我”的身份,打通了所有的关节。此刻,我的熟人们都会认为,从德根海德大陆上出去的这位,才是真的“广先”。而在他编的“冒险故事”里,我才是生存在古老城堡中的神秘魔龙,外界的人一旦被我缠上,后果是可怕的。
  也许今后,光纤会在和雨花的相处中露出一些破绽,可是这又能如何?雨花关心只是那一枚钻戒,至于送她钻戒的这个人是谁,别说现在光纤已经和我一模一样,就算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她也不会在意,更不会赶来救我。
  接受现实吧,我已经被彻底封闭在了这里。尽管这个地方本身并不危险,我却终究还是有来无回。即使还有可能回去,也要等到下一年的“诺言之节”了--是这个世界里的“下一年”。
  不,等下,还有哪里不对……
  “雨花”这个名字的拼写方法……我忽然想起光纤对着电脑反复进行的操作--“羽化、反选、羽化、反选”。
  天知道,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和光纤走到一起的这个“雨花”,真实身份是不是从另一片“德根海德大陆”上出去的“羽化”?真正的雨花是否也被封闭在了专属于她的“德根海德大陆”上?
  我的思维终于平稳下来,现在我也并非一无所有,至少,光纤把他的电脑、硬件、软件都留给了我,通过它们,我可以监视外面发生的事情。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光纤也一定就是这样监视我的。
  雨花--哦,当然也可能是“羽化”,带着光纤去参加的,竟然是她母亲的葬礼。
  “对不起,我只是为了满足我妈妈最后的心愿,她希望我能带回家一个有钱的男友,而不是穷小子。可惜我还是回来晚了,没能在她生前兑现,也就没有了意义。所以,很抱歉,广先,其实我并不喜欢你,请收回你的钻戒吧,我也不会跟你回去见父母了。”
  听起来实在是个荒唐的讽刺,光纤如此煞费苦心,然而,外面的世界留给他的,却仍然是无法兑现的诺言。
  无论是谁,只要来到了这个虚荣的世界,就都一样,总会有着许许多多迫于压力、身不由己的空头诺言。在或许很久、或许不久之后的某一天,想必,光纤也终究会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萌生出“逃离”的思想,渴望另一种生活。到了那时,德根海德大陆就会迎来下一年、下一个“诺言之节”。
  而我,当然也并不是完全失去了机会。现在我有一年的时间去设计一套方案,等到来年再把光纤重新骗进来,就像他今年骗我上钩一样,再和他互换一次身份。
  可是,我出去后要面对的、周围的每一个人,究竟是他们自己,还是从他们各自所专属的“德根海德大陆”上出来偷天换日的替代品呢?
  想到这里,我还真的那么想回去……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6 个关于诺言之节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3-15 10:50:13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7-3-24 13: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传说中,这里不是有古老的城堡、神秘的魔龙,外界的人一旦进入就很难再出去了吗?
这里采用叙述更好。
雨花--哦,当然也可能是“羽化”,带着光纤去参加的,竟然是她母亲的葬礼。
语义不明。应该是雨花带着光纤去参加的,竟然是她母亲的葬礼。
这篇小说,作者脑洞非常大,构思也是非常新颖的,要说在这一期,最标新立异的是哪篇小说,那无疑就是这篇了!
这篇小说,着重讽刺了现实社会中的虚伪,人们在许下诺言时,却又自身在违背诺言。就像外面的世界和德根海德的世界,一面是现实社会,一面是理想国。仅通过一件在诺言之节修理硬件的小事,就能把一些深奥的道理通过文字表达出来,可以说这篇小说的立意超过了作者应有的文笔太多太多。
虽然文笔方面略显平淡,有些地方甚至还有些啰嗦。但无疑,这样的立意在这平淡的文字里会让人有种细思极恐的无助感。很容易让人对号入座了。
另外,这篇小说即可以看做奇幻,更可以看做科幻小说。两方面的元素都有,也把本次比赛的主题抓的很紧,很实在!故,我将在这里直接给出分数。
评分:95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aggy004  发表于 2017-4-11 17: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说个个人意见,文章开头就不像奇幻,奇幻美的地方就是意境,让读者进入一个相对真实的异世界,而这科幻开头到底是要我们怎样去进入呢?好吧,虽然我们也收科幻,但是你得写的有水平才行。吐槽完毕,我先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aggy004  发表于 2017-4-12 16: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讲的是一个人如何背负诺言压力,逃避,最终被困在虚幻世界中,结果出乎意料,女友并没有因‘我’实现诺言而嫁给我的故事。
这里给作者提两点意见,因为我也会犯这样的错误。第一,故事主线中心并不能起到支撑整个故事的作用,就是说故事内涵太弱无法支撑一个饱满的故事,转折生硬,主人公从头到尾都是在逃避这样一个“压力”,一开始是迫不得已,最后干脆躲在虚拟世界里不出来了。 主人公缺乏成长,故事缺乏真正的转折。
第二,对于细节的把握。这一期我主要看了一下大家写的细节,问题真的很多,基本是大部分人都会犯的错,错误的把握了细节,作者细节上的关注点和读者不一致,导致了读者读起来索然无味,作者写起来津津有味。如果我们能把着眼点放在故事关键部位以及人物塑造关键细节上,故事就会提高一个档次,把你描写不重要细节上的精力放在关键细节位置上。
举个例子来说就是,把对龙的描写,把对那些看似很重要的羽化和人名,光纤和人名的考虑,换成对虚拟世界的描绘上一点,放在主人公内心转变的描绘上一些等等,如果超人和蝙蝠侠的妈妈不是同一个名字,这个故事难道就无法继续了吗?

综合评分:6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aa1kindman  发表于 2017-4-13 19: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是个典型的点子小说,整篇故事是为了一个脑洞服务,但作者并没有将脑洞转换为一个好看的故事,这是科幻小说非常容易陷入的错误。反转点——相似的名字略显生硬,主要角色形象单薄,文笔有些粗糙,啊……这篇真是典型的只有点子没有故事的科幻小说,评分6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7-4-18 03: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科幻风格的奇幻小说,当然,我本身是赞同科幻和奇幻之间没有绝对界限的说法,只是看到本文想起了二十多年前在《科幻世界》上,看过的一篇科幻小说,也是通过那篇小说让我喜欢上了科幻。额,扯远了,回到本文,从叙事风格到语言运用直到故事的架构回环,实打实都带有中国“古典”科幻小说的烙印,说不定作者也是一个老科幻迷。但如果让我来说的话,科幻小说与奇幻小说的一个比较明显的区别在于读者对他们的态度,很多时候我们对科幻小说故事情节的逻辑因果关系是否合理更加看重,因此,从严谨性上来说,本文的很多地方看来更像是发生在一个梦境中,而非现实世界。当然,相对于主题而言,这些细节没有那么重要。
打分:1语句:通顺流畅,多用短句,没有滞涩感。14分
2语境:以主人公的第一人称讲述故事,语言对话和叙述符合人物身份,对虚构世界的刻画和渲染略少,使得人物在除了哲学与现实的思考外的层面上略显单薄,故事性也略有降低。14分
3故事:或许从哲学层面上来讲,文中的两个我其实都是我,一个自我,一个本我,如果要生活在世界上,就不得不把一个“我”隐藏起来,让另一个我去面对所有的压力,但同时提出的思考是,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总体上,故事简单明了,但也略显单薄。12分
4剧情:情节上来说矛盾冲突较少,主要是作者自思考的心理活动,如果能把压力部分更生动一些的阐述,或许效果更佳。12分
5立意:如前言所说,本文的立意部分是一个亮点。16分
总分:68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兰德.亚瑟  发表于 2017-5-2 17: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与众不同的小说,这与之前的轻小说又有不同,它是一篇不折不扣地科幻。我认为,可怕的并不是它本身,而是人们无法兑现的诺言,或者是,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诺言。我对这句话印象最深。现实中,我们不就是这样的吗?什么是好的小说?能引发读者思考的小说就是好的小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以上升到哲学思辩的范畴。尽管这里没有华丽的文笔,跌宕的情节和波澜壮阔的场景,我还是要给个高分:9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