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5 2785

英雄

不停 于2017-5-2 17:50:3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timg (1).jpg



  时光在沉默中一分一秒消逝着,威尔戴着蓝色的假面具举着一杆湛蓝色的长枪站在门口,丝毫没有为林子墨让路的意思,林子墨轻轻叹了一口气。
  “威尔伯爵,你为什么这么坚持呢?”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蓝枪假面绝不会看着朋友去送死!”
  “他们只是为了我而来。我已经害七个无辜的孩子陷入危险之中,我不能再让朋友也身处险地。”
  “骑士忠诚守信、英勇无畏,用你的话说,就是义!”
  林子墨明白自己是无法说服威尔了,伯爵大人虽然已经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步入三十六岁的年纪,但仍带着一股孩童般的天真和执拗。林子墨不得已取出一个酒葫芦,然后摆上两个小杯子满上,酒杯虽小,但一股浓郁但酒香立刻散播开来。
  “威尔,如果你执意要跟着我去,咱们就一人一杯喝下这酒,这在我的故乡被称为结义酒,喝过之后咱们就是没有血源的兄弟,兄弟之间为对方付出什么都是合理的。”
  威尔将信将疑的举起杯子,然后看着林子墨说道:“你先喝。”
  林子墨微微一笑,然后双手执杯说道:“在下林子墨,今日和威尔·阿克曼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林子墨说完将酒一饮而尽,虽然萨特语完全无法体现出这句东方语言的气势,但仍听的威尔热血澎湃,他举起酒杯也有样学样喝到:“在下威尔·阿克曼,今日和林子墨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威尔说完也将酒一饮而尽,林子墨的酒和他平日里喝的白兰地不同,喉头留有清淡的余香,酒劲也格外的大,威尔觉得自己仿佛喝了三四瓶酒的样子,一时间天旋地转、视线模糊,意识慢慢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在不自觉的状态下缓缓倒下,瘫在地上不省人事。
  林子墨将含在舌下的酒吐到地上,艰难的将威尔巨大的身躯扶到床上,看着威尔沉睡的脸轻声道歉。
  “对不起,酒虽然没有喝,但咱们依然算是兄弟。”
  林子墨取下挂在墙上的剑,拔出,清寒的剑光洒满了脏乱的小屋,锋利如故。
  “我本来以为再也不会用上你了,老朋友,再陪我一程吧。”
  剑身映出林子墨苍老的面容,一对深褐色的眼睛凝视着自己仿佛在默默回应着林子墨的话语。这把“竹岚”陪伴了林子墨大半生的时间,林子墨还记得当威尔带着自己来到城中武器大师安德烈面前,将已经断成两截的“竹岚”递到对方面前,安德烈抚摸着自己的大胡子眼睛放着精光。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和我一直以来做的武器不一样,虽然锋利度上可能差不多,但这把剑上有一股让人陶醉的美感。只是……”
  安德烈抬起头盯着林子墨。
  “这把剑的芯已经断了,我就算把它重新铸好,它也远不及曾经的十分之一了。你要不要从我的珍藏中挑一件趁手的,能用这把剑的你配的上它们,就算不是威尔伯爵带你来的,我也可以免费送给你。”
  “不。”林子墨没有丝毫犹豫,“请帮帮它。”
  “也是,朋友还是旧的好。就像我这把锤子,其实已经不堪重用了,但我还是舍不得换它。”安德烈点点头,他手中的锤子已经坑坑洼洼,斑驳不堪,“你稍等,我很快就能修好它。”
  安德烈不愧为武器大师,当他将“竹岚”重新交到林子墨手中的时候,几乎看不出这是一把断剑。但当林子墨轻轻挥动之后,安德烈看着眉宇间愁苦的林子墨赞许道。
  “是的,是的,你明白啊!它再也不是曾经那一把了,没有人能修复断了的芯,能跟着你这样懂它的主人,我想这把剑至死的那一刻都不曾后悔吧!”
  至死的一刻都不曾后悔……没有人能修复断了的芯……林子墨苦笑一下,真的会有生灵至死的一刻都不曾后悔吗。林子墨明白自己到死都无法释怀的东西太多太多,但至少,这一次,他不会让自己后悔。
  林子墨推门而出,屋外已经是黄昏的时分,温暖的阳光给温德城镶上一层金边。语言、建筑、甚至包括天气,这里处处都和故乡不同,自从一年前林子墨带着妻子的骨灰来到这个生养她的家乡,虽然处处都不适应,但也让林子墨第一次生活在安宁之中。
  “等战争结束了,咱们就找一个没有人认识咱们的地方,安安静静的生活吧。”
  林子墨想起妻子生前说过的梦想,自己当时答应了对方,但却直到她死后才完成了这个诺言。这一年的时间就像一场梦一样,周围的人接纳了自己这个异乡人,认识了夜晚以“蓝枪假面”身份活跃的威尔伯爵,还成为了孩子们的老师。当学堂的校长找到林子墨希望他能当一名老师的时候,林子墨平生难得的被惊到了。
  “康德先生,在下……在下是一名异乡人,连萨特语都说得磕磕绊绊,怎么能误人子弟呢。”
  “林先生,你身上有一种来自东方的智慧,况且你只是担当一名教员,我们可不止您一名老师。而且……我太太老说,像你这样的人也不能老是帮码头搬东西过活,我太太可是你的忠实听众,她对你每晚的竹笛演奏可是念念不忘呢。”
  “真是……真是感激不禁。”
  温德城是一座太平的小城市,虽然威尔伯爵总是抱怨这一点,但对于林子墨来说,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他一生所追求不过就是太平,他常常自问像自己这样的人有没有资格生活在这样的地方。直到今天,他终于得到了答案。
  我没有这个资格,就算我逃离纷争,纷争也不会放过我。
  林先生用兜帽将自己的脸挡住,将剑藏在长袍之中,急匆匆的向前走去。等待他的是被困住的孩子、凶恶的敌人,以及……无论怎样逃避都躲不开的过去。
  那是三天前,林子墨正在学堂教孩子们论语,虽然语言的差异让他无法传授出原本的含义,但是智慧本身却有穿透任何隔阂的能力。康德先生带着一个人来到门前,林子墨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故乡的语言脱口而出。
  “萧浪……”
  “林先生,你真的认识这位先生,这先生比比划划的我也听不懂,但从他拿的画像我觉得他是在找你……”
  林子墨提前结束了课程,和萧浪来到了一间偏屋中。
  “林将军,别来无恙。”
  “这里没有林将军,林将军已经死了。”已经有很久没有人叫过这个称号了。当年林子墨提着晋幽帝的头颅走到城墙上,单膝跪下献给郭川时,皇城下黑压压的军人如山呼海啸般高呼林将军的场景仿佛是上一世的事情。
  “要是真的死了倒还好了。”萧浪的笑容像狼一样,“你死没死对陛下来说很重要啊。”
  “这从何说起。”
  “自从你从邺城消失后,关于你还活着的传闻简直满城风雨。直到现在……”萧浪挑了挑眉毛,“已经有一股打着你的旗号的起义军让陛下甚是困扰。所以,陛下让我找到你,并向你借一样东西。说实话,林将军,你竟然跑到这么远的地方,真是让属下一顿好找呢。”
  “如果有起义军,那陛下应该稍微收敛一下他的欲望,找我又能借什么呢?”自从当上皇帝之后,郭川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是林子墨曾经认识的那个豪爽阔达的英豪,而成为了一个只知道骄淫享乐的家伙。
  “林将军说笑了,找林将军借的当然是……”萧浪的话音刚落,手中的金刀就以破军之势直取林子墨脖颈,“您的项上人头了!”
  林子墨早知道对方来着不善,对这一下早有防备,身子猛地后仰堪堪躲过这次偷袭,脖颈处都能感受到金刀灼热的刀锋。
  “林将军还是好身手啊,但属下也不再是那个只能屈居你之下的人了!”
  萧浪猛地跳起,手中的金刀如狂风骤雨一般向林子墨袭来。林子墨对萧浪的刀法并不陌生,作为自己的副将,有很多招式还是自己指导对方的。但曾经的萧浪刀并没有这么快、这么准,而一年多没有练习的林子墨身体却迟钝了,况且现在林子墨手中并无兵器,虽然尚能靠身法闪躲,却是没有余力还击。如果僵持下去……
  一声暴喝,斜刺里杀出一柄长剑,剑势刚猛无比,犹如虎啸山林这让正沉醉于和林子墨缠斗的萧浪心下一惊,慌忙将金刀在身前一横,随后只听铛的一声,萧浪被震出了房间。出剑相救的正是来找林子墨喝酒的威尔,而当威尔跳出去追击的时候,屋外已寻不到萧浪的身影,只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句话。
  “林将军,你的头颅就暂存在你脖子上了!”
  这句话是用林子墨故乡的语言,所以威尔听的一头雾水,只是回头望着林子墨,用眼睛询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温德城中林子墨从未曾提起自己的过去,哪怕是和威尔喝到沉醉,林子墨也只会更加沉默。在林子墨人生最初的记忆里到处都是贫穷、饥饿、劫掠和死亡,那是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时代,他在那样的深渊里问过郭川,这个世道会好吗?
  当时同样还是孩子的郭川握紧了拳头说,我不管这个世道,但我会让咱们过上好日子,一定会的。
  他们偷过店铺、当过乞丐、从过军,最终混进了席卷大地的起义军中的一支。郭川靠着机灵、林子墨则靠着过人的武学天赋,两人迅速攀升,直到郭川有一日将林子墨请进自己的营帐,里面坐着起义军过半的将领。郭川让林子墨坐在席首,如同开玩笑般说道:“今晚,我们要让起义军姓郭。”
  “他是你岳父啊。”林子墨本能的反应。
  “我又不像你,为了娶那个番人,连将军之女都拒绝了。我岳父没能力,任由他带下去,咱们这支队伍早晚会完蛋。”营帐中的将领都点头称是,见林子墨还在犹豫,郭川继续说道,“我掌握一支完整的部队后,咱们就能更快结束这些争斗,这个天下就能过上安生的好日子。”
  “谁动手?”
  “你。”郭川笑着说道,在林子墨的人生中似乎一直在扮演着这样的角色,郭川说刺向哪里,林子墨的剑就扎进那个人的心窝。那晚如是,夜夜如是,直到他们闯进邺城,依然如是。
  郭川黄袍加身,林子墨位极人臣,当时两人曾站在邺城城墙上郭川让所有护卫离的很远。
  “有林将军在,天下谁能杀我。”
  护卫们都认同这句话,在这天下间没有军人不崇拜林子墨,他是天下闻名的英雄,即使他不批甲胄时只像个书生。郭川和林子墨两人就这样站在高墙之上,望着虽然依然贫苦,但充满生机的城市。
  “看呐,林将军,这天下!咱们做到了!咱们改变了这个世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即使私下里,郭川也叫林子墨为林将军,也不知什么时候起,林子墨再也不能喊陛下以外的称呼。
  “是,陛下。”
  郭川猛地抽出林子墨腰间的“竹岚”,让林子墨一惊,郭川则望着这把剑高声赞赏道。
  “好剑!真是好剑!不愧是天下一等一的好剑!”
  随后郭川将“竹岚”掷到地上,然后振臂对林子墨说道。
  “但在这样太平的天下里,好剑又有什么用呢!”
  “是,陛下。”
  “林将军!”
  “在,陛下。”
  “在这样太平的天下里,你为什么还要当大将军呢!这不是浪费吗!”
  “……是,陛下。”
  “解甲吧,我包你一世荣华。”
  “是,陛下。”
  林子墨退让了,他辞去了大将军的职务,但他又有什么选择。他不奢求荣华,但当他看到皇城下曾经一起战斗过的故人一个个死去,他感觉自己连安全都保证不了。他是英雄,所以他是一根刺扎在皇上脖子上,起义军的领袖需要英雄的将领,但皇帝不需要。
  林子墨带着眷属准备离开邺城时,御林军围住了林子墨的宅邸,林子墨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自己的房间里搜出龙袍。皇帝准备的很充足,他安排了近乎一个营的兵力重重围住林子墨,但他还是低估了林子墨的战斗力。林子墨虽然连“竹岚”都斩断了,但在家丁们的拼死护卫下,还是带着妻子策马冲出了包围圈,但直到跑到安全的地方,林子墨才发现妻子早已死去。
  林子墨火化了妻子,然后抱着骨灰长途跋涉来到了妻子曾经提起过的故土。
  “波澜壮阔的人生啊。英雄!林先生,你是个真正的英雄!”与萧浪相遇那天晚上,林子墨将过去讲给威尔之后,威尔拍案惊呼。
  “不……我哪里算是,我不过是被命运摆布的棋子。”林子墨摇摇头,“我倒是觉得威尔伯爵你作为蓝枪假面尽力去维持正义才算的上英雄。”
  “哈哈,我的先祖一人一枪屠杀巨龙,换来了我们家族世袭的贵族身份。那把囚龙枪至今还陈列在我家,不过已经生锈了不得不靠漆色保持它的光泽。而我这把蓝色的长枪是武器大师安德鲁的杰作,比那把老古董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但有什么用……巨龙没有了,这个时代也不需要英雄。”
  “不需要英雄的时代才是最好的时代。”
  威尔伯爵拥有成为一个英雄的所有特质,他拥有连林子墨都感叹不已的威猛枪法,令人羡慕不已的胆识和一副与外表不想称的好心肠。但他生错了时代,就如林子墨只期待平静安详的生活,但血与火总与他如影随形。
  而就在那个晚上,正如威尔所猜测的,萧浪趁着夜色袭击了林子墨的家。威尔和林子墨几乎同时听到的脚步声,当他们走出房间,萧浪站在他们面前,而在他身边,十名身着夜行衣的蒙面人组成了剑围。从他们的身姿来看,各个都是以一当百的绝顶高手。萧浪看到威尔挑起了眉毛。
  “又是你,这件事和你无关,想要命就快滚。”
  “你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
  威尔笑着暴喊一声,挺枪上前,而林子墨手中则只是拿着一根木杖,他的断剑还安置在床下,但仅是木杖就已经足够了。威尔以前单是觉得这个东方来的异乡人深不可测,但从未见过他出手。两名黑衣人就把威尔逼近了角落,疲于应付,而林子墨则与近十名高手缠斗在一起,他的身法如同流水一般,木杖则在真气的加护下犹如钢铁所制的棍棒,与那些锋利的杀人兵器对撞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在威尔刺死一名黑衣人时,林子墨那边的人已经倒地七七八八,萧浪只得咬着牙喊道。
  “撤!”
  被林子墨所伤之人都不致命,他们迅速聚在一起,然后徐徐离去。威尔则对林子墨问道。
  “不追吗?”
  “不要追,萧浪一直是殿后的部队,不知有多少将领死在对他的追击上。”
  “但这事不会这么结束。”
  “只要我还活着,这种事大概永远都不会结束。”
  所以在今天早上,康德先生慌忙找到林子墨,将七个孩子被绑架的事情告诉林子墨的时候,林子墨并不觉得太意外,而康德先生送来的留在失踪孩子家里的纸条上则写着。
  “想让他们活命,就来这里。”
  字迹是萧浪的,而字旁边画着潦草的地图。
  “康德先生,请您转告各位家长,他们的孩子一定会平安回来。”
  威尔知道这件事后则断然说道:“你这是要去送死。”
  “没有必要为了我搭上孩子们的命。”
  “我可以叫城主派士兵跟着你,然后把他们的老窝围住。”
  “没有意义,萧浪不是盗匪,他是真正的军人,下手绝不会犹豫。够了,威尔,让我了结这一切吧。”
  “我不同意。”
  林子墨很感激威尔,但他不能让威尔同行。林子墨来到字条上所画之地时已经入夜了,璀璨的星辰点缀着夜空,皎洁的月光照在废弃的堡垒上。
  林子墨走了进去,在篝火的映照下,萧浪等人正在等他,而七名孩子则被结结实实绑着,嘴眼都被黑布蒙着,身体则抽动着,无声的哭泣。
  “好胆识,林将军,但为什么要带着竹岚呢?”
  “你先把孩子们放了。”
  “这可不行,小崽子们放了,你发起疯来,我们怎么办。”萧浪不紧不慢的谈着条件,“我们要把你绑起来才能放人。”
  “把我绑起来,你们不放人呢?”林子墨将手放在竹岚上。
  “不怎么样,但你没得选。要么你被绑起来,要么我现在就把这些小崽子宰掉。”萧浪玩弄着手中的金刀。
  林子墨盯着萧浪须臾,林子墨解下腰间的竹岚仍到了地上,将手背到了背后。萧浪手一挥,两个黑衣人上前,小心搜索林子墨身上,在确认没有藏匿任何武器后,取出一副铁枷锁,将林子墨的手脚都绑上。
  看到林子墨被绑的结结实实之后,萧浪才走到近前,将地上的竹岚踢到一旁。
  “我已经束手就擒,放了孩子们吧。”
  萧浪一脚踹在林子墨膝盖上,让他一下子跪到地上。然后萧浪俯下身子,几乎凑到林子墨脸上,露出了如狼一般的笑容。
  “不够,完全不够。林将军,我跟了你那么久,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是怎样的怪物。”萧浪手中的金刀一捅,刀没进林子墨腹中,然后再一抽,血缓缓留下。
  “这次够了吧,带着我的人头回去吧,放了孩子们。”
  林子墨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他多么希望萧浪那一刀能取走自己的性命。
  “林将军啊,林将军。你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一刀为什么避开你的要害吗。”萧浪站起身子,金刀在手中转动如花,刀上残留的血迹溅到了林子墨脸上,林子墨缓缓摇摇头。
  “你不知道,你当然不知道。”萧浪捂着脸笑了起来,“你一直站在所有人前面,怎么会知道身后人的心情呢。林将军,你不知道我梦想这个时候有多久了,我无数次的在想如果能让你跪在我面前,我该怎样把我的怨恨发泄给你呢。”
  “萧浪,我……我自认没有亏待于你。”
  “你?当然没有,但是,强者存在本身就是对弱者的侮辱。那些人根本够不到你的影子,所以他们只是将一切化为了憧憬。但我不同!我一直站在你的身后,而且,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无法跨越咱们之间的距离!”
  “但那不是……”
  “是啊,那不是你的错。但我这股无法遏制的愤怒难道就是我的错吗。”萧浪抓住一个孩子,然后将金刀划在孩子稚嫩的脸庞上,小孩拼命扭动着身体,斗大的眼泪止不住的哗哗流下,“我知道对你这样的人任何折磨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如果是这样呢?”
  “不,不要……萧浪,孩子们没有过错。”
  “有谁生下来不是身负罪孽呢?”萧浪嘿嘿笑着,“这些孩子最终会长成丑陋的大人。”
  “不,不要……”
  “不,我当然要……”萧浪将金刀按在孩子脖颈上,刀锋微微一动,孩子稚嫩的皮肤就流出血来,“林将军,你就在那看着吧,看着你的无能为力。”
  咔吧一声脆响,所有的黑衣人都立刻起身形成备战姿势。而在屋子正中央,林子墨缓缓站起身来,腹部的血因为催动真气流的更加迅速。林子墨用真气震碎了自己的一只手和一只脚,让那些锁铐失去了意义。
  “为什么……带着我的头回去不就行了,让一切结束就好,为什么……”
  林子墨神情恍惚,眼睛里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平静温柔,而是冷淡的仿佛没有一丝感情。
  “对!对!就是这个眼神!”萧浪将手中的小孩扔到了一旁,“这才是林将军,这才是战场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武神,之前那个假扮好好先生的家伙真是让我厌烦!什么狗屁任务,都让它见鬼去吧!林将军,你不知道我听到你死的消息时多么难过,像你这样的人只能在跟我的战斗中死去,当我知道你还活着的时候就迫不及待接下了这个任务。来吧!林将军!一条腿,一只手对你来说算什么!”
  萧浪的脸狰狞起来,林子墨仿佛看到了自己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样子,当时萧浪混在狼群中央,对着林子墨发出嘶吼。这到底是个人还是只狼根本分不清楚。
  周围的黑衣人围了上来,林子墨只觉得周围仿佛变得安静无比,他手一抖,竹岚就飞出了剑鞘来到了自己手中。
  萧浪狂喜着,整个人仿佛化成了无数个杀字。
  这个人,也是囚禁在过去的家伙啊,他也根本不适合活在太平的天下里。
  林子墨举起了竹岚。
  威尔猛地惊醒,身上冷汗直流,他刚才做了一个漫长而真实的梦,让威尔几乎分不清到底现在是梦还是刚才才是现实。意识慢慢聚拢,记忆渐渐恢复,威尔望着洒在身上的月光,突然暴喊一声。
  “糟了。”
  威尔跳将起来,然后冲出了房间。他不知道林子墨给他喝的酒里不知道有什么古怪竟只是一杯就让他昏睡了这么久。其实,威尔都不知道自己睡过去多久,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他只是拼命但向城外的堡垒跑去。
  威尔刚刚看到堡垒就闻到血的气味,听到刀剑的碰撞声,威尔咆哮一声挺枪冲进了堡垒,眼前但一幕让他愣住了。
  地上黑衣人的尸体倒的横七竖八。而在屋子深处,林子墨披散着头发,浑身浴血,手中的竹岚没进萧浪的胸膛。萧浪手中的金刀停在林子墨喉脖毫米之前。
  “到底是打不过你。林将军,你根本不是人。”
  萧浪笑着闭上了眼睛,手中的金刀落地,身子则缓缓靠在林子墨身上。林子墨看着此时萧浪安详的面容,这时的萧浪最像当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鬼。
  “林将军,偷袭!”
  林子墨头都不用回,手一抬就打掉了萧浪手中的匕首,然后手换爪状一把将萧浪抓住。
  “哪有事先通知的偷袭。”
  “嘿嘿,林将军,偷袭!”
  萧浪空着的手猛地击出,手指直取林子墨双眼,林子墨头微微一低,萧浪的手指撞到自己脑门上。
  “哎哟哎呦疼死我了!”
  “自作孽。”林子墨站起身子,他还要去整点部队。
  “林将军!”
  “嗯?”
  “早晚有一天我会取你性命。”萧浪笑着说着这样可怕的诺言。
  “等你长大吧。”林子墨从没有把萧浪的话放在心上。
  萧浪的身子在变冷,林子墨无数次经历这样的场景,他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敌人,随后又送走一个又一个故人。过度的失血让力量开始从林子墨身上抽去,他也倒向身后,却被一个壮汉接住。
  “威尔伯爵,你醒的还真早。”
  “别说话。”威尔将林子墨放在地上,撕下一块布开始对林子墨进行紧急包扎,“我认识特鲁西埃医生,他一定能治好你,你只需要坚持到……”
  “什么医生能治好死人呢……咳……咳……孩子们,孩子们都没事吗?”
  “他们都缩在墙角里,没事,他们都没受伤。”
  “还好他们都戴着眼罩,什么都没有看到……”
  周围都场景仿佛地狱一般,但林子墨却已经对这样的场景司空见惯。
  “该死!你就不能闭嘴吗!”威尔手上都是粘稠的血。
  “威尔伯爵……你做梦了吗……”
  “梦?当然!该死的……那到底是什么鬼!不,你别说,有什么话不能等你好了再说吗?”
  “不……”林子墨感觉温度正在从体内抽去,“你喝的是黄粱酒,能让人梦到自己内心的愿望,如果喝的多了,可能一晚上就要做一生一世那么长的梦。威尔伯爵,我最后的愿望就是想听听你做了什么梦。”
  “我……我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十八岁的年纪。”威尔也感受到了林子墨的身体在逐渐变得冰冷,但他仍然在做着徒劳的努力,“梦很长,很长,巨龙出现袭击了温德城,我家中那把囚龙枪恢复了锋利。我拿着那把枪击杀了巨龙……但是……但是,温德城已经被巨龙毁了,安德烈、康德、马修、科尔……都死了,大家都死了……”
  威尔说到最后,手都在颤抖着,那梦是如此真实,那些悲伤愤懑仍萦绕在他的心头。
  “是啊,是啊。英雄总和死亡、毁灭同行。”林子墨缓缓闭上了眼睛,“生逢其世,死逢其时,方为英雄。”
  林子墨的后半句用的是华语,威尔根本没有听懂什么意思,他以为林子墨是要交待什么,焦急的问道。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我要去做梦了。”
  林子墨说完这句话后在一片狼藉的废弃堡垒中走进了永久的沉眠,曾经的英雄救在这样无人知晓的情况死去。人死后会做梦吗?那些离别的面孔能否重逢?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在林子墨最后一个漫长的梦中,他身处的一定是个不需要英雄的世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5 个关于英雄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3-17 10:20:25


zhaoqiak415fire  发表于 2017-3-17 15: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aoqiak415fire 于 2017-4-1 16:30 编辑

先说说一些有必要修改的地方:
1、修改:
剑身映出林子墨苍老的面容,一对深褐色的眼睛凝视着自己仿佛在默默回应着林子墨的话语。
这是回忆曾经之前,极为重要的一句话。所以这里的歧义就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了。
应为:剑身映出林子墨苍老的面容。林子墨注意到了那双深褐色的眼,那目光仿佛在默默回应着他之前的话语。
2、修改:
“这把剑的芯已经断了,....”
这里讲芯改为心不是更好,没有剑芯一说,倒是剑心一说更有寓意。
3、这是德根海德大陆吗?为什么其中提到了邺城?又提到了‘温德’城?这两座城市间有什么关联?邺城是虚构的吗?另外,如果不是德根海德大陆,这林子墨也跑得太远了。记得有部电影,在云南拍摄的,主演是尼古拉斯凯奇扮演的十字军跑到了中国边境的故事。。。虽然中西方融合给人一种非常新鲜和冲突的视觉,但是这些背景,我认为应该进行一些必要交代。否则整篇文章画风违和。

优点:
1、架构和脉络清晰。穿插倒叙作者用的比较熟练。
2、作者对于英雄一词赋予了自己独特的理解。通过故事人物和其行为把这种观点展露。

总评:7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aggy004  发表于 2017-4-11 15: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一个不需要英雄的年代,寻找英雄的意义
故事写得很动人,要是把西方的背景换成不那么西方就没有太多违和感了。
文字上叙述稳健,语言表达舒服,富有诗意,作者很适合写东方故事,然而加上西方那部分背景违和感真是满满当当。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作者能够更加注意关键细节的描写,而忽略非关键细节的描写,就能使得详略得当了。对关键细节的定义,要从故事整体上去考虑,更要从人物塑造刻画上思考,这次对话很舒服。

综合评价:78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aaa1kindman  发表于 2017-4-14 08:4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错别字好多……故事整体节奏尚可,但缺乏关键细节,让故事人物的形象稍显单薄。评分:7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老王  发表于 2017-4-18 02:5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有意思的一篇小说,叙事简洁清晰,通过不同背景下的东西方人物,将两种文化和一些哲学观念进行了一些有趣的探讨。文中也有一些比较有寓意的部分存在,比如断剑重铸的那一段。作为主人公林子墨的过去,那一段历史让我们似曾相识。初看时,故事的绝大部分有套路的嫌疑,落魄英雄被追杀,追杀者是他的前属下,然而结尾确实有点出人意料。通常无论好莱坞还是国产的大部分影视剧中,最后英雄通常在经历过痛苦磨难之后,往往会奋起反击,取下一两个BOSS的头颅。但这篇文章里的主人公却默默地死去了,哦不,应该说他还救了7个孩子。总体来说,结尾少了一些热血,倒是多了一些东方式的禅意,不过或许可以处理得更好一些,就好像这两天看得《金刚狼3》一样,总觉得有点闷。
1语句:可能是成文仓促的缘故,有一些笔误和错别字,用词遣句上可以再斟酌。
评分:12
2语境:整体语境比较好,然而文中虽然故事发生地是在西方,但构成故事的大部分情节都是东方的,关于西方的素材相对较少,东西方之间的文化冲突相对较少,对烘托主题略显不足。
,评分:14
3故事:故事本身采用了一波三折的叙事方式,另有梦境与现实,回忆与当下的穿插,整体上来说中规中矩,没有特别亮点,但也说不出什么毛病。作者对故事的掌控比较从容,是个老手。
评分:15
剧情:故事各个场景的切换顺畅自然,情节的发展顺理成章,只是后来有一段萧浪死后,林子墨的回忆略显突兀,不过也可能是排版的问题,前后留出空白行应该更好。评分:15
5立意:立意不错,有思考有态度也有无奈,不过最后还是留了一点希望。
评分:14
总分:7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兰德.亚瑟  发表于 2017-5-2 17:5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乍一看,这是一篇正统的中世纪骑士小说,但它不完全是,亦不同于那些那些狗血的穿越。全文有一股浓厚的武侠风。让一个东方人逃难到西方,这样的安排,正是作者聪明之处。这么说吧,本质上这还是一篇武侠小说,却又符合本次大赛的规定。不得不佩服作者:既不穿越,又不玄幻,剧情安排合情合理。8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