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3 1860

心蝶效应

不停 于2017-4-21 10:00:1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Img362561521.jpg


楔子
  人头左右裂开,如同发芽的种子。
  一只白色的肉虫从颅骨中慢慢爬了出来,如同新发的嫩芽,身上沾满了鲜血。它一晃三摇,挺起肥大的上肢,瞪着一双蓝色的眼睛,无数只伪足依次划动着。
  肉虫爬向鲍勃·李,越来越近了,那双蓝眼睛发出摄人的精光,薄如纸片的嘴张开了,露出一排锯齿状的尖牙,嘴角似乎还向上翘了翘。它的身后,一个身体轰然倒地。
  鲍勃·李惊恐地大叫,声音颤抖着:“不,我改变注意了!我不同意!我不同意啊--”
  “已经晚了,”肉虫发出嘶嘶的声音,“刚才电脑已经采集了你全身心同意的信息。”
  “魔鬼!魔鬼!”鲍勃·李拼尽全身力气,“你给我滚开!离我远点!你这个怪物!”
  “无知者!不要恐惧,这不过是我在三维空间的小小投影。”肉虫发出讥诮的笑声,“再说了,你已经被麻醉,放心吧,不会很痛的。”
  “啊!啊!啊--”
  我是谁?这是哪里?我在干什么?
  “无知者!不要恐惧……” 肉虫讥诮的笑声越来越远。
  “你给我滚开!离我远点!你这个怪物!……”
  肉虫的伪足依次爬行着,后退着,越来越远。
  一个身体站了起来,肉虫倒退着爬回了那个人身上,摇着晃着,白胖的躯体缩回了颅骨中央。
  鲜血也从地上、身上各处汇聚起来,像一群蜜蜂返回蜂巢。
  人头左右合拢,如同合在一起的长尾夹。
  我是谁?这是哪里?我在干什么?
  那个人开口说话了:“你同意吗?”
  我是谁?这是哪里?我在干什么?……同意什么?
  “我同意。”
  “你是否全身心的同意?”
  不要回答!
  “我全身心的同意。”
  “永不后悔?”
  不!不!不!不要回答!
  “永不后悔!”
  不!不!这是一场梦!我要醒过来!
  --------------------------------
1


  鲍勃·李满头大汗地醒来,浑身湿透,如同刚刚洗了个澡。
  他忽地坐起,大口大口喘息着,眼前一片空白。逐渐映入眼帘的,是室内豪华的实木家具、床头奢华的流苏以及……身边一丝不挂的完美胴体。
  我是谁?这是哪里?我在干什么?
  鲍勃·李逐渐平静下来,他又倒在床上躺了几分钟,端详着在身边酣睡的美丽脸庞,直到认出了她是一个好莱坞当红影星,才松了一口气。
  “她叫什么来着?”鲍勃·李皱起眉头想着,“不,这不重要。”
  第几次了?这个噩梦是第几次了?
  自从爬上这个宝座,鲍勃·李就反复梦见衣衫褴褛的自己爬在垃圾堆里,蠕动着,翻着,找着。直到醒过来了,他都似乎还能闻到梦中垃圾堆里发霉变馊的食物味道,而梦中的自己竟然对那些腐烂的垃圾垂涎三尺。
  不是个好兆头!
  鲍勃·李起床穿衣洗漱,他望着镜中脸色苍白的英俊男子,狠狠地一拳砸在墙上。
  我永远不会再回到从前!绝不!不,不如说,从前的我是不存在的,我一直就是现在这个通天人物!
  电话铃声适时地响起,他接起电话。
  “……”
  “逃了?逃了是什么意思?”
  “……”
  “你这个白痴!击伤有什么用?要一击毙命!一击毙命!还要我说多少次?”
  “……”
  “如果我下台了,你也好不了!”鲍勃·李朝着电话大声吼道,“咣”地一声摔下了电话。
  一瞬间,电话铃声再次响起,鲍勃·李一把抓起电话。
  “你个废物!你--”
  电话中传来首席助理不知所措的声音:“总统先生?……时间到了,记者们都在等。”
  鲍勃·李擦了擦头上的汗:“知道了。”
  总统府会议大厅里,记者们人头攒动。

  “总统先生,反对党下一任总统候选人琼斯先生昨天遇刺受伤,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我表示同情和慰问,我也是头一次听说此事。”
  “总统先生,你对国会弹劾你有什么看法?”
  “这个……”
  “总统先生,有媒体报道说你有一个秘密别墅,里面存放着几十亿现金。对此你有什么说法?”
  “污蔑!赤裸裸的……”
  “总统先生,听说你有几十个情人,大部分是当红的年轻影星。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
  “放……忘了它吧,都是污蔑!”
  “总统先生……”
  “总统先生……”
  主持人急忙抢过话筒:“好了,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到此为止。”
  好不容易突破重重阻隔,从会议室出来,鲍勃·李脸色铁青,他面容阴沉,英俊的脸上刚刚还竭力控制着的最后一丝笑容已经无影无踪。
  “派车,我要出门。”鲍勃·李急切地说。
  首席助理说:“总统先生,您要到哪里去?”
  鲍勃·李说了一个地名。
  首席助理满脸惊讶:“可是,那个地方!以您的身份,怎么能去那个地方?再说,今天您的日程安排里还有十三项预约……”
  “少废话,小子,我没空和你磨牙!照我说的做!现在!马上!”
  首席助理看着鲍勃·李暴怒扭曲的脸,不敢再吭一声。

  一个热闹而又平静的小镇,人群熙熙攘攘而又沉默寡言。那是一处黑漆漆的小屋,门口立着一个木旗杆,旗杆顶端一方小旗耷拉着,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了几个大字“预言者之屋”,地上随处可见的泔水被阳光蒸出酸臭腐烂的味道。

  平静忽然被打破了,一辆加长型防弹林肯在人群中狂乱地按着喇叭,人们纷纷躲闪,睁大眼睛瞪着这种只在电视中见过的车。豪车在小屋门前“嘎嗞”停住,激起一路尘土。
  车门打开,四个身强力壮的黑衣汉子先下车,守在四周。一个戴金边眼镜的人下了车,看了看小黑屋,皱了皱眉,接着拉开了后门,扶着鲍勃·李下了车,悄悄地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
  鲍勃·李摆摆手,迈步走向小屋。
  金边眼镜向四个黑衣汉子示意了一下,又紧走了几步,跟在他身后。鲍勃·李挥挥手,金边眼镜急切地喊了一句:“总统先生--”
  鲍勃·李严厉地瞪了他一眼,金边眼镜不情愿地停下了脚步。
  鲍勃·李轻轻敲了敲门,推门走了进去。
  小屋似乎把阳光都挡在了外面,房间深处幽暗静谧,一个怪人躺在床上,身上裹着厚厚的纱布,微微地打着鼾。
  鲍勃·李轻轻地走了过去,似乎怕吵醒了他。床上人须发皆白,脸上皱纹横生,身材枯瘦,似乎只有正常人一半大小。
  鲍勃·李走到床边,轻轻咳了一声:“大师--”
  鼾声忽地停止,床上怪人忽然睁眼坐起:“贵客光临啊。”
  “大师--”
  “无需说话。我看你面相贵不可言哪。”怪人伸了个懒腰,“只不过有股黑气在眉心徘徊,恐有大难。”
  “大师,请再救我一次。”
  怪人愣了愣,忽然面露怪笑:“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是第几回了?”
  “第四回了。现在我正被国会弹劾,再有几天就全完了。”
  “弹劾?这么说,你是总统?”怪人眯起眼,“贵为总统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想赢,我一定能赢。”
  “嘿嘿,四次,换过四个平行世界了,还不知足?”
  “大师,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我不敢骗你。这贵不可言的日子,我还没过够呢!”
  “果然,果然。那你有什么打算?”
  “如果我能如大师你一般,通晓古今,看透过去未来,成为半仙,甚至成为神……”
  怪人的眼中闪过一道异光:“事到如今,你只剩一条路可走!”
  --------------------------------


  我要不行了。
  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满脸络腮胡子,头发又长又乱,在地上挣扎着向前爬去。
  冷!真的冷啊!已经下雪了,可是他身上还是单衣,并且还是一件破破烂烂的单衣。他的脑子已经一片混乱,再难坚持下去了。只想好好睡一觉,在这冰冷的大街上,让他睡一觉。
  我需要一个垃圾堆,能让我温暖、供我果腹的垃圾堆。
  男人又挣扎着爬了几下,在地上拼命蹬着土。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他终于停了下来,渐渐不动了。
  前面那扇奇怪的门是怎么回事?那种温柔的灯光。
  门开了,一个怪人走了出来,他似乎只有正常人一半高。
  怪人走了过来。
  男人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小屋里只有一支蜡烛,灯光如豆,照亮了尺许黑暗。

  男人醒了过来,睁开双眼,眼前是那个怪人,皱纹横生,须发皆白。
  “我是在哪里?”
  怪人发出黯哑的笑声:“这是我的小屋。”
  “你是谁?”
  “你的救命恩人。”
  “我又是谁?”
  “不记得了?你叫鲍勃·李。”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看了你的身份证。”
  “胡说,我根本没有身份证!”
  “开个玩笑而已。我当然知道你是谁,我在这里等了你好多年。”
  “……你到底是谁?”
  “我的家在群星深处,我的身体只是一个投影。”怪人顿了顿,“用你们的话说,我是一个预言家。”

  鲍勃·李张大了嘴巴,愣了一会儿,难以置信的摇摇头:“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只是一个废人!”

  怪人缓缓说:“因为你的未来,贵不可言。”
  鲍勃·李差点笑出声来:“胡说八道!有这样贵不可言的流浪汉吗?”
  “未来可能发生,也可能不会发生。这里面的关键是,你是否会按我说的去做。”
  “你要我做什么?”
  “我的穿梭机有能力让你进入一个拥有更好未来的平行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你会遇到一个重要的人,通过这个人,你将走上大富大贵之路。”
  “那个人是谁?”
  “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我要警告你,需要你做出决断的时候,不要犹豫,不要受到世俗的限制,否则你一定会失败。”怪人发出嘎嘎的笑声,“怎么样?同意吗?”
  “我好像别无选择。”鲍勃·李挣扎着起身,“那个狗屁穿梭机在哪儿?”

  穿梭机不大,隐藏在小屋深处的黑暗中。

  鲍勃·李钻了进去,刚刚躺好,就觉得一股睡意猛地向他袭来。
  陷入熟睡前,他只来得及看见怪人站在穿梭机的玻璃罩外,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黑暗降临。
  --------------------------------

2

  距离总统大选结束仅剩十天,鲍勃?李的选票仍落后反对党总统候选人詹姆斯·沃森300万,赢得大选几乎成为不可能的任务。
  鲍勃·李眉头紧锁,在自己的房间里转来转去,没有一刻安静,他明白,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他的手伸向抽屉里的秘密电话,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
  他在房间里又转了几圈,最后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把抓起秘密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通了,另一端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喂?”
  “我是鲍勃·李,‘那个’鲍勃·李。”
  “尊敬的先生,有何指示?”
  “前些天,我们谈的买卖,正式开始!”
  “明白,放心。”
  “记住,一定要干净利落!”
  “我干活,一向干净利落。你只管准备好钱就是。”对方收了线。

  第二天,例行的竞选演讲开始了。鲍勃?李踏上讲坛,侃侃而谈,演讲进行到一半,正是高潮迭起之时,忽然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紧接着,鲍勃·李满脸痛苦地倒在了地上,鲜血汩汩涌出,染红了半边身子。

  现场一片大乱,观众四散奔逃,尖叫声、哭喊声不绝于耳。警笛长鸣,无数警卫呈扇形散开,在人群中、隐蔽处、制高点搜寻枪手。救护车伴随着笛声呼啸而来,紧急处理之后,把鲍勃?李抬上了车。

  第三天,全国各大媒体头版头条都是总统候选人鲍勃?李被枪手袭击的消息。

  鲍勃·李当场死亡。鲍勃?李被送往医院。鲍勃·李伤重不治。枪击案现场大规模搜捕。犯罪嫌疑人逃离警方视线。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当场击毙。犯罪嫌疑人枪杀两名警察后自杀。犯罪嫌疑人临死前指控反对党总统候选人詹姆斯·沃森买凶杀人。犯罪嫌疑人临死前指控鲍勃·李自导自演整场枪击案。鲍勃?李经抢救已恢复意识。鲍勃·李左臂中枪,距离左胸要害仅3厘米。鲍勃·李强烈谴责幕后主使。
  铺天盖地的照片,海量的信息,对的,错的,左的,右的,统一的,矛盾的,如同潮水般涌向各地。
  在医院的看护病房里,鲍勃?李手缠绷带,饶有兴致的看着有关自己的报道。这时,特护病房里的电话响了,是专用保密线路,鲍勃·李等了几秒钟,才慢腾腾的将电话拿在耳边。
  “鲍勃·李先生,这里是警察局。凶手已被当场击毙。”声音迟疑了一下,又接着说,“您之前的情报是准确的,凶手果然躲藏在那个阁楼里。”
  “他说了什么吗?”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又迟疑了一会儿:“没有,先生!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很好,你是个聪明人,我喜欢聪明人。”
  “谢谢夸奖,先生!我是说,总统先生!”
  鲍勃·李挂了电话,嘴里喃喃自语:“干净利落,果然干净利落!”

  第十天,鲍勃·李的选票反超反对党总统候选人詹姆斯·沃森500万,以绝对优势竞选成功,成为国家总统。

  --------------------------------


  在怪人的小屋里,鲍勃·李的内心如风中的叶子,无处安放。
  “求求你,帮我找到艾达,我离不开她啊!”
  怪人无动于衷地伸了个懒腰:“无能为力,抱歉。”
  “穿梭机呢?用穿梭机行不行?”
  “我的穿梭机只能穿过平行世界的阻隔,无法回到过去,也救不回已死之人。”
  “你说什么?”鲍勃·李霍地站起身,“谁是已死之人?”
  “你说呢?”怪人嘎嘎笑道,“你以为那个军火商为什么来找你?为什么你的艾达恰好失踪了?难道真是巧合?”
  “难道不是巧合?”
  “你是个聪明人。”
  鲍勃·李的内心突然如火炉般燃烧起来。
  “让我进穿梭机!马上!”

  鲍勃·李钻进了穿梭机,睡意袭来。

  怪人脸上又一次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鲍勃·李迷迷糊糊地想起,这个笑容什么时候见到过。来不及细想,他滑进了梦的王国。
  黑暗第二次降临。
  --------------------------------

3

  鲍勃·李的军火走私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来自上层的打击力度一天比一天提高,仅上周,他就经历了三次临检。军方已放出话来,鲍勃?李位列军火走私黑名单中,不收敛的话后果自负。原本是最大主顾的某小国,由于政权更替,又与他基本断了联系。
  但鲍勃·李不死心,他明白自己的一切来得容易,去得也快,说不定哪天锒铛入狱,那就一切皆休。趁着现在还有自由,需要早作打算。

  在今年的总统竞选中,鲍勃?李给民主党的霍华德议员资助了一千万。果然获得霍华德议员的破格接待。二人在酒宴上相谈甚欢。鲍勃·李当场表示将给霍华德再资助五千万。

  “鲍勃,你成家了吗?”霍华德亲热地拍着鲍勃·李的肩膀。
  鲍勃·李脑中飞快地闪过丽莎的影子,他很快收拢心神,若无其事地说:“没有。”
  “太妙了!”霍华德哈哈大笑,“那说定了,改天请你见见我女儿。”
  “荣幸之至。”

  鲍勃·李回到家,丽莎正和往常一样,在餐桌旁等着他。

  “亲爱的,我正等你吃饭呢。”
  “吃过了。”鲍勃·李耸耸肩,“我想和你说一件事。”
  “哦?”
  “我们分手吧。”
  丽莎错愕地说:“什么?你是开玩笑吗?为什么要分手?”
  “我是认真的,我遇到了更合适的人。”
  “是谁?”
  “霍华德的女儿。”
  “哪个霍华德?”
  “议员霍华德。”
  丽莎沉默良久,点点头说:“我明白了,你是爱上了她家的权势吧?”
  “就像你当初爱上了我的容貌。”
  “就像你当初爱上了我家的财富!”
  “丽莎,别这样。”鲍勃·李耸耸肩,“你知道的,我必须这么做。”
  “难道就因为权势?”丽莎哭起来,“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丽莎,我不是个傻瓜,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在艾达身上发生了什么!”

  一个月后,鲍勃·李和议员的女儿结婚了。半年后,他成功在下议院谋得一个位置。

  --------------------------------


  怪人不满地盯着鲍勃·李:“这么说,你还在跟着那个丽莎厮混?”
  鲍勃·李说:“毕竟是我老婆。”
  怪人嘎嘎怪笑起来:“老婆?真让人感动。艾达听了一定很喜欢。”
  鲍勃·李一把抓住怪人的衣领,低声吼道:“别提我的艾达!”
  怪人轻松掰开他的手,说:“我还是建议你考虑一下那个议员的女儿。”
  鲍勃·李沉默不语。
  怪人嘿嘿冷笑:“丽莎,丽莎,多好的女孩儿!可惜啊,不知道她见没见过艾达的死相,有没有在艾达心口添上一刀。”
  鲍勃·李的眼睛红了:“混蛋,住嘴!给我穿梭机!”

  钻进穿梭机,鲍勃·李很快陷入了沉睡。

  黑暗第三次降临。
  --------------------------------

4

  鲍勃·李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洁白的软软的床上。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套柔软的睡衣,而那套破破烂烂的衣服早已不见踪影。身上的泥土、灰尘都已不见踪影,连双手也都干干净净。
  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走到一面镜子前,镜中的自己,依旧胡须满脸,头发纠缠。鲍勃?李松了一口气,要不是这满脸的胡须和头发,他几乎以为是在做梦。
  镜中出现了另一个人,站在他的身后。一阵幽香传来,鲍勃·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陶醉其中。
  一个女人的声音问道:“你感觉好点了吗?”
  鲍勃·李回过头,在他身后的是一个年轻女人,身材曼妙,面容姣好,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见他盯着她看,女人脸色微红,娇嗔道:“人家问你话呢。”
  “哦哦哦,”鲍勃·李回过神来,赶紧回答,“我感觉很好。之前是怎么回事?我是在哪里?敢问小姐芳名?”
  女人轻笑了一声,说:“怎么问题这么多?你差点冻死在冬夜里,我正好路过,就把你带回来了。我叫艾达,这里是我家。”
  “太感谢了,艾达。要不是你,我可能活不到今天。”鲍勃·李诚心诚意的说。
  艾达说着话,莫名其妙的又脸红起来,笑着说:“谢什么,人家刚好是个护士。”
  “我身上……”
  “你那套破衣服实在惨不忍睹,我给你扔了,回头再买套新的吧。”
  “可是,有人帮我洗了澡吗?怎么我身上变干净了?”
  艾达脸更红了,说:“护理,那叫护理懂不懂?”
  鲍勃·李笑着说:“哎哎,不就是护理吗,明白明白。”
  鲍勃·李白天出去了一趟,理了发,刮了胡子。等他回来时,艾达已经把晚饭做好了。
  艾达的眼睛亮了一下,抿嘴笑道:“真看不出,你还挺帅的。”
  “那是相当帅了!”鲍勃·李看着艾达明艳的笑脸,“来来来,让我看看小艾达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
  那天晚上,他们睡在了一起。他暗中发誓,会爱艾达一辈子。
  这个誓言,只维持了一天。

  初遇丽莎,是在理发店里。

  丽莎看见眼前出现了一个满脸胡须、满头长发的原始人,简直要笑弯了腰。
  理发师都要哭了,没见过这么夸张的人:“先生,你这是多长时间没理发了?”
  鲍勃·李笑了一下,不慌不忙地说:“二十年。”
  理发师傻眼了。
  丽莎笑得跌坐在地上。但当她看见,理完发后,“原始人”竟然变成了一个平生所未见的帅哥时,惊讶得嘴里都能塞下个鹅蛋了。
  鲍勃·李走后。丽莎若有所失,觉得一颗芳心随着鲍勃·李的离去而迷了路。
  丽莎闷闷不乐地回了家,不吃不喝,只是躺在床上想心事。
  丽莎的父亲--军火商路易斯纳了闷,自己的女儿平日里挺开朗的,这到底是怎么了?
  丽莎将心事告诉了父亲。路易斯哈哈大笑。
  丽莎脸色通红,埋怨道:“爹地,你还笑我!”
  路易斯止住笑声,大大咧咧地说:“这还不容易?我的女儿看上了谁,那是他的运气。明天我就把那个人叫来,和你结婚就是。”
  丽莎感觉自己的脸都熟透了,低声说:“瞧你说的,谁想要结婚了?”

  第二天,路易斯派人去调查了一番,回来对女儿说:“那个人叫鲍勃·李,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拒绝了我,因为他还有个女人。”

  丽莎的脸刷地白了,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不过,爹地都给你摆平了。”路易斯接着说,“女儿,你的眼光不错,这个人是个人物。”
  丽莎的脸色更加差了,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什么角色:“爹地,你把他的女人怎么样了?”
  “太简单了,几个弟兄一起--”路易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顿了顿,接着说,“女孩子家,问那么多干什么?”

  那天之后,鲍勃·李再也没见过艾达,他想起了怪人的话:“需要你做出决断的时候,不要犹豫,不要受到世俗的限制。”

  一个月之后,鲍勃·李和丽莎结婚了。
  一年之后,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亲手干掉了路易斯,没被任何人发现。
  --------------------------------




  鲍勃·李在怪人面前低着头,叹气道:“我失败了,只有十天了,还差300万选票,这不可能的。”
  怪人嘎嘎怪笑起来:“你的本事哪里去了?这可不像曾经干掉路易斯的你啊!”
  鲍勃·李愤怒地盯着怪人:“我一定会成功的,我需要穿梭机!”
  怪人说:“我已经开始厌烦了,每次都是我在帮你,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不要让我失望。”

  鲍勃·李钻进了穿梭机,睡意如约而至。

  怪人依旧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这次他抽了抽鼻子,喃喃道:“好臭,好臭!快了,快了!”
  鲍勃·李很想问一问什么很臭,什么快了。但是没来得及,就再次陷入了沉睡。
  黑暗第四次降临。
  --------------------------------

5&Ⅴ

  怪人开口说:“这最后的一条路,就是得到我的力量!”
  鲍勃?李激动得浑身发抖:“真的可以吗?我能吗?大师,如果真能如此,我感激不尽哪!我愿意把这个总统的宝座让给你!”
  “我才不稀罕!想得到我的力量,方法很简单,先要得到我的身体。”怪人冷冷地说:“互换身体在我的家乡算不了什么大事,但是必须在你我双方完全自愿的情况下,才能成功。”
  鲍勃·李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大师,你愿意吗?”
  “我都说了,在我看来不是什么大事,我没问题的。”怪人撇撇嘴,“但是你呢?你同意吗?”
  鲍勃?李飞快地回答:“我同意。”
  “你是否全身心的同意?”
  “全身心的同意!”
  “永不后悔?”
  “永不后悔!”回答响亮有力,回音在小屋中回荡。
  鲍勃·李被怪人领着进入了一个小小的容器中,全身被束缚住,只留脑袋在外面。

  就在鲍勃·李眼前,怪人的头左右裂开,鲜血四溅,脑浆……没有脑浆。

  一只白色的肉虫从颅骨中慢慢爬了出来,如同新发的嫩芽,身上沾满了鲜血。它一晃三摇,直起肥大的上肢,瞪着一双蓝色的眼睛,无数只伪足依次划动着。
  肉虫爬向鲍勃?李,越来越近了,那双蓝眼睛发出摄人的精光,薄如纸片的嘴张开了,露出一排锯齿状的尖牙,嘴角似乎还向上翘了翘。它的身后,怪人的身体轰然倒地。
  鲍勃?李惊恐地大叫,声音颤抖着:“不,我改变注意了!我不同意!我不同意啊--”
  “已经晚了,”肉虫发出嘶嘶的声音,“刚才电脑已经采集了你全身心同意的信息。”
  “魔鬼!魔鬼!”鲍勃?李拼尽全身力气,“你给我滚开!离我远点!你这个怪物!”
  “无知者!不要恐惧,这不过是我在三维空间的小小投影。”肉虫发出讥诮的笑声,“再说了,你已经被麻醉,放心吧,不会很痛的。”
  “啊!啊!啊--对了,这是一场梦,一定是的!我要醒过来!醒过来!”
  没有梦。
  肉虫爬到了他的脸上,伸出七条触须,从鲍勃?李的眼睛、鼻孔、嘴巴探了进去。
  “最后再告诉你一件事好了。”肉虫一边吸取着汁液,一边耸动着身体,满足地叹息着,“比起好人的脑子,恶棍的脑子真的是美味极了,这种臭味,尤其让我欲罢不能。所以当初我才用欲望的蝴蝶在你的心里扇了扇翅膀,现在果然变成了一股龙卷飓风!”
  鲍勃?李绝望地挣扎着,他的眼中,一会儿是肉虫在眼前恶心耸动的样子,一会儿又仿佛进入了另一个身体,看着自己的身体抽搐着,扭曲着。
  最后,他的视域稳定了下来,看着面前自己抖动的身体,看着白色的肉虫融化成七条长长的线虫,从那具身体的七窍滑了进去。
  低下头,他看见自己身上裹着厚厚的白纱,又用手摸了摸满脸的皱纹,鲍勃·李一声惨叫,不省人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3 个关于心蝶效应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3-31 09:17:46


不停  发表于 2017-4-2 07: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1.双线,对故事表达。是平铺秩序无法相比的。不割裂故事,又能保证不疏漏。
2.通篇都是“鲍勃·李”。前、后、左、右,还有他的内心独白。看得我云里来雾里去。作者可以在内容和思想上寻求别人无法理解的高度。但至少在形式上,不应该给读者制造理解障碍。
3.没有人有理由有义务去归纳、分辨你故事的情节和逻辑。读者还会有其他选择——放弃阅读。
4.把故事的前后逻辑连接,搞清楚,写清楚。读者永远都不可能想你这么了解你的作品。
5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7-4-9 09: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菲斯特、50分
虽然说作者想营造黑金政治的氛围,但通篇下来,像戴着金链子的东北小哥在犯机会主义错误,寄生这个情节,我也用过,不好写,最好不要用作剧情反转的推手,让读者容易跳戏——蝴蝶效应的不停扰动时间线,什么时候成了寄生前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不停  发表于 2017-4-21 10: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幻作品当有人文方面的诉求,就是通过故事想表达些什么,本作这点较弱。
看得出作者在故事讲述上下了功夫,努力寻找镜头语言,但并不是镜头迅速切换 就是故事紧凑,整个故事似乎就是渣男主不断拆了东墙补西墙,看一个没有魅力 的角色不断作死,是一种令人烦闷的阅读体验。40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