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659

不停 于2017-4-8 11:02:0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банк хоум кредит тамб
  • Jako nowy proszę o wyrozumiałość
  • 易瑞沙购买渠道fabxywzm保真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3a213e3d4809f3c.jpg


  主题设计:


  故事以“异能”为媒介,用“能力者”与“受控者”影射当代社会中上位者和下位者之间的支配服从关系,希望在奇幻外衣下进行对人性的浅层探讨,探索当少数人拥有绝对控制权后秩序被摧毁,人们丧失了自主权和控制力,人性失控后的状态,遵循内心欲望所导致的后果,并表现出善恶、秩序与混乱等相对事物的模糊边界,借主角之口说出:我想让他们做的,远没有他们自己想做的来得疯狂。


  结构框架设计:

  故事采用线性叙事。
  开端:
  出远门的父母拜托吕筑周末在家为父母好友的高中生儿子商简补习美术,商简带来了一个女性好友齐桦。
  发展:
  商简在补习的途中不断通过语言实施对齐桦和快递员的控制,但唯独对吕筑无效。
  情节点一:
  商简在“半强迫”地向吕筑分享他的“成就”时却被自己控制的齐桦药晕捆绑。
  原来齐桦因曾被商简“说服”误杀了自己的母亲而伺机报复。
  意想不到的是,齐桦绑架商简的目的却是请求他再度控制自己抹去她对那次意外的记忆,还原一切,维持现状。
  情节点二:
  在商简挣脱捆绑将要控制齐桦“自杀”时,吕筑用同样的能力阻止了他的行动。
  结局:原来吕筑也是能力者,其能力比商简高,是超能力组织的测试员。最后,商简没有通过测试被吕筑清除。


  技巧运用:

  1、运用非常规手法闪回展现人物内在生活。
  在交代人物内在生活的场景采用画板道具和剪影作为叙事工具。
  因为故事发生在封闭空间,为了不破坏封闭空间的整体性而选择采用漫画的方式展现人物内在生活,例如讲述男主角商简讲述控制一位女生纵火的场景采用剪影效果,女配角齐桦受控制把母亲推下楼的场景采用漫画的形式展现,在保证连贯性的同时也增强了艺术表现力。
  2、不断反转的开放式结构。
  故事中每一个人物都实现过至少一次角色转换,从而推动剧情的发展。而故事开始于一个封闭的房间,也结束于此,却不交代男女主人公的相遇的原因,以及最后女配角究竟何去何从,这样安排避免了过强的价值导向,也留给观者自我创造的的空间。
  
  主要人物设计:

  1.男主角(变形者:从支配到服从)
  商简:男,17岁,表面是听话优秀的高中生,从小拥有能用言语控制他人行动的能力,小时候因为自己能力造成的一场意外使他深刻认识到自己天赋的潜力,并开始倚仗自己的能力肆意妄为,不停试探人性底线。
  直到他遇见拥有同样能力的女主角,在首次遇到对自己能力免疫的人时,他“半强迫”的自我剖析展现了他失控的精神状态与人格(类似《蝙蝠侠》中小丑的经典人设),最后从支配他人转到被支配地位,终被女主角清除。
  2.女主角(变形者:从服从到支配)
  吕筑:女,24岁,商简父母好友的女儿,在家为商简补习却被挟持。最后得知为某组织人员,拥有同商简一样能以言语操控他人的能力,为了接近商简潜入吕家冒充吕筑守株待兔。
  情节点制造者,最后一秒身份揭开,“营救”了无辜女配角,完成身份从伪装的服从到绝对支配的反转。
  3.女配角(服从地位)
  齐桦:女,17岁,商简邻居,叛逆少女,长期处于商简的能力控制之下。两年前被商简控制误杀自己母亲后被抹去记忆。意外想起,一直秘密谋划报复商简,却在最后一刻放弃,选择自欺欺人。
  情节点制造者,因为不满控制选择反抗,却在自我情感和女主角控制的双重影响下,不彻底的反抗失败,被女主角挽救了性命,最后没有被交代去路,迎来开放式结局。  
  
  剧本:
  
  背景声(无画面)
  街上,人声嘈杂。
  走路声。
  男童声:“你要带我去哪儿啊?”
  “我爸爸妈妈呢,我要妈妈!”
  “我,我不跟你走了,我要找妈妈!妈妈,唔唔——”
  “我讨厌你!你是坏人!你去死吧!”
  嘈杂声,人的交谈声渐大。
  刹车声。撞击声。
  司机:这个人自己撞上来的,这怎么回事儿?!
  人声尖叫。
  孩子冗长的呼吸声(拖长呼吸声,被吓到而轻微喘气)
  男童声:“嘘——”
  人群收声,只有汽车马达声。
  
  出标题。
  
  1.客厅 内 日
  吕筑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摆弄着美术课上用的人体模型,肩膀夹着手机正在通话。
  吕筑:嗯,我知道啦。商伯父家的孩子嘛,就待一天,我的美术水平教他还是可以的,你和老爸在姨妈家安心待着吧,好不容易出趟远门,好好玩,散散心,啊…..嗯嗯嗯,放心,到时间了,我挂了啊。
  吕筑放下手机,此时门铃声响起,三声。


  2.客厅 内 日
  吕筑给商简和乔桦倒水。商简文静略羞涩地坐在沙发上,旁边的乔桦浓妆艳抹,低头玩手机。
  吕筑:嗯,我知道。你就是商简啊,我老妈一直和我说商伯伯他们家的孩子多懂事,真是闻名不如一见啊,你旁边这位是?
  商简看了眼身旁的女生:这是乔桦,是我家邻居的孩子。她家今天也没人,就想着一起过来……呃,不会打扰你吧?
  吕筑:没有没有,这倒不会。只是,这个妹妹的父母知道吗?有征求他们同意吧?
  女生低头玩手机,没有回答的意思。
  商简:乔桦,姐姐问你话呢。
  乔桦抬头,嘴里嚼着口香糖:我老爸常年出差不在家不管事儿,老妈两年前喝多了摔下了楼,家里只有保姆。你如果要补习费,我现在就给你。不过,我没带书本也不用给我补习,我只是想跟商简一起而已,你让我待这儿就行。
  吕筑有些尴尬:这,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家里——
  乔桦:行了,别一副“我很抱歉”的样子,我看多了都烦了。我待在客厅就成,你家WIFI密码多少?
  商简不好意思地向吕筑笑了一下。


  3.卧室 内 日
  乔桦在一楼客厅玩手机,吕筑的声音从二楼卧室传出来。
  吕筑:嗯,这里笔触稍微…….嗯,是,就是这样,对的。很好,你先画着。
  吕筑走到二楼窗口伸了个懒腰,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望向窗外的时候,视线无意间转到了乔桦身上。
  乔桦猛地抬头,与吕筑的视线撞上。
  吕筑一愣,随后向她微笑了一下。
  乔桦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吕筑有些尴尬,不知作何反应。
  商简:姐姐。
  吕筑:啊,怎么?好了吗?
  吕筑放下水杯,转身走向商简。
  吕筑:你这根本就不用我示范呀,颜色铺得这么熟练。
  商简:没有的事,都是照着姐姐的画的。
  吕筑:你可真是少年老成。别绷着了,我去给你拿杯饮料。
  吕筑走出卧室,想了想又走回去。
  吕筑:小简,你想喝什么饮料——
  商简用湿毛巾擦了擦手,拿着吕筑放在旁边桌子上的手机,反复把玩,屏幕亮着显示输入开机密码的界面。
  吕筑:呃,你这是在——
  商简没回头,看着手机:我很喜欢这款手机啊,一直想试一试。姐姐,可以告诉我开机密码吗?
  吕筑走过去从他手中拿走手机,输入密码:密码之所以叫密码,就是不能告诉别人的,知道吧。
  吕筑将手机递给商简。
  商简表情有些惊奇,没有理会手中的手机,却紧盯着吕筑不放。
  吕筑:所以,你要喝什么饮料?
  商简马上回答:我想喝酒。
  吕筑:什么?不行,你一个学生喝什么酒,何况我家里也没有……
  商简:楼下超市有,姐姐你可以去买的。
  吕筑:不行!这不是买不买的问题!我给你拿瓶可乐,你别再想什么酒了。
  吕筑皱着眉转身想走。
  商简:姐姐,你的床看上去好软好舒服啊,我可以躺上去吗?
  吕筑:不可以,我有洁癖。还有你一个男生不要随随便便——
  商简:姐姐,你有好多书哦。
  吕筑停顿了一下:嗯,我是挺喜欢看书的。
  商简:那你能读这本书给我听吗,像讲故事那样?
  吕筑瞪着他:读……你还小吗?不是,你怎么,突然这么——
  商简安静了一会儿:姐姐,你讨厌我了吗?
  吕筑:不是讨厌,只是觉得你突然变得有些不可——有些孩子气……
  商简凑近,对视:那姐姐可以喜欢我吗?
  乔桦冲进来:不可以!
  乔桦:她怎么可以喜欢你!
  乔桦怒视吕筑:你们刚才在房间里说什么?你是不是——
  商简轻声说:乔桦,安静点。
  乔桦不再说话,依然瞪着商简。
  吕筑烦躁地摇摇头,转身出去:不想掺和你们小孩子之间的事。我去给你们拿饮料,都冷静一点吧,别什么话都拿来瞎说。
  商简目光追着吕筑,拿起湿毛巾擦了擦手,跟着走了出去。
  乔桦站在原地,双手在侧身握拳,看向画架上的画。
  乔桦走了出去。(缓推镜头,画作为前景清晰,乔桦身影虚化)

  4.客厅 内 日
  吕筑端着三杯白水走过来,递给商简一杯,又打算递给乔桦,乔桦一言不发,直接伸手打翻了杯子。
  商简漠然看了乔桦一眼。
  杯子碎了一地,饮料四溅。
  吕筑打算收拾,商简拦住她,对乔桦说:你来收拾。
  乔桦蹲下身开始捡碎片。
  商简:跪着。
  乔桦立刻跪在碎片上,捡玻璃渣。
  吕筑惊愕,冲过去拉起乔桦,乔桦的膝盖上血迹斑斑,站不大稳,地上的碎玻璃上一抹血迹。
  吕筑扶着乔桦坐上沙发,蹲下身查看她的伤势。
  商简饶有兴趣地看着吕筑的反应,面上无波。
  吕筑看着乔桦的伤势(特效化妆),又惊又气,瞪向商简:你,你!你怎么能——
  吕筑又回头握住乔桦的肩膀摇晃:你又为什么要跪下,那里有碎玻璃啊!
  乔桦疑惑:他让我跪的啊。
  吕筑回望商简,商简朝她温和地笑了一下。
  吕筑气急,起身去拿药箱。
  
  吕筑为乔桦包扎好伤口,仰头正打算问乔桦感觉如何。
  商简:收拾干净了去给我拿杯饮料,姐姐你家冰箱里有饮料吧?
  吕筑僵硬着摇摇头。
  乔桦站起身,一瘸一拐走去厨房接水。
  吕筑:乔桦,乔桦你的脚,你别……
  商简拉住吕筑:姐姐,坐着等就好了,还是你也想要一杯饮料?
  商简笑而不语。
  吕筑甩开商简的手:刚才那算什么?!你不能因为她喜欢你就——
  商简笑:你以为那是因为......喜欢?
  吕筑手机响起,是快递小哥喊着让她下去拿包裹。
  吕筑:啊,麻烦您放在门卫那儿就好,我一会儿——
  商简抢过手机,对着手机说:喂,你送上来,用跑的。
  吕筑:你说什么傻话!这可是28楼,再说快递小哥没有时间——
  商简挂掉了电话,将电话扔到一边。
  乔桦端着一杯白水过来,递给商简,然后坐到一边。
  商简喝着水,拿着电视遥控板:姐姐,我们看电视吧。
  吕筑几次看向乔桦,欲言又止。


  5.门口 内 日
  门铃响起,两声。
  吕筑开门,快递小哥在门外拿着包裹,气喘吁吁。
  快递小哥:您,您的包裹。
  吕筑目瞪口呆,接过包裹。
  商简走过来,悄悄对快递小哥说了几句话,快递小哥走了,商简关上门。
  吕筑回过神来:你跟他说什么了?
  商简:我让他走到第137步时摔倒。
  吕筑:万一他正在下楼梯呢?你这样会让他受伤的!
  商简开心地笑:所以你是明白了。我很擅长“说服”别人?
  吕筑沉默,看了他一会儿:你不是擅长说服别人——你是能让人们做你所说的任何事,这是……你的能力吗?


  6.客厅 内 日
  商简随意地坐到沙发上,不再像先前的好学生模样,翘着二郎腿。
  商简:我把它叫做天赋。这是老天给我的,从我会说话开始就有了。不过每个孩子的童年时期大人们都是百依百顺的,起初我也不知道自己有这种天赋——直到我六岁那年,一个男人抱走了我。父母从我的视线中消失,让我觉得很害怕,我咬他踢他都没用,我又气又怕,所以我朝他喊“你是坏人!我讨厌你!你去死吧!”。
  商简看向吕筑,表情天真:你想知道然后他做了什么吗?
  吕筑咽了口唾沫,手指去够沙发上的手机,拿到手里:这就是你在学校和家里都这么讨人喜欢的原因?你操控他们。
  商简:他们本来就很喜欢我啊,我不需要——啊,请你不要这么做。
  商简发现了吕筑手中的手机。
  吕筑:你不能控制我。
  商简大笑:是啊,我也没想到本来今天只是想在陌生环境下练习一下控制的时间长短和掌握多重控制,结果居然遇到了你这样的人。就是因为这样才有趣啊!你是第一个!不听话才有趣嘛!哈哈哈,游戏开始了!
  坐在一旁的乔桦站起身,拿过水果盘里的刀,对着吕筑。
  吕筑:你要伤害我吗?
  商简:你这么有趣,我怎么舍得伤害你——我是在威胁你,姐姐。
  乔桦将刀对准自己的喉咙。
  吕筑看着乔桦,将手机扔开。


  7.客厅 内 日
  商简靠近吕筑,激动地说着自己的事,像是在演讲一般激情澎湃。
  商简:所以,那是我第一次控制人,也是第一次看到人死,更是第一次有人因为我而死。但奇怪的是我当时一点也不害怕,相反我觉得很有安全感,我觉得自己充满力量。然后我就一直对陌生人实验和练习,上学后遇到的人更多,机会也就更多……但是每个人都听话,时间一长就很无趣了。我曾经让人不要听我的话,但往往都会被几个力度较大的指令所覆盖,没意思。你是第一个,你知道吗,你真的很神奇,你——
  吕筑:你就没想过学会控制自己能力,而不是滥用吗?
  商简停下了,看着她。
  吕筑:你第一次造成死亡的时候,你不会恐慌吗?难道你就不后悔吗?
  商简平静下来,轻描淡写:我父母找到我的时候,抱着我说
  (运用甩镜头,实现同一镜头,不同场景的转换)
  母亲:如果不是那个人贩子发疯冲上马路,我恨不得亲手捅他一刀。
  (母亲说话时,镜头推进,特写耳朵和嘴唇,营造诡异气氛)
  (镜头甩回现实时空)商简:你看,那时候我就在想,我是多么幸运有这样的天赋啊。
  吕筑:你做过好事吗?
  商简:定义一下你所谓的“好事”?
  吕筑:救人或者帮助人,我不知道,就像超级英雄什么的,你有这样的能力啊!
  商简若有所思:有——吧。初中时有个女孩想自杀(用皮影效果模拟割腕情景),我一句话阻止了她。这算好事吧?但后来我每天都看到她在角落哭个不停我又觉得烦,我就告诉她“做你想做的事”。结果——
  (此段商简讲述用皮影效果实现艺术性场景还原,商简讲述话语用同期声效果)
  商简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笑了起来。
  吕筑愤然:你觉得那个可怜的女孩儿很好笑?
  商简:你不要激动嘛,你要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也会觉得好笑的——结果她在深夜点火烧了她的宿舍,一屋子的人都差点死了!哈,人啊,他们太擅长隐藏自己了,连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都可以隐瞒。
  (宿舍纵火同样采用皮影效果,模拟一个女生打打火机燃烧纸模型)
  商简看着吕筑:你看那些超级英雄,我可比他们强多了,我一句话就能够阻止反派,更好玩儿的是,我能随意颠倒他们的位置,决定谁是英雄谁是反派,就像现在!)
  吕筑:纸是包不住火的,你就不怕有人会知道真相吗?
  商简:当你能让任何人做任何事,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没有约束。没有约束就不用遵守规则。
  吕筑:你太狂妄了。(冷眼旁观)居然还自诩正义。
  商简:当所有人都相信我,所有人都由我控制时,我就是正义。
  乔桦轻声喃语:商简……
  商简将手指竖在嘴前:嘘。
  商简看向吕筑像看一个新奇事物:他们是愿意的。你要知道,我要求他们做的,远远没有他们自己想要做的疯狂。我只是打开了笼子而已——你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乔桦……你……
  商简突然倒了下去,吕筑伸手推他,发现他已经昏迷,她扑向被扔到一边的手机,正想拿起打开时,有人从身后打晕了她。


  8.客厅 内 日
  吕筑醒来,她被捆绑着扔在沙发上,她挣扎着坐起。商简在客厅中央被绑在椅子上,嘴巴被胶带封住,已经清醒。
  乔桦将手中的刀对着商简。
  乔桦:你现在不能说话了,你再也不能控制我了!终于,终于!你控制了我两年,整整两年!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回忆,蒙太奇
  乔桦旁白:那天是他先跟我打的招呼。
  乔桦开门,商简在自家门口站着。
  商简:你好,我叫商简。
  乔桦翻白眼:我管你叫什么。
  商简:可以和你做朋友吗?
  乔桦旁白:他喜欢在我家看书,因为他喜欢安静。
  乔桦卧室里,商简躺在床上看着书,乔桦看着商简,门外是瓶子摔地的声音。
  女人喝醉的咆哮声:乔桦!死丫头!你死哪儿去了!
  商简翻书的动作停下。
  乔桦出去。
  (背景音)女人:我怎么就不能叫了!你屋子里的是谁!那个小兔崽子你从哪儿带回来的!
  女人:你翅膀硬了!和你妈顶嘴!别以为你老子在外面有女人,你就可以不把我当回事了!
  女人:反了你了!
  乔桦走进来关上门,眼眶和左脸颊红红的。
  商简放下书,笑:你可以做你想做的啊。
  乔桦茫然:我想做的?
  商简:是啊,你想做的。不要压迫自己,说吧,你想做什么?
  乔桦:我想让她消失。
  商简:那去啊,让她消失吧。(回音效果)
  (此段场景画面降低饱和度,画面加上艺术画框,展现回忆效果)


  9.客厅 内 日
  乔桦狂躁地抓自己的头发:我只是说说而已,我没有想把她推下去!她刚好在窗台上喝得烂醉,我只是,我只是,轻轻地,轻轻的那么一下……
  (乔桦妈妈坠楼的叙述,插入人偶从桌上翻下去画面)
  乔桦握着刀捧起商简的脸:我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了!你为什么要让我害死我的母亲然后又抹掉我的记忆!我一直都以为她是失足——直到你们家一起去了很远的地方旅游,半个月都没回来,我自己在家靠在窗台上往下望时——全都想起来了!你多狠啊!我当时都他妈快疯了!我想着要是死了一了百了!但我不能死啊,我不能让你这么简单就……
  乔桦举起自己的右手,摊开掌心给商简看:我纹了文身在我的掌心,随时提醒我这件事。看到了吗——“嘘”这是你在让我杀了我母亲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你从来不会碰我,也不会正眼看我,你当然不会知道我的文身!可我每天都能看到,看到我就会想起,我记得给你水里下药,记得准备绳子和胶带……
  乔桦表情痛苦,几乎崩溃: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吕筑:乔桦,你不要激动,你先把刀放下——
  乔桦看向吕筑,表情愤恨:你不会被他控制?呵,可你现在一样寸步难行。你知道被控制是什么感觉吗?他根本不会在乎被控制的人,我们在他眼里根本就不算同类,他妈的连畜生都不如……
  乔桦又看向商简:可我这么喜欢你,我喜欢你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乔桦手中的刀逼近商简的脖颈。
  吕筑:乔桦,别动手。
  乔桦没有下手,她摇摇头:我根本就下不了手,我早就知道自己下不了手。我只是,我只是想……
  乔桦扔下了刀,贴近商简,神情恍惚:那......你能重新消除掉我的记忆吗,让我忘掉我母亲的事,忘掉你控制我的事,我们还和以前一样,好不好?我求你了......我压根儿就不想知道这些事......
  商简点了点头。
  吕筑惊愕地看着乔桦撕下商简嘴上的胶带。
  商简转向吕筑:早就告诉你了,我要求的,远远没有他们想要的疯狂。宁愿再次被控制也不愿意面对真相,人啊——拿起刀。
  商简看着乔桦:我很不喜欢你对我做的事,所以,我们不可能和以前一样了,抱歉——哦,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真的感到抱歉,习惯用语。
  商简歪了一下头:现在,让你自己消失吧。
  乔桦要刺下去。
  吕筑轻声说:停下。
  商简:你真可爱。
  乔桦真的停下了,疑惑地看向吕筑。
  吕筑:解开我。
  乔桦走过来解开她的绳子。
  商简瞪大眼睛,惊讶万分。
  吕筑:我刚才其实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遇到过其他和你一样的人吗?但是现在,我知道答案了。
  商简:你,你也……难怪我不能——
  吕筑:你根本就不懂得控制自己的能力,你让他们服从你所说的每一句话,这其实,是控制力差的表现。而无法控制同类,也是因为能力不足。
  商简转向乔桦:快解开——
  吕筑:嘘。
  商简不能说话了。
  吕筑:嘘—嘘—别怕,都结束了。你太随心所欲也太天真了,虽然我对你关于人的深层欲望的理解很感兴趣,但是你并没有通过——我恐怕,你以后再也不能说话了。
  商简惊恐地挣扎。
  吕筑:你也不能记得我,抱歉——哦,你知道,我并不是真的感到抱歉,习惯用语罢了。
  吕筑对两人说:今天什么都没发生,你们没有来到这儿,而是偷偷出去玩儿一天。商简在路上突然咽喉疼痛说不出话,需要去医院检查——半小时后,解开他,你们回家吧。
  吕筑转向茫然的乔桦:至于你……
  吕筑凑近乔桦,说了几句话,然后摸了一下她的头:祝你好运。


  10.门 外 日
  吕筑拿着那个包裹走在街上,另一只手扯下发圈,披散头发。
  吕筑边走边打电话:喂,妈。嗯,他们很好。爸爸在你旁边吗?你们找个安静没人的角落打开免提好吗?嗯,好了——听着,你们的女儿一天都待在家里,但是商伯父家的孩子并没有来访,所以她在家无所事事了一天。我们没见过面,我们的对话不存在,你们根本不认识我,懂了吗?好的,很高兴做你们一天的女儿,吕先生吕太太,再见。
  挂掉电话,随意将手机丢弃。
  手机铃声响起,从吕筑手中的包裹传出来,吕筑贴着听了一下,笑着撕开胶带,拿出一个手机接听。
  吕筑的身影倒映在街边的橱窗上:喂,商简不合格,我处理好了。我知道他很有天赋,但不能驯服的野马,又有什么用?好了,速战速决——下一个。
  Fin(1)
  
  11.车站 日
  吕筑拿着包裹坐在车上最后一排,一只手打电话:喂,妈。嗯,他们很好。爸爸在你旁边吗?你们找个安静没人的角落打开免提好吗?嗯,好了——听着,你们的女儿一天都待在家里,但是商伯父家的孩子并没有来访,所以她在家无所事事了一天。我们没见过面,我们的对话不存在,你们根本不认识我,懂了吗?好的,很高兴做你们一天的女儿,吕先生吕太太,再见。
  吕筑将手机抛出去,扯下发圈,披散头发。
  手机铃声响起,从吕筑手中的包裹传出来,吕筑贴着听了一下,笑着撕开胶带,拿出一个手机接听。
  吕筑的身影倒映在车窗上:喂,商简不合格,我处理好了。我知道他很有天赋,但不能驯服的野马,又有什么用?好了,速战速决——下一个。

单选投票, 共有 2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100.00% (2)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嘘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4-8 11:02:0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