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1 1348

异星畸情

不停 于2017-4-17 15:53:06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u=2618435394,886811741&fm=21&gp=0.jpg
  
一、苦闷的星际联络员


  仙女座星云、海尔玛星系、海尔玛星轨道上,星际联盟外交空间站那巨大的舱体中,苗大壮此时正心烦意乱、百无聊赖地在自己的房间内,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他非常犹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需要再去一趟,距离不远的那座星际健身房。
  在这遥远的异星轨道上,这个如同海尔玛的月亮般大小的空间站中,按照地球方面的要求,只设置了两间地球人专用房。因为整个海尔玛星系中,常驻的地球方联络人,一般只有两个名额。目前,这两个人分别是苗大壮,及其哥们儿兼上司杰迪。
  与刚刚就任星际联络官仅两年的苗大壮相比,有着近二十年驻海尔玛联络经验的杰迪,可算是个名符其实的老师傅了。到任第一天,他就给苗大壮定了三条规矩:一、虽然我老得可以当你叔了,但你必须把我当哥们儿看待,因为从今以后咱们就是家人了,而我讨厌带孩子;二、职责上我是你上司,有什么不懂的你尽管问,我分配的任务你也必须完成,可除了工作之外,我就是你大哥,咱们是完全平等的,生活在来自宇宙各处的怪物们中间,我不想再让身边唯一的同类拿我当外人;第三条嘛,你自己多斟酌,如果你不想被掰弯,如果你还打算在工作合约期满以后,正常地回到地球上娶妻生子,如果你能忍受得了十年的孤独和寂寞,劝你最好少去那个星际健身房。当然了,如果你真的爱上了海尔玛星和这里的土著民们,那你应该多去健身房转转,多尝试尝试,不过,千万不要动感情。
  末了,话唠的杰迪还给了苗大壮一句郑重其事的忠告:在地球上当个异性恋很正常,但要在外星球搞异星恋,风险极高!
  苗大壮刚开始时,并没把那些话当回事,他也是查阅过海尔玛星的相关资料的。他知道,海尔玛星的重力环境和化学组成,都与地球高度相似。海尔玛人与地球人,在生物力学结构上出现了趋同进化,也就是说,他们在外形上跟地球人差不多,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胳膊、两条腿。相似的生物力学结构,在数以百万计的智慧种族中,倒也不算罕见,但能达到眼睛、鼻子等细节上,都跟地球人那么相仿的,除了海尔玛星人之外,真的找不出第二个了。
  实事求是地说,就算在地球人眼里,大部分海尔玛星人,长得也都比地球人美丽、性感。甚至不需要特别地描述,地球文明在前星际时期的幻想影视作品中,有种当时被叫做“精灵族”的似人种族,跟海尔玛星人几乎是一模一样。也是尖尖的耳朵、浅色的瞳孔、细嫩洁白的皮肤、婀娜的身材,还有各种色彩的头发。
  最早没有留意到更多枝节问题的苗大壮,入乡随俗地到星际健身房里,试图与海尔玛星人进行一些社交。他从资料上了解到,对海尔玛星人而言,通常的社交场所就是健身房。这里没有酒吧。别说酒吧,连同烟草、咖啡和茶,都是该星球的严禁输入产品,一丝香烟和酒精的味道,都足以让嗅探器(类似地球生物的犁鼻器,人类的此部件严重退化)发达的海尔玛星人失控发疯。咖啡因和茶中的酚类物质,对他们是剧毒。
  其实,早在专业知识培训的时候,苗大壮就知道,把健身房当作主要的社交场合,算是相对正常的了。当然更加正常的是餐馆,可海尔玛星人非常忌讳在大庭广众中吃喝。其它星球常见的社交场合,还有墓地、育婴室、厕所、浴室、卧房、战场……对,通过战场进行社交的真社会性文明还不少,那些更像虫族的智慧种族,习惯用谋杀和屠杀特定数量的特殊成员的方式,来进行社交。当然,人类等非真社会性文明在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会用星际联盟发放的特殊翻译器,那种翻译器能投射出众多虚拟影像,来让对方杀个痛快。并根据需要,用自带的微型武器系统,消灭对方的一些个体作为表达。
  初次来到健身房的苗大壮,不出意外地,见识到了许多在太阳系实习的时候,就见到过的一些奇形怪状的外星人。当然,他也见到了不少早就等着,想要见他这新来的地球人的海尔玛星人。苗大壮那时完全不知道,这些美艳的海尔玛“女郎”,实际是专门来撩他的。他也不能从周围来健身活动的,那些形形色色的外星人的神态上,读出他们的讶异--这里平时可不会有这么多海尔玛人造访。
  懵懂的状态没维持很久,正当苗大壮惬意地享受着,沐浴于众多绝色“美女”的围观中时,一道惊天大霹雳,差点没把他吓尿了。那些身材苗条、前凸后翘、丰乳肥臀的“美眉”们,终于忍不住开始说话了。
  海尔玛的语言当然跟地球人不同,但这不是问题,星际联盟的沟通装备,可是连虫族那样血腥的语言都能翻译得了,何况是同为声音载体的海尔玛星语言。真正吓到苗大壮的不是语言本身,而是音调。想象一下,作为青年才俊,一群火辣性感的妹子把你包围,突然间,她们叽叽喳喳的挑逗声,全部变成了男音,还是特嗲的娘娘腔的那种。是不是有种美梦瞬间变噩梦的感觉?
  苗大壮也一样。他面红耳赤地拨开无数双,试图拉住他的纤纤玉手,气喘吁吁地跑到居住区,杰迪房间的门口,满心想着向他核实一下,这儿的妹子们是不是说话都是这个腔调。
  打开门的杰迪身着睡袍,看到他的模样,一脸的不耐烦。未等苗大壮缓过气来,抢先开口问道:“你是不是上健身房了?”
  苗大壮点点头。
  “你知道自己是在哪个星球工作吧?也查阅过海尔玛星人的相关资料?”
  苗大壮又点点头。
  “那么告诉你,我最讨厌看资料不认真的家伙。去把海尔玛星人的生理资料和社会状况介绍,全部再给我仔细、认真地读一遍!这是命令。”
  正在这时,从旁边浴室里走出一个海尔玛人,显然是刚洗完澡。只见“他”赤裸着上半身,腰部围着条浴巾,湿哒哒的短发还冒着热气。杰迪显得有些意外和尴尬,不过很快就换成了“既然被你发现,也无所谓了”的样子。倒是那个海尔玛人兴趣很高:“哦,这就是你那个新来的小弟?呵呵,很俊嘛。你好,我是你嫂子,临时的。你要愿意,来一起玩啊,我很喜欢‘三人行’的。”
  没错,虽然半裸的身体看起来是男性,但那声音明明是女声。苗大壮一时愣神儿,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邀请了这回事。直到他收回惊讶的目光,注意到杰迪正捂着自己的脸哭笑不得,才回想起“三人行”的含义,登时不知如何应答,只得飞速转身,落荒而逃。
  通过重新阅读资料,苗大壮发现,自己漏掉了很重要的一些内容:海尔玛星人在交合时,是由女性用管状的外生殖器,从男性的杯状外生殖器中吸取精液。在吸取前,同样需要通过摩擦等动作,刺激两性做好准备、进入状态。交合完成,女性经过将近一个海尔玛星年的怀孕,成熟的胎儿会分泌特殊激素,母体中的相应受体在与激素分子结合后,启动一系列生理进程,最终孕妇将通过极限扩张的肚脐部位,诞出包裹着胎衣的婴儿。
  新生的海尔玛婴儿在脐带断开后,能自行排泄出大量气体,胀破薄薄的胎衣。同时,那些气体还能刺激守在附近的海尔玛男性(正常情况下只能是婴儿的父亲)的嗅探器,令其开始分泌初乳,并进入哺育状态。
  海尔玛星人实行一夫一妻制度,刑律上没有强奸罪名。普遍视同性恋为非法。星盟引导条约标记其为“保守5度”文明,他们允许与异星人交往和发生关系,但禁止与之结婚,更不允许未经申报,擅自离开海尔玛星系。若有异星人私自带海尔玛人离开,无论当事的海尔玛星人是否自愿,均视为拐带。倘若拐带者所属星系的法律机构,拒绝协助追捕罪犯和寻回被拐人员,则将被视为极度不友好行为,海尔玛星当局会依实际情况,保留对其宣战的权利。
  难怪杰迪告诫苗大壮,搞异星恋的风险很大,整不好,可是要引发星际战争的。而且,这海尔玛星人虽然天生丽质,却根本是阴阳颠倒嘛。爱好地球古典文学的苗大壮,只觉得自己好像到了《镜花缘》中的“女儿国”,男人、女人,傻傻分不清楚。
  从那次以后的两年间,苗大壮再没敢去那个星际健身房,平时只能宅在自己的房间里,利用有限的空间活动活动。这种日子时间长了,无趣的感觉就会与日俱增。有些东西,拥有的时候感觉不到,失去了才能感到它的重要。好比得了心脏病的人,会比健康人更懂得正常心跳的可贵;患有哮喘的病人,则能更加真切地体验到自由呼吸的重要。此时的苗大壮,无比地渴望能随意地走走,找不同的人聊聊天,交个朋友什么的。
  苗大壮知道,作为上司,杰迪对他的关怀是很够意思的,然而他们两人性格差异太大,很难成为能交心的朋友。跟其他同为驻外星联络员的同行们交朋友,就更不可能了。且不说类似虫族那种不杀生就不开心的,也不提各文明种族间的外形差距--其实这很重要,想象你要跟一只超大的蜘蛛,或是鼻涕虫交朋友的情景。单说各文明社会的文化和制度背景不同,就使他们根本说不到一块去。何况大多数文明都有各种复杂的禁忌,以及需要严格保密的信息,好奇心太过旺盛,分分钟可能被怀疑图谋不轨,引发星际外交纠纷。可要没有旺盛的好奇心,不去详尽了解对方的喜好和恐惧,又会很难听得懂对方到底想表达些什么。
  想要跟地球好友进行实时通讯,苗大壮至少还得再熬上三年。海尔玛星系远在银河之外,距离地球上百万光年,星盟的高级装备不是无条件发放的,只有具备相应职位和资历,才能申请到私人需要的超时空加密通信设备。杰迪房间里倒是有,苗大壮也可以用,但每次都得经杰迪发放管理员授权,相当不方便。
  “驻外归来不像人。”苗大壮终于体会到了这话背后的辛酸。不是人类虐待自己的驻外星联络员,像地球文明这种在星际联盟中,地位低下的年轻成员,能给驻外人员争取到这样的待遇,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二、悲催的身世和现状


  内心烦闷、纠结不已的苗大壮,起身从元素组合器中,给自己制作了一杯汽水。然后,他只是把汽水放在桌上,并不饮用,而是愣愣地盯着水中的气泡嗤嗤地往上冒,幻想着那是一个个的星系,随宇宙空间的膨胀而诞生和消亡。
  一杯水喝上几十分钟,对于消磨时间很有好处。接着是读书,每读一段,就稍稍发会儿呆,回过神想想还记不记得刚刚读了什么,如果忘了,就再读一遍。可时间长了,这些浪费生命的招式本身,都显得越来越枯燥乏味。年纪轻轻的苗大壮,甚至已经开始嫌自己命长了。
  有时候,他会忍不住把肚子里的邪火发到星际联盟上,尽管要不是星际联盟,他和像他一样的这批人根本就不会出生。
  据历史记载,区区二百年前,地球文明还根本连火星都很难到达,却幸运地被由几大超级文明主导的星际联盟发现,吸收成为新的成员。地球人文明在加入星际联盟后的两百年时间里,已经申请到了太阳系内数千个时空之门的设立,这些时空之门可以瞬间直达数以百万计的,银河系内外各大文明星球。面对突然展现于眼前的庞大星际舞台,据说曾经一度显得臃肿的人类数量,很是有点不够用。
  苗大壮就出生在这样的背景中,他是通过对自然人捐献的生殖细胞,进行不记名基因筛选和优化配置后,以人工培育方式降生的自然人。这种动用技术手段,在短期内大量繁育自然人的办法,就是为了在保证人类基因的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既能不因生育活动而造成劳动力短缺,又能迅速解决星际交流人手不足问题。他自出生后,就自由自在地跟同龄人在一起,接受统一的抚养和教育,尽管从来没有过自然的家庭生活,但写在他基因里的哺乳动物的原始习性,并没有任何改动。
  所以,苗大壮及其将近二百年间,采用同样手段培养出的人们,与更早时的祖先们相比,几乎没有任何显著的不同。
  比如现在,苗大壮就能清楚地感觉到,承袭自遥远地球祖先的基因,正在疯狂地催促他去寻找一位亲密的伴侣。这种感觉对他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自幼的亲情缺失,就令他们早早地拥有了共同的梦想:父母。拥有自己的父母,或使自己成为父母。总之,在有生之年,能够体验到真正的、正常的家庭生活,满足本能中,对于血缘亲情的那份渴望。
  然而,像苗大壮这种非家庭抚养出的自然人,在法律上虽然拥有同等的人权,可实际上,他们就是一支由社会税收培养的廉价雇佣军,和低成本劳动力群体。十年的驻外星联络人劳务合同,并非完全自愿签署,那更像是某种“分配工作”。视其脑力、体力、学历等综合素质评价,抚养机构会在他们完成学业后,给出几种工作选择。他们当然可以拒绝,只是那样的话,他们将在以后的大半生中,背负一笔巨额债务,来偿还他们自己的社会抚养费。
  所以,除了在学校里得到富家子弟的青睐,或者自恃有特殊才能的个别人之外,像苗大壮这种不过长得稍微帅一点,其他方面都像被卒拱了的人,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接受工作分配,按班就序地完成工作合同比较好。当然,合同规定,由于距离遥远,十年工作期满之前,擅自回返地球的话,费用自理。
  没错,地球方面确实充分考虑到了,外出游子的思乡之情。没说不让回,也不是不准假,只是不给报销路费。听起来不算苛刻,有时空之门嘛,嗖地一下就回去了。可惜,时空之门通常只能运货,而且得是大宗货物,还得精确控制运送质量,以及提前预约。星际客运靠的是超空间传送,不是重要人物或公务出差根本用不起,按苗大壮的工资水平,往返地球一回,他5年的薪酬恐怕就打水漂了。他没有长辈老人可啃,将来还得指望那些收入安家、交首付房款呢。毕竟,只要还是人,就总得有个窝的嘛。地球房价太高,月球、火星的也买不起,起码得在木卫或土卫上有个自己的地方啊,不然后代还得走自己的老路,由社会统一抚养了。
  顺带解释下,时空之门是靠扭曲时空,形成虫洞的方式进行货运的,超空间传送则是打开高维空间,在时间之外把人运达目的地。前者在穿越虫洞时,需要将物质结构拆解,并在另一侧重组,完全不像后者那样平稳、舒适。不过,要是只图便宜,“扒货车”这种事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前提是得把人变成货物,并提前申报。
  有件事连杰迪都不知道,苗大壮来的时候,为了提前取得较高的信用额度,他是自愿被当成货物,靠时空之门送过来的。所谓“当成货物”,就是像货品一样,把系统运动复杂度降到最低。简单点说,就是电脑要关机,汽车要熄火,动物要杀掉,人要冷冻。不是像慢速长途旅行那样,在0摄氏度上下冷冻,那样不行,血液还有流动,在穿过虫洞的时候,运动的矢量信息容易丢失,会造成血流逆行的。必须尽量保证,只有无方向性的运动还在系统内存在,像分子布朗运动那样的没事,虫洞两边会严格保证三大守恒定律,量子定位重组技术,却无法严格保证惯性定律。
  让活人停止一切最细微的新陈代谢--苗大壮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亲身体验了被深度冷冻(50毫秒内全身降温至5K)又解冻(伴随持续数周的不适反应)的恐怖。据说这技术是风险可控的,但任何经历过的人,无论外星人还是地球人,都不想再要第二次了。
  综上所述,苗大壮真的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任何办法,能摆脱让他厌烦的宅居状态。当书籍、电影、游戏,都难以再让他恢复精神状态的时候,他唯一可消遣的地方,似乎只剩下那处星际健身房了。
  他躺在床上,捏着额头,脑袋里乱七八糟。最多的是他在地球上生活的记忆,还有美梦变噩梦那天,出现在他周围的美人们的身影。突然,他“腾”地坐了起来,强行打断了自己的思路。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开始幻想,如果跟杰迪和“临时嫂子”玩儿三人行的话,他应该排在前面、后面、还是中间?
  他被自己偶然失控的思路吓到了,狠命地摇摇头,下决心,无论如何,自己绝不能精神崩溃。他得挺住,他还有梦想未能实现。于是,他开门出去,直奔星际健身房,祈祷自己可以找到一个能聊天、能帮他消除心中憋闷的角色。

三、重返星际健身房


  为了照顾来自不同重力环境的文明种族成员,星盟外交空间站的公共区域,只有很微弱的基本重力,适应高重力环境的联络员们,得自己穿戴相应的个体重力增强设备。而空间站的化学环境,一般都是与所在星系中,主要文明星球的化学环境保持相同。就海尔玛这里来说,地球人倒是完全能够适应得了。很多适应不了的其他星球联络人,在各自专用房间之外的公共空间,就只能依靠纳米膜,来保持与外界化学环境的隔绝状态了。
  星际健身房当然属于公共场所,但来这里通常是不需要穿戴重力增强设备的。一来离居住区不远,小心飘过微重力走廊就行。二来,健身嘛,穿着复杂的装备,活动起来也不大方便。其实,健身房里分布有许多可调节大小的区位,每个区位都能自动适应健身者的体型,自动调节重力。区位内的微型组装机器人,可以根据指令,组成各个星球的常用健身器材,使用后还会自动拆解、还原。
  这里的空间很大,几乎一眼望不到边,在这里能见到各个星球常驻海尔玛的联络人。他们有来自气体星球,习惯在低重力的高空飘浮,躯体庞大、虚虚囊囊的鲸畿人;也有来自巨大岩石行星,适应超高重力环境,身型娇小却轻盈坚硬、力大无穷的蚁炔人。毕竟都是自然演化出的智慧生物,都遵循着类似的生存竞争压力,虽然最终都走出了各自的智慧文明之路,但长期缺乏运动的话,所面临的健康问题也都差不多。
  苗大壮刚刚选定一个健身位,在等待组装机器人建造器材的时候,看到一个真社会性生物母体路过。那母体应该是火戈星人,他们的母体与众多的无脑子体,共同组成真社会单元,无数的真社会单元,组成了他们的星球文明。不过在这里,他们的母体应该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不允许拥有过多的子体,对他们而言,肯定也是很憋屈的事情。此时此刻,那母体的心理状态,估计不会比苗大壮好多少。
  尽管暂时没看到有海尔玛美人,能见到这么多平日里只是匆匆擦肩而过的异类同行,都悠哉游哉地飘来飘去,或是在固定位置上,配合着奇怪的器械,做着奇怪的动作,沉闷的心情也能轻松不少。忽然间,一个似人生物路过,苗大壮以为看到了海尔玛星人,不过那只是个墨绿色皮肤的刚多星人。刚多星的重力环境也跟地球差不多,可那边的智慧生物普遍长得肥头大耳,单看脑袋,更像猪头。
  寂寞久了,看到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这话没错。高清虚拟实景影片仿真度极高,用来排解寂寞夜晚,按说是很不错了,如果换成游戏程序,还能进行互动。然而假的真不了,心理上多少是知道的。
  苗大壮对自己居然没忍住,多看了刚多星人两眼感到很沮丧。据他所知,刚多星人的性别设置与地球人是雷同的,路过的刚多星人,应该是个女性没错。相貌、肤色、身材也都不重要,异星恋在星际联络人里比较常见,也不会遭到非议。可是啊,刚多星人是不能接触的--字面意思的不能接触。因为刚多星的化学环境与地球相差很大,这导致同为碳基生物的刚多星人和地球人,相互对对方而言,就是个活的毒药罐子。地球人身体必需的磷元素,到刚多星人那里就得变成砷才行,两方的蛋白质等基础生理构造,也因此有了天壤之别。没错,地球人是嗜磷生物,刚多星人是嗜砷生物,双方呼出的气体,都足够把对方毒死了。要不是有透明的纳米膜包裹,包括刚多星人在内,这里因化学成分、温度、湿度、气压,甚至光度等因素,基本没有几个联络人能活蹦乱跳地待上一分钟。

四、无奈的畸情


  漫不经心地做着器械运动的苗大壮没留神,一个窈窕淑女般的海尔玛星纯爷们儿,像天使似的翩翩飞过微重力空间。随着健身区位上,重力隔离带检验通过,确认该生物体可以适应健身位里面,临时使用者设定的环境,这位外形是美女的帅哥,调皮地跳坐到苗大壮的运动器械上。紧身衣下的裙底风光,晃得苗大壮简直睁不开眼。
  “嗨,地球哥,这么长时间,怎么就没见你再来过这儿了呢?让我等得好辛苦哦。”还是同样的娘娘腔,兴许是早有心理准备,苗大壮此次没觉得多么恐怖,反倒挺顺耳的。
  正在进行卧推训练的苗大壮,此时已经知道,空间站的星际健身房中,平日里基本是见不到海尔玛星人的,那天之所以有那么多,完全是冲他来的。海尔玛星普遍不待见同性恋,甚至比歧视异星恋还要严重,致使海尔玛星的很多男同们压力山大,能找个极度相似的地球人伴侣,是他们最大的梦想。当然也不绝对,好像同性恋中分为好多类型,喜欢地球男的,只是其中一类。像杰迪身边频繁更换的“临时嫂子”们,也是喜欢地球男性的一类女同,属于比较罕见的。
  能有条件上空间站的海尔玛星人本来就不多,两年前那些,基本是整个海尔玛星球上,所有的既能上太空、又想要搞个地球男的海尔玛同志了。偏偏地球派驻过来的星际联络人很少,杰迪又是个众所周知,只接受女同志的。不难理解,当时刚刚就任的苗大壮,凝聚着多少海尔玛美人的希望啊。
  可惜,苗大壮的表现,令他们很是伤心。不过也有例外,听杰迪说,有个海尔玛少年,经常锲而不舍地游逛在星际健身房里,痴心地等待着苗大壮的出现。乍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苗大壮直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暗自决心,再也不去健身房了。可这会儿,他竟有些感动地想:没正形的杰迪大哥说的,该不会就是他吧?
  这个想法,让他再也无法把眼神,从面前的人儿身上移开。那个海尔玛星人,此刻只是淡淡地笑着,一言不发。苗大壮拼命地回忆,想记起两年前那天,是不是在人群中看到过,这张迷人的脸庞。无奈那天人太多,加上他惊吓过度,几乎失忆了。
  什么都想不起来的尴尬,令苗大壮一时走神,不小心手滑,卧推的杠铃差点砸在头上。多亏海尔玛美少年反应迅速,及时抓住了正在下落的铁块。不愧是真爷们儿,关键时刻,靠谱!
  把杠铃放好,美人蹲下身,轻声对着苗大壮的耳朵,悄然说道:“这里是公共地界儿,不方便。要不,咱们去你的房间聊聊?”对刚救了自己的恩人的提议,似乎不好拒绝。
  离开星际健身房,回到专用房间。苗大壮惊觉,自己长时间缺乏锻炼,因为刚刚稍微活动了下,竟出了很多汗。遂请客人自便,他先去洗个澡再说。未成想,他刚进浴室脱了衣服,外面的海尔玛星客人,就敲起了浴室的门,要求同洗:“虽说星籍不同,但同为男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开门啊。”
  苗大壮只觉得口干舌燥,开门的手伸出去、又缩回来,反复数次。最后,实在受不了额头上越来越多的汗水,索性横下心,终于把门打开了。等在门口的海尔玛星大帅哥有点着急,早把紧身衣裙解下,两人愉快地互相清洁了身体。
  在美女外表的海尔玛男士缄默而殷勤的擦洗与挑逗中,苗大壮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洗完的澡。他只见到出了浴室的客人,光着身子往床上一躺,极具魅惑性地朝他勾了勾手。他忍了忍,可是没忍住。
  海尔玛星人跟人类之间,存在完全的生殖隔离。海尔玛生物的遗传密码跟地球生物完全不同,就连微生物的生态地位都差异很大,偶然的个体接触,不存在发生任何交叉感染的可能。元素组合器几乎能定制出日常所需的一切物品,但安全措施在此是可以省略的,这点两人当然都心知肚明。
  完事后,躺在苗大壮怀里的海尔玛少年,许是觉得木已成舟,话开始多了起来。他有意地说到海尔玛星的性别歧视上:“你们都不知道,我们海尔玛男人是做为奴隶出生的,天性决定了我们在成熟后,完全难以抗拒女人们身上分泌的荷尔蒙味道。有些男人为了摆脱这种先天性冲动,只能冒险去做嗅探器摘除手术,非疾病原因做这种手术是违法的。即使这样也不行,由于强奸合法,而在强奸时,海尔玛女性能够经口部腺体,向男性体内注入特殊激素,被注入的男人会像被打了思想钢印一样,不能遗忘该女性的音容声貌,直到与下一位女性交合为止。”
  “虽说一夫一妻,可海尔玛女性的孕期只有不到一年,男性对新生儿的哺育期,却需要长达三到五年,导致男性婚后,社会就业率急剧下降,大多被迫待在家中操持家务。更不可理喻的是,像地球方面都准许实行的体外怀孕和集中哺养,在海尔玛星却永远得不到批准推行。我们这里的女性,就是要死死地把男人捆在自己的权力座椅之下!”
  说实话,这位美人儿说到激动处,那尖细的声音,蛮像古典影视作品中的太监。这让苗大壮不由自主地有点恶心。可提上裤子就嫌弃人家,未免太不厚道。苗大壮试着集中注意力,盯住怀里那对硕大雪白的乳房,果然好多了。
  说到性别和家庭,苗大壮深知,像自己这样,由公共机构抚养长大的孩子,跟出生于传统婚姻家庭的后代,是有巨大区别的。好比无人上心的公共资产,和有人负责的私人财产的区别。被集中哺养长大的孩子,等于是批量生产的低价商品,这滋味不好受啊。
  双性生物的社会中,大多需要有一方,扮演专职“哺育者”的角色。在地球哺乳动物身上,这任务在演化进程里,被分配给了雌性。可在海尔玛人那边,情况正好相反。在与地球旧日好友通信的时候,好几位女同学都向苗大壮打听,海尔玛的女性,会不会有麻烦的月经,和更年期等问题。她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下辈子能睁着眼投胎,转世到海尔玛星作女人,当一回潇洒风流的“大鸟娘娘”。
  看苗大壮沉默不语,大胸美男有点着急。他抬起头,瞪着可怜巴巴的大眼睛,望着地球人的脸说:“答应我,如果有一天,我实在无法忍受了,请带我离开这个毫无公平可讲的星球,好吗?”
  他的这个请求,让苗大壮想起了自己的前任联络员。听杰迪说,那家伙就是因为对一个海尔玛星人动了真情,向第三方开放文明发出了逃亡请求。结果被地球和海尔玛双方通缉,现在还漂流在群星间,无处归宿呢。杰迪倒是还在私下里,跟他保持着秘密联系,毕竟多年老友搭档,况且地球方面的通缉令,只是为了遵守与海尔玛的交往协议,追捕并不积极。据杰迪透露,那人牺牲星籍保护的海尔玛人,最近跟他闹掰了,转投到了章鱼似的奥克星人那里,因为奥克星人身上的气味,比地球人更有故乡的味道。
  苗大壮心知,面前的异星情人,很可能正处在“年少不识愁滋味”的阶段。虽然他们的个体平均寿命,只比地球人略短一点,可在恋家这方面,他们的情感,或许远比地球人还要绵长许多。
  就在苗大壮心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幸而突然听到杰迪的呼叫:“嘿,哥们儿,赶紧的,地球那边有批货刚发到,咱们得过去核实信息。有活儿了啊,我等着你呢,快点儿。”
  急忙穿好衣服,戴上工作需要的随身装备,一边应付着喋喋不休的炮友,一边慌慌张张地出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杰迪,三个人都愣了一下。反应最快的是海尔玛星人,他红着脸嫣然一笑,蹦蹦跳跳地从微重力走廊离开了。
  开启了个体重力增强的两个地球人,略显尴尬地并排行走。终于,杰迪忍不住了,坏笑着对苗大壮说:“唔,哥们儿,恭喜出柜啊。”
  听到那个词儿,苗大壮浑身一激灵,随即反问道:“也不知道,咱哥俩谁更像是出柜了啊?”
  杰迪一愣,颇为刮目相看地扭头打量苗大壮,然后又恢复成流氓般的坏笑。
  “你说呢,我的好同志?”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 个关于异星畸情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4-8 11:05:37


litong560  发表于 2017-4-17 15: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污污污~~小火车开车了~~~尼玛这篇在龙门看过、评过,得分巨低,还能在光年继续污眼,就不说什么了,负分滚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