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1 1154

虎符迷踪

不停 于2017-4-17 15:35:53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timg.jpg

一 调查

  2019年3月21日,上午10点,王府井大街27号。从警车上一下来,刘东林就感到炽烈的阳光从一片高楼大厦的缝隙里穿行而过径直刺入他的瞳孔,他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一下。真是个好天气,刘东林心中感叹,原本普通的一天由于北京连续的雾霾和沙尘暴,成为了难得的一个晴天。但刘东林心情却很阴沉,因为他明确地记得去年的今天,发生了一起命案,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使自己的生活从此变得狼狈不堪。他从心里诅咒这个日子,这个该死的晴天。面前这个建筑就是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办公楼,刘东林甩上车门大步登上台阶,玻璃自动门打开了,他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在一年的时间里第几次来到这里了。现在他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几乎不用借助思考,腿就自然带着他来到一间办公室的门前,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熟练自如。这是石永逸的办公室,里面陈设很简单,一张木制的办公桌,一个普通的椅子,但是没有窗子,以前窗户的位置被一个不锈钢隔板代替了,这样即使是白天这里也漆黑一片。刘东林习惯性地打开灯,关上房门,坐在沙发椅上。今天他本不打算来到这,因为这里的一切都已经装进了他的心里,他在任何地方一闭眼就能想象这里所有物品的位置,更重要的是一年的苦思冥想让他身心疲惫,一走进这个房门就会感到头疼。不过今天毕竟是特殊的一天,一周年了,他心里总觉得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说不定能有什么突破。这个案子已经让他患上了“强迫症”,想到这他苦笑了一下。一年前的事情在他脑海里浮现……
  那是2018年3月21日,发生了一起命案,北大考古系教授谷君如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是化学毒剂中毒造成的窒息死亡。当天这个消失就在网络和媒体上热议。谷教授平时性格桀骜不驯,常有出格言行,深受领导和同事厌恶,人们猜想也许是他得罪了什么人,被报复致死。这种案件一般都是一时引人瞩目,而过些日子就逐渐被人忘却了,可接下来的连续三起命案(准确地说是一起投毒、一起失踪和一起自杀)让事件变得扑朔迷离。3月22日,社科院汉唐研究室女研究员李玲也以同样的方式被毒死在自己家中;3月23日,社科院汉唐研究室副研究员,李玲的丈夫江武信离奇失踪;3月24日,社科院汉唐研究室主任石永逸在办公室自杀。这四起案件无疑深深触动了人们的神经,各种猜测和小道消息像瘟疫一样在大众中传播,甚至传出是由于三角恋和情杀之类的,一时沸沸扬扬。一种看法是石永逸由于与李玲有婚外情被江武信发现而毒杀姜武信,可惜失手错杀了李玲而自责自杀。可这根本无法解释姜武信的失踪,更不能解释谷君如的被害。于是大众将希望的目光转向警方,可是一年以来案件进展不大,人们也渐渐地淡忘了此事,只不过偶尔传出一些报道,但是大家对它的兴趣已经减弱,再也激发不了人们的情绪了。那时的刘东林还是刚工作一年的新警察,初出茅庐的他总想崭露头角,可惜平时在刑警队最多也就抓抓小偷小盗,少有大案要案。这个连环案件对于年轻的刘东林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他主动请缨要求加入调查此案的专案组,领导本来不打算让他加入,一来是他刚参加工作不久缺少经验,二是年轻人心高气傲需要好好沉淀一下。但是局长力排众议让他加入了专案组,人们清楚地记得局长在会上说:“年轻人有这个热情,应该鼓励嘛,我们有些老同志总喜欢论资排辈,压人家一头,这样年轻队伍怎么锻炼啊?既然要培养后备力量,就要放手让他们去干!”说着看了政委王泉一眼。大家都听出局长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有些责怪老政委快退休了还不退二线的意思,于是也就没再说什么。这样一来,刘东林就成了这场博弈的“幸运儿”,他倒不关心局里高层的人事安排,他关心的是还有一个人也由于这句话进了专案组,那就是和他同时参加工作的余文雅。余文雅是刘东林的大学同学,班里唯一的女生,于是也就成了“班花”,当然她这个班花是名符其实的,而不是其他班所谓的“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这样难免被众多男同学暗恋,刘东林就是其中一个……
  专案组连夜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决定分头调查四个子案件,每天晚上开碰头会。而刘东林和余文雅被分到了同一小组负责调查石永逸。其实把他们分在一个小组是专案组负责人老寇的决定,同事都说老寇平时和老政委王泉关系比较亲密,也许是王泉授意让他把局长所说的年轻“后备力量”弄到一起,让毫无经验的他们出丑好让局长难堪。但这只是人们无聊的猜想,老寇其实并没有这个意思,这样的大案全国瞩目,他是断不敢马虎的,身为专案组负责人他压力极大,这个老警察深知石永逸是全案的重中之重,于是亲自挂帅,同时还邀请了国内著名侦探吴兴汉加入。有两位前辈带队,“石永逸组”实际上阵容并不弱,不但没有让他们出丑的意思,反而是老寇想亲自带一带这两个“后备力量”。刘东林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只想赶快把案破了,对于余文雅他倒是觉得有些碍手碍脚,虽然内心深处对她有些暗流涌动,但是对于这个他自认为的“大好机会”,他并无暇顾及其他。对于工作上的事,刘东林是有些小看余文雅了。实际上这也不怪刘东林,余文雅自从工作以来表现平平,并没有体现出什么出众的能力。老寇当然看出了这个年轻人内心的小九九,在吃饭的时候不咸不淡地对刘东林说:“小刘啊,可不要小看人家小余,她能看到的东西我们未必能。”刘东林咽下一口同样不咸不淡的饭,心里想起余文雅神气十足的口头禅“这就是女人的直觉”。
  很快,刘东林就发现自己把这个案件想的太简单了,在他们夜以继日的工作中,虽然线索不断涌现,但是谜团也越来越多。专案组几乎把与这四个人相关的一切都调查了一遍,却无法参透其中的真相。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大家陷入了绝望,老寇的压力最大,每天人们都能看到他顶着乱蓬蓬的头发,瞪着带血丝的眼睛,带着沙哑的嗓音忙碌于各处之间。说他们没有进展也有失公正,其中最重大的发现是这四个被害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虎符”研究项目组的成员。

二 虎符
  
  虎符的发现无疑是2017年最令中国考古界兴奋的一件事,在陕西省咸阳市郊的茂陵东北一千米处是西汉著名将军卫青的陵墓,这座墓已经被考古发掘过了,可惜很多文物由于保存不善风化严重。目前卫青墓只是一个荒凉的山头而已。2017年9月22日晚上,石永逸家的电话突然急促地响起,石永逸的妻子赵晓菲拿起听筒,简单地应了几句就递给了石永逸。石永逸听了一会,眼睛像黑暗里的烛光一样闪烁着光芒。原来,来电话的是石永逸的老同学李光,毕业以后回到家乡陕西,在当地的文物局工作,他告诉石永逸茂陵又有新发现,准确地说是卫青墓又出土了一件珍贵文物:虎符。(虎符是古代皇帝调兵遣将用的兵符,用青铜或者黄金做成伏虎形状,劈为两半,其中左边一半交给将帅,右边一半由皇帝保存,只有两半合起来,才可以调兵遣将。)第二天,石永逸就带着他的学生李春生飞往西安去鉴定这个令人兴奋的发现……
  专案组负责石永逸亲友走访的是余文雅。2018年4月3日,身着便装的余文雅来到了石永逸的家。给她开门的是一个微胖的女士,余文雅知道这就是石永逸的妻子赵晓菲。余文雅亮明了身份,赵晓菲并不惊讶,礼貌地让她在客厅坐下,然后转身给余文雅倒水。这时余文雅发现赵晓菲肚子微微隆起的弧线,顿时感到一种悲伤。赵晓菲把水杯递给余文雅,然后自己搬了椅子坐在她的对面,余文雅伸手想扶她一把,赵晓菲摆摆手拒绝了,淡淡地说:“不要紧,才五个月。”余文雅内心又是一阵酸楚,竞一时语塞。赵晓菲微微笑了一下说:“警察同志,有什么要问的就说吧。”余文雅打量了一下面前面容憔悴的女士,显然她经历了异常的悲伤,可她在赵晓菲的眼神深处看到了一种从容和优雅的气质。这也许就是老寇所说的,“他们”看不到的东西吧。余文雅收起怜悯的心态,例行公事地说:“赵晓菲女士,1990年生,浙江杭州人,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现供职于中央民族乐团,演奏古筝,对吗?”赵晓菲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余文雅看着她的眼睛继续说:“你的丈夫,对不起,我不得不又一次让你难过……”赵晓菲又是淡淡一笑:“没关系,你说吧”。余文雅缓缓说道:“石永逸,原名石磊,祖籍山西,1982年生,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系,师从谷君如,研究汉代考古,毕业后在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汉唐研究室,对吗?”余文雅点点头,表情里闪过一点情绪,当然没有逃脱余文雅的眼睛,她立刻解读出意思是:既然你们已经做过功课了何必问呢。于是说:“您别介意,这只是例行公事,如果您愿意,能告诉我关于他的一切吗?”赵晓菲虽然还沉浸在悲痛中,但是她对面前这个年轻警察并不反感,因为她身上有一种莫名的亲和力。这一点,就连“他们”也能感觉到。于是,赵晓菲讲述了他和他们的故事:
  故事并不复杂,石永逸(那时还叫石磊)上学的时候有些奇特之处,当然是指性格方面,按他的好朋友李光说就是“仙风道骨”,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比如写字用左手等等。可在别的同学看来就是不好接触,属于活在自己世界中的那一类。他不苟言笑,每天沉浸在汉史中不能自拔,有时一天也不和别人说一句话,因此朋友不多,其实能称得上朋友的也就是同宿舍的李光而已。(听到这,余文雅知道这个走访“亲友”的任务大概轻松了很多。)但他却和特立独行的导师谷君如非常合拍,师徒二人经常在未名湖畔讨论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石永逸以为自己一生会以那些老古董为伴了,直到他遇见了赵晓菲。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西藏的旅途上。性格开朗的文艺女青年赵晓菲一下子就打动了他,而赵晓菲说石磊身上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令她沉醉。就这样两个本不相干的人走到了一起。在赵晓菲毕业那年他们结婚了,没有举办婚礼,而是两人一起又去了一趟西藏作为纪念……
  余文雅从石永逸家出来,还沉浸在他们平淡无奇又浪漫凄美的故事中,而她反复回想的是赵晓菲最后说的那句话:他去了一个安静的世界,没有人再打扰他了。
  同时,刘东林负责走访石永逸的学生李春生。他是一个高个白净的男生,瘦瘦的身躯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说起话来有些口吃,但是还算清晰。刘东林从他那得到的线索是:他和老师一起去看虎符的那天,李光老师带他们来到了卫青墓。荒凉的山坡上有一座石碑,上书“汉大将军大司马长平侯卫公青墓”十四个字。
  
  再往后走就是发掘虎符的地方。一个方形的大坑中间有几个工作人员还在清理各种文物,边上随意地扔着两个洛阳铲。最醒目的就是坑两头的地上放着两个黑色发亮的东西,走过去一看正是虎符的左右两片。他们一行三人跳下发掘坑走进左边的一半,发现虎符的形状是一只虎的样子,上面有精致的纹饰,造型逼真充满活力,威严中带着古朴的美感。石老师戴上白手套,轻轻地拿起这一片,感觉手感很重,像是玄铁的感觉,反过来发现上面有四个铭文:大将军卫。他们又来到右边,石老师仔细地同样将右边这片反过来却发现右片没有铭文。石老师说:“你们看!左边这片是给卫青的,上面有他的印信,右边这片是汉武帝亲自掌握的,上面没有铭文。也许是在卫青死后特意赏给他陪葬的。”然后,石永逸将两片合并,想观赏一下整体的造型。可是……说到这李春生顿了一下,皱了一下眉毛接着说:“合……合在一起以后,我……我们感觉有点头……头晕”。刘东林警觉地问道:“你是说,合并以后感到头晕?”李春生说:“是的,之前没……没有这种感觉”。接着李春生透露,只有最靠近虎符的他们三个人感到头晕,其他人并没有异常的反应。石老师说这一点值得研究,就立刻向所里汇报,最后经过协调把虎符带回了北京并嘱托李光和他不要向外界说这件事,也不要让媒体报道发掘虎符的事情,一切待研究清楚再说。可是,媒体的鼻子比他们想象得更灵敏,早在他们感到现场的前一天就发表了相关报道。后来,经有关部门商定,成立了虎符研究专项,由石永逸主要负责,成员有考古研究所同科室的李玲、姜武信夫妇,外加石永逸的老师谷君如。由于虎符的神秘特性,项目有一定的秘级,其他人员不参与。所以李春生和李光也被排除在外,他们并不知道此后的研究进展。李春生最后感慨地说老师去世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也许有一天他们能去真正的汉朝看一看。
  刘东林和余文雅又到西安走访了李光,基本证实了李春生所说的都是实情。但是更多的迷惑出现了,虎符究竟有什么秘密?如果是带有辐射的话,又和死者的死因没有任何关联。他们到底研究出了什么结果?现在直接参与研究的四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这条线索暂时无法延续。从西安回到北京的刘东林和余文雅刚一落地就赶回了局里,老寇召集所有人开了个紧急会议,说是有重要线索通报:此案与龙帮有关!

三 龙帮

  一进会议室,他们就看到了老寇那张憔悴的脸,不过今天他那布满血丝的眼充满了希望的光芒。每个小组汇报了最新的进展后,老寇把他和吴兴汉的最新发现向大家通报了。两位前辈负责案发现场的清理和勘察,经过漫长地等待,尸检报告出来了,石永逸的死因是颅脑子弹贯穿伤,子弹从左太阳穴入右后脑出。经过技术鉴定,子弹的痕迹与石永逸左手握着的手枪膛线一致,确实是从这把手枪打出的,手枪上没有其他人的指纹,基本可以判定为自杀。在石永逸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本日记和一个字条,同时发现电话中储存了一段录音。字条和日记由吴兴汉研究,录音由老寇研究。这段录音很短,前面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石老师,我看你还是和我们合作的好,把虎符交出来不就什么都好了?我们知道你不怕死,你就不为你的家人想想?夫人肚子里的孩子一定很可爱,你知道得罪龙帮的后果。”后面是石永逸的声音:“你不用威胁我,我都和你们说过了,这东西对你们没用。愚蠢的家伙,你们不信的话我只能把它放在你们找不到的地方了。”接下来又是那个男人的声音:“没有我们找不到的地方,我劝你不要那么做!”然后录音就结束了。龙帮并不是指快递公司,而是一个恐怖组织,与境外势力勾结,经常制造恐怖袭击事件。而他们的头号首领青龙在2017年9月22日被击毙,整个组织也已经在2018年年底被一网打尽了,二号人物白虎自杀身亡,一小部分人逃亡海外苟延残喘。
  吴兴汉研究的字条是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已经揉绉了的一张纸,是石永逸的遗书:

遗书
  亲爱的晓菲:
  我知道这样做有点不负责任,但是为了你们我只能试试。这样既可以完成我的研究,又可以避免黑暗势力的利用。虽然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永远爱你们,也许我会在遥远的未来等你,也许我会在幽静的远古等你。如果你想来找我,你一个人是做不到的,日记会给你一些帮助,密码是我以前的名字。
  永逸绝笔
  2018年3月21日
  这显然是非常重要的线索,但是同样迷雾重重,石永逸的自杀时间是3月24日,而遗书的日期是21日。为什么石永逸写完遗书以后三天才自杀,为什么他把写好的遗书揉成纸团扔掉,甚至赵晓菲至今都不知道存在这样一封遗书。那么这样看来日记里的内容更加重要。于是,吴兴汉用指模复制的石永逸指纹打开了保险柜,在里面找到一个日记本,是一个带锁的笔记本,四位数密码。这时老寇凑过来说:“这个锁密码基本是个摆设,凭手感就能打开。”吴兴汉笑着说:“咱们专业人士还用凭手感?我看你这么多年的警察是白当了。”说完把密码拧到1030,瞬间打开了这个小锁,然后看着疑惑的老寇说:“遗书里写得很清楚,用他原来的名字打开。”这时,老寇突然说道:“遗书是你负责的,我还没看呢,小失误,小失误。”吴兴汉打趣道:“那这个日记就别失误了。”二人翻开了这个并不太旧的日记本,扉页上写着两句诗: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老寇感叹说:“这是王昌龄的出塞诗,主要是描写飞将军李广的。”吴兴汉却摇了摇头,沉思了一会说:“有人说这是描写李广的,但龙城战役是卫青打的,卫青墓也是阴山的形状,所示这首诗更可能是描写大将军卫青的。”
  再往里翻,发现这里面并不是连续记录的,而是隔几天才有只言片语,字迹很随意,内容仿佛也很自由,有时候一天只写了几个字或几句诗,充分反映了石永逸随性不羁的性格。其中有几天的内容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2017年10月8日 晴
  虎符的材料竟然是陨石!真是天赐的宝物,可有什么特殊功能吗?头晕的情况再也没有出现啊。。。

  2017年12月6日 多云
  我明白了!2326!春雨惊春清谷天!秋处露秋寒霜降!
  但需要磁场加强!

  2018年1月8日 多云
  磁场加强解决了,设计成四人一起去比较安全!
  明月曾经照古人,今人能见古时月!
  人生时时如初见,归来愿睹芙蓉面。

  2018年2月10日 阴转小雪
  又是龙帮!虎符不能落在他们手上,看来必须行动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不复还兮奈何天!

  2018年3月21日 多云转晴
  四人携手并肩站,血肉之躯挽狂澜。
  将军雄魂今尚在,千年往事一念间。
  天降玄铁为虎符,血雨腥风汉边关。
  笑看人间龙虎斗,时空两隔也枉然。

  2018年3月22日 晴间多云
  你们终于开始了,我以命奉陪。“祖母悖论”,你们办不到
  
  看完这本日记,二人同时沉默了一会。老寇先发话了:“我大概明白了,虎符具有穿越时空的能力,龙帮想得到虎符,所以威胁他。因此……”“因此他们把虎符藏到了过去!”吴兴汉接着说,“由于虎符的力量不够,他们设计了磁场放大装置,但是要四个人一起触发。”老寇说:“对,所以他在遗书上说一个人不行。遗书是在他们这次冒险的藏匿计划之前写的,并不是他自杀前。他们成功了所以遗书也就没用了。”
  “那也就是说他们把虎符藏到了……汉朝?”
  “对,可是龙帮要它干什么,卖钱吗?该不会吧。”
  “还有2326,祖母悖论,什么意思?”
  “先不管那些了,我们按他说的方法去汉朝调查!”
  “老寇,我听说过夸地域的国际刑警,可没听说过夸时间的历史刑警啊。”
  “这时候还和我开玩笑,你敢不敢去?”
  “有什么不敢,我这把老骨头,扔在汉朝也不错,说不定也成了出土文物呢,哈哈!”
  两人相视一笑,带着一点莫名的悲壮感,此时他们内心深处都体会到石永逸四人做这件事情时的感受。他们叫进在门口维护现场的两个警察,四人一起站在窗户,不,不锈钢板前,脚踩着地上的一条浅色线条,肩并肩手拉手。左边的老寇和右边的吴兴汉分别握住了墙上的金属凸点,弱电流穿过了四人的身体,头上的顶灯在钢板上打出“时空门”三个字。四人的神经兴奋到了极点,他们带着一丝恐惧和一丝好奇等待着奇迹的发生。但是,一分钟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
  “老吴,我们真是愚蠢到家了,那虎符才是玩穿越的重要道具,现在虎符在汉朝,我们在这瞎弄有啥用?”
  “也许是吧,但今天的收获很大,至少我们有了大发现。”
  “是啊,赶快回去开会,看看其他人有没有新进展”……
  
  会议室里的人都陷入了沉默,综合所有信息,事情似乎已经很清楚了。龙帮以杀人威胁石永逸四人就范。前三个人都被做掉了,对石永逸他们以家人性命相威胁,而石永逸选择自杀保全了赵晓菲的性命。在此之前他们把虎符藏到了过去,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现在这最可能是真相。可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龙帮要虎符的目的,失踪的江武信现在是死是活,还有石永逸日记中的奇怪语句。这些困扰着所有的人。在后来的日子里,专案组四处奔波调查,却都无果而终。老寇和吴兴汉审问了龙帮落网的几个喽啰,他们大多不知道此事,少数几个说老大死后白虎经常召集几个核心成员策划盗取虎符,可具体的情况谁也不清楚。不过经过这些人确认,电话录音里的声音是白虎的。刘东林几乎每天都跑到石永逸的办公室,把所有东西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新的线索。案件就此进入瓶颈,专案组给上级的调查报告被批了个体无完肤,最生气的是王泉政委,他在会上严厉批评了老寇:“还穿越!我看你是穿越剧看多了吧!这个案件事关重大,四条人命……我们就这样向公众交待吗?别以为我不敢撤你的职!”与会的其他人都明白,他不会撤掉老寇,那是他的心腹,这话更多的是说给局长马宝汗说的。可老寇等人确实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这是不言而喻的。

四 卫青

  刘东林坐在石永逸的座位上,那是这位考古学家离开这个世界的地方。一年以来所有的疑惑反复折磨着他,他摆弄着石永逸办公桌上的地球仪叹了口气。这时突然一双手蒙住了他的眼睛,让有些困倦的刘东林吓了一跳,但他马上就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嘴角翘了起来:“别闹了,你啊,真是除了名字文静,剩下哪都不文静。”余文雅放下手,咯咯地笑了起来,没接刘东林的话茬:“你怎么这么不注意保护现场,这椅子能随便坐吗?”刘东林苦笑一下说:“都这么长时间了,现场早就没有了,再说保护有什么用……”余文雅听出了他的悲观,但这不能怨他,局里上上下下都已经被悲观情绪传染了。有时候,一种情绪会在不经意间以飞快的速度传染周围的人,尤其是负面情绪。余文雅只得转向主题:“我有新的想法,想不想听啊?”刘东林早已冷静下来了:“但愿不是那些陈词滥调,和不找边际的东西。”余文雅有点生气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我知道日记的秘密了!”刘东林立刻来了精神,从那个“现场”上站起身来,由于速度太快脑供血不足,感觉头晕了一下。
  余文雅看着他滑稽的样子有些得意地说:“老寇他们猜的已经八九不离十了,你看看这个地球仪,2326这个数字你有没有印象?”
  刘东林看了看眼前的地球仪,脑海中浮现出中学地理老师的形象,一个清瘦的戴着厚厚眼睛的女老师,她沙哑的嗓音让他至今难忘。听说教他们那年她的丈夫得病去世了,想想也怪可怜的,就像现在的赵晓菲……他突然恍然大悟:“对,是黄赤交角!地理课上学过。”
  “Bingo!石永逸在日记写了两句节气歌,分别是春季和秋季的节气,指的其实是两个节气,就是地球处在黄道面和赤道面交点上的春分和秋分。”
  “是啊,2017年9月23日,他们去茂陵卫青墓的日子,2018年3月21日,他们四人藏匿虎符的日子,也就是说……”
  “嗯,只有这两个日子,才有时空虫洞的入口,虎符才能发挥作用,所以他们在墓坑里合璧虎符的时候感觉到强烈的电磁波,而后来就没有了。”
  “没想到你还是有点智商的。”刘东林笑着说。
  “你什么意思啊!”余文雅心里想起刚入职的时候她说刘东林情商为零,刘东林以智商为零回敬她。刘东林虽然冤枉了余文雅,但余文雅可没有冤枉刘东林。刘东林这人一向情商低下,比如局里那些领导的微妙关系,身边同事的暧昧关系,他都无法察觉。这对余文雅来说根本就是明摆着的事,还有一件明摆着的事她不想点破,只想等刘东林自己表白……刘东林此时心里想的是老寇的那句话“她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两人的思绪被刘东林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余文雅看到亮起的手机屏幕上竟然是她的照片,不由得脸红了一下。
  电话是老寇打来的,电话里传来急促的声音:“你和小余在石永逸的办公室等我们,朱雀抓到了!他供出玄武今天就要来抢虎符,一小时后就到,我们要抢在他们前面!”说完电话挂断了,刘东林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已经11点了。朱雀和玄武分别是龙帮的三号和四号人物,一场时间的较量迫在眉睫。刘东林向余文雅通报了电话的内容,两人摩拳擦掌等待老寇和吴兴汉的到来。
  这时刘东林看了一眼石永逸桌上的旧报纸,突然明白了些什么,立刻说:“你看这报纸,这就是龙帮三番五次想抢虎符的动机。”
  这张报纸,他们已经看了不下十遍,时间为2018年9月23日,上面大幅报道了龙帮头号人物青龙被击毙的新闻,角落里有一个豆腐块新闻,报道的是卫青墓出土大量新文物,包括一件精美的虎符。原来青龙被击毙的那天就是石永逸带着学生去看虎符的那天。记者竟然还夸张地说虎符神秘的外观仿佛具有穿越时空的力量。连那个记者自己都没想到这个比喻竟然歪打正着……
  “龙帮的人一定是在看头条的时候注意到下面这个不起眼的小新闻并信以为真,想通过虎符回到过去帮他们老大脱险。”刘东林解释说,“可是……”
  “可是他们怎么确认这个消息,并知道具体的方法呢?”余文雅替他说道。
  此时,门突然开了,老寇和吴兴汉呼呼地喘着气走进了办公室。刘东林敬了个礼说:“组长,我们知道了日记的秘密和龙帮的动机。”老寇张开嘴还没说话,吴兴汉就摆摆手抢着说:“不用了,我们也知道了。”老寇接着说:“快!我们去拿回虎符。”
  四人立刻并肩携手站在了时空线上,依然是老寇和吴兴汉在两边触发人体电桥。刘东林握住余文雅的手时不由得抖了一下,他心想有余文雅陪着就是死在另一个时空也值了。电流联通了,顶灯再次投影出时空门三个字,但这次多了一句语音提示:“请说出秘码!”四人面面相觑,迟疑了一会,吴兴汉果断说:“西藏!”顿时周围景物都变得虚无缥缈,感觉如漂浮寰宇,星移斗转,面前的不锈钢板中间打开一个洞口,里面像透明无物,又似五彩斑斓。四人鱼贯而入,进入了另一个空间,洞口随即关闭。大家长舒一口气,却马上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好像置身于一个帐篷里,四面是暗黄色的牛皮帷帐上面仿佛有画,头顶是圆形的尖顶,吊着一块暗黄色的圆形铜板,地上铺着毛毡。正面一个低矮的几案,案上有酒樽竹简,案后中间立着一杆旗,两边又各有四面旗帜,旗面低垂,看不见上面的字迹。帐篷四角有四盏灯火,忽明忽暗,火光跳跃。中间有一个圆形台子,东西两侧有兵器架,上面陈列各种兵器。
  刘东林和余文雅迫不及待地在这帐篷里四处勘察,老寇却还沉浸在刚才的奇妙境遇里。他对吴兴汉说:“你怎么知道密码是什么,朱雀好像没提到这个。”吴兴汉缓缓说:“‘人生时时如初见,归来愿睹芙蓉面。’赵晓菲是他的精神支柱,在准备有去无回的时候他愿意想些美好的地方,比如他们初次见面的地方。而且你看到办公室墙上的照片了吗?”老寇想了想,石永逸办公室墙上有几张照片,一些是古文物的,还有一张是他和赵晓菲在布达拉宫前的合影,于是信服地点点头。
  这时刘东林喊道:“大家看!”三人目光向刘东林的方向看去,他手里牵着那面中间的大旗,最上面是一行小字:汉大将军。下面还有一个大字:卫。老寇激动地说:“看来这就是卫青的中军宝帐啊!怎么没有人呢?”突然,余文雅喊道:“看这把宝剑!”说着从墙上的剑鞘中抽出一柄宝剑,四人顿时眼前一道寒光。刘东林跑过来赞叹道:“比在博物馆里看到的新多了,一点锈都没有,给我看看。”说着伸手夺了过来。余文雅讽刺道:“你是说‘旧’多了吧,这可是在汉朝,还没来得及生锈呢。”刘东林握剑在手,感到分量不轻,嘟囔道:“这是什么材质,这么重……”这时吴兴汉和老寇也凑了过来,吴兴汉说:“是青铜。”老寇若有所思地说:“汉朝的剑还是青铜的吗?”余文雅接过话来:“是的,西汉钢铁的冶炼还不成熟,形成了铜铁共用的局面,直到东汉时铁器才逐渐代替了青铜。”刘东林赞许地说:“你知道的不少嘛!”余文雅得意地说:“那是,为了这个案子,我学了不少东西,石永逸的学术论文我都找来看了。”老寇也表扬道:“小余很细心,小刘可要多向人家学习。”刘东林撇撇嘴,将手中的宝剑挥舞起来,吓得余文雅往旁边闪了一下:“你小心点,可别误伤啊,要练剑对着墙上的剑谱去练!”余文雅故意把剑字咬得很重,刘东林没在意,关心的问:“还有剑谱?”余文雅笑着说:“你太不细心了,一进来我就看到了,那不是吗?”说着指了指西面的墙上。这时刘东林才看清原来那些“画”是剑谱,仔细一看,上面画了一些小人手持宝剑,姿态各异,但串联起来便是连贯的动作。于是,他模仿着剑谱上的姿势挥舞起来,舞了三下就听到咔嚓一声,几案移开了原来的位置,露出了下面的平台。四人一惊,赶快走过去一看,下面果然还有机关。是一个八卦图,中央是阴阳太极鱼,四周是各种卦象,每个卦象由三条线段组成,有些是一整条完成的实线,有些是中间断开的虚线。
  四人都见过八卦图,这个和他们以前(准确地说是“以后”)见过的并没有什么不同,这种图形真是流传千年而不变啊。不过老寇发现的了异样:“这卦象的摆放位置不对,你们看,方位是乱的。”说着用手拿起一个卦象,原来这些卦象是刻在石砖上的,八卦图上有八个摆放石砖的槽,卦象砖的位置可以变换。在老寇重新摆放的时候,吴兴汉问道:“你怎么对这个这么清楚?”老寇一边动手一边回答:“石永逸的书架上的书我都仔细看过,有一本介绍易经的书很旧,显然经常翻阅,而一张八卦图上有很多笔记和标记,我就特别关注了一下”说着八个卦象已经调整到了正确的位置,接着又是咔嚓一声,八卦图中间的阴阳鱼弹了出来,里面是一个宝盒。吴兴汉伸手从宝盒里拿出一个东西,四人一口同时地喊道:“虎符!”
  果然虎符就藏在这里,可是吴兴汉手里的是虎符的左片,右片不知藏在哪里。大家开始四下寻找起来,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大帐中间的那个台子了,中间有一圈五个点,每个点旁都有一个图案,有些像波浪有些像树木。刘东林很快反映过来这是五行,他伸手摸了摸,每个点都可以按下去,就像一个按钮。五行的周围是四个圆形的石砖,上面也刻有图案。吴兴汉指着那些图案说:“这是天上的四象,分别是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是古人用来划分天区的。”显然这里摆放的顺序也不对,有了刚才的经验,吴兴汉按正确的方位摆放好了四象,不过这次没有“咔嚓”。四人都没有想到这最后的机关竟然和龙帮四大首领的名字“不谋而合”,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老寇恍然大悟地说:“看来所有的机关就是太极、四象和八卦啊!”余文雅说:“是啊,不过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卫青在大帐里搞这种东西,政治上没有风险吗?”听到这个词,老寇愣了一下,仿佛想起了局长和政委的某些“政治”。吴兴汉立刻说:“这不是卫青设计的,而是石永逸。”原来,刚才事出紧急,来的时候老寇和吴兴汉没有说明朱雀供述的内容,由龙帮的“内线”情报,石永逸四人来到卫青的宝帐,说服了卫青为他们保留虎符,并且也给卫青提供了匈奴圣城“龙城”的进攻方向。石永逸给卫青留下了建造保存虎符机关的设计图,当然都是古法工艺的。卫青派工匠建造了这些机关,自己则引军北上去建功立业了,留下这个时空虫洞上的宝帐等石永逸再来取虎符……对这份设计图,连龙帮“内线”也不知道。因此在2018年9月23日的那个秋分日,朱雀和玄武等人设法绕开警方的监控,冒险潜入了石永逸的办公室,也通过时空虫洞来到过这里,但是没能找到虎符失望而归。经过半年的求索,他们已经破译了所有机关,只等今天放手一搏……
  大家的思绪被刘东林的声音打断了:“这竹简上有字!”四人围拢过来仔细观看,与旗上一样都是篆字,上面写着:五行相克,水落石出。老寇反应过来说:“五行相克,也就是说按相克的顺序依次按下按钮就可以解开这个机关!”他跑回那个石台,一边按一边默念: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四人又陷入了沉思,仔细回忆着每个步骤,都没有问题啊。刘东林索性过去瞎按起来,被老寇制止了。余文雅却重复着四个字:水落石出。突然,她径直跑到机案旁,抱起地上的酒缸向酒樽里倒酒,霎时帐内香气扑鼻。酒樽注满后,水面上映出一个字的倒影,大家定睛一看,是一个反字。刘东林一抬头,发现酒樽的上面帐篷开了一个反字形的破口,光线照进来映入了酒杯。字是反写的,酒杯里的字是正的。他突然来了灵感:“四象既然是天象,就要映在天上,也就是从顶上的铜镜里反射的方位才是正确的。”说完他们兑换了青龙和白虎的位置,又依次按下了五行按钮,奇迹发生了……
  他们顺利地找到了另一片虎符,老寇把两片虎符合璧后,四人忽然感到头晕目眩,仿佛坐在远航在大海上的一叶小舟上。但是他们很快意识到一件事,汉朝没有磁场放大器,有了虎符他们也无法在回到“未来”了。这个想法令人绝望,难道他们就真的永远留在汉朝,过着刘东林向往的“有人陪伴”的日子?老寇也后悔怎么没有询问朱雀回来的具体方法。
  这时吴兴汉说道:“带我们来的不是虎符,带他们回去的也不是虎符,虎符的意义似乎只是一个路标,在打通了这个时空通道以后就不在需要它了,只需要磁场,不,还不够本质,是脑电波的磁场,是念力!”其他人似懂非懂,不过大体明白该怎么做了,于是围拢在一起抱着虎符,努力地激发自己的脑电波。刘东林不解地问:“我应该想什么?”余文雅说:“想能让你集中精力的事。”于是,刘东林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女警察……
  在眩晕中,刘东林大胆地睁开眼,他发现在那些奇妙的景观中有几条艳丽的彩带,他向身后看去,那正是他们四个拖出的尾迹,而旁边也有几条不同颜色的尾迹。那一定是以前穿越时空的人们留下的,一定也包括石永逸的。他发现每个人留下的尾迹颜色都是不同的,他无法描述那种颜色,或许那根本不是颜色,因为它们比颜色更加丰富绚烂。这时他看到两条一样“颜色”的尾迹……
  整个过程短暂又漫长,仿佛只有一秒,又仿佛有几个世纪。四人又站在了石永逸的办公室里。大家还没从这传奇经历中回过神来,刘东林就吐出一句震撼人心的话:“江武信是卧底!”……

五 纪念

  又是一个晴朗的春日,刘东林和余文雅手挽手来到王府井大街。“我们去看看‘虎符’吧”,余文雅提议道。“好!有阵子没来了”,刘东林回应道。他们来到王府井大街27号,他们所说的“虎符”不是他们费尽千辛万苦从汉朝带回的那个,而是考古研究所前的一尊纪念碑。纪念碑制成虎符的外观,上面铭刻着破获321特大连环案的过程和有功人员名单,最显眼的是几个是为保护虎符、保护人类历史安全牺牲的科学家:石永逸、谷君如和李玲。虎符上还有总书记的题词:人类英雄永垂不朽!二人肃立脱帽,敬礼。戴上帽子后,余文雅温柔地问道:“当时你怎么知道是江武信的?”刘东林淡淡地说:“只有他去过两次,是他带白虎去找虎符的。”余文雅说:“现在好了,江武信也落网了,天下太平了。”刘东林说:“我还知道了一件事,石永逸说的没错,虎符对他们没用,‘祖母悖论’。”看到余文雅疑惑不解的样子,刘东林继续说:“江武信供述,他们见到卫青的那次,卫青说这虎符不是他的,他们早就不用这东西了。这说明石永逸他们穿越回的不是‘我们’的汉朝。”余文雅更加疑惑了。
  “祖母悖论指的是,如果人可以穿越回过去,那么万一他在过去不小心杀死了自己的祖母,那么没有了祖母也就不可能再有他了,他又怎么能回到过去杀死自己的祖母呢?石永逸验证了多重宇宙的存在,他们回到的是另一个世界,偶然性使得世界不断分裂发展,每一种概率都造就一个世界。在‘那个’汉朝,将领已经不用虎符这种印信了,而在‘我们’的汉朝卫青曾经使用过这种东西。”
  “那也就是说,即使龙帮得到了虎符,也救不了他们的老大了?”余文雅眨眨眼睛问道。
  “是的,而且……”刘东林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听说王政委退休了?”
  余文雅说:“是啊,我们举行了欢送会,只有你出差没参加。局长眼圈红红地连敬王政委三杯酒,然后两个老战友紧紧地抱在一起。局长说和王政委一起工作是他一生的荣幸,大家都很受感动。”
  “真想不到,也许人比我们想象地复杂多了,有矛盾并不代表感情不好,没有矛盾也不代表感情好……”刘东林感叹地说。
  “那我们有没有矛盾啊?”余文雅笑着用夸张的语气问。
  刘东林哭笑不得地正不知怎么回答,突然一个身影,其实是两个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他指了指“虎符”的方向说:“你看,那是谁?”
  余文雅向他手指方向看去,赵晓菲一手捧着鲜花,一手牵着一个小女孩站在“虎符”前。赵晓菲把一朵鲜花递给小女孩轻轻说:“给爸爸送去。”小女孩晃晃悠悠地走到献花台把鲜花放到了里面。
  余文雅忽然转过头来对刘东林说:“如果你是石永逸,你会那么做吗?”
  刘东林严肃地点了点头,二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完)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 个关于虎符迷踪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4-8 11:14:43


litong560  发表于 2017-4-17 15: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不复还兮奈何天!

类似这样违和的桥段能找出来一打,作者,古今时间线叙事不好写,更别说往里塞勇斗黑社会和谈恋爱之类的情节。
PS:记得要分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