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1981

灵魂伴侣

不停 于2017-8-11 17:55:54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元旦去过一次济州岛赌场玩 马上被吸粉了
  • 克唑替尼购买渠道fabxywzm保真
  • 澳门赌场衰落的内幕-济州岛赌场许静雯解答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20140705215422_WSxBS.jpeg

  民国19年,“少帅”张学良挥师入关,20万装备精良的东北军开进中原。由汪精卫、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等军阀组成的“反蒋大军”功败垂成。以兹谢意,蒋介石委任张学良为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总司令,黄河以北归张管理。“少帅”的风头一时无二,从东北王之子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二把手,刚过而立之年的张学良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人物。会开飞机,会打网球,会说英语,风华正茂,风度翩翩的张学良成为了无数少女的梦中郎君。然而好景不长,九一八事变后,随着东北各省相继沦陷,最后承德也失守后,张学良辞职下野,其职务交由何应钦代之。民国22年,张来到上海戒毒,故事便从这里编起......
  民国24年秋的一个傍晚,天空中零零星星地飘着些无依无靠的雨滴,打了一天长工的秦多安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他的腿受过伤,一下雨痛就往骨子里钻,但他使劲的咬咬牙,“恩,再努力的多赚一些,小蝶也不会那么辛苦。”一想到他的妻子小蝶还在家等着他,秦多安所有的疼痛和疲惫都随着他越来越快的脚步,被踏碎在一个个小水坑里。“小蝶,我回来啦,今晚我给你做酸菜鱼,干煸四季豆,蔬菜沙拉。”秦多安左手提着买回来的菜,背在身后的右手还倒拿着一支鲜艳的玫瑰。“猜,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秦多安慢慢得走向坐在沙发上的小蝶,少女脸上的娇羞早已变成少妇眉间氤氲着的风韵。可靠得越近,秦多安的眼就越模糊,直至小蝶完全消失在视线里。“小蝶,你去哪儿了?”秦多安使劲得搓揉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小蝶会凭空消失,他找遍了屋里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小蝶,他累了,瘫坐在沙发上,抽出一支烟卷点上。   “多安,吃饭了!”小蝶使劲得摇动着秦多安,“多安,快醒醒,该吃饭了。”最熟悉的声音刺激着秦多安每一根沉睡的神经。“你刚才去哪儿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你”“噗嗤,多安你可真会开玩笑嘞,你一回来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我这饭都做好了,你看,有你喜欢吃的酸菜鱼,干煸四季豆和蔬菜沙拉。”秦多安努力地回忆着记忆中离现实最近的那部分,突然他想起来了。“哦,好像是,估计是最近工作太累了,咦,对了,我给你买的玫瑰花,你喜欢吗?”“哪有什么玫瑰花啊,你手里只拎有菜啊,你可别再说胡话了,赶快去洗把脸吃饭,待会都凉了。”秦多安记得自己的确买了一支玫瑰回来,那是小蝶最喜欢的花啊,每次他买回来送给小蝶她都会幸福得笑。自己怎么会记错呢?可能自己最近确实太累了吧,秦多安安慰自己道。在饭桌上,秦多安使劲得往小蝶的碗里夹菜。“小蝶,你快吃啊,今天胃口不好呀?”“咚咚咚”是隔壁的小孩狗二蛋,“秦伯,你又做好吃的,我妈还没回家呢,饿死我了,我来蹭个饭呗。”“二蛋,你真是属狗的啊,鼻子真灵,隔一堵墙你都能闻到香气。来吧,来吧,我们刚开始吃呢!”“我们?”二蛋心里充满了疑惑,他又看到桌上摆了2个碗,其中一个盛满了酸菜鱼,四季豆和花椰菜,饥饿的二蛋手也不多想,“嘿嘿,秦伯你真厉害啊,知道我要过来,菜都给我夹好了,呀,这鱼的刺真多,不过还挺费肥,恩好吃。”,二蛋一边说话一边吐刺。“没礼貌!那是你婶婶的。去厨房再拿一个碗去。”二蛋停止了动作,嘴里的鱼刺还没来得及吐。他呆望着秦多安,没有说话。
  张学良去了上海,怎能不西向去南京,“六朝古都”着实是一个美丽繁华的都城,让很多人沉醉于此流连不前。70年前,洪秀全掀起的太平天国之风由南至北已吹至南京,眨眼间北京城就将被铁蹄踏碎,清政府即将垮台之际,这位领袖却沉醉于南京的美景美人中停滞不前,最后被曾国藩率领的湘军翻盘。没错,浸淫在柔靡温婉的六朝烟水中的南京,太过妩媚动人。说话间,“少帅”的车已停在了秦淮河畔。  “我有一段情呀,唱给诸公听,诸公各位,静呀静静心呀......”一片片从《秦淮景》中飘来的音符,振荡起“少帅”因公务缠身压抑已久躁动的心。寻声而去,张看见一位女子正坐在一艘小船上“犹抱琵琶半遮面”,婀娜的身躯被一袭白衣裹着,纤细如葱的细指拨弄着琴弦,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姑娘的脸上被河畔的红灯印的通红,眸子里似乎有光在闪烁着楚楚动人。“平生无憾事,唯一好女人”的少帅沉醉在“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中。张转身进入了一间名为“和畔”的酒楼,不过一刻,副官谭海领着那位女子进来,随即退下,轻掩房门。   “我是张汉卿,你呢?” “江小蝶” “你知道我吗?” “知道的” 小蝶心里早已是翻江倒海,可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来,坐下,陪我喝一杯酒。” “不了,我家先生快下班了,我得回家给他做饭。”“你已经结婚了?”“是的”。江小蝶转身作离别样。“明晚8点,我还在这儿听你奏曲。”张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一口饮下,仿佛有什么事已经势在必得。“多安,我回来啦。恩,好香!是酸菜鱼!”。“嘿嘿,是啊,快去洗把脸过来吃饭吧。”“多安,我再弹一年曲子攒够钱我们就回乡下去,买块地过个安安稳稳的日子。”秦多安使劲得点头说“好”,当年秦多安不嫌弃自己的身份娶她回家,让江小蝶十分感动,从此,她漂泊的心找到一个归宿。她望着傻乎乎的秦多安,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饭菜热腾腾的蒸汽赶跑了屋子里每一个寒冷的空气分子,在这个深秋的夜晚里,两颗相爱的心,以最近的距离贴在了一起。
  第二天晚上,江小蝶像往常一样依旧坐在小船上奏曲。她思绪飞回到了一天前,少帅深情的目光像时时刻刻都能让她感到爱意。爱分两种,一种是一起过日子,让天长日久的积累与付出渗透到相扶相携的岁月里,另一种则是远远得看着,用自己微弱的想象给这慢慢暗下去的岁月涂抹口红。忘了他吧。她忽得一抬头,目光撞上了“和畔”窗口里投过来的热辣辣的渴望。“他真的来了?他想干什么?” 处于犯懵状态下的江小蝶竟忘了自己还抱着琵琶在奏曲。就在这时,谭副官走了过来,“江小姐,少帅已等候多时,还请您楼上一叙。这是少帅送你的芙蓉花,希望你喜欢”,她捧着携带着馨香的芙蓉,里面夹了一个小条,隽秀的字体写着“牡丹尽鲜艳,芙蓉更高贵。”哎,去吧,他不介意她的身份,那可是她倾慕已久的男子啊!“张先生,抱歉让您久等了” “汉卿之幸”,“请坐吧,江小姐,多谢你的赏脸,这一杯我先干为敬”,张学良端起酒杯递给江小蝶,她不会喝酒,但还是接下了。“有缘千里来相会,这杯,敬缘分。”张又一饮而尽,江小蝶也费力得将酒咽下,烈火从舌尖燃烧到喉咙,再蔓延到腹中。略施粉黛的脸上泛起了媚人的红晕,多几杯下肚,小蝶眼里尽迷离着蜜意。在恍惚中,她看见他靠了过来。“不行,我已经结婚了。”“小蝶,你喜欢我吗?”“我.....”还没等她开口,张已用嘴堵住她的嘴,滚烫的唇让她全身痉挛,他轻易得用舌头撬开小蝶紧闭的牙关,两条活泼的小舌头贪婪地裹在了一起。张隔着纱衣,揉弄着小蝶软和的乳房,右手搂着小蝶的腰慢慢得移步向床的方向而去。“啊~轻点,汉卿......”从里至外的舒爽软透了全身......“啪!”一声枪声透过窗外打了进来,惊得少帅提了裤头就跑。江小蝶还没弄清楚状况就感觉疼痛从腹部传来,她望着仓皇离去的少帅的背影,她突然想起了一句诗“人生若只如初见”,于是嘴角露出了微笑,鲜血在她的衣襟上绽开成了绝美的红色的花。    “秦多安, 你老婆在《和畔》酒楼被人开枪打死死了,你还不去看看!”“你胡说什么,我家小蝶不会惹是生非,怎么会被人打死。”“是呀,是呀,听说是王亚樵想刺杀丢了东北的张学良,结果开枪把你家小蝶打死了!”“哎,听说你家小蝶还躺在张少帅的床上呢!”越说越离谱,呆呆得秦多安被两嘴三舌刺耳的话语刺激的出离的愤怒。他飞也似得冲向“和畔”酒楼,两条长短不一的短腿跑出了他平生最快的速度。他推开众多看热闹的人群,看见了床上躺着的她的妻子。“小蝶!”他连滚带爬的来到床边,,“小蝶,快醒醒,别睡了,该回家了。”秦多安使劲得摇动着小蝶,她冰冷的皮肤比潮湿的空气更加冰冷。他脱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小蝶了小蝶的身上。他知道,小蝶离开她了,她知道小蝶是死在张学良的床上,他相信小蝶肯定是被强迫的。他不怪她,他抱起小蝶向门外走去,以前挂在他脖子上的小蝶的双手现在毫无节奏感的甩动在腰间,“小蝶,你好好睡,我们回家。”信仰崩溃后的空虚,注定无解的思索,幻灭得就像倒映在河里的月亮被击得粉碎,空气里弥漫着无助和绝望。
  “二蛋,你怎么又跑到秦伯伯家偷嘴啊,快回来了。”,二蛋的妈妈拉着二蛋油腻的手,快速得离开,嘴里还低声说着“告诉你别往疯子家跑”。这时二蛋回过头给秦多安挥手告别,却看见正对着的墙上壁橱里有一个牌子,旁边还躺着一支鲜艳的玫瑰花,他定睛一看,牌子上刻着两行字“爱妻江小蝶之位 民国22年”。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灵魂伴侣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4-8 11:22:50


思想的光  发表于 2017-7-12 23: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科幻在哪里?难道第二段那个二蛋妈妈嘴里的“疯子”不知是否迷幻中见到小蝶的场景吗?
二,不太赞成用历史真人来演绎花边故事,特别是还这么近的人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pvijayp215  发表于 2017-8-11 17: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Am I dating in group?

On the off chance that you watch two individuals date in a motion picture, it for the most part goes this way: The couple meets and there are extreme and quick starts of fascination. So they go out together, simply both of them, to become more acquainted with each other. At that point they continue going out together alone — an extreme and separated sentiment — until at long last, at a major, emotional minute in the relationship, they acquaint each other with their folks. We're told this is typical. We meet, we date, and after that we include our group http://www.findcoolpeople.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