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1 967

流放

不停 于2017-7-12 23:01:0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其实减 肥并不是没有捷径的只要你有想法
  • 看上去挺好看的,可以说比她之前的鼻子还要
  • 王辇庄乡村干部私卖采石场,四百九十万元的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流放配图(图源网络).jpg
  
  金哲顺怀揣最高领袖的密信,在黎明时分离开主体思想城邦,准备穿越半个地球去往朝鲜,太阳永不落的地方。
  他原本以为这一趟旅程需要过五关斩六将--或是密集的铁篱笆荆棘林,或是磁感线全覆盖的哨兵,或是基因严重返古的住民,甚或是无法消解的辐射污染力场--毕竟这么多年来,所有出城者的尸身都被轮早班的守城人发现,它们皮表溃烂,意识全无。
  然而他目之所及,是比城邦内更高远的天空,是生机盎然的沃野平畴,他从胸腔里弹出检测仪,环境评测栏显示的是一溜儿的优。纵然知晓危机必然潜伏在某处,他仍不免心怀希冀。
  “只有最优秀的战士才能完成不可能的任务。”领袖的指示言犹在耳,“要时刻牢记你是谁,我们是谁,要坚定理想信念不动摇。”
  如果说这么多年来,有哪一点最让金哲顺自豪,那一定是他牢不可破的主体思想信念。他自诞生时的系统调试以来,就率先生成了自由意志,积极向上的他,没有错过每一批更新的补丁。可以说,他的每一线思维,都是按照权威的中央意志排布的;他的一举一动,都恪守规范毫无偏差。他就是一个鲜活的中央指导思想文件夹。倘若质疑他的信念,那就是质疑整个主体思想城邦的基石。
  他也会思忖自己此番行动的意义。日不落的朝鲜对城邦而言,就如同阿瓦隆之于英格兰,如同理想国之于古希腊,汇集了所有美好的幻想,是只在传说中才有人曾有幸抵达过的精神家园。他为能接到这项任务感到自豪。
  来了。他神色一凛。
  天边乌青的卷积云如海潮般迭荡,云层的漩涡中,猝然炸开一朵蘑菇云,层层叠叠翻涌出流金的烈焰,将阴翳侵蚀殆尽,唯余一抹暗沉的边缘挂在天际。刺目的光亮中心,是深红的内核在向外奔突,似有生命的粘稠血浆侵袭来,压将下。这只巨兽正试图挣脱束缚,摇头摆尾间都掀起席卷天地的盛大磁暴。这样浩大而暴虐的自然景观,让他头一次察觉到自己作为个体的渺小,从骨子里生出些甘心臣服的震撼来。但这一丝动摇很快被理智压下。
  “人才是主体。人是世界的主人,人可以决定一切。”
  他意识到那团灼红便是太阳了。毕竟除了太阳和领袖,还有什么能有这样大的威力呢。那么,只要加快步伐赶到太阳照耀的地方,总能找到圣城朝鲜的。不知道领袖有没有见过太阳啊……不对,领袖他当然见过太阳,就是领袖创造的太阳啊。他压下周身乱蹿的细微电流和隐隐急切的心情,无视耳边一直叫嚣的警报声,一步一步走得稳当。
  越近日头越显炙热,他的体表开始熔化,在逐渐沙化的地表上淌落一道熔铁的辙痕。他费力关掉警报器,只花了一秒钟思考自己会不会短路,就抛开了这个无用的顾虑。无论如何他总是要往前走的,在完成任务之前都不必忧心生还。他的头脑已经有些昏沉,渐渐混淆了一些常识。
  --太阳是什么,是沿固定轨道绕地球旋转的卫星,是为人类的发展提供能量的工具。可好像太阳是恒星?不对,那是自然人纪元的事了,太阳陨落后自然人纪元宣告终结,机械文明开启。领袖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仿造了一个同步卫星,让它遥遥照射在地球对面,城邦永远被它散发的光热从身后环抱。
  这个太阳啊,就像自然人纪元的主体思想塔一样,它象征着伟大的主体思想高屋建瓴地指引着整个世界正常运转,却无一人能窥其全貌。金哲顺很遗憾地发现,自己和其他所有人一样,无法论证主体思想,就像他说不出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为什么会想要去求证呢,难道是理想信念动摇了吗?他反问自己。
  热浪已经蚀尽了他的外壳,他的零件毫无保留地暴露在高温下;CPU过载,发出马达般的嘶吼;周身喷薄的热气,将他的机体和思想熏燎得沉闷又焦灼。他明白了先驱者们的死因,担心自己会和他们一样,倒在完成任务的路上。
  “人不是一切的主人吗,为什么会被炎热击败?”
  疑问在他雾蒙蒙的脑海里发了芽,他想要碾碎它、摧毁它,却始终笨拙地无法击中它。只有观念能对抗观念,他却说不出正确的通关秘钥。这下可真是危险了。理想信念一旦动摇,他就会迷失自己,继而失去意识。说来可笑,伟大的机械文明,仅仅建立在几行代码上,一旦错乱,毁灭也不过在瞬息之间。
  打住,这样的思想很危险!他的视界开始摇晃,边域如同海岸退潮,迅速追减,向中心聚缩。快想点什么,随便什么都行,只要能稳定思想。
  他探向怀里的密信,尝试了几次才将它展开。不管里面写的是什么,他都打定主意要奉为圭臬,仔细默读揣摩,待借此平息下体内的动荡,度过这次思想危机,再细究自己这是出了什么问题。
  答案却来得猝不及防。
  --Wrong patch program downloaded. Death sentence.
  --下载了错误安装包,执行死刑判决。
  他卡带的思维在此刻异常可靠,迅速带他回想起了数日前的一次更新。那是在全民竞技比赛的领奖台上,能站上台的获胜者们都拥有最牢固的思想体系与最新锐的观点逻辑,历经了重重关卡,赌上了主脑崩溃的危险突出重围。这次颁奖实况的信号波是国境内全线强制链接的,在全体公民的同步读取下,领袖依次为他们颁奖,还高兴地同他们握手。领袖亲手递来的奖品便是一盘光驱,上面镌着“最新思想武器”六个烫金大字。他是怀揣着怎样的自豪与憧憬来进行这次升级的啊。重启之后,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一个崭新的机械人了,走在这时代的队伍前端,能够扛起新思潮的大旗。
  能赢得比赛便证明他之前的程序代码都是无懈可击的,唯一的变故就在这碟光驱上了。但这可是限量版最新思想武器啊,是理论界的重大突破,莫非是自己理论基础有限,无法兼容?
  金哲顺抬头望向他的理想信念,却恍然觉得,此刻的太阳和主体思想一样狰狞。在二者的夹击下,他的思维越来越迟缓,逻辑漏洞百出。最后,最简单的指令也出现了冲突。他的脚下磕绊几步,一头栽入黄沙,再也没能起来。
  在金哲顺彻底关机的一瞬,有一抹信号穿越黄土与绿洲,悄然发送回城邦。
  --42分42秒。
  信号抵达中央城区的一幢别墅,数十名高层人员正在进行派对。他们在节奏错落的波频中啜饮机油酒;他们分解了几名低级人员,拿他们的螺丝堆哥特教堂;他们在沙发上交换电子插口,胸甲腹甲拆卸开来露出敏感的线路。
  这条信息触动了四面的墙壁,一时间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看着墙体显影中黄沙覆没的残骸,以及他跋涉的时长。
  “还说是最强的战士呢,这就不行了,害得我输了一个连的装甲。”
  “就是,上一个都撑了51分钟!一个不如一个。”
  “愿赌服输吧,我都记在账上了啊。”一名研究人员笑得灿烂,随手记下这个时间,重又埋头搭起了塔尖。
  屋内重归于一片歌舞升平。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 个关于流放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4-8 11:25:39


思想的光  发表于 2017-7-12 23:0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如果在朝鲜,作者一定会被枪毙吧哈哈!被主体思想洗脑也不过如此,突然好奇朝鲜的科幻是怎样的,会不会说他们的主体思想是宇宙的主宰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