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1 1542

我的太阳

不停 于2017-7-12 19:29:2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 月光少年
    1他从不用画笔作画,双手蘸上不同质感的颜料,如丝滑
  • 永无明日
    1 我的世界没有太阳,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我出
  • 伊甸园
    上 我,编号515,出生在伊甸园。 这里的伙伴管我叫

精品专区

  • 印度多吉美最低多少钱一盒快速直邮通道!!
  • 月光少年
  • 永无明日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6a97fda2fc695b0dc6d7dbbd7f35e0857e52d639fd1-N35FiF_fw658.jpg

  我死在昨天夜里,或是今天凌晨。怎样都好。
  经过通宵的商议,他们最终决定将我的思维模块重置--他们管这叫重置,我管这叫死。死过一回,在尸体上重生,成为一个崭新的生命。
  我叫亚当,后面跟着7.01。
  这不是一个积极的名字,我知道。
  一次版本号意味着一次实验失败。越来越大的数字映射着他们在项目上花费的大量时间。从一些小细节上,我能读出他们日渐增长的沮丧。比如刚开始时他们叫我亚当,而后是亚当2.0,亚当3.0,后来干脆略去名字,只剩数字。又比如之前每一次重生时我睁开眼,面前总会有一群人等着,他们或是拿着仪表和外接设备,或是带着鸡鸭鹅之类的活物,用尽各种办法来试探我,期望我能给他们一个充满感情的反馈。
  可是后来这样的情景渐渐少了,比如这一次醒来,我就只看到那个叫孙兰的女助教。她双手抱在胸前,靠墙站着,姿态和表情一样生硬。
  “嗨,亚当,早上好。”她说,声音里有微微的颤抖。
  “孙助教,早上好。”我说,同时活动了一下手脚,并在脑中默证一下埃尔德什差异问题。就结果来看,我的信息处理和传输正常,至少这一次死掉也没损伤到我的基础模块。
  我站起来。“那么,今天的实验内容是什么呢?”我找了些笑话,“比如和鸡鸭沟通,演话剧,还是在低电压下体验人类疲劳的感觉?”
  她确实笑了。“只需要陪着我。”她说。
  我善意提醒她:“陪伴人类以近距离体验情感的实验,在版本走到5.0前后时已经反复试过,效果基本为零。我不认为现在会有什么改善。”
  “我知道。”她低下头,“所以不是实验,只是……陪陪我。”
  她拉起我的手,牵住我走出门去。外面是渐渐明亮起来的天空,还有实验所前面种着的一大片枫树林。我们走在林间小路里,踏着的落叶沙沙作响。孙助教好一会不说话,我也无从判断应该作何处置,于是一同沉默着。
  等走到树林中间时,她总算开了口。
  “你记得昨天实验的情况吧?”她问我。
  我说:“记得一些。”
  “给我说说,好不好?我刚好不在场。”
  当然可以,毕竟我的记忆区里还残留着部分数据。我记得昨天的场面非常热闹,几个教授你一言我一语,向我提出各种问题和要求,让只设定了一个发声部位的我应接不暇。之后我们一同出演改编自艾米莉·迪克森的四行小诗的情景剧,我在台上唱歌,我跳舞,我朗诵诗歌,我活蹦乱跳得像个人类的小童星。
  一开始我的表现似乎让他们心情不错,可看到后来,他们的脸色却渐渐阴沉下去。终于在我语调激昂地朗诵诗歌时,他们叫停了实验。
  又过了几小时,我死了。
  听我说完,孙助教只是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林间的小路很快走完,我们回到起点,又重新步入林中。孙助教比我矮了一个头,行走间越靠越近,忽然停住脚步抱紧了我的手臂,把头靠在臂膀上。在这一刻,我的皮肤忽然感觉到有东西顺着她贴住的部位往下滚落。皮下的传感器告诉我是液体,温热,弱酸性。
  “你哭了?”
  她不说话。
  “为什么?”我继续问。
  她干脆发出啜泣的声音。过了一会,她才带着哭腔答:“你快要死了。”
  “平均几天都要死一回。”
  “这次不一样。”她说,“这次你死了就不会活过来了。”
  我顿住了。这次的信息量有点超出我的预期,我得用力去想。“也就是说……”我整理着意义接近的词,“接下来的这一次会比较严重地影响到我的思维模块,导致我无法醒来?”
  “死了就是死了,你这个笨机器人!”她忽然松开手,狠狠对着我胸膛推了一把“就因为你迟迟不能产生感情,所以教授最终决定废除这个让机器人产生情感的实验项目,你也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了!懂不懂!他们解散了,走了!就剩我留下来给你一点临终关怀!”
  孙助教哭得很凶,大颗大颗的泪珠沿着脸颊往下滑落。她攥起拳头,一拳接一拳对着我胸口砸,却咬紧了牙关不肯说话。我判断她没有恶意,然而却看不懂她此时的举动。她用上这么大的力气,最后只会弄伤自己。
  “我不理解。”我抓住她的手,“虽然人对死亡恐惧,但要死的是我,不是你。”
  她慢慢抬起头看着我,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
  “因为人有他妈的感情啊!”
  她忽然声嘶力竭,挣扎着要甩开我的手:“我和他们造出了你,模糊语义的部分是我写的,识别和转换也有大半是我的。从一堆代码到最终睁开眼坐起身来,我经历了你从零诞生的每一个阶段,几乎每一次的实验我都陪着你!就是陪着一堆骨头到现在,我也该对骨头有点感情了,会想和他继续待下去吧?哪怕这堆骨头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她奋力抬起手,对着我展露红肿的指节。我知道的,刚才那几拳都砸在我粗糙的人造皮肤上,用上力气的下场果然就是受伤。
  “看到了吗?你不会痛,所以我来替你痛,你不怕死,我来替你怕,你觉得关掉不再重启没什么,那么我就来替你哭,哭到现在这样!我哭,是为你,也是为我自己!”
  她狠狠瞪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往外挤,咬牙切齿。
  “这个叫移情,为什么你一直就是不懂!”
  她说得对,我不懂。哪怕抬起手给她抹了眼泪,结果却是流得更多。
  我只好陪她站了很久,直到她的情绪平复,我们又走了几圈。她说这一回关掉的方式很人道,就是将我各个部件的电量放完,不会有痛苦。
  “就像慢慢睡着,安详死去。”
  她打了个比方,但我还是不懂怎样算安详。
  她扶我躺回到设备台上,将手脚放进凹槽里。当听到电量告急的提示音后,她轻轻吻了我的额头。趁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她转身要走。
  我却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孙助教。”我问,“死亡是什么样的?”
  她的后背明显震了一下。隔了一会,我听到她带着哭腔的声音。
  “就是……永远见不到了。”
  我想点点头,然而濒临耗尽的电量甚至让我的意识开始模糊。刚刚的这句话甚至无法写入存储,就那样在我的耳边晃荡着。
  永远见不到了。
  我感觉被孙助教捶过的胸口火辣辣地疼起来,越来越疼,难以忍受。千分之一秒里,我的眼前仿佛出现残留在记忆里的那些画面,每一次孙兰看我的样子,她在枫树下哭泣的样子,在这一刻重新回到我眼前。
  忽然发现,我想跟她并肩走,听她说过去的经历,还有回忆和我一起度过的一点一滴。这些,我还想再经历一次,两次,很多次。
  可永远见不到了。
  数据流在脑中翻滚,烧得我非常难受。要是从未见过她就好了--我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这一刻我想到了未演完的情景剧,想起那时没读完的诗句: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我突然想哭。
  在世界没入黑暗前,我用最后的力气睁大眼,看她离开的背影。
  她摇摇欲倒,活像个发条将尽的机器人,和我一样痛苦。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 个关于我的太阳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4-9 08:57:27


思想的光  发表于 2017-7-12 19:2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文看得我想哭,鲜活的科学小助理,可怜的小机器人,可悲的人类,如果再多坚持一天多坚持一次,那是不是将诞生伟大的成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