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1 1722

容朝编年史

不停 于2017-4-17 15:26:12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f04da22d7ba71165ced735.jpg

1
  容朝五十八年,夜。
  通译府里冷冷清清的,一阵风又透过窗户缝隙吹了进来,蜡烛的火苗抖动了几下。冯步尘急忙伸出手,护住了微弱的火苗,同时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他抬头看了看天,已经是下半夜了。
  “怎么,冯卿,还没休息啊?”随着话音,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
  “啊,容王。”冯步尘急忙长鞠一躬,道,“这么晚了,容王还没休息?”
  “今天太高兴了,睡不着。目色国和墨国都派使者前来朝贡,表述称臣之意,从此边境应是再无战事了。”容王走到蜡烛跟前,火光映照出他坚毅的下巴和虬髯,魁梧的身材和略显削弱的冯步尘形成了鲜明对比。
  “确实,两邦求和,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实乃我大容国的一件幸事。”冯步尘又是一鞠躬,“恭贺容王。”
  “哎,这又没外人,你就别这么多礼了。来,坐。”容王拉着冯步尘一起坐下,说道:“步尘,两国求和,这些天不停的文书往来,可是辛苦你了。”
  冯步尘哂然一笑,“这是臣子分内之事。”
  “哈哈,如果人人都能像你这样,早就国泰民安,四海升平了,哪里还能有什么战事。对了,既然和谈之事已经办妥,你还在这里忙什么?”
  “哦,我在查找以前的典籍,看能不能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
  “还是因为……那个事?”
  “是,这也是师父在临死之前,念念不忘的一个心结,我希望能完成他老人家的遗愿。”
  “这个事,有那么重要吗?”
  “很重要,容王,你看,”冯步尘拿起毛笔,随便写了几个字,“语言先暂且不论,我们使用的文字出现的却是太突兀了,竟然找不到发溯的源头,甚至,连一个过渡的中间阶段都没有,这让臣百思不得其解。另外,根据以前的典籍来看,所载的历史也十分短暂,距今不过百余年而已,那在这之前,我们又是什么?或者说,我们从何而来?这段时间目色国和墨国前来求和,文书往来之间,我也借阅了他们的一些典籍资料进行研究,虽然他们的语言和文字都迥异于我大容国,但对于历史的记载却出奇的相似,这让臣更疑惑了……”
  容王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你要让他带兵打仗,他二话不说,身先士卒,可要让他思考这些东西,那真是要了命了。容王摆了摆手说:“我实在搞不懂你们这些读书人,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何用,也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衣穿。你就跟着本王,睥睨天下,一统群雄,成就一番伟业,不好吗?”
  “好是好,然而……”
  “哎,别然而了,小心过度思虑伤身。对了,你和淑姬的婚期快要到了,与其在这里研究这些东西,还不如多花点时间陪陪她。”
  “可是我……”
  “冯卿,这是王命!”
  “……是,臣领命。”
2
  夜凉如水,群星浩瀚。冯步尘和淑姬并肩坐在一起,抬头看着星星。淑姬是容王的妹妹,长得却跟她哥不一样,完全没有半点剽悍的影子,相反却是玲珑剔透,小鸟依人。她一脸仰慕地看着坐在旁边的这个男人,问道:“听说在前天的和谈会盟上,都是你负责跟那些目色人,还有墨人交流的,是不是啊?”
  “呵呵,”冯步尘笑道,“当然了,我就是干这个的。”
  “哎,哎,”小姑娘来了兴致,“我听说他们的话可难听懂了,你是怎么学的啊?”
  “其实啊,也并不是很难,只不过大家的语言组织方式不同罢了。咱们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说,他们不是字,是用单词,并且这每个单词都是由26个字母组成……”
  “你说这些我都听不懂……那你告诉我,目色人向别人问好,怎么说?”
  “问好的话,是How are you?被问好的人要回答I'm fine thank you,and you?然后问好的的那个人再回答I'm fine too。这才能完事。”
  “哎呀,这么麻烦啊,不好学,不好学。”淑姬撅起了嘴,接着又莞尔一笑道,“那你告诉我,我喜欢你,怎么说?”
  冯步尘俏白的面孔微微红了些,道:“I love you。”
  “I love you。”淑姬重复了一遍,发音竟然十分地道,“这个好记,一下就记住了,不像问个好,还得翻来覆去这么麻烦。对了,那些目色人,眼睛真的是有颜色的吗?”
  “嗯,有的是蓝色的,有的是褐色的,还有一些是碧绿色的。”
  “哇,太神奇了,他们为什么会长成这个样子?对了,对了,那墨人的话,也是全身发黑了?”
  “如果他们不张嘴,保证你在晚上看不见他们。”
  “为什么?”
  “因为他们全身上下都是黑的,只有牙是白的。”
  “哈哈哈……”淑姬被逗的笑了起来,露出一排贝齿。冯步尘看着她说:“你的牙齿也是白的。”
  淑姬被他看的不好意思,脸色绯红,低下了头去。闻着女儿身清秀的香味,冯步尘也慢慢地靠了过去,就在他的唇刚要贴近那温软的脸庞的时候,小姑娘却一下子大叫了起来,“快看,闪流星!”
  冯步尘差点被她的一惊一乍吓得背过气去,他顺着淑姬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颗闪流星,正在一闪一闪的划过天际。这种流星与普通的流星不同,它们不是拖着一道明亮的尾巴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而是一明一灭的逐渐消失。冯步尘还听一些目力极好的人说过,一颗闪流星其实并不是只有一个地方闪光,它是有好几个闪光点的。
  “快,我要许愿!”淑姬双手合十,对着闪流星闭上眼睛,神情十分激动。他们都相信,对着闪流星许愿格外的灵验。
  “呵呵,别急,”冯步尘笑道,“闪流星要很长时间才能消失呢,够你许好几个愿的。”
  过了一会儿,闪流星消失了,淑姬这才睁开了眼睛。冯步尘问道:“淑姬,你许了什么愿望?”
  “哼,我才不告诉你呢,”淑姬撇了撇嘴,“要是说出来的话就不灵了。”
  冯步尘苦笑着摇了摇头,面对这个古灵精怪却又单纯无比的小姑娘,他也只有怜爱的份儿。淑姬问道:“步尘哥,闪流星是什么样子的呢?”
  “这个……”
  “是不是也像月亮一样,是圆的呢?”
  冯步尘忽然心中一动,拉起淑姬就要走,淑姬问道:“干什么去?”
  “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冯步尘拉着淑姬来到了通译府,从文书柜里拿出来了一个圆球状的物体,上面斑斑驳驳的,还涂绘着不同的颜色。在圆球状物体外围还有一个弧形的金属支架,嵌合的十分巧妙,用手一拨,圆球便能转动起来。
  “这是什么啊?”淑姬一脸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奇怪物体。
  “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这是前段时间,目色国的使臣前来朝贡的时候带过来的稀罕玩意,据他们说,是一次在整修宫殿的时候,从地下挖掘出来的。”冯步尘用手指弹了弹圆球,里面发出了空空的声音,“很明显,这里面是空心的,并没有什么东西,让我奇怪的是,这个物体的材质,却不知道是用什么制成的。似牛皮一般,十分轻盈,却又比牛皮坚硬许多。”
  “步尘哥哥,你看,上面还写的有字呢!”淑姬拿到烛光下面,奇怪地端详了起来。
  “没错,是我们大容国的文字,你看,这里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那边还有‘俄罗斯’‘伊朗’‘印度’……并且它们之间还用不同的颜色区分了开来,像是……”
  “像是什么?”
  “像是一幅地图。”冯步尘沉吟了片刻才道。
  “地图?”淑姬瞪大了眼睛,“这是哪里的地图,为什么是个圆球?”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的地图,我拿来跟我们所绘制的地图比较了一下,完全不符。”
  “对啊,哪有地方像这样是个圆球状的啊,那样生活在下面的人岂不是一下子就掉下去了?”淑姬一脸担忧地说道。
  冯步尘闻言,沉默了下来,脸色凝重。淑姬看他面色有异,便问道:“步尘哥,你在想什么?”
  “其实,淑姬……去年春天,我跟着王爷讨伐目色国,参加屯门崖海战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什么奇怪的事情?”
  “当时目色国的水军大寨离我们很远,双方交战的时候,对方的战船从远处驶来,我先是看到了对方战船的桅杆,然后才看到了船身。如果说,大地是平的话,那么我应该直接能看到整个船体才对。这说明,我们当时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巨大的弧形。”
  “弧形?”
  “对,”冯步尘抚摸着圆球状的物体,“就像这个地图一样。”
  淑姬被他的话惊到了,愣了半晌没说出话来。冯步尘忽然激动地握住了她的手,“淑姬,现在目色国和墨国都来称臣依附,海内升平,已无战事。我想趁此机会向容王谏议,组织一支远航队,从屯门崖出发,一直向前,穷极天之尽头。如果大地真的像它一样,是一个圆球的话,那么我一定能到达原点,重新回到大容国!淑姬,你支持我吗?”
  淑姬愣了片刻,喃喃道,“可是,我们的婚期……”
  “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娶你的。淑姬,你愿意等我吗?”
  淑姬看着冯步尘在烛光下闪闪发亮的眼睛,她明白,穷极天地之奥义,一直是这个男人的夙愿,如果就此拴住他,那么他会怀揣着这个心结一辈子的。她微微笑了笑,伸出手轻轻滑过冯步尘的鬓角,“步尘哥,你有什么想去做的事情,就去做吧。我等你。”


3
  容王殿内,听了冯步尘的请求后,容王眉头紧蹙,久久没有回话。冯步尘也站立在一边,默不作声,他在等着容王最后的决断。
  沉思半晌,容王终于说话了,”冯卿,海上航行,状况甚多,此行一去,我怕是凶多吉少啊。”
  “容王,这个不必担忧,我国现有艨艟巨舰十五艘,足以应对海上各种状况。并且,目色国的海图师技艺精湛,更在我大容国之上,此番远航,我们可以征召他用。”
  “话虽如此,可是淑姬那边……”
  “我已经跟淑姬说过了,以五年为约。若是五年后,我还没有回来,那肯定是已遇不测之险,还请容王将淑姬另许他人。”
  容王忍不住长叹一声,“唉……话已至此,我看你是决心已定了。也罢,我明日便发布诏书,准许你出海远航。”
  “谢容王。”冯步尘长鞠一躬道,“我大容国兵强马壮,国力威盛,此去海外,必远播容王声威,震伏天下。”
  屯门崖海岸,经过十几天的准备,远航队伍已然就绪,十五艘巨大的艨艟舰船停靠在岸边,在黎明时分远远地看去,就像一只只蹲伏着的巨兽,彰显着大容国强悍无匹的军事实力。冯步尘看了看遥远漆黑的海平面,又朝家乡的方向望了望,那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在那里,无论是英明无上的主公,还是莫逆之交的挚友,都已经模糊成了生命过往中的符号,唯有那位姑娘清秀的脸庞,就像那晚通译府的烛火一样,清楚地映照在他的心里。
  “冯大人,该起航了。”冯步尘的副将提醒道。
  冯步尘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一份锦帛卷册交给了副将,“好生保管。此卷册在,犹如大容国在。”
  副将领命,恭敬地接过了卷册,放进了自己的怀中。这份锦帛卷册里记载着大容国历任君王的征战史,以及当今容王创下的丰功伟绩。六十年前,第一代容祖王崛起于编伍之间,以强大的雄韬武略推翻了盛极一时的目色王朝,奠定了大容基业。经过三代人的努力,大容国终于成为了天下霸主,逼迫两邦求和称臣,从此一统宇内,可谓壮哉。他们此行,也要将此卷册上的丰功伟绩传播海外,以扬大容国威。冯步尘朝着遥远的海平线挥了挥手道:“起航!”
  沉闷的号角声响起,艨艟舰船陆续入海扬帆,开始了未知的征途。
  两年后。
  冯步尘已经不知道自己航行了多久,离大容国已有多远。在这中间,他们遭遇过几次大的飓风,有一半的舰船覆没了,葬身在了海底。几名具有经验的海图师也因为身患重疾而得不到有效的医治,相继撒手人寰。剩下的几艘舰船也因为得不到淡水和食物的补给,情势变得岌岌可危。可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也没有动摇过冯步尘的决心--其实,他们连返航也无法做到了,据手下仅有的几名海图师估计,以他们驶离大容国的距离来看,剩下的淡水和食物也不足以支撑返航的路程。所以他们唯一的求生机会,便是一直向前航行,希冀能够遇到一座海岛或者陆地,以补充淡水和食物资源。
  这一天,冯步尘正在房内休息,忽然听到甲板上有人大叫,他急忙跑出去一看,只见前方海面飓风大作,海水倒涨,如一道海墙一般,横亘在天地之间。海图师惊叫道:“这……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天之尽头?这里是大地的边界,一旦驶入这里,我们就会坠入到万丈深渊里去了!”
  “哪里有什么天之尽头!”冯步尘却兴奋了起来,眼神里散发出灼热的光彩,他让旗手传令其他几艘舰船,全力通过海墙,并且下达了军令:“临阵退缩者,斩!”
  在冯步尘旗舰的带领下,其他几艘舰船依次跟随,冲入了海墙之内。一时间,船上的人只感觉海水倒灌,天翻地覆,完全失去了方向,被巨大的海流裹挟着,不知道要被带往何方。冯步尘也一头撞在了桅杆上,昏迷了过去。
  当冯步尘再次悠悠转醒的时候,已是月朗星稀,到了晚上。手下前来报告,他们已经冲出了海墙,但损失严重,艨艟战舰只剩下了四艘,人员也是折损大半。
  冯步尘揉了揉脑袋,站在甲板上看去,只见海面一片平静,温柔得像个处女,点点波粼反射着皎洁的月光,难道,这就是天之尽头外面的世界吗?
  副将上前,低声耳语道:“冯大人,刚才各船清点淡水和食物,都被海流卷走不少,遗失大半,如果再不尽快找到补给,我们恐怕很快就要撑不下去了。”
  冯步尘点了点头,示意他已经知道了。但是,此刻的他也是一筹莫展,通过刚才的海墙之后,方向全失,现在他们连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去找补给?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指着天上叫道:“快看,闪流星!”
  冯步尘抬头看去,果然有一颗闪流星,正在徐徐地朝着他们的方向飞来。只不过是,这颗闪流星似乎快要坠落的样子,距离海面并不很高。它的速度越来越快,距离海面也越来越低,过了一会儿,那颗闪流星变得庞大起来,好几个地方都闪烁着彩色的光芒,从他们的头顶上掠了过去,还发出了巨大的“嗡嗡”的声音。
  四艘舰船上的人盯着闪流星飞过去的方向,全都愣住了。冯步尘最先反应了过来,大声命令手下道:“快,快开船!追上那颗闪流星!”
  旗舰立刻收帆,摇起桨撸,全速前进起来。其他三艘船也不用招呼,立刻跟着旗舰拼命驶去。航行将至黎明时分时,在他们面前竟然出现了一座黑乎乎的岛屿,而且在那岛屿上面,竟然还有闪烁的亮光,而那亮光,却要比火把还明亮上数百倍!
  众人一时间迟疑起来,冯步尘却果断下达了命令:“泊船停靠,全员登岸!”


4
  冯步尘带着手下登了岸,众人前进数百步,就见到了他们刚才目睹过的从天而降的“闪流星”,此刻,它张着巨大的双翼停在那里,上面还有些信号灯没有熄灭,在夜色里一闪一闪的。
  “天呐,原来‘闪流星’是长这个样子啊。”一名士兵惊叹道,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快看,上面还写着字呢,什么航空……”
  “最上面还有一排小窗户,难道这里面还住着人吗?”
  “里面还有人?他们是从天上来的吗?”
  “那肯定是传说中的天人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一个随从出于好奇,拿着兵器去碰触金属机翼,冯步尘急忙叫道:“不要轻举妄动--”
  几盏巨大的探照灯忽然亮了起来,强烈的光线照的跑道犹如白昼,众人一时间纷纷遮住了眼。就在这时,一队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冲了出来,举起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自闯入军事禁地!”
  冯步尘一行人愣了片刻,也随即反应了过来,马上亮出了手中的兵器,排成了战斗队形。长枪手在前,刀斧手居中,弓箭手站在最后,张弓搭弦,随时准备放箭--人数虽然不多,却是经典的步兵临阵队列。冯步尘的副将一抖手中的锦帛卷册,大叫道:“大容国通译府领殿前龙虎将军冯步尘在此,谁敢无礼?!”
  武装人员不听,只是不停的重复道:“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警告,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
  大容国的士兵一阵骚动,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装扮的敌人,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着普通便装的中年男人急急冲了过来,挡在两个队伍中间安抚道:“冷静,大家都冷静,千万不要动手--”然后又面向冯步尘他们道,“把你们手里的东西放下,真的,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从哪来的,如果不想受到伤害的话,请不要反抗。”
  “伤害我们?笑话!”副将一声冷笑,“我大容国兵卒剽悍,陷阵冲锋,所向无当!我倒是劝尔等乖乖投降,尚能保全性命,若是待我大容国大军前来,将尔等皆碾为齑粉!”
  “什么,大容国?”中年男子眼前一亮。
  “废话少说,尔等速速投降,尚能免一死!”副将叫道。
  中年男子沉默了片刻,往后一指道:“那是你们的船吧?”
  他们往后回头一看,四艘黑黝黝的艨艟战舰就停靠在离岸不远处,那是他们大容国水军的骄傲。就是凭借着这样的战船,他们在屯门崖海战中一举击溃了目色国与墨国的联军,迫使两邦俯首称臣。而这时,中年男子掏出了一个对讲机,低声呼道:“指挥塔注意,指挥塔注意,现在将岸边停靠的四艘不明来历的船只击沉。”
  他话音刚落,只听“嗖嗖”几声尖锐的啸叫,数枚火箭弹划破苍寥的夜空,准确无误地轰在了艨艟战舰的停泊处。顿时间,火光冲天而起,爆炸声犹如雷鸣,即使离那么远的距离也可以看到,四艘艨艟战舰已经变成渣了。
  大容国的士兵们瞠目结舌,皆惊呆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四艘艨艟战舰,竟然就在这个男人的只言片语间,顷刻间化为了乌有!要知道,那可是大容国最强悍的战船,国力的象征,一统宇内的利器!而如今,却转眼间就被他们干掉了,轻松的就像吹了口气一样。
  “我没骗你们,真的,”中年男人说话了,“放下你们手里的东西,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们。”
  冯步尘明白了,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他们面对的是一支拥有未知力量的强大敌军。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下令道:“都把兵器放下。”
  “冯大人,可是……”
  “放下!难道你们想抗命吗?”
  兵士们只能乖乖放下手里的兵器,被对方解除了武装。中年男子走到冯步尘面前,打量了他一眼,“我是负责这座岛上自动化军事系统的Jones-李,你可以叫我李博士。你是这支队伍的头儿?”
  “大容国通译府领殿前龙虎将军冯步尘。”虽然相当于被敌人给俘虏了,但冯步尘依旧锐气不减,保持着他作为大容国臣子的尊严。
  李博士看了看他副将手里的锦帛卷册,问道:“我能看看那个吗?”
  冯步尘自嘲地笑道:“吾等已降。你想看什么,又有何不可?”
  李博士拿过锦帛卷册,打开,只见上面用汉字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不同时期的“大事记”。
  “容朝三年,祖王领步卒五千,克目色王军,连下城池有七,目色王请和。”
  “容朝六年,狼山大捷,大容军攻墨国,陷其都城,斩首一千二百。”
  “容朝十一年,祖王逝,隆王继位,新编清明历,广宣天下,使耕种有度。”
  “容朝十四年,大修王城,建连天台,定其为新都。”
  ……
  李博士大惊失色,急忙问道:“你们到底从哪来的?”
  冯步尘道:“方才不是说过了吗,我们从大容国来,奉容王之名,远播我王声威。”
  李博士问道:“你说的大容国,到底在哪儿?”
  冯步尘沉默了片刻,对着手下的海图师说道:“把你记录的航海图志给他们看一下。”
  李博士拿到航海图志,急忙展开,细细地看了起来。当他的手指顺着海图师绘制的路线图,一直移动到大容国的位置时,眼镜片后面忽然散发出了奇异的神采,他兴奋地叫了起来,连声音都战栗了,“果然……果然是他们……他们竟然繁衍出了文明!”


5
  “一百六十年前,也就是公元2016年,各国监狱里已经是人满为患,犯罪率刷新了历史新高。就在那时,科学家通过研究发现,大部分罪犯体内的MAOA基因都有一定程度的畸形突变,并且这种基因变异能够遗传给后代,罪犯的孩子长大后,犯罪率要比正常人高出6.5倍,这就是对后世产生重大影响的‘犯罪基因理论’。为了彻底杜绝世界上的犯罪事件,联合国通过了决议,最终同意把世界各国十年以上刑期的罪犯全部迁往加曼共和国。加曼共和国是位于南太平洋上的一个岛国,以土著居民为主,当时申请了政府破产,让出了所有的土地,作为补偿,加曼的所有居民被各国作为平等公民接纳。这些罪犯迁往加曼共和国后,被集体洗去了记忆,只保留下了最基本的常识和生活技能--这也是残酷的联合国决议中最为人道主义的一点了,让他们自生自灭。一切都从零开始了,他们面对是一个几乎原始的世界,不含有任何现代文明的影子,对于这些罪犯来说,他们只不过是从一个小囚笼里换到了一个更大的囚笼。并且,为了彻底杜绝这些罪犯逃出囚笼的可能性,还在距离加曼共和国八百公里之外的海域设置了“飓风扰流系统”,任何妄图逃出的船只都会被暴虐的海流撕碎--不过看起来,你们的‘艨艟战舰’最后还是冲出来了。毕竟一百六十年过去了,人类应该考虑到这一点。”
  在岛上观测指挥室的大厅里,李博士说完这一番话,大容国的士兵们陷入了集体的沉默。虽然有着文化的差异,有着年代的隔阂,有着知识上不可逾越的鸿沟,但是他们的语言是相通的,李博士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们大体也能听个明白,只是从感情上,无法接受。
  “不,一派胡言,我要灭了你们!”副将跳起来嘶喊道,脖子上青筋毕现,“大容国精卒何在!!”
  十几名尚还穿着甲胄的士兵站了起来,大厅内一阵骚动。周围的武装人员立刻举起了枪,大吼道:“蹲下,全部手抱头,再动就要开枪了!”
  “住手!”冯步尘突然大喝了一声,“都给我坐下!”
  “可是,冯大人……”
  “坐下!这是命令!难道你们要抗命吗!”
  副将和其他士兵只能乖乖地坐了下去,冯步尘沉默了片刻,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知道这对于你们来说,从感情上很难接受,但是,很抱歉……”李博士摘下眼镜来擦了擦,“我说的都是真的。”
  冯步尘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你是说,不管是大容国的子民,还是目色国和墨国,都是罪犯的后裔?”
  李博士沉默了一下,说:“站在我们的社会角度来说……是的。”
  冯步尘面色煞白,竟然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苍凉入骨。一时间,这些身经百战的士兵们有的精神崩溃了,竟然哭了起来。冯步尘徐徐问道:“那我们这些人,最后会如何?”
  “自从将全部罪犯迁往加曼共和国以后,世界上的犯罪率确实下降了很多,所有人都以为你们已经自生自灭,罪犯的基因,已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只有联合政府的高层才清楚你们的一切,但他们未曾向社会上透露过你们的任何信息。怪不得他们把距离加曼共和国最近的一座岛屿设为了军事基地……我们已经得到了命令,即将准备下一步的行动。”
  “下一步的行动?”
  李博士叹了一口气,道:“世通集团买下了加曼共和国所有的土地,他们是国际财团,新近崛起的地王,向联合政府支付了一笔惊人的巨资,并且出让了12%的股份,拿下了加曼所有的地盘,要进行一系列的商业开发,包括房地产、旅游度假区、国际贸易中心、金融CBD……总之,你们那里要被重新清理了。”
  闻听此言,众人面面相觑。副将受不了了,再次叫道:“清理我们?笑话!我大容国有精兵数万,又臣服了目色和墨国,锋芒正盛,谁敢一战?!”
  李博士摇了摇头苦笑道:“没用的,清理方案已经定下来了,三日后,飞机将空投湮灭弹,你们大容国的精兵根本连敌人都看不见,所有的一切就消失了。”
  “所有的一切就消失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无论是大容国,还是目色国和墨国,都将在几秒钟内夷为平地。”
  所有的人都是浑身一颤!冯步尘脸色煞白,喃喃叫道:“那我大容国的子民……难道不能放过他们吗?”
  “肯定不能,所有人都以为当时流放到加曼共和国的罪犯都已经自生自灭了,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如果让他们重回社会,无疑会造成巨大恐慌的。关于你们的事情,刚才我也已经与联合政府的高层通过话了,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你们诸位可以重新回归社会,不过要经过政府的专门培训,并且不能将此事向外界透露--不排除你们终生都会处于24小时监视的可能性。当培训完毕后,你们会有一个新的身份和职业,以便尽快融入正常生活。”李博士道:“相信我,这已经是我能够做到的最大努力了。”
  “不,我们要与大容国共存亡!”所有士兵都激动地站了起来。
  “众将听命!”冯步尘也猛然站了起来,转过头看着他们,眼里噙着泪花,浑身都在微微地颤抖,“我以大容国通译府领殿前龙虎将军之名,命令尔等留在此地,一切听从李博士调遣……大容国之事,亦不可向外人泄露半句……”说到最后,冯步尘已是泪流满面。
  “冯大人!”众人一地跪地痛哭起来。
  冯步尘嘴唇嗫嚅着,却是一狠心转过了头,擦去了眼泪,平静地道:“李博士,我能否提一个请求?”
  “你说。”
  “能在你们行动之前,把我送回大容吗?”
  “你要回去?”李博士惊讶道:“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为什么还要回去?要知道,回去就是死啊。”
  冯步尘怆然一笑:“只是在下还有婚约在身,已有承诺,不敢食言。”


6
  夜色中,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在空无一人的屯门崖海边。李博士面色凝重道:“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冯步尘淡淡一笑,“不悔。”
  “唉……”他除了叹了一口气外,竟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舱门徐徐打开,冯步尘忽然又道:“李博士,临别之际,我还有一个问题请教。”
  “什么问题?”
  “我们生活的大地,真的是圆的吗?”
  李博士打开舱内控制面板上的导航仪,按下按钮,一个全息三维地球投影就在他们眼前呈现了出来。李博士道:“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我们叫它做‘地球’。”
  冯步尘仔细地观察着这个漂浮在他眼前的地球,虽然国界的划分有所不同,但大陆的轮廓却和他收藏的那个破旧的地球仪一模一样。这个时候,他心中豁然开朗,一片澄明,不由得长鞠一躬道:“多谢李博士,就此别过,保重。”
  “保重。”
  直升机再度升空,看着冯步尘逐渐消失在夜色里的身影,李博士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到底谁才是罪犯……”
  离开了阔别许久的故土,冯步尘却丝毫不感觉陌生,他朝着家乡的方向踉踉跄跄地跑去,在那里,有他久违的故友,有他离别的亲人,还有着他挚爱的姑娘。
  “淑姬,等着我,我来了。”冯步尘喃喃地低呼着。
  淑姬却好像做了一个梦,不小心被惊醒了。她打开窗子,看着外面孤独的月色,忽然想起了出现在梦里的人,想起了那个人教过她的一句话。
  “I love you。”
  她轻轻说了一句,又莞尔一笑。
  月色下,数枚湮灭弹已经穿透了云层,正呼啸着向大地坠去。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 个关于容朝编年史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4-9 09:01:49


litong560  发表于 2017-4-17 15: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逻辑没自洽,地球资源如此宝贵,还能任由罪犯的后裔们发展出万人海军的规模?大容国、色目、墨国有点像中日韩三国设定,但是别忘了,东亚如此广阔的资源,方能繁衍出支撑万人国战规模的文明。几个流放犯人的小岛子,最多繁衍出类似复活节岛的部落文明,封建王朝也不太可能出现。

设定有些混乱,大容国的设定类似于明清时代,但是与现代英语各种乱入,作者想暗示与外界若有若无的交流,但这效果并不好。
如果要让自己的虚构世界自洽,首先要风格自洽,不能出现“画风不对”的场景。
还有从遣词造句来说,网文的味道太浓了,不是说这样一定不好,但还是尽量脱离网文的窠臼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