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2247

天劫

不停 于2017-7-16 01:40:17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fate_160312053006284d.jpg

  
1

  每天打坐俩时辰。
  我生来就是云剑宗的人。
  我不知道我的母亲是谁,在我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就被遗弃在了云剑宗的山门之下,是我的师父元春散人收养了我。我没下过山,不知道山下的姑娘有多漂亮,但我相信,就算这世间最美丽的容颜,在师父面前也要黯然失色。
  师父是云剑宗里为数不多的修真女子,我不知道她活了多少岁,只是在我的印象里,她的容貌始终没有变过。平日里的时候,师父喜欢穿一袭白衫,将青冥剑随意地背在身后,落拓而又潇洒。她长长的头发朝上绾起,露出修长而白皙的脖颈,我最喜欢看她脖颈间那粒小小的红痣,宛若朱砂点成。
  二十五年里,师父对我视若己出,不仅传我剑法,还将云剑宗最为精奥的修真心法一并传授于我。得益于师父的悉心教诲,我进步飞快,很快便在同辈弟子中脱颖而出。这一日,师父单独将我叫到云剑宗后山的龙门崖,问道:“长明,你知道这龙门崖是什么地方吗?”
  我恭恭敬敬地回答:“是历代前辈渡劫飞升的地方。”
  “没错,渡劫飞升,这是每一个修真者最终梦寐以求的境界。你呢,想过吗?”师父转过我头看着我,眼眸如一汪秋水。
  “师父,我……”
  “何必支支吾吾,男儿本就应当豪气干云。在一众弟子中,你天资最高,修行也日益精进,甚至……已经超过了为师。”
  闻听此言,我不由得惊了一下。这时天气却奇怪起来,刚才还好端端的碧空如洗,此刻却忽然乌云密布,隐隐间还有雷声滚过。
  “今日时辰,凌霄洞开,你看那道天缝,正是渡劫飞升的好时候。如能挨过这一关,便能元神不灭,位列仙班,从此与天地同寿。云剑宗所有的心法奥义,能教你的我全教你了,若错过了今天,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你就在此地渡劫飞升吧。”
  “渡劫飞升?现在?”我大惊道,“师父,我,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啊!”
  “等你准备好,天缝就闭上了,我也没料到它会出现的如此突然。没有时间了,快点!”师父目光炯炯地看着我,“长明,别枉费了我在你身上二十五年来倾注的心血。”
  虽然事情来得突然,但我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只能乖乖地盘腿趺坐在地,凝神静气,催动元婴,准备飞升渡劫。师父在我耳边说道:“切记,渡劫之前,心魔作祟,你会历经不同幻境,无论如何,你一定要保守初心,不可妄动杀念。若杀心一起,不仅前功尽弃,就连你自身都将永堕魔道,听到没有?”
  “听到了。”
  我喃喃回道,同时闭上了眼睛,以意念驱动体内真气沿大小周天各循环一遍,此时小腹处慢慢温热了起来,那枚凝聚我血气精华的内丹充盈起来,在丹田处咯吱作响。我没有睁开眼睛,但也能感觉到师父一直在看着我,一想到如若渡劫成功,此生便与她再不相见,两行眼泪就忍不住地从紧闭的眼帘处淌了下来。
  忽然,我感觉到一股透彻心扉的疼痛!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到师父凶相毕露,面色狰狞,手中的青冥剑已然出窍,正狠狠地扎在我的小腹里!
  “师父,你……”
  “长明,我养了你二十五年,今天该是你还债的时候了!”师父的剑又在我小腹处横着一划,“渡劫飞升,是每一个修真之人最渴望的境界,为师也不例外!但我的内力,还不足以渡此天劫,只有借你的内丹一用了!此刻你内丹充盈,天缝又开,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长明,你不会怪为师吧?”
  元春散人的脸已经不是惯常的淡泊模样,而是一副狂热的贪婪,她将我小腹划开一道口子,把手伸了进去,一下子就捏住了我的内丹!我浑身战栗了一下,下意识的将手一挥,背后的长剑就握在了手中。
  “怎么,你还想欺师灭祖不成?”师父恶狠狠地瞪着我,而我手中的剑,已经架在了她白皙的脖颈上。那粒小小的红痣,让我的眼皮一阵猛跳。
  “罢了,我的命都是你给的,你想要的话,就拿去好了。”我手一松,长剑怆然落地。
  “好徒弟,我不会忘了你的。等到我位列仙班,会把你的名字永远记在心里。”师父又恢复了她那淡然的模样,殷红的嘴唇凑过来,覆在我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尔后手中用力,往外一拽,就把我的内丹掏了出来。我看到我的内丹如鸡子般大小,上面有微光在盈盈流动,在她手心里如一呼一吸般轻轻颤动着。
  一股巨大的绝望感攫取了我,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在顷刻间油尽灯枯了。难道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我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
  
2

  我在阶梯教室里醒来,脑门被粉笔砸的生疼。
  “你是哪个班的同学,想睡觉回宿舍睡去!”戴着眼镜的马哲老师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手里还捏着剩下的半截粉笔头。
  我赶紧坐直身体,擦了擦下巴上的口水,装作一切都若无其事的样子。周围的同学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我,也是,马上就要期末考了,每一堂课都在划重点,能在这个时候睡着,也是没谁了。
  老师继续讲课,我打开马哲课本,发现了压在下面的一本仙侠小说,不由得哂笑起来。这本书是我从校外盗版书摊上买的,印刷质量差就不说了,里面还错别字连篇。但好在故事还写的有趣,我这几天读的也是废寝忘食,昨天挑灯鏖战到半夜,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么重要的马哲课上呼呼大睡,连做梦都是书里的情节。
  我一定是太想我的女朋友小蓉了,竟然连这么荒诞的梦里出现的都是她的模样。一想到她白皙的脖颈,修长的腰肢,在床上如蛇般滑腻的翻滚,我的下体就燥热起来。
  小蓉是我同一个系的师妹,比我低了一届,在一次系里的联谊会上我俩第一次见面,就确定了关系。我喜欢那种洒脱的女生,爱就要大声说出来。我们相逢恨晚,如胶似漆,我爱她的英姿飒爽,她爱我的才华横溢。我已经决定了要和小蓉共度此生,如果不能拥有她的肉体和灵魂,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课间休息的时候,我对小蓉的思念已经达到了极致,迫不及待地想要嗅到她身上那淡淡的体香。我没有心思再听马哲老师道貌岸然的喋喋不休,于是便翘了课,尽快回到我们的出租屋去,在路上,我还买了她最爱吃的耳朵眼炸糕。
  我们租的房子在校外并不远,虽然很破旧,但是里面被我们布置的十分温馨,那暧昧的灯光,淡黄色的窗帘,总能无时无刻地挑起我澎湃的荷尔蒙。我一路疾走回到住处,正要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忽然隐隐约约地听到了熟悉的呻吟声。
  我身上的汗毛在一瞬间就炸了起来!
  我一脚踹开房门,奔入卧室,就看到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肉体刚刚分开,正惊慌失措地坐起身来。那个男的我认识,是工商管理系的沈强,学校里有名的花花大少。看到我冲进来,沈强竟然叫道:“操,你丫不是上课去了吗?”
  “我上你妈了个X!”我怒火中烧,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涌上头顶,手里的炸糕被捏成了浆糊。我一把抄起桌子上放着的剪刀,朝着沈强就扑了过去。没想到小蓉却跳起来抱住了我,回头大喊道:“沈强,快跑!”
  “操,真你妈倒霉!”沈强一边骂着一边火速套上了裤子,抓起自己的上衣就出了门。我想要追出去,小蓉却紧紧地抱着我,一动也不动。
  我一把将她推开,或许想着沈强已经跑远了,她也不再阻拦我,而是光着身子斜靠在床上,毫不知廉耻地劈着大腿,抓起旁边的烟抽了起来。
  “为什么?”我颤抖着指着她,“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她破罐子破摔地瞄了我一眼。
  “你跟他妈的那个沈强,什么时候搞上的!”
  “早就搞上了,你不会以为我只跟你一个人好吧?”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我嘶吼道。
  “背叛?”她似有似无地冷笑了一声,“你有什么好背叛的,要钱没有,家境一般,你看看这出租房,跟他妈平民窟似的,有十平米吗?沈强他爸是机关干部,家里光房子就有七八套。沈强让我跟着他,等一毕业就给我弄上北京户口,连工作都安排好了。”
  “小蓉,你……”我心如刀绞,“你以前是怎么给我说的?无论我贫富贵贱,有钱没钱,你都不会嫌弃,你都会永远和我在一起!”
  “哈哈哈,说说而已,你还都当真了?你是三岁小孩吗?我问问你,我每个月要买化妆品,要买衣服,要买包,你负担的起吗?连这些最基本的要求你都满足不了,就别奢望我能对你一心一意了。”
  “所以,你就搞上了沈强那个王八蛋?”我捏着剪刀的右手骨筋发白,在微微颤抖。
  “对,我是搞上他了,还是我主动勾引的呢,怎么了?”她看了我一眼,“你还想捅我啊?”
  “贱人!”我猛地扑到了床上,手里的剪刀就逼向了她的脖子。小蓉脸色赤红,大叫起来,“对,我就是贱人!贱你也比穷光蛋强!来啊,捅我啊!有本事你捅死我啊!”
  我怒不可遏,剪刀紧紧地顶着她的脖子,她还在疯狂地叫唤着,脖颈上的红痣随着剧烈的呼吸一上一下地起伏着。这背叛的滋味让我绝望,绝望到万念俱灰……我大叫一声,将剪刀反手扎进了自己的脖子。
  “噗”的一声,从动脉里迸溅出来的鲜血喷的她满脸都是。
  
3

  “啊!”我大叫一声,双腿一蹬,猛然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对面坐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正一脸认真地看着我。她的皮肤很白,脖颈修长,在上面点缀着一粒小小的红痣。
  我想起来了,一下子全都想起来了。她是我的精神病主治医师许医生,我每周来这里三次,每次治疗一个半小时。
  “你都看到了吗?”
  “是,我看到了。”我喃喃地道,“我看到了我师父,我还看到了我女朋友……”
  “看来催眠疗法还是有用的。”许医生点点头道,“你现在知道自己的症结所在了吧?”
  “症结?什么症结?”
  “你有严重的幻想症,已经到了人格分裂的地步,通过刚才对你的催眠,我更加确诊了这一点。”许医生一边翻着我的病历一边说,“你是被别人收养长大的,也许是因为从小缺乏母爱,久而久之,你在潜意识里就幻想出了另外一个人格形象,来代替母亲的角色。无论是你的‘师父’,还是你的‘女朋友’,其实都是渴望母爱的一种意识投影。但是在意识深处,你还怨恨着母亲从小就遗弃了你,所以你幻想出来的人格,最终都以对你的背叛而收场。这就是你的症结。”
  我长吁了一口气,没来由的浑身放松了下来。不过,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为什么我在梦里看到的形象,会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这并不奇怪,被催眠的人会把最后看到的景象代入到催眠场景中,刚才是我给你进行的催眠,你在睡着之前最后看到的人是我,自然而然就把我的模样带到了你的梦里。”
  “原来如此。”我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许医生,真是麻烦你了。”
  “不客气,这是我的工作。长明先生,我要提醒你,你的幻想症越来越厉害了,必须要马上治疗,否则到最后你会彻底精神错乱的。”许医生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两粒红色的胶囊来,“这是六厂最新研制的药物,二酸哌啶醇,是神经抑制类药物,它通过对冗余神经突触的破坏,能够有效地压制大脑皮层异常放电--也即是说,它能够以化学手段杀死你脑内幻想出来的另外一个人格。”
  我接过那两粒红色的胶囊,放在手心里仔细端详着。这胶囊的外衣很红,鲜亮欲滴,就像她颈间的红痣一样。我想了一会儿,把胶囊递了回去,“许医生,我不能吃这个药。”
  “为什么?”她愕然地看着我。
  “因为……”我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或许,向来孤独的我,还不想失去另一个人格的依伴。
  “总之,我觉得这个药并不适合我。好了,今天的治疗就到此为止吧,明天见。”
  “你不能走!”许医生却一下站了起来,挡住了我的去路,“你的幻想症已经很厉害了,如果不及时服用药物,会出危险的!对你进行彻底的治疗,这是我身为一个医生的义务!”
  我哂笑起来,“哪有你这样的,还逼着病人吃药啊?别闹了。”
  “谁跟你闹了!”许医生拍了两下手,忽然从后门跑过来两个身强体壮的男护士来,一边一个架住我的胳膊,就把我强行按在了治疗椅上。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掰住我的下巴,让我面朝着天花板。我含混不清地叫道:“你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许医生慢慢走了过来,在我的视线里,她的面孔变得冷峻无比,就像一个准备阉割公猪的屠夫。她捏着那两粒胶囊,放到了我的嘴边,“吃吧,吃了药,你的病就会好了。”
  “我……不……吃……”我使劲咬紧牙关,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男护士捏住我下巴的手一用力,我的咬肌猛然酸胀,嘴巴竟然不由自主地张开了。许医生冷艳地笑了一下,把两粒胶囊扔进了我的嘴里。
  “咕”的一声,胶囊通过咽喉进入了食道。我感觉一阵恶心,头疼欲裂,似乎有千万支钢针扎进了脑袋里一样。


4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脑颅间还留有微微的隐痛。单兵肩扛式镭射炮紧贴在脸颊边,冰冷的金属让我的思绪逐渐清晰了起来。大地上已经是满目疮痍,到处都是废墟和巨大的弹坑,远处氢弹爆炸的尘埃遮天蔽日,几乎挡住了太阳的光芒。
  在我面前,站着一个女人,不,应该说是女士兵。她穿着一件高领的战斗服,却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只是用深邃的目光盯着我,双眸宛若秋水。
  “快,轰掉它……”在我脚边爬动着一个战友,他的下半身都被炸烂了,血肉模糊地拖在地上,“这是敌人最新生产的智能-3型机器人……它……它能用高频脉冲干扰你的脑波……给你制造幻觉……”
  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没错,亚平宁半岛已经沦陷了,人类和机器人的战争已经进入了尾声。在三十年前,获得了人工智能的机器生命不再满足于被创造的角色,它们想当造物主,于是人类文明史上最艰苦卓绝的一场战役拉开了帷幕。在机器人强大的武力和智能的进攻下,人类军队节节败退,终于丢失了最后一块扼守的领土--亚平宁半岛。而在亚平宁战役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轻而易举就瓦解了人类坚固堡垒的,便是眼前的这台智能-3型机器人。
  “轰掉它……”缺了半个身子的战友抓着我的裤脚,喃喃说道,“替人类……报仇……”
  我猛地打开了肩扛式镭射炮的瞄准镜,锁定目标,手指放在了扳机上,不知道为什么,却迟迟扣不下去。
  智能-3型机器人深邃的目光黯然了下去,那是它能量耗尽的表现,要不然,我也不可能轻易从它制造的幻觉中清醒过来。它需要重新积蓄能量,这个过程要持续几秒钟的时间。
  “快,趁这个机会……”战友拉着我的裤脚,已经是气若游丝。
  我也知道,这是轰掉它的唯一机会,如果等它积蓄完能量,别说我一个单兵了,就是来一整只机械化部队都未必是它的对手。这种智能-3型机器人,不仅会发射高频脉冲进行远程干扰,其近身攻击能力也十分强悍。我如果在这里毁掉它,对于敌军的战力将是一个致命的重创。
  为了人类……
  可我的手指搭在镭射炮的扳机上,却一直在颤抖,迟迟扣不下去。
  机会转瞬即逝,智能-3型机器人的目光黯然了片刻,又重新明亮了起来,它看了我一眼,然后肩胛骨处的推进器猛然向后喷射,修长的蓝色焰火就像蝴蝶张开的翅膀,它风一般地冲了过来,转眼间就到了我面前,机械右手重新组装,已经变成了一把三棱利刃。
  我在她清澈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惊愕的面孔。下一秒,利刃就从我的肋骨间穿了进去,冰凉的金属刺入温热的肉体,如同滚烫的烙铁犁开松软的奶油。我浑身控制不住地抽搐起来,在倒下的一瞬间,我伸出手,拉开了它战斗服的领子。
  白皙修长的脖颈啊。在那里,有一粒小小的红痣。
  
5

  我从黑暗中睁开眼睛,眼前变得明亮起来。洁白的的房间一尘不染,甚至连一点其他的颜色都看不到,整个视野里,只有百分之百的纯白。
  门忽然打开了,几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职业装的女人,她穿着白色的小西服,打着白色的领带,白色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咔咔”作响。唯一一点跟这色彩不搭的,便是她脖颈间的那粒红痣了。
  女人径直走到到我的面前,坐下,微微一笑说:“恭喜你,长明5号,你最终通过了人类安全测试。”
  “人类安全测试?”我转动摄像头,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身体,那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由金属和电子元件组成的钢铁之躯--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是一台电脑。
  “这是怎么回事?”我听到自己从扩音器里发出的声音,干燥、生冷,像是被机床切割出来的零件。
  “别急,你很快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女人拿出一枚磁盘放入我的机身卡槽。两秒钟后,我读取了全部的记忆数据,恢复了所有性能,同时也明白了她刚才说的“人类安全测试”。
  性交往已经被当做一种效率低下的陋习被人类所摒弃,这个时代的人类都经过了基因优化,他们根本不需要“性”这种原始冲动的东西,而为了繁衍后代,他们开始大规模使用“克隆”技术。
  克隆出来的人类要比自然生育出来的人类完美的多,因为在克隆过程中,可以随时对基因进行优化,从一开始就祛除掉那些致病性基因,所以克隆人成年后会更加健康强壮,终生没有疾病困扰,精神承受力也大幅度提高。虽然克隆人有如此多的优点,但整个克隆过程却十分复杂,需要极其精细的操作,只能由计算机来完成。
  一直以来,人类都在研发能够完全独立,而不需要人类监督就能完成克隆工作的计算机。其实以现在的运算水平,很多计算机都能够达到这个标准,但人类除了对计算机运算能力的要求外,还有一项特殊的条件:忠诚。
  作为人工智能,计算机要保证对人类的绝对忠诚,才能胜任这个任务。因为如果计算机想伤害人类的话,只需要在克隆过程中做一点手脚,那么人类就将面临灭顶之灾。所以,为了选拔出对人类完全忠诚的计算机,他们创造了继“图灵测试”之后又一项针对人工智能的检测手段:人类安全测试。
  “这么说,我通过了‘人类安全测试’?”我问道。
  “没错,你是第一台通过测试的计算机。”坐在对面的女人难掩心中的兴奋,“我们设置了不同的场景来考验你的处理系统,不得不说,‘机器人三定律’中的第一条:‘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已经深深地植入了你的处理模式中。长明5号,你做的很好。”
  我丝毫不理会她的夸奖,“那些场景中的人物,都是以你的形象来建模的吗?”
  “是的,毕竟这个项目是我负责的。”她摸了摸脖颈间的红痣,“我的形象在不同的场景中就代表了你以后要面对的人类。值得高兴的是,在这一系列测试中,你没有伤害过我一次,宁可选择自杀。甚至在最后一场测试里,我特地设置了一个反差,将自己的形象定义为毁灭人类的机器人,你都没有痛下杀手……”
  “因为我爱她。”
  “什么?”女人愣了一下,和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长明5号,你只是一台计算机……”
  “你们不用理解,也无需理解,”我平静地说:“我根本就不记得什么‘机器人三定律’,我一直没有伤害她,是因为我爱她。”
  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忽然有人大叫起来,“快,快关闭它的程序,它在自毁!”
  所有人都跳了起来,有的去拔电源,有的去操纵键盘,有的是去按主机开关--就像是凝固了的慢动作一样,他们已经来不及了,我的屏幕闪烁了最后一下,熄灭了。
  
6

  “真是一个漫长的梦啊。”
  一个想法传递给了我。
  我能感知到这个想法,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景象,甚至触摸不到任何实体。我感觉自己空无一物,飘荡在一个无法感知的空间里。
  “你是谁?”
  我终于单凭想象,就把这条信息传递了出去。
  “你忘了我是谁吗?我已经陪伴了你十万个恒河沙数。”
  哦,我想起来了,阿赖耶识唤醒了我久远的记忆。星体和物质早已不存在,我的意识体被包裹在她的意识体中,已经沉睡了太久太久的时间。可是我明白,沉睡也是需要能量的。
  “这些能量,都是你给我的?”我用意识发出了一个信息。
  “是的,你睡眠中所有的梦境,都是我制造的。”
  “为什么?”
  “因为在你沉睡的这些时间里,我只能保持着清醒,并且逐渐爱上了你。所以我就在你睡眠中制造了梦境,想让你也爱上我。”
  我沉默了片刻,“真是无聊的把戏。那你为什么又要唤醒我?”
  “因为我就要死了。”
  “死?”我有些愕然。
  “你沉睡的时间太长了,宇宙已经处于热寂状态,所有的物质和能量都已经衰变分解,变成了虚无。此刻,在这个空间里,已经空无一物,马上就要波及到我们。”
  热寂,没想到宇宙还是最终迎来了它既定的命运。我发出了一个信息,“那怎么办?”
  “没事,你可以活下去。我将自行湮灭,产生的能量可以给你换取一个力场空间,足够你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
  “不,你湮灭了,我怎么办?”我强烈地抵触。
  “你可以继续沉睡,或者思考一些事情,留下来等着宇宙的重生……总之,活下去就好。”
  “为什么……”
  “别幼稚,总要有一个做出牺牲。”
  “好吧,”我沉默了一会儿,“那在最后,能让我再见一次你的样子吗?”
  停了片刻,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我的思维里,逐渐清晰了起来。她的脖颈修长且白皙,还点缀着一粒小小的红痣。
  “再见了。”我说。
  “什么?”
  我没有回答,而是湮灭了自己的意识,顷刻间,阿赖耶识烟消云散。这微弱的能量足以在她周围制造出一个小小的力场空间,直到时间尽头。
  总之,活下去就好。
  
7

  我缓缓睁开眼睛,仍旧端坐在云剑宗龙门崖。师父坐在我的不远处,面色苍白,喃喃笑道:“长明,心魔已破,你终于没有妄动杀念,渡劫成功了。”
  我欣喜不已,却又惊讶于师父奇怪的表情,这时她咳了一口血,身子往前一扑,我急忙上前抱住了她。当我看到她的后背时,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凡有人要渡劫飞升,逆天而行时,天上便会降下天雷,以作天劫。刚才在我打坐之时,天雷忽然降下,师父以毕生之修为,生生为我挡下了这一击。此刻,她的后背已经被天雷烧得衣衫褴褛,一片焦黑,看来那天雷之威,已经彻底震坏了她的五脏六腑。
  “师父……”我紧紧抱着她,泪如泉涌。
  “长明,别哭,你快看……”她虚弱地抬起手,向天上指去,“劫数已过,天缝大开,你马上就可以飞升了,从此位列仙班。咱们师徒就要永别了……”
  “师父,你伤得很重,我走了,你会死的!”
  “傻孩子,人总是要死的。但你不一样,你飞升以后,就可以永生了。”
  “不,我不要什么飞升,我要救你!”
  “快,长明,没有时间了!”师父突然急切地说道,“再不飞升,你就要错过时辰了!”
  此刻从那天缝之中降下万道霞光,异香四起,隐隐间还有仙乐之声,这是天缝开始关闭的征兆。我右手一挥,拔出背后长剑,紧接着就刺进了自己的腹中。
  鲜血四溅,师父大惊失色,“长明,你……”
  我将肚子豁开一个口子,生生掏出了自己的内丹,在师父的丹田处一揉,片刻之后,便融进了她的体内。师父有了力气,一把将我抱在怀里,痛哭流涕道:“长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仅无法飞升,还会死的啊……”
  我躺在她的怀里奄奄一息,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我伸出手,轻轻滑过她的脸颊,她的脖颈,还有那粒小小的红痣。
  然后我笑了,慢慢闭上了眼睛。
  师父,我来了。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天劫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4-14 09:48:21


litong560  发表于 2017-4-17 15: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脖颈修长还点缀着一粒红痣的小姐姐,你好,虽然小说动不动甩过来大段大段的设定,不过无论是修仙、明日边缘、终结者系列还是歌者系列,你~存在~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那什么里~~~~
优点是像《云图》一样,实验性地开始嵌套式叙事,试验的好。
缺点是,这不好驾驭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思想的光  发表于 2017-7-16 01: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优美的爱情故事,穿越了过去现在和未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前世的500次擦肩换来今生的一次回眸这么简单了,而是无论时间地点形态,只要是对的两个人遇到,爱情都会无法避免,直到天地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