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1052

巨人算法

不停 于2017-4-23 22:20:4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K6201J8-0.jpg

1
  在飞往曼哈顿的客机上,陈朗慵懒地坐着,眼睛出神地望着舷窗,年轻且有棱角的脸庞在玻璃上映照出模糊的影子。舷窗外,是大片大片的云彩,在蔚蓝的天空下翻滚着,犹如一朵朵巨大的浪花。但陈朗的视线并没有落在上面,他的眼神空洞且无物,完全没有聚焦,活像一具行尸走肉。坐在旁边的乘客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他们知道这个男人正在做什么。
  客舱里有许多人跟陈朗一样,保持着这种毫无聚焦的眼神,茫然注视着某一个地方。
  这是一群神经漫游者。
  确切地说,他们在上网。
  这些人将意识直接连入网络,不需要任何媒介,就可以在互联网上遨游。大脑代替了手机和电脑,成为了一个时时刻刻都能并入网络的工具--只需要在耳根处植入一枚极小的芯片,大脑就能立刻漫游网络世界:发状态,逛淘宝,听音乐,看电影,撸啊撸……它能做到使用手机和电脑做到的一切,却连手指头都不用动一下,这项技术,被称之为“脑域”。
  脑域技术的出现,终结了人类“低头族”的历史,再也不用端着个手机四处找wifi了,而是随时随地都能上网--只要你愿意,甚至连睡梦中都能保持在线。
  陈朗此刻就在线上,但他跟别人不同,不是在浏览那些猎奇的八卦或是打网络游戏,而是在调阅最近刚刚发生的新闻。一张纪实照片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那是在非洲的某个国家拍摄的,矗立在镜头前的几个黑人难民形销骨立,硕大的眼睛盯着摄影师的方向,流露出对粮食和淡水的渴望。厄尔尼诺现象最近又开始泛滥了,处于赤道周边的一些国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旱,粮食大幅减产,许多人因为得不到食物而死去。
  在这么一个人人可以享用“脑域”的时代里,竟然还有人挣扎在饥饿线上,因为食物匮乏而陷入危机,陈朗眼神茫然地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这时,客舱里响起了空姐清脆的播音,提示乘客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许多人都下了线,眼神一下子又恢复了聚焦,变回了正常的模样。他们收拾着随身携带的物品,准备下机。
  陈朗也从网络上退了出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公文包。他朝舷窗外望去,地面的建筑逐渐清晰起来,已经能看到飞机场的跑道了。他舒展了一下筋骨,活动了一下坐得有些酸麻的四肢。
  飞机降落后,陈朗出站,之前在网上预约的专车早已在站外候着,载着他驶向位于曼哈顿市区的国际会议中心。
  这是他此行的最终目的地。作为“脑域”工程的重要开发者之一,他被受邀参加在曼哈顿举行的一个国际性会议,但奇怪的是,并没有告知他会议的具体内容,负责通知他的联合国社会理事会的秘书长沃尔夫只是简短地告诉他,是一次有关世界生态平衡的会议,当陈朗问及会议主要讨论的议题时,沃尔夫只是告诉他:“你来了就知道了。”
  所以,陈朗一直有些忐忑,自己虽然有些名气,但只是一个IT界人士,既然是关于生态平衡的会议,为什么会叫自己来参加呢?
  因为航班的原因,陈朗到的迟了一些,参与会议的其他人员都已经到齐了。进入会议厅后,沃尔夫向他介绍了一下与会人员,当介绍道“路德维希”的名字时,陈朗不由得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这个会议的等级更在自己的预估之上。
  路德维希一直是他听说过、没见过的顶级天体物理学家,同时也是德意志国宝级的气象学家,在国内一些大学的应用气象学院里,都有路德维希编写的教材,可谓是极具学术权威性的人物。陈朗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这位学术大拿,他有着一张典型的德国人的面孔,鼻子鹰钩,眼眶深邃,虽然已经五六十岁的年纪,但坚毅的脸部线条依然彰显着剽悍的日耳曼血统。他看到陈朗,也伸过手来,“幸会,中国的陈朗先生,我听说过你,青年才俊,计算机领域的天才。”
  “哪里哪里,”陈朗谦虚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网络工程师而已。”
  “陈朗先生,不用谦虚,你们搞的‘脑域’工程,可以说改变了电子智能的发展格局。”
  “这倒是,许多手机生产商都失业了。”
  这句幽默的话引起了众人的哈哈大笑,就在这一片轻松的氛围里,会议开始了。作为联合国社会理事会的秘书长,沃尔夫主持了会议,而他提出的第一个议题,恰恰就是陈朗在飞机上刚刚关注过的新闻。
  “各位,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由于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非洲有将近一半的国家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大干旱和粮食减产,当地陷入饥饿线的灾民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量。虽然世界粮农组织已经启动了紧急粮食援助计划,但需要面对的灾民数量实在是太庞大了,仅靠人道主义救援恐怕无法满足。并且部分国家由于粮食供给状况的恶化,已经开始了经济崩溃的迹象,这将使非洲地区本就恶劣的情况雪上加霜,导致一系列的恶性循环。”
  “的确,非洲地区现在出现的情况让人担忧,”一位与会的日本学者发言道,“但除了粮食援助外,我们也找不到其他什么好办法。毕竟气象属于不可控因素,我们研究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把大气运动的规律摸清楚。至于厄尔尼诺现象,那更是变化异常,在人类掌控能力范围之外。”
  陈朗暗中点了点头,他同意这个观点。气象学的确是人类目前为止少有的没有吃透的学科之一,无论是海啸还是飓风,人类都无法对之进行有效的预测。尤其是厄尔尼诺,它在西班牙语里本来就是“小孩子”的意思,可见它的变化莫测。
  “我不同意这个观点。”路德维希忽然发言道,他冷峻的目光扫视全场,蕴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不屑,“气象学不是潘多拉的盒子,没什么掌握不了的。”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那位日本学者不服气道:“路德维希先生,难道说,你有办法完全掌控气象?咱们远的不说,就非洲这个事情,你有什么对策?”
  路德维希一声冷笑,“任何事情都遵循因果逻辑法则,气象学也不例外。世界上之所以一直存在着恶劣的自然环境,比如沙漠,风暴,严寒和酷暑,最重要的原因是地球运行的轨道,也就是地球中心轴线有着60.5度的倾斜,正是由于这种倾斜导致南北半球气象变幻莫测,形成巨大的差异,使得人类千百万年来受到恶劣自然环境的折磨。至于说到解决的办法,我当然有,否则,我也不会在今天这个会议上露面了。”
  没人答话,众人都感到了一股压迫的气势,路德维希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说出了他那个石破天惊的想法。
  “我的解决方案就是,炸毁月球。”
  
2
  陈朗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路德维希接下来的话,证明他并没有出现幻听。
  “如果在月球运行到地球南极处时把它炸毁,地心引力会把大量月球土壤和块片吸入广阔的太平洋海域,这样就能消除地球运转倾斜的状态,同时,地球的地形、地貌、气候、生态环境都将大大改变,阳光在地面的分布将会变得很均匀,地球上再也不会有冰冻寒冷的冬天和炎热酷暑的夏天。那些贫瘩的沙淇、荒摸和沙滩也将会消失,气候将趋向长期稳定,四季如春,风调雨顺,人类的饥荒将彻底成为历史的陈迹。”
  一时间,会议厅内所有人都瞠目结舌,除了秘书长沃尔夫以外,他应该是一早就知道了路德维希的疯狂提案,所以只是皱了皱眉。一片窃窃私语后,才有人怯生生地发问道:“维希教授,你是说,炸毁……月球?”
  “怎么,你认为人类做不到吗?”路德维希傲慢地抬起了下巴,“月球的体积可比地球小多了,只相当于地球的1/4,目前人类所拥有的核武器足可以毁灭地球几十次,炸毁月球自然不在话下。”
  陈朗这时站了起来,“维希先生,我觉得您的这个提案有待商榷。”
  路德维希一道锐利的目光看了过来,“你是说,我们毁灭不了月球?”
  “不是能不能毁灭的问题,而是--”陈朗皱起眉头,稍稍停顿了一下,“自从人类诞生在这个世界上,抬起头,就能看到夜空里的月球。它一直陪伴着人类从愚昧走向开化,从原始走向文明。月球对于人类的意义,远不止是一颗天体卫星那么简单,它甚至是我们精神世界的一个寄托……”
  “寄托?”路德维希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你那套虚幻的东方神秘主义思维该收一收了。月球并不是天生就出现的,它只是在偶然的情况下,被地球的引力捕获了而已,其实说起来,它更像是一个闯入的不速之客。我知道你们中国人讲阴阳,日为阳,月为阴,并且搞了一套什么天地五行来解释月球的存在,哼,说白了,只不过是满足了你们虚幻的想象而已。月球上没有嫦娥,也没有玉兔,不管你们古代的诗人对着它写过多少首诗,也改变不了它只是一颗毫无生命存在的星球的事实。”
  “维希先生,你……”陈朗涨红了脸,正要说什么,可话茬又被路德维希抢了过去,“另外,我告诉你,在宇宙里并不是所有的行星都像地球这样,有一颗月球相伴左右。大多数行星都是没有天体卫星的,在太阳系里,金星和水星就没有,它们就在宇宙里孤零零地旋转,有什么不妥吗?你们是看到了月球,才整天对着它抒情,要是从一开始月球就不存在呢?估计突然来一个庞然大物挂在天上,你们还会被吓得不轻呢。”
  “维希先生!你这是曲解了中国古代朴素唯物主义的思想!”陈朗忍不住大声说道,“任何事物,都有它存在的意义!月球成为地球的天体卫星,即便是被地球引力偶然捕获的,也是有它存在的道理的!我们不能因为人类本身的利益,去轻易毁掉一个存在了亿万年的星体!”
  “好,那你告诉我,月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路德维希依旧冷静的针锋相对,“它除了让你们寄托哀思,饮酒作诗,再编出一堆神话什么嫦娥奔月,吴刚伐树之类的,还有什么意义?”
  陈朗沉默了片刻,才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我并不能说出月球存在的具体意义。但是,路德维希先生,我们不知道的,并不代表不存在。”
  “哼,”路德维希一声冷笑,“说到底,你还是摆脱不了东方神秘主义那一套。”
  陈朗不再说话,坐了下去。他知道在具体的天文物理学知识上,是争辩不过路德维希的。虽然对于他“炸毁月球”的想法,陈朗提不出什么有力的反驳论点来,但在心底深处,陈朗是坚决反对这个提案的。
  眼看会议讨论陷入了僵局,沃尔夫提议,让大家在是否要炸毁月球这个事情上,进行举手表决。结果参会人员分为了两派,来自欧洲等西方国家的代表,都赞同路德维希的观点,同意“炸毁月球保地球”,而那些来自亚洲国家的代表,包括日本、韩国、印度等,都站在了陈朗的立场上,并不同意炸毁月球的方案。
  沃尔夫也有些难办了,身为联合国社会理事会的秘书长,他必须要为联合国的各成员国负责。今天参会的代表都来自各成员国,基本上代表了“世界意见”,但没想到,却产生了这么明显的分歧。在这种情况下,沃尔夫沉吟再三,最终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看来,只能启动‘巨人算法’了。”
  陈朗闻言,心中猛地一惊。他终于明白,这样一个讨论生态平衡的会议,为什么会邀请自己参加了。只因为他独特的身份--“脑域”工程的重要开发人员之一。
  脑域可以说是人类对于神经学研究的重大突破,它实现了大脑与互联网的无障碍对接,能够让人的意识直接漫游网络,可以说,当一个人在线的时候,他的所有意识与互联网是融为一体的。
  这种感官体验,要比通过手机和电脑上网强烈一万倍。因为人的大脑有800亿个神经元,这个数字如此庞大,是任何计算机都无法比拟的,自人类诞生以来,无论跟其他生物相比还是跟电子智能相比,人脑一直都是最强的算法。就算是“天河二号”这样的超级计算机,面对人脑巨大的神经元网络,也只能是望洋兴叹。它们的运算功能,只是局限在机械处理方面,而无法像人脑这样生成对于艺术、宗教、哲学以及直觉方面的计算。
  让意识与网络融为一体,还不是“脑域”最厉害的地方,它还有一个更为惊人的衍生功能:通过脑域,可以将所有接入网络的意识链接在一起,形成一个无比巨大的统一思维场。这样所有人的大脑就合为一个整体,可以山呼海啸般的思考同一个问题--就像合力抬木头,一个人抬不动,一百个人就轻松扛起。
  而这,就是“巨人算法”。
  上一次启动巨人算法,还是在三年之前,说起来有些搞笑,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力的大事,而是为了击败阿尔法狗。升级版的阿尔法狗成为了AI智能的代表,它击败了世界上所有一流的围棋大师,甚至逼的聂卫平这样的超一流高手都中盘认输。这个事情当时引起了众人的恐慌,为了证明人脑才是最强的算法,于是启动了“巨人算法”,当时全球有25亿人连入了网络,合成了统一思维场,与阿尔法狗进行对弈,结果一连下了五盘,阿尔法狗一败涂地,在下到第六盘的时候,阿尔法狗的程序崩溃了。
  这个结果,给了人类以莫大的鼓舞,“巨人算法”也由此成为了人类最重要的思考武器。但它也有一定的副作用,参与“巨人算法”的人,在连线结束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眩晕情况,有的甚至恶心呕吐,更多的人体会到的是一种从母体内被剥离出来的失落感。于是人类达成了一个共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不会启动“巨人算法”。
  而如今,沃尔夫竟然提议,要再次启动“巨人算法”,陈朗不由得问道:“沃尔夫先生,您是认真的吗?”
  “我当然是认真的。”沃尔夫道,“我们面对的,是月球的存留问题。在人类史上,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吗?”
  
3
  要开启“巨人算法”,必须报备联合国网络管理委员会,还要经过五个常任理事国的一致同意还行。因为一旦开启巨人算法,就必须提前向全球人民发出通知,让他们在某一个时间点同时接入网络。这样一来,势必会让正常的社会生产秩序出现短暂的停止,虽然时间并不长,但由于空间的庞大,对于全球的经济还是有一定的冲击的。
  但很显然,沃尔夫和路德维希有备而来,他们提前已经报备了联合国网络管理委员会,并且事先取得了常任理事国的同意。剩下的事情,就是对全球人民发出通知,让他们在某一个时间点接入网络了。
  沃尔夫看了看手表:“就半个小时以后吧,怎么样?”
  “半个小时?”陈朗简直惊呆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只给所有人预留出了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这也太仓促了吧。
  “足够了。”路德维希冷冷地说道,“对于有效率的人,半个小时已经能做很多事情。而那些效率低下的人,你给他半年时间也只会无所事事。”
  陈朗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老牌的德国专家,就像一把锋利的奥卡姆剃刀,剃去了一切与科学研究无关的东西,包括多愁善感的人性。
  意见统一之后,沃尔夫通过联合国机构,向全球人民发出了通知,邀请大家在半个小时后接入网络,以启动“巨人算法”。这个消息在脑域网络上疯狂的传播着,不一会儿便传遍了全世界。虽然有的国家大部分的人正处于睡眠状态,但还是被那些兴奋的夜猫子们纷纷叫醒了。大家知道,一定又有大事发生了,他们难以抑制这份激动的心情,还没到时间,很多人就已经在线等待了。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沃尔夫看了一下表,对陈朗说:“陈朗先生,你是‘脑域’工程的重要开发人员,所以这一次的‘巨人算法’,就由你来启动吧。”
  这个要求,陈朗无法推辞,毕竟对于脑域来说,他是这里最权威的专家了。会议厅内早已准备好了启动“巨人算法”所需要的超级电脑终端,陈朗站起身来,坐到终端面前,开始进行操作。路德维希忽然问道:“陈朗先生,能否告诉我们接入网络的人数有多少?”
  陈朗查看了一下接入数据,答道:“52亿。”
  会议厅内的人一阵窃窃私语,这个数字,比上一次启动“巨人算法”时翻了一倍还多!上一次的巨人,轻松击败了阿尔法狗,甚至让它的程序全盘崩溃,那这一次的巨人,又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惊喜呢?
  沃尔夫说道:“开始吧。”
  陈朗输入了一串程序指令,开始启动巨人算法。所有接入网络的神经元瞬间结成了一张无形的网,在一片沸腾的网络海洋之中,一个无比巨大的统一思维场诞生了。在电脑终端的大屏幕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全息的人脸图像。它五官坚挺,目光深邃,像是米开朗基罗画笔下的摩西。的确,大家也是以这个名字称呼它的。
  “你好,摩西,我是联合国社会理事会的秘书长沃尔夫。”沃尔夫率先打了个招呼,作为了一个见惯了国际大场面的人,此刻他忽然有些紧张,因为他知道面前的这个虚拟头像是集合了52亿人的大脑算法才诞生出来的独立人格。在它面前没有秘密,几乎整个世界都是透明的。
  “你好,沃尔夫先生。”摩西扫视了一下全场,注意到了陈朗,“没想到,还能见到故人。上一次对弈阿尔法狗的时候,我们已经合作过一次了。”
  “没错,”陈朗苦笑道,“可是这一次,不止是下下围棋那么简单了。”
  “没关系,”摩西道,“我很乐意解答你们的任何问题。”
  沃尔夫告诉了它目前遇到的难题,关于“炸毁月球”的设想,是否真的可行?摩西听完整个计划之后,竟然发出了赞叹之声,“炸毁月球保地球,这或许是人类史上最为大胆的一次计划了。”
  沃尔夫说:“问题就出在这儿,我们不确定月球的毁灭对于地球有什么具体意义,或者只是如路德维希教授所说,炸毁它,除了改善地球的生态平衡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副作用。”
  摩西说:“稍等一下,我需要调阅天文数据库。”
  很快,屏幕上摩西的头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全息三维的宇宙影像。陈朗立即看出,那是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的天文数据资料,也是目前人类能够观测到的最远的宇宙边际。这应该是世界上数据最详实、最权威的一份资料了。
  三维立体的宇宙影像在屏幕上缓缓旋转着,里面布满了星辰和云埃,银河系在其中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亮点,更别提地球的位置了。宇宙影像在屏幕上持续了很长时间,让每个人都看得心里发毛,但没人敢出声打扰,他们知道,摩西正在做着深不可测的分析,而这个分析的结果,将左右人类未来的命运。
  直到二十分钟后,摩西的头像才重新出现在了大屏幕上。让人意外的是,它的表情竟然有一丝疲惫。
  “得出结果了?”沃尔夫问道,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其实,颤抖的不止他自己,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心底轻轻颤抖着。
  “是的,得出了结果。”摩西说道:“路德维希教授的推算结果是正确的,但是--”
  听到摩西前面的话,路德维希的脸上出现了兴奋的表情,但随着“但是”两个字,那兴奋的表情顷刻间凝固了。
  “这是我第一次分析天文数据库,得出了一个人类从来没有发现过的答案。这么说吧,你们认为所有星体的存在和运行,都是有意义的吗?”
  摩西不是人工智能,而是实实在在的人类思维集合体,所以它的对话符合人类交谈的习惯,比如反问。而这一句反问,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陈朗的身上,因为他刚才说过,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是有意义的。
  沉默了片刻,陈朗喃喃说道:“我认为,是有意义的,虽然我们不明白这意义到底是什么……”
  路德维希忍不住了,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指着摩西叫道:“我警告你,不要搞东方神秘主义那一套!”
  “路德维希先生,我融合了52亿个大脑思维体,而这52亿个人里面,只有一小部分是中国人,他们占的比例微乎其微。我现在告诉你的,是全人类的思考结果。”
  路德维希无言以对,他只能坐了下去,挥了挥手,“你说吧。”
  “这份天文数据库的资料囊括了人类能够观测到的一千五百亿个星系,如果数据没有错误的话,在所有星系中,星体的排列组合和运行轨道都是按照一定规律存在的,就像是一个庞大的矩阵。这个矩阵符合运算法则,恒星是0,行星是1,它们进行着重复的演算,像是算盘上被不停拨动的算珠一样,而大量的演算结果,都储存在了尘埃云里面。”
  大家都愣住了,呆呆望着摩西,消化着这番话里的信息量。路德维希最先反应了过来,他先是摇了摇头,然后才道:“你是说,宇宙就像……”
  “不是像,确切地说,它就是一台天体计算机。”摩西接话道,“这就是它们存在的意义,包括月球。”
  所有人的汗毛都在一瞬间炸了起来,他们无法对摩西的话作出回应,这已经超出了认知的极限。
  路德维希也懵了,顿了片刻后,他才喃喃问道:“难道这些星体存在的意义,是为了计算?”
  “是的。”摩西回答。
  “计算什么?”路德维猛然希瞪大了眼睛,“这些浩渺的星系,这些在疯狂运转的星体……它们在计算什么?”
  “抱歉,我无法推算。”摩西有些黯然,“这是真正的‘巨人算法’,凌驾于我的存在之上,我和它之间的等级差距的悬殊太大了,所以,我无法推算出它们的计算目的。”
  路德维希愣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突然由惊愕变成了狂热,“就算你推算的没错,如果我们炸了月球,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让摩西沉默了片刻,陈朗倒是吃了一惊,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路德维希竟然还想着要炸毁月球。
  摩西思考了一下,答道:“宇宙里每时每刻都有星体诞生,也有星体消亡,但那是天体计算系统的自适应性结果,是运算法则的一部分。如果以人力强行炸毁月球的话,会破坏一定区域内的运算系统,估计整个太阳系都会变成坏区。”
  “坏区?哈哈,难道我们只是硬盘里的蛀虫吗?”路德维希疯狂地大笑着,看向了众人。没有人接话,包括摩西。
  就算是巨人算法,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路德维希忽然转过头,死死地盯着陈朗,“中国小子,你如愿了,现在你明白这一切存在的意义了!”
  陈朗没有说话,曾几何时,他不止一次的设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陈朗徐徐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超级终端上的屏幕,问道:“摩西,我们是什么?”
  “我不知道。”摩西停顿了片刻后又说:“抱歉,我无法推算。”
  忽然间,陈朗恍若明白了中国古老的朴素唯物主义思想的精髓,八卦易数,河图洛书,天罡北斗,原来一切都是算法。他明白了这一切,看穿了这一切,在心底深处支撑他的某些信念却忽然间崩塌了,像漂浮在星际间的那些尘埃。他不知道该怎么排解这种情绪,只感觉胸口都在塌陷下去。
  陈朗关闭了巨人算法,摩西看了他们一眼,消失在了屏幕上。陈朗的脚步有些踉跄,经过路德维希身边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维希先生,我不再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你执意要炸毁月球的话……请便吧,只希望这个计划,真的能够改变地球的生态平衡,不是带给我们灾难,而是……能让人类生活的更好一些。”
  说完这番话,他就走出了会议室,门口传来了他隐隐约约的声音,像是在念一句诗。
  “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一个月后,经过周密的准备,炸毁月球所需要的核武器已经就绪。它们静静地呆在核弹发射井里,蕴藏着人类迄今为止能够创造出来的最大能量,等待着飞向广袤的太空。为了不引发社会恐慌,曼哈顿会议以及与摩西交谈的所有内容都被列为了一级机密,任何人不得向外界透露。世界上所有的民众只知道人类将发射核弹攻击月球了,地球的生态环境将迎来史无前例的大改变,这是风靡整个社会的最大新闻了。
  北京时间23点06分,随着发射倒计时的归零,核弹升空了。现场进行了网络直播,几乎所有人都连接了脑域,观看了这壮观的一幕。携带着核弹头的火箭推进器冒起熊熊焰火,像一支巨大的利箭般刺入苍穹。人们知道,从这一天开始的夜里,将再也见不到月亮。
  在那一天,陈朗没有连接脑域,他站在紫金山天文台的观测站上,亲眼遥望着月亮变成了一蓬巨大的烟火。
  这是他最后一次赏月。
  
4
  数据区域内发出了“滴”的一声轻鸣。
  参透者65号从休眠中醒了过来,它是被异常警报给惊醒的,虽然这是最低级别的警报,
  也能足够引起它的警惕。作为算法监控者,它必须对一切明察秋毫。
  它清醒了一下神识,向发出警报声的晶体游弋而去。这里有数以万计一模一样的晶体,皆呈透明的圆球状,像晶莹剔透的水滴一样,以一种规律的矩阵型排列着。
  参透者65号游弋到了发出警报声的晶体前,伸出修长的三翼指,将晶体从嵌入的集成模里取了出来。这颗晶体是黑色的,里面排布着一些密密麻麻的光点,这些光点还在做着缓缓的移动。参透者65号仔细打量了一下晶体,并未发现什么问题,于是它伸出触角,接入了神识端,仔细搜索之后,才发现晶体内部有一颗微子单元坏掉了,导致微子空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坏区。
  “这么小的故障,想修复都很麻烦。”参透者65号想了想,随手就把晶体扔进了回收域里,随即又觉得稍稍有些可惜,“嗯,又少了一个算法。”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巨人算法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4-21 15:46:48


litong560  发表于 2017-4-22 18: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模仿大刘的一篇小说,不过那一篇说恒星之间的脉冲像大脑的神经元,这里说像电脑的扇区。
模仿的很拙劣。
PS:路德维希是名字,而不是路德是姓、维希是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hundouluo  发表于 2017-4-23 22: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haha,楼上。
“目前人类所拥有的核武器足可以毁灭地球几十次”这个毫无道理,不要小看地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