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564

咨询室

不停 于2017-4-26 14:47:29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timg.jpg

  还算是清晨时分,与太阳对立的,在湛蓝的天空中藏着一抹淡淡的白色剪影。那是还没有沉入地平线的月亮。
  理所当然的挂在天空上,彰显着它硕大的存在;又理所当然的遥不可及,令人醉心于她的神秘与美丽。
  历史上有着一个被描绘的活灵活现的神话人物,每一个重大文化技术革新都和“来自月亮的天人”有关。在不知真假的记载中,天人们做着神的工作:在人类无知迷茫的时候,作为全知全能的伟大存在给我们以慰藉,为我们指引方向。
  
  “有物混成,先万灵生。寂兮廖兮,独思而不改,周察而不殆,是为混沌;自诩天灵,列万灵母……”
  不知为何,最近我总是会无缘无故的想起这种老掉牙的神话。当明白神话只不过是人为杜撰出来的之后,它本身还能有教育的价值吗?我百无聊赖地拖住自己的脸,看着窗外金黄色的阳光,这真实而温柔的唯物主义社会,怎么想也不会有“天人”这么超自然的存在吧,大概也只是古代政客控制人心的道具罢了,近几百年,有关天人的记载是全然消失了。那也是当然,随着唯物思想渐渐成熟,迷惑众人的牛鬼神蛇也就不攻自破了。
  啊,又是和煦的一天,托后羿的福,从他手中幸存下来那颗太阳有着恰好的大小,恰好的温度,造就了一个生机勃勃四季分明的星球;淳朴的居民,美丽的风景,兴兴向荣的社会,所有人都欢心于自己的工作,生活,家庭,满足于自己充实的人生中。
  真的是这样么?
  要是真的就好了呢。
  
  “秦先生”
  “……”
  “秦先生!”
  “啊,抱歉啊罗老师,稍微走了下神。”
  罗老师身高一米八,四十岁出头的样子,与我差不多年纪,灰色的羊毛衫又显得十分和蔼易人。
  “这可不行哦秦先生,既然来我这里,就请集中注意力。”
  “那么秦先生,和我说说你有什么烦恼吧,毕竟,我能为一个警察服务的机会可是不多呢。”
  我揉了揉太阳穴。这件事情实在是过于离奇,远远不是我能解决的了的。
  “罗老师你也知道最近我负责的案子。”
  “嗯,我当然知道,那群家伙在心理学界可是超级名人。”罗老师嘴角似乎有着若隐若现的笑容。
  “是的。新精神分析学派的那四位教授。”
  “他们组成的新精神分析协会是从两年前开始的,一直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研究,除了时常发表一些充满争议的研究结论之外,其余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但是两个月前,领头的四位教授却挨个失踪了。更加令人烦恼的是,他们真的像是冰,碘一样,蒸发,升华了,一点痕迹都没下就消失了。”
  “嚯,完美的人间蒸发。”
  我抿了抿嘴唇。
  “两周之前。四位教授只剩下了一位: 林严。而他也是我高中时的旧友。我亲自带队,在他家周围蹲点。本来以为万无一失,就算没能抓到嫌疑犯,至少也能保证老林的安全。可是,就在当天晚上,他就在自己的家中,毫无迹象地失踪了。”
  “你没有抓住犯人?”
  “呵,犯人。我们监控屋子的每个角落,却连个耗子也没见到。屋中也没有任何异样的声音。之后我们也怀疑家中有其他地道,可是在我们仔细搜索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现。我干了20年的刑警了,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没有预兆,没有动机,没有犯罪手法,没有犯罪嫌疑人。”
  “那么既然找不到别人加害教授们的证据的话,会不会是他们凭自己的意志消失的呢?”
  “唉,我也只能这样想了啊。可是就算如此,我们也没有解决他们是怎么失踪的这一谜题啊。”
  “唔”罗老师在沙发上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总之,这是一个悬案。听你的描述,我觉得你也并不能做到更多了,秦先生这么熟练的刑警也没办法的话,想来其他任何人,也没有办法得出比你更多的结论吧。”
  我苦笑了一下,但是也没做回应。
  “但是事件在四位教授消失之后并没有停止。五天之前,林教授的儿子也失踪了。”
  心中一阵波澜,作为刑警实在是我的失职。
  “这证明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而且它并没有停止的迹象。”
  “之后我们又对林博士的家中进行了一次搜查,依旧没有找到有意义的犯罪证据。但是…….”
  “但是什么?”罗老师追问。
  “但是实际上,我还是发现了一些的东西。我不知道能否称其为线索。”
  “我找到了林严博士的儿子,林启的日记。”
  
  林启的日记:
  
  5月13日
  
  今天又一次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
  真实不懂大家都在想些什么,我不过就是稍微反驳了下那些让人笑掉大牙的神话,所有人就都觉得我的精神出了问题。
  这群蠢货都不会自己思考的么?
  还是说是觉得我父亲是个疯子,所以我所说的话理所当然都是疯人癔语?
  
  混沌无窍,思己不能,察己无果,故日凿一窍,七日凿七窍而混沌死。
  真是蠢透了。
  就算是这样,那混沌,死的也是个明白鬼。
  
  5月14日
  
  谁也无法想象在文明出现之前地球上的我们处在怎样的一种状态中。弱肉强食,蛮化未开,茹毛饮血,别说仁义礼仪,语言艺术,就连基础的自我认知都和鸟兽无异。
  那么为什么是我们这个种族拥有了更高等智慧呢?抛开一点也不唯物的神择论,我们和其他的种族相比又有什么不同之处呢?明明同样的进化时间,为何星球上别的种族却至今连语言都没有出现呢?
  所谓网络是最近几十年才兴起的东西,多亏了它,怀着各种各样想法的人才得以在同一片空间之中相互交流。在这里,思想的碰撞,升华出更多新颖,而微妙的思想。
  但说到底,光靠网络的话,人类是无法相互理解的。
  
  
  
  5月15日
  
  我很生气,为他们不负责的言论而生气。
  虽然我一直都不太理解,父亲为什么会沉迷在弗洛伊德的理论中。说到底,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学派早就被现代心理学界所抛弃,不承认其为科学。潜意识决定论物竞神择什么的,听起来就和邪教一样。但是他是我父亲所以我明白,理智而睿智的父亲不会做没有意义的研究的。
  但是转而,我又担心起了父亲。依祈所说的一点没错,父亲的学派正在学术界的风口浪尖。在电视和网络上面都有教授失踪的报道。也许真的有人无法忍受含有神的言论,但是很难想象在这个和谐的社会,会有如此激进的犯罪者。
  啊,是父亲在叫我,到晚饭时间了。不过看来晚饭过后又要去要去做那所谓的“精神分析”啊
  父亲的声音又变大了一分,也不知道是着急吃饭,还是着急做他的研究。
  愿大家都能平安。
  
  5月16日
  
  网上的流言越来越可怕,我也不得不为父亲的安危而担心了起来。
  晚餐时,我劝父亲停止他的研究,因为网络上面流传着一些很可怕的事情。
  可是看起来他并不是在反思自己,或是认真考虑我的建议。父亲的脸上出现的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表情:狂热,我从未见到的狂热,似乎是极度兴奋然而又极力克制自己,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似乎要喷放出光来。
  表现的就想是电影邪恶的疯狂博士一般,激动,偏执,听不进话。
  
  究竟怎么了。
  我终于受不了父亲的胡言乱语,挣脱了出来。一向理智沉着的父亲居然这么失态,我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
  我跑上了楼,尽到自己房间并将门反锁了起来。父亲并没有追上来,之后也没有询问我的状况,似乎是在下面继续他的研究。
  
  一夜无眠,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
  
  父亲大概是真的疯了。
  
  
  5月17日
  
  月亮地自转周期与公转周期一样,这也就意味着,在地上的人永远也只能看得到月亮的一面。月之暗面是未知的,是神秘的,更是传说中天人的故乡,或许那里就住这一群神呢,拥有无上的知识和力量,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俯视着我们,指引着我们,蔑视着我们,嘲讽我们追求真理又不得真相的可笑模样。
  可惜从数年前发射的宇宙探测器返回来的月球背面照片来看,那里只有巨大的陨石坑和仿佛持续了永恒的死寂。
  
  秦叔今天来我们家了,为了调查一些东西,他是我父亲的高中同学。本来整洁的物理被一群警察弄得一团糟。
  秦叔把我拉到了书房,和我单独谈话。
  他似乎很激动,懊恼于没能保护好父亲。
  我也只能保持沉默。
  
  是的,父亲昨晚失踪了。
  明明我在房间中没有听到任何声响,明明房子外面还有父亲在警局的朋友整夜蹲守,可是父亲还是失踪了。
  书房的门半开着,书桌上整齐地摆放着父亲研究的个案卷宗,计算机屏幕上显示着未完成的论文,光标还在逗号之后闪烁。整个屋子都处在合情合理的状态,没有任何违和感,甚至父亲不在这里本身,都是理所当然的。
  父亲就这样人间蒸发了,甚至好像就不曾存在过。
  
  5月18日
  
  警察们又来了,像是一群到处瞎撞的苍蝇,寻找了一番后似乎没得到什么满意的结论,就又如潮水一般褪去了。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父亲给我留了一封信。就像是死掉之前立下的遗嘱,父亲消失之前给我写了一封信。
  什么啊,就像是知道自己即将失踪似得。
  
  那是一封被红蜡封好的信封,还打上了一个蜡印,和我的名字。勿需多言,这是父亲想要给我的信。直觉告诉我,恐怕父亲只想给我一个人看吧。
  好容易打发走了警察,回到房中,我才有闲暇思考这一切。虽然我还难以接受父亲突然消失的事实,但是至少,父亲留给我了一个线索。
  拆开信封,里面是一张稍显古朴的黄色信纸。
  
  父亲的字迹很潦草,但我也顾不得想象父亲当时是有多焦虑。
  通往真相的钥匙?那是什么意思?是父亲和其他教授消失的真相吗?从父亲的口吻看来,似乎知晓这个真相就会发生很严重的灾难,甚至是世界毁灭级别的灾难。
  我完全无法理解父亲想传达给我的是什么,但是霎时间,我想起了聊天室中罗辑所说的话。
  
  “要是你还珍惜你在这个世界上拥有的东西,就不要步你父亲的后尘。”
  
  “小林的日记就到这里,三天之后他就失踪了。从日记看来,小启似乎在网络上与人交流比较频繁,所以我也找了他在网上聊天室的数据,想着也许能发现什么,同时我们也有老林小林爆发口角时的现场录音。”
  “窃听?”
  “罗老师,你要明白,非常时期非常案件,我们不得不采取一些比较极端的方法。”
  “放心吧,我们是有保密条约的,病人的信息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总之,这些就是我们掌握的线索。
  
  林启的聊天记录
  5月15日
  
  系统通知:您已进入聊天室
  KY:啊,小启来了(•̀ᴗ•́)و ̑̑
  天启:晚上好_(:3 」∠)_
  天启 :今天上课老师还在讲混沌凿窍呢,明明是老掉牙的神话(笑)
  罗辑:神话里面说的说不定才是真理。
  依祈:啊,你们听说了吗?首都大学又有心理学博士失踪了哦
  KY:欸!?
  KY:不是吧,我可就在首都大学啊,这里治安很好的啊,社会真的险恶
  谷鸽:哈!KY在首都大学啊!
  依祈:这周已经是第二个教授失踪了呢。加上上个月,已经有三个教授凭空消失了。
  KY:凭空消失,连尸体也没有?哈,那可是相当严重的碎尸案件了呢。
  罗辑:KY你别吓人啊,明明就没有证据显示是碎尸案件。
  依祈:但是他们真的“蒸发了”,一点线索也没找到,无论是活人还是尸体。
  依祈:话说回来,他们也不是普通的教授呢,他们的研究课题就是最近讨论的沸沸扬扬的后现代弗洛伊德理论哦。
  依祈:这是一个大的课题,大概从三年前就开始了,参与的一共有四个人,因为当时国际学术会议的时候我有在场,所以有些印象。
  KY:啊,我知道。不就是他们神神叨叨地研究什么人类本源么?还说什么神是真实存在不然无法解释什么什么的。
  谷鸽:总而言之就是一群神棍嘛,在学术界混不下去了就找一个爆炸性的话题博人眼球。能说出有神存在这种话,还真是恶劣。
  依祈:哈,弗洛伊德那本来就是个很玄乎的理论吧?听说他们的脑子都不太正常呢,大概是完全疯掉之后自己藏起来了吧。
  小启:各位……,我的父亲就是这四个人之一。
  小启:他是个很理智的人,他研究的学说也不是空穴来风,故作神秘,一定是有着学术价值的。
  谷鸽:……
  KY:……
  依祈:抱歉啊小启,我们不知道
  罗辑:此话当真?
  罗辑:小启,要是你说的属实的话,那就听我一句劝
  罗辑:你的父亲已经没救了。
  罗辑:而你,要是你还珍惜你在这个世界上拥有的东西,就不要步你父亲的后尘。。
  系统通知:罗辑已退出聊天室
  谷鸽:??
  KY:什么情况。
  依祈:不知道,听罗辑的话他好像知道很多内情呢。
  谷鸽:也许只是一个痛恨神棍坚定地唯物主义者罢了
  谷鸽:啊,我不是说你的父亲是神棍啊小启
  天启:什么啊,说的像是自己什么都知道一样
  系统通知:您已退出聊天室。
  
  林启家中的对话
  时间:5月16日
  
  “话说今天又有一个教授失踪了?”

  “是的啊,新闻上也有说。”

  “是个精神分析学派的学者?”

  “.……”
  “是的,阿克曼博士。他是我课题的研究搭档。”

  “那其余两个人呢?我听说已经有两个心理学博士失踪了吧?他们全是和父亲你一样的课题吗?”

  “是的。”

  “你就一点危机感都没有么!?“

  “小启你别激动啊,坐下好好说
  ”警察今早上已经找过我了,家周围都有布置警力。就算有人想要把我怎么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父亲,之间舆论可以说是一边倒了,你研究什么不好,为什么一定研究一个已经被学界抛弃的理论呢?”
  “又是这个节骨眼上,不如父亲你就停止你的研究,换一个课题吧?”

  “……”

  “听着,小启。“
  “我们的研究远远不止看精神分析的那么简单。”
  “弗洛伊德的确创立了精神分析没有错,精神分析学派也的确有着它自己的局限性。但是,那只是那时候的情况而已。”
  “在他之前,所有的心理学研究对象都是所谓意识。这样的研究或许可以统计出一些行为和想法的规律并把它们分类,定义,但是这样表层的研究是没有意义的。我们的大脑所接受的信息和意识所能处理,表达的信息量不在一个数量级,那么这些信息都到哪里去了,小启?它们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么?”

  “哈,这些信息全部都储存在意识没有办法探查到的潜意识之中,而人的行为就是在潜意识和一直之间的相互影响,对抗中产生的。这就是弗洛伊德的假设啊。”
  “精神分析曾经作为一种治疗方法,利用大量的对话,联想,失误分析来帮助病人和治疗师探寻被压抑的潜意识,从而找出心理疾病的病灶,但也仅限如此了不是么?”

  “说的没错。弗洛伊德详细而系统地研究了潜意识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潜意识是心理深层的基础和人类活动的内驱力,它决定者人类全部有意识的生活。”

  “可这个是假命题吧。”
  “要是真的像弗洛伊德所说,我们行为的一切都是有潜意识决定好的,那么有事的存在,我们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总是这么自大,认为自己是上天之灵;总是觉得意识是神圣的,觉得我们可以主宰自己的一切,就算世界对我们多么不友好,至少我们还可以躲进自我的港湾。
  所以精神决定论是学界,不,是整个世界都不可能接受的。”

  “不论这个学说在世界看来是多么不堪,多么反人类,世界也好,还是弗洛伊德也好,他们都没有意识到一个事实。”
  “精神分析是一把钥匙,是一把解开意识是如何产生这一终极谜题的钥匙!”
  “愚蠢的人类,仅仅因为一点点对未知的恐惧就丢掉了求索真理的钥匙。”
  ‘’为什么是我们这个种族拥有了更高等智慧呢?明明同样的进化时间,为何星球上别的种族却至今连语言都没有出现呢?“
  “究竟经历了什么,我们在拥有了完整的意识呢?是我们选择还是我们被选择?又是被谁选择的呢?”
  “我们连自己为什么能够存在与此都不能明白,又何从去说探索天空与海洋的浪漫!”
  “但是,我们已经拿到钥匙了,甚至已经走到了真相的门前。只要再一点点,再一点点时间,我就可以打开这扇门。我就可以洞悉意识的真想,可以看透所有的人,可以掌握社会的秘密……”
  “甚至是神的秘密!”
  
  “这对话十分有趣,秦先生。”
  “罗老师你也这么认为么?虽然这些对话正常来看就像是林严疯了一样,但结合这个案子,我总觉得的有一些被我们忽略掉的线索。”
  “不不不,我不是说他们的对话,秦先生。”也许是我的错觉,罗老师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戏谑的笑容。
  “我是说,我们的对话变得十分有趣呢。秦先生你是来这里接受心理治疗的,但是你却一个劲的想我展示案件的细节和情景,简直就像是要我写同你一起破案一样。”
  
  
  “.……”我半晌无语
  “没关系的秦先生,这说明你的心理症结和这案子的无法破解是息息相关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能一起给这个案件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大概秦先生你的精神症会越发严重吧。”
  “……也许,真的是这样也说不定。”
  “不过回到你刚才所说的,秦先生,林启私藏了一封信件,但是你们却不知道?”
  “是的。我们也是在那孩子失踪之后才发现的。”
  “那,它不应该就是一个关键的线索吗?它里面说了什么呢?”
  “唉。”我叹了口气,要是它真的能成为线索的话呐。
  
  林严的信:
  
  小启:
  我也不知道我应该怀着怎样的心情给你写下这一封信,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也许什么都不应该说,也许该告诉你所有。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知道事实之后,也只能感慨于自己的渺小和命运的不公罢了。
  但是作为你十七年的父亲,我觉得还是应该你一些警告。
  真相是恐怖的。恐怖的能令世界上意志最坚定的唯物主义战士失去斗志。
  但是我觉得应给给你一个选择的权利。作为相关者,你应该拥有选择的权利。求索真相是要付出代价的,对于我们来说代价也许是全部。
  我们之后也许会再见面,也许永远都不会。但是现在,我恐怕得从你身边离开了。
  通向真相的道路就在我的研究手稿之中。
  是继续在这温柔的世界活下去,还是像混沌一般凿窍而亡,就由你自己选择吧。

  你的父亲
  
  “……,那么,秦先生,你觉得林严博士的研究手稿,是否就是你想要的线索呢?”
  “唉,虽然我一度认为这将会是一切的突破口,但是也许是因为我不是心理学专业的缘故,那种手稿对于我来说完全就像是疯人癔语一般让人完全摸不到头脑。”
  “你是说,里面的所描述的懂你都是心理学属于所以你看不懂吗?”
  “比起这个,我感觉林博士的手稿更像是一个丧失了逻辑思考能力的精神病人胡乱写下的没有逻辑的句子,不仅愈发混乱,甚至标点都是错乱的,我实在难以想象这是出自一位心理学界权威之手……”
  “你认为林严教授已经疯了? ”
  “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但是奇怪的是,林教授所描写的那些不可思议的想象,却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挥之不去。”
  “看起来我们似乎要进入症结的中心了呐,秦先生。”
  “……唉,要是能够让同为心理学专精的罗老师你看过一遍老林的手稿,说不定就能明白我为什么这样了。只可惜…….”
  “那手稿不在了么?”
  “.……是的,那是我的神智似乎不是很清醒,据我的同事说,我当时晕倒在地上。”
  “而你的手上也并没有教授的手稿。”
  “是的。一定是有人蓄意抢走了这手稿,这更坚定了我的想法,这手稿一定有设什么具体的意义在,不然为什么会有人抢走呢?”
  “嗯…….”
  “.……”
  “罗老师,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意识的起源?这个世界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世界的起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突然间说些什么?”
  “说实话,老林的手稿虽然写得比较混乱,但是字里行间,我想我也许能理解一些他想传达的。依据他所写,大概光凭我们自己,是无法进化成高级智慧的。”
  “看了老林的手稿之后,我也一直在思考,我们是如何掌握工具的呢?我们是如何组成复杂社群的呢?我们如何掌握语言的呢?我们的大脑又是如何超进化的呢?星球上的生物千万种,为什么独有我们一种可以在相同的环境下脱颖而出,获得健全而完整的意识呢?”
  “若是我们得以成人的关键在于文化性的进化而非生物性的进化,文化性的进化怎么想也不是在蛮荒的远古时期能够自然出现的,那不是必定应该有一个指导者,也就是神吗?”
  “可笑吧,我明明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只相信我属于看到的听到的,何用严密逻辑推理出来的东西。”
  “老林他说自己研究出来了,人类直到大约3000年前才具有完全的自我意识,在此之前,人类依赖大脑之中另一个意识的指引来帮助我们克服困难,还有完成文化的进化;这两个意识,困惑而迷茫的是“自我”的意识,指引我们的则是和其完全没有交集的“潜意识”。”
  “而林教授就是研究潜意识的专家。”罗老师插嘴道。
  “不错,老林他说,他们的研究成果连他们自己也难以相信,所以暂时没有公布出去,他说,潜意识是在人类拥有自我意识之前,就被其他人创造出来的,或者说,其他人,就是真正存在的神灵,我想,那大概就是天人。”
  “在生物层面,自我层面,人格层面,所有被研究者潜意识都有着这极其不自然的修改痕迹,在进行精神分析是,被分析者的一些特征基础行为和联想方式都是固定的,在一些固定模式被更多发现的人身上,甚至可以预测出他们所有的行动和思想,而那些基础模式,甚至就像是,甚至就像是……”
  “就像是被编写出来的程序一般,是么?”
  我被罗老师的突然插话吓了一跳。
  “所以你觉得,我们的意识其实是天人的一串串代码而已,这样想的话我们的世界,也就全都是被所谓的天人凭他们的意志所搭建的了,这就是你所谓世界的起源,天人的真相,是么?”
  “这…….”
  我看着罗老师,心里说不出的惊讶。
  罗老师表情整个变得严肃了起来,语调也变得低沉了几分。
  
  “秦先生,请你先不要着急,认真地听我把话说完了,你再说也不迟。”
  罗老师站了起来,踱步到我身边。
  “你所说的林严的手稿,真的存在吗?”
  开什么玩笑,当然是存在的了。我正准备开口说话,却被罗老师的一个手势阻止了。
  ”你是否有想过,你所谓看过的林严的手稿,其实是都是你杜撰出来,不存在的呢?”
  “事实是这样的,你只要逢人就说只这一套故事,嘴里不断嚷嚷着什么人类的起源,天人的存在,不听别人劝阻,一个劲地散布对这个动摇唯物主义世界根基的理论,并且还会经常性的失神,恍惚,甚至昏迷,记忆错乱。”
  “你再回想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被送回来我这里,仅仅是来做心理咨询,排解压力的吗?”
  罗老师摇了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你的家人,你的上司们压力很大,对于你的病症也无能为力,这才将你送来我这里做心理治疗。你无法侦破这起案件,做了20年警察的你无法容忍你面对老朋友一家人的失踪的不作为,而自我逃避,故而编造出一个神神鬼鬼的故事,来将一切解释通顺?”
  “.……”
  “你再说什么的罗老师,这可一点都不好笑,你看,这些资料,这些取证,都是千真万确存在的啊。”
  “是的,没错,你所说的一切证据是都存在的,唯独有一个东西不一样,那就是林严教授的手稿。你所说的那片胡言乱语的手稿,根本就不存在,有的只是林严教授未完成的论文,意识之外思维实体和意识起源罢了,而这一篇论文中,也并没有涉及你所说的任何一个方面。”
  “那林严的信……”
  罗老师从书架上拿了一个一个小册子扔给了我。
  “你自己看吧,这是去年国际精神分析协会给林严下的诊断。”
  “那封信的价值集合等于零。通过你给我的各种线索,林严教授被严重怀疑有严重的的神经症,在这种状态下写出的没有什么确切意义的家书跟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
  “秦先生,这就是你癔症的发作形式,离案件发生已经快过去两个月了,你来我这里接受治疗也快一个月了,但是你完全不见好转,也令我倍感压力。”
  我看着罗老师的脸,和手上的论文,不知所措。
  “虽然遗憾,秦先生,我是真心想要找到你的症结所在再给予治疗,但是每一次的谈话都不能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更令人无奈的是每一次的谈话,都是相似的……”
  罗老师
  “恐怕我们之间的谈话。恐怕就到此为止了。”
  “.……”
  “今天的时间也已经到了。我会把你转到其他同行那里,今天的话,就请回去好好的休息吧。”
  
  
  系统通知:现在聊天室内没有人
  系统通知:罗辑已进入聊天室
  罗辑:秦诊断结果为阳性
  罗辑:建议处理方法同之前
  罗辑:混乱预估不会持续很久,秦是最后一个受到影响的人
  罗辑:世界模型运行良好,社会强度适中。
  罗辑:试验进行4532年,高级智慧顺利出现后3025年出现阳性特征。
  罗辑:将继续观察,预计1000年内结束试验
  系统通知:罗辑已退出聊天室
  系统通知:“现在聊天室内没有人
  系统通知:谷鸽已进入聊天室
  系统通知:KY已进入聊天室
  谷鸽:啊啊,又来了,你们知道吗今天又有人失踪了。
  KY:真是可怕啊,希望这种事不要落在我头上。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咨询室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4-26 14:47:2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