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850

他忆

不停 于2017-4-27 15:02:25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他忆.jpg


一、银河历
  银河历3918年,人类的足迹已经踏出了银河系的范畴,正在向太阳系扩张。在科技的快速发展下,人们的宇宙探索事业首先得到发展。人们一开始为了方便进行研究事业,宇宙飞船应运而出。当然,也是因为船舰体积庞大,能够盛装足够的燃料与干粮支撑探索者安全返回。逐渐的,在历史的长河中,外星球上的不属于人类元素周期的金属被探测并开采出来,人们借其研制出了机甲。而原本有的智能充斥到人们生活得每一个角落。
  由于地球的逐渐崩溃,人们不得不分批次乘坐宇宙船舰迁往外星系。而在古老的公元1943年人们发现的赛弗特星系也被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并且被证实了更适合人类的生存发展。
  但是,在银河历元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才发现,每两百年都会出现威胁人类的最大因素,也是提醒着人们宇宙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美好,那就是--宙潮。六十年的平安时期,六十年的小型宇宙风暴,将近六十年的宙潮,留给人类休整的时间只有二十年。
  宇宙风暴顾名思义,是宇宙粒子聚拢形成的风暴,当然也是接下来宙潮的预兆。虽然人们摸索出这个预兆也是经过了将近十次宙潮之后。
  宙潮,既算是宇宙对人类破坏地球的一个惩罚,也是宇宙对人类探索扩大的一个警示。智慧型外星生物集结,指挥自己的种族或者宇宙中原始型的生物对人类的领地进行攻击。六十年也是外星生物能集结起来进攻的最大限度,但也足以给人类造成一些创伤。


二、缘分
  “银河历3918年7月19日,将军楼科为所率37军队申请全队机甲及智能装备换新,请总领批示。”军务智能用冷冰冰的机械音将文件内容报告给正在查看操作屏的总领,总领头也没抬的回一句“批了。”,复又继续对最近风暴加强几个星球的地质进行分析。
  坐在等候室的付昌在智脑的嘀嘀声下点开批复下来的申请文件,松了一口气。要知道在还有18年就到宙潮来临的时候,他们的军队是多么的需要这一批新的智能机甲。早就知道不靠谱的将军楼科必定会将这件事派给自己这个唯一的副官来做,自己早早地就在智能研究基地的等候室等待文件批下来了。
  付昌离开等候室,凭着指引去拜访自己的研究员好友孔慈若。虽然不能自己选择机甲智能的来源和制作方式,但是交到自己的熟人手中还是比其他人放心的。、
  “付副将。”“付副将早。”一路上认识他的人都与他打了招呼。因为楼将军的事大部分都是由付昌出面办理,所以他的人脉延伸的方面还是比较广的。,不过,付副将,听着还真是满别扭的……
  “付哥哥,您又被我哥哥压榨来了吗。”来人是楼幸,楼将军的弟弟,被楼将军安排在军备处当了一名在宙潮中能保存自身的军备官。其实,付昌看着来人单纯可爱的性格,心想:钥匙自己也有这么一个弟弟,当然也不会允许让他上战场。
  “小幸,这次你说的不对喽,我可不是为了你哥哥而来,而是为了我们37军哦。”笑着摸了摸比自己矮了一头多的楼幸,惹来少年委屈的说:“昌哥,摸头长不高的。”“哈哈哈,好,不摸了,小幸能长到比你哥哥还要高。”
  楼幸听后很是满足,忽然凑近付昌的耳朵悄悄说:“昌哥,我听说最近新回收了一批智能,你说我们要不要先去看看?”付昌一听,自然知道这少年打的什么主意,在回收的智能中,要是运气好,你没准会遇到与你契合度比较高的智能,就算没有,你也可以先申请一些可以选出来的智能进行融合升级。这少年作为军备官,还有着一个作为将军的哥哥,当然也希望他自己能有一个机甲智能。
  楼幸还是一个小孩,就算选定了要申请还是需要他的哥哥等成年人来签字。他现在找上付昌,当然是想让付昌帮他一把了。看着这不靠谱的将军的不靠谱弟弟使着小性子让他帮忙,那他也不介意去看看有没有适合自己的智能。
  两人转到智能回收点,每一个回收的智能都安放在一个隔离盒内。有报废的家庭机器人,有被风暴伤残到不能修复的机甲,有老化到不能再行驶的智能车,也有新的被怪癖的主人嫌弃的各种各样的智能。付昌就看到了这样一个全新的智能小机器人。
  “哦?这个……”付昌走到小机器人的隔离盒旁,调出智能资料,面前的光屏上一排排的文字介绍并不多。“嗯,产地175星,智能类别家庭智能,产号32408,名称御,前主人克罗尔研究员,回收原因自我意识过于强大……嗯?”付昌转过头看看瞪着一双暗淡的电子眼看着自己的小机器人,心想:这是自我意识强大吗?他敲敲隔离盒,小机器人双眼闪亮了一下,应该是作为了回应。强大吗……倒也可以作为战场上的一个秘密武器。想到这里,付昌再点开介绍下面的链接更多,惊奇的发现暂无两个字,这吊起了他的好奇心。
  “嘀嘀嘀……慈若?你现在在研究基地吗?……好,你过来一下,我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对,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智能回收点……这么快啊,批复文件都到你那了,亏得我还想去找你呢,这不用我找了,劳你大驾亲自过来吧,哈哈哈……真的?那我可不客气了,你就顺便带一张申请表过来吧……我等着你哟。”嗯,这通视讯是打给付昌的好友孔慈若的。
  没两分钟,在小机器人在付昌的引逗下站起并转了个圈之后,孔慈若风风火火的从智能回收点门外一步跨进。人未至声先来,“昌子,你又看上什么了,你可别忘了上一次的机甲镭光刃,上上次的作战回收数据,上上上次的防护罩,还有上上上上次的光感虚拟手柄!”“我说小若若,这都多么久远的事了,你还记得这么清楚……”“是,我都说过多少遍了你还不记得,别叫我小若若!”来人是一个张了一张娃娃脸的,看上去仿若才二十出头的青年,额,因为长得比较小,所以,付昌给他取了昵称--小若若。
  “好好好,不叫了,小若若,你快来帮我看看这个小机器人。”付昌毫不在意的挥挥手,惹来孔慈若在他背后送了一连串的白眼。不过,孔研究员还是尽职尽责的调出了御的资料。“产地编号前主人你也应该都看了,不过这回收原因吗,你看。”孔慈若说着将手中光屏递给付昌。只见那光屏中央也仅仅列着一排字“太过看中主人安全,多次阻断主人实验”。“这……”付昌头上貌似冒出了三根黑线。太过看中安全好像也有点不适合在战场上出现,尤其是现在正一步步接近宙潮的时候。
  “怎么样,还要吗?倒别说,这个御上上一个主人也是一名将军,而且,它在战场上的表现还是蛮好的,可惜的是……”孔慈若瞄了一眼表情变得深沉的付昌,“可惜的就是,它的主人壮烈牺牲,而它是机甲不可修复,智能破损才安排在了家庭机器人身上。”
  付昌想了又想,还是打算放弃了,可是又舍不得。“要不……”正要说出口,付昌的余光瞄到了隔离盒中小机器人的电子眼,微弱的亮光,只关注在他的身上。
  “我要了。把申请表给我吧。”
  “你确定?其实我可以再给你找一个更适合的完美的智能,你完全不需要这样一个曾经残缺的不适合战场的智能。”孔慈若死死地盯着付昌的面部表情。
  “我确定了。”付昌又看了一眼瞬间亮起眼睛的小机器人,“给我吧,我去提交申请。”
  “你每次都这么坚定,真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孔慈若低低的嘟哝了一句,还是将申请书传给了付昌。


三、相处
  “请37军付昌副将到32仓提取机甲。”机械的女音通知在付昌的智脑上响起,付昌起身乘坐光车到达了32仓,37军正好20个人,20架机甲已经装至运输舰上,付昌登上首舰,带着这37架机甲回到了自己的军营。
  “楼将军,新定制的机甲已经到了。”付昌走个流程报告了一声,楼科没应他,他也没等楼科下命令,直接集合队友领取自己的机甲。分发完毕,队友领了机甲,要不是去了训练场磨合,要不是回了维修区检查。偌大的操场上只剩下了付昌和一个高大漆黑的机甲。
  “御?”付昌伸手摸摸机甲的腹部,弹出了安全仓。登上阶梯,进入驾驶舱,眼前视屏上出现了一个黑衣的男子。男子单膝跪地行李“初次见面,我的主人。”
  “是你。”“是我,主人。”“我希望你能在战场上发挥你应有的能力。”“不负您的期望,主人。”
  “那我们出发去训练场吧。”付昌嘴角勾起微笑,在操作屏上输入了指令,感受着御移动的脚步,看着视屏左侧安安静静的背影,心想: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伙伴。
  训练场内,十个实战场在用的只有三个。两两对战,可以提高指令输入的手速。当然这是在适应了自己的机甲之后所做的提升。付昌所选择的则是与机甲一起联网的虚拟对战。
  御进入一个空置的虚拟仓。“您已连接虚拟网,进入倒计时5,4,3,2,1……”一阵光过后,付昌还是在御的驾驶舱内,但御已经在虚拟网中了。
  “还适应吗?”“主人,我很好,请主人放心。”哦,对,付昌想起来了,之前的御可是也追随过一位将军上过战场的。
  “那就让我看看你真实的能力吧。”说话间对手已经就位,为了让作战的双方不能提前知晓对手的身份和能力,所以虚拟网上不论是机甲还是战斗人员都是匿名的,不过机甲的型号还是可以显现出来的,毕竟依靠机甲型号来判断并针对弱点进行攻击也是他们能力要求的一部分。
  对手是一架x26系列的机甲,这个系列的机甲以速度为主,所以相对的防御力却并不高。反观御,付昌说心里话,他不相信御只有表面显现出来的沉稳。
  再一次倒计时后,对方动了。速度到了3500以上,还好,还在可分析范围内。就在付昌心中闪现了这个念头的同时,他惊讶的发现眼前的视屏上赫然出现了已经分析出来的x26的攻击力度和角度以及攻击路线。付昌惊讶的看了一眼视屏上左下方的黑色人影,正好看到御嘴角一闪而逝的笑容。仿若是察觉到了付昌的目光,御淡淡的说道:“他第一次也是惊讶于我的分析速度,并且之后一直唠叨我分析的太快让对方一点隐私都没有,好歹让他们出手之后才有惊喜嘛。”
  付昌听得出来,虽说御实在吐槽前前主人的唠叨,可还是想念他在的时光的。
  “那之后呢,你会怎么?”付昌饶有兴趣的问下去。“我嘛,和现在还不一样,说起来还是我顶撞了他。”“顶撞?”“对,其实也就是言语间的嬉戏罢了。”付昌只心想:不愧是智能,用词这么的……严格。
  “他对我很包容,那时候还是我第一次上战场,我虽然能够遵从机械的指令完成任务,但是他也是不忍心的。他让我逐渐适应对抗敌人的现实,当然也是对我的要求高,他要求我做他的伙伴而不是兵器。”御嘴角挂着笑的说道。
  “所以这也是你没有对他用尊称的原因?”付昌插嘴问道,撇撇嘴,御对自己还是用的尊称的。
  “对,他要求的,这么长时间下来,也习惯了。”御回到。
  “他当时其实也仅仅是一个小兵士,他也是崇拜当时荣誉顶端的将帅,并且他的心很大,他立志要成为统领一个星球的大帅。也正是他远大的理想改造了他的性格。”御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他十分爱冒险。”
  付昌听到这句话,忽然想起了自己遇到御时,简介上说的御被送到智能回收站的原因。太过看中主人安全。该不会是……
  “对,就是因为他太喜欢冒险了,经常把自己弄的狼狈不堪。”说着,御还人性化的扶了扶自己的额头。“为了不让他再把自己弄伤,我不让他在需要防护罩的时候只顾进攻,不让他在没有同伴的情况下独自完成难度系数太高的任务,不让他试图驯服一只外来生物当作宠物或者手下。”
  “驯服外星生物?”付昌吃了一惊,这也是,太大胆了。
  “所以,我们吵了一架,就为了一只不明来历的长相丑陋的外星生物。”看到御撇嘴的动作,付昌心想:自我意识强大,确实没错。


四、战前
  在付昌了解了一点御及其他的前前主人的事,并且也结束了几场与队员之间的磨合后,便安排御进了空间钮补充能量,自己也回了房间休息。
  离3920年就差两年了,宙潮又要开始了。付昌躺在床上,望着虚拟出深邃星空的房顶,心想道。上一次宙潮仿佛还在眼前,人类的寿命足以支撑着他们经历七八个宙潮,上一次,才是付昌成年后经历的第二次。那一次宙潮说起来就是人类历史上的屈辱史,据说在人类的阵营中,出现了叛徒。大概就是有人在第一战线上当了逃兵,叛逃去了外星生物的阵营。而那个人,平时的表现并不出彩,但是在一群智力低下的外星生物中,他的智慧足以带给宙潮新的攻击力了。仿佛那人姓徐吧……
  这样想着想着,付昌就睡着了。
  在这两年之内,宇宙风暴越来越猛烈,几乎按每小时一场的计算。突然,3919年六月,久违的阳光照在了赛弗特主星以及辅星上,在赛弗特星上尤为炽热。异常的天气变化让人们意识到,这是宙潮之前的平静。
  “当初他第一次上战场,也是这样的要对抗第一波宙潮。”御站在训练场边缘,不知是不是在感受这大战来临前最后的阳光。“那么说来,他还是个孩子喽。”付昌在御的驾驶舱里,既可以说是怕这酷暑的阳光,也可以说是怕以后这六十年少见这阳光而现在在逃避。话题还是在御之前的主人身上。
  “对,他就是个任性的孩子。”御回答道。“总是把自己当作大人一样,以为自己能独当一面,结果,有些事还要我来帮忙。”御停顿了一下,稍稍抬头,看上去是在45度角回忆中。“他啊,还不高兴别人的援手,平常有时候还碎碎念,念得大多数都是我。今天御又不让我去那个地穴中,都说那里没人去过十分神秘,要是我去了没准还能发现改善外星生物暴躁性格的方法呢。今天御又说我,我不就是去研究所找好朋友吗,他不就是刚提取出来外星生物的一部分基因嘛,我不就也要了点基因向做个试验嘛。”御将他那个主人的原话复述出来,虽然都是他念叨御的严格要求,但也是听得出那个他也是十分在意御的。
  “他没有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来吧……”付昌略显担忧的看了御一眼。“怎么可能没有。”御又苦笑了一下,“我给他修过五次房子,直到后来被我说的直接去研究室找他的朋友做实验,而没有在让房子遭殃。为了让他出行安全一点,我特意找人花高价把那些危险系数在八级以上的任务接走。”付昌不禁咂舌,那个他也是能闯祸的主。
  就在他们说话间,突然间号声大作,付昌手速猛地增快,御也速度极快的窜入了训练场。不多时,训练场上37军的士兵们都集合了起来。气氛随着楼科的到来逐渐凝重。
  厚重的声音传遍整个训练场“37军的将士们,宙潮来了。我们的使命来了。”这是每一次上战场前将军都会说的话。
  没有多余的慌乱和准备,军粮和能源以及他们要乘坐的军舰都已经准备就绪。快速的登上作战舰,战舰起航,需要他们迎敌的时间到了。
  将军楼科自然是在指挥室里指挥全局,作为已经经过两次宙潮的副将付昌,他自然带领着几位机甲战士在机甲舱里待命。能源准备完毕,机甲检测完毕,维修完毕,启动完毕,维修师待命完毕,能源师待命完毕。前行航线规划和屏幕投影也在他们待命的机甲屏幕上显示出来,这样他们才知道什么时候会需要自己出手。
  “他第一次比这可慌乱多了。”御突然开口说,“虽然有他们的副官进行指挥,可惜那个指挥也貌似是一个新手。”“新手上阵,这可不符合规矩,不过若是为了历练,只在后线也是可以的。”付昌插嘴道。
  “并不是,他们去了前线。”御略显悲伤的说。“什么!”付昌很惊讶,这样的事会被处置的。“对,就是前线。一群初出茅庐的小孩子们为了第一站的胜利跑去了前线。”御接到,“总之,那场战斗,也是惨不忍睹的。他们军的将军埋骨于2F108星球,几位有些资历的老战士也没能回来,他们的副官带着他们几个人终于活着赶了回来,不过他们也基本上都负伤了。我当时也因护着他最后被送去重新维修了。”
  “等,等一下,你说是2F108星球?”付昌忽然惊讶道。“对,就是这个星球,他还说这个星球他会记住一辈子,因为这里有他的朋友、长官、前辈,他要以后把这里变成他的胜利地点。”御回答他。付昌又说道:“可是,这里已经沦为外星生物的一个分支根据地了。不瞒你说,我们这次就是去这个星球,争取能夺得并归为己有。”“那还真是缘分,虽然他现在不在这里,不过他要是知道我们帮他拿回了他立志要拿回来的星球,指不定又怎么唠叨我。”御说到这轻轻笑了几声。付昌也想象得出一个气鼓鼓的小孩子低声念叨的情景了。


五、出战
  “各人员注意,本舰距2F108星球还有一个跃迁点,请各位战斗人员以及后备人员做好准备。”
  电子音回响在军舰上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台机甲的眼眸处都闪现了淡淡的红光,这正是机甲即将启动的标志。
  “前方出现外星生物,数量32,种族变异犬种,出动机甲数量10,预计消灭时间90秒。”军舰分析报告话音刚落,机甲操作者们面前紧闭的舱门打开,伴随而来的还有宇宙中飘散的尘埃与星光粒子。付昌带领着其他九架机甲驶离军舰,外面就是虎视眈眈的32只犬种。
  “各自寻找自己的目标,速战速决。”付昌下令,规划的分布图早就发到了那九位战友的机甲上。而付昌的目标,是处于这群犬种后方的一只分统领和两只小犬。
  付昌手上安排着御的行驶路线,嘴上却还是再同御聊天。“御,他上战场时应该不会像我一样对上这样的分统领吧。”付昌这样问道。外星生物也是有阶级之分的最高阶级是大统领,之下是银统领,在之下就是各个星球分支根据地上的分统领了,最后是统领下面的小兵。
  “他当然不会对上分统领,其实对他来说,小兵的围攻也是一件足以令他重视的事了。”御一边驶向后方,一边躲过一波波小犬的偷袭顺便给它们添点伤以便于战友们能够快速的解决它们,一边和付昌谈话。
  “他那次倒是很聪明,一开始只是在边缘处捡漏,倒也是完成了他自己的任务。可是,我没想到他竟然依旧想着冒险。”御继续说道。“他不会,盯上了分统领吧。”付昌担忧道。没想到,御是这样回答他的。“不,他盯上了那些传说中外星生物守护的宝藏。”“那,那不是只是谣传吗,最初的政府已经声明过了这只是一些无聊的人对宙潮的一种猜测啊。”“耳朵还是个孩子嘛,这种谣传对他最有吸引力了,况且他的认知中,政府是刻意隐瞒这种宝藏的存在,是怕人们因为宝藏而不受政府控制。”御无奈的摇摇头。“这孩子,还真是喜欢冒险。”付昌终于也附和了一次。
  御挥动兵刃砍下了一只小犬的后肢,又侧身避过另一只小犬喷吐过来的腐蚀液,,渐渐逼近了正优哉游哉指挥着小犬们的分统领。那个分统领看御急速冲自己而来,并且眼看着一道被御激发出来的激光刃到了眼前,忽然之间反应过来拽过身边一只小犬帮自己挡了一下,激光刃从小犬身上透体而过,剩下的光刃虽不能让分统领致死,但也削下了分统领脖子旁的一大块皮毛血肉。
  驾驶舱内,谈话依旧在继续。“你说,耳朵?”付昌问道。而御也是一答:“对,耳朵是他的战友们给他起的外号,不过,到后来,他们都叫他冒险小子了,反而是我一直在叫他耳朵。”“他的名字里有一个与‘耳’同音的字。”御又接着说道,“耳朵其实不太高兴我这样叫他的,但是习惯真的害智能啊。”御抬头望望星空,顺手又劈掉了被分统领当作攻击武器染上毒液投掷过来的之前的小犬的尸体。


六、怀疑
  “耳……”付昌忽然之间若有所思的悄声嘀咕了一番,“御,他的姓是什么,没准我们之前还认识。”
  御忽然之间转头看了他一眼,而后又快速的转了回去,手中给了分统领急速拍打的变异翅膀一刀,一边嘴上说:“主人,您要知道有的事已经过去了,就没有必要再提起了。”
  付昌也知道自己问的实在是太过于隐私了,不过看御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他貌似更加确认了那个耳朵应该和之前自己想到的姓徐的叛逃者有一定的关系。
  “好吧好吧,御,放轻松,我也就是问问而已。”边这样说着,付昌边偷偷给自己军舰上的情报员发送了一条私聊消息,消息内容,就是让他帮忙查一下上一次宙潮时的叛逃者和与这件事相关的人。
  付昌虽然做的隐秘,但御自然能看到他的这个动作。不过,御并没有进行什么阻拦,就算查到了什么,也和自己的一个称呼联系不起来,更何况,还不一定能查到什么。御开始专心致志的对付自己面前只剩下一个的任务--分统领。分统领没有了帮手,也没有了替死鬼,并且自己还负伤了的情况下,终于意识到了面前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机甲并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分统领立刻掉转头,想放弃自己手下的那些小犬,先保自己的命要紧。可是御怎么会让它如愿。御快速的移动着,挥舞的兵刃形成的攻击将分统领包围,让分统领有一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悲愤之感。
  再一招解决了分统领,付昌集合自己带出来的九名队友,回到了军舰上。他们再次向2F108星球进发。


七、被困突围
  过了几个月,37军成功的在2F108星球占据了一小块根据地。每隔一小段时间,这个星球上的外星生物都会来攻击几次,然后被37军打的落荒而逃后再修整一番继续来攻打。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分支根据地的大统领不在还是不屑于理会他们,从他们到这里开始,就没有见到过大统领出面。
  付昌早在几周之前就收到了情报员转给他的文件。有关于上一次宙潮的叛逃者徐迩的资料。
  “徐迩,徐迩……恩,耳朵。”付昌正查看着资料,忽然听外面有人报告。“进来。”付昌关掉智脑,等候进来的人汇报。
  “紧急报告付副将,星球三个跃迁点外出现大量变异犬种,貌似有大统领三位。并且,我们军队的军粮不足以支撑过去了。”确实,付昌心想,当初为了拥有更多的能源支撑军舰和机甲,每人的营养剂都只严格按照半年的剂量带的。现在的这个星球几乎都是外星生物,他们找不到什么代替营养剂的食物,而且,他们的能源也并没有当初来时的一半了。原本他们是计算开拓出一个足够支撑基地之后全军去附近的补给点进行能源和军粮补给的。可是现在……
  “三士,将基地防护罩打开。”“收到,副将。”“七士,启动基地识别系统。”“是,副将。”“十五士,启动四联炮塔,弱线网和远程联动攒射。”“遵命,副将。”
  一道道指令下达下去,付昌还一边赶往信号收发室。果不其然,在那里看到了楼科楼将军。“楼将军……”付昌一句话还没说出口,楼科直接接话道:“救援信号已经发出了,没有回应。”
  付昌顿时噤声,他自然知道,没有回应意味着他们要以自己这20个人对抗三个大统领,成活的希望渺茫。基地外面传来阵阵轰鸣声,付昌知道,这是变异犬种们攻击基地防御罩的声音。
  一咬牙,付昌拱手请示:“将军,付昌申请带兵突围。”
  “你……”楼科明显被他吓了一跳。转头又看看显示屏上防护罩外密密麻麻的小犬和定位的三个大统领。“唉。”叹了一口气,楼科拍拍付昌的肩,说道:“你去吧,不过,承受不住就回来,我们还能顶得住。”
  “是,谨遵指令。”付昌虽然口头上这么答到,但实际怎么做,就不一定了。
  “一到十五士!”付昌调集着跟随自己突围的战士。“到!”“到!”“到!”……十五声整齐的回复在通话系统中传达到付昌的耳边。“出发!”一声令下,舱门大开,付昌乘坐在御的操作舱里,带头弹射而出。
  御的心情有些复杂,他现在的智能系统中还回荡着刚刚出发前付昌说的话:“御,你听我说,一会的战斗是你没经历过的,我希望我们在过程中能够有一个完美的配合,包括,如果非牺牲不可的时候你将自己的智能系统保护好送到任何一个你认为安全的地方。”御可是知道,自己若是把智能系统送走,那么留给付昌的,就只有一具没有任何能力的机甲外壳,当然,到时候等待付昌的,便是单方面的绞杀。
  战场就在防护罩外。付昌一开始依然找上了一位大统领。不是他不想牵引住所有三位统领,而是这三位大统领十分分散。他们十六个人也只能各自为战,转瞬间,每个人都看不到了被众多小犬包围的战友。
  “付副将,发现其中一位大统领活动范围的规律,请前去击败。”通话系统中传来楼科将军在基地内的指令,并且也收到了将军传来的分析图。“是。”付昌应答到,扔了一颗变异植物的臭气弹,借助小犬之间的慌乱,成功脱身,并且安排了临近的一个队友接受这个大统领。之后便辗转腾挪的向着那个被锁定的大统领而去。


八、又见友人
  付昌顺利的找到了那个大统领,让他惊讶的是,大统领是按照一个圆形来活动的,但是那个被他用后背守候的圆圈里,他什么也看不到。
  “不,那里有东西。”御忽然出声,同时发射了手中的一颗弹药并且直接打开了扫描。果不其然,在扫描下,那个东西展现出了他的躯体。赫然是一架机甲。
  “机甲??!!”付昌更加的惊讶了。不过惊讶过后,一边快速的操作着御进行躲避和进攻,一边质问御:“御,你怎么没有经过我同意就进行攻击了,这样会打草惊蛇,并不是最好的方法!”“主人,如果我不发动攻击,那么下一秒受到攻击的就是你。”付昌一听,懂了,应该是那个隐形的机甲发现了他们吧。
  那架机甲看自己已经暴露了,索性也不在隐形,大大方方的显示出了自己的机甲,并且直扑付昌和御而来。与此同时,付昌的通话中接受到了将军的传话:“副将,援军在五个跃迁点外了,再支撑一下。还有,这架机甲的主人识别出来了,是你调查过的--徐迩。”
  “徐迩!”付昌直接叫了出来。听到这一声的叫声的御明显的身形僵了一下,手上动作也有一小段时间得停顿。
  “哎呀哎呀,还很难为你们记得我。”视屏上被强行插入了一段视讯。视讯中显现出了之前付昌在文件中看见过的年轻的面孔。
  “耳朵,你还没玩够。”一句话,平平淡淡的从御的口中说出来。“我当然没玩够!”刚刚还在嬉皮笑脸的徐迩马上就翻了脸,不过,突然他又笑了,“这不是御嘛,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有被销毁智能啊。作为一个叛逃者的智能,怎么能留着你还让你上战场呢,他们就不怕你跟我跑了吗~”。御抿着唇扭过脸不打算理他。
  付昌看御这么受气,怒道:“你这种懦弱的叛逃者没有资格说在战场上护卫星球的智能。”
  “哈哈哈哈,那就让我这个懦弱的人来会会你吧。”徐迩大笑着留下这句话,结束了视屏。付昌看着御的后脑,也不好说什么,只说了一句:“你大可以不放在心上。”御没有回答他这句话,而是说:“他并不好对付。”
  付昌也很快的发现了这一点。狂风骤雨般的攻击根本让人喘不过来空,徐迩的手速十分的快,并且将机甲的隐形能力运用的十分巧妙。而且,付昌内心感觉,御,对这位前前主人是下不去手的。御的回击并没有攻击过徐迩的操作舱,而徐迩招招对准付昌的操作舱,不过御对操作舱的保护力度达到了最高级,他也不允许自己现在的主人受伤。
  在御的机甲外壳伤痕累累的时候,御检测到了自己的能源已经泄露到一定程度了,突然,楼科将军急速要招回外在的十六个战士。其中响应的有七个人和付昌。也就是说,在刚刚的小犬围攻中,牺牲了一半的战士。将军说,援军已经到了。确实,付昌听到了大统领集合小犬去抵御后方援军的攻击的号令。付昌看见七位同伴安全回到了基地,而自己,离基地太远,还被徐迩缠住,现在了,小犬们基本上也都阻挡住了他的退路。
  那就不退了。
  付昌想,自己既然已经吸引了三位大统领的注意,那就争取留下这三位统领吧。
  回去的战友以及楼科将军和留守在基地的其他的军士都看出了付昌所想。通话系统中一声声的付副将叫的付昌有些动摇自己的念头。他狠狠心切断了通话系统,却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所在的操作舱正一点点脱离、移动。
  “御!你在干什么!”付昌急切的敲打着面前的操作盘,可是,御设置了绝对安全模式,付昌改不了。
  “主人,你所想的事,我来就好了,我的每一任主人,只要我在,都不能负伤。”御终于回头,向付昌笑笑。“御,你这是,何必呢。”付昌放弃了,他知道这个超乎寻常的智能,一旦中了保护主人安危的咒,就再也摆脱不掉了。
  一点点,一点点,操作舱脱离的最后,以极快的速度弹射而出,越过小犬们的包围圈,冲向基地。
  “御,再见。”付昌看着那个包围圈中轰然炸开的火光离自己越来越远。


九、尾声
  “昌子,你需要一个新的智能机甲,我已经给你向上级申请过了。”
  “付昌,你别想了,仅靠一个保留一点智能波动的操作舱,我们研究院也是不能复原智能的。”
  “付哥哥,哥哥说你这几天心情不好,幸来看看你。智能消散了,还会有一个更适合的智能等着付哥哥找到他呢。”
  “付副将,节哀。”
  付昌不听,他从被在2F108星球救回之后就一直在想办法从当初护送他安全离开的操作舱上找到复原御的办法。虽然没有人能完成他的心愿。
  付昌在自己的住处安放着那个操作舱,这是御最后的东西了。
  “副将,你需要一个新的智能机甲。”楼科不希望他再这样缅怀失去的智能了。“大战还没开始,消散的智能显然不只有御一个。你也经历过之前自己的智能消散的情况。怎么这次这么难以摆脱。”
  “不,将军,你不知道……”付昌忽然之间说不下去了,御的事,他自己知道就好了。
  突然一天,付昌收到了一个未知发出者的视讯。点开来,是徐迩。“怎么样,御死了心里特别不好受吧。”一如既往的散漫语句,可是付昌在他被笑意掩盖的眼里发现了一摸悲伤。“你要不要来看看御。”付昌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什么!”徐迩瞬间震惊了一下,其中付昌可以确定有惊喜在里面,不过马上,徐迩变得冷漠至极:“他关我什么事,已经过去的事还有什么好再提的。我只是来看看颓废的你。挂了。”
  楼科本来正在自己的休息室想如何让付昌接受这个新智能,就看见付昌推门进来了。
  “你……”
  “将军,我需要一个新的智能机甲。”付昌只想,让耳朵也来看一下御吧。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他忆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4-27 14:08:19


litong560  发表于 2017-4-27 15: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玄幻机甲,不是科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来默熙  发表于 2017-4-27 15: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在这里给大家说一声抱歉,这篇文因为投稿时有些仓促,所以其一中,误将银河系和太阳系写反了,其二中“还有18年”应为“还有两年”。其中还有几个错字或用错的标点,还请原谅。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