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1 708

我们的故事

不停 于2017-7-11 15:42:3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1446549.jpg

  “你想要个孩子吗?”满月的月光洒在你的脸上,我看着你的眼睛,随着音乐的节拍,问出这个问题。
  “是的,我是露易斯·班克斯。”你微笑着。韦伯上校向你介绍我:“这位是盖雷·唐纳利博士,我电话里提到的物理学家。”“叫我盖雷就好了。”和你握手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个玩笑。
  “手这么粗糙,一定是家务活做多了。不如生个孩子,就当找了个不用钱的佣人,交给她来做这些事吧。”你大笑起来:“难道你就不心疼你的孩子了吗?”
  录音机里传来外星人说话的声音,像一只湿漉漉的狗正在抖掉毛皮上的水。“根据这段录音,你能做出什么推测?” 我向你发问。 你似乎有些为难:“推测不出什么。听上去这些话不是通过喉腔发出来的。不过知道了这一点后,我还是推想不出它们的长相。”。你转向韦伯上校,争取一个和外星人面对面交谈的机会。上校终于同意了:“这件事,我还会跟你联系。”
  我接起电话,听筒里会传来你的声音:“女儿...登山时遇难了。”语气平静,却难掩悲伤。我开车接你,一起去辨认女儿的遗体。一路无言。
  我在停车区等你,一起进入帐篷。“进来看看吧,”我撩起帐篷帘,“神奇的生物啊,上帝创造的绿色地球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包你大开眼界。”忙着安装仪器时,我注意到你不时瞄一眼“视镜”,看起来相当期待这次会面。“收拾好了吗?来看看我们的新朋友吧。”我按下开关,视镜上显出七肢桶的模样。你大吃一惊。我站在一旁,注视着你的反应。
  你终于吐出一句话:“离婚吧。”
  “准备好了?”我试着问了一句。你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够充分的。”这是你第一次见到七肢桶,虽然收获不多,但你有了更好的想法。第二次接触七肢桶,我是你的模特,为七肢桶展示各种动词。不断地与七肢桶沟通,再加上各方的努力,你对七肢桶的语言文字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与此同时,我也收到了来自伊利诺斯州的好消息。我迫不及待地推开了你房间的门,不等你问,就拈起粉笔,画了一幅图:“一束光穿过空气进入水中,这就是光走过的路径。光线循着一条直线,直到与水接触。水的折射率与空气不同,所以光走的方向发生了改变。这些你以前学过,对吧?......换句话说,一束光实际所取的路线永远是最快的的一条。这就是费马的最少时间律。”
  “不,我完全搞不懂你在说什么。况且,这些知识已经超出我们高中课本的范畴了吧。”我摇摇头。放学后,只剩两人的教室里,那个你记不得名字的女生,仍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试图向我解释清楚费马原理。“听不懂吗......但是没关系,你迟早会用上的。”她抬起头,伦勃朗式的光布在她的脸上。
  有了费马原理,你越来越熟悉七语,尤其是它们的书面语。你也要求我尽力学习,但我做不到。到现在,我也只是会一些七语的口头语,但这已经足够了,因为,毕竟我是物理学家。最后一次与七肢桶见面,你专注地倾听,试图记下每一个细节。我静静地站在一旁,像第一次一样,注视着你的反应。
  这是我所知道的我们的故事,从视镜旁的办公室,到放着女儿遗体的太平间。剩下的,将与我毫无关联。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结局,我选定了自己要走的路,也就是未来的必经之路。我循路而前。我后悔了吗?我是否惋惜我们的故事太短,我是否珍惜了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我的未来,究竟是最小化,还是最大化?
  这些问题充斥着我的脑海,直到你微笑着回答:“是的。”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1 个关于我们的故事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5-3 15:31:34


思想的光  发表于 2017-7-11 15: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怕读这种故意把时间打乱的一交一替的叙述方式,对我这种笨人来说,这种手法的唯一目的就是一遍读不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