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838

发现上帝

不停 于2017-5-4 10:08:10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318750-15051Q00H666.jpg





  光源星亮了。极超微星向着光源星的一面立刻亮得让人兴高采烈。
  星球长克诺普和极超微星建设总公司的董事长李希特一起走进金碧辉煌的全球办公中心。他们的头发、皮鞋和心情都如此时这个星球一样亮堂。跟在他们后面进入办公中心的是天文学家沃尔特和哲学家石里克。与前面的两位相反,他们半低着头,神情暗淡,目光深邃又忧郁,连西装都受了影响,看去似乎是从哪个角落里拣来的。
  极超微星是一个地震频发的星球,建筑的高度是严格控制的。全球办公中心虽是最高的建筑,但也不过十层。如果不是突破法律、经全球议会表决通过,连十层也是不可能的。科技等部门在一楼,政府的首脑和全球建设总公司在最高层。
  “哗啦”,天花板碎裂。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鬼魂附体,东奔西窜。
  克诺普醉汉般跑出办公室。电梯不开,全楼断电,拐角处的电源箱“啪啪”地冒着蓝色的火花。楼里弥满着焦糊味和烟雾,好像哪里着火了。
  天文学家沃尔特和哲学家石里克是第一批跑出来的人。过了很久(实际上只不过两分钟),克诺普和李希特才跑了出来。李希特跑在最后面,再后面,是正在倒塌的大楼。克诺普一面派人营救压在几块建筑材料下面的李希特,一面试图与地下控制中心通话。由于灾难的破坏力巨大,地下控制中心的通道被彻底摧毁。好在,极超微星早已使用了中微子通讯技术,承载通信信息的中微子可以穿透几乎任何障碍物。克诺普与地下控制中心的人通话正常,地下控制中心一切也正常。下面传来的信息告诉克诺普,这次极超微星碰到的是全球性的大灾难,他们已收到全球所有地方的报告,只是南半球的灾难稍微轻一点。
  克诺普立刻召集全球紧急救灾会议。会议地点是全球办公中心前面的那片废墟。
  克诺普和他的官员们布置完了救灾工作,正要离开,“我说,”沃尔特突然站到一块倒塌的墙体上,对已经转身的官员们说,“灾难还会不会来?什么时候来?”要在平时,没有人会理会一个科学家的话的,现在情况则不同,“以我们极超微星的文明水平,战胜目前的困难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觉得我们这个会还应该有第二个议程,讨论重启宇宙运动研究项目!救灾解决眼前问题,这个项目解决长远问题。”
  大家记起了沃尔特当年的预言:极超微星将会有巨大灾难来临。当时大家都骂沃尔特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疯子。更有官方媒体说,沃尔特的言论是故意制造民众的恐慌心理,目的是抑制伟大的房地产事业。有一家电视台联系沃尔特做一档节目,希望他能够从科学的角度解释一下他预言的根据。但节目被取消了。据说是全球建设总公司的老总李希特对所有媒体暗示:谁给沃尔特说话的机会谁就别想获得他的赞助。几乎所有媒体都以房地产广告为生,李希特这么一暗示,沃尔特的话就只有他自己能听得到了。不但如此,沃尔特主持的宇宙运动研究项目还莫名其妙地被取消了。“你们会后悔的!”大家都还记得沃尔特当时的愤怒。
  现在,后悔终于来了。
  克诺普当场决定,重启宇宙运动研究项目,由沃尔特主持,所需财力百分之百满足,所有部门无条件配合。




  沃尔特成立的宇宙运动研究中心位于极超微星地下深处的控制中心。那里的超级电脑存储着几乎所有极超微星的文明成果。沃尔特召开的第一次会议的议题是:这次大灾难来自于极超微星内部还是外部。一些地质学家说破坏力来自极超微星内部,一些天文学家说来自外部,哲学家石里克说,会不会是外力诱发内力然后一起起作用?沃尔特则坚定地认为,大灾难来自于外部。他说:“这与我的天文学家的身份没有关系,我想,如果大灾难来自于内部,那么,为什么我们极超微星地下控制中心没有受到很大的破坏?大家还记得我们曾经做出的那个预言吗?当时我们观测到离我们极超微星十几亿个JCW长度单位的地方有一团超级庞大的黑色物质。这团黑色物质有八千万个JCW长度单位,宽有四千万个JCW长度单位,而厚度,我们无法探测到。那时它正向我们高速移动过来,大家请看。”
  沃尔特按了手中的球形控制器一下,地下控制中心会议室的空间里便出现了那团超级庞大的黑色物质的三维影像。大厅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人们都在心怀畏惧地看着那团可能是给自己的星球带来巨大灾难的东西。
  “那是上帝。”石里克突然爆出一句。
  “哄--”大厅里的人都笑了。
  “我倒认为石里克说的有一定道理。大家看,”沃尔特又按了一下手里的控制器,控制器发出了一道蓝色的细光柱。沃尔特用蓝色细光柱当指示棒,指着那团移动着的黑色物质,“这里,仔细看会发现这条黑色的柱子与黑色物质的主体有一定距离。再看这里,也是同样的情形。如果说黑色的物质是上帝的身子的话,那么,两边的两条黑色的柱子不就是上帝的胳膊?”
  “那么,上帝的头呢?”
  “上帝的腿呢?脚呢?”
  “上帝的屁股呢?”
  “哄--”大厅里回荡着质疑和哄笑。
  “当然,石里克那么说更多的是一种比喻。至于这团黑色的物质是什么,它的全貌是怎样的,我们急需着手观测。”沃尔特把手里的球形控制器按了两下,大厅空间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沃尔特坐到了桌形超级电脑前,手在桌面上一个地方碰了一下,大厅的空间里出现了几行立体的字,那是沃尔特给宇宙运动研究小组的命令。他一边抚摸着自己显赫的光头,一边以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口气宣布:“第一小组,负责在极超微星附近的几颗星球上建立星际联合观测站,以便及时预警;第二小组,负责中空巡游,目的是在中等距离上发现更多的星体,进而找到合适的星体建立更前沿的预警观测站;第三小组,负责深空探测,在超远距离上探测,从更广阔范围认识宇宙。第四小组,负责宇宙星体运动的理论研究,尽早建立星体运动理论模型;第五小组,负责各种数据的提供、分析、合成。马上行动,有问题吗?”
  “有。”是第一小组的负责人。“与我们相近的星球上的生命会与我们建立星际联合观测站吗?虽然附近各星球间为避免发生星球大战签定了互不进攻条约,可是,各星球之间还是不信任的。还有,有人认为我们星球的大灾难与他们中的某个星球捣鬼有关。”
  “他们已经同意了,因为他们几乎同时和我们一样遭受了大灾难,有的星球比我们还严重。还有问题吗?”
  “有。”这次是第三小组的负责人。“我们这个小组的运作要升级版的光压力驱动飞船,还要建全新的飞船发射场,那意味着要更多的财政拨款。可是负责财政拨款的那秃子,”第三小组的负责人意识到沃尔特也是光头,就马上改口,“财政部长先生说可以,但从他以往的德性看,他一定会刁难我们的。更麻烦的是李希特,他现在全权负责重建工作。目前,他正在唯一适合建发射场的那块地方建难民临时安置区,据他手下的某些人说,他现在只不过是在占地盘,以后他会在那里建海滨度假村。”
  沃尔特一直认为搞房地产开发的都是一些不关心星球未来的家伙,在那些家伙眼里,好像建房子就是人类文明的全部。听第三小组的人这么一说,他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显赫的头部,好像他的头就是李希特。“啪”,他又发泄似的拍了一下桌形超级电脑,大厅空间里的立体字没有了。
  “我马上打电话给李希特!”沃尔特觉得有必要行使他的无上权力了。
  “让那帮家伙去无人星球上盖房子吧。”有人愤愤不平。
  听了这句话,沃尔特突然有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邪恶的想法,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




  前不久还相互防范的几个星球现在面对来自宇宙的未知力量,他们走到了一起。星际联合观测站庞大的观测数据源源不断地从邻近的星球上传输过来,最终都在极超微星的地下控制中心汇集。从目前的数据看,他们并没有观测到那团黑色的物质。作为科学家,沃尔特希望“上帝重现”,但作为一个普通的极超微星居民,他永远也不希望那团黑色的“上帝”重现,永远也不。
  第二小组那里有进展。最近他们的飞船已飞到离极超微星两亿JCW长度单位的星空。他们发回的信息显示,他们发现了一团更大的棕色的物质集合体。那个物质集合体长约有1.5亿个JCW长度单位,宽有五千万个JCW长度单位。庆幸的是,目前没有发现它有向他们星球移动的迹像。如果这个棕色的物质集合体向他们移过来,产生的灾难的严重程度将是上次的很多倍。沃尔特一方面立刻发布命令让第二小组严密监控、观测它的动向,同时继续扩大巡游范围,争取观测到它的全貌。另一方面,他给身边的助手及第五小组的人发布命令,严守秘密,没有他的允许,该观测结果不许外传。
  第三小组进展缓慢。他们要的新飞船发射场还没有到手,好在财政拨款大部分到了,深空探测所需的新型光压力驱动飞船的研制已获得重大进展。
  第四小组宇宙运动理论模型仍在起步阶段。
  第五小组有了新的发现。他们在超海量的信息中终于找到了关于他们的星球被撞击的记载。上次撞击距刚刚过去的这一次大约有一个光源星明暗周期。光源星的一个明暗周期相当于12个极超微星世纪,而每个极超微星人的寿命都在一个极超微星世纪左右。难怪作为天文学家的沃尔特都不知道。
  助手送来一杯英红九号,沃尔特一边品茶一边随手在面前的桌形超级电脑的桌面上浏览着新闻:星际联合观测站运转顺利……某著名生物学家失踪……超大黑色物质团再度袭来……上帝惊现……“啪!”,沃尔特把茶杯放在桌面上,茶水溅了小半个桌面。他很不喜欢这些小报记者的德性,他们总是把新闻当成小说写:首先,第二小组观测到的是棕色物质集合体,而不是黑色物质集合体;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棕色物质集合体并没有向极超微星袭来。沃尔特想到了第一时间辟谣,否则极超微星会陷于极度恐慌之中。这时,他又看到了桌面上跳出了另一条新闻:黑色超大物质团向本星球袭来,预付了建设总公司度假村别墅首期款的民众要求退款,要求退款的人占住了建设总公司在海滨的度假村工地,工地被迫停工……沃尔特忍不住骂了粗话:“明明说好要建新的宇宙飞船发射场的嘛,李希特这头蠢驴要干什么?狗屎!”沃尔特再次明白,有的人就是土里刨食的鸡,眼里除了那点食就没别的了。那些买了度假村房子的人也是,如果整个星球都要被撞击了,还要退款干什么?去另一个世界用?缺根筋!
  一个想法在沃尔特脑子里闪了一下,这使他刚才的愤怒变成了逍遥自在。他叫助手重新泡了杯英红九号,慢慢地享用起来。
  面前的超级电脑上的一个地方闪了两下,他知道,这是克诺普要来的信号,别人没有资格以这种方式与他直接联系的。
  “给我个说法!”克诺普人还没进来声音就冲过来了。
  “什么说法?”
  “装傻是吧?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的星球又要被撞,你会不知道?你看看现在外面的世界乱成了什么?数千人闹事,所有人惶惶不可终日,所有的建设都停了下来,你说,究竟怎么回事?”克诺普一生气连头发都不顺溜了,有两根头发不知什么时候竖了起来,他每发一个音节,那根头发就动一下,像是音量的指针。
  “我会给说法的,但不是现在。”
  “什么时候?”
  “李希特建海滨度假村的地方就是我们要建新型宇宙飞船发射场的地方。”
  “有这事?”
  “要不你问一下李希特?”
  克诺普有点明白沃尔特的意思了。
  “你是不是故意放出假消息,让李希特吐出那块地?”
  “不,是小报记者编了假消息,我只是借用一下这个假消息。”
  李希特吐出那块地后的第一时间,沃尔特就向全球辟了谣。极超微星立刻恢复了正常生活。




  沃尔特的好心情并没有彻底到来。
  有一件事一直像影子一样跟着他--他绑架了那位著名的生物学家。现在,那位生物学家就“关”在他隔壁的房间里。他绑架那位生物学家的决定是在第五小组的那个发现后做出的。如果那团超级巨大的黑色物质真的每隔12个极超微星世纪出现一次,那么他是没有办法看到它的出现了,更不用说弄明白它是什么了。作为天文学家,他又是千万分地想弄明白它是什么,这是天文学家的使命。
  沃尔特走到隔壁的房间。那个著名生物学家是女的,沃尔特进去的时候她正出神地欣赏着她修长匀称的手指。沃尔特走到她面前,坐下。著名生物学家停止欣赏自己的手指,把手放到腿上。沃尔特发现她的腿和她的手指一样白嫩、富有弹性,一看便知是处于生命的旺盛期。沃尔特有些嫉妒了,他知道她只小他一岁。
  “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大名鼎鼎的宇宙运动研究小组的头头,几乎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还知道些什么?”
  “还知道你很卑鄙。”
  “给个理由。”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怀什么鬼胎。你是在用你手中的权力来报复我。”
  “格尔达,看来你真认识我。”几十年前,格尔达与沃尔特有过一段感情纠葛。
  “烧成灰也认识。”
  “别以为我那么小心眼儿。直说了,我想要你的细胞完全修复技术。”尽管这是一间地下深处的房间,这里不可能有窃听装置,旁边也没有第二个人,沃尔特还是把声音压得很低。
  “你怎么知道的?”格尔达十分吃惊。细胞完全修复技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她的团队是分工协作的,像工厂的流水线,每个人只知道自己研究的那一部分,最终的合成结果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项技术在大碰撞前她才掌握的。那天,她在实验室看到结果后兴奋无比又恐惧无比。兴奋的是这一项空前伟大的技术,它可以使细胞在衰老前被修复如初,而且几乎可以无限次地修复,除非人为地设定修复次数。也就是说,人只要愿意接受这种技术,就可以不死。格尔达悄悄地在自己身上做了实验,她的皮肤居然慢慢变得像她二十岁的时候一样。同时她也产生了巨大的恐惧,因为这项技术一旦应用,就意味着所有人都不会死,极超微星上将人叠着人,更令人不能接受的是,人类几乎所有的伦理观都将崩溃。因为:与你同场踢球的,可能是你的远祖;街上碰到的那个长发美女,有可能是你奶奶的外婆。格尔达不敢往下想,她决定将此技术永久封存,她绝不能公开只有上帝才能掌握的秘密。
  “别忘了我拥有全球不多的几台超级电脑中的一台。我可以进入很多电脑,只要我愿意。”沃尔特很得意,他很享受现在在格尔达面前占上风的时光。
  “别人会不会进入我的电脑?”
  “不会的。全球有使用超级电脑权的人不超过四个,而且,也不是每一个使用超级电脑的人都能编出破解你的锁死密码的程序。几个人当中对你感兴趣的也只有我一个。”
  “你什么时候进入我的电脑的?”
  “大碰撞发生的第二天。”
  “也就是说,你刚出任宇宙运动研究中心的头头后,首要进行的不是研究,而是进入别人的电脑,窥探别人的隐私?”
  “别说的那么难听。发生了那么大的灾难,看看老朋友是否安好,应该可以吧?”
  “你想要我的细胞完全修复技术干什么?”格尔达心里很温暖。
  “想想吧,你,我,都被实施了细胞完全修复技术,然后,一起活很多世纪,一起说很多很多话,直到实在不想说了。”沃尔特很陶醉,似乎看到了几个世纪以后却仍然年轻的自己。
  “我现在就和你没话说了。”
  “哈哈,开个玩笑的,虽然我一直单身,但也并不意味着非你不娶。我想用你的细胞完全修复技术,让你我,还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对人类未来有用的人活下去,直到我们弄明白撞击我们星球的是什么。”
  “哪些人将使用我的技术?”
  “你,我,克诺普,石里克,还有其他六个人,大部分都是我们研究小组的人。”
  “我不想在你的名单里。”
  “为什么?我们一起为人类的未来努力不好吗?”
  “我自己已经用过了。”
  “怪不得你的皮肤……”沃尔特说着就试图用手感受一下格尔达皮肤。刚一伸手,格尔达就打开了他的手。




  很多年过去,极超微星并没有发生任何灾难,它比那次大灾难前更繁荣了。沃尔特渐渐变得不那么重要,财政部门甚至开始控制给宇宙运动研究中心的经费。人们也开始对宇宙运动研究中心每年花大把的钱抱有怨言。
  好在也有令沃尔特高兴的事。现在他已收到深空探测组的第一批数据。数据显示,深空探测组的三只飞船已飞到距离极超微星一点五亿JCW长度单位的地方,他们距光源星只有约五千万JCW长度单位了。数据还显示,深空探测组向光源星发出的信号全都被反射回来,他们向光源星周围发射的信号也一样被反射。沃尔特据此推断,光源星处在一个类似盒子的空间里。也就是说,宇宙是有限的?他被自己的论断吓坏了。
  沃尔特触碰了一下面前的桌形超级电脑,将目光对准深空探测组专用对话框,对话框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立即接通了一点五亿JCW长度单位之外的深空探测组。
  “数据收到,辛苦了。你们可以再向光源星方向移动一下,看看能观测到什么。”
  “头儿,我们现在已经能感受到光源星的巨大热力了,我们正要向你请示要不要后退呢。我们再往前走就会被烤成肉串。”
  “你们要是烤成肉串,李希特之类的人会把我吃掉的,那就后退吧。后退到安全距离后你们可以向光源星周围更远的地方发射信号,看看这个阻挡信号的家伙有多大。”
  “收到。”
  “通话完毕。”
  理论研究组也传来了好消息。宇宙运动的模型虽然仍没有可信地建立起来,但是根据极超微星在大碰撞中受破坏的程度、特点,分析得出结论:上次的大碰撞其实不能称之为“大碰撞”,因为那团黑色的超级巨大的物质并没有直接碰到极超微星,受破坏更严重的邻近的星球的研究也这么认为。他们比极超微星离那团黑色的物质要近得多,但他们也没被直接碰撞。他们共同的研究结果是这样的:第一,极超微星和邻近的星球受到的应该是那团黑色物质运动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力的扰动,他们暂时把这种现象定名为宇宙扰动;第二,在上次的宇宙扰动中,极超微星和邻近的星都偏离了原来它们在宇宙中的位置,这也可由极超微星与邻近星球的距离的变化得到证明。
  中空巡游组发来了更加不可思议的数据。他们连续几年分批次地对他们上次发现的那个棕色的物质集合体及其周围进行探测,结果他们又发现了棕色物质集合体的旁边居然又有一团黑色的物质,而且十分巨大。沃尔特把所有的数据都输入他的超级电脑,超级电脑把数据处理完毕,他发现超级电脑显示了一幅黑色物质体的图形。那个图形似乎在哪里见过。沃尔特立即想到上次扰动他们星球的那团物质。他拿起了球形控制器,一按,他面前的空间里出现了那团黑色的物质。他与超级电脑上的图形比对后发现,两个图形的一部分很相似。沃尔特想破脑袋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的确,人思考只有上帝才知道的秘密,一定会显得傻里傻气。他甚至对自己的工作产生了怀疑。
  沃尔特的超级电脑亮了一下。克诺普要来了。
  与克诺普一起来的还有格尔达。
  “出事了!”
  “什么事?”沃尔特想,不会又是数据泄漏吧。
  “李希特也注射了细胞完全修复液。”格尔达说。
  “有证据吗?”沃尔特很吃惊,李希特根本就不在那个名单里,实施过程又是绝密的,被实施者的家人都不会知道的。李希特怎么会知道这一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弄到格尔达那种严格控制了配制量的液体啊。
  “不用证据,脸就是证据。那个年龄的人脸不会是那个肤色的。那种液体注射后我一眼就看得出来。”格尔达说。
  “这事怎么会泄漏出去的?”沃尔特说。
  “泄漏源要查,但目前更重要的是我们拿李希特怎么办。”克诺普说。
  “这事的结果有二:一是他把秘密泄漏出去,天下大乱;二是他和我们一起活下去,直到注射的细胞完全修复液作用结束的那一天。”沃尔特说。
  “在他死之前他不会泄漏秘密的。”克诺普说。
  “那就让他这么活下去?”沃尔特说。
  “细胞完全修复液配制的量是严格限定的,他如果注射了,也最多是痕量级的,很少,起作用的时间比我们短多了。”格尔达说。
  “那就更危险了,他死之前为了报复,一定会说出去的。”克诺普说。
  “我有办法。不过……”沃尔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很久以前就在他脑子里冒头的想法,刚开始的时候这么想只不过是表达一种对李希特的不满,现在看来要变成真的了。
  沃尔特、克诺普、格尔达三个人商量到最后,达成了一致意见。“只好这么干了。”克诺普总结说,话里有些不得不的味道。
  沃尔特召开了一次星际联合观测站的远程会议。他把深空探测组的数据传给了邻近的几颗星体。他提出一个设想,让各星体都派出探测飞船,每个星体负责一个方向。他想,假如真像他推测的那样,宇宙有边缘的话,那会不会各个方向都有边缘?宇宙会不会真是一个四方的盒子?




  离上次的宇宙扰动已有一个多极超微星世纪了。沃尔特领导的各小组仍在紧张地工作中。注射了细胞完全修复液的重要人物都变得年轻人一样,他们以惊人的精力和智慧工作着。小组里一般岗位上的人员则被更年轻的人替代。探测不间断地进行着,得到的数据也越来越庞大,处理它们的则是更新更智能的电脑。
  沃尔特认为李希特快要说出那个秘密了,因为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好奇为什么他们中少数一些人根本不老,好像时间忘记了他们几位。
  李希特开始衰老,尽管不那么明显。
  他必须马上启动他们早已商量好的那个计划。促使沃尔特下决心立即启动那个计划的还有另一个原因:李希特在极超微星上无处不在。李希特的公司几乎控制了整个星球上的建筑业,他又用建筑业赚来的钱控制了很多媒体。媒体收了李希特的钱就无孔不入地兜售他的私货:房地产投资。媒体再次鼓动起了人们的贪婪和狂热,一家往往有好多套房子,然后又瞅准时机地卖出去。李希特的团队又不失时机地一次又一次地抛出房价上涨论,于是又有更多的人把钱和精力投到楼市。相比之下,实业,科技创新之类的东西赚钱慢得像蜗牛,在楼市的狂热面前,它们还能存活,就已经是奇迹了。人们彻底忘了一个多极超微星世纪前的那场灾难。很多议员不止一次地吵着要削减沃尔特团队的经费、剥夺他们的特权。就连克诺普也昏了头,比如最近,他去参加了李希特某个工程的开工典礼,却没有参加一年一度的极超微星科技创新大会的颁奖仪式。克诺普的行动客观上又加剧了社会风气的转向,他也似乎忘记了李希特的危险。
  格尔达失踪了。
  格尔达失踪的第一时间里,沃尔特就认定与李希特有关。沃尔特因为格尔达掌握了“上帝的秘密”绑架过格尔达。李希特也会。
  克诺普也几乎相信了沃尔特的判断。他们决定立即启动那个已经筹备了很久的计划。
  沃尔特要启动的计划是派出一个庞大的飞船队,去开发深空的一个星体,以作为极超微星的备份,必要的时候,比如,像上次一样的宇宙扰动,就可以向新的星体进行大迁移。
  李希特没有悬念地获得了新的星体的全部开发权。
  李希特的飞船队将从那个新型发射场出发,当年,他差点让那里变成海滨度假村。李希特团队里几乎都是他自己挑选的人,他们都已迫不急待地要飞赴那个更能施展他们雄心的新的星球。李希特倒显得很平静,他要认真看一下克诺普、沃尔特以及这个他生活了很多年的星球。他早已想好了自己的计划:一旦他的船队到达新的星球,他就立即宣布与极超微星断绝关系,然后,他就是那个新星球上的主人。
  “所有乘员最后一次身体检查。”指挥中心发出命令。
  “明白。”操作员随即打开了与所有船员的信息交流系统。每一个乘员的身体指标数据都被航天服自动收集起来并发到指挥中心。
  在上传的乘员身体指标数据里,沃尔特发现了他一直寻找的那一组数据。那一组数据在外人看来十分正常,与其他乘员没有什么区别。但沃尔特异常激动,那是一组他做梦都在寻找的数据--格尔达的身体指标数据。不出沃尔特所料,李希特挟持了格尔达,他与她一起去新的星球,在那里他协迫她配制出细胞完全修复液,他就可以永远地做那个星球的上帝了。
  克诺普下令停止发射。他和沃尔特都从超深层地下指挥中心里出来,走到李希特和格尔达所在的01号发射架。
  “李希特,让格尔达出来发射就继续。这是命令。”克诺普拿着通话器与飞船里的李希特通话。
  “脑袋不错嘛!但格尔达不能出去,不信问问她。”李希特把格尔达的通话装置接通。
  “我是格尔达,我很好,请让发射继续。”
  “格尔达!我是沃尔特,你疯了?”
  “我没疯,我很清醒。请让发射继续,再见。”
  “李希特,如果不让格尔达下来,你就在上边呆着吧。永远不会动的飞船很好玩,我知道。”克诺普从沃尔特手里拿过通话器。
  “真的?你们只有5分钟,如果5分钟后还没有发射,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什么?”
  “请你问一下指挥中心的人,他们看到了什么?哈哈,那才真的很好玩。”
  位于深层地下的指挥中心传来消息,他们在控制系统的一台电脑屏幕上发现了一枚超级炸弹的模型图。克诺普知道,以他们目前所掌握的技术,这枚超级炸弹可以完全把他们的星球毁掉,因为它所采用的技术比原子弹要先进几百倍。
  “怎么样?发射吧?我对那枚小蛋蛋的控制距离只有2000个JCW长度单位。也就是说,当你让整个船队都起飞后,我也就管不着那个小蛋蛋了。你们拆掉它就是。”
  “好吧。算你狠。”
  “这不是狠,这是生存法则。哈哈哈。”
  沃尔特离开的时候,朝高高的发射架上的01号飞船挥挥手,他看不到格尔达,但他相信她能感觉到他在朝她挥手。
  “五、四、三、二、一,起飞!”
  “格尔达!”沃尔特几乎在吼。
  几十艘飞船依次起飞了,它们像一串远去的大雁,它们将去一个新的地方,然后在那里筑巢。一般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但克诺普和沃尔特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这支飞船队在飞到很远的某个距离的时候,会同时出现原因不明的重大故障,然后,整个船队都会爆炸,变成永远飘在宇宙的垃圾碎片。
  “格尔达是在用自己生命挽救我们这个星球。”看着远去的飞船,沃尔特的眼睛湿润了。




  沃尔特的研究小组有了更新的进展。
  中空巡游组经过几十年的探测,终于取得了比较全面的数据。当这些数据输入新一代超级电脑后,沃尔特看到了一张惊人的图像:一个人形的东西在办公桌前端坐。“这不会是上帝本人吧?”沃尔特看到图片的那一瞬,他觉得自己简直像一个无知的孩童。“我们看不到世界,我们看到的最多是世界的一个影子。”这是需要考古才能知道是谁说出的一句话,现在,他深深地信了。
  深空探测组的数据报告更让他崩溃:他们所处的宇宙居然是有边缘的!从新一代超级电脑绘成的图看,宇宙大致上是个方形的“盒子”,这个“盒子”的长宽高各有几十亿个JCW长度单位。这意味着什么?宇宙大爆炸理论崩溃,万有引力是个谎言,连“宇宙”这个词本身都是极其错误的……可是,这个“盒子”的外面又是什么?这个“盒子”又在什么空间里?那个空间又是在哪个空间里?……沃尔特简直要疯了。
  又过去了一个多极超微星世纪,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他的团队仍在工作着,只不过换了好多代了。极超微星上的人已是那次宇宙扰动幸存者的第八或者第九代了。说起那次宇宙大扰动,现在的人只有查资料才能准确地知道了。大扰动后使用了格尔达的细胞完全修复液的十个人,不,九个人,依旧青春留驻。当初格尔达给他们注射的是六个极超微星世纪的量,那是沃尔特当时预计能研究明白宇宙扰动的时间。现在全球人都知道了他们九个人会常生不老,他们被称为“上帝的使者”。科技的发展更是以加速度进行。以他们九个人所掌握的技术为例:核聚变技术已十分简单,如果普及开来,任何一个有点常识的人都能造出毁掉他们星球很多次的超级武器;格尔达所掌握的技术现在连沃尔特都可以很容易地掌握,而且还有很大的进步;关于宇宙,关于宇宙扰动,沃尔特都已经完全弄明白……他们九个人已订下一个约定:永远不把他们掌握的技术传出去,他们要把这些只有上帝才应该知道的秘密永远地还给上帝。他们九个人中没有人会怀疑哪个会泄露出去什么技术,因为他们活得太久了。他们深受活着之苦,死亡成了他们追求而不得的梦想。
  但沃尔特悄悄做了一件与那个约定打擦边球的事。他心理总装着格尔达的形象:中学时代的,大学时代的,再到后来他们一起工作的。有一天他想,能不能在他的生命旅程结束之前复制一个格尔达出来?这个念头像一个火花,瞬间点燃了沃尔特的创造激情。要利用目前的生物技术复制出一个格尔达,首先得有格尔达的卵母细胞和体细胞。哪里有呢?她的体细胞也许可能在她用过的物品上,如果有的话,以他这个时代的技术也许可以让它复活的,只是概率极低,还得有相当好的运气。至于卵母细胞,他就无能为力了。他决定先找到她的体细胞,尽管找到也什么都不能做。沃尔特把所有他藏着的格尔达的物品都拿出来,一件一件地检查,每一个平方毫米都不放过。她中学时代喜欢带着的小笔记本(那个时代的笔记本已无实用功能,只是一种有怀古味道的纪念品),她用过的电脑,甚至她用过的一条系头发用的橡皮筋,但一无所获。他最后检查的是那次他绑架她用过的绳子。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他发现了她的一个体细胞群。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格尔达的那些体细胞还有没有生命活力,他没有把握。但这已经是巨大的惊喜了。给他留下的最有用的信息的,居然是他“施暴”的结果。
  沃尔特把格尔达的体细胞群放在特制的培养液里。他首先要做的是看能否唤醒那些体细胞的生命活力。很多天过去了,那些体细胞还在沉睡,看样子还会继续沉睡下去。沃尔特燃起的火花快要熄灭了。
  他的手在超级电脑上随意划拉着,无意中划拉到了格尔达的资料库。那是格尔达走后他私下从她的电脑上的复制过来的。很多时候,他都会点开它,然后在里面游逛一番,似乎这样就是在和格尔达交流。他突然想在她的资料里找到与他有关的信息。他很期待,又害怕。如果格尔达的资料里根本没有提到他呢?那就意味着他在格尔达的生活里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他太不想看到那样的结果了。他在犹豫,那个念头像钻入他体内的恶魔,他无法赶走它。最终他还是忍不住输入了自己的名字。瞬间,格尔达的资料里含有他名字的文件全都出来了。他一一点开,细细品读,像一场迟了很多个世纪的对话。格尔达的资料里有关他的信息不多,但这已足够他幸福的了。他点开一个名叫《鞋的尺码》的文件:
  沃尔特:
  也许你有机缘看到这个文件,也许没有。
  也许你看到这个文件的时候,送给你的那个小鱼缸里的鱼已经死了,尽管我给它注射了细胞完全修复液,更或许,你早已经扔掉了那个小鱼缸。
  但如果你看到了这个文件,并且那个小鱼缸也没有扔掉的话,那么,请你打开小鱼缸的底座,里面附带了一个超级微小的“冰箱”。如果你一直在给小鱼缸供电,“冰箱”就会一直工作。那里面有一支极小的试管,里面的液体里有我的体细胞和卵母细胞。如果足够幸运的话,它们还活着。那么,你就可以用它们复制一个全新的“我”。因为我想看到很多年以后的你,并且和你在一起。
  你看到这个文件会在多少年之后?一个极超微星世纪?很多个极超微星世纪?
  看天意吧。再见。
 格尔达



  那只小鱼缸是格尔达最后一次与他见面时送给他的。她那时候已经被李希特控制?那时候她已经决定以身赴死?沃尔特几乎没有看完最后几行,他飞快地跑到他床前的一个小鱼缸前面,火烧眉毛般地弄开底座……




  新的格尔达已经长大,完全是格尔达复活。一开始,沃尔特还试图在两个格尔达之间找出不同,时间长了,他心里就只有一个格尔达了,就是眼前活泼可爱的这一个。

  一天,深空巡游组发回了一组新的数据。几秒钟后,沃尔特得出了结论:那个“坐”在“桌子”边上的巨大的黑色的物质团开始朝极超微星方向移动。他早就料到这一天了,他只是一直在等待这一天。
  他想也没想就把这个消息匿名通报给了各大媒体。立刻,极超微星陷入恐惶之中了:股市每天都在玩跳水;街上到处都是手上有十几套几十套房却出不了手的人群;每一家酒馆里都是彻夜痛饮的人;有一个老板为了图痛快竟然与别人合伙抢劫了自己酒店……突然有事可做了,克诺普不再对自己总不会死去的生命和生活厌倦了,他一面给沃尔特下命令,让他出来辟谣,一方面命令政府部门强制恢复社会秩序。沃尔特接到克诺普的命令只说了一句话:“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克诺普明白了那个匿名人就是沃尔特。
  据测算,极超微星这次恰巧位于那团黑色物质的运行路线上,也就是说,极超微星这次在劫逃,极超微星以及附着在它上面的文明将会归零。与一般人不同的是,沃尔特还知道哪一天会是极超微星的最后一天。
  沃尔特要和新的格尔达结婚了。
  他们的婚礼将在废墟博物馆(那次宇宙扰动之后,石里克提议永久保留倒塌的博物馆,以便让人们永远记住那次灾难。)举行。这是整天无所事事的哲学家石里克选定的,他说,这是他最后一次的哲学活动了。
  那天光源星像往常一样地亮着,正常得与过去的任何一天没有半点区别。但九位“上帝的使者”都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日子。
  新格尔达穿着婚纱,拖着长长的裙摆。沃尔特红光满面,让人觉得属于他的冗长的演出终于要到高潮了。他们在高低起伏的红地毯上款款地走着。两边是八个似乎永远不会死去的上帝的使者。废墟上的人也知道好日子不长了,就拿出每一天都是最后一天的劲头,制造出超高分贝的掌声。乐队打了兴奋剂,由于用力过猛,把婚礼进行曲奏成了狂热的斗牛曲。
  “上帝要下班了,我们去迎接上帝。开始吧?”石里克给身边的克诺普说。
  “婚礼开始。”主持人克诺普宣布。
  “新郎,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石里克问沃尔特。
  “我愿意。”沃尔特高兴得向全世界宣告。
  “新娘,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石里克问新格尔达。
  “我愿意。”新格尔达说,她微微低下了自己的头。
  掌声。撒花。沃尔特把一枚钻戴到新格尔达手上。新格尔达把头凑到沃尔特头边,低声地问:“你说过今天你要告诉我关于上帝的秘密的。现在告诉我吧。”别人都以为他们在说只有他们自己才有权享受的悄悄话,就都把头偏到了尽可能远一点的一方。
  “我们每天都会上下班,上班时进门,打开屋里的灯,然后走进办公室,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几个小时后我们又下班,离开办公桌,再把灯关了。每天大都是如此。不论是上班还是下班,我们走路时的风都会带动空气,空气又带动悬浮在空气中的极小的尘埃,而每一粒极小的尘埃上都有可能生活着很多极小极小的生物,而这样的扰动对它们来说都是巨大的灾难。它们可以发展它们的文明,也可以利用它们的文明去研究它们碰到的所谓宇宙扰动,但它们无法改变它们的命运。”
  “屋里的灯就是光源星?”
  “你很聪明。”
  “我们就是生活在办公室里的尘埃上的极小极小的生物?”
  “大致是这样。”
  “你们九个‘上帝的使者’都知道这一点?”
  “当然。瞧,上帝来了。”
  沃尔特话音刚落,整个极超微星就受到了比上一次宇宙扰动强烈一万倍的力量。沃尔特紧紧握着新格尔达的手,他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归零,然后重生。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发现上帝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5-4 10:08: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