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1120

冰雪汉子

不停 于2017-5-9 13:39:51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timg (14).jpg

1
  故事发生在某个年代,离现在已经很久远了。
  这个地方是一个村落,一个叫做冰寨的村落,冰寨村落的中心,是一座冰寨寨堂,寨堂内绚丽辉煌。
  冰寨寨主--年青的奥悦汉子,个子高大,相貌英俊,端坐于堂上。
  两旁坐席,坐着八位冰寨长老。
  有数位男女侍从,分立堂前。
  奥悦汉子主持会议,首先致辞。
  “各位长老,今日冰寨寨堂开堂议事,凡本寨大事皆可议论,有事说事,请大家各抒己见。”
  长老一第一个发言:“奥悦汉子,冰寨老寨长过世传位给你,全村寨的人,一致拥戴你为冰寨寨主,让你掌管这个村寨,统领整个冰寨一应大小事务。”
  接下来,长老二赞颂:“奥悦汉子,你为人本真淳朴,没有私欲,只有公心,令我们无限钦佩。”
  长老三表达自己的钦佩:“奥悦汉子,你拥有冰雪魔力,绰号冰雪汉子。你能运用冰雪的力量,把冰寨治理得有条不紊,寨泰民安。”
  长老四的陈述,很能感动人:“是的,提起你这位冰雪汉子,就会想到你的纯洁,想到你能把世界涤荡一新,用你的纯洁来洗净人们身边的尘埃,净化人们的心灵。”
  长老五跟着补充:“说得对,提起你冰雪汉子,还会想到你能释放冰雪力量。你的力量,可以让道路冰层坚硬如铁,房屋冻成‘冰宫’,以此清扫污垢,洁白天地。”
  长老六从另一个方面,表述冰雪力量:“奥悦汉子,你的冰雪力量大,可以刮起漫天冰雪,把一切危及万物的大害虫,用尽全力一扫而光。”
  长老七更是赞扬:“奥悦汉子,你的力量,也可以舞动冰雪化作彩虹,让阳光雨露普洒天下。”
  长老八似乎做了个小结:“奥悦汉子,你捍卫正义,呵护善良,扶助弱小,弘扬光明正大。”
  奥悦汉子起身抱拳:“谢谢各位长老鼓励,大家共同议事吧。”
  
  冰寨寨堂的西北角,是老巫婆的住处,一个花园式院落。
  院落外,几个男女村民对着老巫婆的住处,指指点点发表议论。
  村民一摇头,一面说出狠话:“老巫婆是个老妖精,她会巫术,以巫术谋私,又藏污纳垢,大家也叫她“老污婆”,“污秽”的污,“肮脏”透顶!老巫婆欺负弱众,嫉妒美丽,攻击善良,专门祸害这个世界。”
  村民二说话显得神秘,也有些调侃:“老巫婆害怕奥悦汉子,奥悦汉子见不得老巫婆的污浊,藏污纳垢且不说,她更是以巫术谋私。奥悦汉子要动用冰雪之力,来洗涤污垢和尘埃,还世界以清白、恬静、天然。”
  村民三更是揭了老巫婆的老底:“还有,奥悦汉子更是见不得老巫婆欺天霸地,霸占他人田土,据为自己的私产--全村寨要数老巫婆耕地最多,大部分是她利用巫术霸占村寨贫苦农民的。”
  对此,村民四做出具体分析:“老巫婆把自己的大部分田土,佃耕给田土少的穷苦农民,穷苦农民自己的田土少,劳力就过剩,得租佃老巫婆的田土来耕种,以便自己家多打粮食,到秋收再把约定的租谷缴纳给老巫婆,来年再佃租老巫婆的田土,老巫婆借此用重租盘剥穷苦农民。”
  老巫婆住处附近,住着一对给老巫婆当牛做马的穷苦夫妇。
  天已经黑下来,良工和良工嫂两夫妇,燃起松明灯,正在商量着如何度日。
  良工摇头,向着老婆感叹:“唉,这日子没法过啊!我们家只有1亩多田土,一年的收成养不活一家三口,只好再向老巫婆租种5亩田土。”
  良工嫂接腔答话:“老巫婆就与你签订契约,如果秋后交不上佃租,我们家一亩多田土就用来抵租,你自己还要给老巫婆当牛做马--给她扛长工活。”
  紧接着,良工叫苦喊冤:“真是没得活路呀!第一年,就碰上常年不遇的旱灾,我们夫妇辛辛苦苦劳累一年,到头来缴不起老巫婆的佃租,我家一亩多田土就被老巫婆霸占,我也只得给老巫婆干长工--当牛做马,老天没长眼呐,有苦向谁说!”
  良工嫂见到良工如此哀叹,也就鼓励男人几句:“你心地好,为人善良,除了给老巫婆扛长工活,还总是给没劳力的邻里帮忙,不啻给人犁田耙地,还把推磨打杂的家务事也揽上。”
  良工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好事,随口应对:“亲帮亲,邻帮邻,给亲邻们帮帮忙是应该的。”
  良工嫂则认为,男人这样做很不容易:“你从来不收别人的工钱和报酬,邻里们个个都夸赞:良工是‘最好的人’!”
  良工笑了笑,感觉到了夫人的体贴:“老婆,你不是也一样嘛,这样才好!大家都不把老巫婆放在眼里,鄙弃老巫婆的不义和她的肮脏行径。”
  良工嫂点了点头,也就感叹开了:“可越是这样,越是激发老巫婆的黑心肠,老巫婆也就时时处处刁难和陷害我们。”
  
  冰寨村外地头,两个村民一边锄地,一边说话,彼此叹息连天。
  男村民一开口,就大骂老巫婆:“这个老巫婆不是人,常常运用她掌握的巫术害人。”
  女村民当然也针对老巫婆,却是赞美良工夫妇:“老巫婆先是用巫术控制良工嫂,让她不能生孩子。良工嫂心地善良,肯帮助邻里做善事。天地良心,良工嫂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以其善心和善行,突破了老巫婆的巫术,怀孕生了个女儿。”
  男村民想起了这件事:“良工嫂是在山里採摘野刺莲时,因劳累动了胎气,提早生下女儿的。”
  女村民惋叹,可怜良工夫妇的女儿野刺莲:“良工便给女儿取名‘野刺莲’,小名叫莲儿,夫妻俩十分怜爱。可是,由于‘老巫婆’用巫术控制,野刺莲姑娘一直长不大,长到十八岁还只二尺高,个头儿再也不长。”
  对此,男村民更显得急切:“良工夫妇很苦恼,却对‘老巫婆’毫无办法。”
  女村民的叹息,近乎喊冤了:“真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奥悦汉子的住处,一座普通的房屋,毫不奢华。
  屋里,奥悦汉子捧着自己的头,正在思忖如何解决老巫婆的问题,感慨无比。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老巫婆用巫术控制野刺莲长不大的事,传到他的耳朵里,他听了很气愤。
  奥悦汉子在室内走了一圈,似乎下定决心,坐了下来。
  奥悦汉子这样对自己说:“老巫婆太狠毒了!凡是心地纯正善良的人,都不会不管这件事,我作为一寨之主,再不能不干预了。”
  
  冰寨寨堂内,金碧辉煌,肃穆森严,杀气张扬。
  奥悦汉子坐于堂上,数名侍者立于大堂两旁。
  一名侍者引领老巫婆进堂。
  老巫婆见过奥悦汉子,给奥悦汉子叩首。
  老巫婆斜着眼睛,看着奥悦汉子说:“老巫婆拜见冰寨寨主!”
  对于老巫婆,奥悦汉子也没什么客气的:“老巫婆,今天本寨主找你谈话,向你提出警告:立即放弃对野刺莲姑娘的巫术控制,让她自然地长高长大。”
  老巫婆连忙答话,替自己狡辩:“谁说我用巫术控制野刺莲姑娘生长?这是莫须有的事,我没有,是邻里们捕风捉影!我不可能‘巫控’野刺莲姑娘不长个儿。”
  奥悦汉子想了想,干瞪着眼睛,怎么办呢?此事没有确凿的凭据,也不能拿老巫婆怎么样。
  奥悦汉子反口责问老巫婆:“那么,野刺莲为什么不长个儿,你能用事实证明,你没有‘巫控’她吗?”
  老巫婆讪笑:“我当然不能,野刺莲为什么不长个儿,我也不知道。”
  奥悦汉子点了点头,算是给老巫婆一句明白话:“老巫婆,我郑重地提醒你一次,你回去好好反省一下,收敛你的巫术行为!”
  侍者将老巫婆带了出去。
  
  奥悦汉子的住处。
  奥悦汉子在室内来回踱步,搔头思索着,很快就有了主意。
  “对呀,我虽然不能治老巫婆的罪,但我可以运用冰雪力量,帮助野刺莲姑娘长身子个儿呀,我要让野刺莲姑娘,长得身材高挑又漂亮!”
  是的,冰雪力量可以改变世界,战胜巫术。
  说着,奥悦汉子又显得犹豫开了。
  也难哪!我要运用冰雪力量帮助野刺莲长个儿,必须用自己的身体,直接接触野刺莲的身体,要以自己的冰雪内力呵护莲儿,这在我是不容易做到的。

2
  奥悦汉子独自站立寨外,等候野刺莲姑娘到来。
  奥悦汉子自忖:我三十来岁还没结婚,在女孩面前害羞,不敢接触野刺莲的身体。
  一会儿,野刺莲来了,她的个儿那么矮,走路的步子那么小,可她笑着问候奥悦汉子。
  野刺莲对奥悦汉子施礼:“野刺莲见过冰寨寨主,寨主好!”
  奥悦汉子也还了礼:“莲儿,我想运用冰雪力量帮助你长个儿。可是,做这件事必须接触你的身体。我担心,大家不理解我对你身体的接触,更怕老巫婆藉此造谣生事,让你无脸见人,也让你爸妈左右为难。”
  野刺莲笑了笑,说:“寨主放心,我明白了你的心意。我虽然身子不长个儿,我的心却有灵性哩。”
  野刺莲得知奥悦汉子的心愿时,高兴极了。
  野刺莲已经成年,不啻关系到她长个儿的事,她还爱着奥悦汉子呢,只不过自己个儿太矮小,不敢奢望,只是暗恋着他。
  野刺莲进一步诉说:“我不长身子个儿,却心有灵性,我的灵性感天动地。这样吧,每天晚上,我会托梦给你,你可以在梦中接触我的身体,帮助我长个儿。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的身子会接纳你。我知道,你是一个纯洁的人,你的纯洁可以用‘圣洁’来形容。”
  夜里,奥悦汉子躺在自家床上,安安静静地入睡了。
  到了深夜十二点,奥悦汉子睡得深沉的时候,野刺莲来了。
  野刺莲运用自己的灵性,给奥悦汉子托了一个梦。
  野刺莲的这个梦,打消了奥悦汉子的顾虑。
  野刺莲与奥悦汉子,二人在梦中对话。
  野刺莲笑着说:“我托的梦,是让你在梦中与我幽会,拥抱我、呵护我长个儿。”
  奥悦汉子轻声回答:“莲儿,你这个办法可行,我答应你托梦的事。”
  野刺莲还进一步做出解释:“梦中幽会,两个人秘密地进行,没有第三者知道,也可以躲过老巫婆造谣生事。”
  奥悦汉子点头:“那么,我俩每天夜里在梦中幽会。”
  奥悦汉子与野刺莲,两人拥抱在一起,拥抱的很紧,很亲密。
  野刺莲亲昵地说:“奥悦哥哥,你拥搂着我,你的心紧贴着我的心。”
  奥悦汉子做出说明:“这叫做用心呵护,发挥我冰雪内力的作用。”
  晨光初照,大地苏醒。
  奥悦汉子卧室里,野刺莲在奥悦汉子用心呵护下,个儿长高了一些。
  奥悦汉子看着野刺莲,说:“莲儿,你一个晚上身子个儿长了一寸,十个晚上就能长一尺哈。”
  野刺莲深情地回应:“奥悦哥哥,辛苦你了,感谢你的拥抱呵护,这样长下去,我很有信心。”
  奥悦汉子摇了摇头,说得很感人:“莲儿,我并不辛苦。相反,能如此拥抱着你,我感到很是幸福!”
  奥悦汉子与野刺莲拥抱着,彼此脸上洋溢着幸福感。
  这样,奥悦汉子与野刺莲,两人在梦中拥抱了一个月,野刺莲就长了三尺,加上她原有二尺高的个儿,她的身材就有了一米五。
  奥悦汉子拥抱着野刺莲,两人站立着,迎来窗外的晨光,野刺莲笑容满面。
  奥悦汉子用情地问:“莲儿,你已经有了一米五的身材,够了吗?”
  野刺莲在奥悦汉子怀里扭捏了一下,作了否定:“不嘛,奥悦哥哥,还不够,一米五的个儿我不满足,我要长成一副标准身材!”
  野刺莲这就等于向奥悦汉子撒娇了。
  那时候,还没有“模特”的名称,拿现在的话说,就是“模特身材”了,更有一个说法,叫做“魔鬼身材”。
  其实,野刺莲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想在奥悦哥哥怀里多呆些时日,她越来越爱奥悦汉子了。
  奥悦汉子也有意多拥抱莲儿一些时候,他可不是一个没感情的人。
  这时,奥悦汉子笑了,野刺莲也笑了,两个人会心地笑。
  奥悦汉子也就下了决心:“那好,赶明儿,我继续拥抱你,继续拥抱你十个晚上,让你再长一尺。”
  于是,冰寨的夜空里,每天深夜的睡梦中,便会不间断地出现奥悦汉子拥抱野刺莲的画面,那些画面都很美。
  这样,野刺莲裹挟在奥悦汉子怀里,被拥抱了40个夜晚,没有谁个得知,都是在梦中进行的。野刺莲的个儿足足长了四尺,加上野刺莲原身高二尺,就有了一米八的个子,十足的女模身材,加上她的面容越长越美,成为世上最美的美人之一。
  野刺莲站在镜子前,反复地欣赏着自己美丽的身姿。
  野刺莲走在冰寨村落的大路上,一群男女乡邻,嬉笑着围观她,欣赏她。
  乡邻男女青年,一个个围着野刺莲,左看右看,高兴不已。
  乡邻一位女青年赞叹:“野刺莲,你长高了,又越发漂亮了,我们很惊奇呀!”
  乡邻一位男青年感慨:“莲儿,你原来的个子那么矮,兴许是接了‘地气’,土地菩萨佑护,你长成个美人胚了。”
  野刺莲不做解释,只是笑着回答:“是吗?还得谢谢大家美我,比起你们来,我还差得很远呢。”
  
  夜幕降临,奥悦汉子住处,卧房里。
  奥悦汉子入寝,坐在床上相思开了。
  奥悦汉子回想着,思索着:嘿嘿!我在梦中,足足抱了莲儿40个晚上,再硬的汉子,也被漂亮女性给软化了。难道,我是爱上莲儿了吗?是吧,我可是真的爱上莲儿了!
  奥悦汉子爱上了个儿高挑而貌美的野刺莲,对于这两个人而言,应该是叫做“倾心相爱”,爱得难分难舍了。
  奥悦汉子心想,总不能老是在梦中相爱呀!在现实中,爱情更会是难分难舍的。
  夜深了,奥悦汉子渐渐入睡。
  野刺莲再次给奥悦汉子托梦。
  野刺莲来到奥悦汉子房里,亲声地呼唤着:“奥悦哥哥!”
  奥悦汉子连忙起身相迎,执手相见。
  野刺莲一把抱住奥悦汉子:“奥悦哥哥,我想与你梦外相见,你梦中的拥抱,我已经不满足了。”
  奥悦汉子十分欣喜:“梦外相见?那就是在现实中见面,在人群里见面,我好高兴呀,我答应你。何况,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俩是现实中人,为何只能梦中相见呢!”
  冰寨,奥悦汉子与野刺莲见面了。
  二人这次见面,是在一片宽阔的冰雪场地。大家都说,这是奥悦汉子用冰雪力量建造的一个“溜冰场”。
  开头,只有奥悦汉子与野刺莲两人,他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野刺莲感觉到,奥悦汉子的拥抱,比梦中更加温馨。
  奥悦汉子倒是显得不自然了:“莲儿妹妹,我们该做点什么呢?”
  奥悦汉子的意思是,我俩总不能老是这样搂抱着吧。
  野刺莲看了看四周的场地,也感到有些羞赧:“奥悦哥哥,你是冰雪汉子,不如你教我溜冰吧!”
  奥悦汉子马上答应:“好啊!”
  说着,他捡起带来的挎包--来时丢在冰雪地上,从里面取出两双溜冰鞋。
  这时,野刺莲更加高兴了:“奥悦哥哥,原来你早有准备,你哪儿弄来这样的鞋?”
  奥悦汉子满足地笑了笑:“我自己做的。”
  奥悦汉子双手提着两双冰鞋,举起来给野刺莲看。
  奥悦汉子什么没见识过,什么不能做?这两双溜冰鞋,鞋底的冰刀是楠木削成的,或许更锋利呢。
  二人穿好溜冰鞋,奥悦汉子成了野刺莲的溜冰教练。
  奥悦汉子先独自旋转一圈,做了个示范。他伸出双臂,在溜冰场上滑翔开了,活像一只鸟儿自由自在地在蓝天飞翔。
  奥悦汉子做完示范动作,双手轻轻地向前一推--这一推,推出一股冰雪雄风,好大的冰雪力量,还发出呼呼的风吼声,对面的树木、树梢全都摇摆不定了。
  奥悦汉子收回两手外推的姿势,对莲儿说:“这就是我的冰雪力量,是练出来的,不是天生的。莲儿,你只要努力,也可以练出冰雪力量来。到时候,你就可以用冰雪力量对付老巫婆的巫术挑衅,就可以保护你的父母了。”
  野刺莲欣然回答:“好呀,我一定尽最大努力,一定要练出冰雪力量来!”
  接着,奥悦汉子站在野刺莲跟前,开始给她讲解溜冰要领,包括溜冰的步伐,蹬腿的方向、力道,以及脚的落点等一些细节,让野刺莲自己学着溜冰。
  可是,野刺莲一开步,就摔了个“狗啃泥”,她真是觉得丢脸丢到家了。
  奥悦汉子把野刺莲扶了起来。
  奥悦汉子安慰着说:“莲儿,不要怕,并不丢脸,你接着再溜。”
  野刺莲接着溜,刚做了一个溜冰动作,又摔得她眼冒金星。
  野刺莲觉得羞愧:“溜冰真是太难了,把我摔得这么疼,浑身冰凉。”
  哎呀!野刺莲真有点儿想打退堂鼓了。
  奥悦汉子看见野刺莲再次摔倒,急忙又扶起她。
  奥悦汉子鼓励野刺莲:“你要是想学会溜冰,绝对不能怕苦,也不能怕累,还不能怕摔跤,只有下狠劲坚持才能学会。”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野刺莲拍了一下胸脯,鼓足了劲儿:“奥悦哥哥,我受到你的鼓励,下定决心,不怕困难,一定要拿出毅力,坚决学会溜冰!”
  于是,野刺莲一面体会要领,一面先把溜冰的基本步法学会。她跌倒又爬起,爬起又跌倒,一次又一次都没有放弃。
  就这样,野刺莲终于能在冰上站稳几秒钟了,能在冰上蹒跚着溜几步了,她非常高兴。
  野刺莲美美地叹了口气:“功夫不负苦心人啊!”
  野刺莲心里美滋滋的,开始是蹒跚学步,像小孩学走路一样,非常的慢,忐忑着一颗心。不过,冰雪聪明的野刺莲,很快就掌握了溜冰的步法和要领,接着就身轻如燕,她溜冰的姿势好看得很呢。
  野刺莲学习溜冰,学得真快!
  接下来,奥悦汉子又教野刺莲学习花样滑冰。
  野刺莲学会了溜冰,再学习花样滑冰,就轻松自如多了。
  奥悦汉子想了想,是不是还缺点儿什么?
  “对呀,好像还缺少一点音乐!”
  奥悦汉子把两根指头伸进嘴里,唿哨一声,天上便飞来一群群小鸟,栖落在溜冰场四周的树梢上。
  奥悦汉子对它们招手:“鸟儿们,你们唱歌、奏乐吧!”
  奥悦汉子向小鸟们喊一嗓子,音乐声也就响起来了。
  这时候,只见野刺莲舒展开身体,在小鸟们的歌声中,身姿轻盈地划出优美的弧线。
  花样滑冰心旷神怡的享受,使野刺莲震撼心弦,超越时空,欢乐更且怡情。
  野刺莲在音乐声中忘我,还在群鸟歌唱的重音符中陶醉。
  奥悦汉子也伴随着野刺莲翩翩起舞,有时候又像在引领着她,两人似乎脚踏“风火轮”一般,在溜冰场纵横驰骋,享受风驰电掣般的极速快感。
  野刺莲停下脚步,也将自己的双手向前推出,却没有推出冰雪力量,身子也轻飘飘的。
  野刺莲问奥悦汉子:“奥悦哥哥,我怎么没有冰雪力量啊!”
  奥悦汉子拍了拍野刺莲的肩膀:“莲儿,你不要着急,冰雪力量哪能来的如此快啊!你先把溜冰和花样滑冰练好。到时候,我会把功力传给你,你就会有冰雪力量!”
  累了。奥悦汉子和野刺莲休息了一会儿。
  此时,野刺莲上前,拉着奥悦汉子的手,对奥悦汉子抒发开了自己的感情:“奥悦哥哥,这溜冰,让我锻炼了意志。这溜冰,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失败的崛起。这溜冰,也让我学会了生活。”
  奥悦汉子频频点头。“好啊,你独自溜一个给我看看!”
  野刺莲这就起身,展开了双臂。
  随着小鸟们的歌声,只见一只美丽的“小天鹅”,时而翩翩起舞,时而腾空跃起,时而原地旋转,时而金鸡独立,时而绕场滑行……
  原先,溜冰场只有奥悦汉子和野刺莲两人。渐渐地,溜冰场四围来了一群观众,大家指指点点,观赏着野刺莲的溜冰和花样滑冰的优美姿态。
  良工夫妇也来观看了,他俩比旁人更欣慰。
  “莲儿和我们贴心哪!”
  良工夫妇俩,也彼此鼓励着。
  有人高声赞美:“哟,莲儿,你真像一位冰上仙女,在光滑如镜的冰面上遨游呢。”
  这时,奥悦汉子带头,为野刺莲优美的冰步和冰姿鼓掌。
  嗬嗬,溜冰场四围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还夹杂着一片叫好声。
  良工夫妇也加入自己的掌声和叫好声。
  ……
  野刺莲和奥悦汉子,两人谈开恋爱了。
  野刺莲天天想见奥悦汉子,一天见不到就很苦闷,很烦恼。
  野刺莲又约了与奥悦汉子见面。

3
  老巫婆躲在自己的住处,大声地诅咒野刺莲和良工夫妇。
  老巫婆指着墙壁诅咒:“野刺莲长高长漂亮的原因,乡邻乡亲不得而知。可我通过巫术得知。我还知道,野刺莲又约了奥悦汉子在郊外见面,良工夫妇和村民们还会去观光。”
  老巫婆在室内来回走动,想着法子,要破坏野刺莲和奥悦汉子见面。
  老巫婆哼哼了两声:“机会就来了,我要阻拦这对恋人见面,也要给奥悦汉子一个下马威--报复他一下。噷,想跟老娘我过不去!”
  
  野刺莲与奥悦汉子,两人在冰寨郊外约会。
  老巫婆躲在暗处偷窥着,伺机进行私人报复。
  老巫婆趁着奥悦汉子与野刺莲二人走近,马上就要卿卿我我的时候,突然间,她将自己的巫掌一挥,施展巫术,极尽邪恶之能事,在奥悦汉子和野刺莲之间,劈开地面一条大槽,裂变出一条大河来,河水汹涌,隔离开就要见面并相互拥抱的一对恋人。
  老巫婆现身,哈哈大笑:“我看你俩,相见不能相拥,相对不能相抱,从日出到日落,眼巴巴地对面瞅着,没法相拥相爱,只能干着急!”
  野刺莲气得哭了,放声大喊:“老巫婆,您发发慈悲吧!”
  老巫婆更是摇着身子,大发淫威:“呵呵,慈悲?我作恶多端,只有恶悲,什么时候慈悲过?”
  奥悦汉子并不理会老巫婆此举,隔岸对莲儿喊话:“莲儿,你不要求她,她是老巫婆,只会‘发污’(巫),丝毫也没人性,她哪会有什么慈悲!”
  接着,奥悦汉子斥责老巫婆:“老巫婆,你自己已经承认,你是作恶多端。我呢,我是奥悦汉子,专事除恶,除恶务尽!”
  奥悦汉子伸出双手,呼唤野刺莲:“莲儿,举起你的双手来接招,我传功给你,让我们共同用冰雪力量,在这条河上架起一座桥来!”
  野刺莲高兴地应答:“好嘞!”
  接着,野刺莲便向着奥悦汉子伸出双手,反掌--手心朝上接功。
  奥悦汉子立马双手交叉,旋转了一圈,两手往前一推,做起法来。
  野刺莲感觉到双手有了冰雪力量,将双手收回并向前推出,她感觉到自己已经与奥悦汉子合掌,只见眼前闪射出两道亮光,来回掣动。
  呼啦啦,呼啦啦!刹那间,漫天冰雪铺天盖地而来,天寒地冻,雪花飞舞,那么激情飞扬,那么震天撼地,那么大气磅礴,那么荡气回肠,那么鼓舞人心,那样气象万千!
  老巫婆先是一旁冷冷发笑,满不在乎:“冰雪是散的,凝不成团,架不成桥,我看什么用也没有!”
  在常人眼里,冰雪不能架桥,但在奥悦汉子这里,冰雪可以架桥,因为他的冰雪力量,可以凝聚成钢筋铁柱--乃至更坚更硬更有力量。
  正在老巫婆发泼狂笑之时,刹那间,只见奥悦汉子向上一抓手,扯起一道冰雪闪电,“咔嚓!”一声,就像一枚炸弹爆炸,将老巫婆炸了个粉身碎骨,还原成一只死了的癞蛤蟆,尸体趴在地上。
  原来,老巫婆本是一只癞蛤蟆变成的!
  奥悦汉子哈哈大笑:“这就是老污(巫)婆作恶多端的可悲下场。”
  莲儿站在岸的那边,也拍手笑了。
  四周前来助威的村民,也围在两岸拍手称快。
  村民一:“好啊!老巫婆被炸死,变成了一只死蛤蟆!”
  村民二:“好啊!奥悦寨主为民除害了!”
  村民三:“冰雪力量大,冰雪改变天下!”
  其他围观的村民,纷纷报之以热烈掌声和欢呼声。
  此时,奥悦汉子又是一扬手,摔出一道冰雪彩虹,化作一座冰雪桥。
  莲儿看到,奥悦汉子向她招手,就毫无顾忌地踏上冰雪桥,以冰上舞姿飘过桥来,与奥悦汉子热切地拥抱在一起。
  冰寨几位长老率全寨人来了,大家十分快乐。
  长老一说出一番褒奖的话来:奥悦汉子与莲儿,两人紧紧地拥抱,这是现实的拥抱,亲密的拥抱,也是战胜邪恶的胜利拥抱。
  长老二更是大加赞美:“冰雪生活幸福美满,两个相爱的人儿,从此再不分离。”
  其他长老,一一拱手祝福:“冰雪汉子和冰雪莲儿,白头偕老!”
  此刻,冰寨寨主奥悦汉子,勇敢地携起野刺莲的手,大步走上冰雪桥,面向广大的寨众,就此做了一个冰雪总结。
  冰雪汉子压了压手,把话说到了冰寨人的心坎里:“好了!今后,我们冰寨人要大力开展溜冰、花样溜冰和冰上舞蹈,各项冰雪运动和活动,健康冰寨人的身体,洗涤和纯洁冰寨人的灵魂,开掘和发展冰雪力量,改变冰寨面貌,造福子孙万代!”
  全场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天空电闪雷鸣。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冰雪汉子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5-9 13:39:5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