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632

特里拉斯内德城之战

不停 于2017-5-9 13:45:5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timg (16).jpg


  银河纪年4395光年,艾斯卡里德将军逝世1500光年纪念活动在银河联邦与各帝国间盛大举行,高速星际联轨列车也贴满大幅的海报,在熙熙攘攘的星际穿行。
  人们提到艾斯卡里德,就不得不提起特里拉斯内德城。“鲜血与正义的光荣之城”,特里拉斯内德的居民总是自豪地以此自居,照例1500光年纪念活动在这里也是星际最隆重的了。
  一波年轻的联邦学校学生来到这里调研。教授说:“艾斯卡里德将军是联邦最伟大的一位将军,我们可以从他的赫赫战功看出,没有他,就没有我们现在和平的星际。”年轻的学生无精打采,很好的假期就这样泡汤了。“1500光年纪念活动正好被你们赶上了,实地考察特里拉斯内德,这学期的结业要求一份报告。”
  “教授简直是无理取闹。佩斯,这就是为何他现在还没找到妻子的原因,一份报告!为什么要花15天的假日来特里拉斯内德,我不管这里跟艾斯卡里德有什么关系,教授应该考虑到我们的心情!”
  “嘿,”,棕发的青年站着墓碑前,用信息光环记录下墓碑的铭文,“除非你有不想毕业的伟大决心,兄弟,不然还是老实考察吧。”
  “我是一个孤独的行人,人生就是一面镜子。”棕发青年用手摸着碑铭,这块墓碑虽然有1500光年的历史,但特里拉斯内德的人们将它保护得很好。
  “这句话我早就背熟了。但这份报告从哪里下手,艾斯卡里德可是被研究透了,教授古怪的性子真叫人头疼。”
  “……镜子,镜子,虽然我有这种想法,特里拉斯内德的亚利神庙吗?”
  “什么镜子?佩斯,你怎么走了啊……喂,等等我啊。”
  特里拉斯内德的守护神,亚利,和平之神。18根巨大的柱子支撑起恢弘的庙宇,佩斯与法德里亚越过前来视瞻的人群,来到神庙后的一个巨大的湖泊,便一头跳了进去。
  “……佩斯……嘿,今天真是疯了,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跟我说,那些是物质,不是人类……”
  特里拉斯内德是马斯隆星球的一座小城,这里十分落后。贫穷的星球能抵挡住一群精英的武器吗?联邦军队的严峻神色给出了答案。
  “这是研究院的责任!你们掌管的技术竟然到了自己都不能控制的地步,奥里伏斯教授,你现在跟我说特里拉斯内德被占领了!什么时候研究院的信息比军队还迅速,这是一滩肮脏发臭的死水!”
  “我很抱歉,将军。”奥里伏斯教授在充满高压的会议室低头说道,“现在我们要最先考虑措施,总之不能让1000光年前的机器人事件再次出现了。”
  会议室里一些机器人面色苍白,很快就有低低的议论声。
  “奥里伏斯,你这是对机器人的歧视,我要求你立刻道歉!”莱特教授脸色不善地叫道。
  会议室很快变成了论战的战场,场面一片混乱,最后是艾斯卡里德结束了这场闹剧。
  “奥里伏斯,你把它们的详细资料整理出来交给伯尔,伯尔5天后汇报作战计划。至于武器,这是研究院的责任,莱特!彼得,训练士兵的事交给你了。现在散会!”
  “真是糟糕,这事处理不好将是星系的又一次灾难,虽然我是从中获益的幸运的那个。”彼得跟在艾斯卡里德背后,抓着他美丽的金色卷发夸张地叫道。
  这时参加会议的各部核心人物散了大半,彼得与伯尔去的是联邦军部最高层的办公室,嘈杂的人声很快就听不见了。“或许吧。艾斯又要上战场了,他上次在米拉星球的伤还没好全。”
  “……你的担心我能理解,伯尔。”
  伯尔看着走在前头依旧不发一言的艾斯卡里德,又转头冲莱特笑了一下。
  艾斯卡里德觉得头都要炸了,奥里伏斯那老家伙说什么,“我们对宇宙的暗物质进行了研究,在有序的排列组合下可以创造出人类拟态,将军,这是有益人类的大发现。可是拟态的组合爆炸式增长超出我们的控制范围,现在它们混在人类与机器人当中,我们分辨不出来,高智慧与无限繁殖要求生存空间,将军,我很抱歉,特里拉斯内德被占领了。”
  这是研究院的浑水。一群老家伙利用职权秘密进行研究,瞒着联邦,现在出事了倒来找军队了。研究院与军队的人有勾连我是知道的,哪里会想到竟到了这种地步,特里拉斯内德的事我一点消息都没收到。天知道这事要怎么解决呢,或许跟1000光年前的机器人一样,用暴乱来获取生存,人类总是妥协的那个。该死的研究院,废物的军队,人们很快开始恐慌,就是给它们最好的进攻机会。该怎么办呢?艾斯卡里德陷入了沉思,手却熟练地在文件上签字。
  在研究院里,工作人员依旧有条不紊地在进行试验。奥里伏斯、莱特与其他几位教授匆匆穿过大厅,莱特输入密码,很快他们就进了研究院的特殊房间,这里可以说是整个星际都不能检测到的最高科技,当然也没向联邦公布就是了。
  “资料全部上交吗。莱特,你那边的研究资料整理一下给我。”奥里伏斯教授说道。
  “那可不敢。毕竟机器人跟它们一样,总是要谋取生存。”莱特教授嘲讽地说道。
  “不要意气用事,莱特,艾斯卡里德不是个好糊弄的。况且这可能引发星际大战,我们可能借此出名,当然我们可能也会因此丧命。”奥里伏斯优雅地笑了,“它们可能被消灭吗?这是我们要考虑的事情。研究吧,为了我们的生存,找出病毒,消灭病毒,像一个光息专家一样,为自己赚一个大好前程还有一笔金币,毕竟联邦可不缺钱。”
  “……你有什么见解?”莱特教授平静下来,抓住了关键。
  “呵呵,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事情闹得再大一点。”
  “物质的自我组合与爆炸式增长,高度拟态,高等智慧。奥里伏斯教授说光粒是一个突破点,他们在努力研究中。将军,我们只能等研究院那边的进展。特里拉斯内德只是一个据点,它们现在遍布整个星系,我们分辨不出,贸然出战只会引起恐慌,激起它们的战斗欲,到时情况会难以收拾。”伯尔将一叠资料放在艾斯卡里德的桌前,等待将军的决定。
  “难道现在不出战人们就不会恐慌吗,伯尔,你说的对。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一无所知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我为此感到耻辱。”艾斯卡里德苦笑地说道。
  “将军,这是我们的失职,请您惩罚我们吧。”伯尔单膝跪下,将右手放在胸前。
  “起来,伯尔,这可不是你的错。”伯尔看着艾斯卡里德无奈地摆手,起身退下了。
  “所以我们现在没事可干了?”莱特往嘴里塞着食物,口齿不清地说道,“伯尔你要是个女孩子我一定娶你,太好吃了!”
  “闭上你的嘴,好好吃饭。还有,你还要训练士兵,吃完马上给我滚。”伯尔用餐巾擦了擦嘴,看着彼得糟糕的吃相,头疼得厉害。
  “真是绝情啊伯尔,我们2光年的友谊就是这样子的吗。我走了,你就是孤单一个人了呢,别提艾斯,他当了将军后可没空在你这吃饭。”
  伯尔看着那一头的金黄色撇撇嘴,嘴角还是上扬了一些。“好吧,你懂得最多,我说不过你。”
  伯尔是一个孤儿,至于他是怎样跟艾斯卡里德和彼得有了友谊的,说来其实十分简单。老艾斯卡里德将军收养了伯尔,彼得是艾斯卡里德父亲部下的儿子,三人年纪相当,自然就玩在一起了。
  研究院新近研究出来的光粒枪挺好用的,彼得看着一群与他年纪相当的新兵在那训练,很快就觉得有点无聊了。午后的时间总是让人昏昏欲睡,更何况他在早上做了高强度的训练,用来取代太阳的光核球发光也更暗些,彼得眼睛半阖假寐着。
  “你看看教官在那睡觉,像他这样的人凭什么当教官!”
  “据说还是个机器人,我看他根本就是个靠关系进来的软蛋。哎,你们知道他是老艾斯卡里德将军部下的儿子吗?”
  “我们还是不要议论这些为好……训练吧,兄弟。”
  “哪里用得着训练,我都能打过教官。”
  “就是就是。”
  “那要不要打一场试试。”彼得双手抱胸,眉毛上挑,倒有些教官的架势了。
  那群年轻的新兵惯常是嘴皮子厉害,真说打是不可能的,都有些面色尴尬。“训练期间闲谈,加练5小时,散开!”
  这段小插曲并没有带给彼得一点烦恼。事实上这种事时有发生,关键特里拉斯内德的事倒十分棘手。消息传开了,马斯隆星球的特里拉斯内德城被不知名物种侵占,整个星际人心惶惶,联邦政府已经出面解释,希望缓解恐慌,可惜效果甚微。各大通讯都大字宣扬:机器人协议的再次出现?神秘物种侵占特里拉斯内德!
  艾斯卡里德看着信息光环上的新闻报道,猛砸了桌子一下,自言自语道:“谁将信息泄露出去的,准是研究院的那群吸血鬼!特里拉斯内德所幸已经封锁了,但我们仍然身处敌人的威胁中。联邦接到了它们的简讯,要求谈判。谈判什么呢,总之是生存的事。它们没有攻击人类和机器人,但我们不可能放任不管。谁知道它们会干出什么来呢,星系需要和平。”他起身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奥里伏斯拖着不给武器,无非是钱的问题,或者要些名誉。整个联邦都是肮脏的死水,我要么选择顺从,要么选择滚蛋!政府不知道研究院搞的鬼吗?我猜政府是同伙,但人民需要和平,出战马隆斯吧!”
  “所以艾斯卡里德现在出发了?”莱特教授问道,“你从中捞到多少,现在外面都在庆祝研究院的伟大救赎,光粒炮的光辉将给我们勋章。”
  “伟大的救赎需要时间的酝酿,我打算买辆私人飞船了,总之这是人类的胜利。”
  “说得也是。”莱特教授微笑,表示赞同。
  “我们是前来谈判,还是前来出战的呢?”伯尔皱眉说道,在战艇上能从高压液玻璃看到耀眼的星河,艾斯卡里德叹了口气,“伯尔,我们实际上是出战的,谈判对我们来说太过可笑了。为了和平,我们不能不这样做,尽管这有失诚信。”
  浩浩荡荡的舰队抵达马隆斯时,被这个传说中贫穷的星球的富有震惊了。看来它们确实有极高的智慧,难道这不也表明它们更危险吗?艾斯卡里德暗想道。
  在进入特里拉斯内德之前,军队的人,包括艾斯卡里德,确实看到的是一幅和平的景象。但这些都是人类吗?除开机器人,在研究院的机密技术--信息分析仪的照射下,他们发现了很多拟态。彼得热血沸腾,用光粒枪解决了不少拟态。艾斯卡里德很多时候并不参与猎杀,彼得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自从艾斯卡里德当上了将军,他渐渐不懂他了。耀眼的星河能告诉他什么呢?
  “……我不知道,彼得。或许那些拟态就像人类一样,他们的感情与生命同样令人感动。”伯尔在特里拉斯内德西边的维利安城叹息道。
  “它们是拟态啊。”
  “彼得,你知道吗?1000光年前,机器人为了生存,付出多少生命的代价,换取了机器人协议的签订。”
  彼得说不出话来,有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或者是叫同情的东西,可能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祖先正与这些拟态一样活着而已。
  军队沿途杀害拟态的行动很快被它们发觉了,谈判的和平被战争的残暴替代。一些平民失去了他们的亲人,拟态隐藏得如此成功,侵入人类的灵魂,让人类心碎。这不单单是一场人类与拟态的战斗,为了不伤害无辜的人类,进军特里拉斯内德的计划几乎停滞了。
  艾斯卡里德对这件事早有预料,“变成人类,多么危险的能力,就算是心有不忍,也要消灭它们。”联邦正在悄然消灭星系中其他星球的拟态,因为军队谈判特里拉斯内德的行动,使它们放松了警惕,这项秘密行动甚至瞒住了伯尔与彼得,事关人类和平,艾斯卡里德没有拒绝的权力。但他为了表示他们的友谊,还是在到达特里拉斯内德时提及了这件事。“毕竟已经进行到尾声了,不是吗?”艾斯卡里德暗想道。
  “……这不符合人道主义,艾斯,你不是这样的人。”伯尔神色疲倦,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彼得知道他自特里拉斯内德的消息传来起,就没睡几顿好觉了。
  “伯尔,它们只是物质,不是人类。我们一时的心软可能酿成大祸,多少人类被拟态欺骗,我们的生存被侵占了。伯尔,你的心肠总是那么善良,可是我不能不这样做,这是我的责任,这也是正义。”艾斯卡里德有些着急,想说些别的话来劝伯尔,但什么也说不出来。
  “联邦政府那群骗子!怎么样,我们竟然中了人类的圈套,太天真了。我们失去太多同伴了,就像机器人一样,我们难道不能谋得一份生存吗?”特里拉斯内德的亚利神庙里聚集了很多人。但只要用信息分析仪看一下,就会发现他们都是拟态。
  “艾斯卡里德那边的信息确认,其他星球的拟态几乎被全部歼灭了。”
  “你确定吗?这真是太糟糕了!”朱特斯眉头紧皱,在神庙里,他实际上是领导者般的身份。
  “联邦研究院的光粒技术足以使我们全灭,信息分析仪能发现我们的身份,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年轻的棕发男子将黑色的斗篷拉紧,递过一个银质感的金属指环,“我们在跟死亡赛跑,事实上,联邦在各星球都计划设置能阻止我们繁殖的暗物质监测系统,就像一个透明的防护罩,我们没有机会了。研究出这个信息分析仪的工作原理,除了特里拉斯内德,我们还有其他的希望吗?”
  “我们会尽快分析出来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已经获取了马斯隆许多人类的信任,这是个很好的工具,如果我们有足够智慧利用的话。”朱特斯握紧指环,眼睛里的野心在燃烧着。
  “可是他们是我们的亲人,我做不到将他们当作盾牌,羞耻地活着。”人群中一些年轻女孩流着眼泪哭泣。
  “他们也是人类,人类欺骗了我们,我们只是为了生存,我们的目的不是伤害他们,只是保护自己。”一些更加年长的人冷静地说道。每天必有的利用人类与保护人类的纷争论战又开始了,神庙前庭很快就叽叽喳喳,朱特斯按了按额头,这种情况他不能发言,尽管他根本不在乎所谓人类,但他需要这些同伴的支持与信任。
  棕发的年轻男人冷淡地看着喧闹的人群,朝朱特斯点头示意,很快就离开了亚利神庙。
  联邦军队发现了一些新情况,拟态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在维利安大街上看到的都是人类或是机器人。艾斯卡里德面对彼得和伯尔的疑惑回答道:“你觉得这是可能的吗?”彼得摇了摇头。“我们可以这么想,马斯隆实际上拟态的数量远比人类和机器人多上几倍,我们来维利安多久了?”“5天。”伯尔答道。“5天,我们在这5天消灭的拟态可不多。现在有两种可能。一是拟态藏起来了,虽说藏得有点太过彻底,但为了生存,一切都是有可能的。第二种是我绝不希望看到的。”“你是说信息分析仪失灵了?”彼得夸张地挑了挑眉。“失灵?彼得,可能被破解了。”伯尔摇了摇头,表情凝重。“总之到了特里拉斯内德,一切都会揭晓了。”艾斯卡里德叹了口气。
  面对一大群手持武器的人类和机器人,艾斯卡里德被难住了。在一次又一次的单方面自卫后,联邦军队退到了维利安的城郊。政府的军信来得越来越频繁,5个月了,这场原本以为能很快解决的战争到现在还处在胶着状态。
  亲爱的艾斯卡里德:
  您是联邦的希望,您是军队的奇迹。
  我们本可以这么以为,因为就算是在米拉星球,您不是也很快就结束了敌人的生命吗?现在5个月过去了,您的军队还没抵达特里拉斯内德,我们表示疑惑,因为您完全可以利用小型飞艇直接到达特里拉斯内德。谈判的外衣消失了,您还要顾虑什么呢?您来信说因为人类的护卫,您的军队现在退居维利安城郊。我们给您两个建议,要么直接使用飞艇,尽管这会对这个星球产生一点不利的影响,但马斯隆的外围罩拟态会不考虑保护吗?要么您就直接打进去,现在主要是马斯隆的问题了,解决了这件事,您能得到勋章与一段休假。
  总之,我们不会再给您太多的资源来跟一些小丑浪费了。另外西奥将军将会前来帮助您,愿亚利保佑您。
  “老天,西奥将军那个魔鬼要来了。”彼得在艾斯卡里德旁边跳了起来。
  “政府的意思是直接战斗,不论人类与否?我们军队的责职是保护人类,不是伤害人类!再说点别的,拟态对人类的伤害几乎没有,要我们打进去,艾斯,我反对这种做法!”伯尔情绪少见的激动,彼得不解地看了伯尔一眼。
  “伯尔,平静点。拟态的危险是潜在的,我们这么考虑。我们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西奥可不管平民的生死,胜利就是一切。我们可以尽可能地不杀害那些手持武器的人类,但伤害是难以避免的。说真的,政府不会放任时态继续下去。不是我做这件事,就是别人做这件事。自从我父亲死后,伯尔,我们很多时候都不能像以前那样了。”艾斯卡里德低垂着头,纤密的睫毛遮住了他眼睛里的情绪。
  “我不知道!事实上,自从你做了将军,你就成了联邦的木偶!”
  “伯尔,这是我的责任。”
  “这不是你的正义!人生就像一面镜子,永远都等待破碎的命运!”
  “……嘿,艾斯,伯尔,你们能不能冷静点……”
  “你太善良了,伯尔。我从来,或许就不是你以为的那个艾斯。我的名字,艾斯卡里德,是多么沉重的东西,你会不知道吗?”
  “……我们确实不是同伴。我和彼得都是。”
  联邦军队终于到达了特里拉斯内德,西奥将军的果断,使军队的步伐变得很快。维利安还是死了不少人,按西奥将军的话来说,“你想要没有伤亡的战争,艾斯卡里德,就好比你想要成为联邦一样,只是个天真孩子的幻想。”艾斯卡里德从不回答西奥将军的任何嘲笑,伯尔已经有15天没有出现在他眼前,彼得也劝不了他。
  不幸的是,不单是西奥将军有所察觉,艾斯卡里德也发现,拟态掌握了光粒的技术,军队的伤亡情况变得越发严峻。急讯不断地发出,随着越来越接近特里拉斯内德的亚利神庙,军队的人也越来越少。
  “研究院传来信息,趁着暗物质监测系统还未被破解,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西奥将军严肃地说道。
  “联邦确定打算这样做吗?我们还剩下什么呢,政府又如何跟人们解释这一切,拟态已经暴动,我们的士兵还剩下多少?”艾斯卡里德沉重地说道。
  “正因为拟态的暴乱,联邦才更有理由这样做,虽然这是个不错的手段。”西奥将军双手交握微笑道。
  “我跟艾斯卡里斯将军一样,反对这种做法。”莫里上校摇头反对。
  “你们还有别的方法吗?善心容易酿成大祸。分辨不出人类与拟态,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不要放任任何一个微小的可能,因为这可能使你死亡。”
  “联邦是否增援,我觉得研究院应该起点作用。”彼得说时看了看沉默无言的伯尔。
  “增援,我的小士兵,联邦只会给我们一个光粒罩,我们相信政府就是个傻瓜。研究院的恶魔,他们不会干没有回报的贡献的,不管怎么说,我们只能靠自己了。”西奥将军见解颇深地答道。
  “连人类都不管了吗?”伯尔终于说话了。
  “别把军队想得太伟大了,朋友。我们现在面临这种窘境,说实话是军队内部出了问题。我们的技术怎么会那么快泄露出去,这不值得疑虑吗?年轻的艾斯卡里德最近失了灵魂,竟然忽略了这事。不过总是要结束了,放弃他们吧,我们难保其中有一个奸细。在我们之中的,我直觉是没有的。”
  紧急会议进行了很久,似乎是西奥将军得了胜利。伯尔、彼得和艾斯卡里德神态疲惫,伯尔苍白的表情又好像是松了口气,彼得有点担忧地望着他。“我们现在别无办法,伯尔,我觉得这不是艾斯卡里德的错,你能明白吗?”
  “我很抱歉,伯尔。”艾斯卡里德好像是一根快要燃烧殆尽的蜡烛,“你说得没错,我迷失了自我,我……”
  “……艾斯,到时候你就会原谅自己。是我太任性了,我曾经看过母星蔚蓝无垠的湖泊,真希望能再次和你们一起看看。”伯尔微笑着,蓝色的眼睛发出耀眼的光芒。
  “会的,战争快结束了,是的,要结束了。”彼得锤了一下伯尔的胸口,咧开嘴笑了一下。
  “现在是完了!我们能驾驶飞艇离开马斯隆吗?”朱特斯心乱如麻。
  “看样子是不可能的,马斯隆现在连只苍蝇也飞不出去,说实在的,外面可能就是枪口。”棕发男子冷静地指出关键。
  “我们是完了!我们还剩下什么呢,我现在宁愿跟亲人聚在一起,在判处死刑之前。”一些拟态喊道。
  “人类太恐怖了,我们会死的,我们是不能存在的。”
  “全部都死了,什么也不剩下,就是一场恶作剧,我们到底为什么存在呢?”
  由于棕发男子带来的情报,加上所剩无几的伙伴和食物匮乏的打击,神庙里一片灰暗阴郁的气氛。
  “坚强起来,我的同伴!”朱特斯喊道,“既然注定是要死亡的,我们就要像个战士一样勇敢,来证明我们的存在!”
  朱特斯的话激起了神庙仅剩的一点激情,几乎大半的拟态都挥舞着拳头,像一头雄狮一样誓死捍卫自己的领地。
  “是的,坚强起来!”
  伯尔不见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很快使军队陷入更大的恐慌。但西奥将军很快压下了这个谣言,虽然艾斯卡里德知道这是真的。
  “伯尔是被敌军抓走了吗?军队是摆来观赏的吗!你现在在干什么,西奥,我才是领导这场战争的将军!”艾斯卡里德怒吼道。
  “伯尔是个叛徒而已,你大可以在亚利神庙跟他叙旧,哦,等个2天就好了。”西奥将军轻蔑地笑道。
  “你这是污蔑!西奥,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
  “你的小伯尔可是在晚上私自偷溜出军营被我发现了,就在上次会议后的深夜。要是月色再好一点,我可以让你看看他的脑袋。”
  联邦军队很快就攻进了亚利神庙,只用了1天。艾斯卡里德想要得知伯尔现状的心是如此迫切,以致到了不眠不休战斗的地步。彼得差不多也是这样,但他有点担心艾斯卡里德的伤,正如伯尔之前所担心的那样,艾斯卡里德在米拉受的伤复发了。
  神庙金碧辉煌,这里如同一个加冕的最好的战场,迎来了人类为生存所做的殊死战斗。
  拟态是具有高等智慧的,士兵们再次感受到这一点,它们的智慧,说句不掺假的话,比人类更胜。战斗是惨烈的,在军队掩护下打算打开空间钮的一群参加之前紧急会议的大人物,被伯尔的突然出现和西奥将军的死亡吓住了。
  伯尔捡起空间钮,握在手里,将光粒枪对准艾斯卡里德。呆住的军队高层迅速回过神来,将艾斯卡里德护在中间。
  “伯尔,你这个叛徒!”莫里上校枪瞄准伯尔。
  “理由是什么,伯尔。”艾斯卡里德十分镇静,好像之前他疯狂杀敌的样子是场梦境。
  “……因为我是物质,不是人类。”伯尔的手按下扳机。
  彼得眼神空洞地朝枪口扑过来。他不相信这一切,事实上,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伯尔说要去看母星湖泊的蓝色眼睛中,身体却相信着做出了本能的反应。
  伯尔眯着蓝色的眼睛微笑,微风拂过他棕色的卷发,“我很抱歉,真的。”彼得看着手中的空间钮,伯尔的光粒枪在砖板上砸了几下,然后再没一点声息。
  “不。”彼得回头看着艾斯卡里德呆住的身子,眼泪打转。
  “不!”
  军队高层迅速通过空间钮抵达在马斯隆港口待命的军舰,在离开马斯隆一段距离后,一个巨大的光粒罩像个保护膜一样附上马斯隆。不管是什么东西,人类还是拟态,所以的生命在一瞬间全部消失,只留下一个死一般寂静的星球。
  联邦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出逃在外的朱特斯及几个拟态的飞艇很快被军队发现,顺利处理掉了。
  人们提起特里拉斯内德,会赞美艾斯卡里德的伟大功绩。很快有大批的移民在政府安排下入住了马斯隆,光荣之城,一个使人热血沸腾的地方。至于那些拟态与人类,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什么都没剩下。
  彼得和艾斯卡里德站在亚利神庙后的巨大湖泊边上,这是难得的一段假期,政府颁发了勋章,很快艾斯卡里德会比之前更忙。
  “你身体好点没?”彼得用鞋磨了磨松软的泥土。
  “很快就会恢复了。”
  “彼得,你真的决定离开军队吗?”艾斯卡里德抚摸着伯尔留下的信息光环问道。
  “毫无疑问。我们什么时候去母星。”
  “不会去了,永远。”
  “什么才是正确的呢,我一直迷惑着,其实我跟伯尔没什么区别。”
  “你们才是正确的,我将一直错下去。”艾斯卡里德将光环用力朝湖心扔去,“人生就是一面镜子,走吧。”
  “……他跟我说,那些是物质,不是人类……”
  “佩斯,一份报告而已,你也太夸张了。”法德里亚拧了拧湿透的衣服,“真的,教授的性子我也受不了,我也没跳湖。”
  “我只是想验证一些东西,我曾经丢过一件东西。”佩斯甩甩棕色的卷发说道。
  “在这湖里?”
  “没错。”
  “什么好东西值得你去跳湖,你找到了?”法德里亚笑道。
  “……是的,一个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
  “秘密。”
  “嘿,小气鬼。”
  “随你怎么说。”
  “……我的存在是错误的吗?什么又是正确的?我很抱歉,艾斯,彼得。”
  “我很抱歉啊,伯尔。”艾斯卡里德在光环上写道。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特里拉斯内德城之战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5-9 13:45:5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