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2 1924

时空猎头

不停 于2017-5-30 23:36:52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时空猎头配图.jpg

  必安推开“金色办公室”的门,一边走向面试官的位子,一边打量着眼前这个镜片厚厚,头发乱蓬蓬的胖子。必安放下文件夹,郑重地对胖子说:“汤斌你好!我叫谢必安,是负责C区招聘的猎头主管。”
  “你好!”胖子稍稍起身,向必安微笑着打招呼。
  “先聊聊你的工作吧,你是做后台开发这块的?”必安问道。
  “是的,工作6年了。”
  “能谈下具体工作内容吗?”
  “千万级用户量大型网站的数据库开发,包括整体架构,开发和维护。精通使用JAVA语言,熟练掌握C++语言,近期做的大部分项目都使用JAVA编程。”
  “什么性质的网站?”
  “平台型招聘网站,面向猎头和候选人两类用户。”
  “OK,开发周期多久?”
  “需求确定后,开发用了半年。后面迭代过3个版本,每次都是比较大的改动,主要由我和另一个后台同事负责。”
  “了解。”必安仔细记录着。
  胖子转动眼珠,在房间里四处打量,这里没有窗子和灯,靠金色墙面本身发出的昏黄光亮照明。他甚至有种错觉,对面的猎头说话的声音明显滞后于他嘴唇的翕动,按理说这么近的距离,光速和声速不可能相差这么大。
  胖子有些不安,额头冒出细细的汗珠。
  “看来你在这个领域还是很有经验的。我们再聊聊生活方面吧,平时有什么爱好?”必安似乎看出了胖子的异样,开始制造轻松的话题。
  “打游戏,看电影,还比较喜欢品尝美食,嘿嘿。”胖子坦诚地说。
  “能吃辣吗?”
  “无辣不欢,从小就特别特别喜欢吃辣。”
  “看出来了,北方人嘛。电影都喜欢什么类型?”
  “啥类型都看,最近在看二次元动漫,日本的。”
  “付费看正版吗?”
  “呃……没有。”胖子不好意思地低了下头,“网上资源很多。再说,我是做互联网这行的,基本都能找到免费资源,怎么省事怎么来了就。”
  “平时运动吗?”
  “很少,看我这身材就知道了。”胖子笑道。
  “哥们儿,确实该锻炼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尤其做互联网这行,不运动可不行。”
  “那是,在办公室一坐就是一天,再加个班,到家根本就不想动了。”
  在这个狭小的立方体密闭空间内,必安和胖子又聊了一会,谈眼睛近视的度数,谈臂展与身高的比率,谈是不是喜欢闻汽油味……就像唠家常一般,丝毫不像正规的面试。直到铃声响起,必安才向胖子致谢,结束了此次面谈。
  叮,叮当,叮当当……这个铃声好熟悉,这不是我的闹钟吗!?
  胖子闭着眼,四处摸索闹钟,好不容易把它关掉。接着拉过被子把头蒙上,在床上又赖了一会,直到闹钟第二次响起。
  胖子像往常一样,从床上一个激灵坐起来,迅速刷了牙,胡乱抹了把脸,披上外套,扯过电脑包就匆匆出了家门。去公司的路上,胖子边往嘴里塞三明治边回想着这个梦,真是奇怪,昨天必安刚刚交代我明天面试的注意事项和话术,今天就梦到了,而且如此真实。难道自我暗示作用这么强?谁知道呢,或许自己太在乎这次面试了,毕竟如果计划取得成功,我就不需要辛辛苦苦地敲代码了……
  在他皱着眉,大嚼三明治的时候,一辆重型货车从斜刺里极速冲出,刹车失灵了,司机狂按喇叭,对着人群大吼大叫,但车子还是径直地向那个目瞪口呆的胖子撞去。
  胖子像皮球一样弹起,头部向下,重重地摔在柏油马路上。立刻血流满地,不省人事。


  “我说,这可挺重啊,只怕胖子凶多吉少了!”Jason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玻璃门前,神色凝重地对必安说。
  “放心,胖子这皮外伤肯定不能白受。”必安说。
  “皮外伤?”Jason抬高了嗓门,“前额部开放性颅脑损伤!已经出现了脑脊液外溢和脑水肿,我们医院最好的神外科医生抢救了6个小时,才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出来!”
  “嘘……”必安瞥了一眼守候在门口,满怀悲伤的胖子家人,对Jason使了个眼色。“你别激动,我感觉他应该能扛得住。”
  “说的倒轻松,你不是医生你不知道,他这种情况--”Jason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这种情况的死亡率是4%-7%!”
  “又来了……我早说过,你不能拿正常世界的逻辑看问题。走走,咱们找个地方说。”必安把Jason拉到一边。
  Jason重重关上医生办公室的门,靠在自己办公桌一角,双眼紧紧盯着必安,说:“看起来,你倒不怎么关心胖子?”
  “你什么意思?”必安说,“我能不关心吗,可我们又能做什么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还真他妈的是天意!偏偏赶在计划执行的前一天发生。”
  “好事多磨,你就当这是计划的一部分吧!”
  “计划?现在还谈什么计划,计划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说这些没意义了。总不指望胖子从ICU爬起来参加明天的面试吧!”
  呵,装什么呀,你不是也关心自己的利益多过关心胖子吗?必安心想。他瞟了Jason一眼:“虽然遇到了意外,但计划还是可以正常进行的。”
  “你找到新的候选人了?”
  “没有。”
  “那怎么进行?”Jason问,“胖子都快死了!”
  “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向你保证,也向胖子保证,事情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我们要做的,就是该吃吃,该喝喝。过几天等胖子出院的时候,咱们就都是千万富翁了。”必安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里,摸了摸口袋,然后在Jason的桌子上四处翻打火机。
  “胖子都他妈啥样了,你保证个屁啊!”Jason蹭地一下子窜到必安跟前,一把打他掉他嘴里的烟。他最讨厌必安这副阴阳怪气,话里有话的样子。
  “你?”必安楞了一下,也不生气,弯腰准备去捡那根烟,却被Jason扯过领子提了起来。
  “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说,快说!不然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Jason红着眼大吼。
  “哥们儿,冷静点儿。我不是有意瞒着你什么,确实这事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别把我当傻子!快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给胖子买了保险,故意害了他?”
  “不不不,这怎么会呢,你听我慢慢给你说。”必安把手搭在Jason的手上,一点点让他放松。
  “哼!”Jason放开了手。
  “呼--”必安长出了一口气,双手抚弄那被攥得扭曲变形的衬衫领子,“让我理理从哪开始说起。咱们仨第一次聊天的时候我不是说--”
  “等下,你先告诉我你上次和胖子单独说了什么?”
  “两件事,都有关这次计划。一个是告诉他和猎头--也就是和我--面谈时的话术和技巧。一个是介绍C区IT部大致工作内容和内部流程,当然最主要的是如何修改数据了。”
  “为什么瞒着我?”
  “我说了,这件事情非常不容易理解,有些地方还是不告诉你们为好。包括胖子,他很多事情也不知道。既然你问了,那我今天就彻底说清楚。”
  “别跟我耍花样!”Jason脑袋里灵光一闪,“你之前一直说要正确面对可能出现的意外,难道你事先知道胖子会有此遭遇?”
  “是的,我心里有数。”
  “胖子知道自己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吗?”Jason问。
  “他不知道。”
  “那我呢,我的任务就只是给胖子提取和注射备份记忆吗?”
  “计划是这样,前提是行动顺利的话。”必安说,“你先别忙着问,性子这么急,都打乱我的思路了,听我从头说起。”
  必安清了清嗓。Jason瞪了他一眼,这个人啊,真他妈喜欢故弄玄虚。
  “我不是和你俩说,我除了正式工作外,还兼职在做猎头嘛,如果这里有合适人选,我会推荐给C区。”必安说。
  “这我知道。C区的技术比较落后,那边一家金融机构招聘程序员,你推荐胖子去应聘,让他潜入数据库改几组数据,咱们的金融收益就能直线上升。试用期内再让他离职,确保他们查不到,是个万无一失的计策。所以计划的核心在胖子,现在他半死不活的,看来是到不了C区了,这没错吧?C区究竟在哪儿?”Jason问道。
  “事实上,胖子现在已经--”
  “他现在已经到了C区?”Jason脱口而出。
  必安点了点头。
  Jason犹如被重锤猛击头部一般,颅内嗡嗡作响。


  “没错,C区就是我们常说的另一个世界。” 必安顿了顿,“我们的世界有两种死亡形式,一种是自然死亡,一种是意外死亡。其中意外死亡部分,包括疾病致死,都是由我们猎头负责招聘,确定合适的人选递交给C区。他们那边觉得OK,这些人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到那个世界继续生活,继续实现自己的价值。”
  “你……你决定着我们的生死?”Jason大惊。
  “NO,NO,NO,当然不是。首先我们没那么大权力,其次我们应该更加宏观地看问题,死亡并不是结束,而是某种意义上的开始,这是有科学依据的。我先问你,从医学角度说,人为什么会死亡?”
  “为什么会死亡?”Jason半天才回过神来,“人是多细胞生物,由于细胞分裂次数有限,单个细胞寿命有限,导致每个器官都有衰老衰竭的时候,最后代谢出现障碍满足不了身体需要,自然出现死亡。”
  “没错,科学家们最近一直在研究端粒,希望能够突破细胞分裂次数的限制获得永生,这个想法是美好的,但却不可能实现。从更广阔的物理学角度来说,死亡,或消亡是任何一件事物面临的必然结果。这一点,热力学第二定律解释的非常好,孤立系统的熵在不可逆过程中一直增加。虽然生命体算不上孤立系统,但同样可以用这个死亡定律来解释,随着细胞和组织的衰老,生命体逐渐由有序变为无序,最终不可逆转地走向熵的极大值,即死亡。”
  “恩。”
  “热力学第一定律告诉我们,不同形式的能量在传递过程中总值保持不变。人死了,在整个地球体系内由生物能转变为热能,虽然形式变了,但量值不变。这在我们这个世界的参照系内成立,放大一点,在更大层次的参照系内这个定律依然成立,能量在各个世界之间转换、传递,总值不变。也就是说,你死了之后,能量会继续带到另一个世界,我们世界就是这样持续不断地和C区在内的其他4个区进行交换。哦对了,我们这里被他们称为E区。”必安解释道。
  “我们的生死,是决定好了的?”
  “不完全是。我们每个人的命运总体趋势在生命之初已经定好,比如寿命,婚姻,财富这些。除非性格特别执着顽固的人,因长期坚持某个特质而人为改变趋势,否则一切尊崇计算机的设定,C区的超级计算机,我们也叫它司命。这个世界上每天发生着的无数意外事件,也是由司命根据大数据发起,结合各类概率,最终显现。”
  “哦不……”Jason惊愕不已。
  “举个例子,比如说某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你和家人在5A级景区游玩拍照,玩的正开心,你突然肚子疼。但你最近并没有吃坏东西,也没有着凉,更没有患上什么阑尾炎。你蹲在地上捂着肚子,疼得死去活来。家人吓坏了,正想打120的时候,你却突然好了,跟没事人一样。这真让人莫名其妙,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可能是受了风导致的。总归你恢复正常了,大家继续游玩,谁也不会多想。”
  “什么意思?”Jason问。
  “一件看似毫无征兆的事件背后,其实是有深层原因的。”
  “原因是什么?这也是司命决定的?”
  “可以这么说,它决定了一部分。司命根据大数据,得出周末上午10点11分到10点14分之间,在该旅游景区方圆20公里内,将有一个人持续腹痛72秒这个决定。这个指令发出后传递到E区,E区会逐步缩小范围,直至确定这个人选。”必安顿了一下,“当然,这个人选的确定要考量多个维度。因为此时此刻景区内会并行无数个类似的意外事件,这时候任何与发生着和即将发生的所有意外事件有一丁点儿关联的个人特质都将提供参考价值,比如你头发偏少,眼睛近视,喜欢吃甜食,偏爱理论物理学,这些看似无厘头的因素,都会被加权计算,最终得出最适合的那个目标。”
  “那,死亡也是这样?”
  “当然,不过死亡特殊一点。一般来说,司命提出某个职位需求的同时会列出几个维度。拿胖子这次来说,司命就给出了要找一个‘喜欢吃辣的做后台开发工程师的年轻胖子’……”
  “我明白了!你把胖子招了过去,他……他已经死了,是不是?”Jason质问道。
  “哎,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你先冷静下,慢慢听我说。”必安双手搭在Jason肩膀上,把他推到凳子上坐下。他知道Jason一下子接到这么多信息有些发懵,换做是别人,也可能是同样的反应,于是从柜子下的纸箱中拿出一罐可乐递给他。
  “嗤”的一声,Jason打开可乐,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正因为司命有了这个招聘,我才想到推荐胖子应聘。但这个面谈不是一个简单的行为,我不能在E区内和候选人直接发生接触,于是在C区和E区之间的一个空间,我们称之为‘金色办公室’的地方进行,这时我需要通过催眠过去,而胖子是在睡梦里。这是一种保护机制,不会对胖子本人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他甚至有可能记不起来这个奇怪的梦。当然了,就他那心理素质,我当然有所隐瞒,我说面试在明天进行,但实际上在昨天半夜就进行了。这是一个不同于E区的面谈过程,我会问很多看似不相干的问题来采集有效信息,因此提前给胖子交代了注意事项和技巧。他今天出了意外,就表示已经被C区录用,现在正在试用期呢。”
  Jason看着必安,喝掉了最后一口可乐。
  “放心,做了这么久的猎头,我早就摸透了C区的规则。首先那边的技术水平不高,试用期内,胖子绝对有机会到技术中心接触司命后台,而他也完全有能力去修改几组数据而不被发现。喏,就是咱们三个的命运初始数值了,我让他把财富和生命健康的比值调高些,这样,我们这辈子就有享不尽的福了!”
  Jason瞪大眼睛,他想说话,但喝得急了,呃呃地打起嗝来,涨得满脸通红。
  “你别担心胖子!”必安知道他想问什么,“首先我让你给他植入了备份记忆,这可以在入职时经过格式化后,依然保留一份E区的记忆。一下子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胖子肯定是崩溃的,这时候我的线人脐带会和他说明一切,也将指引和协助他去修改数据。有一点是最最重要的,就是确保胖子的人身安全,无论行动是否成功,在试用期结束前,脐带都会告诉他让他展现自己还记得E区事情的能力,要知道这种情况会触发空间旅行紧急保护机制,C区一定会将他遣送回来。同时手动调高他这次的手术康复值,以减少其痛苦,胖子回来后用不了多久就啥事都没有了。”
  “他啥时候回来?”Jason缓了缓,问道。
  “C区E区时间不同,他在那边有半年试用期,换算成我们的时间一周左右。”
  “但愿胖子能够顺利。”
  “当然,他是这次行动的关键人物,只要按照我和脐带的话去办,成功的可能性极大。你看,这个计划够复杂,够难以理解吧!要是我在计划前说了这些,一来怕你们无法接受,二来怕你们分心。”
  “这简直颠覆了我的认知,太不可思议了。那胖子修改了数据,不会对我们这的其他维度,或者整个大系统的平衡造成影响吗?”Jason说。
  “放心,修改3个人的几项初始数值是不会的,这个我让脐带帮忙确认了好久,绝对安全。”
  “脐带靠谱不,不会透露出去吧?还有,你给他什么好处?”
  “靠谱,他是我的人。”必安咬着嘴唇,“你知道在C区修改数据可以影响E区,反过来也是一样,这个我就不多说了……这事儿,包括C区的任何事情,都不要告诉其他人,我们闷声发大财就好了。咱们现在呢,该干嘛干嘛,等着胖子回来吧!”
  “也不知道胖子那边怎么样了”
  “对了,快给我催个眠!”必安大声说。
  “怎么了?”
  “我去金色办公室找脐带问问,了解下进展。”
  2个小时后,睡梦中的必安从床上猛然起身,满头大汗,呼吸急促。
  “怎么样?”Jason从外面赶到里屋,关切地问。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必安说。


  “好消息是胖子的行动成功了。”
  “是吗?”Jason非常兴奋。
  “非常顺利,他轻而易举地就进入了司命的数据库,直接修改的数值。”必安说。
  “那真是太好了!”
  “别急,我先看看。”必安打开手机,长出了一口气,把手机递给Jason,“你看,我这支被万年套牢的股票今天涨停了,据说要重组。”
  “看来数值已经开始起作用了。那坏消息是什么?”
  “胖子遇到了点麻烦,他已经向C区表现了他拥有E区的记忆,但是C区政府非常认可他的技术,想把他留下来。目前最大争议在于这部分记忆要不要二次格式化,这可能造成胖子神经系统病变,因此召集了一批专家在紧急讨论。”
  “这么说,胖子可能回不来了?”Jason问。
  “有一线希望,但需要你帮忙。”必安凝视着Jason。
  “我能做什么?”
  “去一趟C区。”
  “什么?”
  “那边的医疗水平很低,脐带托朋友极力建议政府从我们这临时调过去一个神经内科医生,帮忙研究二次格式化是否可行。走招聘流程,我会推荐你过去,你在那边否定二次格式化的方案,然后就能和胖子一起回来了。为了胖子,你要冒一个险。”
  “好吧,我去。”Jason咬咬牙。“我这就准备备份记忆,你先和我说一下面试技巧吧!”


  必安端着酒杯,躺在棕榈树下的长椅上,沐浴着扑面而来的柔和日光。南海滩是整个迈阿密最棒的海滩,白色细沙绵延数十里,天空蓝得不可思议。必安摘下墨镜,眯着眼望着海水中嬉戏的美女和悠闲飞翔的海鸥,喝了一口手中的椰林飘香,甜鸡尾酒确实能抚慰人心,必安的心情舒缓了不少。
  好久没出来散心了,之前的工作太忙,压得他透不过气。倒不是互联网公司的市场部工作,而是自己那份猎头兼职,任务指标的压力,断人生死的责任,频繁的滥用催眠类药物,让他的精神几近崩溃。还好,扛着压力完成了上季度的指标,拿着这份业绩,才好不容易说服了C区各负责人,顺利辞职脱身出来。
  海面上起伏的粼粼波光闪耀不断,必安又戴起了墨镜。
  我是出来了,可你们再也出不来了。
  必安启开一罐红啤,倒了些在沙滩上,“敬你的,胖子。”挪了点距离又倒了一些,“Jason医生,这是敬你的。”
  “我喝这个。”必安喝了口鸡尾酒,看着地上的两块小泥洼,“也不知道你们在C区怎么样了,应该都适应了吧。肯定适应了,按照那边的时间算,你们过去都好几年了。”
  海风拂面,吹得必安身上暖暖的,又有些痒。
  “这事挺对不住你俩的,我确实是为了咱的未来着想,哪知道这么不可控。你俩别怪兄弟,咱们在两个空间各自安好,C区也不错,你们在那里绝对有发展。”
  “不过咱们应该是见不到了,咱们这时间不同,等我过去的时候,你们可能已经去了B区。哎,这就是命哪!说真的,我还真想过去看看你们呢!”必安笑了起来。
  几罐红啤下肚,必安逐渐醉眼朦胧,头耳燥热,他真想喝点冰镇饮料舒爽一下,可又不想动。对面的大海开始模糊不清,扭曲翻转,逐渐向他逼近,烦闷的热气和浓重的咸腥味令他作呕。必安抓过草帽盖在头上,世界瞬间安静了不少。
  阳光透过金黄色草帽映在他眼皮上,刺进他脑海里,他脑中一片金黄混沌。这个场景怎么这么熟悉,必安的世界被黄色填满,无声地填满。
  “你好,谢必安,我叫无救。是负责C区招聘的猎头主管。”
  这是金色办公室!
  必安一个激灵坐起身,发现自己置身一个密闭的黄色空间,桌子对面是一个面目模糊,西装革履的人。
  必安明白了,这次自己成了候选人。
  “你好。”他微微起身,微笑着向面试官打招呼。必安努力让自己平静,先看看对方什么意思。
  “先聊聊你的工作吧,你是做互联网市场的?”面试官声音浑厚。
  “对,工作8年多了。”
  “能谈下具体工作内容吗?”
  “主要为企业拉注册用户,包括b 端和C端,对用户做活动和推广,包括线上和线下业务。还有异业合作,宣传品牌或者广告合作。也做过内容运营,负责内容产出和渠道运营,主要是自媒体渠道。”
  “工作单位都是什么行业?”
  “我做过的行业还蛮广的。有传统行业的金属切削,互联网农业,还有教育和交通。”
  “对视频业务了解吗?”
  “接触过,之前尝试做过直播。”
  “效果怎么样。”
  “赔本赚吆喝,坦白说都是刷量,做数据给老板看,没有实质性进展。”
  “数据分析接触过吗?”
  “接触过,一般我们平台型产品的后台都会开一部分权限给我,进行用户运营,看数据做活动,不断调整方式。”
  “了解。”那人在本子上记录着。
  必安转动眼珠,在房间里四处打量,这里自己再熟悉不过了,他在金色办公室里面试无数,向C区成功推荐了几十名通过试用期的候选人。可眼前这人什么意思,他准备推荐给我什么岗位?还有,如果我过去了,会不会在那里遇到胖子和Jason……
  “是这样,我们打算招聘一位APP市场运营总监,看到您在运营方面很有经验,所以先聊聊。”面试官似乎看出了必安的疑虑,率先解释道。“哦,这是我们AI新区的一个新型项目,有关未来人工智能,政府对此十分重视,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项目立项刚刚几个月,预计成立200人的团队,运营总监也将参与运营部的团队组建工作,直接向CEO汇报。”
  “恩。”必安点点头,但他心中窃喜,早就听说过C区在规划建设中的AI新区,它不同于老区,科技感十足的城区内一切都是现代化建筑,据说城市居民要经过层层选拔才能获得居住资格。看来如果自己接了这个职位,会比这边更滋润,胖子的行动失败了,自己过的并不开心,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具体工作内容我就不展开说了,我们聊聊其他方面吧,您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呢?”那人问道。
  “我这个人比较闲不住,喜欢旅游,各种体育运动,尤其像登山,潜水这种具有一定挑战性的活动。”必安说。他知道C区崇尚自由与挑战,因此在E区喜欢探险活动的人比较受欢迎。
  “经常潜水吗,能潜多少米?”
  “最近几年没怎么潜过,工作太忙了。之前在菲律宾长滩潜,那边水质好,也便宜。我拿到过OW潜水证,能潜18米。”必安确实喜欢潜水,但菲律宾的事情是他胡诌的,他之前听过一个候选人这样说过,于是现学现用了。
  “看书吗?”
  “看,很杂,什么都会看一看。”
  “物理学看吗?”
  “非常感兴趣,但还停留在入门阶段。最近在看布莱恩·格林的《隐藏的现实》,但是很多地方没怎么看懂。”必安没看过这本书,但他知道C区特别重视物理学。现在他们的物理学状态相当于我们20世纪初,正在急速发展中,当初胖子应聘的职务上就标注了喜欢理论物理的优先。
  面试官又问了一些看似不相干的问题,必安一一认真回答,当然他也没有继续刻意迎合职务背后的规则。越到后面,他觉得被选中的可能性越大,因为面试官开始问一些更加荒唐的问题,比如鞋的尺码大小,手指头上有几个斗等等,这往往是提前确定人选的信号。
  最后,面试官整理好文件,站起身来。面目模糊的脸上似乎在微笑,“感谢您参与这次谈话,我对您个人情况非常满意,想邀请您正式入职,您意向如何呢?”
  “嗯……”必安有些出乎意料,C区面试从不在现场决定是否任用,而是猎头回去与用人部门沟通,人家相中后直接请过去。
  “怎么,你在奇怪为什么我当场决定是吗?”
  “你到底是谁?”必安疑惑道。
  “怎么,不认识老朋友了?”那人撕开了人皮面具。
  “Jason?!”


  “你……你也做猎头了?”必安非常惊诧。
  “没有,这不是和你开个玩笑嘛!”
  “那你怎么到这来了?”
  “这么久不见,想你了呗。咱俩CE相隔,也只能到这见到你了。怎么,不欢迎我?”Jason直视着他。
  “怎么会,只是觉得太意外了。”必安说。
  “你小子最近很滋润嘛,看你油光满面的。”
  “难得有时间休息。”必安闪躲着Jason的目光,“对了,你最近怎么样,在那边?”
  “兄弟啊,真如你所说,C区的医疗水平实在是太落后了,我到那之后成了超一流专家。哎,我比之前更努力了,争取做出点成绩。”
  “那还真不错。胖子呢?”
  “他和以前一样,兢兢业业地工作着,现在已经是一个中型项目的技术负责人了,也找到了女朋友。”
  真不知道Jason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必安这么善于察言观色都没看出来他此次的目的。如果真是来叙旧,没必要装猎头来玩弄人感情啊!如果不是,以他的性格早该开门见山有话直说了。
  “Jason,你和胖子的事儿,我很过意不去,但确实尽力了。”必安试探性地提起当初的事情。
  “都过去了。”
  “你放心,你家里的事情我帮你处理了,在那边好好混,别有牵挂。”
  “我会的,活在当下。”Jason轻叹了口气,“说说你吧,积累不少资产了吧。”
  “哪有,虽然胖子改了数据,但是对E区作用并不是很大,那支股票重组失败,跌了个半死。”必安抬头看向Jason。
  “真可惜。”Jason说,“你辞去了猎头的兼职?”
  “是啊,身体精神都吃不消,折寿的工作。”
  “是,KPI很难完成吧?”Jason斜眼瞪着必安。
  “当然,毕竟这是两个世界之间的事。对了,你在那边成家了没?”
  “猎头顾问的指标在当年翻了一倍,而且出了一项强硬的规定,必须连续三个季度完成指标,才能申请辞职。”Jason继续刚才的话题。
  “谁和你说的?”必安眼神慌乱。
  “恭喜你啊我的兄弟,你第三个季度的最后一天压哨完成了KPI,获得了难得的申请辞职的机会,脱离苦海了。”
  “你……你什么意思?”
  “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派胖子去秘密改数据,非常不幸,该方案失败了。你给我看的涨停股,根本就是在骗人。”
  “不,不!”必安双手捂着头。
  “脐带和你说了胖子的情况之后,你立刻执行第二个方案。当时你离KPI还差2个指标,胖子回不来了,可以成为一个,我则成了另一个。C区召集专家只是谎言,你把我当成真正的候选人来面试,这样既能完成指标,又能灭口。我过去之后,没有见到专家会诊,也不敢贸然通过你说的声张自己拥有E区记忆的方式回来,只能暗中先观察情况。”
  “兄弟,我错了,我错了……一开始我确实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后来实在迫于压力,不知道怎么就那样做了……”必安扑通一声跪在Jason跟前,痛哭流涕。
  “我一直在等肚脐主动联系我,同时找回去的办法,直到我遇到了胖子,我一开始根本没认出他来,他也根本不认识我。C区的法规是对拥有其他大区记忆的人直接进行二次格式化,胖子是被彻底删除了备份记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是一个骗局,我这辈子再也回不去了。”
  “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兄弟,你在那里过得不也挺好嘛。”
  “挺好?哈哈哈!”Jason冷笑道,“你没有真正去过C区,你知道那是人呆的地方吗?虽然那里和E区有互通关联,但那世界完全是另一种形态,你想象不到的一种形态!你就是一只长着八条腿的软体动物,浑身流淌着绿色粘液,和别人交流是把管子伸到他们的大脑里读取交换信息,唯一的食物是咬下去就喷出一股腥臭汁水的黑色甲虫!”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这些日子我一直活在痛苦和愧疚里,真是对不起你。”必安抱着Jason的大腿。
  “你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是如何带着E区记忆在C区生活的,我忍辱负重,努力地让自己混成了上等人,慢慢认识更多有权力的人,慢慢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我找过脐带,又通过技术手段调查你,现在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这才通过猎头顾问负责人的关系来找你。没发现我变了吗,我不像以前那么急躁了,处理问题更理性了。”
  “是,是……”
  “兄弟,我对你做的事儿不太满意,你说该怎么办?”
  “要不这样吧,你把我带到C区,我跟着你,什么都可以为你做,好好地补偿你。”必安苦苦哀求。
  “不过,C区好像没有适合你的岗位。”
  “那我就在E区做你的线人,你安排什么任务都行,我一定做好。”
  “我又不是猎头,并没有这个需要啊!我觉得这两个区你都不适合。”Jason说着站起身,拉开门,“C区E区之间倒是挺适合你。”
  Jason走出房间,重重关上了门。
  “不,不,别走,别走!”必安跪着来到门前,房间里根本没有任何门的痕迹,这里是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
  必安大哭,大叫,歇斯底里。
  不知过了多久,必安才呆呆地坐下,神色恍惚。
  房间里静极了,静得只能听到体内心脏跳动和血液在血管里流淌的声音。

单选投票, 共有 18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100.00% (18)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2 个关于时空猎头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5-17 14:22:15


安德顿上校  发表于 2017-5-18 16: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还有点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andy  发表于 2017-5-30 23: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法好奇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 蝌蚪五线谱   举报电话:84650077-8717   举报邮箱:office@kedo.gov.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