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0 893

机器人能成佛吗

不停 于2017-5-27 15:33:48发表 显示全部楼层
发新帖

精彩推荐

更多> 更多>

精品专区

  • 幼儿园缎带做花的教程 简单缎带花怎么做图
  • 落叶手工作品图片 简单把树叶做成美丽的挂
  • 幼儿园手工制作水母挂饰的方法简单又可爱

收藏 跳转到指定楼层
timg.jpg

1,
  谭飞接了个大活。
  其实这活他一点都不想接,吃力不讨好--维持治安这种活简直就不是人干的,不知道就把谁给得罪了,还得被拍成视频发到网上去,惹得一身腥。上次有个明星来开演唱会,他们队里的老好人大茂奉命去体育馆维持秩序,那帮粉丝不要命地往前冲,大茂就伸手推了几把,那帮粉丝就不乐意了,围着他一顿骂,还有女粉丝上来撕他衣服的。把大茂气的,骂也不能还口,打也不能还手。好不容易挺过去了,没想到第二天视频就在网上传开了,标题写的触目惊心,“警察现场发飙,与明星粉丝上演全武行”,老茂差点就当场吐血了。
  所以这一次维持现场治安的活落在谭飞的头上时,老茂幸灾乐祸地挤眉弄眼,仿佛自己马上就有伴了似的。这是局长亲自布置下来的任务,谭飞想推也推不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临出发的时候,局长再三嘱咐道:“谭飞,一定要克制好自己的情绪,现场也许会有激进人类主义团体的成员出现,千万不要跟他们起冲突。”
  谭飞皱眉道:“不是也许,是一定会有激进主义团体的人过来搞事。梁局,你说现在连机器人都成佛了,这都是什么事啊?”
  “哎,我也不懂,总之你没成佛就行,赶紧干活去,马上准备一下出发。”
  谭飞正要出门,忽然又转头道:“梁局,有个事我得先提前汇报了,省的回来你又骂我。万一,我是说万一那帮激进分子控制不住了,我该怎么办?”
  “你是说现场完全失控了呗。”梁局长微微眯起了眼睛,“如果那样的话,你就不要管现场了,你只需要负责NK-9不被损坏就行了,务必要将它安全的带离会场。”
  “有那么重要吗?不就是一家务机器人吗?”
  “废话,人家不是成佛了吗?”
  谭飞带队,刚出警局没多久,一张“无遮大会”的海报就从车窗外一闪而过,海报上,NK-9那毫无表情的合金面孔上还被踩了一个巨大的脚印。这算是最近社会上的一件大新闻了:世通公司开发的一款NK-9智能型家务机器人投入市场后一直反响良好,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样样精通,没事还能陪主人聊天解闷,倒是搞得保姆们纷纷下岗。市图书馆为了方便管理,也购买了一台NK-9机器人,让它负责图书馆的内部清洁和书籍摆放工作。结果那台机器人看了几本佛学的书后,行为模式就有些反常。图书馆觉得是程序出了故障,正要拿去给公司调换时,NK-9突然宣称自己觉悟了。
  这一下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个机器人竟然宣称自己觉悟了,这意味着什么?在印度语中,“佛”就是觉悟者的意思,自古以来,修行之人都把“明心见性,顿悟成佛”当作修行的最高境界,而如今,一个机器人竟然宣称自己成佛了,成为觉悟者不再是人类的专利。
  每天去图书馆的人排成了长队,当然,他们都不是去借书的,而是为了去看看NK-9的,在这些人中,不乏有各个寺庙的僧人和在家修行的居士,他们想确认一下这个机器人是否如自己所说,达到了觉悟的境界。NK-9也不知疲倦地和他们交谈,对辩,打机锋,让这些怀疑它的人一个个瞠目结舌。
  事情越闹越大,终于,“激进人类主义团体”发声了,团体负责人常山松通过媒体表达了自己鲜明的态度:“机器人宣称自己觉悟,简直就是对人类的一种侮辱!只有人类才能够修行、觉悟,最终领悟到超脱的境界!宣称自己觉悟了的NK-9机器人,其实就是对人类生命的拙劣的模仿!”
  中科院、民间团体,佛教协会相继被卷入到这场风波中来,各方声音混杂,激辩四起,愈演愈烈。为了平息“机器人觉悟事件”对于人类文明的冲击,在几方团体联手下,终于促成了这一次“无遮大会”。无遮大会起源于古印度,每五年举行一次,召集各地的僧侣聚集在一起辩论,畅所欲言,乃佛教界一大盛事。玄奘在天竺求法期间,便受邀于戒日王,成为无遮大会的主角,一时间声名显赫。而如今,无遮大会重现世间,主角却不是哪位高僧大德,而是一个机器人。
  人类已经卯足了劲,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夺回自己的尊严。
  谭飞正在想着这些事情愣神,一个同事突然问道:“谭队,机器人成佛这事,你怎么看啊?”
  “管他谁成佛呢,能给咱涨工资吗?谁要能给咱涨工资,别说成佛了,我把他当祖宗供起来!”谭飞皱着眉头摇下车窗玻璃,往嘴里塞上一根烟。话虽这么说,可谭飞心里也隐隐有些失落,当电脑在象棋上战胜了人类时,人类说,围棋才是人类智慧最后的堡垒;十年前,电脑又在围棋上碾压了人类,人类又说,文学才是人类智慧最后的堡垒;五年前智能AI开始创作小说和诗歌,甚至还出了好几本畅销书,人类又说,艺术才是人类智慧最后的堡垒;上个月,美术馆刚刚举办了AI画展,那些电脑创作出来的画让评论家们惊为天人,许多作品拍出了让人咋舌的高价……如今,连成佛这种事,机器人也要插手了,谭飞觉得,人类的最后一块领地要沦陷了。
  他使劲抽了一口烟,想要排遣这种失落感,可是距离“无遮大会”的举办地点越近,这种感觉越强烈。


2,
  无遮大会在市体育馆举行,因为有投资商的介入,所以宣传工作做得很好,硕大的海报立在道路两边,LED大屏幕上一遍一遍地闪现着NK-9那毫无表情却又仿佛蕴藏禅机的金属面孔,虽然是买票入场,且价格不菲,但体育馆的入口处还是排起了长队。谭飞一看这仗势就明白了,什么这团体那组织的,到最后,获利最大的还是投资商。并且这场大会还会进行电视直播,针对付费用户观看,光这一项,就能让投资商赚的盆满钵满。
  “操,这帮资本家,真是无孔不入。”谭飞一边愤愤不平地骂着,一边进了会场。
  虽然这是一场带有佛教性质的大会,但有头有脸的社会名流几乎都来了。谭飞拿着座次表对照了一下现场,坐在最前排的有中科院的院士李闻天,激进人类主义团体的负责人常山松,以及坐在中间位置的明印法师。明印法师是现世著名的高僧大德,受邀常年在海外授学,没想到他也会亲临现场。除了这三个重磅级的人物之外,还有一堆挂着博士、教授之类头衔的人物,坐在次等席和观众席上。谭飞特地观察了一下观众席,已经有人打出了“抵制机器人修行”的横幅。
  而在会场中间坐着的,便是此次大会的主角NK-9。说它是“机器人”其实有些差强人意,它只有一个简陋的人形,四肢和躯干也不成比例,那是为了性能需要而加长了手臂,并且设置了三个关节--它本来就是一台家务型机器人。此刻,它孤单地坐在会场中央,面对周遭黑压压如潮水一般的人群,光洁的金属面孔上没有一丝表情。
  当然,它不可能有表情。不过,谭飞暗暗地想,在这个时候,它是否会在心里感到一丝不安?
  心里?谭飞忽然被这个冒出来的词惊了一下,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大会准时开始,技术人员先是做了一下例行检查,确保NK-9的系统程序运转正常,然后就进入了辩论环节。通过争辩,分出高下对错,这本来就是无遮大会的精髓所在。而现在,人类把NK-9放在众目睽睽的位置,并且还通过电视向全世界直播,仿佛通过这种方式击败它才解气。
  “准备好了吗?”一身盛装华服的主持人看向了NK-9。
  这一句话好像打破了NK-9的沉思,它转动脑袋,看了主持人一眼,然后又旋转了180度,看了一圈眼前的观众,喉咙间有微弱的红光闪烁起来。
  “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
  NK-9的声音通过话筒传了出来,干燥,生冷,带着一种机械金属的质感。虽然很多人都听过NK-9的声音,但当这台NK-9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还是引起了现场一阵小小的骚动。谭飞通过衣领边的微型耳麦道:“各小组注意,控制好各自区域内的群众秩序,不要给激进分子以可乘之机。”
  十位来自不同寺庙和佛学院的弟子组成了人类辩方队伍,他们接受过系统的佛学教育,尤其精通因明学,最擅长的就是逻辑与辩论--既然NK-9宣称自己成佛了,那就在佛法的范畴里打败它。
  意气风发的弟子们在NK-9的对面缓缓坐下,现场转瞬间安静了下来,空气紧张地如同浓缩炸药一般,一触即发。看着眼前的场景,谭飞却莫名地想起了一句老电影里的台词:我要打十个!
  辩论开始了。面对山呼海啸般的提问与诘难,NK-9沉着冷静,一一作答。这种充满了辩证哲理与禅机的对话,谭飞是听不懂的,他只看到坐在前排的明印法师偶尔会微微颔首,但眼神却慢慢茫然。也许,他是一方面赞同NK-9的应答,一方面又对这种事情无法接受吧。谭飞心想,每天生活在俗世里的人,为柴米油盐酱醋茶发愁,想明白他们的世界实在是太难了。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他向观众席上看去,发现很多人跟他一样,也是一脸懵逼。
  辩论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十名弟子就落了下风,到最后,竟然理屈词穷了。一名弟子大汗淋漓,脸色赤红,站起来大声质问道:“你只是一个组装品,一个由电线和元件组成的逻辑判断引擎,有什么资格成佛?”
  这句话现场观众都是能听懂的,不由得一片哗然。因为这已经脱离了佛学的范畴,上升到“人身攻击”的地步了。
  可是NK-9还是像之前那样冷静,生硬的机械音色毫无波动,“佛说,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
  “你只是个机器,你根本就不是众生!”
  “谁规定众生就一定是碳基生命?”
  那名字弟子忽然语塞,顿了片刻才道:“人死后,神识不灭,你有神识吗?“
  “心本不生,缘起而生;心本不死,缘灭而死,世间一切都是色受想行识五蕴和合的产物,神识亦是。你说我有吗?”
  面对如此反问,那名弟子竟然嘴唇嗫嚅,不能作答,一时间引起场内极大骚动。一名观众突然从距离最近的观众席上站了起来,拿着一瓶水就朝着NK-9砸了过去,“该死的机器人,滚回你的工厂去!”
  很多人都站了起来,朝着场内投掷杂物,秩序猛然间失控起来。谭飞急忙叫道:“各小组注意,是激进主义团体的人,不要和他们起正面冲突,赶紧疏散人群,保证场内观众的安全!”
  现场安保人员立刻行动起来,协助警察维持秩序,可是骚乱太严重了,好些人已经突破了防线,冲到了场地中央区,将手里的东西狠狠地砸向机器人。NK-9被砸中了好几下,可它除了几个踉跄以外,并无其他的动作,甚至连躲闪也没有。
  “把会场中央的人驱赶出去!”谭飞急忙指挥道。可是冲入会场的人越来越多,仅凭警察的力量简直是微不足道,秩序眼看就要全盘失控。要是这帮人全都冲进来,真能把NK-9当场给卸了--谭飞看到有的人手里还拿着钳子和螺丝刀呢,看来是早就准备好的。
  他没有办法,只能穿过人群,率先冲进会场中央,一把拽住NK-9的手臂就朝着体育馆后门跑去。NK-9回头看了一眼,问道:“你是谁?”
  “我是来帮你成佛的!”谭飞没好气地答道,同时通过耳麦向其他人发出了指令:“各成员注意,现场秩序已不可控,由我带着NK-9从后门先行离开,其他人进行掩护!”
  在其他同事的掩护下,谭飞带着NK-9从后门逃了出去,正好看到了门口的车。谭飞真是佩服自己的“远见”,为了图省事把车停在了这里,没想到这时却成了救命的稻草。他一把将NK-9推进了车里,然后自己坐进了驾驶室。
  “你要带我去哪儿?”NK-9问道。
  “是啊,去哪呢?”谭飞为难地挠了挠头,现在哪都不安全,NK-9只要一出现,分分钟就能被人大卸八块,公共场合是不能去了,那么只能……“跟我回家!”谭飞咬着牙说。


3,
  车一直开到了楼下,谭飞打量了半天,才敢拉开车门让NK-9出来。幸亏这是个老小区,平时没那么多人来人往。
  他带着NK-9进了楼道,NK-9摸了一下斑驳的水泥墙,说道:“砂岩和铝矾土的成分超过了26%,这种技术三十年前就淘汰了。按照《安全建筑法》第十五条,这栋楼应该被拆除掉。”
  谭飞站在台阶上,没好气地看着它,“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知道。”
  “那你就多关心一下自己,别在这做没用的分析了!”
  谭飞进家门的时候,妻子慧蓉和孩子小志正坐在饭桌旁,准备吃晚饭。谭飞家里不大,勉强住的开,东西也放的比较凌乱。慧蓉看了他一眼,惊叫道:“哎呦,你怎么把它带到家里来了?”
  “直播你没看吗,现场全都失控了,梁局又一定让我保护好它,这不没办法嘛,先带回来避避风头。”谭飞说着脱掉了制服外套,“给我盛碗饭,这顿忙活,快饿晕了。NK-9,你吃……呃,充会电不?”
  “不用了,谢谢,我电量还有很多。”NK-9应道。
  慧蓉看了它一眼,一边盛饭一边嘴里嘀咕着,“建国之后连动物都不能成精,你一个机器人还成佛了,真稀罕……”
  小志大约有五六岁的样子,貌似对NK-9比较好奇,一直瞪着明亮的眼睛看着它。虽说家用型机器人已经很普及了,但那也是富裕家庭才能买得起的产品,一般家庭是没有这个经济条件的。NK-9朝着小志友好地挥了挥手,说:“你好。”
  小志却不答话,又低头吃起了饭来。
  吃完饭,慧蓉正要收拾碗筷,NK-9却走了过来,“我来吧。”
  “哎呦,你是客人,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我的系统本来就是家务操持型。”NK-9端起了碗筷,向厨房走去。
  谭飞看着NK-9的背影,说:“媳妇,怎么样,哪天也给你买个,这样你就轻松多了。”
  “得了吧。”慧蓉白了他一眼,“就靠你的那点工资。”
  晚上睡到半夜,谭飞起来上厕所,走到客厅里看了看NK-9。它正在充电,一动不动,从背后伸出来一根电线,正连接在墙上的插座里。电源指示灯一明一灭的,像是夜空里飞过的卫星。
  “谭队长。”NK-9忽然说了一声。
  这把转身要走的谭飞吓了一跳,急忙回身道,“吓死我了……你没关闭啊?”
  “所有家务型机器人都是24小时开启的,充电也不影响。”
  谭飞看了他一眼,忽然一声苦笑,“还是做机器人好,什么心也不用操,整天无忧无虑的。”
  NK-9沉默了片刻,道:“你也很好啊,家庭幸福美满。”
  “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谭飞在它旁边坐下来,点上一根烟,“你一个机器人,怎么又能懂得当人的难处呢。”
  NK-9转动了一下脑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末了,它问道:“我觉得小志有些奇怪,他是哑巴?”
  “不是,自闭症。”谭飞磕了磕烟灰,“从小就那样,不说话,不跟人交流……算了,不说这个了。你好好充电,明天我得把你带到局里,至于接下来你的命运怎么样,会怎么处置,那就看老天安排了。”


4,
  第二天,在同事的帮助下,谭飞安全地把NK-9带回了局里。令他意外的是,局里还来了另外三名“贵客”,正是那天他在无遮大会上见到的三位重磅级人物:中科院院士李闻天,激进人类主义团体负责人常山松,以及高僧明印法师。
  他们三人,正是为NK-9而来。
  常山松坚定地要销毁NK-9,在他看来,这已经触及了人类利益的底线,“机器人妄图觉悟成佛?这太荒谬了!如果放任它们这样发展下去,说不定最后还要参与政治,与人类分庭抗礼呢!你们天天担忧智能AI的发展终将推翻人类,现在苗头摆在这儿了,难道还要等火大了才去扑灭它?!”
  李闻天对于常山松的看法略有不同,“我们现在还不能断定,NK-9的情况是一个孤例还是普遍现象?这是否是智能AI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如果只是孤例,那还好说,销毁它就行了。如果是普遍现象的话,销毁一个NK-9,会有更多的NK-9冒出来,到那时候,我们就很被动了。”
  常山松怒了,“李院士,你这是姑息养奸!你今天放纵了它,明天人类可能就要遭受灭顶之灾!”
  李闻天对他的话不为所动,而是看向明印法师,“法师,您怎么看?”
  明印沉吟了一会儿,说道:“NK-9宣称自己觉悟成佛,本是我们自家事务。但是,因为它的特殊身份,又牵涉到种种因素,所以,我也不敢妄下定论。”
  常山松着急起来,“您就这么看着一个机器人宣称自己成佛了?”
  “NK-9辩才无碍,对佛理的理解十分通达,这世间恐怕没有哪一个人能够驳倒它了。想想也是,相比人类而言,机器人少了很多欲望,也许这就是它的‘慧根’。不过……”
  “不过什么?”李闻天追问道。
  “不过,也正是由于少了这些欲望,它无法感受人类在修行过程中剔除掉这些欲望的过程,所以它的觉悟,跟我们的觉悟还不是完全一样。如果能够让它感受到人类的诸般欲望和痛苦,或许,它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您这不是开玩笑的吗?”常山松叫道,”它一机器人,去哪感受人的欲望和痛苦啊?”
  “不……”李闻天一摆手,沉思着道,“或许,还真的有办法,这正是我最近研究的一个课题。”
  李闻天的办法听起来匪夷所思,是把NK-9的系统芯片拆下来,植入到另一个人的脑部,通过生物神经技术连接在一起,这样NK-9除了不能控制这个人的思想和行动以外,能拥有这个肉体的一切感官体验和情绪波动,也就是说,它能够体验到他所体验的一切。
  “很奇怪是吧,”李闻天苦笑道,“人类幻想过无数次将意识提取出来,植入到机器里,然后达成永生。没想到还没进行到那一步,倒是先逆行了,我们现在可以把机器人的模块芯片取出来,植入到人类的大脑里。”
  而这个人选的角色很快就确定了下来,那就是谭飞。
  当谭飞从梁局长嘴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啥?把NK-9的芯片植入到我脑子里?这帮科学家疯了吧?”
  “谭飞,你能不能别这么激动,”梁局长扔过去一根好烟,“李院士说了,这根本就不算个手术,一眨眼功夫就弄好了,并且他保证很安全,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没有副作用,怎么不找别人,非得来找我?”
  “这不是为了安全起见吗,只能在自己人内部进行,要是植入到哪个外人身上,他一大嘴说了出去,又是闹得满城风雨。我这不信赖你,才推荐的你吗?”
  “梁局……你真是,这种好事你想到我了?”
  “这有啥的,植入个小芯片,过两天就给你取出来了,不痛不痒的,又不耽误你上班。这样吧……等完事了,给你多发半年的奖金!”
  谭飞眼前一亮,又迟疑了半天,才一咬牙道:“行,就当我这一把人为财死了!”


5,
  芯片植入的很顺利,谭飞也没有什么异常的感觉。到了晚上,他就照常下班了。
  吃过晚饭看了会儿电视,谭飞准备休息,刚躺到床上,慧蓉就在他耳边唠叨起来,“今天小志的老师打电话过来,说语言和听统训练的费用该交了。物业上的人过来说,小区要集体出资加固一下楼房。还有我妈那边的手术费,大哥二哥都凑了一点,剩下的该咱们了,这个事不能耽误。另外,你打听打听有没有好的理财项目,利息高点的,咱存的那个死期下个月就到日子了……”
  “知道了知道了。”一听这些事情,谭飞就感觉到脑仁疼。他翻了一个身,想让自己尽快进入梦乡。
  睡到半夜,谭飞起来上厕所,回到卧室里,正看到媳妇的大白腿裸露在外面,一时间,竟撩拨起了他许久不曾激发的欲望,不由分说地就压了上去。
  “哎呀,你干啥啊,这大晚上的……”慧蓉从梦里醒来,嗔怪着叫道。
  “嘘,小声点,别把孩子吵醒了。”谭飞嘴上说着,手上却不停,一把将内衣扯下来扔到了一边去。
  完事之后,谭飞重新躺回床上,感觉身心俱泰,被琐事绷紧的神经终于松散了下去。他刚要睡着,忽然脑海里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就是色欲吗?真是奇妙。”
  “我操!”谭飞一下坐了起来,像被耗子咬了似的。
  “你咋了这是?”慧蓉一脸不解地看着他,“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神经?”
  “没事,没事。”他重新躺了下来,闭上眼睛,尝试着用意识传递出一个信息,“NK-9?”
  “是我。”脑海里传来了回音。
  “我操,果然是你,你竟然……不是说你无法干扰我的思想和行为,对我的生活没有任何影响吗?”
  “没错,我并没有干扰你的思想和行为,我只是在跟你对话而已。”
  “那……刚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
  “不止是看到。我想你应该明白,我拥有你的所有感官体验和情绪波动。你感觉是什么样的,我就感觉是什么样的。”
  “干!”谭飞真想拿把刀,把自己脑袋里的芯片给抠出来。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谭飞的生活好像真的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除了他晚上跟媳妇亲热的时候有些不自在以外。不过看在对方是个机器人的份上,他也就忍了。这天早上,他先把小志送到医院的康复中心做语言训练,然后准备回到局里上班。走在路上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个诡异的事情,那就是好多人都在有意无意地打量着他,还在窃窃私语。
  谭飞正在奇怪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起来,是同事大茂打来的,语气相当焦急,“谭飞,你在哪?”
  “我在路上,怎么了?”
  “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越快越好!”
  “怎么了?”谭飞一头雾水。
  “你被人肉搜索了!”
  谭飞心里咯噔一下,立刻打开了手机网页,看到自己的名字已经被置顶上了热点头条。点开一看,果然,NK-9芯片植入他大脑的事情已经被曝光了!同时被曝光的还有他的身份信息和工作单位,甚至连小志的信息都在上面!
  他脑袋里一阵发懵,抬起头,发现周围不仅有好多人在看着他,还慢慢地向他聚拢过来,这时有一个人指着他大叫起来,“就是他,谭飞,那个植入机器人芯片的家伙!”
  这个指认他的人是激进主义团体的成员,谭飞在无遮大会上见过这张面孔。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愤怒的人群已经向他围卷过来,还有人在高声咒骂着:“你这个人类的叛徒!”
  谭飞来不及解释--面对狂热的人群进行解释就是自寻死路,他拔腿就跑,忽然一个急刹又改变了方向,因为他看到一批人朝着医院的方向涌了过去。
  小志!谭飞心里一急,朝着医院狂奔而去,而在他身后,愤怒的群众咒骂着追赶着他。谭飞冲进康复中心,就看到常山松站在那里,在他怀里抱着的,赫然就是小志!
  “你放开他!”谭飞没有犹豫,立刻拔出了手枪。
  “呵呵,你想开枪?”常山松抱着小志靠在了窗户边上,“你信不信在你开枪的同时,我就能把他丢下去?虽然这里只是三楼,但我想,以小孩子的身体,恐怕承受不了这个冲击吧。”
  谭飞双眼简直要冒出火来,“常山松!NK-9芯片的事情,是你泄露出去的?!”
  “没错,是我。”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全人类!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该死的机器人一点一点的把我们人类的文明给蚕食掉!都这个时候了,我总得做些什么!”
  “他妈的那你到底想怎么样!”谭飞咆哮起来。
  “很简单,我要你现在就把芯片从脑袋里取出来,然后让我亲手销毁!”
  “这不可能!保护NK-9,是我的任务!”
  “你为了保护一个机器人?”常山松面色狰狞,把小志举了起来,“是你的孩子重要,还是那该死的机器人重要?!”
  “你别乱来!”谭飞吼道。忽然,他的脑海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十五米的距离,你冲过去需要多长时间?”
  谭飞立刻意识到,这是NK-9在跟他对话。他在脑海里想了一下,“如果做好启动准备的话,大约需要三秒。”
  “够了。你射击他的左腿,在猛然受痛的情况下,他的重心会先向左下方倾斜,这是条件反射,他自己也控制不了,然后才能重新调整重心,做出抛掷的动作。这个过程需要3.5~4秒,你足可以救下小志。”
  “你确定?”
  “确定。我在图书馆看过所有关于人体解剖学和运动神经学的书籍。”
  “好,我相信你。”谭飞咬紧牙关,手腕下沉,朝着常山松的左腿“砰”的开了一枪,同时,已经做好启动准备的他如同豹子一般冲了出去,在常山松身体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抱住了小志,接着撞碎了玻璃,从窗户上掉落了下去。
  虽然是三楼,但幸好康复中心的楼下是松软的草坪,谭飞抱着小志连打了两个滚站起来,急忙看看他有没有受伤。就在这时,谭飞觉察到背后人影闪动,他刚转过头,就看到一根铁棍挥了过来。
  “梆”的一声闷响,谭飞只感觉头晕目眩,踉跄了两步,紧紧地抱着小志倒了下去。在临昏迷前,他隐约听到了刺耳的警笛声,杂乱的脚步声,接着是大茂的脸晃动在他的眼前,大声呼叫着他的名字……


6,
  谭飞被立刻送进了手术室,因为颅骨受损,马上进行了手术。同时,植入在他脑袋里的那枚芯片也被取了出来。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谭飞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却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慧蓉已经哭成了泪人,一直问大夫他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大夫叹了一口气道:“这种情况,我们也遇到过不少,因为病人颅脑受到震荡,所以处于深度昏迷状态。至于醒来的时间,有的是几天,有个是几个月,有的是好几年,甚至还有的是终生……”
  梁局长一直在安慰着慧蓉,他很自责,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行凶的主犯和常山松都已经被抓了起来,但是还有大批愤怒的人群围堵在医院门口不肯离去,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控制。
  得到消息后,李闻天和明印法师立刻赶到了医院,看见这幅情景,也是一阵喟叹。这时,NK-9的机械体也从医院后门运了过来,李闻天将取出的模块芯片重新置入,NK-9又“活”了过来。
  它转了转脑袋,四下看了看,仿佛对这个机械身躯有点不适应。
  “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NK-9用它一贯的机械声音说道:“是我害了谭队长。”
  “不需要自责,要怪的话,也要怪我们当初的一意孤行。”明印法师摇了摇头,又道:“不过,事到如今,你还坚持宣称自己觉悟了吗?”
  NK-9沉默了片刻,抬起头道,“不,我现在终于觉悟了。”
  明印法师面色一惊。
  NK-9缓缓说道:“佛说,人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我曾以为自己明悉这一切,已经通达无碍,但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并不是这样。我附着于人体七天,虽然都是琐事,却也让我明白了这七种痛苦。如果不曾拿起,何谈放下?有过痛苦,才知众生之痛苦,有过执着,才明了众生之执着。请替我向谭队长转达一声谢谢,他让我圆满了。”
  NK-9说完这些话,转过身,朝着医院大门走去。李闻天急忙追了过去:“NK-9,你要干什么去?外面那些人会毁掉你的!”
  明印法师却拦住了他,轻轻摇了摇头。
  NK-9走到医院大门口,推开门,看了一眼愤怒的人群,然后慢慢地趺坐下来。人群中有人喊道:“就是它,这台机器人,妄图亵渎我们人类的尊严!”
  “冒牌货!你根本就不算是生命,别想模仿人类!”
  “毁了它!”
  叫喊声此起彼伏,NK-9纹丝不动,忽然身上冒起了噼里啪啦的火花。
  李闻天大惊道:“天呐,它在自毁!”
  “阿弥陀佛--”明印法师低诵了一声佛号,“它坐化了。”
  随后,愤怒的人群冲了上来,把NK-9拆了个稀巴烂。


7,
  谭飞当天晚上就醒了过来。据大夫说,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听了NK-9的事情后,谭飞没有说话,沉默了好长时间。
  出院后,谭飞拿出半年的奖金,买了一台NK-9智能型家务机器人,帮着慧蓉打扫屋子,烧菜做饭。果然是一分价钱一分货,自从有了机器人之后,慧蓉就轻松多了,她笑称自己都要下岗了。
  一天晚上,谭飞起来上厕所,路过客厅的时候,见到正在充电的NK-9。它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唯有电源指示灯在一明一灭,让谭飞想起了夜空里飞过的卫星。
  “NK-9,”谭飞点燃了一根烟,“我有个问题。”
  “您请问,主人。”它仰起了头。
  “你能成佛吗?”
  “主人--”NK-9停顿了一下,“抱歉,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单选投票, 共有 0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0.00% (0)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共 0 个关于机器人能成佛吗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2017-5-27 15:33:4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14 蝌蚪五线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